幻彩水舞詠佐敦

我絕對有理由懷疑,負責Nike廣告的創作部,曾經自由行來過香港,見識過我們的幻彩詠香江,然後又順便過大海去看水舞間表演,最後,便回美國炮製了這個絕世表演。 是這樣的,10月20日,當全新的M8 Jordan籃球鞋正式推出時,Nike在紐約市Pier 54對開的Hudson River,在眾多紛絲及記者面前,演出了一幕幻彩水舞詠佐敦。 雖然我絕非NBA標準球迷,但那些年,我們都一起追過男兒當入樽,沉迷過幾乎所有關於米高佐敦的Nike廣告。 佐敦當然是經典,但更厲害的是,人尚健在卻被擺上了神檯的他,早已化身成那個跳起入樽的人影logo Jumpman,毋須文字,見人如見佐敦。 圖騰地位,直逼Nike那把關刀。是的,現在的Air Jordan Brand籃球鞋,連Nike關刀已經消失。 我不知道Air Jordan已經來到第幾代,近年代言每款新Air Jordan的,亦早已交由Team Jordan佐敦小隊旗下新一代的NBA運動員,極之人強馬壯。 其中一位峰頭躉,就是綽號Melo的卡梅羅·安東尼(Carmelo Anthony),亦是這場表演的主角。 節目開始,見有直升機將一名身穿白色運動服的籃球員掉進河裡,剎那間,數十呎高的巨人Melo,如魅影般於屹立在水上。 隨著他的腳步與打拍著的籃球,水面(地面)同時濺起介乎於現實與虛幻間的浪花。 大會指定動作,Melo一躍而起,入樽、扣爆籃板。轉眼間,立體投射影像去了岸邊的一排建築物,Melo繼續帶球,沿途將所有建築粉碎,再入樽、再扣爆籃板。 再三扣爆籃板後,Melo掉進大海裡,翻起數十呎高嘩啦嘩啦的浪花,現場觀眾看得目定口呆。 驚魂未定,驀地裡,整隻超巨型的M8 Jordan籃球鞋,立體地出現在海面,轉一個圈,然後以佐敦的Jumpman標誌作結束。 據報導,這個以河上水影光影展現出來的海市蜃楼,立體投射的影像足有85呎高,難怪力拔山兮氣蓋世!我們這邊廂的幻彩詠香江,頓然相形見拙,變了港孩小學雞。 (原文刊登在筆者於MetroPop週刊的「廣是廣非」專欄,本網誌版稍作修改)

永不停步跑Offline

今年沒有報名任何馬拉松的比賽了,但跑步練習,還是要繼續的。尤其是,近期秋高氣爽,躲在家裡上網不到外面跑一趟,是暴殄天物哦。 身邊有很多朋友都嚷著要參加渣打馬拉松,但貫徹了香港精神,大家花在討論和研究買那個品牌的跑鞋的時間,又總比真正練習跑步的時間為多。 先申報個人利益(其實也沒什麼好申報),市面上所有運動品牌,沒有一個是我的客戶,我對大部份品牌的跑鞋,亦沒有什麼特別個人喜好。 New Balance、RunBird、Nike、adidas我都各有不止一對。而其實,我的云云跑友中,大部份都很少會告訴你那個品牌的跑鞋才好跑才專業的,大家所集中的注意力,很多時反而都是如何改善跑步姿態。 但話雖如此,我還是對Nike Running的廣告及營銷手法還是有點情有獨鍾,我曾經在此欄向大家推介過Nike+ Running這個Branded Utility的概念,那個Nike+ GPS iPhone app,即使我未必每次都會穿著Nike跑鞋練跑,但卻很少不會啟動我的Nike+ GPS,陪我一邊跑,一邊計算里數,當然,更重要的,還有那堆陪我練跑的歌曲菜單。 跑步季節又來了,Nike+ Running最近又有新廣告出爐,廣告中採用了一位名為Alice的女主角,故事由始至終,她一直都在跑步。 期間在途中遇到趕上來與她寒暄幾句的爸爸媽媽、祖父祖母、男朋友、小狗、好朋友、合唱團詩班團友等等,但她一概也沒有一刻把腳步放緩,和大家搭訕兩句後,便繼續加快步伐往前走。 跑步,彷彿就是Alice的人生,朋友家人為了和她一敘,唯一的方法,就是在Alice跑步的路途上,與她相聚一刻。這一幕,令我馬上聯想起當年電影Forrest Gump中的場面(事有湊巧,電影中Tom Hanks也是穿著Nike跑鞋)。 廣告暗諭:馬拉松只是人生長跑的熱身賽,最後一句廣告標語Never Stop Running,算是鼓勵大家要努力不懈吧。 上Inside Nike Running的YouTube頻道,還可以看到故事中配角的虛構訪問,從他們的角度,談一談對Alice的看法。 其中最不滿又最無奈的,當然就是被冷落了的Alice男朋友和小狗了,內容十分幽默有趣。 創意算不算很精彩呢?不算,但這則廣告,卻很能觸動到愛跑人士的心,看完這輯廣告時,會有種難以言傳的會心微笑與溫馨感動。消費者對品牌的好感,除了產品與服務的質素,有些時候,就是如此建立的了。 廣告當然也要賣產品,但故事中那對最適合長跑的LunarGlide+ 3 Shields,一分鐘的廣告片內,最後才出現了秒半一鏡,卻又足以令你印象難忘。要洗消費者的腦,有時不一定要疲勞轟炸尖尖尖點點點的。 (原文刊登在筆者於MetroPop週刊的「廣是廣非」專欄,本網誌版稍作修改)

復刻「回到未來」夢幻號球鞋

那些年,我們都在旺角波鞋街門口看球鞋,但只看不買。 正所謂「男孩愛球鞋」,畢竟唸書的時代不是每一個人都家境富裕,可以負擔得起為孩子買一雙他們心中夢幻號球鞋。 大品牌當然都深明此理,為了一圓當年小男孩的夢,每隔十多二十年,總有好幾款經典球鞋復刻再現,價價一般由數百至僅僅過千,是負擔得起的小奢華,讓當年望門只可望門輕歎的小男孩,今天終可彌補那個少年時代的小遺憾。 過去這些年來,三葉草adidas就一直令我等當年的窮小子,圓了不知多少個美夢。復刻的經典球鞋,不斷輪迴再世,好像永遠出不完。 另一邊廂,Nike當然也不甘示弱,兼且更懂得借經典搞品牌營銷之道,最近的復刻經典,更絕對是夢幻中的經典,因為,這是一雙從來沒有在現實世界中出現過的球鞋。 1989年推出的電影「回到未來II」,劇中男主角邁克爾.J.福克斯,為了拯救他未來的兒子,乘時光機去到2015年的未來世界。其中經典一幕,就是Michael J. Fox穿上了一雙不用繫鞋帶,只需按一個電子感應鍵,便會自動調節鬆緊的Nike球鞋,這雙球鞋還有閃燈,並用上了像太空衣的物料製作,酷得非比尋常。 想當年,相信不少男孩都在電影院裡看得雙目發光, 並一廂情願地,希冀Nike真的會推出這一雙球鞋。事隔二十二年,這一雙夢幻號球鞋的真身終於出現,但它卻有非常任務在身。 事實上,這位當年在「回到未來」電影系列中硼硼跳跳的傻小子Michael J. Fox,1991年被診斷患上帕金森氏症,由於病情日益嚴重,直至1998年將病情公開後,他開始半退出演藝圈,同時,卻成立了一項資助帕金森氏症治療研究的慈善基金,並且身體力行,到處進行遊說,喚起各界關注。 Nike其實於去年早漏出風聲,已將當年電影內這雙球鞋的設計專利註冊,到了最近,更正式宣佈生產了1,500雙限量版「回到未來II」球鞋,取名為2011 Nike Air Mag,並放了在網站eBay上拍賣發售。所有收入,都會撥入Michael J. Fox的慈善基金,而Google創辦人之一的Sergey Brin,更會按所籌得善款數字,如數捐出同等金額。 據說投標價平均由3,500至10,000美元不等,也有說英國音樂人Tinie Tempah 出價37,500美元入手了一雙。暫時未見有最新善款數字的公佈,但相信Nike此舉已屬雙贏,既可以做慈善,亦有助宣傳品牌。 看過網上有關此球鞋的短片,造型沒錯是完全復刻了電影中的道具的,但電子感應自動索帶的未來科技尚沒有出現,LED閃燈亦只屬聊勝於無的「高科技」裝飾。雖則如此,看見此夢幻號球鞋的誕生,確實已令我輩的大男孩非常興奮,不知山寨版會否在淘寶出現? (原文刊登於Esquire中文網–時尚先生網專欄,本人是上文作者)

Nike+跑步運動社交化

有時我已搞不清楚,我究竟是為聽歌而跑步,還是為跑步而聽歌。 大概是四年前,我開始迷上Nike+這玩意,因為自己是用家,我除了對這產品情有獨鍾,我更欣賞此產品背後的營銷策略,所以,在我於HKU Space教授的一個品牌管理碩士課程中,過去幾年,我一直都以這案例,與同學討論Branded Utility這題目。 什麼是Branded Utility呢?就是品牌為消費者提供一些產品以外的功能性服務,這可能是與產品售後應用的有關服務、配套或副產品,藉以提高你的整個用戶體驗,品牌與消費者的關係,並非一次過的產品交易。 Nike+就是一個很成功的Branded Utility案例。你買了一對跑鞋回家,開始練習跑步,你只要有一部iPod Nano,再加上一塊藏於鞋墊下的小小電子配件,你就可以一邊聽歌,一邊在沿途有聲音告訴你目前已跑了多少公里、燃燒了多少卡路里,以及平均速度如何等等有用資訊,回到家後,你可以將每次的跑步紀錄,上載到你的Nike+帳戶,進行圖表數據的分析和記錄。 可能因為我是一個Graph Geek,看見自己的努力成果變成圖表,我的腎上腺素激增。 最初Nike+只與iPod Nano溝通,但後來也發展到iPod Touch和iPhone之上。最新的Nike+真身,已簡化成為一個Nike+ GPS App,以GPS來記錄你的跑步數據,即是說,那管你穿的是不是Nike跑鞋,你也可以享用到Nike+全套跑步服務的Utility。 當然,到了這個什麼事情也要上facebook分享的年代,Nike+又可以讓你將你的紀錄公告天下,甚至是分享你的跑步路徑,或找朋友來為你打氣等等。一時間,跑步不再是一項獨行活動。 近年,製作iPhone或Android App,已成為不少廣告客戶的熱門宣傳手法之一,只不過,他們大部份都愛以硬銷的手法,把廣告硬植入這些App內,但Nike+的最大優點,就是以提高大家的跑步樂趣至上,先和你做個朋友,生意日後再談。是的,在這個App內,真的沒有任何產品推銷訊息,廣告更不在話下。 為了慶祝Nike+踏入第五個年頭,Nike+ GPS這本來賣$1.99美元的iPhone App,目前免費下載,我不知道這推廣會限定多久,但我覺得,這可能是比花錢賣廣告更有效的營銷手法,身邊不少非Nike跑鞋的用家,都對此App讚不絕口,間接地,Nike+將跑步文化,含蓄地騎劫了,這才是高招。 (原文刊登在筆者於MetroPop週刊的「廣是廣非」專欄,本網誌版稍作修改)

回到未來的Nike夢幻號波鞋

還記得電影「回到未來」中這一幕嗎? 想當年,這對無需鞋帶,一按掣便懂自動按你腳型索緊的Nike波鞋,真的是當年不少年輕人的夢幻號哦。 根據科技網Engadget的報導(原文),原來Nike最近已就該設計申請了專利,正在設計一款類似電影中情節的無鞋帶「一按即自動索緊」波鞋,看看這專利設計圖,你就知今次Nike真的要來玩認真。 未來的世界,真的愈來愈好玩。

NIKE寫出個未來

喜歡做運動,但基本上我對大部份體育節目都無興趣,因為如果有時間,我情願花時間做運動而不是看人家做運動。 但世界盃除外,因為我享受看到一國榮辱如何寄託於一隊球隊之上其間的欣喜若狂悲慟沮喪,戲劇性與欣賞一齣電影不徨多讓。 向來欣賞Nike廣告中在體育巨星背後散發出的人文氣息,當中,每屆的世界盃廣告又尤其令人引項以待。 今回找來了曾經執導過電影21 Grams和Babel墨西哥裔導演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拍攝了這齣長達3分零4秒的史詩式大製作,我真想知道,Nike會否在電視播放這個版本,會的話媒體費便真的和味,但講真,當上網睇片已經成了大家的生活習慣,只在網上直播又何妨? 既然為世界盃的宣傳片,當然不乏Nike的一眾足球明星陣容,當中除了順序出場,一人有一個小故事的Didier Drogba、Fabio Cannavaro、Wayne Rooney、Ronaldinho和Cristiano Ronaldo外,還有Landon Donovan和Cesc Fabregas等的大客串,但更趣的是,除他們之外,更加有Kobe Bryant和Roger Federer,再來一個Homer Simpson的特別客串。 幾個小故事,表面上球員們都是以個人榮譽為大前題,但電光火石間,其實又在在告訴了我們這緊湊賽事期間的每分每秒,是如何地憑單單一顆小石也能激起千尺巨浪,牽引著整個參賽國家的政府官僚人民街坊經濟娛樂等等的每一條神經。 當中我最喜歡的Wayne Rooney和Cristiano Ronaldo的兩段,幽默之餘又能將複雜緊張的萬般滋味驚喜交集,於頃刻間表達得淋漓盡致,看完這條片,感覺上像不止三分鐘,最後臨門一腳,腳已落,波未起,來一句廣告標語Write The Future,就像電影預告片般,使勁地為2010世界盃,揭開戰幔。 http://www.nike.com/nikefootball/ 國內朋友可看Youku版: 先看這支史詩式的大片,然後再看以下與此廣告相關的外傳式短片。

Nike音樂跑鞋製作花絮

較早前寫個一篇有關Nike Free Run + 的網片「音樂+波鞋?真係有得諗! Nike Music Shoes」,我和好些玩音樂的朋友都研究了一輪,究竟這些跑鞋是否真的內有乾坤,能夠啟動音樂軟件發聲,還是純粹扮嘢? 終於,來自日本Wieden+Kennedy的原作人開估了,其實片中每隻Nike Free Run +的鞋墊下面,都真的安裝了一個類似midi controller的機關,令鞋底成為一個小琴鍵,扭動不同的位置,只要有些微變化,便會啟動相應的聲音,令每隻Nike Free Run +成為電子樂器。 Nike Free Run +的最大特色之一,就是那個好像格仔餅般的鞋底,其獨特的柔韌度,讓整對跑鞋仿如你腳掌的一部份。這條網片表面上是拿了幾雙Nike Free Run +來做音樂秀,但潛台詞就是要將這跑鞋的高柔韌度特色展示出來,是名符其實的product demonstration。

音樂+波鞋?真係有得諗! Nike Music Shoes

雖然我的最愛還是adidas original,但Nike+ 跑鞋依然是我的跑步良伴,因為Nike + iPod再幫我計算埋跑程里數卡路里,實在絕到無倫。 就好比少林功夫+足球係「有得諗」一樣,將音樂加入跑步這元素,然後設計出這既有軟件又有硬件的產品,我覺得只有Nike和Apple這兩家以創意為主道的公司,才可實行,你試下叫Samsung加adidas夾,想起就覺得有點怪怪。 以下的宣傳片來自日本 Nike,賣的是Nike 最新款的Free Run +跑鞋,但卻沒有講什麼那個功能或產品特色,純粹 build音樂加波鞋這association,愛好音樂的、追潮流的、喜歡跑步的一網打盡。 請不要和我考究這是真還是假的(其實在波鞋內裝個Midi Controller,當然是可行),總之但求過癮,看得開心,就是這短片的成功真蹄。 看完短片,你可能有興趣再知多一點,所以,你會先被引到這個網站,下載影片或直接與Facebook或Twitter的朋友分享。 要認識產品,就到這裡。

Nike的「屢敗屢戰屢敗屢戰屢敗屢戰屢敗屢戰」TVC

互聯網時代,大家都說TVC已死,但其實,我覺得真正好的作品,有了互聯網後,生命反而可以獲得延長。 這是Nike較早前替冬季奧運會做的廣告,但近期仍然出現在各大所謂的viral video排行榜,明明是傳統TVC,卻被視為viral video,都幾有趣。可能因為影片中有血更有肉,說的不是硬銷什麼那個Nike產品或潮人潮物,而是一種人民精神,看過被感動過,無論你喜不喜歡Nike,你也想將這影片分享給其他朋友,傳下傳下,就成了所謂的viral video。 人生在世,我們都失敗過、受傷過、痛苦過,到最後,堅持再加上幸運的話,我們又可能能夠克服過、勝利過、狂喜過。 能夠不斷接受挫折磨練,就是放諸四海皆可的所謂體育精神,Just do it不是說的,而是要做的。 上面起的這個「屢敗屢戰屢敗屢戰屢敗屢戰屢敗屢戰」的題,不要以為我是亂來的,你看完這支廣告,你自然會明白。 廣告中用了The Hours的Ali In The Jungle作主題曲,我愛透以下這幾句歌詞。 “It’s not how you start, it’s how you finish. It’s not where you’re from, it’s…

Nike True City iPhone app

AKQA 真是一間很厲害的公司,當家陣連搵廁所都可能會有人出個玩AR(Augmented Reality)的iPhone app的這個年頭,他們又幫Nike來一個類似City Treasure Hunt的iPhone app,帶大家在歐洲6大城市找尋當中的best kept secret,當然,還有Nike相關的產品和活動,卻依然可以做出原創品味。 我遇過的不少做digital advertising的客戶都會以為某些”新科技”的執行手法就等同idea,追求日新月異的他們總滿以為達者就為之先,競爭對手做了我才做就是執二攤。 但其實科技是阿公的,一山總可以還有一山高,你看看這個Nike 的AR app,並唔係求其話你知邊度有coupon download又或者有Nike賣就算,除了graphic做得勁靚外,人家連虛擬的裝置藝術都玩埋,絕對有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