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故事與品牌體驗之間的距離

Photo by Florian Klauer on Unsplash

經營品牌,先要有故事,幾乎任誰都會說。

的而且確,建立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品牌,你先要找到你品牌故事的重心,而你的故事,又能否打動別人。

話說我最近惠顧了一家餐廳,這家店在網絡上發佈了很多動人的品牌故事,也有媒體的曝光,故事打動了我,於是,趁周末長假期,我便和太太,專程從愉景灣的家,老遠跑到九龍的鬧市光顧。

第一身體驗後,我發覺這家店的產品質素與整體體驗,與我期待中的品牌體驗,落差實在太大,於是,第一印象就大打折扣。

因為有期望,所以更容易失望,再動人的品牌故事,到頭來卻幫助不到產品的平庸。

回家的路途上,我又再次提醒自己,無論你的品牌故事多動聽,建立品牌前,你實在要先好好地下苦功,把產品/服務的品牌體驗經營妥善,不要錯過與消費者建立品牌關係的每一個機會,尤其是,第一次的機會。

事實上,所謂產品內容,除了實體產品,還包括了整個消費產品的整個體驗。

產品體驗,由決定購買前的一刻,第一次與產品的相遇開始。

Photo by Free To Use Sounds on Unsplash

品牌第一類接觸 First Moment of Truth

FMCG(快速消費品)界的龍頭P&G,對此尤其注重,過去十多年來,他們便奉行所謂的First Moment of Truth (FMOT) 和Second Moment of Truth (SMOT) 兩大教條。

所謂的First Moment of Truth (FMOT) ,就是當消費者第一次在實體店舖,或者是網店上接觸到你的品牌的那一個關鍵時刻。

這個時刻,一般可能只有數秒,按照一些學術硏究,就認為一般消費者對產品的第一印象,時間決定於5秒前後之間。

我有位大學老師說過,你給人家的「第一印象」就是「第一印象」,顧名思義,第一次的機會,就只有一次,所以你要好好掌握,因為,這個世界,未必會有第二印象這回事。

產品包裝是基本功夫,當然要做得大方得體辨識分明,其次,在大型連鎖商店出售的特別推廣包裝,更是促進銷售的重要工具之一。

隨便走入一家超市或連鎖店舖,你更隨時會察覺到,如P&G或Unilver這類FMCG龍頭大公司旗下的產品,可能是最重視店舖內陳設的品牌。

他們旗下多不勝數的品牌,即使是同一類產品,也隨時可以充斥了大半個貨架,因為有足夠的資源,地盤霸位也霸得最多位置又最搶眼。

Photo by Charles Deluvio on Unsplash

網絡世界的品牌第一類接觸

來到網絡世界,你的網店,售賣產品的虛擬貨架,同樣不能掉以輕心。

此外,店舖內及產品上標籤的POSM(Point of Sale Material),也同樣地做得分外搶眼球,同時,更重要的是,這些細眉細眼的POSM,其實亦扮演著引導或誘導顧客選購之目的。

品牌網店,我向來是崇尚使用現成template的簡單設計的,雖然可供客製化的空間較細,但因為這些大部分都是經歷過用戶體驗(User Experience)實證的介面,站在普羅用家立場,一般體驗較佳。

網店要花的功夫,除了背後系統是否流暢,能否提供足夠數據改善購買體驗及追逐潛在買家外,其次,就是產品圖片、文案或圖表解說等等。

我見過不少大品牌,就連一張產品照片,似乎也不捨得花點錢給專業攝影師拍攝,寒寒酸酸地把產品展現在網絡平台上,這個FMOT,就已經馬上被大打折扣。

除了產品照片,展示產品的標題設計,文案描述等等,和實體店內的POSM一樣,都是考功夫的工作,要在云云海量的產品中突圍而出,一定要花點心思。

正因為是在網絡世界,品牌管理更要一絲不苟。

「只是放上網,何必這麼講究?」

我聽過不少廣告客戶,或甚至是做一些所謂的網絡營銷專家,都表達過類似的看法。

如果大家堅持做差不多先生,我也沒興趣和大家爭論。

我所持的看法就是,經營品牌,其實就是要這麼講究,那管那只是一些表面上微不足道的細節,這裡一點,那裡一點點,加起來,品牌才能成形,更何況,這是與消費者建立品牌關係的第一次機會。

更何況,在網絡世界,我們不能依靠銷售人員在旁向潛在買家即時推銷,或者是進行跟進解說。

消費者瀏覽網店,都是在自助的模式下,進行選購,品牌難以主動地影響消費者一舉一動的決策變化,從而作出主動引導他/她的消費選購及埋單。

但我相信,經歷過近期網購大熱的洗禮,品牌會陸續開始,好好地重視這個網絡世界上的FMOT。

Photo by Daily Nouri on Unsplash

品牌第二類接觸 Second Moment of Truth

那麼Second Moment of Truth (SMOT) 又是什麼?

SMOT是指當消費者選擇購物/服務後,接觸產品/服務期間的體驗。

除了產品/服務本身,品牌需要有過人質素或獨特功能外,事實上,還有很多細微的環節,也會直接影響到消費者的品牌體驗。

簡單及基本如,打開產品包裝的過程、使用期間的感受、產品文字說明是否容易理解、產品質素是否合乎期望(喜出望外當然更好)等等。

Apple可能是第一家最重視產品開箱體驗的電子消費品公司,這個年頭,即使在不同的產品界別,不同的廠商,幾乎也在努力參考Apple的手法。

來到網絡購物世界,SMOT可能就是由消費者收到產品的一刻開始算,於是,收到網購產品時的包裹,就成為了品牌非常重要的一環。

包裹也是品牌體驗的一部分

暫時最願意在這方面花工夫的,主要還是那些出售奢侈消費品的外國網店,譬如MR PORTER或NET-A-PORTER等,收到產品包裹的一刻,作為顧客,你馬上便有種備受重視,賓至如歸的感覺。

我試過網購某大品牌的護膚產品,收到的包裹,幾乎與淘寶的山寨店不相伯仲,包裹未打開,已經對這個品牌大打折扣。

也有好些因為是用的順豐快遞服務,於是便直接使用了人家的紙皮箱作包裝,其實亦錯過了與消費者建立品牌體驗的機會。

打開包裹後,裡面的貨品有沒有過度的包裝,有否令消費者感到不符合環保及浪費等等,對於較成熟的消費品市場來說,更加重要。

會否再次光顧,由品牌第二類接觸開始。

雖然,你可以又和我爭拗,說到底,包裝只是花拳繡腿,價廉物美才是王道。

但不可不知,進入了網購時代,其實,SMOT應該更值得被品牌持有者重視,打價錢牌,永遠難以建立品牌。

除了收到包裹的一刻,使用產品的體驗過程,幾乎每個細節,都會直接影響消費者的下一次購買。

同樣重要的,還有對產品的口碑,當中包括消費者私底下與朋友分享,或者是在社交網絡或品牌產品評價平台上發表的意見。

如果你售賣的是電子產品類別,SMOT更會直接影響到,消費者會否在下一次升級的時候,再次考慮你的品牌。

售後持續對話,保持長尾關係。

此外,很多營銷人亦忽略了,網購後,除了成為會員,消費者為什麼要登記你的宣傳eDM?甚至是,下載你品牌的手機App?

是否因為你會為他/她度身訂造一些有用資訊,而並非單純賣廣告或推廣的垃圾郵件?

又或者,你有否把eDM的內容,視為你與他/她建立品牌關係的長尾策略,而並非每次都是即時的購物促銷?站在消費者的立場,你會願意接受那一類的品牌eDM?

你的品牌手機App,是否為與忠誠消費者建立長期關係而設?你會如何獎勵他們對你品牌的忠誠?

消費者主動找上門來,品牌的零度接觸。

可能由於大部分香港地區的品牌,經營網店還是起步階段,FMOT好,SMOT也好,即使經營實體店或零售已甚具經驗,來到網絡世界,一下子間,由實體店到網店,卻好像突然變得連照版煮碗的招架能力都沒有。

FMOT和SMOT被不少營銷專家研究多年,已經是老掉牙的營銷基本功,來到網絡世界,大概在十年前左右,Google再次把這舊酒配上新瓶,推廣了所謂的Zero Moment of Truth(ZMOT)這概念。

除了ZMOT,也有營銷人會把類似概念稱為Inbound Marketing,其實,兩者都是Pull Marketing概念的進化版和變種。

事實上,ZMOT建立於FMOT之前,但往往又與SMOT緊緊相扣。

當消費者正式接觸某品牌的產品/服務前,因為有相關的產品/服務的需要,又或者,因為接觸到廣告及其他消費者口碑、博客評論等的誘因(Stimulus),從而主動地透過網絡搜尋(Google Search Engine或YouTube都是消費者最常用的搜尋器),尋找相關的資訊。

期間,品牌透過內容營銷(Content Marketing),或者是其他用家網絡分享(很多時候也包括Influencer Marketing與品牌合作創造的內容),於是在搜尋的過程中,被消費者在網絡發現,此為之ZMOT。

最理想的情況,這個ZMOT,能夠在品牌的官方網頁發生,即是說,消費者想尋找的答案,你的品牌,剛剛好為他/她們提供了答案。

當然,這也並非必然,因為,有些消費者,還是會較為相信由其他的消費者,甚至是一些資訊平台發表的內容,多於企業或品牌。

於是你就會開始想,如何令消費者在正式接觸你的品牌前,已經透過不同的渠道,接觸到他們需要的訊息?

更重要的是,這些訊息,能否讓消費者,對你的品牌帶來正面的印象?

近年,幾乎任何一位營銷或廣告業內人士,都會告訴你內容營銷的重要,但執行有效的內容營銷,很多品牌持有人都會墮入一個經營困局,做了一大堆始終未有被消費者發現的內容出來,品牌繼續在網絡世界的孤單角落裡,自說自話。

Photo by Roberto Cortese on Unsplash

內容營銷不僅是內容,體驗也很重要。

事實上,內容營銷的世界,當中還涉及很多技術因素,譬如,你的SEO做得有否比你的競爭對手好?

搜尋結果首頁上,你的品牌內容能否名列前茅?

以上都未能做到之前,你的SEM關鍵字策略又是如何?

又譬如,當你的品牌資訊比消費者發現的一刻,消費者在閱讀你的資訊時,有否遇上任何技術障礙?

網頁的下載速度,手機閱讀的體驗等等,都是一大堆經常被營銷人忽略的問題,可是,這方面,卻會直接影響到品牌網頁在Google的排名。

到最後,你的網頁或資訊內容,是否方便讓消費者分享給他/她的親朋戚友?

以上等等,都是技術因素,空有創意或精彩的內容,卻沒有在體驗上下苦功,到頭來,會令你的努力功虧一簣。

結語:成功非僥倖,創意非無敵。

讀到這裡,也許你會問,那麼廣告在品牌體驗這旅程中,角色是什麼?

在這個網絡營銷的時代,廣告所扮演的角色,已經和20年前的世界大不同,不少的消費者都變得更主動,對廣告的免疫力亦大大提高,單靠小聰明,在創意上出位,未必轉換成能品牌的生意。

直白一點說,在大部分的情況下,我會建議我的客戶,打廣告前,先要把本文討論的工作認真處理好。

作為一名廣告從業員,我甘願冒丟飯碗之險,花這麼長的篇幅去和大家解釋,因為我真心相信,我們需要重新定義,廣告在消費者決定消費的旅程上的角色,而一些傳統的營銷概念,來到網絡世界,其實同樣適用。

ZMOT好、SEO好、Inbound Marketing也好,其實都是品牌意圖透過製作對目標消費者有用的內容,又或者是在SMOT時刻,引發消費者成為你的忠實客戶,並且主動為你發表網絡口碑,當下一位消費者在主動搜尋的時候,就會與你的品牌,在網絡世界遇上。

每一次的品牌邂逅,其實都是經過悉心安排,每一個環節,同時亦緊緊相扣,成功非僥倖,亦很難靠小聰明而找到捷徑。

最近,因為要和一些沒有營銷或廣告學習背景的年輕同事,解釋以上的基本概念,我說完好幾遍,還是覺得自己解釋得不夠詳盡,不夠淺白。

於是,我唯有班門弄斧,嘗試把自己透過書本學習到的應用知識,以及實質工作的體驗,重新進行梳理,再和大家分享一下,雖然我並非文中所述的每個範疇的專家,但這些基本概念,希望你也會感到有用。

伸延閱讀:

Google的下一個十年

Photo by Rajeshwar Bachu on Unsplash

2019年確實是令人充滿焦慮的一年,展望2020年,太多未知之數還擋在前面,焦慮感還是在所難免。

反正短期去向還是會夾雜着焦慮,我們不如展望得更遠,遠眺十年,數碼及社交媒體界究竟有可能朝什麼方向走,大家可能會更豁然開朗。唯篇幅所限,我會在本欄分兩期,集中討論兩家在未來十年相信依然會舉足輕重的公司,Google和Facebook。

執筆之時,Google兩位傳奇人物,創辦人Larry Page及Sergy Brin,雙雙對外宣佈卸任母公司Alphabet的行政總裁,讓位給Google現任行政總裁Sundar Pichai。

作為全球數碼媒體的龍頭,Alphabet選擇在2019年結束前更換行政總裁,實在是別具歷史意義。

事實上,由1998年創立至今,經歷21年的急速成長,但面對競爭對手Facebook及後起之秀Amazon(是的,在美國,Amazon已迅速成為第三大的廣告平台)的威脅,加上世界各地政府陸續對數碼廣告媒體所投下的不信任票,由2020年再出發,展望下一個十年,實在是重整旗鼓的一個好時機。

從2001年起,曾出任Google行政總裁達十年之久的Eric Schmidt,被譽為成功把Google服務商品化最重要的軍師,但外界對他的印象,始終認為他是一名商人,多於一名熱血數碼科技人。

Sundar Pichai則由產品開發總監的紅褲子出身,本身曾參與多項的Google產品研發,其中包括Chrome瀏覽器、Google Map、Google Drive、GMAIL及後來的Android,雖然拿著一個Wharton MBA,但他的DNA,始終是一位實事求是,執行力甚強的數碼技術開發工程師。

加上他現年只有47歲,依然處於有心有力的年齡,難怪Sundar Pichai被視為能夠把母公司Alphabet,邁向下一個十年的理想接班人。

外間普遍揣測,由於廣告仍然佔了整個集團逾80%的收入來源,所以很大機會,當Sundar Pichai掌舵Alphabet後,他將會致力發展該企業在廣告以外的業務。其中,站在技術開發的層面,Machine Learning和AI兩項核心技術,Google早已在過去幾年廣泛應用於搜尋引擎,以及其他廣告業務上,下一步,Alphabet大有機會進一步將這兩項技術商品化。

從Machine Learning和AI這兩項技術伸延出來的,還有電腦在語言認知上應用,當中,除了文字自動提醒和輸入(將來大有可能會由AI幫你寫廣告文案),語音導航、短訊機械人等等,都將會是成為Alphabet未來在廣告業務以外,最有潛力的盈利產品。從消費者及商業應用的物聯網產品,以至在醫療、交通、國防等項目,都將會分一杯羹。

在區塊鏈項目發展上,Google也取得重大突破,2019年Q4發表了具爭議性的Quantum Supremacy(量子霸權)實驗,一邊廂有人認為此技術將會破壞加密貨幣過去建立出來的成就,另一邊廂亦有學者認為,量子計算將令原本難以被破解的加密貨幣及區塊鏈技術,一下子變得「更加透明」,將能大大彌補加密貨幣技術的完整度。

Google的創新文化,促使了不少原本是「業餘興趣」的產品研發,後來成為舉足輕重的企業產品,Sundar Pichai曾經主理的Android系統,正是最佳例子。新CEO上場後,未來十年,相信Alphabet會把過去幾年好些未被好好商品化的產品,譬如旗下的AI lab和DeepMind,加速進階研發或改革成商業產品。

面對後起之秀Facebook及Amazon在廣告業務上的競爭威脅,但前者面對全球對社交媒體私隱的質疑,後者業務則仍主要限於北美洲,展望未來,Google在國際市場上的廣告業務,相信還會是一枝獨秀。

可是,Google的廣告業務在面對多國政府對反壟斷法,以及個人數據私隱上的連番狙擊的情況下,先退一步,從母公司Alphabet尋求新出路,未嘗不是海闊天空的一個好策略。未來幾年,我們大概可看到,Sundar Pichai主理下的Alphabet,會致力把整家企業轉型,在廣告以外的商機另闢蹊徑。

相關文章:Facebook的下一個十年

廣告營銷界的整蠱專家 | Burger King

自從有了社交網絡協助催生病毒式傳播,掀起大眾對「話題廣告」的注意力,不少營銷人都會花盡腦筋,意圖憑著網絡熱門的話題借勢宣傳,甚至是製作所謂的Hackvertising(惡搞廣告)。

但說到Hackvertising成功案例的鼻祖,當然不得不提美國的Burger King。

相信沒有多少個品牌能夠及得上Burger King,除了夠膽直接調侃,或甚至是揶揄競爭對手,更經常會惡搞自己,無傷大雅地,戲弄自己的顧客。

Burger King給我第一個最深印象的Hackvertising,是十多年前(2007)的《Whopper Freakout》。與其說這是一個廣告,倒不如說這是一個社會實驗。話說某一天,在某家Burger King店舖,店員告訴顧客們,本店的皇牌漢堡Whopper已經全面停售,從此消失在餐牌之上。

這其實是Burger King趁Whopper推出50週年的時候的宣傳把戲,企劃的目的,就是想嘗試「考驗」一下他們的死忠顧客,如果有一天,當Burger King的餐單上不再出現Whopper,他/她們的反應將會是怎麼樣。

實驗拍攝當日,店舖當然都已經安裝好隱藏的鏡頭,捕捉顧客當發覺停售Whopper一刻的Freakout反應。實驗結果相當成功,不少顧客果然發難,這一個PR Stunt,亦令Burger King成功上了電視及報章新聞。

《Whopper Freakout》成功案例分析
《Whopper Freakout》紀錄片

開啟了這道Hackvertising之門,自此以後,Burger King這個品牌似乎變得更放肆,幾乎起碼每年一大搞,每兩個月一小搞。

2015年,Burger King以《世界和平日》作為借口,向麥當勞發出鋪天蓋地的邀請,希望能夠達成一項破天荒的合作計劃:就是把兩家人的皇牌產品,Whopper與BigMac合體,推出McWhopper。

Burger King向麥當奴伸出友誼之手,在人家的地頭附近大賣廣告。

最後,麥當勞叔叔斷言說不,計劃未有促成,麥當勞全球CEO回應,說合作可免,但可以得閒打個電話再傾。

可是,McWhopper事件已經鬧得火熱,報已上、新聞已播,Burger King再次惡搞成功,搶得全球無數人的眼球,這個Hackvertising企劃,亦獲獎無數,成為廣告及營銷界的一時佳話。

Burger King邀請競爭對手聯手推出McWhopper

眾所周知,以餐廳的數目而言,幾乎在全世界不同的國家,Burger King都一定鬥不過麥當勞,這是個既定事實。

既然如此,Burger King便索性以自己的劣勢作為綽頭,推出了《Whopper Detour》,告訴消費者:「你肯轉軚,一仙你食Whopper」。

2018年12月的第一個星期,只要在全美國14,000家麥當勞餐廳的600英呎範圍以內,打開Burger King手機訂餐app,就可以用一仙美金,買到一個價值5元美金的Whopper。當然,顧客明明到了麥當勞門口,最後,還是要乖乖地親自到Burger King的餐廳,領取用一仙美金買到的Whopper。

同時間,Burger King亦在駕駛導航app植入了廣告,當用戶搜尋附近的麥當勞的同時,就會見到最近的一家Burger King餐廳的座標。

此舉可謂一舉三得。

第一,這項宣傳促成了Burger King手機訂餐app的下載。

第二,為了獲得至著數,顧客需要登記成這手機app的註冊用戶,Burger King成功地獲得了用戶資料。

第三,Burger King透過這個惡搞活動,引發連番話題,同時,「即使店舖比較少,但為了吃到Burger King的美食,你還是值得多走幾步」這潛台詞亦呼之欲出。

https://youtu.be/Pg5EmtaSCL4
《Whopper Detour》宣傳廣告片

今年3月20日舉行的MarketingPulse 2019,便請來了Burger King的環球品牌總監Marcelo Pascoa,作為演講嘉賓之一。

Burger King的精彩案例不勝枚舉,相信不少廣告界中人,以及營銷行家,都會對Marcelo的演講有所期待。

事實上,這位前DDB巴西的創作總監,亦曾經當過可口可樂的環球創作總監,由廣告創意人,進入了大品牌當客戶,他在Hackvertising上究竟有什麼心得,可以和大家分享?


由HKTDC主辦,堪稱亞洲最大型的營銷盛宴,各位有興趣的話,可以用我這個七折優惠的Promo Code: XRL02A3P到這裡登記。

2018香港馬拉松跑友跑鞋普查

話說2017年,渣打香港馬拉松終於有一個大型國際運動品牌贊助,而我作為一名廣告人,出於好奇,實在很想知道這鋪天蓋地的廣告宣傳,會否對消費者帶來直接影響。

再加上,因為我個人亦喜歡跑步,更是一名波鞋發燒友。

於是,去年我在自己的臉書頁上製作了一個問卷,嘗試了解一下。

去年的結論是,一如所料,兩大跑友熱愛的跑鞋品牌,ASICS和MIZUNO,由10公里賽事領先至全馬,唯官方贊助品牌NIKE在半馬方面表現尚算突出。

踏入2018年,今年繼續獲得各方網友跑友的意見,在設計問卷的時候,我加入了更多深入了解跑友的問題,此外,更不得不再三多謝《運動筆記hk》的主編,給予我好些專業意見。

上年我一共收集到534個樣本,今年,我除了把問卷放在自己的臉書頁,也放了上《長跑長友》的臉書群組,更重要的,《運動筆記hk》的主編也有在其臉書頁分享了我的問卷,所以,今年反應更加熱烈,一個星期,已合共收到1,151個樣本

為此,我要向每一位幫我填問卷及分享過的朋友致謝。

先利申,因為工作關係,我認識部分運動品牌負責營銷和公關的朋友,但我卻和他/她們並無任何商業來往,製作這篇問卷的目的,亦純粹是作為我個人觀察的紀錄,並非商業行為。

此外,由於我個人朋友圈子的關係,加上熱衷回應問卷的朋友,相信大多是全馬及半馬跑友,某程度上,我這個問卷的結果,我會大膽視之為「認真跑友」的答案。

因為今年獲得更多「認真跑友」的支持,收到問卷居然以全馬跑手為主,所以,今年的統計結果,對於「認真跑友」、或者是正積極成為「認真跑友」的跑友來說,可能更具參考價值。

根據渣打香港馬拉松的官方資料,以下是2018年三項主要賽事的參加名額:

全馬:18,500
半馬:20,500
10公里:35,000

今年渣打香港馬拉松,你參加了下列哪一個路程的賽事?

我所收集的樣本中,男士為主,佔了超過七成。

跑手所參加的賽事項目,45%以上是全馬、差不多35%是半馬,10公里跑手接近20%

因此,我所收集的樣本,跑手比例幾乎是大會參賽名額的相反。

賽前你有參加過任何跑會或跑步訓練嗎?

我個人平時有在週末或下班後練跑的習慣,同時也有參加一個星期一次練習的跑會,我的個人體驗是,由教練的指導下,與其他跑友一起練習,即使不參加比賽,都能夠給我更多的進步動力,如果想長跑長有,我覺得參加跑步會是絕對值得的。

今年的參賽跑友中,有超過60%在賽前有參加過跑會或其他的跑步訓練,雖然各有前因,但這亦證明了,大部分「認真跑友」,為了爭取更好成績,又或者是想作好更佳準備,在賽前都會參與訓練。

你有參加過由運動品牌舉辦的跑步訓練活動嗎?

近年各大運動品牌為了宣傳,都開始參與更多社區運動活動,其中包括贊助跑步訓練,今年參賽的跑友當中,有接近26%的朋友都參與過類似活動。

你知道自己腳型是屬於….

未必所有跑友都懂得按自己的腳形,從而挑選更合適的跑鞋,平時亦不一定有留意自己跑鞋的耗損狀況,於是今年亦加入了兩條相關的問題,主要目的,其實不是單純的想了解到跑友的跑步姿勢,而是根據某些資深網友/跑友的建議,認為這些問題有助提高跑友對這方面的關注。

結果顯示,有超過51%的朋友,認為/知道自己是正常足弓,至於扁平足跑友,也有22%,約有10%朋友卻不知道此為何物。

你有留意到你的跑鞋磨蝕位置主要在那裡?

有15%的跑友一直都沒有留意跑鞋磨蝕情況,而38%以上的跑手留意到磨蝕的主要為後外側位置,情況最為普遍,此外,有19%的跑友認為磨蝕位置尚算平均。

以下這篇文章,值得各位跑友參考:
《圖解!「鞋底磨損」8種類型,看出你的跑步姿勢哪裡有問題》

比賽期間,你有邊跑邊聽歌嗎?

聽歌本來是一個很個人的問題,有關在跑步期間應否聽歌,不同朋友也有不同見解,我的音樂朋友J,今年也有參加全馬比賽,他便笑說過:「跑步沒歌聽,痛苦得要死」。

但我認識過一些資深跑手,會對跑步聽歌予以反對,他/她們普遍認為跑步期間,應該時刻注意自己的腳步聲,步伐有否過度用力,其次,也要專注留意四周環境,避免意外發生,這都是相當重要的。

可能今年問卷樣本的跑友中,全馬跑友佔了大多數,而全馬跑友中,不聽歌跑步的為主,以至今年跑步聽歌人數的比例,比往年的38%更低,今年跌至28%。

比賽前及期間,你有否使用以下其中一款手機App或電子工具記錄你的跑步狀況嗎?

除了注重日常運動健康,也順便方便在Facebook呃Like,可記錄運動質素資訊的電子產品,近年已成潮流,手機App之外,運動電子手帶或電子錶,都是不少熱愛跑步行山踩單車的朋友們的必備工具。

今年的馬拉松跑友中,GARMIN成為了一枝獨秀的寵兒,有超過52%跑友在比賽期間使用,成為今年的大熱,陪伴跑友多年的NIKE+則有超過18%使用者。

令我詫異的是,平日也見到不少朋友佩戴的運動手帶Fitbit(3%),以及Apple Watch(8%),可能由於其功能關係,比我預期中少跑友在比賽期間使用。

說到底,論其專業性及運動資訊的豐富,GARMIN還是比這兩者高出幾皮,成為跑手主要選擇,亦是無可厚非。

你有沒有於賽前或賽後,分享照片至社交網絡?

個人認為,某程度上,社交網絡上的分享,促進了更多人享受參加像渣打香港馬拉松這類大型運動比賽的樂趣,辛辛苦苦完成了賽事,試問有多少位朋友能夠忍手不來一張自拍?

當作是個人的人生記錄也好、在朋友間炫耀一下都好、刷存在感都好,我覺得這都未嘗不是一件人生的美好事。

即使我的跑友樣本以「認真跑友」居多,今年的跑友中,有超過76%的朋友,在賽前或賽後都有分享照片至社交網絡。

你曾經在以下哪個社交網絡平台分享照片或短片?(可選超過一個選項)


而分享的平台中,一如所料,Mark Zuckerberg是大贏家,我也有理由相信,Facebook和Instagram有助促進馬拉松體育活動的宣傳。

有92%以上的朋友都有在Facebook分享,此外,Instagram也有不少,超過42%,第三位便要數到WeChat,有超過10%。

最後,終於來到大家可能最關注的跑鞋部分。

去年我沒有細分跑手比賽組別,但我今年將三項主要賽事,分開來問跑友所穿戰靴的品牌。

全馬跑手,你穿著下面哪個品牌的跑鞋參賽?

即使沒有大賣廣告,主要靠口碑及跑友教練的推薦,結果差不多35%的跑友都選擇了ASICS,接近20%選MIZUNO。

雖然在馬拉松前廣告不算特別給力,但今年也好歹開始做少許宣傳,同時亦沒有再硬推那些貽笑街坊的明星跑手的adidas,有15%以上的跑友穿上了「三間」戰靴,緊貼在第三位,有參加全馬的跑友目測觀察,不少「三間」跑友都是穿著Adizero Adios這款較為專業的鞋款。

NIKE跑鞋向來被「認真跑友」詬病「睇得唔跑得」,今年「關刀」也急起直追,除了在每個項目都有贊助跑手出賽,而且亦獲得佳績外,在全馬賽事中,也有11%的跑友穿著關刀戰靴出征。值得留意,NIKE在2017年的Breaking2挑戰,雖然未能打破兩小時這紀錄,但仍算雖敗猶榮,亦顯示出品牌對「認真做好跑鞋」的野心,VAPORFLY 4%成為跑友焦點,上品牌的香港官網,見此鞋款長期缺貨。

至於其餘大型國際運動品牌,New Balance、Under Armour和PUMA等,都未有獲得太多跑友的青睞,表現強差人意,我實在感到有點可惜。

最後,除了最主流的大品牌,今年也繼續有零星的跑友,選擇一些較為小眾的跑鞋品牌, 雖然比重甚少,但品牌如Saucony和HOKA ONE ONE,甚至是中國品牌Li Ning都有出現在名單之上。

隨著跑步運動愈來愈流行,跑友對跑鞋的選擇亦會進一步的分眾化,相信在不夠的將來,會有更多不同的專業品牌加入香港市場。

半馬跑手,你穿著下面哪個品牌的跑鞋參賽?

ASICS和MIZUNO所佔比例,和全馬差不多,但NIKE在這項目,卻與MIZUNO的距離,進一步拉近。

一如去年,作為大會官方贊助,NIKE在今年賽事也有安排部分名額給傳媒朋友參加,而我相信,這些名額的參賽者當中,有不少都是是半馬跑手。

與其硬撼ASICS,在半馬項目中,收窄與第二位的MIZUNO的距離,長遠而言,亦有助增加NIKE這品牌在專業跑手領域的曝光,策略進取得來亦實際,當然,這只是純屬我的個人猜測。

十公里跑手,你穿著下面哪個品牌的跑鞋參賽?

來到這個最多初階跑者參與的入門項目,ASICS、MIZUNO和NIKE三者的距離,就明顯有點勢均力敵了。

NIKE(28%)領先,但只是略為比ASICS(24%)高少許,MIZUNO則繼續穩打穩紮(20%),adidas排在第四位(12%)。

總結

今年多得更多熱心跑友支持,讓我這篇問卷搜集到更多的回應,在此真的要再三多謝。

雖然樣本中以全馬及半馬跑手為主,但由於這兩個項目的門檻,都比10公里賽事高得多,參與問卷的跑友們,對跑步有一定的認真程度,反而我覺得,這令我今年的統計結果,更具代表性。

今年NIKE繼續成為大會的官方贊助,投放了不少廣告及公關的資源,此外,我亦開始留意到adidas也開始有意急起直追,無論在廣告以及贊助方面,也開始更給力。

重點是,ASICS和MIZUNO兩大品牌向來都在跑步界各執牛耳,全因其產品的在專業跑手間之口碑。

另一邊廂,過去十年,兩大主流品牌NIKE和adidas,大賣的主要都是潮鞋潮服,在專業運動員的領域,尤其是在跑步鞋這實用性要求甚高的運動類別,相形見絀。

有看日劇「陸王」的朋友都知道,近六、七年來,世界各地跑步成風,已經形成另一股潮流,因此亦逼使NIKE和adidas兩大運動品牌巨人,重新回到原點,積極推出更能被專業馬拉松跑手接受的跑鞋。

最後,雖然廣告宣傳不代表一定能提倡體育運動的風氣,但我心知肚明,在這個多找兩個平時根本不做運動的明星做代言可能更能幫助銷售的時代,作為領導運動品牌,還願意多投放資源回到推廣運動項目上,我覺得這是更值得支持的。

一個城市的活力,或多或少,由一個城市的運動風氣所帶動。

同時間,當參與運動的朋友對自己要求愈來愈高,亦能夠帶來更多週邊經濟活動,間接促進消費,而運動經濟,個人認為,相比起來來去去經常備受推崇的港式「食」、「買」、「玩」,更加有益身心,更值得備受重視。

渣馬跑友跑鞋普查2017

先利申,我的公司並沒有任何運動品牌的客戶,做這個調查,純粹個人興趣。

但我本身是一個Sneakers Geek,對波鞋很有興趣,我喜歡adidas Original和Puma的經典波鞋,也喜歡穿Nike的跑鞋行街街,之不過,平時認真跑步的話,我主要還是穿Asics或者是Mizuno。

今年是的渣打香港馬拉松2017,大會贊助是Nike,算是第一次有一個較為像樣的運動大品牌贊助,賽前亦投入了很多的資源宣傳,於是我便很好奇地想,這會否影響到參與跑手的品牌選擇?

如果你問我,全馬或半馬的跑手們,應該不會因為廣告或品牌公關活動而影響到他/她們的選擇,最少,Nike未必能夠輕易過到跑步教練那一個關。

可是,作為一個大眾品牌,貫徹品牌的經典格言”If you have a body you’re an athlete”,我覺得Nike瞄準的,主要是新跑手或者所謂的休閒跑手,這類休閒運動員,市場潛力,以數量計,一定比認真的跑手為之高。

但一如由70年代尾80年代初開始的Nike Women一樣,針對了一個較為大眾的藍海,長線看,才是商機所在,當然,這方面,要看得很長線,因為要培養社群、孕育普及文化,要投入很多資源,外面亦未必見到。玩短線的話,品牌通常只會找幾個大明星助威,催谷一下曝光率就搞定。

因為好奇,我在渣打香港馬拉松2017賽後,在我的私人臉書帳號及個人臉書頁發了一個問卷,想理解一下跑手的跑鞋選擇,真的要感謝幫手廣傳的朋友,短短兩天,我搜集了超過500個樣本。

 

樣本中,主要是全馬及半馬的跑手,男女性比例是6成半對3成半,接近8成朋友有在賽前或賽後分享照片到社交網絡,專心跑步,沒有聽歌的朋友超過6成。

說到大家可能最有興趣的結果,還是要說到跑鞋。

一如所料,Asics一直領先,佔了接近3成、Mizuno則有超過2成半、大會贊助Nike排第三,佔超過1成半、緊貼在後面的是adidas,也有超過1成、New Balance有接近半成,其餘零星出現了的小眾選擇,還有跑步運動店力推的Brooks、Saucony和Hoka One。

細心一點看,全馬絕對就是Asics和Mizuno的天下、半馬是Asics遙遙領先,Mizuno及Nike緊貼在後面、10K領先的是Nike,其次是差不多平手的adidas和Mizuno。

雖然我這個樣本只有500多人,未必夠代表性,但某程度,卻證實了我先前的假設,就是認真的跑手依然會選擇Asics和Mizuno,而10K的輕跑手中,Nike卻佔了一定優勢。

而我對調查的結論是,作為第一年的大會贊助,Nike當然沒那麼快會影響到跑友的品牌選擇,說到底,跑鞋的質素能否給予跑友信心,還是最重要的關鍵。

事後有網友說,除了跑鞋,跑步運動服的市場也很龐大,同樣是兵家必爭之地,我為什麼沒有問這方面的問題。

我個人認為,跑步運動服由於涉及的品牌,種類隨時會比運動鞋為多和複雜(一個人上下身內外可以同時穿幾個品牌),為了簡化問卷,所以我今次沒有作這方面的深入調查,可能下一年我會考慮一下。

成熟型格大叔的至愛 | New Balance 990

1462430634671788

New Balance(1906)、Puma(1924)、adidas(1949)、Nike(1964)….。

不是最近看見New Balance的110周年企劃,我從來沒留意過,這個來自美國波士頓的品牌,原來較諸其餘的經典運動品牌,更老。

想當年,New Balance 990推出的時候,便是以一百元美金的標價及Made In USA作定位,事隔30多年,目前在美國標價平均一百七十元美金左右,加幅不算離譜。

雖然,我自問是一名波鞋控,但實不相瞞,我從來沒有買過一雙超過一千塊(港幣)的波鞋。

不是我負擔不起,而是,我總覺得,花一千塊買一雙波鞋,說到底,都是用來穿得很粗的,實在有點兒奢侈。

更何況,對於那些大熱潮款,我從來都沒興趣追捧,人人都覺得潮的,也通通不要預我。

可是,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想放縱自己,奢侈一下的話,我唯一的選擇,一定會是這一雙New Balance 990。

這一雙灰色的「阿伯」鞋,1982推出,至今已經來到第四代,但款式,其實都好像沒變過。

無他,這可能並非像余文樂那類潮人會穿的款式,而是那些像坂本龍一、李宗盛,美國總統奧巴馬、又或者是Steve Jobs這類人士獨沽一味愛穿的長青款式,有關於潮流,他們都沒興趣和大家一追再追。

時日如飛,我也終於到了這個成為大叔的年紀,亦好像開始懂得欣賞New Balance 990的成熟低調,還有那堅持美國製造的人手工藝,對於一個品牌來說,頑固,是一種美德。

最近990的第四代推出,#‎990V4‬ 這個hashtag充斥了整個網絡,在社交網絡上,也有些紀錄片開始流出,令我對這個品牌,以及這個經典款式背後象徵著的品牌精神面貌,產品了強烈的興趣。

3.31-M990v4-1-of-4

首先打頭炮的,是New Balance Logo及品牌定位的原創人Terry Heckler。

在以下片中,這位品牌設計大師,如數家珍地,解釋了New Balance鞋款以數字命名的由來。

silver-ryuishi-article-img2

坂本龍一已經當了New Balance的代言一段日子,那個年頭,New Balance的slogan是單一個字Achieve。

而事實上,以下這支廣告片中,我始終覺得坂本龍一一身黑色西裝內襯黑TEE、然後腳踏一雙灰色的New Balance,絕對是型到無朋友的。

以下這支短片,坂本龍一和大家分享他對「一」這個數字的觀點,在片中,他正在彈奏的音樂,正好是差不多10年前,他曾經拍攝的New Balance廣告的配樂。

那首作品名為Ngo,這首歌曲,在他的專輯《Chasm》出現過,但我不喜歡專輯內的混音版,這個出現在廣告內的版本,只有在單曲唱片中出現。

1464258488140740

最後,來到李宗盛,初時看見,有點詫異,因為這條「短片」,足足長達十多分鐘。公司的年輕同事說:「我只可以捱到一分鐘。」

這支不知應該算是紀錄片還是廣告的網絡影片,打正旗號的,不是990,而是一個名為《New Balance 110周年 X 李宗盛 “每一步都算數”》的特別企劃,在網絡只是看到簡體字的版本,相信是為內地市場而製作,片中李宗盛也是穿著一雙990,一灰一黑。

在片中,李宗盛與我們一起回顧了他創作生命中路經的五個城市,由東京、溫哥華、香港、吉隆坡出走,最後回到台北老家。

也許,來到某個年紀,人總會開始回望過去,審視自己走過的每一段路,這個故事,由李宗盛娓娓道來,尤其有說服力。

「人生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這句廣告標語,有點文青的感覺,有網友批評:「這和賣波鞋有什麼關係?」。

的而且確,這個系列的「廣告」,令我想起了”Keep Walking”的Johnnie Walker,我不會說它是抄襲,但大致上是英雄所見略同吧,是看後感覺猶有餘韻的那一類品牌概念,這個年頭,可恨已見得太少。

也許,這個年頭,大家都喜歡追捧能找到那位最潮最吃香的大明星代言的廣告,運動品牌,不是要說什麼運動精神、更不要說品牌內涵,卻要紛紛追趕潮流,我暗地裏覺得,這個時代的運動品牌,總缺乏了一點能鼓舞人心的溫度。

出現了日本的坂本龍一、台灣的李宗盛之後,我在想,如果來到香港,我們可以找誰來說個故事?

我的心頭,開始有點納悶。

KEF旗艦店|Dolby Atmos初體驗

wpid-2015-07-03-11.08.03-1.jpg.jpeg

自小在旺角長大,念中學的年代,尤其是在暑假,週末如果沒事忙,與三五同學仔蒲旺角音響店,好比現在的後生仔去卡拉OK,但我們卻不費分文。

那是一個美好的年代,有幾家相熟的音響店的叔叔,都不介意我們這班靚仔來齋聽歌無幫襯,說到底,可能就等同賣白粉一樣,慢慢地毒你,睇死你遲早會連本帶利歸還。

於是,那天我問:現在還有這類任試任玩又不會給你壓力的音響Showroom嗎?

忽發奇想,不如看看有沒有音響Showroom,願意借個場地,給我毒一下我的一班老友,回味一下當年的美好時光,這,就是男人的浪漫。

wpid-2015-07-03-11.08.05-1.jpg.jpeg

我很幸運,經知名數位廣告公司Fimmick的老闆K介紹,我認識了KEF的H小姐和E先生,我冒昧向他們借場,居然一口答應。

KEF是我讀中學年代的夢想號喇叭品牌之一,我獨愛她的斯文淡定,人聲傳真,而火爆起來,卻又可以力拔山兮。

這一晚夜,6位住家男人,各自帶著個人珍藏的CD及Blu-ray影碟,各人一杯紅酒在手,試聽這對KEF Blade 2超級喇叭,同場加映Dolby Atmos劇院系統。

排隊試聽期間,各人雀躍之場面,有點像小學雞一人拿著一個大銀(CD及Blu-ray),在機舖排隊打機。

wpid-2015-07-03-11.09.04-1.jpg.jpeg

最難忘的,是體驗這套Dolby Atmos系統時,作了AB版比較,發覺我們聽開原本已經不俗的5.1或7.1劇院效果,和Dolby Atmos頂天立地效果相比之下,相形見絀。

除了要再三多謝KEF營銷部的H小姐和E先生,成全小弟美意,並且精心安排豐富美食招待大家,此外,還要衷心感謝KEF Showroom的鍾哥,特別為我們加班至差不多晚上9點,並且即場負責指揮器材。

如果大家都有興趣體驗一下這套Dolby Atmos系統,不妨到這裡預約試機。

KEF Flagship Store地址:
2/F, Cubus, 1 Hoi Ping Road, Causeway Bay

尋找他鄉三間波鞋的故事 | Adidas: the hidden hoard

adidas

品牌如果有好故事,其實往往比起硬橋硬馬賣廣告有效,說到底,自有人類歷史以來,我們都喜歡聽故事。

這個尋找他鄉波鞋的故事,去到阿根廷,故事有點夢幻,更帶點大男孩的浪漫。

Carlos-Ruiz-75-owner-of-t-014

圖中這位老伯的珍藏,相信任何一位三間波鞋迷看到,肯定興奮過睇AV。

尤其是,像我這類經歷過Made In Germany和Made In France的三間波鞋的那個年代的粉絲,在那個遙遠的美好時代,世界工廠中國尚未出現在地球上。

看得我如癡如醉之餘,我更覺得這比起那些什麼”Is屙In”系列廣告,這才是如假包換的三間經典。

為了向這短片致敬,我已連續著了三間波鞋加運動外套三日。

伸延閱讀:Adidas: the hidden hoard

向瓶裝水說再見

1278350707-93166900

近年,幾乎每次與新相識的客戶開會,話匣子都由我放了在桌面的可循環使用水瓶(簡稱「隨身瓶」)開始。

「不用客氣,我自己帶了水。」

人家問我要喝點什麼,我通常就是這樣回答的。

為了個人健康也好,為了減少不必要浪費支持環保也好,城市人自備「隨身瓶」,早已成為一股默默地起革命的生活態度。

因此,無論在辦公室、健身室,或進行戶外活動的時候,攜帶一個「隨身瓶」,在不知不覺間,已演變成一種都會時尚。

由從前孤獨的我自備水瓶,到近來身邊已見愈來愈多朋友跟我一樣,加入了這個「隨身瓶」的行列。

原因無他,由昔日只可以在售賣專業戶外運動的專門店搜購,到現在於不少售賣生活百貨的時尚點,你也可以選購得到林林總總的「隨身瓶」,選擇多之餘,設計也愈來愈顯時尚。

到外國的網站或博客網看看, 不同品牌的「隨身瓶」的消費者評測,已成熱門話題。

說到「隨身瓶」,我暫時最喜歡的,還是首推SIGG這品牌。

很難想像,這個於1908年成立的百年品牌,能夠想像到今天會以如此形式修成正果。 SIGG 鋁鎂合金隨身瓶,輕便、防漏,更可以盛載電解質飲料、果汁,或甚至是其他碳酸飲料(可我還是建議多喝水),更重要的,是除了在尺碼上,SIGG 在圖案設計及相關配備上的選擇,也是多得令人眼花瞭亂。

不知不覺間,SIGG更已經成為設計師喜愛的塗鴉畫版。

在圖案設計選擇之多的程度,對於講求時尚的朋友來說,已愈來愈難找到能抵抗得到它誘惑的原因。

SIGG其實不用賣廣告,替她免費宣傳的,就是那些經常被狗仔隊偷拍到的荷里活明星名人,在週末逛街時,拿著這設計隨時比他們更搶眼球的「隨身瓶」,早已成為這些潮人的標誌。

exhiReg2654Imageprid14513

如果你嫌鋁鎂合金的隨身瓶太笨重,不妨可以考慮一下Bobble這品牌,其設計者,是素有「塑膠詩人」之稱的Karim Rashid,在他的鬼斧神工下,就連本來最普通的環保隨身膠水瓶,都可以忽然變成潮物。

Bobble的設計極之簡約,渾圓曲線的透明水瓶,帶點佻皮,頂頂有一個有多種鮮艷顏色選擇的瓶咀,下面居然還有一支像過濾棒的小裝置。

其實,看見”Make Water Better”這一句的產品標語,你大概已猜到,Bobble不止是生產膠水瓶而已,這設計得有型有格的「隨身瓶」,更是內有乾坤。每個水瓶的瓶蓋,都會設有一個活性炭濾水器,能夠將自來水淨化,去除雜質兼水中的氯,變成合乎NSF International Standard 42衛生水平的可飲用食水。

Bobble採用可100%循環再用的BPA Free塑膠製成,每個活性炭濾水器可用300次,大概可以用兩個月左右。

我試過覺得這炭過濾後的自來水,味道居然不錯,可是,如果你渴得要命,想喝得痛快的時候,你可能會對Bobble的過濾速度有點不耐煩。

但願今後大家都會少買瓶裝水,多用「隨身瓶」,自備「隨身瓶」更並非是一時潮流,而是一種持續的生活態度,地球會因此而感謝你。

(原文刊登於Esquire中文網–時尚先生網專欄,本人是上文作者)

「1600熊貓遊香港」教曉我的事

photo (1)

看到這個標題,如果你真的以為這個藝術展覧活動會教曉全港七百多萬人知道要從生活小節做起為保育出一分力的話,你就未免太天真。

記得中學有位老師的教誨:「無論你學習那一個學科都好,我希望你們能夠獲得的,不是書本上知識,而是當中的啟發。」

當然,在現今這個功利的社會,未必會明白啟發的重要性,於是,很多人會質疑,讀歷史、地理、音樂、美術來幹嘛?

今次在PMQ搞這個藝術展覧,事前又要在全港九新界搞快閃,意義何在?是否真的可以達到有效宣揚保育的意識?於是,大家又會質疑,普羅市民中,尤其是那一班為求一睹熊貓而追趕跑跳碰的朋友們,知否自己所為何事?

我的看法是,主辦單位可以做的,就是要提高大家的關注,讓各位自行反思,而不是硬生生去「教育」我們,藝術展覧,往往就是這樣,能夠接受到多少,要看受眾個人的水平。

當然,無可否認,是次活動,也有太多不足之處,不同參與的協力單位,爭艷鬥麗,發佈的訊息太多太亂太頻密,令原作者先生Paulo Grangeon所想宣揚的保育訊息,未必能表達得淋漓盡致。

事實上,自從「1600熊貓遊香港」展開以來,連日來除了各大報章外,全港市民更目睹來自四方八面熊貓照片旋風式洗版,有不少朋友開始覺得,實在不勝煩擾啊。

更有市民投訴,「1600熊貓遊香港」這快閃活動,有關當局安排不善,閃得太快太倉促,累得不少市民與熊貓緣慳一面,撲空而回。

於是,有朋友批評,到底這些一窩蜂由你我他至各大明星名人自拍自high的活動,參與其中的朋友,又有多少真正明白「1600熊貓」這活動背後的意義,其實是象徵全世界目前只剩下1600隻左右的熊貓,而且,全球生態正面臨嚴峻威脅,瀕臨絕種的動物植物被破壞的生態環境,又豈止於熊貓?

面對這些批評,我聽說有些參與了這次活動的義工朋友,有點耿耿於懷。

各位義工朋友,我想告訴你們,正正因為這些批評,大家不是就因此而提起了對保育的關注嗎?我們應該慶幸,批評者之中,有不少正好就是間接幫助了大家認識這次活動背後的真正意義。

要怪,就只好怪這「1600熊貓遊香港」活動太受歡迎,黃鴨仔好、星星好、網絡公投也好,香港人就是如此喜歡去一窩蜂做同一件事的,有了Facebook,這類事情的效果,往往隨時被放大千百倍。

如果有人別有用心,想從中「抽水」,令事件變質,這也是避無可避的,因為,如果「來自星星的你」還是有市場的話,相信大家還是會繼續洗版的。

各位朋友,如果你極度厭惡這些Facebook洗版活動,我會建議,你要做的,是把你的這些朋友block了,但拜託不要怪罪這1600隻可愛的紙糊熊貓。

據知「1600熊貓遊香港」前後招募了百多名義工,參與兩個星期的快閃活動,日矖雨淋,四出奔馳。

最後一天快閃,一度黃色暴雨,大會曾經考慮取消,但他們依然堅持,冒雨拿着那些紙糊熊貓供大家拍照,就是為了不想前來的市民失望。

活動之後,我亦知道這批義工朋友,已自行組織了更多的民間「1600熊貓遊香港」快閃活動,以紙糊熊貓作為親善大使,探訪更多不同階層的朋友們,用人傳人的方式,以生命影響更多生命。

我相信,經歷過過這次活動,這班義工朋友,將會團結成一股新力量,繼續為我們香港這個城市,締造更多好人好事。

最後,我也要申報一下,我其實也是這次「1600熊貓遊香港」策展活動的義工之一,活動前後,我負責協助主辦單位有關在網絡及社交媒體上的傳訊策略,相比起這一批勞苦功高的義工朋友們,我所扮演的角色,微乎其微。

如果大家都是有心人,還是有興趣想認識更多關於「1600熊貓遊香港」背後所宣揚的保育意識的話,不妨稍移玉步,6月25日至7月17日期間,到PMQ參觀該展覽活動.帶同小朋友去一起學習,更好。

有關活動詳情,請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