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比人廣告人

Photo by Zachary Kyra-Derksen on Unsplash

做了這麼多年廣告,效力過這麼多大品牌,到頭來,我發覺,自己有個很壞的習慣。

當我的客戶是Sony的時候,我就總是盯著對手Canon的產品和廣告作品,和自己的比較。

現在到了我做Canon,我又會掉過頭來,盯著對手Sony。

從前我做adidas的時候,同樣又會盯著對手Nike。

做Pepsi,就會盯著Coke。

做Shiseido,就會盯著Estee Lauder。

做Landmark,就會盯著Pacific Place。

做同仁堂,就會盯著余仁生。

做Giordano,就會盯著Uniqlo。

如此類推,諸如此類。

雖然說知己知彼很重要,但到頭來,我發覺,我在一邊努力向前跑向前衝的同時,我卻又花了太多時間去盯著對手的步伐 ,有些時候,甚至會影響到自己的步伐,甚至是心理質素。

「不要羨慕人家的工作,要努力讓自己的工作令人家羨慕。」

以上這番話,我經常和同事們分享,但有些時候,自己卻做不到。

今天是星期五,大家可能還在埋頭埋腦忙著自己的事情,我同樣也是忙到透不過氣,但我也打算,先讓自己腦袋的一半放空,心無旁騖,專注在我目前客戶的工作上。

人家走的路,即使走得多好,讓你同樣走一次,也未必會好,何不好好專心地,把自己的那一段路先走好?

文字有價?新聞無價?

Photo by Art Lasovsky on Unsplash

80-90年代初,香港還是只有兩間大學,在香港當大學生的,相對矜貴一點。

我是有幸在那個時候入讀大學的,成為大學生後,我就拿著大學音樂系學生的身份,四出投稿,寫樂評。

在一些小報小雜誌成功投稿後,初時沒稿費收,但寫了兩個月,就已經陸續有報紙雜誌的編輯約稿。

是的,那個年代的編輯,好像星探,會周圍發掘新寫手,而那個年代的報紙雜誌,還有預留budget約外面人寫稿,而我所寫的,亦是比較少人寫的古典和爵士音樂,不愁沒地盤。

一個月平均投稿一萬字左右,我只是一名二打六,稿費不高,平均每個字收五毫,間中都遇上一蚊一隻字的「貴客」,一個月隨時會賺到差不多5-6千蚊稿費,作為一名學生,這份收入,開心到痹。

出來社會工作後,我繼續有為報紙雜誌供稿,用幾個筆名,寫了差不多三十年的樂評。

過去十年,又因為我寫blog的關係,開始有報紙雜誌前來約稿,專寫廣告及營銷評論。

我老婆經常問我:「為什麼下班和周末都不休息一下,寫稿的稿費又三十年不變,還寫來幹什麽?你這麼貪錢嗎?」

其實,我寫作的動機,當然不是為了錢,但我又實在覺得,能夠逐隻字逐隻字寫而賺到稿費,我覺得有種很踏實的滿足感覺,寫稿賺的每一蚊,我都賺得份外開心。

但過去四、五年,我的「地盤」(專欄)開始逐一「收皮」(結業) 了,每次收到編輯帶點無奈的告別,原因都不外乎改版減紙啦、要把外判的專欄減少啦、你個專欄無人睇啦,諸如此類諸如此類。

目前,我只保持到一個在MR雜誌的月刊樂評專欄,這份雜誌的老闆很念舊,他說過,他在Esquire剛剛當小編時,第一個約稿的就是我,自己出來辦雜誌後,他一直都有找我約稿。

而我,寫了差不多三十年樂評,今時今日,我還是寫得很認真的。

我寫的樂評,亦像和我差不多同期出身的樂評人一樣,譬如袁智聰、陳錫海、亞里安、陳偉發、沙維奧等等,一般都寫得很深入,篇幅亦相對地長,因為,我們這一批樂評人,尤其是現在還有寫的那些,都比較不喜歡寫消費指南式的即食樂評。

說認真的,我從前所寫的樂評,在一份報紙雜誌內,所扮演著的角色,其實很渺小。

但現在回頭看,如果就連一個音樂專欄,編輯們也做得這麼認真,很難想像,想當年,經營一份報紙雜誌,大家所需要花的心力勞力和金錢上的投資,是多麼的大。

而這個年代的傳媒,從傳統搬到網絡後,營運成本繼續上漲,廣告客戶的錢,卻遲遲未有隨之而來,投入內容製作及人力資源的預算,又不增只減,惡性循環下,昔日曾經盛極一時的傳統媒體,如今在內容水平上,疲態盡現,從事這個行業的朋友,亦好像長期處於捱打狀態。

最近,蘋果日報即將啟動收費訂閱計劃,引起了不少「讀者」很大的反應。

畢竟,網絡一代,習慣了免費娛樂,網絡世界,全球資訊又信手拈來,付費或免費的,選擇都數之不盡。

教育水平較高的,即使是付費,也只會選擇外國傳媒,情況就等如,當你看慣了Netflix後,一天只有24小時,你很難會想再看TVB,更何況要付費?

當然,新聞不同一般娛樂,而每個先進城市,都需要有一份不會向政府權貴賣帳的本地新聞媒體,作不偏不倚,甚至是敢言的報導。

有前輩形容:「基本上,蘋果日報就是一條那裡有血就會游向那裡的鯊魚。」

所以,我不覺得蘋果日報有多正義,但最低限度,這份報紙,很敢言。

所以,在情感上,我會選擇支持蘋果,但其實,這個並非訂閱費,而是有點像我有「幫襯」開的The Guardian、Quartz和The Medium一樣,是捐獻。

我同情蘋果日報目前面對的窘境,但我亦理解普羅讀者的消費選擇。

而說到底,廣告收入不再,又未有找到新的商業模式,如今即使收費,要繼續支持營運,仍不足以解決燃眉之急。

廣告收入及訂閱收費是否唯一的商業模式?我沒有答案,但我總希望,在未來,蘋果日報不用單靠這兩個商業模式生存。

事後有朋友找我討論,說蘋果的訂閱制,其實是想拿用戶的數據,進行分析後,就可以像facebook、Google一樣,賣精準的針對式廣告。

據我的了解,其實在訂閱制度推出之前,動新聞的app已經可以做到類似的事情,當然,當你每次使用都必需登入後,可以拿到的數據,就會更精準、更深入。

蘋果日報的網絡廣告,都一度曾經風光過,可是,過去五、六年,蘋果日報的廣告產品(我只敢說以香港為例),一直還是被facebook、Google遠遠拋離,而且,愈拋愈遠,這說明了什麼?更多的用戶數據,是否真的能夠吸引更多廣告客戶重投他們的懷抱?

我真的不知道,直覺告訴我,蘋果日報好、其他的傳統新聞媒體也好,如果還是只看重廣告收入這塊餅去搶,這個往錢看的目標,會有點難度。

用聲音,把你的想法記錄下來。

Photo by Jason Rosewell on Unsplash

不要以為平日在講座見到的我,表面上好像口若懸河,但實質上,每次站台,事前我都是緊張兮兮,而且,大部分情況下,我都會在事前寫好講稿,做足功課。

所以,即使我平日經常發表文章,抒發己見,但若果要我開咪做Show,其實甚有難度。

最近,口才欠佳的我,終於也鼓起勇氣,開了個Podcast,除了是受到身邊的業界朋友阿石Ivan So的啟發,更重要的,是最近Spotify買下了Anchor,這個主力做Podcast Hosting及Distribution的平台。

以我剛剛開張的廣告風涼話Podcast為例,一經上載,等待內容批核成功之後,Anchor就會幫我一口氣,幫我在各大主要的Podcast平台,包括Spotify、iTunes、Google等等發表內容。

Podcast雖然不是什麼嶄新事物,但Spotify看好Podcast的商業前景,當然必有因由。

而事實上,過去四、五年,Podcast已經成為不少新聞主播、作家、學者、娛樂名人等等的兵家必爭之地,雖然,在香港,Podcast這氣候,還是來得姍姍來遲。

作為一個多年聆聽Podcast的用家,我這習慣老早已經取代傳統的電台廣播,原因無他,在Podcast的世界,我可以尋找到更多有養份的聲音內容,往往比傳統電台廣播為多,加上我尋找音樂推介的媒介,老早已被Spotify取代,對於我來說,傳統電台廣播與TVB一樣,已經不再存在於我的時間表上。

說回我初次發表的Podcast內容,其實是我的偷懶之作。

話說上個月,因為製作MarketingPulse的宣傳片,我與Juno進行了一個接近兩個小時有關Marketing、Branding和創作的訪談。

事後我發覺,我與Juno的訪談中,有不少珍貴的內容,都是值得和大家分享,於是,在徵求過Juno團隊的同意後,我決定把這些內容剪輯成四集的Podcast,隨便為我的個人Podcast開張。

因為訪談期間,部分對話都是輕鬆進行,所以有部份的音響質素會稍稍強差人意,但因為內容實在珍貴,我還是決定把這些內容盡量保留下來,希望大家會不介意。

我還是Podcast新丁一名,所以製作還在摸索階段,希望大家能夠多多包涵,亦歡迎就大家將來想聽到的內容,給我一點意見。

廣告風涼話Podcast on Apple Podcasts

廣告風涼話Podcast on Google Podcasts

廣告風涼話Podcast on Spotify

廣告風涼話Podcast on Anchor

山茶花文具店 | 代筆者言

無論待人或處事,日本人都十分含蓄而優雅。

在美國念書時,我的班上有好些日本同學,平日大部分時間都相處融洽,可是,當一起做功課時,我卻多次被他們總不願意「打開天空說亮話」的民族性,幾乎逼瘋。

當然,這是人家的民族性使然,亦是他/她們與人的相處之道,所以,我也要好好學懂去尊重。

日本人的含蓄委婉,凡事都不喜歡說得太白的特性,都充分反映在這本書內的人物和故事情節裡。

讀這本書前,從沒想過,日本人對社交禮儀之注重,會因而衍生出這專為人家代筆的工作出來。

代筆的原因,形形色色,百怪千奇。

有些是因為個人不擅辭令,希望由別人代筆代勞;

也有人因為說話難於啟齒,連執筆的勇氣都沒有;

亦有些人因為書寫字體欠佳,怕見字如見人,有失體統。

除了要寫得一手好字,行文得體,書中的代筆者,還要對所有執行細節,譬如選信札、貼郵票、用何種筆墨,一一都要深究。

每位找書中主角鳩子代筆的配角,人物設定各有特色,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

說故事的手法,有點像深夜食堂,所以,相信很快會被迫成劇集,或者是電影也不足為奇(我後知後覺,事後上網搜尋,也有網友爭相告知,發覺原來此書2017年已被改編成日劇)。

讀完這本書,我覺得,做日本人,實在很累哦。

但細嚼下,我又覺得,做日本人,好像很有情趣。

奔馳中的樂與汗 | Jaybird X4運動藍牙耳機

市面上的入耳式無綫藍牙耳機愈出愈多,但一分錢真的一分貨,要追求高音甜、中音準、低音勁的話,一般索價港幣二千以上,很正常。

如果我告訴你,我面前這一對Jaybird X4,價錢只是港幣一千左右,聲音卻可以媲美高級貨色,我一定是在騙你。

所以我不打算騙你,這對Jaybird X4,雖然是最新版本,但賣點依然不是超級靚聲。

之不過,如果你要求一對入耳式無綫藍牙耳機,給做用來做運動時,可以粗暴地使用,這就一定是你那杯茶。

一對不怕跌、不怕汗水、不怕雨水,而且音質是「還可以」的無綫藍牙耳機,這對Jaybird X4,確實是不用想太多的選擇。

已經出到第四代,和上一代造型分別,毫不顯著,但細心點看,操控按鈕部分,換上全膠的防水物料,手感不俗,耳機上的品牌標誌,亦改成灰色on tone的顏色,變得較為低調。

Jaybird X4有很多優點,也有少許缺點,我不如直接了當,和大家逐點分析吧。

優點

強悍防水防汗:雙重疏水納米防汗塗層,IPX7防水級別,下雨下雪,甚至是1米水深壓力下也可以支持30分鐘。有朋友試過連運動衫不慎放了進洗衣機,事後居然可以當無事發生過,當然,當事人經過專業訓練,家庭觀眾請勿模仿。

掛頸式設計: 戶外運動時不用擔心丟掉,我試過配戴全無線耳塞式的粒粒藍牙耳機晚上跑步,顧住抹汗,路經草叢不慎丟掉了其中一粒。

物料輕巧:X4的防水塗層加強了,機身重量仍維持在14.7g,比起上一代X3的13.8g,幾乎沒有分別,佩戴起來,零負擔,很輕鬆。

價格相宜:高級品牌耳機的入門版價錢,運動專業的設計。隨機附送兩對COMPLY ULTRA FOAM TIPS耳綿(零售價起碼HK$50一對)、兩對大小尺碼的矽膠耳塞,以及三對用來固定耳朵佩戴位置的耳翼,交足功課了。

連線方便穩定:藍牙4.1辨認速度相當敏捷,可同時連結兩部主機,iPad與手機對換無難度。亦可以記認八部主機,暫時未試過運動期間斷線,算穩定。

續航力:官方數字,每次充電2小時,可持續8小時使用,實測大概6-7小時。此外,還可以快速充電,10分鐘充電,即可使用1小時,比起我用過的其他品牌,夠用。

缺點

音質平庸:老實說,音質只是還可以,層次感來說,不給力,中音帶點朦朧,低音強勁卻欠彈力,唯有要靠可調節EQ的官方手機App,加點味精,自己執生。

操控難捉摸:這是最令我困擾的問題,尤其是關機方面,沒有任何顯示。我經常以為自己關了機斷了線,然後再把耳機收藏好,但原來耳機繼續在待用狀態,於是,便白白把本來充好的儲電溜走。

話音朦朧:用這耳機通話,女方的聲音會變成徐小鳳,男士的聲音會變成King Sir,感覺很侷促,很古怪,所以,我會避免用這耳機作日常的hands-free便攜通話,所以只會在做運動的時候佩戴。

叉電座:X4依然指定使用這款全世界唯一獨家村的USB叉電座(佢講這樣設計才可以將重量減到最低,同時又可防水),有點不方便。上述的關機問題,亦經常令耳機長開走電,到你準備出門跑步的時候才發覺沒電,可以是很災難。希望有一天,Jaybird會出一個給X系列的收納系統,既可以自動叉電又可以收納的設計。

利申:文中產品Jaybird X4由相關品牌的客戶免費提供測試,唯本人未有收取任何產品以外任何形式的酬勞。

女人,你的名字是強者。

Photo by Becca Matimba on Unsplash

除了我的母親,我的個人成長歷程,都一直被不同的強勢女性影響著。

首先,我是家裡年紀最小的,住在家中,一起成長的,有五個姐姐,一個阿姨,就連那頭家犬也是乸的。

你說她們對我的成長沒影響,我一定是騙你的。成長階段,小朋友就是透過模仿學習,我只知道,我家中的所有女性都對自己的要求很高,對人的要求亦如是。

她們一般雖然比較情緒化,但卻是喜惡分明,勇於表達和溝通(雖然經常火星撞地球),做起事來,又往往比我更有毅力、更有耐性。

升上中學,我開始學打壘球,由於教練是香港女子隊的教頭,我們這班初中生,平時的比賽實習對象,就是這一班已經代表香港到世界各地出賽的大姐姐,她們除了技術到家,組織能力也更特別強。

一對球隊要成功,很講求默契,要盡量減少個人化的英雄主義,這方面,女子隊實在比男子隊強。

我們這班初中的男生,雖然精力旺盛,有幾個較早熟的亦是孔武有力,但和她們對壘,我們每一次都是輸少當贏。

入到大學,我讀的是女多男少的音樂系,我發覺女同學一般都比我們這些男生合群,讀書又比我們勤力,事實上,班中成績最好的,都是女同學。

大學四年,我一直都在發夢玩耍,但我的同學裡面,已經有女同學開始要做兼職養家,比我們更早懂事。

在我的成長階段中,我就是經常如此觀察,女性們的東西,好的我會學習,我認為不合適我的,我會引以為戒。

那天我去到大學演講,有女同學問:「廣告公司是否都是男性天下?」其實我覺得,情況絕非必然,不少女性在商界上到某個位置後,會在家庭及事業間作出取捨,所以有在管理層中較少女性的情況出現。

事實上,出來社會工作,我第一家加入的廣告公司奧美,我的創作總監就是一名女的。此外,除了大老闆,所有客戶總監都是女性,團隊中高層都是女性的天下。還記得,當時奧美除了一名洋人MD,也有一名很厲害的女性GM。我在DDB工作的時候,最高領導的CEO和財政總監都是女性,Management團隊裡面男女比例,女性佔多。但宏觀去看,當去到最高領導層的圈子的時候,我見還是以男性居多。

我從來不會斗膽視任何女性為弱者,但我只覺得,在世俗的眼光裡,她們一般比我們男性有更多的負累,有更多的紅線,去到管理層的時候,因為圈子始終是男多女少,她們較難與男性平起平坐。我當過大公司的管理層,我見識過男高層在女性背後會說什麼難聽的說話,我亦親身體會過,一班男高層如何在一些要出埠的會議,刻意排擠女同事出席,對此,我亦引以為戒。

我一直都很希望,能夠創造一個男女比例平均一點的工作環境,我更希望,我的女同事會比男同事進取,做得更出色。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深深相信,唯有這樣的工作環境,我們才會更懂得培養人際間的同理心,並且懂得互補其短。

今天是三八婦女節,今早我收到的第一個Whatsapp,就是來自我的業界好友Francis的喜訊,他所創辦的《香港社會創投基金》旗下,有一個很有意義的企劃「合廠」,最近做得有聲有色,今天更有一篇媒體的詳盡報導。

簡單來說,「合廠」是一家專們招聘基層媽媽為員工的社會企業,讓員工們可以一邊湊仔、一邊返工。當職業女性的媽媽不易為,當基層媽媽的職業女性,更是難上加難。

專聘媽媽再上班 為「合廠」出力堅持香港製造

看完上述這篇報導,我赫然想起了這一個,我印象中最深刻的Nike Women廣告。

表面上,廣告是鼓勵女性應從小做運動,但實質上,也有涉及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及世俗眼光探討,文案意義深長。

Nike Women - If you let me play (1995)

今年的三八婦女節,Nike Women再下一城,推出了這條意義不相伯仲的廣告片,還找了Serena Williams聲演以下旁白,主題就是「瘋狂的女人」。

的而且確,女士們瘋狂起上來,真的可以有拯救地球、無堅不摧的洪荒之力。

但正正就是流著這瘋狂的血,我們這個世界,才會變得更有趣。

瘋狂的女人,可以很可怕,亦可以很可愛。

Nike Women | Dream Crazier (2019)

If we show emotion, we’re called dramatic.

If we want to play against men, we’re nuts.

And if we dream of equal opportunity, delusional.

When we stand for something, we’re unhinged.

When we’re too good there’s something wrong with us.

And if we get angry, we’re hysterical or irrational or just being crazy.

But, a woman running a marathon was crazy.

A woman boxing was crazy.

A woman dunking? Crazy.

Coaching an NBA team? Crazy.

A woman competing in a hijab, changing her sport, landing a double-cork 1080 or winning 23 grand slams, having a baby and then coming back for more?

Crazy, crazy, crazy, crazy and crazy.

So if they want to call you crazy? Fine.

Show them what crazy can do.

Nike – Dream Crazier

好好準備,不要信運氣。

Photo by chuttersnap on Unsplash

中學時代,我的人生,依次序,就只有校際音樂節、銀樂隊、壘球、和砌高達。

除了打小人,此時此刻,相信有不少同學和家長,都在為一年一度的校際音樂節而廢寢忘餐。

那些年,校際音樂節教曉我的事,除了令我領略到,若果要成就一門技巧,你必先要不厭其煩,一而再三地,反覆面對沉悶的練習。

更重要的是,到比賽演出的那一刻,一般臨場表現,你只會剩下不足七成,如果是團體演出,隨時更會低於七成。

所以,要成功,你得先要有能耐,在上台前,已經可以發揮超出百分之三十的表現。

當中,雖然間中有運氣存在,但我的體會是,運氣一定少於半成,這個世界,沒有臨場發生的什麼奇跡,只有事前的努力。

職場上的人生,其實也是如此。

又到了快將畢業,同學們開始去見工的季節。最近我除了頻頻見準畢業生,某個晚上,更去了某個Portfolio Night,看看同學的作品,找新血之餘,也想了解一下新畢業生的狀況。

可惜的是,我遇上不少同學,都好像是老師叫他/她出席或去嘗試面試,他/她就姑且來碰碰運氣的。

來到Portfolio Night,有些更加連自己的作品集也沒有帶來,兩手空空,CV也不用說了。

坦白說,我實在很失望,不要說有沒有好好準備,其實他/她們連準備的打算也好像沒有。

你可能會怪責老師沒有好好告訴你,你是應該好好準備哦,因為人家的時間是很寶貴的哦。

老師亦應該告訴你,你是應該為自己的人生負責,畢業了,拿到學位,並不代表你已經有入場券的哦。

我們都可能習慣了凡事都有人為你安排,我們亦都極有可能是行運超人。

但這個世界,現實其實很殘酷,大部分情況下,你都會遇到一個像我這樣,毫無同情心的人,因為,我覺得你已經讀完書,你已經是一名成人,我沒有藉口,再認為你還是小朋友,不懂事,要給你寬鬆對待。

希望在下一次面試或者是Portfolio Night,我會見到一個正在磨拳擦掌,好好準備的你。

跑步,其實很勵志。

廣告可以騙人,但運動卻很誠實,那管你跑的是10K還是半馬,你都起碼要真真正正地流過汗、付出過。

有人說,這個年頭,很多藝人都是因為覺得跑步很潮,於是才來湊熱鬧。

但我反而慶幸,如果跑步能夠成為一件潮流事,我覺得對於這個城市來說,一定是一件好事,多於一件壞事。

因為從來都沒聯想到盧巧音會做運動,如果她只是笑嘻嘻地去跑個10K,我可能還會藐佢,但現在她還宣布要跑全馬,這件事,就突然變得很勵志了。

「喂,盧巧音都跑全馬喎,你仲有藉口話自己唔得?」

如果突然有一天,連JUNO都出來說要跑全馬,我就覺得整件事更勵志,香港更加有正能量了。

「跑步,其實是一件很孤獨的事情。」

我腦海已經馬上有畫面。


10個廣告行業的美麗誤會

我是1992年入行做廣告的。

我入行的時候,相信很多現時還在大學,或者是剛剛畢業的同學們,應該還未出生。

那個時候,我身邊已聽到不同的聲音告訴我,廣告這一行,開始走向下坡了,前景黯淡。

如是者,我做了好幾年,來到97後,更愈來愈多人說,廣告是夕陽工業。

沙士期間,不用多說,整個行業,都進入了人心惶惶的狀態,裁員、減薪任擇其一,已是常態。

但人總須要勇敢生存,托賴,很多前輩都說老早應該玩完的這個行業,我一做,便做了27年。

期間,我的職場人生當然也有上有落,但我的神妙旅程是,每當行業進入寒冬期,我反而都僥倖地獲得晉升機會,甚至是,後來,因轉型了做數碼廣告的關係,我避過的劫,不止一次。

27年後,我發現一個事實,就是舉凡任何行業、任何工作,無論今天你做得多成功,明天都可能有變數,用同一個方式去生存的話,任何人,遲早有一天都必定會被淘汰。

更有趣的是,現在回頭看,當年被我周遭的朋友認為是無比黑暗的日子(即90年代),現在,反而成為不少這代年輕人所嚮往的風光日子。

我眼見不少同行或前輩做得不開心,口口聲聲說新不如舊,主要原因,不外乎過於眷戀昔日風光,接受不到改變了而又不會回頭的現實。

但這個世界,永遠都是噪音太多,不斷會有人向你提供不同的訊息,或者嘗試把他們過去的思維,左右你目前的想法,包括我在內。

我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在聽人家的說話前,你要先聽聽自己的心底話,先了解這一刻這一個時空的局勢,先要活在當下。

還有,就是那動人時光,真的不用常回看,看多了,隨時會造成不必要的不愉快。

3月1號下午2:30(時間待定),我將會到THEi出席一個分享講座。

我沒什麼輝煌的成績表和大家分享,所以,到時,我只打算和大家討論一下,我個人對廣告這個行業前景的一些看法,而其中,還可能包括不少謬誤。

因為,我發覺,我們廣告這行業,總是會給人很多不同的美麗誤會,尤其是對於年輕人及莘莘學子們。

所以,我打算以《10個廣告行業的美麗誤會」為題,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睇法,我很希望,透過討論,各位能夠對畢業後在廣告業的前景,會有多一點屬於自己的看法,更好的話,能夠有多一點的希望。

以下是我暫時先擬定的一些主題,歡迎大家接龍,幫我儲夠十個。

  1. 廣告業已經玩完?
  2. 入行一定要做4As?
  3. 去100毛打工好過去做Agency?
  4. 做Art Director唔駛識用PhotoShop?
  5. 香港廣告公司請Art Director,PolyU優先?

沒糧出的話,你還願意做這份工嗎?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你不是說你那個報紙專欄已經關門大吉,今年不用再寫了嗎?」老婆大人問。

話說我在某免費報紙連續寫了差不多三年的專欄,過年前,因為報紙改版,於是,我被老總請吃無情雞了。

我第一時間告訴太太,她卻幾乎想開香檳慶祝,因為,她一直覺得我工作已經夠忙,還要經常廢寢忘餐為寫稿,不喜歡我太過辛苦。

但這個早上,老婆見我放假期間,一覺醒來還在開始寫字,以為我轉過頭來,又開了一個新地盤。

這一刻,我忽然想起某位前輩的一番話。

「如果有一天沒糧出,你還願意做這份工嗎?」

當然,我那位前輩不是當我是傻子,世間上,怎可能有人願意沒工資白做?

前輩的意思,其實是說:「你究竟有多喜歡你目前這份工作?你的努力付出,是否就只可以用金錢衡量?要你心甘情愿去多勞?究竟要給你多得?」

「他賺多少我賺多少?為何我要做得比他賣力?」剛剛出來工作的頭幾年,試過不止一次,見上司比我們早下班,同事之間,就會聽到類似的怨言。

這些同事,大多是以自己酬勞的多少,來計較自己應付出的多少,出了半斤力,就希望攞足八兩,等價交換,其實,絕對是合情合理。

「我只是公司裡的小角色,工資又是最低的,為什麼我要做得比我的上司、或甚至是其他資深同事更賣力?我為什麼要這樣蝕底?」持這類想法的朋友,多的是,某程度上,我也覺得很合情理。

我們賣力地工作,為的回報是什麼?是為純粹的金錢回報?還是想為自己尋找到工作上的意義?我們的存在,又是為了什麼?

請想像一下,如果你明天沒糧出,你還願意做你目前的這份工作嗎?

It’s not what you ask of me. It’s what I ask of myself.”

LeBron James

著名NBA籃球員LeBron James,說過以上這一番話,無論你是一名運動員、創作人、抑或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我覺得,這都值得成為大家勉勵自己的話。

“Ask me to play. I’ll play.

Ask me to shoot. I’ll shoot.

Ask me to pass. I’ll pass.

Ask me to steal, block out, sacrifice, lead, dominate. ANYTHING.

But it’s not what you ask of me.

It’s what I ask of myself.”

說回我為何明明專欄結束了,為什麼還要在寫?

首先,我希望大家切勿天真地,以為我是這麼不吃人間煙火。事實上,但凡商業出版邀請我寫稿,無論如何,我都堅持要有稿費。

我甚至試過,遇上拖欠稿費差不多半年的雜誌,我幾乎要鬧上出版社,去找老總算帳。

我也試過不止一次,有國際雜誌集團的編輯,擺出一副「給我機會」的口吻,要求我免費供稿,結果,都給我斷言拒絕。

「你平時寫網誌,不是也沒有稿費的嗎?」約稿的編輯如是說。

事實上,我自發地在自己的網誌發表文章,是因為我實在喜歡寫、喜歡梳理自己的想法。

為報章雜誌撰稿,我同樣是出於幾乎一模一樣的動機,不同的是,我同時也很清楚,這是商業活動活動哦,除非,那位找我供稿的編輯,同樣都是義工,上班不收分文。

至於我自己,無論有沒有稿費,我每次發表任何文字,我所花的力度,幾乎都是一致。

曾經,有給我比一般出版社高一倍稿費的出版社約稿,我也不見得會賣力多一倍,我有我對自己要求的底線,與稿費多寡無關。

「我自己喜歡寫東西,其實,我不會理會有沒有人登我的稿才寫哦。」我如是這樣,告訴我太太。

想像一下,如果你找到一份工作,每時每刻,你不會太在意你的薪酬是多少;你更不會一分一毫地計算,你所付出的力度,會否與你的收入成正比。

朋友,恭喜你,你終於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又或者,你已經把你的工作,塑造成為你的理想,你,可以每天快快樂樂上班去。

你不是為誰或為何而活,而是你是為了你自己而活得更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