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界名人聯手推廣電腦程式教育

code.org

有看過那一套八十年代的校園青春片Revenge Of The Nerds嗎?

那個年代,可能沒有多少人想過,這些在學校平日沉默寡言,經常被取笑的四眼電子龜,長大後,居然會學識一身好武藝,懂得寫一些本來應該只有外星人才看得明的電腦程式,剛好迎上科網熱潮,沖浪而去,不少成為新一代的商業領袖、富貴神人。

活到像我這等接近半百年歲,聽過不少朋友都説過:「年少多好,如果人生可以回帶,我希望年輕時會學曉過一兩件樂器。」

(當然,對於八、九十後而言,此命題可能不成立,因為他們大多數都有被父母迫過去學樂器。)

而我呢?如果人生可以回帶,我多麼希望,年輕時能學懂過如何編寫一點電腦程式哦。

為什麼呢?現今世代,電腦、手機、互聯網,還有其他數之不盡如八達通或銀行提款機等等背後不可或缺的數位程式,每一日,都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

而除了硬件,不斷推陳出新的軟件,正如我寫這篇文時正使用的Evernote好、朋友們不斷地向我推送索命的Candy Crush也好,都是無數電腦程式員的努力成果。

這個年代,即使你自問有橋,你還是得靠這些懂得編寫電腦開發程式的朋友,去把你的想法,付諸實行出來。

事實上,來到科網世代,單純有所謂的「橋」,是真的不夠用的,看過Social Network這電影嗎?電影中飾演Mark Zuckberg的主角被指責偷橋時,有句說話我印象最深刻。

”You know, you really don’t need a forensics team to get to the bottom of this. If you guys were the inventors of Facebook, you’d have invented Facebook”。

最近我在facebook分享了一支短片,事後有位媽咪級同事問我:你覺得我是否應該也讓我的小孩學習一下寫程式?

“I think everyone should learn how to program a computer, because it teaches you how to think.”

短片開首,先引述了Steve Jobs以上這番話,說明了學習編寫電腦程式然後,片中出現了很多科技界的大人物,他們大部份都是自學起家的電腦程式員。

聽到Mark Zuckerberg(facebook)、 Jack Dorsey(Twitter)及Bill Gates(ex-Microsoft)等人,在娓娓道來自己是如何純粹為興趣為貪玩而開始編寫電腦程式時,你會明白,造就一個人的成功,絕非偶然或目標為本的單純計算。

片中更出現了風馬牛不相及的音樂人兼商業奇才will.i.am、Miami Heat的NBA籃球員Chris Bosh,與我們分享他們學習編寫電腦程式的心路歷程。

其實,編寫電腦程式,也可以像音樂像體育像美術般,成為一種讓小朋友從少就開始培養的興趣。

這班大人物聚首一堂的原因,就是為了Code.org這個非牟利組織,且看看他們的創會目的。

Code.org is a non-profit foundation dedicated to growing computer programming education. Our goals include:

* Spreading the word that there is a worldwide shortage of computer programmers, and that it’s much easier to learn to program than you think.
* Building an authoritative database of all programming schools, whether they are online courses, brick+mortar schools or summer camps.

Our vision is that every student in every school has the opportunity to learn how to code. We believe computer science and computer programming should be part of the core curriculum in education, alongside other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 (STEM) courses, such as biology, physics, chemistry and algebra.

他們除了想讓電腦程式教育普及化之外,更長遠的目標,就是希望有一天,這科目會納入為中小學生課程的一部份。

試想想,如果你是活在愛迪生的那個年代,你要成為一名科學家發明家,你需要很多硬件配合。

到了這個時代,你幾乎只需要一台電腦,你就可以開始創造一些東西出來,Microsoft好、Google好、facebook好、Twitter好、憑的除了是一個精彩意念,背後就是一顆精密的電腦程式頭腦。

在AllThingsDigital高峰會,聽過Walt Mossberg問Steve Jobs: 究竟Apple是一家硬件還是軟件公司?當然是軟件(只是沒有一家公司可以設計到讓我滿意的硬件而已)!Steve Jobs毫不猶豫就這樣答,因為,在他心目中,軟件就是串連起所有Apple產品的靈魂。

說了一大堆電腦程式教育的重要性,但我希望這千萬不會成為家長們強迫子女學習的又一新科目,但凡所有學習過程,啟發性,往往比實用性重要,太早把事情看得過於功利,往往適得其反。

後話:

中學時代好,大學時代也好,我身邊總有一兩位腦筋特別好、卻又常被同學取笑為四眼電子龜的同學,當我們還掛住拍拖追女仔的時候,他們早已沉迷於電腦世界,東寫一堆西寫一堆像達芬奇密碼般的電腦程式。

但我相信,四眼電子龜這綽號,今時今日已獲得平反,因為我們每天食粥食飯,沒有了他們的話,真的好慘。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一Click改變命運?

政府做過不少反盜版宣傳,相信我們都見過不少。

但一般而言,做廣告的那一方都會太急於進行國民教育,將侵犯版權人士描繪成十惡不赦,教育意味過濃,反而弄巧成拙,換來的反應通常只有「唓」一聲。

是咁的,既然用得盜版,這些朋友或多或少都有點反叛。哦,你兇我嗎?我就更偏要盜給你看!

Microsoft微軟是我們公司的客戶,較早前,他們正好委託我們公司為其製作一個反盜版廣告,針對的是中小企老闆,就客戶要求,廣告需要帶出一個訊息,就是「使用盜版軟件可能導致入獄」。

我們再三思量,覺得如果這樣地直接地說的話,可能又會吃力不討好,於是,我們找了另一個角度來看同一件事,只想帶出一個簡單訊息,就是「用盜版軟件其實好鬼煩」。

不是嗎?那些什麼電腦病毒已是家常便飯,更煩的,就是你不知在那裡抄回來的軟件密碼(序號),你滿以為做了過海神仙,誰不知你的密碼,隨時又會神推鬼㧬,在重要關頭變成死碼,死完一個又一個。

還有還有,間中你又可能會為了套取密碼,讓電腦在不知不覺間,被黑客植入木馬病毒。

由於客戶希望可突出「用盜版軟件可導致入獄」這訊息,好吧,既然監始終是要坐的,我們便索性將整個故事在發生在監獄內,故事的主人翁,一名因盜版罪入獄的中小企老闆(特別鳴謝新城DJ阿Bob演出)一開始已經在監獄內,但他仍然深深不忿,認為用盜版軟件只是小事一樁,於是,他千方百計要去逃獄。

只可惜,他逃獄的方法,其實都是與盜版有關,於是他便頻頻出事,逃來逃去,都繼續被困在這個無間囚牢,非常惹笑,你大概可視這為美劇Prison Break加電影Inception的惡搞版吧。

我們將這部名為「逃夢空間」的迷你電影放了上YouTube,在逃獄過程不同的人生交叉點上,你要在為主角作出選擇,然後又會衍生多個不同結局的分歧路線,增加與觀眾的互動和趣味性。

在YouTube上做互動短片,是近年的一大趨勢,香港也曾經有像「宅男最後的120小時」這成功的草根作品,「逃夢空間」這互動網上劇場,手法絕非首創,但平台是死的,執行手法也是死的,最重要,還是如何能夠以最接近消費者的語言進行溝通,而不是把自己想對消費者所說的話,硬生生逼他們聽。

很多廣告客戶口口聲聲都會說要如何教育消費者,多謝微軟這明白事理的客戶,明明是叫我們做教育電視的,哈,最後居然又讓我們拍了這套反斗網上劇場,希望我不是只在「逃夢空間」。

(原文刊登在筆者於MetroPop週刊的「廣是廣非」專欄,本網誌版稍作修改)

伸延閱讀:以身試法的互動體驗:反盜版網上劇場《逃夢空間》

Jay-Z自傳逐頁貼通街

這雖然已經是去年年底時的作品,但我覺得仍然值得一談。

有關於Jay-Z,當然不用我多說了,他是當今美國R&B/Hip-Hop樂壇最紅的製作人,Beyoncé的夫婿,他那首與Alicia Keys合唱/RAP的Empire State of Mind,大家即使不懂Rap,聽到副歌部份,又真的很難不跟着唱”In New York…..”那一句吧(好了好了,不用唱給你旁邊的那位朋友聽,地鐵車廂內嚴禁高歌)。

是這樣的,Jay-Z於去年11月推出了一本名為Decoded自傳,作為樂壇教父,當然一定要有氣勢,但更要有創意,於是,Jay-Z與某個合作單位,展開了一連串非比尋常的宣傳活動。

那個合作單位叫bing,是Microsoft旗下的搜尋引擎,對慣性收視習以為常的香港朋友,可能不太熟悉,但在美國,bing的用戶增長速度,不俗。

趁新書出版的同時,Jay-Z作了一個頗大膽的嘗試,就是把他整本書內的每一頁,當作大型海報般張貼於英美兩地的不同角落,任由大家先睹為快。但更有趣的是,這不同頁數版面出現的所在地,絕非一般地方,而是與文中所講述的內容相關之地。

其中的地點,包括了某條小巷街角的外牆、某個籃球架上的籃板、某個酒點泳池的池底,某系列Gucci外套的衣履、某一支放在櫥窗內的結他之外殼、某一台停泊於某條街道上的房車車身,或甚至是,某家快餐店內的食物盤及漢堡包包裝餐紙等等。工程之浩大,可想而知,這個不是創舉是什麼?

感覺上,這有點像「蘇菲的世界」小說內的某一幕,話說蘇菲的爸爸在四周好些出人意表的地方,留下一些文字線索,讓蘇菲一一解碼和追尋。但Jay-Z更毒,他索性將他新書的整頁內文,一一印在這些匪夷所思的地方上,明明是公開展示了,兼且任人閱讀,但讀者打算要打書釘讀畢整本書的話,卻肯定是一項Mission Impossible。

好的,這個時候bing立即出動,透過一連30天在各大社交網站發放的提示,你就可以用bing的地圖搜尋,把你虛擬地帶到這些書頁出現的所在地,眼睛旅行,點擊幾下滑鼠就可以了。

我不知道Jay-Z這本自傳賣得好不好,但作為個人宣傳,成果真的非比尋常。活動過後,Jay-Z的facebook個人粉絲頁,增加了超過一百萬人,執筆之時,粉絲總數超過九百萬,比全香港人口還要多。

(原文刊登在筆者於MetroPop週刊的「廣是廣非」專欄,本網誌版稍作修改)

iPod Nano搖身變iWatch

數個月前,當最新一款的iPod Nano推出時,我們已可從網上不時見到,一些將這正正方方的iPod變成腕錶的周邊產品出現。

但當中,絕大部份都還是像玩具般兒戲的居多,其中,也有不少相信是蘋果紛絲自家實驗製作。

(上述原圖,取自這裡)

(上述原圖,取自這裡)

直到最近,看到MINIMAL這來自美國芝加哥的設計公司出手,我才真的感到眼前一亮。

MINIMAL是一家專為不同大品牌代工產品設計的公司,其中包括Nike、Logitech和Herman Miller等,其最新力作,便是近月剛剛開賣的Microsoft Xbox 360 Kinect

替人家作嫁衣裳了多年,MINIMAL終於技癢,忍不住手推出了兩款自家品牌設計,都是為新款iPod Nano打造的周邊產品,讓這小小四方形的音樂隨身聽,搖身變成設計精緻的腕錶。

我們先聽聽MINIMAL的話事人Scott Wilson,為大家講解一下他這次的設計靈感是如何得來。

(上面兩圖為TikTok,iPod Nano和錶帶,一拍即合,相當方便。)

(上面兩圖為LunaTik,外加了一個固定iPod的綱框,有點Porche Design的味道。)

一如其公司名稱,兩款產品的設計風格都極為簡約,極具Herman Miller那類設計產品般的風範,銀鋼面純黑膠帶,簡潔而有力,我覺得極之適合男士配帶。

上圖兩款設計,分別為TikTok(美元$34.95)及LunaTik(美元$69.95),將於2010年底前及2011年年初公開發售,期待中。

微軟IE6壽終正寢,舉行非官方喪禮。

真係大吉利是,但係又出師有名。

這間位於美國丹佛市(Denver)的設計公司Aten Design Group,上星期四,為了紀念IE6(Internet Explorer 6)於2010年3月1日正式與世長辭,居然舉行了一個簡單而隆重得來又極之無聊的追思活動,以下是有關網頁。

http://ie6funeral.com/

喪禮以天主教儀式進行,追思會上除了有IE6的一眾生前好友外,更有前來憑弔、九成貓哭老鼠的Firefox、Chrome、Opera、Safari 和IE7等等。

典禮中大多數人都神色哀慟,棺木內的IE6,遺體極之安詳,但他的模樣,卻令我聯想起20世纪少年內,「朋友」裝死後於喪禮上復活的一幕,莫非真有如此玄機?

Win7條橋,我都有份諗?

當Mac仔繼續窒頭窒勢,咄咄逼人,PC就一於打親民牌,話今次Win7的所有升呢,條橋都唔關我事,全部都係所有街坊幫手諗o既,一反以往Microsoft以為自己高高在上啋你有味的高傲形象。

查實,我都有份報夢俾Steve Ballmer,叫佢咁改咁改o架。

Microsoft進軍大銀幕,「搞乜鬼奪命雜作」式大製作。

兩個月前,Microsoft先煞有介事地,在網上放了一條這樣的電影式Teaser影片。

今個月頭,Office 2010大電影正式大鑼大鼓,再來一條媲美荷里活大製作,類似「廿一世紀嚇人網絡之驚細陰謀是旦籌旗大雜作」的電影Trailer(即係Scary Movie系列果類電影)。

看完Trailer,你可能會kit kit兩聲,笑一下,然後就按圖索驥,上到這個網站,不過,朋友,請合作一下,你要先裝Silverlight。

創意這回事很主觀,我先不品評人家的創意,但我想說,我真的由衷佩服負責此campaign的JWT美國支部,在經濟如此低迷,每個客戶都嚷著要cut廣告budget之秋,都能夠說服客戶大破慳囊,真係唔恨死隔離就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