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營銷界的整蠱專家 | Burger King

自從有了社交網絡協助催生病毒式傳播,掀起大眾對「話題廣告」的注意力,不少營銷人都會花盡腦筋,意圖憑著網絡熱門的話題借勢宣傳,甚至是製作所謂的Hackvertising(惡搞廣告)。

但說到Hackvertising成功案例的鼻祖,當然不得不提美國的Burger King。

相信沒有多少個品牌能夠及得上Burger King,除了夠膽直接調侃,或甚至是揶揄競爭對手,更經常會惡搞自己,無傷大雅地,戲弄自己的顧客。

Burger King給我第一個最深印象的Hackvertising,是十多年前(2007)的《Whopper Freakout》。與其說這是一個廣告,倒不如說這是一個社會實驗。話說某一天,在某家Burger King店舖,店員告訴顧客們,本店的皇牌漢堡Whopper已經全面停售,從此消失在餐牌之上。

這其實是Burger King趁Whopper推出50週年的時候的宣傳把戲,企劃的目的,就是想嘗試「考驗」一下他們的死忠顧客,如果有一天,當Burger King的餐單上不再出現Whopper,他/她們的反應將會是怎麼樣。

實驗拍攝當日,店舖當然都已經安裝好隱藏的鏡頭,捕捉顧客當發覺停售Whopper一刻的Freakout反應。實驗結果相當成功,不少顧客果然發難,這一個PR Stunt,亦令Burger King成功上了電視及報章新聞。

《Whopper Freakout》成功案例分析
《Whopper Freakout》紀錄片

開啟了這道Hackvertising之門,自此以後,Burger King這個品牌似乎變得更放肆,幾乎起碼每年一大搞,每兩個月一小搞。

2015年,Burger King以《世界和平日》作為借口,向麥當勞發出鋪天蓋地的邀請,希望能夠達成一項破天荒的合作計劃:就是把兩家人的皇牌產品,Whopper與BigMac合體,推出McWhopper。

Burger King向麥當奴伸出友誼之手,在人家的地頭附近大賣廣告。

最後,麥當勞叔叔斷言說不,計劃未有促成,麥當勞全球CEO回應,說合作可免,但可以得閒打個電話再傾。

可是,McWhopper事件已經鬧得火熱,報已上、新聞已播,Burger King再次惡搞成功,搶得全球無數人的眼球,這個Hackvertising企劃,亦獲獎無數,成為廣告及營銷界的一時佳話。

Burger King邀請競爭對手聯手推出McWhopper

眾所周知,以餐廳的數目而言,幾乎在全世界不同的國家,Burger King都一定鬥不過麥當勞,這是個既定事實。

既然如此,Burger King便索性以自己的劣勢作為綽頭,推出了《Whopper Detour》,告訴消費者:「你肯轉軚,一仙你食Whopper」。

2018年12月的第一個星期,只要在全美國14,000家麥當勞餐廳的600英呎範圍以內,打開Burger King手機訂餐app,就可以用一仙美金,買到一個價值5元美金的Whopper。當然,顧客明明到了麥當勞門口,最後,還是要乖乖地親自到Burger King的餐廳,領取用一仙美金買到的Whopper。

同時間,Burger King亦在駕駛導航app植入了廣告,當用戶搜尋附近的麥當勞的同時,就會見到最近的一家Burger King餐廳的座標。

此舉可謂一舉三得。

第一,這項宣傳促成了Burger King手機訂餐app的下載。

第二,為了獲得至著數,顧客需要登記成這手機app的註冊用戶,Burger King成功地獲得了用戶資料。

第三,Burger King透過這個惡搞活動,引發連番話題,同時,「即使店舖比較少,但為了吃到Burger King的美食,你還是值得多走幾步」這潛台詞亦呼之欲出。

《Whopper Detour》宣傳廣告片

今年3月20日舉行的MarketingPulse 2019,便請來了Burger King的環球品牌總監Marcelo Pascoa,作為演講嘉賓之一。

Burger King的精彩案例不勝枚舉,相信不少廣告界中人,以及營銷行家,都會對Marcelo的演講有所期待。

事實上,這位前DDB巴西的創作總監,亦曾經當過可口可樂的環球創作總監,由廣告創意人,進入了大品牌當客戶,他在Hackvertising上究竟有什麼心得,可以和大家分享?


由HKTDC主辦,堪稱亞洲最大型的營銷盛宴,各位有興趣的話,可以用我這個七折優惠的Promo Code: XRL02A3P到這裡登記。

對不起,惡搞你

上星期我有幸獲香港電台邀請,參與《日常8點半》的直播環節,與三位主持討論網絡惡搞及抽水文化如何影響廣告業。

的而且確,有不少專業廣告人都經常批評惡搞及抽水廣告只反映出低級趣味;但老老實實,學廣告界大師林俊明話齋︰「廣告無真理」,廣告只有觀眾喜歡或不喜歡之分,無論惡搞抑或抽水,都只不過是眾多達到廣告效果(引起觀眾注意,從而採取行動或改變行為及觀點)的手段之一,沒有絕對的好壞之分。

說時遲那時快,今年聖誕,為了宣傳智能家居的聲控技術Google Assistant,網絡巨人如Google也製作了一支惡搞荷里活經典聖誕電影《Home Alone》的廣告。現時已經30多歲、當年只有幾歲大的男主角再次粉墨登場,翻炒《Home Alone》的經典橋段多一次,食正聖誕節這個時機。此片不單止在網絡,就連傳統電視媒體也引起了廣泛討論,人人樂此不疲,認為惡搞有理。

事實上,近年不少香港政府部門,由廉政公署、消防局以至天文台,都似乎一改昔日嚴肅古板的形象,對網絡文化盛行的惡搞及抽水廣告更持開放態度。雖然,我覺得部分作品只有一味譁眾取寵之嫌,但當然也有例外,譬如在節目中也有討論到,抽水抽出名堂的清潔龍阿德,我就覺得算是一個雅俗共賞的好例子。節目中又訪問了負責創作的團隊,他們亦意識到不能獨沽一味靠抽水出位,抽水之餘也要不忘原創;又或者,即使是抽水,也不要一窩蜂隨大隊去抽。

惡搞也好,抽水也好,都只不過是一種借力打力、緊貼潮流文化的即食手法,正所謂來得快,去得更快,但凡任何即食產品,始終多吃無益。所以作為廣告創作的手段,偶爾為之是可以,但只靠借題發揮這一招的話,實在很難為品牌樹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個性形象;說到底,即使是政府部門,也需要樹立屬於自己的品牌形象。

但話說回頭,當這個年頭,廣告公司與客戶的關係都同樣是來得快去得快,當即食手法變成了常態時,這個惡搞及抽水氾濫的廣告現象,亦是不難理解的。

Toyota Baseball Party 熱血棒球

當明明是廣告卻拍得不太像廣告,於是,就能夠有效地吸引你乖乖地坐在下來,看足兩分半鐘。

只有在網絡時代的短片廣告,播足兩分半鐘還不會太奢侈,要是放在大氣電波的電視台播送,譬如像我們年年加廣告費的TVB,廣告客戶又那來錢給廣告公司的創作費和製作費?

日本Toyota近年的作品,都是朝這個方向走,由FUN TO DRIVE, AGAIN這一系列的廣告開始,都聰明地充份發揮了網絡廣告短片的優勢。

“Sportscars For All”,概念其實一句講完,有點像任天堂Wii當年「全民皆可成為機民」的產品概念,這一次,是每一個人的心底裏,都有一團熱血棒球之火。

不用我多說,作為國民運動,在日本,棒球就是運動的代名詞。

這個廣告在九州市的小倉街道拍攝,雖然浮誇,因為素人演員的精湛演出,卻令故事充滿真實感。

全城效應全城投入世界盃這一類的電視廣告,由Nike到CCTVB都拍過,但這個Toyota的熱血棒球,又真的令人看得熱血沸騰,看完很想打棒球哦。

更重要一點是,看完這個廣告,我真的乖乖地去了以下G’s的產品網站哦。

http://dkwt.toyota.jp/gs/

a cappella-la-la 無伴奏聲聲聲交響樂

wpid-2015-01-12-11.09.01-1.jpg.jpeg

A Cappella—–無伴奏清唱,想當年我還在念音樂學院的生涯中,是幾乎每個禮拜都有的指定活動之一。

第一屆的聯校大專音樂節,我和一班音樂系的同學,亦有幸代表了中文大學,以無伴奏清唱,重新演繹了Beatles的In My Life,還贏了那一年的全港冠軍。

無伴奏清唱實在好玩,除了要講求每一位成員的歌唱基本功,音準就是最高的難度,團員中如果沒有人是Abolute Pitch的話,大家會唱得很痛苦。

此外,還要講求合唱團員聲音上的協調性,人人都懂說Team Work重要,但要實行起來,真的要經過很多練習、磨合,真正是「唔可以淨係靠把口」。

昨晚,有幸被客戶邀請去了a cappella-la-la,這個由太古地產主辦的系列音樂會的預演,快樂地重溫了大學時代的我還在唱A Cappella的美好回憶,好像一趟時光旅程。

wpid-2015-01-12-11.08.58-2.jpg.jpeg

a cappella-la-la是Project After 6的活動之一,旨在提供於太古坊及太古城中心一帶的上班族,一個能發揮個人於工作以外潛能的「特別行動」。

這次活動在四個月前開始招募,最後精挑細選了超過40名上班族,然後展開一個長達四個月的聲樂及形體演出專業訓練,今個月,終於學有所成,登場演出。

兩個月前,我們Turn Plus團隊亦接了一個Brief,要負責替這個系列的音樂會做宣傳,客戶的要求是,希望能夠吸引更多在太古坊及太古城中心上班的朋友們,前往參加觀看這演出。

聖誕節前後,我們先在客戶的Facebook Page發了兩條短片,為這活動進行熱身,內容全部在太古地產的實景拍攝,我們找來了【一鋪清唱】 —- a cappella-la-la這活動的四位音樂導師,粉墨登場,扮演辦公室大堂及咖啡店Public的工作人員。

同時,我們也邀請了一些太古地產的同事及租客,作為臨時演員,但我們只告訴他們,我們拍攝的是非常正經的Corperate Video。

但實質上,每一次,一鋪清唱四子都會失驚無神,突然開口就唱,殺你一個措手不及。

為了捕捉真實反應,每一段演出都只可以一Take過,加上每次拍攝時間都只有兩小時,有點難度。

短片播出後,在有份參與的朋友圈子間,再加上Facebook粉絲們的推波助瀾,我在1月初與某某在太古坊上班的客戶開會時,他們說已經看過,反應亦相當不俗。

到了1月中,音樂會揭幕在即,我們也展開了第二輪的活動,就是在整個太古坊及太古城中心辦公大樓的範圍內,展示了全體演出者列陣的海報,鋪天蓋地。

wpid-2015-01-12-11.08.59-3.jpg.jpeg

wpid-2015-01-12-11.09.06-1.jpg.jpeg

同時,在一些高人流的走廊上,擺設了多支咪架,接近50支嘅咪架,每一支都代表著每一位「聲音就是樂器」的演出者。

連同地面上寫上各人名字的星光標誌,希望每一個人都會獲得太古坊及太古城區內的上班族支持,Scan一下上面的QR Code,就可以看到他們演出的相關預告片段。

如果你都是在這一區上班,這個音樂會系列,絕對值得你的支持。

想問大家,你剛好有同事也是其中的演出者嗎?

【a cappella-la-la 無伴奏聲聲聲交響樂】
日期: 1月23-24日
時間:7:30pm-8:30pm
地點:太古坊康和大廈一樓ArtisTree
免費入場。座位有限, 先到先得
節目詳情:http://bit.ly/1xTSOY0

【五一黃金周|龍友大戰強國人動畫】幕後主腦DDED專訪

10275943_299093453573899_93459212516668012_n

「這個年頭,香港廣告創意一代不如一代」,很多行家都這樣說。

如果純粹以本地廣告獎的標準而言,我絕對同意。但如果你問我,新一代廣告創意人,是否真的一代不如一代,這點我可以卻可以絕對否定。

的而且確,要讓創意「見光」,這個年頭,無論營商環境及客戶氣氛,都讓難度增加了不少,不要誰怪誰,大家都有責任。

這一邊箱,廣告創意人要為口奔馳,繼續唯命是從,製作著自己未必認同的創意。同時,廣告公司又有「獎」數要追,於是在主動或半推半就或被迫去做「飛機稿」(為了入廣告獎而製作的廣告,一般製作費由廣告公司主力或全數承擔)。

另一邊箱,搵食之餘,也有部分廣告創作人會自尋出路,進行課餘式習作,因為不用擔心打奬不打獎,也不用顧慮廣告不廣告,只要為創意找到出口,就好。當然,由於這是自發創作,動力皆源自個人心中一團火,難度,其實反而更高。

較早前,見有位名為DDED網友製作了一支網絡短片「爛尾的紅VAN動畫」,諷刺那套坊間評論好壞參半的港產片「那夜凌晨 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短片用上Lo-Fi如8-bit的電動動畫風格,抵死啜核,言簡意賅,不消兩日,便在網絡瘋傳,更被推上蘋果動新聞。

最近,當強國人揚言五一留金,港人誓言奉陪街拍,雙方弩張劍拔之際,DDED再下一城,為民出手,製作了另一支風格相類似的「【五一黃金周】龍友大戰強國人動畫」。

劇情嬉笑怒駡,「屎」橫遍野,雙方大戰未開始,已預視了箇中的荒謬,有識之士,無論那一方都好,未包容,先和解。

10296296_302205769929334_3100184944924349707_o

經我明查暗訪,發覺DDED幕後主腦原來是新一代的廣告人,而且與我有過一面之緣,於是,趁「五一黃金周」在即,我馬上和他做了一個網絡專訪,讓大家認識一下這位廣告界隱士和他的創作動機。

路迪涼:「點解改個名做DDED?」

DDED:「DDED = “ Diu design 衣啲 ? ” 是自譏,一些創作人不屑本地硬膠文化,認為那是低俗無聊難登大雅之堂的東西。而我的實驗是嘗試去把自己的設計技巧結合那些所謂的硬膠文化,看看能產生什麼化學作用,而形式暫時是以動畫為主,而我稱它為MK動畫。」

路迪涼:「你嘅正職係?」

DDED:「數碼廣告人。」

路迪涼:「做咗幾多年嘢?」

DDED:「好多年啦… (唔講得唔得?haha…)」

有關【五一黃金周】龍友大戰強國人動畫

路迪涼:「由構思到製作,你用了多少時間完成? 」

DDED:「2日…」

路迪涼:「是否都是工餘時間?」

DDED:「是,就是剛過去的星期六日。」

路迪涼:「你的創作動機是什麼?想出名?想發洩?想練習?想實驗?想大家反思?」

DDED:「一邊是自High,一邊是剛才所說的實驗。而為何選擇這個題材是因為覺得本身件事已經好好笑… 有大陸網民聲稱5.1會帶小朋友到香港大便,然後香港又有網民發起黃金週攝影比賽,成件事就像一場屎戰即將要爆發,我覺得很適合做成一個戰鬥遊戲,而遊戲當然可以打大佬和選擇不同的角色才好玩吧!」

路迪涼:「你所使用的軟件工具是? 」

DDED:「AI + Flash + Premiere。」

路迪涼:「你覺得這動畫有那些成功因素?」

DDED:「時機吧,當大家熱烈討論這件事情的時候,剛好有段能引起大家共鳴的動畫,而且能把荒誕的事情變成幽默,負面的情緒也能轉化做正面的態度去面對吧。」

路迪涼:「如果不是動畫而時間許可,你會推出遊戲版嗎?」

DDED:「不會了,遊戲和動畫是不同的表達方式,這個動畫好笑是因為你可以很快就看到開始和結局,但如果把它製作成遊戲版,就沒辦法表達這種效果了。」

路迪涼:「你怎樣看網絡惡搞內容製作?你喜歡原創還是二次創作?」

DDED:「現在每個人都可以在網絡發表你的作品, 而惡搞這種形式是較容易引起共鳴,所以很多人都選擇而這種形式創作,而且門檻不高,只要有創意再加一點技術已可以發表而更有機會成名,對創作而已這是最好的時代,百花齊放,每個人都可以是創作人。對於我個人來說原創還是二次創作只是不同的表達方式,最重要是你想表達什麼。」

路迪涼:「你覺得工餘創作是否重要?對你日常的全職工作有否幫助?」

DDED:「對我來說是很重要但也不容易,我們這個行業工餘時間已經不多,如果連休息時間也要做創作,可能不是人人做到。但我認為這是一種自我創作的平衡,當平日的工作不能滿足你的創作意欲時,工餘創作就是你發洩的地方,把平日不能用的好點子在工餘創作時瘋狂地釋放出來,而日常的全職工作卻人格分裂般的變回另一個自己,這就是我常用的自我平衡手法。如果一旦失衡,就很容易對創作失去方向和熱誠。」

路迪涼:「你認為創作人參與社會議題相關的創作是否重要?」

DDED:「每個人都應該留意社會時事,創作人也應該把自己的專長用在適當的地方,創作的力量可以是很大的。」

路迪涼:「最後,請你用文字演繹一下『包容』這兩個字。」

DDED:「我相信所有看完我那個MK動畫創作的朋友已是對我給予的最大『包容』,謝謝。」

七個哄寶寶入睡的好方法

近十年八載,不少品牌都會製作「資訊由某某某品牌提供」一類的軟廣告,試圖讓觀眾的防禦心降低,潛言默化地,增加消費者對品牌的認知及好感。

只可惜,大部份內容的可觀看性或資訊的趣味性,一般頗低,與其說軟廣告,實則是悶廣告。

Philips Avent是該公司旗下一個育嬰產品系列的副品牌,除了已為人父母者,相信其知名度一般。

有見及此,該品牌在社交平台發表了這段「七個哄寶寶入睡的好方法」短片,全部秘技,真人示範。

每一位寶寶入睡的一刻,無花無假,可愛得要命,即使我未為人父,也看得心頭像塗上一層蜜糖,甜絲絲。

雖然未有直接硬銷產品,卻立即引來四方網友正評,為人父母或或將為之者紛紛被吸引前往至Philips Avent的Facebook Page,給一個「讚」,甘心情願,願者上釣。

這可能是我看過同類軟廣告中,製作最優秀的作品之一,雖然並非新作,各位從事母嬰產品營銷的朋友們,值得參考。

一人有一個麒麟夢想

KIRIN のどごし夢のドリーム - Google Chrome 2062013 02119

雖然,我真係堅擺到明唔識日文的。

但大概也估到,這個來自日本麒麟啤的「一人有一個夢想宣傳活動」,大致上,斷估就是回應少林足球中周星馳的那一句:「一個人如果無夢想,咁同條鹹魚有咩分別?」

是的,無論你是高矮肥瘦樣好樣醜,只要你有一個夢想,再加百分百的熱血,麒麟啤就有機會幫你實現,下面就有幾個笑爆咀的例子。

而其中,令我最深印象的,是這位看來人品老老實實的日本上班族石田先生。

他的夢想,居然就是想出現在八十年代的港產諧趣功夫片內,說到這裡,可能我未開估你就會先噓我,是的,這位兄台的終極夢想,就是要與成龍大哥同台演出。

Kirin

我懇請大家先拋開近年對成龍大哥的不滿,姑念當年他的而且確為過港人揚威海外的事實,繼續看下去。

話說這位日本上班族的偶像,就是成龍大哥,受其啟發,石田先生除了自問也食過兩晚夜粥外,他更朝思夢想地,可以出現於一齣功夫片內,大展拳腳,吊下威也咁話。

劇情需要,成龍大哥當然就是他的師傅,而他的死對頭大壞蛋,就順便找他那位同樣是港產功夫片迷的同事客串吧,一於被他借故打到飛街,哈哈,齋講,已經十分爽。

看完這廣告短片,再看幕後製作特輯,發覺原來拍攝當日,當成龍大哥以極其大哥的霸氣抵達片場時,這幾位來自日本的小粉絲,還未開拍,就已經激動得痛哭流涕。

唉,釣魚台島單野,早知就搵大哥去傾啦。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Hyundai自殺廣告

這支英國廣告,開首出現了一個企圖在車廂內放毒氣自殺的情節。

最後,男主角自殺不遂,未有死去,因為Hyundai這新款環保SUV汽車的純水排氣系統,汽車排氣毒素,近乎零。

廣告推出後,惹來幾乎全民怒罵,Hyundai亦立即把這廣告刪去和公開道歉,但有網民保留了副本,放了上網。

印象中,美劇Mad Men上季最後一集,也出現了類似情節,故事中暗寸60年代的Jaguar,外表靚絕卻機件壞透,令劇中人連本來打算在車內放毒氣自殺,也因為汽車死火而失敗,最後唯有被迫使用原始的方法自尋短見,上吊輕生。

說回這個廣告,本來算是頗有創意的,也與一般看到的汽車廣告截然不同,可是,自殺這個話題實在太惹火,出現在劇集中還可以,用來做廣告的橋段,就必定會備受千夫所指了。

我把這個廣告放了在我的facebook頁,有網友留言,覺得這是扼殺創意哦,難得有如此破格的汽車廣告,實在可惜呢。

但我想,有時廣告創意人就是可能太高傲,他們未必明白,廣告始終不是純創意藝術,其實也是商品,最終,廣告的角色,是要用來討好消費者的,無論你的創意有多聰明多幽默。

更重要的是,廣告中出現的,是一款家庭車。你們覺得,看完這精彩廣告,各位會想立即入手買車嗎?

事後,網絡上有很多報導,Hyundai美國方面,也向他們的英國支部予以譴責,而Hyundai英國也與始作俑者,他們合作的那一家廣告公司割蓆,並聲明該廣告其實未經他們許可,便擅自放了上YouTube的。

唉,說到底,又是廣告創作人打獎惹的禍。

執筆之時,在YouTube上的多個版本已先後被刪,下面兩篇網文有一個可看到的版本,未看的話,好快點去看看,因為我相信有關方面會出手再刪。

伸延閱讀:

Hyundai apologises for suicide ad 

Desperate Hyundai Is Trying To Make Its Suicide Video Disappear — And Failing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日本水手服少女,大展龜波氣功。

dCKu89J oiRLKIN 

網絡圖片,原圖來自這裡

問世間,我們這些60後70後的大男孩,那誰沒經歷過「七龍珠」的洗禮?

就連我們喜劇電影界的一代宗師星爺,也曾經在他的經典電影「唐伯虎點秋香」中,以一招龜波氣功,直接了當地,向偉大的鳥山鳴先生致敬。

時移世易,今天3月30號,Dragon Ball Z電影版趁復活節假期在日本上畫,但氣勢相信已大不如前,香港粉絲更可能不聞不問,乏人問津。

今回那個終極大壞蛋破壞神,相信最後又一定會在悟空變身超越超級撒亞人的時候,一招被人K.O.,結局嘛,應該都還是那三幅披。

那為什麼我還選擇在今天講「七龍珠」呢?因為我發覺,日本人果然真的長情,原來除了我輩老餅,年輕一代中,居然還有不少人會向「七龍珠」情懷致敬。

不知是否事有湊巧,Dragon Ball Z電影版上畫前,最近,日本坊間便有不少由中學生自發拍攝的照片,於社交網絡瘋傳。

VsMtUxGupXtwg7

網絡圖片,原圖來自這裡

相信你可能都聽過同樣來自日本的漂浮少女,今回,這些日本年輕人也是玩類似漂浮的照片,但卻是模仿被「龜波氣功」擊中一刻的浮誇反應。

這些不少由水手服少女拍攝的「龜波氣功」圖,很快便產生了meme的繁殖效果,模仿者甚眾,見圖片中,大多為中學生,證明了在年輕一代中,「七龍珠」文化仍然不死。

不知道這「龜波氣功」現象會否吹來香港?我們的80後90後,又會否對「七龍珠」有所興趣?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杜蕾斯SOS Condoms套套快遞服務

20130216-201342.jpg

在某個講座場合中,我有幸遇上@快書包的徐智明—這位在內地首創書籍快遞服務的創業家。

@快書包的服務很簡單,到他們的網站或微博(現在微信也可以)訂貨,只要你身處各大指定中國城市的市中心範圍,星期一至五,上午九點到下午六點,無論你在家裡、餐廳、辦公室、或甚至是公園(可能公廁都可以),@快書包 都會在一個小時內將貨品送到,使命必達。

@快書包由最初的暢銷書和雜誌,到後來連零食、洋酒與雜貨也賣。情人節?當然有賣花啦,當我說笑問徐智明有沒有賣過廁紙或者避孕套,嘩哈哈,他居然說有,但廁紙毛利太低,所以只有試過賣避孕套,只可惜生意欠佳,最後失敗收場。

這個當然,情到濃時,乾柴烈火,要對方苦等一個小時?感覺可是一萬年般漫長哦。

Durex - SOS Condoms - Google Chrome 1622013 191805

我不肯定Durex杜蕾斯在打算提供這個避孕套快遞服務前,有沒有認真考慮過什麼叫如箭在弦,這個服務最後又會否同樣失敗收場,話說回頭,看完這個有關SOS Condoms服務的廣告後,我又真的是在神推鬼擁下,下載了這個app,然後又上了他們的網站一看。

使用這個服務,只需三個步驟,一)告訴SOS Condoms你的位置;二)選購所需套套型號;三)選擇快遞員。

Durex - SOS Condoms - Google Chrome 1622013 191817

快遞員都有得揀?正是。

整件事最頂癮的,就是這部份,Durex杜蕾斯想得十分週到,為免尷尬,快遞員會分別橋裝成Pizza速遞員、問路的遊客,以及交通警員,然後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將套套交到你手上。

暫時這個服務尚未在亞洲提供,但你可以上他們的網站投票,要求盡快將你的城市納入服務範圍。執筆之時,最多人投票要求的,一如所料,正正就是浪漫之都巴黎。

SOS Condoms服務尚未來到你的城市前,我奉勸各位有需要人士,還是要預先入貨或隨身攜帶,人有三急之時,還是要自己幫自己。

Durex - SOS Condoms - Google Chrome 1622013 191835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