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公路真心英雄Bruce Springsteen

Bruce Springsteen今年71歲,最近,我除了在Netflix看過他在2016年,現場演出的獨腳戲《Springsteen on Broadway》,還有就是留意到他近年陸續新作推出,螢幕上,他的身形一貫健碩如牛,聲音亮如洪鐘,「波士(The Boss)」這個綽號,依然匹配。 老實說,當年我對他在1984年推出的大熱作品《Born in the U.S.A.》,那時少不更事的我,最初以為那只不過大美國主義者的校歌,到後來,我買了一套五張黑膠片Box Set的Bruce Springsteen & The E Street Band Live/1975–85,我才重新發現「波士」歌曲中的魅力。 Bruce Springsteen的現場演出,聽到他像震遍整個場館的歌聲,總能夠給你一股很振奮人心、很在地草根的美式搖滾氛圍。 他歌曲的旋律並不艱深,他的歌詞,敘事手法亦十分平實。歌曲中描繪的人物,往往就是普羅大眾,尤其是那些在每天在苦幹,追尋美國夢的藍領階層,此外,還有不少在大城市中被遺忘的小人物。 他的歌曲,間中也會有對社會的控訴,但更多的時候,他是會透過歌曲給大家打打氣,難怪有不少美國樂迷,都會視他為搖滾音樂的人民英雄。 《Letter to You》是他的第20張個人專輯,今次再次聯同他的長期拍檔,The E Street Band這音樂班底,一起在他家中的私人錄音室,花了四天的時間灌錄,歌曲的編曲甚至是部分的創作,都是半即興下完成,因此,整張專輯都富饒現場氣氛的活力和空氣感。 有別於迷戀永遠28歲長青不老的香港歌神,Bruce Springsteen卻展現出屬於他那個年齡與資歷應有的感性,由向已故舊樂隊的隊友致意啟發,專輯中,他亦同時探討生與死、年老、人生懊悔等等生命課題。 但不要誤會,整張專輯,風格上卻未有流露太多的傷感,反而是充滿能量,有樂也有怒,部分歌曲,會讓你感到仿如置身音樂場館,想舉手隨著節奏一起吶喊。在這個迷失的時代,「波士」試圖透過搖滾力量,為大家帶來一點實實在在的心靈安慰。 《Janey Needs a Shooter》、《Song For Orphans》和《If I Was the Priest》,無論是旋律和編曲,當中的口琴聲、hammond organ聲、slide guitar、以致是「波士」嗓音的演譯風格,都充滿著一股70年代搖滾的懷舊氣氛,亦有濃濃Bob Dylan薰陶下的情懷,當然,「波士」的能量感卻是十級加持,副歌部分更是分外振奮人心。 「波士」組成E Street Band前,其實還有另一隊樂隊Castiles,但去年,除了他以外,最後的一位成員也離開了,於是,他真真正正成為樂隊的《Last Man Standing》,同時間,《Ghosts》又是對另一位離去的樂隊成員的懷念, 《I’ll See You in My Dreams》基本上就是將懷念摯友的心情,化解成一道心靈雞湯。 專輯主題曲《Letter …

搖滾公路真心英雄Bruce Springsteen Read More »

The Mandalorian新紮配樂師 Ludwig Göransson

星戰迷,出名難服侍。尤其是,當星戰系列的前傳後傳外傳長賣長有時,要從當年原班人馬接棒繼承的製作人,壓力自然更大。 雖然我也是星戰迷,但平心而論,70年代OG的星戰系列,製作其實相當粗劣,始終技術上有太多限制。印象中,始終音樂最長青,唯有John Williams的電影配樂,今天重聽,依然半點都不失禮。 橫跨40年,John Williams先後為9集星戰電影系列配樂,近年已正式收山,並揚言已完成星戰的歷史任務,拒絕再玩。 至於其他星戰外傳,都已經假手於其他作曲人,Michael Giacchino為《Rogue One》配樂,John Powell更為《Solo》一片,撰寫Han Solo的個人主題動機旋律(此乃John Williams的慣例),似乎,兩位作曲人都不敢跨越雷池半步,作品處處充滿John Williams的影子。 雖然並非電影級數的大製作,但作為Disney+這串流影音服務的主打作品,星戰外傳《The Mandalorian》(曼達洛人)卻成為了不少星戰迷近期的至愛,而為這個電視系列做配樂的瑞典裔作曲人Ludwig Göransson,亦可能成為了John Williams之後,第一個備受星戰迷接受的作曲人。 Disney+還未在香港推出,但為了先睹為快,我老早已千方百計,第一時間看了《The Mandalorian》的第一季。執筆之時,第二季接近尾聲,我正在等最後一集本季大結局。 雖然是古典音樂訓練出身,但本人卻是一名重金屬搖滾及hip-hop音樂的愛好者,Ludwig Göransson的成名作,是Rocky後傳的電影系列《The Creed》,及後他亦憑《Black Panther》的配樂獲獎,實力備受肯定。 此外,話說大導演Christopher Nolan的指定作曲人Hans Zimmer,因為同期要為另一電影《Dune》配樂,於是大導的新作《Tenet》,配樂的責任就落在Ludwig Göransson手上。 看電影時,聽得出他與大導演的合作實在不易為,一如電影中的橋段,作品中有大量高難度的技術性實驗,虛耗的力度很大,迴響卻可能一般。 直至為《The Mandalorian》配樂,Ludwig Göransson才得到最大的發揮。看完此劇的第一季後,我在Apple Music找回這電視片集的配樂來聽,赫然發現,原來作曲人為每一集(合共8集)的內容,都分別創作了大量的音樂素材,合共推出了8張迷你專輯,足證他是如何地投入。 事實上,無論故事的背景和人物設計,《The Mandalorian》都有點像Clint Eastwood的西部牛仔電影,一名浪人,帶著一名小孩,來到不同的不毛之地的荒蕪小鎮,遇上不同的冒險故事,音樂上的孤寂感,像哨子聲的旋律和西班牙結他,都難免會令人聯想起大師Ennio Morricone的作品。 當然,Ludwig Göransson亦嘗試參考了部分John Williams的星戰音樂語言,繼承了兩位大師作品的路向,再加上自己的個人風格,既有新古典意味的配器,亦有原始部落的敲擊,再配合了實驗性的電子音效設計,以及搖滾音樂節奏,成就了這新一代的星戰音樂風格。 樂器方面,作品中常用幾支不同音調的Bass Recorder,只有兩個音符的低音鋼琴音樂動機,便成為了主角每次登場時的主調,此外,亦有兩件70年代搖滾樂隊常用的電子樂器,Mellotron和Fender Rhodes,以及大量充滿exotic色彩的結他彈奏。此外,典型John Williams以銅管樂器威武進行曲作主調的管弦樂,亦令作品繼續與經典的星戰音樂對話。 據說,Ludwig Göransson創作此劇的配樂時,盡量以自己在家中的錄音室的一人樂隊包辦,來到製作第二季,因為社交隔離,難以邀請管弦樂團錄音,於是,這二季的配樂,個人演出的比重多了。而且,為了兩手準備,同一樂曲,就分別有獨腳戲和管弦樂兩組版本的編曲,這可能就是新一代作曲人優勝之處。

自己的歌自己派台,這是一個屬於Outliers的時代。

從老友袁智聰的面書得悉,HK01的「扭耳仔」突然死亡,他慨嘆,又一個寫音樂的地盤消失了。 翌日晚上,我湊巧在ClubHouse亂入,聽到了一班前「扭耳仔」員工的分享,聽得出,他們是如何熱愛這份可以推動音樂的工作。 只可惜,在香港,靠做音樂創作維生太難,靠做推廣音樂維生,更是難上加難。 大家都都有點唏噓,深感這麼多年來,大唱片公司大傳媒大台等的娛樂圈文化,都一直在扼殺了每一代的新晉音樂人的心血,也白費了許多想透過文字或媒體推動音樂的朋友們的努力。 唱片公司好、經理人公司也好,由從前很有資源到現在沒甚資源,卻以為可以繼續做其幕後玩家,仍然把精力花在操控頒獎典禮及流行榜的遊戲上。 很多時候,大家卻忘記了音樂的本質,就是每個時代都需要有代表那一個時代的聲音,小眾不小眾、動聽不動聽,為何總要被受人操控的頒獎典禮或流行榜決定? 實際一點說,到底歌手獲獎、歌曲上榜,真的是這麼重要嗎?當中有否直接幫到音樂人的音樂事業? 基本上,以上的老掉牙問題,無論是大台細台,實在有很多人還是循同一條生產線的模式,製作和推廣音樂,到頭來,轉來轉去,都只是原地踏步。 唱片公司或媒體老闆們的死症,就是很多還在努力地食老本,期望沿用同一條方程式,捧紅下一棵搖錢樹。 本地音樂市場跌進谷底,於是又有人就大聲疾呼,呼籲樂迷要支持本地音樂,但我覺得,本地音樂只是一個偽命題,有好音樂有新聲音,樂迷就自然會支持,那會理音樂本地不本地? 這個世代的樂迷,是屬於全世界的,他/她們上Spotify上Apple Music上KKBox上Tidal上YouTube,天大地大,音樂市場的競爭,老早已是全世界。 可惜的是,串流音樂的版稅太低,養活不到音樂人。 但這個時代,網絡及社交平台的商機無限,進入門檻甚低;製作音樂,成本亦不一定要像從前般高昂,有實力的話,發表歌曲,要成名,不需要再靠攏任何大機構;成名後,就可以自行找商業合作,不一定要有中介人。 雖然,我還是沒有明確的解決方案,我亦心知肚明,香港的生活成本太高,所以,我實在不忍心,隨便和大家說:「請努力加油」。 我只希望,如果大家真心喜歡音樂,請你繼續按自己的方式,做自己喜歡和音樂,以及和音樂相關的工作。 但你千萬不要參考其他人的所謂成功例子,前車並不可鑑,前車隨時只會堵塞道路。 樂壇只屬於樂迷,不是屬於唱片公司、流行榜、和音樂頒獎典禮,或甚至是任何傳媒機構。 這是一個屬於Outliers的時代,只要你有能力,始終會找到自己的出路。自己的樂壇,要自己創造。 最後,我亦期待,「扭耳仔」會以另一個形式,繼續在網絡世界,和大家相遇。

TVB不是給ViuTV打敗,而是給自己的過去打敗。

「TVB唔係畀ViuTV打殘,而係畀自己嘅過去打殘。」 今早路過報攤,見到蘋果日報的頭版,腦海中,馬上浮現出這句話。 做人一定要向前看,你當年的初戀,已經由青春少艾變成大媽,不是說大媽沒市場,可是舉凡任何一個行業,永遠都需要可改變現狀、勇於挑戰過去status quo的新血,我們才會有進步。 找行業的既得利益者、坐享收成期者當管理層,你可以期望有什麼突破? 不久前,有一家4As廣告公司邀請我,加入集團重組後的管理層,我婉拒之餘,反建議那位區域CEO,其實可以考慮在Ad Tech或e-Commerce的Startup界中,找比我年輕的人才,沒必要找我這一些年過50的老將。 「那些人不懂廣告。」區域CEO於是說。 廣告不斷在變,我頂多會較熟悉廣告圈子的運作,與傳統廣告商會的朋友有點交情,但這並不代表,我合適營運屬於這個時代的集團廣告公司。 我現在每天都在跟年輕的同事學習、上網上課程學習、在這裡跟大家學習,如果我再回到4As廣告公司當主管,相信我很難再有這種可以持續學習、持續從犯錯中學習的空間。 任何一個行業、一家公司、或甚至是一個個人的事業的衰落,很多時,都和太過眷戀從前美好時光有關。 而大家亦好像忘記了,貪新忘舊才是人的本性,尤其是娛樂圈。 懷舊金曲致敬夜,只可以是間中點綴一下的飯後果,你,這一代還可以食老本,那,下一代呢? 回憶是會出賣大家的,過去的無限美好,現在重看,隨時會心不忍睹。 如果你真的認為,觀眾會對從前的公仔箱有感情,麻煩你試試用圖中這部電視,看看周潤發版本的上海灘。 (話說,我真的不小心在Netflix看了周潤發版本的上海灘,10分鐘不夠,就徹底把我的美好回憶粉碎了)

Nike “You Can’t Be Stopped”

你,就是永不止息。 一場世紀疫症,把整個地球的運作,近乎癱瘓。 但即使2020沒有奧運,運動員的運動生命,還是要堅持下去。 面對逆境,即使我們都是個普通人,我們每一個人,都更需要擁有如運動員一般的精神和意志。 2021開始了,就在這個時候,我們一起去探索,一個屬於我們「為了什麼」的意義。 以下是本廣告的英文文案,一年既始,我也嘗試練習一下,把廣告的獨白翻譯成中文,請多多指教。 Behind everything we do is a ‘why.’ You can do it to raise your game or to raise the whole game. Sometimes you just gotta prove you can do it again, again and again. Do it to set the bar, set a record. Do it to set an example. …

Nike “You Can’t Be Stopped” Read More »

2021社交網絡新常態

不用我多說,對全球大部份人而言,2020就像是被偷走了的一年。 「不要錯過任何一個在危機出現時逆轉命運的機遇」,2020年年中,有位客戶對我如是說。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各地政治氣候彌漫不安,天像要快塌下來的同時,懷疑人生之際,我身邊卻見不少營銷界朋友,每一刻都正在積極應對。 過去十多年,對於不少公司來說,數碼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還只是一個籌備中的願景,2020及至2021年,相信已演變為現在進行式,而且步伐速度,沒有放緩跡象。 社交網絡界噪音依然此起彼落,部分網絡平台嘗試洗太平地,進行自我審查,卻引來更大爭議,令美國大選掀起的網絡罵戰,火上加油。 期間,美國政府亦不斷拿矽谷龍頭企業開刀,主流社交網絡面臨訴訟危機,動盪中,有更多用戶,陸續投向向零星的新紮社交網絡平台,大台光環開始褪色。 人們在開始紛紛自問:「我們還可以相信,未來會更好嗎?」 新興社交網絡,群起圍爐取暖 社交網絡當初出現時,致力拉近人與人之間距離,發展下來,近年卻因種種原因,成為了無數社群對立、仇恨言論、虛假消息、陰謀論等等的散播之源,比起傳統大眾媒體,無論是滲透力、擴散力,甚至是殺傷力,其效果都來得愈來愈凌厲。 社交網絡的潘朵拉盒子打開了,作為一個商業媒體,內容由誰監管、如何監管,又成了一個難以釐清的議題。 一場美國世紀大選,一眾主流社交網絡,群起令某候選人的言論禁聲,當中是否涉及政治偏頗,立即惹來更多爭議,有理更是說不清。 大家都期待其他選擇,於是,主流社交網絡開始被部分人捨棄,新興社交網絡趁機出動,在美國,MeWe、Parler及Gab等等,開始成為這個反Facebook、反Twitter、反主流社交網絡浪潮中,不同朋友的另類選擇。 MeWe、Parler及Gab三大新興社交網絡 事實上,這三大新興社交網絡已經出現了好幾年,但正值美國大選及社會矛盾無休止的爭拗下,這些社交網絡卻以崇尚言論自由、不過濾不審查的旗幟,馬上吸引了不少期望可「暢所欲言」的用戶。 但很可惜的是,集結在這類新興起的三不管地帶用戶中,又包括了大量陰謀論信徒、激進政見人士、種族主義者等。 這些新進社交網絡平台中,在香港,暫時以MeWe較為獲得廣泛關注,我見不少人氣網絡KOL,由於對Facebook的不滿,亦已經紛紛進駐插旗。 但有趣的是,拉隊離開,試圖在MeWe另建城邦的用戶們,由於流量主要還是在Facebook,目前仍然是積極靠Facebook推送MeWe的新建內容,此現象,相信還是會持續一段時間。 任何社交網絡開始流行起來的時候,都一定是以小眾用戶為主,MeWe當然也不例外。 我還依稀記得,當年我還在Friendster活躍中的時代,我同樣沒想過,另一邊廂剛剛有朋友邀請我加入的Facebook,兩三年後卻居然會迅速崛起,所以,MeWe會否成功,目前仍然是言之尚早。 零廣告零演算法就是最好? 在這反大台浪潮中,不少人會視演算法為社交網絡的萬惡之首,但說穿了,除了賣廣告,演算法的原意,其實是優化用戶體驗的一個重要功能。 強調沒有演算法,不根據你的一舉一動個人喜好而推送內容,這又是否會帶給用戶最佳體驗?這個一定沒有絕對答案。 哪裡會是個天堂?暫時我看到的是,大家會一邊留在原有的主流社交網絡中謾罵,一邊同步尋覓其他的新興網絡地盤,聯繫同道中人,互相圍爐取暖。 正如Netflix紀錄片The Social Dilemma所言,在數碼時代,當你使用的網絡服務是免費的,你的個人資料,就難免成為平台賺取營運資金的資源,你,就是被出售的產品。 再思考一下,在這個數碼時代,社交網絡,或甚至是如Whatsapp這類通訊軟件,老早已成為日常生活必需品之一,可是,為什麼卻偏偏沒有多少人願意,每個月繳付大概一杯咖啡的價錢,付費享用平台服務? 大部分習慣了免費午餐的用戶,始終不明白,營運一個社交網絡,用戶每分每秒都在上載海量的照片、影片,用戶人數愈多,營運成本便會幾何級數增加。單憑網絡人氣,以及極少部分的付費用戶,始終難以維持一個幾何級數增長的營運成本。 另一邊廂,社交網絡為大眾提供免費服務,用戶活躍度愈高,在網絡上賣廣告的能力就愈高,這個商業模式,在可見的未來,我相信會持續不變。 社交網絡廣告依然強勁 2020年疫情浪潮中,世界各地的廣告商,依然在社交網絡加持投放廣告,就連較小眾的Snapchat和Pinterest,都在這段期間受惠,股價節節上升。 展望2021年,雖然未必會再有大幅增長,但我卻敢大膽預測,即使面對反壟斷法的訴訟,Facebook依然會是社交網絡界獨領風騷的廣告平台,旗下的Instagram亦會進一步備受廣告客戶青睞。 同時間,Alphabet也會繼續以YouTube為主打,用更多樣化的廣告模式,急起直追。 2020年,Brian Cha迅速成為香港街知巷聞的一個名字,他在YouTube疲勞式轟炸的強打廣告,加上大量YouTuber趁機「抽水」的內容,肯定是重要的成功因素之一。他的故事亦證明了,要成名、要接觸到全港的主流觀眾,除了TVB,原來YouTube也可以。 新的競爭者會持續出現,但在廣告營銷的世界裡,社交媒體廣告,在未來最少5年,依然會是數碼廣告的中流砥柱。 第三方Cookie消失,隨時對社交媒體廣告更有利? 隨著世界各地政府加強對互聯網私隱的管制,消費者對個人網絡行為被追蹤的防禦性,亦變得愈來愈高,全球接近7成互聯網用戶使用的瀏覽器Chrome,於去年年初正式宣佈,將會於2022年之前停用Cookie。 另一邊廂,Apple手機最新版本的iOS,讓用戶可自行取決,是否願意被廣告商或媒體代理追蹤,現存於Apple手機的IDFA(Identifier for Advertising)識別碼,將因此形同作廢,執筆之時,Facebook仍然為此與Apple交涉及高調抗議。 從多方面的因素看來,以往透過較低成本獲取的第三方Cookie數據,從而購買和追蹤目標網絡用戶,成功大量投放個人化廣告的時代,即將告一段落。 擁有品牌網站,並同時有經營電商服務的廣告客戶,將會進一步加強經營他們的第一方數據,針對現有或潛在用戶的行為和喜好,全天候量化製作個人化的廣告。 因此,企業內,銷售、營銷、IT三大部門,必須加快攜手合作的步伐,整合三方面的數據,梳理成為企業的第一方數據。 可是,並非每個品牌或企業,都擁有龐大資源營運第一方數據,同時,亦並非每個品牌都有經營電商,如是者,品牌的社交媒體帳號,無論是Facebook或者是YouTube,對於廣告客戶追蹤目標消費者來說,將會繼續扮演重要角色,成為整合第一方數據的資源之一。 社交媒體與品牌網站之間的關係,將會變得更密切,前者可透過社交廣告、內容營銷,針對廣大目標消費群,並且尋找類似的潛在客戶,為品牌網站提供更多流量;後者則可持續累積有關用戶習慣、興趣與行為的第一方數據,方便可以量化地,進行個人化鎖定的廣告追蹤。 從前,廣告商主要依賴第三方Cookie,以目標消費群的行為,從而鎖定投放廣告;現在,廣告商卻要積極地鎖定目標消費群的關注內容,製作大量與品牌相關的內容,吸引更多自然流量,配合社交媒體個人化鎖定的廣告,亦可累積更多第一方數據。 話說回來,無論是第一方數據,抑或是上述的內容營銷,同樣需要有更長遠策略和目標,建立所需的時間及資源亦會更多。 因此,廣告商必須一改過往按產品季節推廣的思考模式,重新部署策略,面對這個全天候營銷的大環境改變。 至於Google及Facebook,兩大巨頭當然不會坐以待斃,沒有了第三方Cookie,隨著5G的普及化,下一波的社交媒體個人化鎖定的廣告戰場,第一方數據的收集,隨時會是手機戶外廣告兩邊走。 直度短影片成為社交娛樂主流 社交網絡往往要走在潮流尖端,因此,總是會隨著新一代年輕用戶的口味而改變。 Stories內容在Snapchat、Facebook、Instagram等平台經歷幾年的發酵,已成為社交分享的新常態。 另一邊廂,主要用手機觀看的15秒直度短影片,亦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零食式娛樂(Snackable …

2021社交網絡新常態 Read More »

笑容,今年變得特別珍貴。

「笑容,今年變得特別珍貴。」 我手寫我心,為客戶Philips度身訂做這個2020 Q4的Campaign時,這,就是我在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句說話。 以這個Campaign作為2020年的工作總結,對我來說,顯得別具意義。 這一年來,因為經常到戴著口罩的關係,大家都很難見到對方的樣貌,更不用說笑容。 除此之外,事實上,無論是工作夥伴,或者是家人朋友,一起見面時,總是離不開彼此大吐苦水,大家面上掛著的,又總是是愁眉苦臉為多。 有些時候,在網絡世界開Zoom Meeting時,同樣地,即使是隔著電腦Mon,也會感受到彌漫著一片心情忐忑的氣氛。 人生本來就是充滿甜酸苦辣,只是,今年大家要吐的苦水,真的比以往來得特別多。 但苦水吐盡後,我總是心存希冀,希望大家仍然能夠積極面對。 於是,我還是一如往昔,面上常常掛著我那副招牌四萬笑容,雖然,當我帶著口罩時,大家就很難見到了。 我這份人,不是份外樂觀,其實,我只是心裡有數,世間上,實在有太多的事情,我們是完全控制不了的,於是,我的腦袋回路,就會自動堵塞那部分的擔憂情緒。 正如這個廣告所講,希望大家見面的時候,能夠盡量把自己最無價的笑容送給大家,千萬不要吝嗇你的笑容。 “Every time you smile at someone, it is an action of love, a gift to that person, a beautiful thing.”   德蘭修女這句話,正好說明了,笑容就是關懷。

Guitar Calling 召喚全港結他英雄

上世紀的80年代初,香港曾經出現過一本《結他雜誌》,主腦人是黑鳥樂隊的郭達年先生,1982年,該雜誌舉辦過一次《Guitar Players Festival 結他大賽》,事後亦推出了一張專輯《香港結他比賽冠軍精英輯》,當中出現了的名字,包括了組成Beyond前的黃家駒、還是以獨立單非結他手身份出現的劉以達,以及現今已經是國際級的爵士結他手包以正。我還記得當日在Walkman聽到這專輯時的震撼,當時我赫然發現,原來香港樂壇有這些音樂高手和非主流聲音。 即使老一輩樂迷經常批評本地樂壇是如何一蟹不如一蟹,但我還是覺得,真正有能力的新一代樂手,因為吸收資訊與正規學習的渠道比從前多,再加上音樂科技上的普及,他/她們在音樂造詣和製作的能力上,只會一代比一代更青出於藍,最近經在聽《Guitar Calling》這張專輯,正正讓我感受到,老中青幾代的樂手,大家其實都一起在進步。 純音樂製作的本地專輯,非常罕有,更何況,這是以號召9位本地結他精英為主題的作品?這班來自不同背景年代的結他手,當中有著名的唱片製作幕後舵手、編曲和作曲人,也有新晉獨立樂隊的主音結他手,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全部都是技術派。 李小龍經典電影《Enter the Dragon》電結他前奏甫一響起,大家就會感到渾身是勁,Tommy Chan這趟向經典的致敬,更加入了大量的和弦改編及創新技術元素,結他、Hammond Organ和鼓的solo交戰,既熟悉又又新鮮感,令人聽得熱血沸騰。 《長髮》本來是Barry Chung本人作曲的90年代經典K歌,但這版本卻成為了一次由他一人分演多個結他手角色的結他大合唱,編曲充滿層次感,魚絲結他甜美得尤其令人聽出耳油。 光陰似箭,《刺客》原來是劉以達30多年前寫給譚詠麟的作品,這個全新結他版本,依然充滿達哥一貫的糜爛風格,Les Paul彈奏的主旋律,亦帶領我們到達一個迷幻境界。 樂隊觸執毛的Mike Orange,是我個人最欣賞新一代香港結他手,他選來80年代的《不羈的風》重新演譯,令我有點始料不及,原本的日系偶像曲風,居然可以變成這個炫技的搖滾流行版本。 Goro Wong用了大量結他音效演譯的《張氏情歌》,把原本陳奕迅滄桑悲情的聲音,變成一首動漫主題曲般的電子搖滾舞曲,很多你以為是電子合成器的聲音,原來都是電結他製造的音效。 崔展鴻把王菀之原作《畫意》的旋律,賦予了另一種人聲以外不可觸及的領域,結他的聲音,像充滿層次感的油彩,同一個旋律,卻調較出不同的色調和質感,音樂有畫面,充滿電影感。 又來一首陳奕迅的好歌,《白玫瑰》原曲是一首輕描淡寫Rock Ballad,Andrew Cheung卻把樂曲注入一股瘋狂的血,一支七弦電結他,加上重金屬搖滾的進擊節奏,熱血得令耳朵冒汗。 《荒蕪中起舞》是盧凱彤具有懷舊味道的輕搖滾歌曲,Jeff @Dusty Bottle和Tin Hang@ONE PROMISE兩位雙結他上陣,先以Flamingo結他啟動,然後再以Fender Strat電結他在副歌回應,再聯鼓花如浪花拍岸的鼓手Steffunn勳,你一邊聽,就會自自然然地舉起無形結他跟著揮舞。

2020年Q4 疫市中的香港廣告業

疫情前景不明朗,裁員之聲此起彼落,廣告業是要客戶「花錢」的工業,既然願意「花錢」的消費者少了,部分行業的廣告支出,自然同步下滑。 某些重災區行業,譬如零售及旅遊,客戶一方大地震,廣告公司亦不能倖免,踏入2020年第四季,我便陸續聽到某幾家大型4As廣告集團大規模裁員的消息。 可是,這個艱難時期,真的所有廣告客戶都要勒緊褲頭嗎?其實又不然。根據Admango最新2020年第四季的廣告支出監察,今年9月份,便有好幾個行業的廣告支出,錄得顯著的按月升幅。 當中,升幅較明顯的,包括了因Staycation熱潮帶動的酒店業、美容相關產品/服務、提供餐飲外賣/快餐的服務、銀行/借貸/投資/保險/信用卡等金融服務等等。 某程度上,廣告市場是普羅大眾生活的寒暑表,以上所提及的行業,以服務業為主,亦是說,即使目前的不景氣,主流消費者還願意花錢的地方。 作為一家廣告公司的經營者,手頭上總有多個來自不同行業界別的廣告客戶,但為了保持穩定收入,無論在好景或不景氣期間,我都會竭力維持一個如分散投資組合般的客戶組合,甚至是,我們所提供的廣告服務,類別的涵蓋面亦很廣,不會過於偏側一方。 譬如,表面上,雖然我們主打的是數碼及社交媒體廣告,但實質上,我們亦經常受客戶的委託,製作傳統的電視、報紙和戶外廣告。 最近,可能因為經濟不景,部分傳統廣告媒體的價格稍為回落,反而多了客戶向我們下單,要求製作傳統媒體的廣告,至於數碼及社交媒體廣告,在電子商貿的帶動下,客戶的投資,當然是繼續加持。 最近的市況,這令我回想起,很多年前,當我剛剛成立自己工作室的時候,有位行業前輩,曾經苦口婆心地給我建議,作為一家小公司,必須要「專」。 前輩給我忠告,必須要成為專門服務某個行業的廣告專家,譬如抓緊一兩個金融或地產業的大客戶,才有機會與大集團的廣告公司對壘。 不知是走運抑或是無心插柳,對於前輩的教誨,我一直只是銘記於心,卻從來沒有實踐出來,我們的公司,一直沒有成為某個商業類別的廣告專家。 公司啟業接近5年,我們的客戶組合,基本上只是愈來愈走向多元化,有些新客戶,反而是因為我們還沒有涉獵過他們那個商業類別的客戶,因此才找上門來。 我公司的客戶群中,當然有因疫情而生意大挫的,但不幸中之大幸,當中也有試圖趁低吸納,在這個時候重組品牌宣傳方向和企業的數碼化架構,因此,我們公司才幸運地一直忙著。 香港市場很細,凡事講求應變速度和多樣性,經營一家像我們這一類的小廣告公司,即使身處逆流,首先要能夠在這驚濤駭浪中,一直浮在水面,努力先好好生存下來,到順流再出現的時候,便可以更有能力,突圍而出了。 *作者為Hungry Digital 創辦人

惡搞經典廣告標語的KFC廣告

二次大戰後,社會百廢待興,各類鼓吹消費主義的商業活動逐漸抬頭,廣告正正就是那個時代衍生的新興行業。50年代的美國,在紐約Madison Avenue地區一帶,匯聚了多家廣告公司,成為業界的搖籃,那個時代的廣告人,都自稱為Mad Men,同名美劇,正正就是講述這時代的廣告人。 初期的廣告製作,大多是標題取勝,文案主導,廣告創作人寫好一句精警廣告標語,再找畫師或美術部負責輔助的插圖或照片。 「It’s finger lickin’ good」是KFC(當年還是用全名Kentucky Fried Chicken) 於1956年開始使用的廣告標語,意思大概就是「好吃到要舐手指」,台灣譯作「吮指回味樂無窮」。這廣告標語,堪稱是全球最經典廣告金句之一,在美國,至今仍家傳戶曉。 最近COVID-19疫症全球肆虐,為鼓勵大家時刻保持個人衛生,食炸雞好吃到一定要舐手指這「指定動作」,KFC含蓄而又嚴厲地,作出了不鼓勵聲明。 KFC製作了一個戶外廣告牌,見一桶炸雞旁只見一句廣告標語,「finger lickin’ 」部分被蓋上「格仔」(馬賽克),原先的「It’s finger lickin’ good」只見到「It’s XXXX good」,可是,由於太經典,大家的腦海裡,這廣告金句依然會自動出現,令大家發出會心微笑。 巧妙的文案,配搭簡單的視覺,這類較傳統的廣告表現手法,經典卻歷久彌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