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特技人的前半生

Apple “Shot on iPhone” 9分鐘直度微電影

Apple是厲害的,先有個動人故事,再用上這個鑽石級數陣容的製作團隊,傾盡人力物力拍攝,成就了這部可以拍片的iPhone 11 Pro獨擔大旗,成為焦點角色。

神乎奇技的,其實不是iPhone 11 Pro,而是整個製作團隊。

導演是何許人?Damien Chazelle這個名字你應該不會陌生,即使你沒看過Whiplash,起碼都看過La La Land

看完主片,你很難忍得住不追看那個Behind-the-scene,我看完不禁問,「真係點到你唔服」?

廣東人有一句話說:「妹仔大過主人婆」,用來形容這個在一部iPhone 11 Pro背後的大製作,實在貼切。

除了講iPhone 11 Pro的拍攝能力,這支廣告片更想告訴大家,直度影片的時代,已經來臨。

這一支9分17秒的廣告片,就來了一個完美示範,試想像一下,如果一套荷里活級數的電影,用直度拍攝和播放,這個「世界」,將會是什麼模樣?

當然,直度影片還是只合適在手機上看,在戲院或大電視屏幕播,都只是開玩笑。

但重點是,喜歡看和拍直度影片的,還有TikTok這一代。

哦,對不起,TikTok可能會被美國總統趕盡殺絕了,但幸好,Instagram於日前已經推出Reels

與其說這是一支廣告片,不如說它其實是一支特技廣告片,技術和技巧都實在厲害,一不留神,很容易會令人誤會,一部iPhone真的可以拍攝出這個級數的影片。

所以,拜託各位廣告客戶或廣告公司,不要看完這支廣告片就問製作公司為什麼iPhone都拍得這麼好,為什麼你還要收我那麼貴的攝影器材租機錢。

廣告拍得這麼好,還是很值得觀看的。

再說,由最初的照片,到後來的影片,然後到現在的直度影片,Shot on iPhone這個創意平台,我覺得只有Apple才會認真地做得這麼持之以恆。

市場上的同類品牌,似乎只有Apple明白,品牌建立,是需要時間累積。

Shot on iPhone,信不信由你,但示範給你看了好幾年,很難不入腦。

Shot on iPhone by Academy Award® Winner Damien Chazelle – Vertical Cinema

Behind-the-scene | Making Vertical Cinema — Shot on iPhone by Academy Award® Winner Damien Chazelle

You Can’t Stop Us | Nike 運動精神,無人可擋。

2020第三季Nike影片廣告

最近,每逢Work From Home,黃昏時分,我都會帶同兩隻小狗,跑上我家後面的山頭。

因為香港政府剛頒布的口罩令的關係,最近戶外運動也不能豁免,為人為己,大家都要遵守戶外戴口罩這規條。

我所住社區的居民,雖然身處山高皇帝遠的離島,但我從沿路,去到山頂,所遇上的朋友們,無論在有在方圓一公里內四面無人的情況下,還是規矩地戴著口罩做運動。

守規以外,重點是,抗疫期間,運動不會停。

今早看到Nike這個新廣告,也是想帶出運動永不止息這精神,字裡行間,亦暗地裡表達了Nike這品牌對近期世界疫情,以及種族平權等問題的關注。

運動除了讓我肉體上得到的鍛鍊,更重要的,就是透過運動,我們學習到生命的起與跌、樂與怒、喜與痛、悅與悲,無論面對任何難關,一息尚存,我們都不會因此而停下來。

每一個人都可以是運動員,每一個人,加在一起,就可以成為一個團隊,一起領略運動精神的真諦。

90秒的影片廣告,先後出現了超過50名Nike贊助的運動員,當中包括LeBron James、Naomi Osaka、Serena Williams、Eliud Kipchoge、Caster Semenya、Cristiano Ronaldo、Giannis Antetokounmpo、Kylian Mbappé和Colin Kaepernick。

故事採用了split screen的分鏡手法,左右兩組畫面同步,來自不同領域的運動員,各自在自己的運動場上努力,運動精神,同出一轍。

娓娓道來一段旁白的,是美國國家足球隊隊長Megan Rapinoe,她是在NFL的黑人運動員以外,首位在球賽開始前唱國歌的期間,自發背向國旗下跪作無聲抗議的白人運動員,同時,她亦是一名活躍的女權份子。

文案實在寫得太動人,於是,我特意把這段旁白抄了下來,作為寫作學習。

特別留意,每一句文案,都有一個”We”,說明了,無論是個人或是團隊,運動精神,始終不是單單一個人的事。

一起堅持,一起逆轉,才讓我們變得更強。

至於標題中的那一個”YOU”代表了什麼?

是目前的逆境?還是指某些人?相信每個人都可能有不同的詮釋。

You Can’t Stop Us

We’re never alone, and that is our strength.

Because when we’re doubted, we’ll play as one.

When we’re held back, we’ll go farther and harder.

If we’re not taken seriously, we’ll prove that wrong. 

If we don’t fit the sport, we’ll change the sport.

We know things won’t always go our way.

But whatever it is, we’ll find a way.

And when things aren’t fair, we’ll come together for change.

And no matter how bad it gets, we’ll always come back stronger.

Because nothing can stop what we can do together.

You can’t stop sport. You can’t stop us.

抗疫,運動仍需努力。

即使世界運作暫時停止,我們的身體,卻不能靜止,運動,還是要繼續。

世界各地全民抗疫持續,近期因為多了人在家工作,有些國家更是要求嚴守保持社交距離,於是一眾運動品牌,都紛紛發起呼籲,鼓勵大家持續在家勤做運動。

較早前,就在YouTube看到 #PlayForTheWorld 這支短片。

片段中,在世界不同角落的運動員,分享了他/她們在抗疫期間,留守家中仍堅持運動的照片和短片。

在云云國際級專業運動員當中,LeBron James、Ramla Ali和Sara Hughe等等之外,還居然包括了,來自香港,出現了半秒的曹星如。

To those playing in living rooms

To those playing in kitchens

To those playing in bedrooms

To those playing in driveways

To those playing in basements

To those playing in hallways

We may not be playing together

We may not be playing for our countries yet

We may not be playing for giant crowds

But today we’re playing for 7.8 billion people.

This is our chance

Play for the world

#PlayForTheWorld

故事說得太動人,看完這些運動員在家中鍛煉的小片段,熱愛運動的朋友,很難不會被燃點起心中的一團火。

雖然,並非每個人的家,都有足夠的空間,可讓你做太大動作的運動,在香港地,大家有苦自己知。

事實上,近期網上也流傳了一些類似笑笑小電影的片段,發覺即使外國朋友的家居較為寬敞,但始終運動的動作太大的話,有些朋友在家做運動時,也會偶爾發生家居意外。

可是,距離我每平常去的PURE重開好像仍遙遙無期,最近,我也開始了在家裡做一些簡單的小運動。

免費「陪你Train」私人運動教練

近期,網上多了不少教大家在家做運動的Personal Trainer,而因為經常上YouTube找相關的影片看,於是,好些模擬Personal Training的手機App的廣告,開始對我日夜窮追猛打。

大部分這些都是付費App,但我無意之中,發覺原來免費也有好東西,說的,就是Nike Training Club這套Mobile App。

內裡有超過180堂「陪你Train」課程,由10分鐘到一小時的課程都有,由較輕鬆的瑜伽、以致對體能有較多要求的體能、舉重、帶氧運動等等,幾乎一網打盡。

練習時佩戴Apple Watch,你的運動資料及成果,更可以和你的手機同步,當然,你有恆心的話,更可以訂立運動目標。

寫到這裡,原來故事尚未完結。

香港運動員和你分享抗疫心情

Nike還找來了不同地區的本地運動員,分享了他/她們在這段日子抗疫期間,即使不能踏足運動場,如何仍然毫不鬆懈,在最少空間持續最大運動能量。

香港區,便找來了曹星如楊文蔚張家朗三位傑出運動員,以聲音導航,和大家分享他/她們的心路歷程,作為對大家的點滴鼓勵。

「只要你擁有一副身軀,你就可以是一名運動員。」

套用這個Nike名言,在這個抗疫時刻,我們又可以演繹成「你的身體在那裡,你的運動場就在那裡」。

Nike致Kobe Bryant的告別式

When I retire, I want to look back the way I walked past, every day, I have paid my all!

Kobe Byrant

不需要重溫昔日的精彩畫面與片段,簡單的聲音與文字,竟勝過千言萬語。

因為,長存在腦海中的記憶,原來,單靠聲音與文字,已可以令人感到歷歷在目。

人生匆匆,來到盡頭一刻,不必在乎你得到了什麼,而是要自問一聲:「你究竟留下了什麼?」

Inspiration is forever.

唔扮嘢,做自己 2019

「唔扮嘢,做自己」這句流行語,可能幾代的香港人都聽過,但事實上,這是差不多20年GIORDANO的經典廣告標語。

原創人是廣告界及作詞界的一代宗師,自稱「林伯」或「洋蔥頭」的林振強先生,這句說話,來自向來快人快語我行我素的他,甚有說服力,亦貫徹他長存在不少人心目中的形象。

話說,80年代尾至90年代初,那個時候,GIORDANO從國際大廣告公司挖角,找來了林振強先生當公司的創作總監。

市場上,大部分客戶方的In-house廣告創作部,都只是負責流水作業式的廣告製作,但當年的GIORDANO,卻是市場上的奇葩,經常出現家傳戶曉的佳作。

我大學畢業,千方百計想入行做廣告,便曾經自薦到GIORDANO見工,雖然獲得當時的創作總監楊志超先生接見(他是林振強的Art Based拍檔),可惜未有被取錄。

我當時一直耿耿於懷,希望有一天可以做GIORDANO的廣告,尤其是,當我聽到「唔扮嘢,做自己」這句廣告標語的時候,我簡直是像元神開竅,想出了很多想法出來,希望可以向林振強先生獻計。

我當然未有如願以償,事隔多年,我見到「唔扮嘢,做自己」這句廣告標語再次出現在GIORDANO的廣告燈箱上,於是我想,不知道有否機會讓我向林伯致敬?

命運讓我認識了GIORDANO的客戶,雖然人家有In-house廣告創作部,平時較少外判給廣告公司,但我還是死纏難打,讓客戶接受了我自我邀請的一次合作機會。

「唔扮嘢 做自己」出現於那個美好的80-90年代,當年還可以有個叫做「今夜不設防」的節目,上得這個節目的各大娛樂圈名人,都真的是可以做到「唔扮嘢 做自己」。

可是,數今天的風雲人物,還有多少個人,能夠膽背負上「唔扮嘢 做自己」這口號?

當年有半隻腳踏在娛樂圈的林伯,寫得出「唔扮嘢 做自己」這句話,他亦是講得出做得到。

說穿了,「唔扮嘢 做自己」這句人生座右銘實在是說易行難,那天我和朋友聊起這句話,大家都覺得,綜觀這個人人都怕說錯話然後被人在社交媒體聲討的世代,任何一個人可以奉行「唔扮嘢 做自己」而又還可以吃得開的,我想了大半天,也想不出多少個我們熟悉的人物來。

GIORDANO這一次把「唔扮嘢 做自己」這句廣告標語再搬出來,除了是想向林振強先生致敬,不知是否想藉此喚起香港人,重新反思「唔扮嘢 做自己」這精神背後,究竟意義何在?

我反覆思量了一整晚,我認為「唔扮嘢 做自己」不應該是一個區區的口號,而應該是一種生活實踐。

於是我想,我們的身邊,究竟又有沒有一些朋友在奉行這精神之餘,又同時能夠讓生活活得更美好,甚至是影響身邊的朋友?

最後,我在很短的時間內,找來了四個單位的朋友,試圖讓他/她們發聲,講述一下他們對「唔扮嘢 做自己」的睇法。

雖然,他/她們並非有粉絲無數的KOL或大明星,但我卻很欣賞他/她們「唔扮嘢 做自己」的生活態度。

除了GIORDANO的客戶,以及和我一起自編自導自演自擔自抬的Hungry Digital團隊,我更要感謝Social Ventures Hong Kong的朋友魏華星及蔡展煇先生,助我穿針引線,聯絡了其中兩個單位的人物,而且還出心出力,協力支持。

這個企劃,雖然並非什麼大創意大製作,但卻是我希望為2019年的香港,記錄下來的聲音,我希望這些屬於香港的人與事,可以被大眾聽見。同時,這亦符合了GIORDANO的品牌理念。

林伯,多謝你。

女人,你的名字是強者。

Photo by Becca Matimba on Unsplash

除了我的母親,我的個人成長歷程,都一直被不同的強勢女性影響著。

首先,我是家裡年紀最小的,住在家中,一起成長的,有五個姐姐,一個阿姨,就連那頭家犬也是乸的。

你說她們對我的成長沒影響,我一定是騙你的。成長階段,小朋友就是透過模仿學習,我只知道,我家中的所有女性都對自己的要求很高,對人的要求亦如是。

她們一般雖然比較情緒化,但卻是喜惡分明,勇於表達和溝通(雖然經常火星撞地球),做起事來,又往往比我更有毅力、更有耐性。

升上中學,我開始學打壘球,由於教練是香港女子隊的教頭,我們這班初中生,平時的比賽實習對象,就是這一班已經代表香港到世界各地出賽的大姐姐,她們除了技術到家,組織能力也更特別強。

一對球隊要成功,很講求默契,要盡量減少個人化的英雄主義,這方面,女子隊實在比男子隊強。

我們這班初中的男生,雖然精力旺盛,有幾個較早熟的亦是孔武有力,但和她們對壘,我們每一次都是輸少當贏。

入到大學,我讀的是女多男少的音樂系,我發覺女同學一般都比我們這些男生合群,讀書又比我們勤力,事實上,班中成績最好的,都是女同學。

大學四年,我一直都在發夢玩耍,但我的同學裡面,已經有女同學開始要做兼職養家,比我們更早懂事。

在我的成長階段中,我就是經常如此觀察,女性們的東西,好的我會學習,我認為不合適我的,我會引以為戒。

那天我去到大學演講,有女同學問:「廣告公司是否都是男性天下?」其實我覺得,情況絕非必然,不少女性在商界上到某個位置後,會在家庭及事業間作出取捨,所以有在管理層中較少女性的情況出現。

事實上,出來社會工作,我第一家加入的廣告公司奧美,我的創作總監就是一名女的。此外,除了大老闆,所有客戶總監都是女性,團隊中高層都是女性的天下。還記得,當時奧美除了一名洋人MD,也有一名很厲害的女性GM。我在DDB工作的時候,最高領導的CEO和財政總監都是女性,Management團隊裡面男女比例,女性佔多。但宏觀去看,當去到最高領導層的圈子的時候,我見還是以男性居多。

我從來不會斗膽視任何女性為弱者,但我只覺得,在世俗的眼光裡,她們一般比我們男性有更多的負累,有更多的紅線,去到管理層的時候,因為圈子始終是男多女少,她們較難與男性平起平坐。我當過大公司的管理層,我見識過男高層在女性背後會說什麼難聽的說話,我亦親身體會過,一班男高層如何在一些要出埠的會議,刻意排擠女同事出席,對此,我亦引以為戒。

我一直都很希望,能夠創造一個男女比例平均一點的工作環境,我更希望,我的女同事會比男同事進取,做得更出色。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深深相信,唯有這樣的工作環境,我們才會更懂得培養人際間的同理心,並且懂得互補其短。

今天是三八婦女節,今早我收到的第一個Whatsapp,就是來自我的業界好友Francis的喜訊,他所創辦的《香港社會創投基金》旗下,有一個很有意義的企劃「合廠」,最近做得有聲有色,今天更有一篇媒體的詳盡報導。

簡單來說,「合廠」是一家專們招聘基層媽媽為員工的社會企業,讓員工們可以一邊湊仔、一邊返工。當職業女性的媽媽不易為,當基層媽媽的職業女性,更是難上加難。

專聘媽媽再上班 為「合廠」出力堅持香港製造

看完上述這篇報導,我赫然想起了這一個,我印象中最深刻的Nike Women廣告。

表面上,廣告是鼓勵女性應從小做運動,但實質上,也有涉及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及世俗眼光探討,文案意義深長。

Nike Women - If you let me play (1995)

今年的三八婦女節,Nike Women再下一城,推出了這條意義不相伯仲的廣告片,還找了Serena Williams聲演以下旁白,主題就是「瘋狂的女人」。

的而且確,女士們瘋狂起上來,真的可以有拯救地球、無堅不摧的洪荒之力。

但正正就是流著這瘋狂的血,我們這個世界,才會變得更有趣。

瘋狂的女人,可以很可怕,亦可以很可愛。

Nike Women | Dream Crazier (2019)

https://youtu.be/whpJ19RJ4JY

If we show emotion, we’re called dramatic.

If we want to play against men, we’re nuts.

And if we dream of equal opportunity, delusional.

When we stand for something, we’re unhinged.

When we’re too good there’s something wrong with us.

And if we get angry, we’re hysterical or irrational or just being crazy.

But, a woman running a marathon was crazy.

A woman boxing was crazy.

A woman dunking? Crazy.

Coaching an NBA team? Crazy.

A woman competing in a hijab, changing her sport, landing a double-cork 1080 or winning 23 grand slams, having a baby and then coming back for more?

Crazy, crazy, crazy, crazy and crazy.

So if they want to call you crazy? Fine.

Show them what crazy can do.

Nike – Dream Crazier

跑步,其實很勵志。

廣告可以騙人,但運動卻很誠實,那管你跑的是10K還是半馬,你都起碼要真真正正地流過汗、付出過。

有人說,這個年頭,很多藝人都是因為覺得跑步很潮,於是才來湊熱鬧。

但我反而慶幸,如果跑步能夠成為一件潮流事,我覺得對於這個城市來說,一定是一件好事,多於一件壞事。

因為從來都沒聯想到盧巧音會做運動,如果她只是笑嘻嘻地去跑個10K,我可能還會藐佢,但現在她還宣布要跑全馬,這件事,就突然變得很勵志了。

「喂,盧巧音都跑全馬喎,你仲有藉口話自己唔得?」

如果突然有一天,連JUNO都出來說要跑全馬,我就覺得整件事更勵志,香港更加有正能量了。

「跑步,其實是一件很孤獨的事情。」

我腦海已經馬上有畫面。

https://youtu.be/M50Z9j1AfBk


為何這年頭那麼少客戶肯投資拍TVC?

有很多和我同期的廣告行家都慨嘆,這年頭,愈來愈少客戶願意投資拍片做TVC(電視廣告),從前一百幾十萬港元拍一支TVC的「入門價」預算,幾乎已經絕跡江湖。

但我覺得,這年頭,TVC這模式,角色已變得極之含糊,首先,製作影片廣告,所用作投放的媒體,已不可能只困在我們家中的公仔箱,戶外媒體的選擇,公仔箱出現的模式層出不窮。至於網絡世界,形式之多變,更加是數之不盡,天天新款,你還以為網絡媒體很便宜?你實在太天真。

為何媒體的選擇明明是多了,客戶願意花在拍攝影片廣告的預算卻是少了?

我覺得,原因可能有兩個。

一則,媒體預算因媒體的選擇碎片化,投放資源需求大增,間接令廣告客戶把預算向媒體支出那邊靠,從而減少廣告製作預算。

二則,網絡世界是很難捉摸的,製作質量未必是收視保證,不少拍攝預算極低、製作粗糙的網絡影片,卻隨時都可以獲得一百幾十萬的點擊,你花一百幾十萬港紙拍完一條廣告,表現卻遠不及人家,試問叫客戶情何以堪?

先旨聲明,以上只是我的個人觀察,是一個廣告界現象,但並不代表我認同這是一個應合理化的廣告規則。

參與過任何廣告製作的朋友都知道,正所謂一分錢一分貨,多一支燈,少一支燈,出來的效果也有不同。

廣告製作製作雖然是商業行為,但廣告製作亦存在她的藝術性,因此,廣告製作的標價,有如「海鮮」,很難有固定單價,亦很難量化,來到影片廣告的製作,牽涉的人與事更是千絲萬柳,永遠有很多未知之數。

有聲又有畫,一支製作出色的影片廣告,總有著她的獨特魅力,品牌形象打入消費者腦海這條數,單憑那一百幾十萬的點擊數字,難以量度。

最近,我從我認識的名廣告導演James Leung的臉書貼文,看到這一支KFC的影片廣告。

以近年香港快餐業的廣告的標準來看,何止是大製作這麼簡單?

半點都沒誇張,看過廣告後,我的而且確被這新口味令我食指大動,及後近乎朝思暮想。

過了兩天,湊巧全公司的同事亦嚷著要去吃炸雞,於是,來到KFC,我二話不說就點了個鹹蛋黃金脆雞套餐。

我除了很欣賞這廣告創意,更欣賞導演James Leung的製作功架,行有行規,我不好意思直接問他這支廣告拍了多少錢,但我肯定所費不菲。

希望我不是一廂情願,但我願意相信這個客戶真的是個還相信創意的好客戶,荷包是最誠實的,我也以行動支持。

我在排隊點餐的時候,剛巧又看到這影片廣告,才幾十塊的套餐,埋單時,我覺得份外抵吃。

木村拓哉 x 竇靖童 | Levi’s Free To Move 2019

1989年的暑假,我人生第一次出國旅行,我獨自一人去了一趟美國加州,遊歷過Levi’s的發源地三藩市。

我已經忘記了,究竟是在Target抑或是Walmart,一家類似的美式廉價百貨店,我遇上一批未經洗水的深藍Levi’s 501正在大減價,每條才不過賣$29.9美元,我二話不說,一口氣買了三條。

如是者,從那一年的暑假開始,由大學校園以至剛剛出來社會工作,我幾乎每天都是身穿一條Levi’s 501。

到了90年代中期,聽說是因為多得木村拓哉這位帶貨王,Levi’s 501再次在日本流行起來,隨著香港回歸中國,Levi’s也好像回歸香港,成為新一代年輕人的潮物。

後來,我出來社會工作十年八載後,我和大部份男人一樣,開始成為中年發福的大叔,於是,自此我就不敢再穿上我那幾條身形要夠瀟灑才穿得好看的Levi’s 501(嗚嗚)。

今天,我在網絡見到狀態依然的木村,還是留著那把典型長髮,趁Levi’s(R) Engineered Jean 20周年,再次為Levi’s當代言人,分別示範試穿502、570、541、512牛仔褲款,同時又披上Trucker牛仔樓,一副日劇HERO中的久利生公平的不羈造型。

廣告中,木村還要夥拍年紀相差一大截,足可以做他女兒的竇靖童,兩個人走在一起,我完全感覺不到半點代溝,亦不像父女。

「最近沒跳舞吧?」廣告甫一開首,木村就被竇靖童挑機,在空無一人的地鐵車廂內比「舞」。

廣告中,竇靖童秉承了王菲那副愛理不理的一臉冷傲,與其說她在展示舞步,不如說她在隨意隨節奏,四肢作出Freestyle擺動。

迅速回帶2004年,話說木村因為來香港拍攝王家衛導演的《2046》,期間認識了王菲,那個時候,竇靖童才只有七歲。如果勉強要把兩個人扯上關係的話,淵源大概就可以追溯至電影《2046》。

話說在電影《2046》中,原本有一幕木村與王菲翩翩起舞的片段,但在最後出街的版本中,卻被王家衛刪掉了。有趣的是,正當這個廣告推出的同時,王家衛把這原本消失了的片段重新釋放,並且曝光於社交網絡。

回到2019年的廣告現場,除了為多個品牌代言,竇靖童亦已成為新一代音樂潮童,並且企圖出走中國,進軍日本市場;至於木村,自SMAP解散後,隨著女兒光希出道,成為傳媒焦點,他除了繼續拍劇,亦嘗試尋找新市場新路向,開了個新浪微博帳號,加上這個廣告,有傳媒直指,這正是他意圖打入中國市場之作。

雖然一把年紀,但木村跳得比竇靖童更好看,而由他身穿的Levi’s潮牛,除了瀟灑得令人沒話可說之餘,更沒有半點令人感到過時。畢竟,今年木村已經46歲。

感覺上,木村就像是Levi’s 這個老品牌,周而復始,久不久又會站出來,既是經典,又可以成為年輕一代的瀟灑潮物。

看在眼裡,我的心裡慨嘆,上天真的不公平哦,我等逆流大叔,除了羨慕,只可更羨慕。

廣告企劃日本網站

給世上唯一的爸爸

13307427_1174460629264661_275705422855419413_n

有說,中國人比較含蓄,即使是親人,一般都比較怕表達自己的情感。

又有說,父母的光環總是落在媽媽上,爸爸較少受到子女的表揚。

但其實,雖然相對沉默,但爸爸也是支撐著子女成長的背後男人。

今年父親節,我們公司的團隊,一口氣做了兩個父親節的Campaign。

第一個是為飛利浦電鬚刨製作的企劃,我們嘗試探討父親這角色,在子女的成長中,擔綱著一個怎麼樣的角色。

我們做了一系列的對談,除了四位名人,也從多位公開招募的參加者中,選出了六個動人的溫馨故事,六位爸爸,終於站在spotlight下,接受子女的加冕。

第二個是為Canon製作的父親節短片。

其實靈感是來自去年我們做過的一個Canon企劃,我們訪問了很多位Full Frame相機用家,當中有好幾位,都不約而同告訴過我,或多或少,他們都是因為爸爸已開始喜歡攝影的,而小時候,爸爸的相機嘛,當然都是生人勿近的。

以下這個故事,是他也是你和我,只因為,天下爸爸一樣黑(面)。

拍攝當日,因為借出拍攝場地的陳烘老師不方便出鏡,而我又是在場最老又夠「佬」的一位,導演最後決定,由我來飾演中年陳烘老師的店長一角。

當晚,我獲派了一個飯盒做酬勞,還有追加一杯凍檸茶。

這個父親節,祝各位也很難忘、很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