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銷攻略

流行文化營銷第一人Bozoma

造型突出作風敢言 曾經被Ad Age選為50名最佳創意人之一,Fortune雜誌40位40歲以下的Disruptors,還有無數銜頭及獎項,過去十年,相信沒有多少位國際級的營銷人,人氣可以比得上Bozoma Saint John(以下簡稱Boz)。 現任Endeavor首席營銷官的Boz,是當代美國最出眾的營銷及流行文化代言人之一。她除了造型突出,出場氣勢彷如搖滾巨星,同時,亦正能量爆燈,口才了得,經常在社交網絡發聲,Soundbite一籮籮。 再加上,她作為有色人種女高管的身份,亦勇於為少數族裔及職場女性發聲,頻頻現身大氣電波,難怪是不少人年輕人的偶像。 由於人生故事迂迴曲折,她的職場傳奇,已經拍攝成紀錄片,日後將會於Starz network中播出。 縱橫廣告及營銷界 大學畢業後,Boz立即加入了廣告界,先後效力於Arnold,以及由傳奇黑人導演Spike Lee領軍的廣告及品牌營銷公司Spike DDB。 及後,她成為了PepsiCo音樂及娛樂營銷團隊的主管,這份工,她一做就做了十年,期間,亦奠定了她在流行娛樂及文化界的地位。 2014年,音樂品牌Beats創辦人之一Jimmy Iovine,親自向Boz招手,羅致她為品牌的首席營銷官。 未幾,Beats被Apple收購,Boz亦順利過渡,旋即成為Apple Music & iTunes的全球營銷主管,負責推廣Apple音樂品牌。 2016年,她以Apple首位黑人女高管的身份,出席了WWDC全球開發者大會,以別開生面的活潑手法,向全球推銷Apple Music的新介面,在演講舞台上大放異彩,被傳媒譽為「史上最具個性的Apple高管」。 一直為女性爭取平權的她,2017年,卻戲劇性地,成為性醜聞及是非多多的Uber的Chief Brand Officer。 當Uber形象插水之際,她繼續以她一貫的樂觀兼具創造力的姿態,高調地為企業進行形象革新,並簽訂了不少策略性合作夥伴,令公司逐步納入正軌。 就連前老闆Dara Khosrowshahi(Uber CEO)在Bozoma離職前,也公開發電郵聲明大讚:「Boz在我們處於窘境的時候加入,短短一年,我們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她絕對是其中關鍵。」 美國娛樂、體育及時尚界的Rainmaker 話說Boz剛剛加盟的Endeavor,是一家非常低調,背景極之有趣的傳播集團,背後主要由WME及IMG兩家公司組成。 WME的前身WMA(William Morris Agency)成立於1898年,是美國荷里活藝人經理人公司的鼻祖,旗下經典藝人包括差利卓別靈、貓王皮禮士利、以及瑪麗蓮夢露。 WME被譽為Harvard School of Showbusiness,合作藝人包括兩大商業名導Christopher Nolan和Michael Bay、演員 Christian Bale、Mark Whalberg和Hugh Jackman,歌手則有Adele和Lady Gaga,星光熠熠,不勝枚舉。 此外,可能連廣告界中人都未必留意到,近年幾乎每年都在Cannes Lions掃獎的創意熱店Droga5,WME正是其主要投資者之一。 WME與IMG於2014年合併,更於2016年把UFC(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羅致旗下,業務範疇多不勝數,業務主要包括藝人管理、版權銷售及內容投資三大板塊。 IMG則為不少大型體育運動的幕後推手,旗下IMG Academy培育無數體育明星,其中包括Serena Williams和Maria Sharapova,此外,亦涉足時尚圈活動,簽約多名國際級模特兒,亦是New York …

流行文化營銷第一人Bozoma Read More »

當KOL遇上AI和Blockchain

回帶50年代,當時的萬寶路,由一隻女性香煙品牌,搖身一變,重新定位成一個雄糾糾的男性品牌。 及後,廣告中出現的美國西部牛仔,全部清一色,都是指定使用真正的牛仔,絕非廣告模特兒。 如果此言非虛,這就可能是Marketing歷史中最早出現的Influencer(KOL) Marketing。 與名人代言有所不同,找一些能夠影響到品牌形像的素人,使用或推薦你的產品或服務,令他/她們成為你的活動廣告,是不少品牌使用的營銷伎倆之一。 90年代回歸的Hush Puppies、Under Armour早期資助的中學和大學美式足球活動,以至是Red Bull的College Ambassador Program等等,都是先從學生入手,發掘一些在校園具影響力,或有型有款的學生,俗稱的所謂風頭躉,「低調」和間接地,把產品推銷給其他消費者。 來到Social Media時代,類似的手法更加盛行,Influencer Marketing已經演變成一個產業,好些較具知名度的Influencers,開始會有經理人,甚至是廣告代理。 亞洲地區,其中又以中國為首,Influencer Marketing是一門大生意,據eMarketer的報導,68%的中國消費者認為,他/她的購買行為有受到KOL的影響。 因為投入的資金愈來愈大,加上市場上充斥的KOL又實在是良莠不齊,Marketers也開始要求Influencer代理,或者是Influencer本人,提供有關的數據,作為支持他們投資的理據,好讓能夠對老闆有所交代。 最近,CityU MBA的同學與我聯絡,邀請我出席他們即將舉行的SHARP Forum,題目正好是【釋放 KOL 營銷力量 – 運用 AI 和區塊鏈】。 究竟近期迅速發展中的 AI 和 Blockchain 技術,如何可以為Influencer Marketing,提供更多的數據支持?同時減低Marketers的不必要浪費? 講者之中,就有業界著名的Influencer徐緣和陶傑,也有新創企業Fanstime Foundation的Tadi Dong,以及AnyMind Group的Ben Chien,和大家一起探討Influencer Marketing的技術發展。 我已經報了名,你呢? 免費入場,網上報名,請到這裡。

WordPress達人分享7個SEO秘訣

從事Digital Marketing的工作可謂五花八門,雖然我個人主打的是創意部分,但我向來對某些表面上看來不太Sexy,但卻是非常實用的範疇,份外有興趣,而且,我亦對進攻這些實用範疇的專家,份外尊敬有加,業界好友Ivan So是其中一位。 Ivan除了積極推動WordPress的應用,他個人亦是一名SEO(Search Engine Optimisation)專家,經常幫不少客戶,甚至是博客網友如我等解決難題。 顧名思義,SEO就是要提高你的網站在搜尋器上的排名,讓更多潛在客戶或讀者找到你。在這個人人只顧著在Facebook開Page的年代,經常備受忽略。 如果你都是和我一樣,相信長尾效果的重要性,除了Social Media策略,你其實更需要一個SEO策略。 Ivan向來很願意把自己所累積的經驗和大家分享,點擊以下SEO課程連結,填寫你的名字及電郵,你就可以免費獲得由Ivan主講的SEO課程短片,聽他分享7個SEO貼士。 SEO課程

2018年數碼廣告風雲及前瞻

一個既定事實,就是社交媒體的光環已逐漸消失,無論是廣告客戶或者是用戶們,對社交媒體的熱情亦驟減,熱鬧情況,明顯不及三、四年前。 可是,單憑宏觀數字看,2018年全球數碼廣告仍然持續向好,收入更首次超越電視廣告,高達2,203億美元,佔全球廣告媒體支出38.3%(Dentsu Aegis Network Ad Spend Report)。其中社交媒體廣告冒起,大大話話已有超過十年光景,過去五至六年,正式踏入了一個引爆點,廣告收入飆升,根據eMarketer報導,預料Facebook 2018年全年營收將達544.4億美元,升幅高達36.3%,明年預料升勢放緩,但依然可威脅到數碼廣告界一哥Google的領導地位。與此同時,這兩個新世代廣告媒體市場的天之驕子,不少問題亦隨之出現。 廣告圈也風起雲湧,集團WPP創辦人兼CEO Martin Sorrell 突然下馬,引發了集團旗下多家廣告公司及部門的整合風潮,新任CEO Mark Reed銳意令整個廣告集團走向數碼化,揚言今後集團要禁止使用「數碼」二字,因為這個年頭,廣告不應再以數碼或非數碼(傳統)之分,所有Commerce亦應該是e-Commerce。但新老闆磨拳擦掌之際,卻先宣布將要來個全球瘦身勁炒3,500人,WPP是廣告界的龍頭,此舉具備示範作用,Winter Is Coming絕非危言聳聽,人心惶惶在所難免。 雖然最後在WPP走得不太風光,但Martin Sorrell始終不是省油的燈,廣告沙皇已立即另起爐灶,搖身一變轉型為數碼廣告人,新公司S4 Capital主攻Programatic Media Buy及大數據策劃的Digital Content Marketing兩大範疇,還要擺明車馬說不會再染指盈利屢創新低的傳統Creative Agencies,並且狠批那些老字號傳統廣告公司已死,某程度上,這亦可能是對業界未來發展的重大啟示。 《社媒數碼   多事之秋》 事實上,2018年的社交媒體及數碼廣告界,負面消息多籮籮。YouTube網紅拍攝並上載自殺遺體影片,被猛烈抨擊之餘,亦引發新一輪網絡廣告安全憂慮;網絡假新聞繼續纏繞整個數碼媒體界,英國劍橋分析公司事件,更是牽連甚廣,引發連串訴訟風波;Google及Facebook兩大數碼媒體龍頭CEO,先後被美國國會聽證會傳召質詢;歐盟推出GDPR個人資料保護法辣招,直接威脅到歐洲數碼廣告市場的發展;Facebook影片數據篤數疑雲,繼而引發連番集體訴訟,期間被逼令一些內部「黑心」電郵曝光,進一步影響該社交網絡之形象;2018年踏入第四季,Google旗下社交網絡Google Plus終告關門大吉、執筆之時,Facebook又再次傳出被黑客盜竊個人用戶資料,篇幅有限,不能盡錄。 可是,Google及Facebook這兩大互聯網廣告界龍頭,依然壟斷了2018年全球數碼廣告收入過半江山。當中,多番涉及個人私隱事件訴訟的Facebook,尤其被各地政府窮追猛打,更有政客揚言,建議應考慮透過反壟斷法,逼使Facebook分拆旗下業務。可是,即使負面新聞不絕於耳,這寡頭壟斷之局面,在可見未來繼續是牢不可破,原因只有一個,就是目前為止,還沒有被他們做得更合乎成本效益,正所謂更高「性價比」的社交及數碼廣告產品。 這一邊廂,用戶們終於發現,社交及數碼網絡服務並非免費午餐兼且問題多不勝數;另一邊廂,廣告客戶亦開始質疑數碼廣告數字上的真確性,大家開始對社交及數碼媒體出現信心危機,過去十年的天之驕子,剎那間,會否隨時被打落凡間? 說穿了,社交及數碼媒體已經與大部分人的生活息息相關,沒可能回到從前,但正所謂變幻原是永恆,2019年相信會是整個社交及數碼廣告界的梳理整頓期,在賺取豐厚廣告費用之餘,各大社交及數碼媒體平台,首要條件,就是要重拾用戶及廣告客戶的信心,同時要承擔起保護公眾利益的責任,最後,就是要提供更佳的用戶體驗(包括廣告客戶)。 《信任為先  其餘免談》 因為出現了信心危機,因此,除了媒體平台,這亦是一個是整個數碼廣告業界需要正視的問題。從前,因為社交網絡的病毒性傳播效果,在網絡上吹風、放煙幕、甚至是放誤導消息,都是不少廣告或甚至是媒體中人常用的傳播伎倆,更嚴重的是,當這些不道德的操作,再加上數碼廣告極之有效的廣告推送,所能達到的傳播效果,可以隨時倍增,這亦是過去一年備受爭議的不少個案所在。 英國劍橋分析公司事件令這爭議白熱化,部分用戶及廣告客戶,亦開始對網絡個人私隱略略提高了警覺(雖然,我覺得大部份普羅用戶還是會繼續懵然不知或不聞不問),美國國會聽證會上議員們對各大社交及數碼媒體CEO咄咄迫人的質詢,其實也反映了位高權重的議員們,一方面對網絡世界的無知,另方面亦對數碼科技持不理性的惶恐態度,兩個世代人所產生的矛盾,一時間不易解決。 各大社交及數碼媒體平台的高層們終於明白到,不可能再以為自己是上帝,其中,被首當其衝的Facebook,對廣告埋單客戶亦訂下了更嚴謹的審查制度,尤其是政治廣告。同時,他們亦大舉招聘人手(2018年第三季財報顯示,其人力資源支出較去年多了40%),輔以人工智能工具,追查及打擊假帳號、假新聞等不良訊息傳播。 Facebook品牌專頁的organic reach的演算法,亦進一步被收緊,事實上,去年大家在Newsfeed上所見到的廣告,數量已大幅減少,操作品牌專頁亦愈來愈困難,廣告商亦不再會是「有錢就可以任性」,未有能提供令用戶有興趣的廣告內容,曝光會被進一步的自動減低,此舉一定會對Facebook的廣告收入有短期影響,但長遠而言,這才是以用戶體驗優先,讓用戶重拾對社交網絡廣告信任的正途。 預料在2019年,廣告商將減少在Facebook上盲目追Like,除了成本愈來愈高之外,因為再多的Engagement,似乎亦未必能兌換成實質的生意,對廣告商而言也開始愈來愈沒意義。 香港區的Facebook用戶,吝嗇派Like冠絕全亞洲,看完內容不派Like是主流文化,這是難以扭轉的社會現實。再加上,用戶口味的轉變,能否靠一個Facebook Page經營社群,開始意義不大,反正網絡世界資訊流量太高,一般用戶已經不會有閒情刻意走進品牌的Facebook Page閱讀內容。 不再糾纏於建立社交社群,直接為用戶提供個別有用資訊或娛樂、高水平經反覆測試的Branded Content,串聯直效廣告,將會成為一個更有效的廣告模式。 但奉勸各位品牌話事人,在部署任何廣告攻略前,永遠要把品牌網頁及客戶數據放在重點首位。花錢做廣告前,先好好經營網頁和CRM(Customer-relationship management)。 《電商廣告 乘勢崛起》 上述廣告審查上的轉變,整體而言,會對以電商主導的品牌或企業可能較為有利。所謂廣告的質量,除了見仁見智的創意,沒有實際得過,當用戶看到合眼緣的產品、又有合理的價格或甚至是特別優惠後,可以直接點擊選購。純粹為了譁眾取寵而獲得大量網絡流量的廣告,娛樂至上,依然會是網絡世界的主流風氣,但我覺得,電商賣貨推貨的廣告,或甚至是能為用戶提供服務的廣告,將會陸續在不同的廣告平台中更加成形。 2018年的Black Friday、Cyber Monday、雙11購物節等等,除了在世界各地都看到整體數字繼續上升,此外,值得留意的是,用戶透過手機直接訂購的趨勢,亦同樣在各地市場飆升。如何透過優化的手機用戶體驗,以及互動內容吸引消費者,將會是2019年的重點。 說到底,因為網絡世界人人可發言的特質,電商也必須要好好經營口碑,提高用戶對他們的信任,昔日單純靠一方面唱好的廣告模式,將會愈來愈難做,亦未必可行。用戶對看到的廣告是否有信心,相信廣告內容的真實性,這方面將會是2019年網絡廣告界的一大課題,除了社交平台的日常操作,廣告商也要承擔起一定責任。 但廣告始終不可能一味硬銷產品,要提高消費者對品牌的信任,先令大家加深對產品及品牌的了解,用故事打動人,然後才用產品和合理的價格吸引消費者,在不同的接觸點進行整合式的游說,才是廣告的不二法則。 著名網絡分析師Mary …

2018年數碼廣告風雲及前瞻 Read More »

對不起,惡搞你

上星期我有幸獲香港電台邀請,參與《日常8點半》的直播環節,與三位主持討論網絡惡搞及抽水文化如何影響廣告業。 的而且確,有不少專業廣告人都經常批評惡搞及抽水廣告只反映出低級趣味;但老老實實,學廣告界大師林俊明話齋︰「廣告無真理」,廣告只有觀眾喜歡或不喜歡之分,無論惡搞抑或抽水,都只不過是眾多達到廣告效果(引起觀眾注意,從而採取行動或改變行為及觀點)的手段之一,沒有絕對的好壞之分。 說時遲那時快,今年聖誕,為了宣傳智能家居的聲控技術Google Assistant,網絡巨人如Google也製作了一支惡搞荷里活經典聖誕電影《Home Alone》的廣告。現時已經30多歲、當年只有幾歲大的男主角再次粉墨登場,翻炒《Home Alone》的經典橋段多一次,食正聖誕節這個時機。此片不單止在網絡,就連傳統電視媒體也引起了廣泛討論,人人樂此不疲,認為惡搞有理。 事實上,近年不少香港政府部門,由廉政公署、消防局以至天文台,都似乎一改昔日嚴肅古板的形象,對網絡文化盛行的惡搞及抽水廣告更持開放態度。雖然,我覺得部分作品只有一味譁眾取寵之嫌,但當然也有例外,譬如在節目中也有討論到,抽水抽出名堂的清潔龍阿德,我就覺得算是一個雅俗共賞的好例子。節目中又訪問了負責創作的團隊,他們亦意識到不能獨沽一味靠抽水出位,抽水之餘也要不忘原創;又或者,即使是抽水,也不要一窩蜂隨大隊去抽。 惡搞也好,抽水也好,都只不過是一種借力打力、緊貼潮流文化的即食手法,正所謂來得快,去得更快,但凡任何即食產品,始終多吃無益。所以作為廣告創作的手段,偶爾為之是可以,但只靠借題發揮這一招的話,實在很難為品牌樹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個性形象;說到底,即使是政府部門,也需要樹立屬於自己的品牌形象。 但話說回頭,當這個年頭,廣告公司與客戶的關係都同樣是來得快去得快,當即食手法變成了常態時,這個惡搞及抽水氾濫的廣告現象,亦是不難理解的。

長短兼施的YouTube廣告

除了歐美主流電視台的脫口秀、內地地方電視台的真人騷,還有無數網台及素人製作的娛樂資訊內容,YouTube就像一個有無數頻道的電視台。 YouTube的影片質素愈來愈高(在畫質及內容上),從前我主要只會在手機或平板電腦上看,但最近,除了慣性收視的Netflix,YouTube已經成為我家中大電視的主打電視台。 好節目這麼多,難怪近期在YouTube上看片時亦發現,廣告出現的頻率高了,一些受歡迎的節目,播放期間插播廣告亦已成常規。 本地節目方面,我個人近期常看的就有《杜汶澤喱騷》,還有意想不到地精采的《港台節目》。 同一主題的影片廣告,更被製作成不同的版本,包括常見的30秒、15秒和六秒等,實行長短兼施。而且,除了”You need a website”或手機遊戲一類的網絡廣告常客外,據我觀察,也開始多了主流品牌的廣告入場。 請教過一些媒體採購的專家,聽說近期Facebook的影片廣告已經淪為用錢買流量的等價交換,廣告表現大不如前,因此部分廣告客戶亦開始轉移陣地,作分散投資,實屬正常不過。更何況YouTube已幾乎等同是Y世代及Z世代的電視台,收視率毋庸置疑。 最近讀了一篇Think With Google報告,文中指出,2019年的YouTube廣告市場將會有進一步的蛻變,由昔日只是擔綱大聲公角色(Awareness)到近期的Call-To-Action,而消費者亦已養成一個看片後即行動的習慣,譬如點擊了解更多、立即購買、登記報名等;當配合關鍵字廣告後,更能夠瞄準對產品有興趣的潛在目標消費群。 其中一個創意案例,就是在影片中正好出現了觀眾曾經在該購物網瀏覽過的產品(Retargeting),影片更提供特別優惠,但優惠會在廣告片的25秒後消失,觀眾必須及時點擊。能夠讓消費者立即行動的YouTube影片廣告,相信能夠殺出一條新血路。

2018香港馬拉松跑友跑鞋普查

話說2017年,渣打香港馬拉松終於有一個大型國際運動品牌贊助,而我作為一名廣告人,出於好奇,實在很想知道這鋪天蓋地的廣告宣傳,會否對消費者帶來直接影響。 再加上,因為我個人亦喜歡跑步,更是一名波鞋發燒友。 於是,去年我在自己的臉書頁上製作了一個問卷,嘗試了解一下。 去年的結論是,一如所料,兩大跑友熱愛的跑鞋品牌,ASICS和MIZUNO,由10公里賽事領先至全馬,唯官方贊助品牌NIKE在半馬方面表現尚算突出。 踏入2018年,今年繼續獲得各方網友跑友的意見,在設計問卷的時候,我加入了更多深入了解跑友的問題,此外,更不得不再三多謝《運動筆記hk》的主編,給予我好些專業意見。 上年我一共收集到534個樣本,今年,我除了把問卷放在自己的臉書頁,也放了上《長跑長友》的臉書群組,更重要的,《運動筆記hk》的主編也有在其臉書頁分享了我的問卷,所以,今年反應更加熱烈,一個星期,已合共收到1,151個樣本。 為此,我要向每一位幫我填問卷及分享過的朋友致謝。 先利申,因為工作關係,我認識部分運動品牌負責營銷和公關的朋友,但我卻和他/她們並無任何商業來往,製作這篇問卷的目的,亦純粹是作為我個人觀察的紀錄,並非商業行為。 此外,由於我個人朋友圈子的關係,加上熱衷回應問卷的朋友,相信大多是全馬及半馬跑友,某程度上,我這個問卷的結果,我會大膽視之為「認真跑友」的答案。 因為今年獲得更多「認真跑友」的支持,收到問卷居然以全馬跑手為主,所以,今年的統計結果,對於「認真跑友」、或者是正積極成為「認真跑友」的跑友來說,可能更具參考價值。 根據渣打香港馬拉松的官方資料,以下是2018年三項主要賽事的參加名額: 全馬:18,500 半馬:20,500 10公里:35,000 今年渣打香港馬拉松,你參加了下列哪一個路程的賽事? 我所收集的樣本中,男士為主,佔了超過七成。 跑手所參加的賽事項目,45%以上是全馬、差不多35%是半馬,10公里跑手接近20%。 因此,我所收集的樣本,跑手比例幾乎是大會參賽名額的相反。 賽前你有參加過任何跑會或跑步訓練嗎? 我個人平時有在週末或下班後練跑的習慣,同時也有參加一個星期一次練習的跑會,我的個人體驗是,由教練的指導下,與其他跑友一起練習,即使不參加比賽,都能夠給我更多的進步動力,如果想長跑長有,我覺得參加跑步會是絕對值得的。 今年的參賽跑友中,有超過60%在賽前有參加過跑會或其他的跑步訓練,雖然各有前因,但這亦證明了,大部分「認真跑友」,為了爭取更好成績,又或者是想作好更佳準備,在賽前都會參與訓練。 你有參加過由運動品牌舉辦的跑步訓練活動嗎? 近年各大運動品牌為了宣傳,都開始參與更多社區運動活動,其中包括贊助跑步訓練,今年參賽的跑友當中,有接近26%的朋友都參與過類似活動。 你知道自己腳型是屬於…. 未必所有跑友都懂得按自己的腳形,從而挑選更合適的跑鞋,平時亦不一定有留意自己跑鞋的耗損狀況,於是今年亦加入了兩條相關的問題,主要目的,其實不是單純的想了解到跑友的跑步姿勢,而是根據某些資深網友/跑友的建議,認為這些問題有助提高跑友對這方面的關注。 結果顯示,有超過51%的朋友,認為/知道自己是正常足弓,至於扁平足跑友,也有22%,約有10%朋友卻不知道此為何物。 你有留意到你的跑鞋磨蝕位置主要在那裡? 有15%的跑友一直都沒有留意跑鞋磨蝕情況,而38%以上的跑手留意到磨蝕的主要為後外側位置,情況最為普遍,此外,有19%的跑友認為磨蝕位置尚算平均。 以下這篇文章,值得各位跑友參考: 《圖解!「鞋底磨損」8種類型,看出你的跑步姿勢哪裡有問題》 比賽期間,你有邊跑邊聽歌嗎? 聽歌本來是一個很個人的問題,有關在跑步期間應否聽歌,不同朋友也有不同見解,我的音樂朋友J,今年也有參加全馬比賽,他便笑說過:「跑步沒歌聽,痛苦得要死」。 但我認識過一些資深跑手,會對跑步聽歌予以反對,他/她們普遍認為跑步期間,應該時刻注意自己的腳步聲,步伐有否過度用力,其次,也要專注留意四周環境,避免意外發生,這都是相當重要的。 可能今年問卷樣本的跑友中,全馬跑友佔了大多數,而全馬跑友中,不聽歌跑步的為主,以至今年跑步聽歌人數的比例,比往年的38%更低,今年跌至28%。 比賽前及期間,你有否使用以下其中一款手機App或電子工具記錄你的跑步狀況嗎? 除了注重日常運動健康,也順便方便在Facebook呃Like,可記錄運動質素資訊的電子產品,近年已成潮流,手機App之外,運動電子手帶或電子錶,都是不少熱愛跑步行山踩單車的朋友們的必備工具。 今年的馬拉松跑友中,GARMIN成為了一枝獨秀的寵兒,有超過52%跑友在比賽期間使用,成為今年的大熱,陪伴跑友多年的NIKE+則有超過18%使用者。 令我詫異的是,平日也見到不少朋友佩戴的運動手帶Fitbit(3%),以及Apple Watch(8%),可能由於其功能關係,比我預期中少跑友在比賽期間使用。 說到底,論其專業性及運動資訊的豐富,GARMIN還是比這兩者高出幾皮,成為跑手主要選擇,亦是無可厚非。 你有沒有於賽前或賽後,分享照片至社交網絡? 個人認為,某程度上,社交網絡上的分享,促進了更多人享受參加像渣打香港馬拉松這類大型運動比賽的樂趣,辛辛苦苦完成了賽事,試問有多少位朋友能夠忍手不來一張自拍? 當作是個人的人生記錄也好、在朋友間炫耀一下都好、刷存在感都好,我覺得這都未嘗不是一件人生的美好事。 即使我的跑友樣本以「認真跑友」居多,今年的跑友中,有超過76%的朋友,在賽前或賽後都有分享照片至社交網絡。 你曾經在以下哪個社交網絡平台分享照片或短片?(可選超過一個選項) 而分享的平台中,一如所料,Mark Zuckerberg是大贏家,我也有理由相信,Facebook和Instagram有助促進馬拉松體育活動的宣傳。 有92%以上的朋友都有在Facebook分享,此外,Instagram也有不少,超過42%,第三位便要數到WeChat,有超過10%。 最後,終於來到大家可能最關注的跑鞋部分。 去年我沒有細分跑手比賽組別,但我今年將三項主要賽事,分開來問跑友所穿戰靴的品牌。 全馬跑手,你穿著下面哪個品牌的跑鞋參賽? 即使沒有大賣廣告,主要靠口碑及跑友教練的推薦,結果差不多35%的跑友都選擇了ASICS,接近20%選MIZUNO。 雖然在馬拉松前廣告不算特別給力,但今年也好歹開始做少許宣傳,同時亦沒有再硬推那些貽笑街坊的明星跑手的adidas,有15%以上的跑友穿上了「三間」戰靴,緊貼在第三位,有參加全馬的跑友目測觀察,不少「三間」跑友都是穿著Adizero Adios這款較為專業的鞋款。 NIKE跑鞋向來被「認真跑友」詬病「睇得唔跑得」,今年「關刀」也急起直追,除了在每個項目都有贊助跑手出賽,而且亦獲得佳績外,在全馬賽事中,也有11%的跑友穿著關刀戰靴出征。值得留意,NIKE在2017年的Breaking2挑戰,雖然未能打破兩小時這紀錄,但仍算雖敗猶榮,亦顯示出品牌對「認真做好跑鞋」的野心,VAPORFLY …

2018香港馬拉松跑友跑鞋普查 Read More »

購買旅遊保險習慣小調查

任誰都知道,香港人熱愛旅行,購買旅遊保險又好像是起飛前指定動作。 我隨便問過我身邊的幾位朋友,再加上做了一趟簡單的Social Listening(特此鳴謝Social Power),發覺不少人都是臨出發前一刻,才找老友鬼鬼的保險經紀朋友落單,但他們買了的到底是什麼,受保的是什麼,就連其實託保險經紀買了的是哪一家的旅遊保險,大家都是一頭霧水。 因工作關係,加上是好奇的我,於是,我寫了幾條問題,上網向網友求教。 兩日內,收到323個回應。 以下是相關的回應內容,純粹供大家參考。 差不多四成朋友一年至少出外旅遊兩次次,兩成人四次或以上,其實比例真的很高。 接近九成人都會買旅遊保險,肯定是指定動作了。 有點意料之外的,是原來有差不多六成朋友,會選擇上網自助購買,看來,這已經是個新趨勢。 八成的朋友,都可以講得出幫襯了那一家公司的旅遊保險,比我預期中多。   因為真的希望看看朋友們是否真的可以直接講得出公司的名字,我刻意不做選擇題,這題是填充題,但網友填得比我想像中混亂(上了寶貴一課),所以最後也放棄了做統計。   純粹目測,只作參考,較多朋友選擇的,分別是保誠Prudential、藍十字、蘇黎世ZURICH和AXA等等。

男人洗臉大搜查

男人呀男人,你平時用什麼方法洗臉? 由究竟每天洗多少次?用清水還是洗臉皂?用雙手還是用洗面刷或甚至是電子洗面刷? 本來,我以為這是3個很簡單的問題,相比起女士,男人要求沒那麼多,應該分別不大,但誰知,出來的部分結果,有點令我始料不及。 我們這些做創作的,很多時,都會有很多個人化的預存偏見,以為自己的觀點,就是代表全世界的觀點。 但其實,人心的確不可測,你的態度愈開放,才愈能夠洞悉人情氣味。 感謝過去的周末,幫我填了這個問卷的614位朋友。 見反應這樣好,我相信我會定期多做這類網絡調查。

當品牌廣告遇上不良內容

Google除了受到各大廣告客戶的杯葛,明明是始作俑者之一的廣告媒體集團,最近也一起加入聲討Google的行列了,認為他們要「徹底」解決廣告比鄰不良網絡內容的問題,因為此現象會大大影響品牌形象,讓人誤以為廣告商支持某些仇恨、不雅、歧視言論云云。 廣告客戶都有潔癖,這當然是無可厚非,譬如他們最怕自己的廣告會出現在一個不太「企理」的版面,旁邊會有死人冧樓等風化不雅的內容。這方面,傳媒媒體可以用排版或投放時段人手過濾。但來到網絡世界,即使是同一版網頁的內容,每個人會看到的廣告都可以是截然不同。 再者,近年興起的程序化購買、網絡媒體購買都是交由機械人處理,廣告只認數字不認內容,廣告客戶只大概知道,廣告會投放給哪些事先設定了針對的群組,可是到底這些用戶會在哪版網頁或哪段視頻上見到你的廣告,卻很難100%在任何人的控制範圍之內。 尤其是有很多廣告客戶都會要求買平貨,又要流量高,又要平均曝光價夠低,在充斥海量用戶內容的網絡世界(YouTube每分鐘平均有400小時的內容被上載),如果廣告客戶還是停留於傳統媒體時代的潔癖思維,基本上我覺得已經是不切實際。 不要以為我在替Google辯護,某程度上我認為Google也好,Facebook也好,都應該好好監管用戶所上載的內容,尤其是當涉及廣告投放的。然而,那條尺究竟是如何訂、由誰訂、找誰執行,很難有一個完美的方案,譬如廣告客戶A會覺得支持LGBT的內容沒問題,但客戶B卻可能覺得大有問題。到底Google應如何決定此乃「品牌安全」內容,那將會是一個永無休止的爭論。 (原文刊登於晴報《進擊中的Social》2017/04/7,我是本文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