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網絡假新聞,誰是幫兇?

圖片來自這裡 有別於傳統媒體機構需要負上法律責任,在社交網絡發表個人言論,或甚至是散播未經證實的消息,向來都是一個三不管地帶,加上有言論自由這道德高地作後盾,網絡發言演變成網絡造謠已是屢見不鮮,再加上,網絡一窩蜂的「分享」文化,愈是有話題性、愈是有 sound bites、愈是能夠正中讀者情緒下懷的新聞消息,便愈有機會在未經證實的情況下,被廣傳在社交網絡。 剛剛過去的美國大選,大選前夕,便有大量「假新聞」充斥於社交網絡(當中以Facebook及Twitter為主),又或者是Google搜尋結果首頁,其所誤導的,不單是升斗市民,還包括了主流媒體。 上星期四,美國總統奧巴馬首次開腔,公開譴責社交網絡「假新聞」的嚴重性,尤其是在大選前的幾個月內。翌日,曾堅稱「假新聞」在Facebook被廣傳只屬極少數、並且未不足以左右選舉大局的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終於在個人帳號上表示,該社交網絡將會嚴肅正視「假新聞」,包括一連串的監察機制,減低未經證實的消息廣傳的機會,其中更會過濾那些經常發放「假新聞」的粉絲頁或網站,除了會禁止售賣廣告,消息亦會遏止流通。 在輿論壓力下,Google及Twitter同樣作出聲明,將會採取相應措施處理網絡「假新聞」,但問題是,即使有尖端的網絡科技去為大家過濾「假新聞」,流言的散播又是否能夠被完全杜絕? 說到底,Facebook,或甚至是其他互聯網工具背後的運算機制,某程度助長了流言的散播速度,正正因為,這個時代的新聞,內容往往以吸引眼球,以及能否跟隨大眾主觀意願的情緒為優先,愈多人廣傳、被廣傳的速度愈快,被「發現」的機會就會愈高。群眾的眼睛,從來都不一定雪亮,大家亦會在不自不覺間,成為了羊群中的其中一頭羊,間接成為網絡假新聞的幫兇。

科技界名人聯手推廣電腦程式教育

有看過那一套八十年代的校園青春片Revenge Of The Nerds嗎? 那個年代,可能沒有多少人想過,這些在學校平日沉默寡言,經常被取笑的四眼電子龜,長大後,居然會學識一身好武藝,懂得寫一些本來應該只有外星人才看得明的電腦程式,剛好迎上科網熱潮,沖浪而去,不少成為新一代的商業領袖、富貴神人。 活到像我這等接近半百年歲,聽過不少朋友都説過:「年少多好,如果人生可以回帶,我希望年輕時會學曉過一兩件樂器。」 (當然,對於八、九十後而言,此命題可能不成立,因為他們大多數都有被父母迫過去學樂器。) 而我呢?如果人生可以回帶,我多麼希望,年輕時能學懂過如何編寫一點電腦程式哦。 為什麼呢?現今世代,電腦、手機、互聯網,還有其他數之不盡如八達通或銀行提款機等等背後不可或缺的數位程式,每一日,都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 而除了硬件,不斷推陳出新的軟件,正如我寫這篇文時正使用的Evernote好、朋友們不斷地向我推送索命的Candy Crush也好,都是無數電腦程式員的努力成果。 這個年代,即使你自問有橋,你還是得靠這些懂得編寫電腦開發程式的朋友,去把你的想法,付諸實行出來。 事實上,來到科網世代,單純有所謂的「橋」,是真的不夠用的,看過Social Network這電影嗎?電影中飾演Mark Zuckberg的主角被指責偷橋時,有句說話我印象最深刻。 ”You know, you really don’t need a forensics team to get to the bottom of this. If you guys were the inventors of Facebook, you’d have invented Facebook”。 最近我在facebook分享了一支短片,事後有位媽咪級同事問我:你覺得我是否應該也讓我的小孩學習一下寫程式? “I think everyone should learn how to program a computer, because …

科技界名人聯手推廣電腦程式教育 Read More »

iOS平台上最優秀的Google Reader訂閱app—-Newsify

在iOS有那一個RSS Reader最好用呢?在Facebook向朋友請教,朋友A推薦我用Newsify。 先前都用些免費軟件閱讀RSS上的訂閱,但主打還是用Flipboard,也有用Pocket負責收藏,最近亦多用了Evernote來作資料整理。 由於工作及教學上所需,我對知識及資訊的吞吐量愈來愈大,我發覺若要滿足到我從訂閱、分類、篩選、閱讀、收藏這五個步驟的要求,除了我要培養出一套個人的整理術外,我更需要物色一些好工具。 用了Newsify此app的免費版一個上午,已立即決定升級使用付費版(媽呀,才HK$8,已可iPhone和iPad版兩用),除了因為界面精美外,實用性更是一流。 Newsify的一大優點,是在於它與Google Reader的整合性極高,無論你是透過Google Reader或者是Newsify新增訂閱,兩者都會同時同步,有條不紊。 此外,Newsify內建的搜尋引擎,效率也相當高,要在訂閱中以關鍵字找新聞,輕而易舉。 更重要的一點,是為Newsify的離線閱讀功能,這一點,類似平台如Flipboard等,暫時是最大盲點。 由於我經常要到廣州出差,所以間中會有大半天處於離線狀態,但只要在早上出門前用Newsify同步更新一次,大部份當天的新聞已可儲存,路上便可以繼續輕鬆地閱讀和整理了。 此外,一如巿面上所有主流的新聞訂閱app,看到有趣的新聞,想在社交網絡分享,Newsify也同樣方便。 你大可先標籤某段新聞為重點、或者是將新聞的連結收藏到Evernote,想把文章分享到社交網絡?一籃子的如Facebook、Twitter、Google+、Tumblr或甚至是Buffer等等的超連結,幾乎也可以一鍵搞定。 執筆之時,Newsify正進行限時免費,還未擁有的iOS用家,快快到這裡「單撈」(下載)下來吧。 當然,即使是付費的話,這也是一個物超所值的App哦,支持一下也應該。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Make Me Asian手機app涉歧視,Google受壓下架。

從前看明珠台學英文,我最愛看實況喜劇Seinfeld(宋飛正傳),不少美國人下下都要講求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這套劇卻剛好相反,當中笑料,九成就是要玩政治不正確(Politically Incorrect)。 無論你是男人女人肥人矮人靚人醜人有頭髮無頭髮或七十二行,都有機會成為被挖苦的對像,更甚者,劇中人還愛拿不同族裔的Stereotype作笑料,主角Jerry Seinfeld自己作為美藉猶太裔,箇中笑料更是不留情面。 整套劇的角色,基本上無個好人,但由於笑料輕鬆浮誇得來又極之到肉,某程度上,讓平日那些在人前開口埋口禮義廉恥的電視觀眾,心理上得到解放,暗地裡看得開懷。 Seinfeld一共播出了7季,1998年Jerry Seinfeld的收入達2.67億美元,令他成為美國全年最高收入藝人,到目前為止,他仍然是全美最高收入的諧星。 一個民族(或個人)之所以偉大,其一在於能否自嘲,被人取笑兩句又不會輕易被傷害到弱小心靈。 Jerry Seinfeld可以入得到屋,靠在公仔箱「窒」人至富,卻沒有被人和諧,全因他頸上掛著「幽默」這兩個字的免死金牌。 「幽默」是一門藝術,要講究時間人物地點,稍一失去平衡,「幽默」可釀成災難,被指責為「歧視」。 說一大堆關於Seinfeld的話,因為最近在CNN網看到一則小新聞。 話說Google Play Store上有一個app,最近在美國被多名亞裔宗教人士及小數族裔猛烈抨擊,認為是鼓吹「種族歧視」,於是被迫下架,。 這個App名為Make Me Asian,把一張大頭相上載上去,你可以立即進行整容,矇豬眼、黃皮膚、黑髪,按幾個鍵,逐漸變黃又得,立即變黃哂亦得,得咗。 除了Make Me Asian,同系列還有個Make Me Indian,操作手法一樣,現在也同樣下架。 看見這單新聞,我感到有點無奈,因為我還未有機會去試玩一下。 事關小弟雖然祖籍番禺,膚色長相卻有幾分像南亞裔人,自少常被朋友拿來開玩笑,所以,我也想透過此app,看看我的矇豬眼chok樣會是怎麼樣。 有網友說,除了Make Me Asian,坊間還有多款整容app,可以將你變老變萌,那又算不算歧視? 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想,如果該公司同時推出同系的Make Me Caucasian,會不會就能把此事件擺平? 作為亞裔人,大家覺得此app是無傷大雅,抑或是真的鼓吹歧視? 伸延閱讀: Google Removes ‘Make Me Asian’ App After Protests of Racism Asian-Americans speak out against Google app they call offensive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

Make Me Asian手機app涉歧視,Google受壓下架。 Read More »

在Google上的小尼莫夢境歷險

在網絡世界搞互動,其實不一定動不動就要出動Crazy Ad 或什麼Rich Media Flash Banner的,用一個引人入勝的手法說故事,無需使用太複雜的技術執行,也可以令用戶自願click完又click。 說的是今天在Google首頁出現的Doodle,美輪美奐,略帶古典味的插畫設計,就像向你訴說一個奇幻的童話故事。 熟睡中的小男孩,突然甦醒,床舖滾動起來,把小男孩掉了進地上的洞穴。 右下角有一個小箭頭,吸引你click下去,看看掉了進洞穴的小男孩,究竟有何遭遇。 每click一次,這個奇幻故事,就會展開下一章的新段落,吸引你繼續click下去。漫畫其實製作得十分簡單,但卻是十分生動有趣。 原來,這是Google為紀念20世紀美國漫畫家 Winsor McCay的經典兒童圖書作品:小尼莫夢境歷險(Little Nemo in Slumberland)的107年周年而製作。 大家快快趁今天這個Doodle還在,過去Google的首頁看一下吧,錯過了的話,唯有看下面有心人video capture的動畫吧。

Nexus 7親子樂悠悠

「Nexus 7,可能是目前唯一一部可真正威脅到iPad地位的Tablet。」 不是我說的,而是很多一流評測員,包括我的偶像Walt Mossberg。 當然,這純粹是站在硬件與價格的性價比之角度來看而已。 Jelly Bean固然已經大躍進,但與iOS相比,介面流暢度仍有少許距離,至於可下載的雜誌及電影內容,以及apps等等的整個內容生態系統方面,距離暫時相差更遠。 所以,我覺得不如改口說,這台Google與Asus合作推出的Nexus 7,可能是目前真正的Android Tablet殺手。 姑勿論如何,暫時我還未有機會拿過上手親身體驗,只是道聽途說,無謂講多錯多了。 但最近看過Nexus 7的電視廣告,我卻覺得,絕對可以撼贏Apple iPad的電視廣告。 廣告中大賣父子溫情,講述和兒子一起去露營的爸爸,如何善用Nexus 7,與兒子寓教於樂。 難得的是,片中的小孩,並非如我們常在禮拜日飲早茶時見到的港孩小學雞;只要一發難,父母就會拋部iPad給他們當水泡,然後就會自閉地埋頭埋腦打機。 廣告中,爸爸用Nexus 7與兒子下棋、行山照明、野外定向(指南針)和讀小王子故事書,全程只做一些有學習意義或互動的事情,雖然徹頭徹尾,都是硬銷式的產品示範,但卻來得不落俗套,感覺清新。 背後的潛台詞,當然又是為貪玩新玩意的大男孩爸爸,可以用兒子來做藉口,勸老婆大人批准,入手一台Nexus 7吧。 各位媽打們,小心中伏(換轉我是你,我真的會心軟哦)。 伸延閱讀: From Google, the Toughest Challenger to the iPad 「親生仔」7 吋平板激試 – Google Nexus 7

網絡創品牌 社交建口碑

屈指一算已是第五屆,一年一度,由香港互動市務商會舉辦的eCMO論壇,剛於上星期假香港生產力促進局舉行,今年以「品牌創建及危機管理」為題,與會嘉賓講者合共13位,出席人數超過300人。 CMO者,首席營銷官是也,顧名思義,eCMO論壇正是為從事數位營銷的業界朋友而設。此論壇一年比一年熱鬧,討論踴躍,可見數位營銷在香港愈來愈備受重視。 論壇由消費者委員會總幹事劉燕卿女士作開幕致詞,她以最近加拿大麥當勞在社交網絡流傳的一支影片為例,片中麥當勞公司的營銷人,居然來了一個自我「踢爆」。 她在麥當勞買了一個漢堡包,然後直接拿到廣告製作公司的攝影棚內,如數家珍地,向觀眾解釋進行廣告拍攝的前期及後期加工。 當然,事前事後的漢堡包,賣相相差甚遠,可是,麥當勞公司的營銷人卻是希望透過此片,向公眾交代:雖然廣告內的漢堡包都經過美化粉飾,但所有食物材料,其實還是取材自麥當勞餐廳的。 劉女士以此為例,正是想說明,今時今日,在這個社交網絡盛行的年代,創建品牌已不能再憑大賣廣告自吹自擂,每個企業都要提高產品的透明度,以更人性化和軟性的手法,與消費者進行相向接觸。 消費者對媒體內容的選擇,愈來愈來得主動。Google香港的總經理Philip Chan亦指出,目前不少家庭的媒體娛樂,隨時起碼是三個屏幕:電視、手機、平版電腦,同時交替進行,而其中,網絡視頻的收視率,更是直逼傳統電視媒體。 在香港,單單是YouTube,每個月便已經起碼接觸到超過250萬名觀眾。 來自PCCW媒體部的副總裁Lofai Lo則認為,當舊媒體遇上新媒體,媒體人或營銷人必須捨棄以自我為中心的硬銷心態,必須換上如產品開發者般的腦袋,不斷以創造用家價值為思考前題,從而研發媒體產品。 論壇上他以1083這傳統電話查詢服務為例,當來到智能手機的世界,單把服務硬搬過去已絕對不行,必須要反覆思量,如何在用家體驗的角度,創造更多附加價值,即使在產品上滲入廣告元素,道理都是一樣。 智能手機在香港大行其道,滲透率極高,亦間接造就了本地手機營銷公司Cherrypicks的崛起,該公司的行政總裁Jason Chiu在論壇上便提出了O2O(Online-To-Offline)這概念,在香港,30%的手機用戶有透過手機搜尋及購物的習慣,他認為只要透過智能手機普及這優勢,便能夠與傳統的戶外或平面媒體相結合,把商機直接變成購買行為。 該公司所開發的如iButterfly、TownCheck及即將推出的SmartD等智能手機軟件平台,便把隨時隨地用手機上網這習慣,轉化成向消費者提供適時適地性的購物優惠或產品推介。 今屆論壇亮點之一,相信是非來自芬蘭的憤怒鳥(Angry Birds)高級副總裁Henri Holm莫屬了,究竟憤怒鳥在營銷上有什麼成功訣竅?他先解構整個遊戲的核心,就是要向用家說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 雖然故事骨幹簡單,每一次還是講述憤怒鳥為奪回被偷去的鳥蛋,如何向惡魔豬報復的橋段,但故事卻可以由此出發,推出不同的季節性版本,由萬聖節或甚至中國人的中秋節都可以。 最近的創舉,更是與美國太空總處合作,由地面打到上太空(當然,這其中相信是有關機構的贊助內容)。但萬變不離其宗,玩法、故事可以很簡單,先引人入局,但要駕馭這遊戲,就絕非易事,同時,又要配合不時更新的版本內容,保持新鮮感,這樣就能繼續抓緊用家的心了。 在短短的兩三年內,單憑一個手機為主開發的遊戲,憤怒鳥已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角色,週邊產品無孔不入,更成功進軍電影和主題公園遊樂場,Henri一語道破:不斷累積紛絲,才可建立品牌,但回報不一定要直接來自紛絲(即無需急於向用家收費),建立好品牌,就可以從中獲得更高回報。 到了今天,憤怒鳥已經成為了一個媒體平台,獲得世界各地無數品牌的青睞,吸金?無難度。 雖然是香港土生土長的國際品牌,國泰航空卻是這類公開論壇的稀客。作為該品牌的數位及社交網絡營銷經理,Ali Bullock其實平日也甚活躍於社交網絡圈。 目前,他的團隊為該企業管理多個不同的社交網絡帳戶,單是在facebook,便已經有19個為照顧不同市場而設的粉絲頁,合共有35萬粉絲追隨,除此之外,在Twitter及微博,你也不難找到該品牌的足跡。 Ali指出,雖然目前社交網絡已成為品牌營銷不可或缺的部份,他卻認為,品牌經營者切忌為做而做,必先要進行內部溝通,制定好工作目標。以國泰航空為例:一)建立品牌口碑;二)提高客戶與品牌參與度;三)電子商貿;四)客戶服務;五)危機管理,這都是該公司社交營銷團隊的主要目標。 但話說回頭,由於目前群眾較習慣(或主動要求)透過企業的社交網絡進行溝通,品牌建立和管理社交網絡帳戶,已面臨一個事在必行的境地。而好像國泰航空這類大企業,更加需要主動地監察網絡上的品牌口碑,有必要時,盡量讓客戶服務人員參與,提高整個客服過程的透明度。 即使是投訴,只要處理得宜,社交網絡上的客服管理,往往較傳統渠道具更正面的效果。 今屆eCMO論壇嘉賓眾多,演說及討論超過7小時,請恕筆者未能將每位嘉賓的演說逐一節錄,唯會上大部份嘉賓也提出了兩個重點: 一)透過數位媒體(其中包括社交網絡及智能手機)建立品牌,其成效及重要性已不亞於傳統媒體。 二)在網絡世界管理品牌口碑,切忌單向處理,否則商機便隨時會變成危機,反之亦然。 (原文刊登於2012年7月3日香港信報【經管錦言】專欄,本人是上文作者)

Google台灣的搜尋故事—是「微電影」不是「微廣告」

最近,頻頻聽到「微電影」這三個字,聽到時,真的隨時較當初聽到Viral Video這名詞更頭痛。 就算你不是行內廣告人,你可能也會感覺得到「微電影」之泛濫,但真正令我頭痛的,卻並非「微電影」是否泛濫。 廣告客戶滿以為將長版本廣告視頻放上不用付媒體費的YouTube或YouKu等一類的社交視頻平台,然後指望動輒會有數十萬點擊瀏覽的成果,才是令我頭痛的病源。 就正如好廣告不會拯救到爛產品一樣,YouTube也絕非靈丹妙藥,任它再風靡全球,也不代表能夠把你的視頻自動散播開去,因為YouTube這類平台,有別於你可以逼人看廣告的電視台,看或不看,話事人是觀眾。 你知道在YouTube的世界,競爭究竟有多劇烈嗎? 每分鐘,就有足足72小時的視頻被上傳。 每個月,有接近30億小時的視頻曾經被觀看。 2011年,視頻瀏覽次數整體合共有一萬億。 今年5月21日,YouTube剛好踏入七周年,這支視頻,給我們回顧了好些有趣的數字和故事。 的而且確,目前,要在YouTube上突圍而出,競爭愈來愈劇烈。我沒有一條必勝方程式,但我覺得,品牌要做網絡視頻,先要考慮以下五個基本要點: 幽默經常被視為YouTube的必殺技,但並非每個產品都適合幽默,誠意有時比做小丑讓人討好。 自出娘胎,我們都喜歡聽故事,看看品牌有否可以打動人的故事,真實為先,賣產品為次。 就算真的要硬銷產品功能,看看可否以戲劇化的手法,呈現產品的優點,感性好,幽默也好,不瘟不火就最不好。 「我會把這條視頻分享出去嗎?」網絡視頻是否成功,重點通常在於有否一個讓觀眾看後想立即傳開去的引爆點。退後兩步,站在觀眾的立場,撫心自問是必要的。 不一定要靠官方帳號發放視頻,豁出去,找來一些YouTube達人,由他們來幫你播種,效果往往更好。 最近看了來自台灣Google的三條視頻,大概也合乎了我以上提及的五個基本要點,製作也充滿誠意,大家不妨揣摩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值得參考之處? 有台灣的朋友告訴我,「吳承儒:高鐵上的小科學家」那一支視頻,在網絡上掀起了相當廣泛的討論,當中雖然有正面也有負面的,但正因為具備了一定的話題性,其「可分享性」程度也就更高了。 伸延閱讀:YouTube Statistics: A Year Later – More Jawdropping Growth

2011年社交網界大事件

今年社交網絡較往年更為熱鬧,一年既終,我特別嚴選了十大事件,看看當中有那些也和你息息相關? (一)社交網絡示威風雲 就連時代雜誌也將示威者選為年度風雲人物,可見2011年的而且確是一個示威之年,而其中社交網絡亦扮演著推波助瀾的重要角色。率先啟動事故始於年初,前埃及總統穆巴拉克被透過社交網絡組織及策動的群眾要求下台,開羅政府先禁推特(Twitter)臉書(facebook)後封鎖互聯網及手機短訊,最後演變成海外人士同心協力,千方百計將當地被封訊息繼續散播(譬如有人提供話音轉成文字短訊的技術),裡應外合。#egypt除了成為了推特2011年的標籤排行榜首位外(即最多人以此話題作標籤發言),引來的骨牌效應,是令今年接踵而來,發生在世界各地的示威活動的策劃及參與者,更懂得借助社交網絡的力量,由英國及溫哥華暴動以至佔領華爾街,角色同樣重要。 (圖片來源) (二)日本東北大地震 今年三月期間,這場接近9級的大地震及接連發生的核幅射事故,震撼全世界,同時間,亦突顯了在這非常時期,當傳統移動通信網絡癱瘓時,大家能如何透過社交網站,更有效地協助大眾了解事態發展、提供人道支援、協助尋人、發放支持慰問訊息等。同時,透過在社交網站發佈圖文,日本當地民眾亦扮演了提供第一手資訊、在社區中互助等角色。當然,造謠及惡意破壞者也會趁此非常時期出來搗蛋,將未經證實的訊息盲目轉發,某程度亦反映在社交網絡應用上,民智仍有待改善。 (圖片來源) (三)英國皇儲大婚微直播 可能是首個大規模地透過不同社交網站進行直播的國民慶典,在現場的,在世界另一個角落的,都在婚禮舉行期間,一起以文字、圖片及視像,同步參與證這場世紀婚禮派對。有趣的是,當中參與人士佔了六成來自美國,婚禮前的24小時,最少有280萬人透過facebook一起討論皇室大婚這話題,婚禮期間以主題標籤#royalwedding撰寫的推文,平均每秒就有237條。除了證明了英國皇室在這場公關秀中,成功將國家出口,有助將來吸納外國觀光旅客,另方面,透過無遠忽屆當中又以年輕人為主的社交網絡,成功地將皇室的形象年輕化。 (圖片來源) (四)推特搶先傳出拉登死訊 國家大事件不向傳媒放風,有關拉登的死訊,卻是先由美國前國防部長Donald Rumsfeld的幕僚長Keith Urbahn在推特上放風,聊聊數十字,即令各大傳媒網站輾轉相傳並向白宮爭相確認,在電視發表廣播前,奧巴馬亦特意在推特事先張揚即將有大事宣佈,此事件破了推特發貼的次數紀錄,最高峰期間的一個小時內,合共發貼1千2百40萬條。 (圖片來源) (五)微博造謠闢謠 郭美美與中國紅十字會事件、溫州動車事故後的不實報導、日本核事故被渲染、諾基亞公司倒閉等等,無論是大事小事民事國事商事,由於微博已成為了全國3億用戶每日的訊息脈搏,因此亦成了想成名想惡搞等人的窩藏地。為此,新浪微博雖然下半年推出了微博闢謠服務,但造謠作假之風仍沒可能杜絕,隨便相信謠言事小,就連所謂的名人也隨便將謠言廣傳,才是微博社區內的真正歪風。 (圖片來源) (六)騰訊微博英文版 可能你會覺得事不關己,你更有權質疑,面對言論自由開放的外國社交網絡,要符合中國國情才能生存的微博,針對外國人的英文版究竟存在意義何在?姑勿論如何,這是微博意圖吸引海外社交網絡用戶的中介點,對有興趣和中國人進行文化交流或做生意的,這可能是一條重要的新渠道。不相信?問問老早於多個月前,已經在新浪開了個官方微博帳戶的湯告魯斯,你就知道他多有先見之明,畢竟,中國網民4.9億這數字,說一點也不吸引真有點說不過去。 (圖片來源) (七)臉書推出時間軸 先於9月向開發人員推出試版,然後在12月中,趕及在聖誕節前正式推出。臉書將版面進行大規模變臉,以圖像化的時間軸(Timeline)來增加用家的粘貼度,迎戰來勢洶洶的對手Google+,試版時已獲得相當的好評。目前臉書坐擁全球超過8億用戶,成為網絡瀏覽量高於Google的平台,一拖再拖的IPO預計會押後至在2012春天,時間軸能否讓投資者認同臉書的吸金潛力,將有機會影響上市價位。 (圖片來源) (八)Google+進軍社交圈 臉書宣佈推出時間軸的接近時間,經歷了三個多月只接受被邀請者的試用後,Google+也於本年9月公開接受用戶登記使用。雖然被批評為小眾的玩意,但首16天已吸納了過1,000萬用戶,首100天則邁入4,000萬大關,Google+已肯定成為社交網絡史上成長速度最快的社群。Google+的殺著,肯定會與搜尋引擎的結果排名有微秒關係,有否被你社交網絡中的朋友”+”過的網頁,有可能會直接影響搜尋結果,搜尋引擎社交化,或甚至是社交網絡的搜尋引擎,都可能是2012兵家必爭之地。 (圖片來源) (九)向喬布斯致敬潮 相信沒有多少個企業領袖的離世,會在民眾間掀起如此廣泛迴響。2011年10月5日,當喬布斯的官方死訊正式宣佈,社交網絡立即爆發出一輪向喬布斯致敬潮,推特上對相關話題的發貼速度最高達每秒1萬條,以#iSad或#ThankYouSteve等致敬標籤發貼也數以十萬計,一時間,喬布斯的名言如廣告語”Think Different”或演講詞”Stay Hungry. Stay Foolish”也成了社交網絡上的熱門詞句,自逝世消息公佈後的24小時,最少已有超過280萬條在各大社交網絡出現過的致敬訊息(數據來自澳洲社交媒體監察機構SR7),其中當然不乏社會名人,最廣為備受轉載之一,首推喬布斯宿敵兼老朋友蓋茲在推特那句「Working with Jobs was an insanely great honor」的留言(註:喬布斯生前常以insanely great來形容自己的產品)。 (圖片來源) (十)社交網站IPO潮 社交網絡全球大熱,掀起了新一輪的科網熱潮,社交概念企業磨拳擦掌,由專業人士必用的LinkedIn以至團購網站Groupon,紛紛上市集資,就連中國的A貨臉書人人網及交友網站世紀佳緣也成功越洋到美國上市。社交網絡概念成為股壇新貴,靠在臉書上做社交網絡遊戲起家的Zynga亦趕上2011年的尾班車,於上星期上市,但上市首日即跌5%,出師不利,同時亦向這社交網絡泡沫潮敲響警號。 (圖片來源) (原文刊登於2011年12月20日香港信報【經管錦言】專欄,本人是上文作者)

QR Code軟著陸,NFC已殺到。

(圖片來源) 任誰都知到,香港是一個手機滲透率極高的城市(7月份OFTA公佈的最新數據,全港手機滲透率達200.6%),保守估計,香港人口中,智能手機用家最少佔三分之一。 香港消費者往往追求最新、最快 、最好的智能手機。可是,香港卻是個在硬件上講究,應用上落後的城市。幸而拜智能手機以及無限上網數據服務日趨普及所賜,手機除了打出打入發短訊或打遊戲機外,在應用層面上,港人近年已有明顯進步。 就以在日本風行十多年,在香港一直是小眾玩意的QR Code(Quick Response)為例,最近終於在香港的大街小巷開枝散葉,由一些針對年輕人的時尚品牌,以至是一些保險機構的戶外廣告牌,另加上大大小小的本地報章雜誌廣告或專欄內容,這個正方形框框的QR Code,好像已逐漸滲透入我們的生活中。 (圖片來源) 遲了足足十年,姍姍來遲香港的QR Code,應用層面廣泛。你大可視之為一個普通條碼,這條碼只要透過手機鏡頭(或其他條碼掃瞄機),配合讀碼軟件,便能透過手機的數據傳輸,讀取不同的資訊。在一般商業應用的層面而言,用智能手機嗶一下QR Code,就能把你帶到相關的產品網站,或者是直接從手機收到該產品的折扣優惠券,免卻輸入網址或上網搜尋等的繁複程序。 較有創意的做法,亦可以QR Code作為讀取抽獎或過關密碼的鑰匙。除了平面或戶外廣告,最常見到QR Code的地方,還可包括產品包裝、便利店或超市貨架、旅遊景點指示牌、博物館內的展品解說等等。 正當QR Code才在香港安全著陸,但部份電子資訊業的業內人已經認為,這技術其實已開到荼靡,最新的寵兒,是為NFC(Near Field Communication)「近距離無線通訊技術」,一項你連讀取條碼的軟件也不用啟動的技術。只要拿著附有NFC晶片的智能手機,在有關地點的NFC標籤幾公分距離附近嗶一下,雙方就能互讀資料,智能手機的一方,除了可獲取類似QRCode模式般的商業資訊,更可透過事先授權的信用卡,進行支付交易。 (圖片來源) 聽起來很熟悉,對不?基本上,NFC的應用,與我們香港人常用的八達通極之相似,只不過,如今你的智能手機,將會變成一個電子錢包,再進一步,更可以應用在其餘我們日常使用的電子拍卡器,譬如智慧型住宅或商廈的電子鑰匙、交通工具或活動場館的通行證等。 過去,NFC的應用還只是一個概念,但今年下半年開始,不少智能手機的生產商,都即將陸續推出NFC智能手機,其中包括大眾消費者市場的龍頭諾基亞,最近便在香港推出過一個採用了NFC應用技術的戶外廣告,消費者只要在廣告牌上嗶一下,便能夠馬上進行抽獎。微軟即將與諾基亞合作推出的Mango手機,據知亦會加入NFC晶片。 在美國,已經和citibank及Master Card聯手推出Google Wallet這智能手機電子貨幣的Android平台,相信其生產商亦會在不不久的將來,於大部份的Android手機中加入NFC晶片(即將與Samsung合作推出的Galaxy Nexus,便為其中一例)。至於備受內地炒家追捧的iPhone,則預計會在下一代的手機內,引入NFC這元素。 最近,國際電訊業調研機構Juniper Research便指出,NFC應用技術已準備就緒,並將帶動行動支付市場起飛。今年,全球的行動支付市場金額大概為2400億美元,到2015年,將可望大幅增長達6700億美元。 (圖片來源) 至於香港市場,有了八達通涉嫌侵犯私隱的前科,預料NFC應用,尤其在行動支付市場上,可能會有一定阻力。但由於香港智能手機的普及,加上NFC應用上的方便,相信部份商家仍會願意嘗試,尤其是在產品推廣上活動上。 但有了硬件與技術的支援,其實也有賴其他產業或商家的支持。在台灣,諾基亞已經與台灣大車隊合作,推出NFC叫車服務,在全台灣過萬個服務點設NFC標籤,讓諾基亞手機用家只要嗶一下,就能召喚該車隊的計程車。 人家連的士台也已經玩NFC,不知道香港那一家商業機構,會率先打破我們這個硬件先進、應用落後的悶局? (原文刊登於2011年9月27日香港信報【經管錦言】專欄,本人是上文作者) 伸延閱讀: Nokia 701/700/500 三機上市 Anna 升級起跑 行動付款技術解析:NFC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