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再襲擊 傳統媒體要給力

上星期的3月2號是一眾蘋果迷的大日子,除了教主喬布斯戲劇性登場外,各界期待已久的iPad2,順理成章成為當日焦點。

iPad第一代在9個月內便創下了1500萬台的銷售紀錄,於平板電腦市場坐擁逾90%的佔有率,因此喬教主揚言,2011年將會是屬於iPad2的一年。

與此同時,科技調研公司Gartner Inc.亦於iPad2發表後,亦馬上調低2011及2012年的個人電腦銷量預測,認為隨着iPad2的出現,以及多家競爭對手加入平板電腦的市場,將進一步分薄個人電腦的市場。

平板閱讀默默起革命

於筆者而言,我更為在意的,反而是隨平板電腦的流行,將如何影響整個媒體及廣告業的發展。據Fortune雜誌的報道,目前最少有三分之二的Fortune 100大企業,已紛紛投入製作iPad app,或者是利用iPad作為企業營銷及傳訊等活動的工具。

此外,目前於蘋果App store可供下載的35萬Apps內,便已經有6.5萬個專為iPad而設的AppS,佔總數的18.6%,發展速度迅速。

近期與好些廣告客戶的高層開會,亦發覺當中不乏iPad用家,這些老闆級人馬,昔日任你和他大談網絡世界如何精彩發展神速,他們可能都不太着意,但如今由於手中的這個新玩意,卻開始躍躍欲試。

可以肯定的,就是未來的網站設計,必須要顧及到用戶透過iPad或其他平板電腦登入時的體驗,任你在電腦瀏覽器中再聲色藝俱全,你的網站來到iPad或其他平板電腦之上,隨時也可能會英雄無用武之地,武功盡廢。

以我們公司為例,近期為客戶設計的網站,也愈來愈重視誇平台的可兼容性,昔日曾一度流行的花巧動畫設計,在兼容至上的大前提下,亦要開始作出取捨。

因為iPad一下子成為「老闆玩具」,對於傳媒出版業而言,尤其是像《信報》這類專門針對高質素、消費能力亦較高讀者群的媒體,如何透過這新渠道緊貼現有讀者的閱讀習慣,同時亦要利用這新興媒體,吸納更年輕的讀者群,將會同時成為不久將來的考驗與機遇。

過去一年,外國已有不少媒體出版,紛紛在iPad上進行不同商業模式的試驗,當中最高資態之一,可數傳媒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旗下News Corp斥資3000萬美元,並聘請了達100名記者編採的而製作的The Daily;這份iPad限定的數碼化報章,於上月才正式推出,採取收費模式,每個星期酌量收費0.99美元,按年訂閱則為39.99美元。

在這個網絡上充斥無數免費新聞資訊的年代,The Daily這個收費訂閱的如意算盤能否被打響,暫時仍是未知之數,但iOS系統背後的一個殺着,就是iPhone或iPad用戶早已進行信用卡登記,全球高達2億賬戶,隨時可成為你的潛在買家,門檻較諸其他網絡商業交易平台為低,絕對不容忽視。

商業模式改變傳媒

筆者估計,傳統媒體透過iPad或其他平板電腦再生,採取完全免費+廣告收入、部分免費+廣告收入,或者是全部收費+廣告收入等商業模式,將會是今年的大勢所趨;其中致勝的條件,除了在內容的獨特性上,要積極地與目前網絡的免費資訊爭一日之長外,在用戶體驗上,能否充分發揮平板電腦的觸控、互動、多媒體等用戶介面體驗,再配合網絡的即時更新同步,以及其社交媒體化的特性(方便讀者能隨時將部分內容於facebook等一類的社交頻道分享)等等,都將成為能否讓傳統媒體成功地移植到iPad或其他平板電腦的成功因素之一。

此外,媒體出版者亦不能忽略廣告模式上的創意空間,當中能為廣告客戶帶來多少的正面影響這因素。最新一期的AdAge中,便有調研指出,分別在某雜誌的iPad及平面版本上刊登同一個廣告,由於前者的聲畫及互動俱備,前者平均可較後者能提高的廣告記憶度(recall),居然可多達21%,閱讀廣告後會否直接登入品牌網站,前後者的成功率亦可相差一倍。

最後,由於新一代的iPad2配備了前置鏡頭,相信亦將大大方便用家採用QR Code條碼掃瞄,實行平面與數碼媒體相結合;其餘好像「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AR)的執行手法,若果能配合適地性服務(Location-based Services)的宣傳推廣,肯定更會是如虎添翼。未來的媒體出版,相信會有另一番新景象。

(原文刊登於2011年2月15日香港信報【經管錦言】專欄,本人是上文作者)

不求有誰共鳴,但求有格有型。

「從東涌到柴灣站地鐵路程中,忘我地讀着剛出爐的e-Zone,驀然地,發覺旁邊有一個在偷看我書的八公。」

「身心皆疲累,但仍要堅持做Gym去。」

「零時十分,瑟縮街角牆外暗燈,在等那個遲大到的衰神。」

「老婆走佬,在吉野家孤身走我路,一人一鍋打邊爐。」

先多得MSN,然後又有了Facebook、Twitter與Foursquare,最近再新增來自內地成員新浪微博和街旁,不知由那個時候開始,我們都喜歡忽爾化身成王家衛的電影、林夕黃偉文的歌詞,或者是村上春樹小說中等等的角色,透過寥寥數十字,將我們某時某刻於某地的心情故事,公告天下,不求有誰共鳴,但求有格有型。

我們會因私隱被剝奪被販賣而怒火中燒,但另一方面,社交網絡卻給了我一個平台,可以將我們內心深處的一些想法、一些所見、一些所聞,幻化成游走於半潛意識的狀態文字或甚至是圖片,無意中將我們所謂的私隱,以另一個形式赤裸裸地、無條件地發放出去。

「我就是不想讓人家知道我這麼多事情,更何況,誰會有興趣知道我在做什麼?」

聽過很多這樣說的朋友,即使明明在Facebook add了我們一班朋友,卻永遠不會更新他們的狀態,就連profile picture也沒有一張。但有一天,當她/他成為人母/父,卻會開始「喪」發自己小朋友的照片甚至是影片,你自己怕被人「點相」,卻反過來好像以為每一張小朋友的臉都是一樣,私隱不私隱,可暫時拋諸腦後。因為,對於每個父母來說,子女總是他們最會毫不害羞地去炫耀的心血結晶。

到頭來,我們發現,原來人類始終是群體動物,在心底裡,我們都渴望被注意或被認同。在埋藏於某個潛意識的角落中,我們或多或少,都想擁有過15 Minutes of Fame,而這個小小的慾望,因為社交網絡,任你是名人還是草根,現在都有機會實現。

「寫完e-Zone稿,心情大大好,拿拿臨約班friend一齊去醫肚。」

我一口氣用手機在Facebook、Twitter與新浪微博發了同一條貼,公告天下如是說。

(原文刊於e-Zone,本人為該文作者)

分手總要在facebook

相信你都可能在YouTube上看過,一對新婚男女,在証婚人一句禮成後,便立即用手機互相在各自的facebook帳戶中,更改個人profile狀態,由單身變已婚。

合家歡大團圓當然開心,但你有無有想過,如果反過來,你與伴侶分手後,除了你要由和誰正在蜜運,更新為孤家寡人,此外,你可能還有一堆蘇州屎要清理。

譬如,你與舊愛放了在facebook照片簿內的大量纏綿照片,還要是tag了頭的那類。

你明明本來是小市民一名,但這個年代,多得facebook,你無厘頭地變了公眾人物,分手,再很難是一件私事。

可但凡有人愁之餘可能卻有人歡喜,你回復單身,你本來在排隊的後備甲乙丙丁便可以有機可乘,向你大獻殷勤。

為了方便大家,居然有人做了這個Breakup Notifier的app出來,在facebook裝了後,各位後備甲乙丙丁請聽著,當你心儀的那位(你可以選擇多過一位,分散投資也)在facebook更新了狀態,回復單身後,你就將會第一時間收到通知。

我不知這個app是否過度歡迎,負荷不了,我多次嘗試,都未能成功登入。

facebook Places 三不簽

我不知道大家平時對在facebook上的個人私隱設定有多認真處理,但根據不少網絡專家的建議,除了大家應時刻把facebook內個人私隱披露多寡,作好細心設定外,現在多了Places這個新的簽到功能,大家在興奮地Check In的同時,更要小心地考慮以下幾個問題。

  1. 你應否在家簽到?雖然我們香港有別於外國,大部人都是住在大廈單位,即使簽到了也未至於會把個人住址公開,但向所有人公佈你的住宅位置,並且有規律地把你的生活習慣公告天下,卻亦未必是件好事,若果你不幸地被匪徒看中,便可能招致不必要的損失。
  2. 你應否在公司簽到?除非老闆要求,要你將facebook Places當作上班打卡用,亦可能會招惹類似上述的不必要麻煩,你亦應自行判斷,將公司的辦公地點公告天下,是否恰當。
  3. 你應否在出外旅行時簽到?如果你的家裡沒有人,而你亦有做齊上述兩項事情,除了你在外國逍遙快活時,可能會招致在辦公室內辛勞的同事們不滿或妒忌外,你亦等同告訴入屋爆竊的匪徒:「各位賊大佬,你們應在什麼時候開工和收工。」

但凡facebook推出任何新服務,我建議大家都應該把私隱設定重新檢視一下,facebook Places推出後,更加應該在設定上,好好決定應否把你的簽到地點,限定只給你的朋友看到,又或者是,你是否願意讓朋友在地點標籤上tag你,如此等等,你都應該好好作出考慮。

除此之外,你亦不要過於享受在facebook擁有海量數字「朋友」這虛榮,要不時檢查一下,「朋友」中有那些是真正認識的「朋友」,還是一些無意中新增了的殭屍帳戶,發現可疑的話,便是時候「清理」一下。

facebook瘋 facebook Phone

什麼時候你會知道一個品牌人見人愛?就是當求其印個Logo上去,那管你是還是件T-shirt還是對拖鞋,都會有人去買來想珍藏的時候。

我老早已經集齊了facebook 拖鞋、facebookT-shirt、facebook記事簿和facebook原子筆,所以,真希望可以擁有下面其中一部快將推出的facebook手機。

雖然由HTC代工,但這兩部是如假包換的facebook牌手機,分別叫ChaCha和Salsa(改名的那位九成是最近在學拉丁舞),CPU速度只有600Mhz,卻運行Android 2.4 Gingerbread,相信是走低價Android機,即是二千多港元左右的價位路線。

兩部新手機都有個facebook「緊急掣」,即是說,人有三急突然想上facebook的時候,一個按鍵你就可以立即搞定,多快捷,多方便。

當然,這個facebook「緊急掣」在不同版面的時候,就可以切換不同的功能。更重要的是,這個Android介面相信會有很大程和facebook的一些功能的整合,譬如聯絡人與facebook friends的profile picture、SMS與facebook chat的內容,好友狀態更新提示等等。

facebook後,不知道會不會輪到Twitter或者是Groupon出機呢?

此機名為ChaCha,觸控屏幕較小,只有2.6″ ,但優點是設有QWERTY 鍵盤,造型有點像部笨笨地的計數機,反而我覺得幾可愛。

這部名為Salsa的型號,觸控屏幕有3.4″  ,造型太像一般的HTC機 ,設計「行貨」了一點。

姍姍來遲 facebook Places

今早同事們赫然發現,iPhone facebook app上的Places按鍵,終於在香港啟動了!除了Check-in,你更可以在地標tag你在facebook的朋友。

同事們都十分興奮,中午午飯時間,紛紛在公司「打卡」,一下子間,差不多全公司的同事都中了毒,可見facebook真的魅力非凡。

有同事大喊,好了好了,以後不用foursquare街旁四圍走,一次搞定。

但其實,Places和其他LBS(Location-based Services)平台的介面很不一樣。首先,你不能儲徽章,亦不能隨便看看附近地點的路人甲留言。

其次,從營銷角度而言,foursquare街旁的用家,能透過平台發掘周遭的「熱點」,看看附近「熱點」多不多人簽到,多不多人留言。此外,徽章亦有助營銷活動更能具象化,有助推廣。

但當然,以上所說的功能,以facebook目前的財力實力,相信可以輕而易舉照搬過來。加上目前香港坐擁超過300萬用戶,面向全球6億2千萬用戶,facebook若要贏LBS這仗,易如反掌。

可是,facebook在亞洲市場,還有一個大到不得了的死點—–中國。

試問香港有那個商戶不想接觸國內的消費者?所以,在華文市場,即使在香港,街旁「暫時」仍然有一個特殊的空間。

除非有天,中國突然同facebook講:「歡迎光臨。」

皇帝不急太監急,Twitter的盈利模式何時抵岸?

(上圖輯自2月11-13日週末版亞洲華爾街日報)

facebook近期成為眾多超級大戶投資者的目標之餘,不少高科技產品投資者已同時把目標朝向Twitter

江湖一直傳聞,Googlefacebook均表示極大興趣,除此之外,亦有不少天使基金公司,對Twitter這頭140字的小黑馬,持樂觀態度。如果你有每天看Bloomberg News,你幾乎隔日就會聽到相關的投資消息。

但任你再樂觀,2010年Twitter的年收入,大概只有4千5百萬,尚未扣除成本呢。

坊間估值,大家紛紛開價,目前認為Twitter大概值80億。但Twitter創辦人卻認為,此估價實在太低,他們有自信,認為Twitter將於不久的將來,成為一間市值逾1000億的公司。(我愈來愈覺得自己在說益力多乳酸菌的數目)

沒有官方正式發表的數字,去年有Techcrunch的專家便估計過,Twitter每月大概有1億9千萬名活躍用戶,平均每天有6千5百萬條新貼。但另一邊廂,Twitter亦曾對外透露,單是2010年,他們已吸引了1億個新帳戶,據華爾街日報報導,Twitter目前應該坐擁逾2億用戶。

單有海量用戶還未足以盈利,去年Twitter開始實驗以下三種的廣告模式:1)Promoted Trends 2)Promoted Tweet 3)Promoted Account,此外,Twitter亦從Fox及Google請來了兩名高層猛將,企圖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磨權擦掌。

對於這類新興的社交媒體,大家既興奮,又緊張。因為始終商業模式將會是一項挑戰,而這種新經濟體,大家又很難以傳統經濟理論作評估。

facebook一日未上市,你一日還未可知道他的盈利狀況如何。據facebook的官方答案,過去兩年來在廣告方面的增長,目前公司已能維持正現金流(Positive Cash Flow),至於Twitter,由於盈利模式尚在摸索中,相信目前尚在投資期的階段。

Twitter在不少用戶的生活中所扮演的地位愈來愈重要之同時,很多朋友已開始焦慮Twitter能否持續經營,因此普遍對Twitter的廣告或商業化持正面接受態度,但以目前Twitter的「商業化」進度,可真又感到少許皇帝不急太監急呢。

海港城社交媒體發展之旅

相信沒有多少個營銷團體,膽敢以「社交媒體發展之旅」此題目來設英雄宴。

在香港,可能只有一個海港城

很多朋友問過我了,但我還是要重申個人利益。海港城不是我的客戶,我只湊巧有一個客戶是他們的租戶,但我卻經常以多個不同的身份,和他們有點兒交流,算是成了朋友。

作為一個本地老品牌,我覺得,海港城在市場營銷上,不僅進取,手法也十分創新,所以一直以來,我也十分欣賞。

大概一年多前,Facebook品牌紛絲頁在香港尚在起步階段,當我的大部份客戶還是打聽行情,問多做少的時候,海港城便已經在Facebook插旗,與紛絲打成一片。

更重要的是,他們沒有如大部份Facebook的品牌紛絲頁般,一味只放促銷及產品訊息,反而是透過密集式的對話與交流,再穿插不同的單位合作及名人現身,積極拉攏紛絲,目前,海港城Facebook紛絲頁,已累積了5萬8千人,為眾多商場之冠。

累積了在Facebook的社交媒體營銷經驗,今年年初,海港城亦到新浪微博插旗,以更進取的步伐,向國內市場搶灘。憑他們與國內媒體及中港台名人的人脈關係,短短幾個月內,海港城新浪微博帳號 @香港海港城,已坐擁13萬名粉絲,是中港台企業帳號中最人頭湧湧的單位。

有見近月來iPhone 4成了城中寵兒,海港城亦再下一城,於上個月乘勢推出了iPhone app 海港城Guide,透過手機發放資訊和大派優惠。這個iPhone app剛剛滿月,暫時派出的第一張成績表,是為已有來自20個國家的朋友下載。

知我與海港城稔熟,於是經常有朋友向我打探人家軍情。

其實,當中沒有什麼秘密,以下是三個我經常被朋友問的問題和答案,我相信海港城的朋友亦不會介意我和大家分享。

(一)「海港城的社交媒體團隊有多少人?」

全部人,事實上,他們的整個營銷團隊,都是全民皆Facebook微博的,就連他們的營銷大隊長@Lady嘉嘉 也有落場,寫得也很落力(其實接近沉迷) ,這一點,與大部份廣告客戶希望將整個社交媒體運作外判很不一樣,出來效果的分別,閣下自行判斷。

(二)「海港城有用社交媒體廣告公司幫他們嗎?」

當然有,但其合作的形式(香港市場由CMRS負責/國內市場則為Brandtology),主要在策略上給意見,其次就是進行網絡口碑監察,制定更精準的策略。日常的執行,責任主要仍落在整個營銷團隊身上。

(三)「如何能像海港城般,大部份活動都能獲得海量轉發?」

其實沒有一條成功方程式,只可以從反覆實驗中,找出屬於自己的成功訣竅。反應欠佳時亦不要太在意,反而要從中汲取經驗,不斷嘗試,不斷改善,就有機會愈做愈好。在網絡做營銷,一般廣告客戶會很在意數字,純為追數而追數,海港城其實很少會如此刻意,事前勇於嘗試,事後認真評估,更形重要。

你的網上玉照,也有經過悉心剪裁嗎?

相信這是不少朋友的體驗吧,我就試過有不少我先在網上認識,然後才見到廬山真面目的朋友,其廬山真人與其網上玉照的出入是頗大的,哈哈,相信人家也會這樣說我。

這系列廣告有趣之處,就是信手拈來了以上這些我們日常生活的所謂insight(洞悉),然後成為了一個有趣的切入點,用來提醒大家是時候去健身中心。

下面這則廣告的文案說:”When you leave out of Facebook, put it into Gold’s Gym”(你在Facebook省略了的,可交由GOLD健身中心代勞),如此類推,再而還有Twitter及Messenger異曲同功的版本。

哈哈,不知大家在網上發表的玉照,有否也經過如此精心的「剪裁」呢?

“When you leave out of Facebook, put it into Gold’s Gym”

“When you leave out of Twitter, put it into Gold’s Gym”

“When you leave out of Messenger, put it into Gold’s Gym”

弊家火,Facebook老豆老母一籮籮!

繼「弊家火,地鐵有色魔」後,呢單可謂係近期最弊家Niao的弊家火事。

我已先後從多位年輕以至中年朋友口中,聽聞他們慘被老豆老母姨媽姑姐在Facebook搔擾的弊家火經歷,最近便有受害人發起了這個網站,將大家的慘劇個案上載,向大家吐吐苦水,平衡一下心理。

最好笑是那位拒絕給老媽子add的朋友,事後俾媽子媽叉完再大規模向所有姨媽姑姐四圍唱話佢不孝。

又或者某仔仔玩完某個曳曳心理測驗,阿媽立即叫阿仔千祈唔好Forward俾老豆。

笑到我叫救命,我一路睇一路幸災樂禍,好彩細佬我無乜親戚,父母又早在天堂退休,斷估都唔會去Facebook開account。

各位網友們,你地又有沒有甚麼弊家火經歷可以分享一下?

http://myparentsjoinedface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