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d Maison 東京 | 細味人生食譜

一個曾經一度風光,兼且有風駛盡利的名人,卻因某件事故,而弄至身敗名裂。

在走投無路的一刻,卻遇上一盞明燈,為他找到新方向,並成為他的唯一希望。

於是,主角不單止試圖東山再起,更要把目標定得更高更遠,背水一戰,那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在長征的旅途上,他不斷遊說不同的能人異士加入,其中,包括他曾經背棄過,對他徹底失望反目成仇的舊戰友。

沿途上,挫折重重,還有不同的歹角諸多阻撓,但往往卻又是柳暗花明,一關過一關。

故事尚未結束,因為,這只是在第一集,就已經幾乎告訴了各位觀眾,這就是整個故事大綱的序幕。

橋段很似曾相識嗎?

但這就是熱血勵志日劇的魅力,再似曾相識的橋段,卻可以在說故事和拍攝手法上的細節,令人看得引人入勝,再加上,角色人物的設定,又實在是令人看得賞心悅目的。

較早前,讀了台灣金牌編劇許榮哲老師的《故事課1:3分鐘說18萬個故事,打造影響力》,一本關於說故事技巧的書。

大致上,許老師確實所言非虛,事實上,大家最喜歡的故事套路,都離不開這一兩分鐘可以講得完的幾度板斧,故事說得動聽不動聽,就要視乎你在細節上的執行力。

看了第一集由木村拓哉主演的《Grand Maison 東京》,除了感到已經是大叔的木村,雖然面容略帶疲累,但魅力仍不減當年,此外,也發覺到,當中的戲份最重的角色,鈴木京香、澤村一樹、及川光博,幾乎清一色都是40尾50頭的中年人,而且大家都可以做回屬於自身年齡的角色,看這些中年人在事業上的奮鬥,這類情節,在港劇是相對較難見到的。

當年在BISTRO SMAP,已經在節目中展現出其烹飪魅力的木村拓哉,再加上一貫日劇一絲不苟的拍攝細節,明顯下過功夫做功課的食譜,看起來是蠻有說服力,很容易令觀眾代入角色的。

片尾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原來是久違了的山下達郎,主題曲《RECIPE》音樂響起,就有種令人如沐春風的感覺。

驀然回首,上一次山下達郎與木村拓哉這兩個名字同時出現,已經是16年前的《Good Luck!》的主題曲《RIDE ON TIME》了。

木村拓哉 x 竇靖童 | Levi’s Free To Move 2019

1989年的暑假,我人生第一次出國旅行,我獨自一人去了一趟美國加州,遊歷過Levi’s的發源地三藩市。

我已經忘記了,究竟是在Target抑或是Walmart,一家類似的美式廉價百貨店,我遇上一批未經洗水的深藍Levi’s 501正在大減價,每條才不過賣$29.9美元,我二話不說,一口氣買了三條。

如是者,從那一年的暑假開始,由大學校園以至剛剛出來社會工作,我幾乎每天都是身穿一條Levi’s 501。

到了90年代中期,聽說是因為多得木村拓哉這位帶貨王,Levi’s 501再次在日本流行起來,隨著香港回歸中國,Levi’s也好像回歸香港,成為新一代年輕人的潮物。

後來,我出來社會工作十年八載後,我和大部份男人一樣,開始成為中年發福的大叔,於是,自此我就不敢再穿上我那幾條身形要夠瀟灑才穿得好看的Levi’s 501(嗚嗚)。

今天,我在網絡見到狀態依然的木村,還是留著那把典型長髮,趁Levi’s(R) Engineered Jean 20周年,再次為Levi’s當代言人,分別示範試穿502、570、541、512牛仔褲款,同時又披上Trucker牛仔樓,一副日劇HERO中的久利生公平的不羈造型。

廣告中,木村還要夥拍年紀相差一大截,足可以做他女兒的竇靖童,兩個人走在一起,我完全感覺不到半點代溝,亦不像父女。

「最近沒跳舞吧?」廣告甫一開首,木村就被竇靖童挑機,在空無一人的地鐵車廂內比「舞」。

廣告中,竇靖童秉承了王菲那副愛理不理的一臉冷傲,與其說她在展示舞步,不如說她在隨意隨節奏,四肢作出Freestyle擺動。

迅速回帶2004年,話說木村因為來香港拍攝王家衛導演的《2046》,期間認識了王菲,那個時候,竇靖童才只有七歲。如果勉強要把兩個人扯上關係的話,淵源大概就可以追溯至電影《2046》。

話說在電影《2046》中,原本有一幕木村與王菲翩翩起舞的片段,但在最後出街的版本中,卻被王家衛刪掉了。有趣的是,正當這個廣告推出的同時,王家衛把這原本消失了的片段重新釋放,並且曝光於社交網絡。

回到2019年的廣告現場,除了為多個品牌代言,竇靖童亦已成為新一代音樂潮童,並且企圖出走中國,進軍日本市場;至於木村,自SMAP解散後,隨著女兒光希出道,成為傳媒焦點,他除了繼續拍劇,亦嘗試尋找新市場新路向,開了個新浪微博帳號,加上這個廣告,有傳媒直指,這正是他意圖打入中國市場之作。

雖然一把年紀,但木村跳得比竇靖童更好看,而由他身穿的Levi’s潮牛,除了瀟灑得令人沒話可說之餘,更沒有半點令人感到過時。畢竟,今年木村已經46歲。

感覺上,木村就像是Levi’s 這個老品牌,周而復始,久不久又會站出來,既是經典,又可以成為年輕一代的瀟灑潮物。

看在眼裡,我的心裡慨嘆,上天真的不公平哦,我等逆流大叔,除了羨慕,只可更羨慕。

廣告企劃日本網站

豐田的餃子維新論

就好像做人一樣,每個品牌都一定有起有跌,但最重要的,還是那一句:「在那裡跌倒就從那裡站起來。」

自2009年像滾雪球般展開的大規模產品召回風波,令Toyota這個全球最大的汽車品牌蒙上陰影,但一邊在承認過錯、修補過失之餘,Toyota同時也在積極重振旗鼓。

對哦,時間是不會等人的,Toyota的第四代掌門人豐田章男,最近便在東京汽車展上宣佈了ReBORN–Fun To Drive Again這個品牌的新口號(Fun To Drive是該品牌80年代的口號)。

在改進產品之餘,同時也推出了一系列的品牌廣告造勢。前哨先找來木村拓哉和北野武,分別飾演日本戰國三傑中的織田信長和豐臣秀吉。

廣告分為三集。第一回【ReBORN篇】:先以史詩式序幕手法,講述這兩位一代梟雄如何壯志未酬,未能親睹日本統一,經已黯然猝逝。繼而穿越時空,二人在2011年重生(ReBORN),在某個早上,昔日為下屬的豐臣秀吉(北野武),打電話叫醒了織田信長(木村拓哉)。

第二回【出發篇】:織田信長開著豐田60年代款式的S40 Crown,前往接豐臣秀吉一起開車上路去,在車上他倆聽著荒井由實的懷舊歌,同時,二人也摸不著頭腦地問:為何大家要在2011年重生?然後,豐臣秀吉說:他只知道,他有件要想做的事情。

第三回【 宇都宮】:原來,他們的目的地,是在宇都宮這地方的餃子店。不要以為他們只為饞嘴,席間,二人居然以餃子比喻當下日本社會現象。

大意是說:「一顆餃子,可以包含很多不同的美味餡料,但是,還需要一塊餃子皮,來把所有的餡料整合包起來;可惜現在,社會上為不同事情而爭論不休的為多(餡料),能勇於承擔及有能力出來當這層餃子皮的人卻少呢。」

「要像包餃子一樣將整個國家團結起來,真的不快一點不行哦。」最後,豐臣秀吉如是說。

任何一個財雄勢大的品牌,都懂得找名星來拍廣告出公關秀造勢。作為一個國民品牌,雖然出動了天皇巨星,Toyota卻沒有來一句「我的選擇」或「賣飛弗」之流的就當交了功課,品牌訴求卻降落在這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小國民抱負上,同時,也默默地暗諭了,豐田這個一代王者(以信長與秀吉作比喻),要致力「重生」,重塑可代表日本國民光煇歲月的承諾。

但天呀,另一邊廂,我們香港現在衝出來當「餃子皮」的兩位候選人,一個軟皮一賴皮,怎不令人擔心呢?

(原文刊登在筆者於MetroPop週刊的「廣是廣非」專欄,本網誌版稍作修改)

解讀廣告:木村拓哉攞正牌大呼「痴乸線」?

這可能是今個星期最多朋友在Facebook轉貼的廣告片了,原因除了是有萬人迷木村拓哉的演出外,更惹人爭議的,可能是來自內裡的廣東話對白,以及那個發音啜核的產品名字「チラシ」(Chirashi),其日文發音與廣東話粗口的「痴乸線」,湊巧有九成似,究竟這是否刻意?木村又是否攞正牌爆粗?

先談談此片中的武當派祖師爺白眉道人教功夫之造型與情節,是否似曾相識?忘記了的話,就先重溫一下以上電影Kill Bill中的片段吧。

「獨自在山坡,高處未算高,命運在冷笑,暗示前無路。」

話說阿木村上了華山學藝,在叢林中巧遇白眉道人,二話不說便立即過招,木村不敵,於是唯有甘心拜師。

「後生仔,等我教下你做人道理。」

白眉道人對木村循循善誘,要他紮馬練功,然後話佢知,做人最重要就是….「痴乸線」!

「痴乸線」(Chirashi)是什麼?我才疏學淺,當然不知道啦,於是我便上Twitter向日人朋友請教,網友@tmasada,這位來自長崎的亞洲文化研究教授,居然很快就回應了我。

簡單一點說,Chirashi其實就是那些夾在報紙內厚疊疊的分類廣告,香港近年已買少見少,但在外國及尤其是日本,相信仍十分流行。

@tmasada老師真是位大好人,解釋得相當詳細,為了想更多朋友能和我一起解讀,我特別將@tmasada老師對我的回應節錄如下(想了解更多,謹記點擊連結)。

chirashi, newspaper inserts that are a staple of Japanese retail outlets”

This video shows how chirashi is inserted between the pages of a newspaper”

“This CM gives a parody of typical dialogue between a kung-fu master and his disciple appearing in an old-fashioned kung-fu movie”

“But Takuya Kimura is an icon. He is on the leading edge of the trend with his fashion etc. This may make people feel funny”

“Further, kung-fu master should tell something deep and important to his disciple. But this master is talking about “chirashi.” ”

“Chirashi is a cheap way to advertise. When I was a child, I often used the white back of chirashi papers for arithmetic exercise”

“But here comes another twist. In Japan, chirashi is a quite effective way to advertise for older people”

大家明解?不要再誤會木村爆粗講「痴乸線」了。

JRA日本賽馬會模擬賽馬遊戲

雖然我從不鼓勵人家賭搏,但正所謂小賭怡情,在某程度上,我總覺得賽馬活動能為社會某些階層提供一定的娛樂和發揮減壓功效。

JRA是日本的賽馬協會,一如世界上各地的賽馬活動一樣,都面臨著消費者人口老化及品牌老化的問題。

為了讓這賽馬活動年輕化,近年JRA一直都打著偶像牌,除了萬人迷木村拓哉外,就連年輕組合AKB48亦為其代言之一。

最近,JRA推出了一個網絡推廣活動,製作了一個極之「盞鬼」(惹笑)的網上模擬賽馬遊戲,由挑選馬匹,研究賠率,然後投注,整個過程也仿如親歷其境。

但有趣的是,這批卻是非一般的馬匹,每頭都有其獨特性格,其中有人扮的、牛扮的、斑馬扮的、長頸鹿扮的,千奇八怪,兼而有之。

更重要的是,每場比賽,當進入最後階段,這些馬匹的騎師都會使出一個你絕對意想不到的怪招(你也可說那些是茅招),作為最後衝線的秘技。

假使你沒耐性來一會即場下注親歷其境的話,也可看看以下精彩賽事的重溫片段。

原來賽馬都可以這麼好玩,香港賽馬會真的要好好去上課了。

http://www.jra-jwc.jp/

GATSBY與SMATSBY

木村拓哉的GATSBY廣告有多人氣,當然唔駛我多講,亦唔駛香港亂繼續亂,我最近還在街邊聽到有人用I can give you GATSBY這廣告歌的鈴聲,我覺得真正深入民心。

這是一個GATSBY潔面乳的新廣告,依然係騎尼得o黎又幾好笑,好笑得o黎有幾型仔咁話,嘩,果條肥仔如果俾星爺睇中呢…..。

睇完正版,記住記住記住要睇埋木村在SMAP x SMAP內的自嘲版,我覺得更好笑。(留意個老番LOGO!!)

做政客如果肯認錯,真的那麼不光采嗎?

剛看了木村拓哉主演的日劇Change的第一集。

劇中向來對政治厭惡的木村,因當政客的父親猝然去世,被逼臨時拉夫成為了補選的候選人(看此劇前我也不知道,原來在日本,選這類區議員一類的崗位,是可以世襲的)。

雖然只是日劇一齣,但我覺得劇情居然也有點啟發性。話說投票日前夕,競選對手將木村父親十多年前的一宗競選經費舞弊,來了一回大翻舊賬,企圖打擊木村。

當義憤填膺的選民們在等木村出來交待的時候,木村非旦沒有轉彎抹角,反而將兒時當年,曾經就有關事件,其父親曾經向他承認的確曾經參與舞弊的一席話,坦誠向街坊們交待。

結果,講古唔好搏古,木村飾演的角色,戲劇性以些微票數超前當選。

木村當眾致歉的一幕,來個出其不爾,反而獲得街坊們對他的坦誠及勇於承擔,投以信任一票。

回看現實世界,我們那些當初由一口咬定唔關我事,到最後出事後才出來認錯的高官們,我一直在想,如果高官肯一早承擔錯失,市民及壹傳媒那類媒體,會不會肯手下留情,少一點窮追猛打?

我不諳政治,但最近見某些言論,認為過往因市民及壹傳媒之流動不動也對政府所做的一切,不管對錯初,一律漫罵,此風氣導致政府做事愈來愈畏首畏尾,此等言論,我極之不以為然。

我反認為,如果因為被人動不動也罵,你更加要「錯就要認, 打就要企定」,認錯,不一定是一件不光采的事,有時,反而可能是以退為進的好方法,我不見得香港市民及傳媒們真的如此麻木不仁。

更何況,政府高官不是小朋友,唔通要下下讚讚他們才有心機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