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n’t Stop Us | Nike 運動精神,無人可擋。

2020第三季Nike影片廣告

最近,每逢Work From Home,黃昏時分,我都會帶同兩隻小狗,跑上我家後面的山頭。

因為香港政府剛頒布的口罩令的關係,最近戶外運動也不能豁免,為人為己,大家都要遵守戶外戴口罩這規條。

我所住社區的居民,雖然身處山高皇帝遠的離島,但我從沿路,去到山頂,所遇上的朋友們,無論在有在方圓一公里內四面無人的情況下,還是規矩地戴著口罩做運動。

守規以外,重點是,抗疫期間,運動不會停。

今早看到Nike這個新廣告,也是想帶出運動永不止息這精神,字裡行間,亦暗地裡表達了Nike這品牌對近期世界疫情,以及種族平權等問題的關注。

運動除了讓我肉體上得到的鍛鍊,更重要的,就是透過運動,我們學習到生命的起與跌、樂與怒、喜與痛、悅與悲,無論面對任何難關,一息尚存,我們都不會因此而停下來。

每一個人都可以是運動員,每一個人,加在一起,就可以成為一個團隊,一起領略運動精神的真諦。

90秒的影片廣告,先後出現了超過50名Nike贊助的運動員,當中包括LeBron James、Naomi Osaka、Serena Williams、Eliud Kipchoge、Caster Semenya、Cristiano Ronaldo、Giannis Antetokounmpo、Kylian Mbappé和Colin Kaepernick。

故事採用了split screen的分鏡手法,左右兩組畫面同步,來自不同領域的運動員,各自在自己的運動場上努力,運動精神,同出一轍。

娓娓道來一段旁白的,是美國國家足球隊隊長Megan Rapinoe,她是在NFL的黑人運動員以外,首位在球賽開始前唱國歌的期間,自發背向國旗下跪作無聲抗議的白人運動員,同時,她亦是一名活躍的女權份子。

文案實在寫得太動人,於是,我特意把這段旁白抄了下來,作為寫作學習。

特別留意,每一句文案,都有一個”We”,說明了,無論是個人或是團隊,運動精神,始終不是單單一個人的事。

一起堅持,一起逆轉,才讓我們變得更強。

至於標題中的那一個”YOU”代表了什麼?

是目前的逆境?還是指某些人?相信每個人都可能有不同的詮釋。

You Can’t Stop Us

We’re never alone, and that is our strength.

Because when we’re doubted, we’ll play as one.

When we’re held back, we’ll go farther and harder.

If we’re not taken seriously, we’ll prove that wrong. 

If we don’t fit the sport, we’ll change the sport.

We know things won’t always go our way.

But whatever it is, we’ll find a way.

And when things aren’t fair, we’ll come together for change.

And no matter how bad it gets, we’ll always come back stronger.

Because nothing can stop what we can do together.

You can’t stop sport. You can’t stop us.

面對沒希望的未來,還是要以無比的勇氣向前走。

Netflix動畫 《日本沉沒2020》無劇透劇評

70年代名小說《日本沉沒》改編動畫

剛剛看了Netflix的動畫作品《日本沉沒2020》,我沒看過小松左京這70年代的原著小說,也沒看過曾經不止一次被改編的電影和漫畫。

但據相關的報導解說,除了大事件的部分背景外,這基本上是重新編寫的劇情,所以有沒有看過前作,顯然都不重要了。

一季10集,每集不到30分鐘,亦相信只有一季,可以一季就看完,本來,就應該沒什麼懸念了。

有朋友說,因為怕這套劇集會爛尾,所以還是不敢開始看,本來是很感興趣,但暫時還是要考慮考慮。

這不期然令我想起近期的社會狀態,因為對未來的未知的不確定,因此,大家都忽然變得很不願意作出對未來,包括對未來的自己的承諾。

「約你下星期出來見過面好嗎?」暫時不能確定哦,下星期再和你確認吧。

「預購今年及來年樂季的香港管弦樂團套票好嗎?」不肯定哦,開音樂前才看情況吧。

「有興趣簽一份一年的會員合約嗎?」不肯定哦,遲一點才算吧。

可是,我還是沒有理會會否爛尾,也沒有看過任何劇評,我就開始了看這一季10集的Netflix動畫。

片頭曲《a life》| 大貫妙子主唱、坂本龍一鋼琴伴奏

不得不承認,或多或少,我是因為此劇選用了大貫妙子& 坂本龍一的舊作《a life》作主題曲,一開始看了片頭曲,就已經很想看下去了。

有趣的是,此劇明明是一套關於大災難故事,音樂卻來得如此地令人感到安靜,效果幾乎像是鎮靜劑一樣。

大有可能,這其實就是監製湯淺政明的原意吧。

大時代中的平凡家庭武藤家

故事的背景,是2020年東京奧運之後的日本,居於東京都內的武藤家,一個平凡的日本家庭,一家四口,爸爸是日本人,媽媽是菲律賓人,育有一女一子。

相對起一般以日本國為中心的故事,有趣的是,此劇中出現了不少外國人。

日本民族的內向性,包括在遇上天災時所作出的人性決定,都在故事中有含蓄的表達。

故事的進展節奏很快,所有的天災及人禍,要發生就會發生,生命要被奪走的一刻前,沒有任何預告。

相聚一刻是緣份,不要錯過每一刻

從前看過不少報導,講述日本人面對天災時,往往是如何能夠平靜的面對。可是,在這齣動畫中,卻沒有把日本人這民族特性,過份地完美化。

人就是人,面對天災,日本人中,也有敗壞的、自私的、失去理智、喪心病狂的。

因此,我份外喜歡故事主人翁之一的菲律賓裔媽媽,她除了性情樂觀,更非常珍惜每一刻和大家的共處。

即使是萍水相蓬,每次當大家分道揚鑣前的一刻,她總是要拉住人家一起來個合照留念。

有趣的是,這一段段的小情節,為故事的最後,留下了少許伏線。

我們都總是在失去後,才開始懷緬,因此,這故事便提醒了我們,要活在當下,好好珍惜每一段共處的緣份,哪怕那只是相聚一刻。

要抱住活下去的勇氣和決心

我個人認為,整套《日本沉沒2020》所想帶出的中心思想,就是即使要面對多艱難的困境與危難,我們還是要抱住必須跨越這一切的心境而活下去的勇氣和決心。

雖然,這套《日本沉沒2020》的畫工,除了片頭,其實不太完美,更會間中出現繪畫崩壞場面,但這仍然無損我對此動畫的欣賞。

10集看完,句號並非完美,但卻能夠在香港面對政治逆境和生態疫境的這一刻,給我帶來了多少心靈慰藉。

TikTok撤離香港的啟示

Photo by Kon Karampelas on Unsplash

上星期,TikTok突然高調宣佈撤離香港,就連本地的廣告代理也是看到CNN新聞才知道。

不少媒體及廣告業界人士為此嘩然,亦對未來社交媒體在香港的前景,感到無比焦慮。

較早前,我接受了廣告狂人網誌的訪問,以下是本人的文字回應內容。

1.為何TikTok要撤出香港?對業界前景有甚麼啟示?

TikTok目前要保住剛剛在美國崛起這新市場,一直在試圖去中國化,反正香港這個市場一直未成氣候,撤離是一個很合理的商業決定。

雖然,對於本地的TikTok用戶而言,這實在來得有點突然,我有朋友的公司是做TikTok廣告代理,就連他們事前也沒有獲得通知。

但目前中美關係持續惡化,TikTok前途實在難以樂觀,如果包括抖音的話,印度本來是中國大陸以外最大的TikTok市場,但最近卻因為中印關係,TikTok已經在印度下架。

有很多人說,TikTok走了,抖音就會移民來香港,這方面我也不感樂觀。因為抖音從來都是中國大陸市場限定,從來沒有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出現過。

抖音在中國大陸市場的用戶管制,相對較嚴,香港這個市場這麼小,抖音會否特別為這個市場度身訂造一套規則,我相信未必會,但如果照搬中國大陸那一套來香港,要吸引本地用戶的話,相信亦有難度。

TikTok撤出香港,對業界前景的啟示,就是任何第三方的平台都是人家的地盤,無論你投放了多少感情和資源,你都不應該一廂情願地,相信這段關係可以直到永遠阿們,將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永遠都存在風險。

同時,香港業界亦應該多點留意國際局勢,目前所有本來由美國主導的社交媒體,在美國本土亦被牽連入不同的政治糾紛,TikTok撤出香港,只是這一籃子問題的冰山一角。

2.如果Owned Media不存在,加上國安法實施後,對published content主權更少,(上月就有網紅在YouTube的影片一夜間被消失),品牌今後應該如何定制content strategy?

我想借這裡再三提醒大家一次,任何依賴第三方平台建立的,都不算是Owned Media,大家不要天真地,以為擁有一個官方帳號就代表這是你Own的,因為最終Owner不是你本人或貴公司。

說穿了,那只不過是一個載體,有一天,這些第三方平台要下架,要封你的帳號,你都是很被動的。

真正的Owned Media是你的品牌網站、非依靠第三方平台建立的網誌、你的eDM database及客戶下載了你的手機App等等。

就正如貴刊《廣告狂人》,從前是主力靠Facebook和Instagram,最近也開設了自己的網站,我覺得這才是正確的長遠方向。

即使有沒有國安法,大家都要好好先經營真正屬於自己的Owned Media,依賴第三方的平台,你永遠都是處於被動。

目前做Digital Marketing,大部分人的Content Strategy,都是被Social Media的Algorithm牽住鼻子走的,至於將來大家做法會否改變,我覺得要視乎品牌負責人有否遠見,因為呃Like呃View呃流量的誘惑依然太大。

在各大平台的Algorithm操控之下,嘩眾取寵始終最有市場,你看看在社會事件發生期間,內容農場在香港大行其道你就明白,人類對吸收資訊總有惰性,除非Social Media在這個世界消失,否則這現象將會繼續存在。

我希望大家不要過度恐慌,也不要聽太多陰謀論說,我們要做的,就是要先做好自己,好好經營自己的核心客戶群,同時亦不要過分依賴任何第三方平台。

Photo by Kon Karampelas on Unsplash

3.可見將來Facebook, Youtube等撤出香港機會大嗎?

我不知道,也覺得猜度這個沒意思,以Facebook為例,目前在美國也面對著相當大的政治壓力,對他們來說,香港市場所面對的問題,可能微不足道。

我亦想補充說,無論Facebook和Google的辦公室會否撤離香港,他們都會繼續在香港這個地區做生意,目前,中國大陸仍然有不少廣告客戶,會透過不同方法,在Facebook和Google投放廣告。

沒有Facebook和Google前,香港人生活都是這麼過,這不是世界末日。

4.面對國安法,品牌應該如何自處?

我目前服務的品牌,大部份都是國際品牌,每家國際企業,都一定有他們自己一套的Compliance或Protocol,要跟隨總公司的決定,除了商業,更有國際關係的政治考量,即使有沒有國安法,他們向來都謹慎行事。

面對將來的未知,我只希望大家先要克服內心的恐懼,反正「驚都無用」,何必每天要活在惶恐之中,做一頭驚弓之鳥?

廣告狂人網誌原文: 國安法後 品牌Social Media策略

16歲的爵士世界 | Joey Alexander

據說,莫札特在5歲的時候,就已經寫了他的第一首作品,那是一首G大調小步舞曲。

其實,每一項優秀的傳統,都需要有新一代的傳承者,他/她們在努力地把傳統傳承下去之餘,亦肩負起讓同輩認識傳統的責任。

但有趣的是,有一些傳承者,他/她們的天賦就好像是與生俱來,年紀輕輕,命運就委託他/她,擔綱係守護傳統的使命。

除了莫札特,我想所說的是,本文要介紹的Joey Alexander。

Joey Alexander是當今國際爵士樂壇一個閃亮亮的名字,但8歲初出道,9歲登上國際舞台,今年才只有16歲,卻已經推出了6張個人專輯,他演奏的,主要是新派的古典爵士樂。

更有趣的是,他並非來自爵士音樂發源地的西方國度,他是土生土長,來自峇里島的一個印尼家庭。 

幸運是,他有位爵士音樂發燒友的爸爸,從小就給他聆聽非靡靡之音的hardcore傳統爵士樂。

Thelonious Monk、John Coltrane、Bill Evans和Herbie Hancock等等的音樂,才6歲的Joey Alexander就已經聽得滾瓜爛熟,聽得雀躍之餘,他便開始在爸爸送給他的一台迷你電子琴鍵上,單憑耳朵牢記,便可以模仿彈奏出Thelonious Monk經典名作《Well, You Needn’t》的旋律。

老爸知道此子絕非池中物,於是馬上給他好好培養。為了他的音樂教育,Joey Alexander的爸爸決定舉家由峇里島,搬到印尼首都雅加達,讓他有機會接觸到更多優秀的爵士音樂人。

大家可能有所不知,印尼雅加達是國際爵士音樂的重要城市之一,每年都有多個大小型的世界級爵士音樂節在這舉行。

同時,正好因為這個原因,因緣際會,8歲那一年,Joey Alexander便有幸在雅加達某音樂節中,遇上了一代爵士琴鍵大師Herbie Hancock,並受到他的鼓勵,決意投入成為全職爵士音樂人。  

只有9歲,Joey Alexander已參加Master-Jam Festival,在台上與來自17個國家的43名頂尖爵士樂手,互相切磋較量,最後,他獲得了當年的Grand Prix全場大獎。

一年後,為了讓兒子成材,Joey Alexander舉家再次搬遷,但今次這一站,是美國紐約,那一年,他才只是10歲。

少年時代同樣是音樂神童,如今已是爵士音樂大師的Wynton Marsalis,無意中在YouTube發現了Joey Alexander的演奏,同時間,Marsalis又得悉他已經人在紐約,於是,便馬上邀請他出席Jazz at Lincoln Center的音樂會。

Marsalis是Jazz at Lincoln Center的話事人,同時亦是致力推廣和捍衛傳統爵士音樂的文化對手。因此,Joey Alexander這個在美國初試啼聲的演出,可說是為他打開了國際爵士樂壇的康莊大道。

音樂會上,Joey Alexander以細膩的技巧,糅合了既古典、亦有現代即興旋律與和弦變化的觸感,演繹了他「兒時」偶像Thelonious Monk的經典名作《Round Midnight》,馬上技驚四座。

他除了獲得報章如The New York Times,爵士雜誌Down Beat等刊物中,有名奄尖的樂評人們一致盛讚,就連前美國總統Bill Clinton,以及荷里活名嘴兼名演員Billy Crystal,都一一對他公開讚揚,並揚言自己是這位音樂神童的粉絲。

在Jazz at Lincoln Center一鳴驚人後,Joey Alexander參加了更多的演出,音樂名校Juilliard亦給他助學金,支持他繼續旅居紐約。

演出以外,Joey Alexander亦成為了傳媒的焦點,亮相NBC,TED Talk,或甚至是後來的CNN等,美國是一個愛才若渴的國家,未幾,已特別為他簽發專為具備特殊才能的海外人士的O-1B visa,讓他可以長期留在美國發展。

《My Favorite Things》是他的首張個人專輯,Joey Alexander以一個爵士三重奏的音樂格式,演繹了多首較為傳統的爵士名曲,其中包括John Coltrane的《Giant Steps》,這首歌曲,和弦變化與速度都甚難掌握,堪稱是爵士樂手的成人禮,能夠克服這首歌曲,幾乎就代表你已經畢業了。

平地一聲雷後,亦因為這張專輯的口碑,12歲的Joey Alexander,成為了格林美音樂頒獎典禮上,史上最年輕的被提名樂手兼演出嘉賓。

期間,他更獲邀到白宮,聯同傳奇色士風手Wayne Shorter,以及格林美得主的新進爵士低音提琴好手Esperanza Spalding,三人行同台演出。

雖然年紀輕輕就名成利就,每次被接受公開訪問、備受主持人讚美的時候,Joey Alexander總仍是一臉靦腆,每每自言一切都是多得上天及父母的眷顧和恩賜。

明明還是一名小孩,他的英語表達能力卻相當不俗,更難得的是,即使備受成年人們的吹捧,言談間,他從來沒半點傲氣。

同時,他亦不習慣被冠以神童的稱號,他說過很多次,只希望大家會視他為一名出色鋼琴手。但說到底,他的神童身份的確是一個賣點,於是,他還是經常被不同的爵士音樂活動主辦單位招徠,希望他能兼負起向年輕人推廣爵士音樂這重任。

依然帶著他那天真爛漫的笑容,繼續以一個爵士樂三重奏的傳統模式,16歲的Joey Alexander,今年剛剛推出了他的第6張個人專輯《Warna》,亦是首張在傳統大爵士Label Verve出版的專輯。

與其繼續驚訝他是一名音樂神童,不少樂評人,都開始只會視他為一名天才橫溢的爵士鋼琴手,對他的評價,更多集中在他的演奏造詣和作曲天份上。

今次這張的專輯,12首歌曲,他原創了10首。雖然鋼琴技巧相當成熟,Joey Alexander的作品中,無論是和弦及即興旋律的造句,所採用的音樂語言毫不艱澀,亦不會刻意炫技,剛柔並蓄,並且亦相當容易聆聽。

他的風格,可說是跨越了由50年代,由Thelonious Monk和Bill Evans等人開拓的post-bop、cool jazz、modal jazz等風格的基礎,及後被McCoy Tyner、Herbie Hancock和Chick Corea等人發揚光大的新派爵士樂風的總和。

《Warna》是印尼語顏色的意思,亦是此專輯的主題作品,在爵士三重奏的音樂框架以外,亦加入了進擊的敲擊節奏,每個音樂段落都緊緊相連,節奏相當緊湊,同時亦展現出Joey Alexander在即興旋律造句上的想像力和伸延性。

《Mosaic (Of Beauty)》就連低音提琴的旋律,也突顯出優美的歌唱性,和弦飽滿而溫暖,令耳朵像無重的狀態,浸淫在漫無邊際的海洋中,三番四次,Joey Alexander發揮出他對傳統爵士樂的致敬式演奏。

重新演繹Sting的流行大旋律《Fragile》,是一首用來打動普羅大眾樂迷的輕爵士作品,即興段落甜美中仍充滿想像力,和弦結構有點Bill Evans作品的韻味。

此外,挑戰色士風大師Joe Henderson原作的soul jazz曲《Inner Urge》,亦顯示出Joey Alexander在能夠做到雅俗共賞的同時,仍勇於在風格上尋求創新前衛。

建議大家,上YouTube找Joey Alexander的演出片段來看之前,盡量不要先入為主,不妨先用耳朵欣賞他的能耐,然後才透過影片片段,驚嘆這位音樂少年,在音樂上的成熟風度,與他的實際年齡,到底有多大的距離。

萬般帶不走,唯有database隨身。

Photo by Saulo Mohana on Unsplash

TikTok忽然離場香港的啟示

我今天會教授一個數位廣告課程,昨天晚上課程總監要求,可否追加分享TikTok營銷的內容。

我馬上準備好講義,本來,打算今晚和同學分享TikTok這近期風靡歐美新紮平台。

但世事難料,今早卻看到各大美國新聞網絡公布,TikTok即將撤離香港的這段新聞。

TikTok says it will exit Hong Kong market within days

雖然,TikTok在香港,仍然是處於小學雞階段,難以與內地、日本或韓國等市場相提並論。

非官方的數字透露,香港用戶大概有15萬人左右,其中,不少TVB大台姐仔新紮師弟都已經陸續登場。

事實上,TikTok在COVID-19疫情期間,在北美卻忽然大熱,不少荷里活一線明星、大品牌等,都紛紛登陸。

今年5月,TikTok亦聘請了Disney+串流平台的 Direct-to-Consumer & International division 總裁Kevin Mayer,成為TikTok CEO兼母公司ByteDance 的COO。

媒體普遍認為,委任Kevin Mayer成為TikTok CEO,目的是淡化該平台的中國DNA,減低北美用戶對該平台個人資料安全與否的戒心。

可是,在中美貿易戰的陰影籠罩下,如今TikTok在美國的前途,卻忽然變得岌岌可危。

The United States is ‘looking at’ banning TikTok and other Chinese social media apps, Pompeo says

已說過很多次,我經常都會向客戶說,網絡時代,廣告投放,經營社群,向來切忌過於依賴任何「大」台。

社交網絡剛剛興起時,有不少品牌,更會把大量資源投放在經營社群之上,有甚者,我親身聽過某些廣告公司,會叫客戶索性開個社交網絡就可以,連網站都不用建。

你的社交網絡帳號,永遠不會是你的Owned Media。

我更聽過不少客戶或廣告公司,會稱品牌的社交網絡帳號為Owned Media,令我感到啼笑皆非。

事實上,我不知說過很多次,說到底,這些社交網絡帳號,永遠都不是屬於開帳號的品牌的,而是屬於平台擁有人的。

平台有一天要對你刁難、要關閉、要坐地起價,主導權均不在你手,試問這何來是你的Owned Media?

更何況,就連客戶的資料都是不屬於你的,你投資了好幾年,累積下來的粉絲,隨時都可以功虧一簣。

經歷了近年本地或國際的社會事故影響,社交網絡政治化,進一步成為了一個輿論的殺戮戰場,因此,近期不少品牌都開始重新思考,應否繼續依賴社交網絡去經營品牌社群。

的而且確,「帶人流」還是不少社交網絡的強項,部分主流平台的媒體費,亦比傳統媒體來得化算。

但奉勸各位廣告客戶,正所謂花無百日紅,大台無真理。大家還記得當年MSN Messenger和Yahoo!兩大平台鼎立,幾乎壟斷整個網絡廣告生態的時代嗎?

說到底,正所謂萬般帶不走,你的domain、你的email list、你的用戶database、你建立的CRM、你製作的優質品牌內容、你的e-shop,一一才是你的長期作戰夥伴。

再大熱的平台,坐擁再多的粉絲,隨時都只不過是過眼雲煙。

包括我有兩萬多名粉絲的個人臉書頁,我也已經做好隨時關門的心理準備。

不要浪費每次面試的機會

最近,開始陸續和今屆的畢業生面試,剛好看到這套由 Tribal Worldwide Singapore 的舊同事創作的短片,當中講及應屆畢業生的一些求職挑戰,實在感到有所共鳴。

From Support to Success

Expectations from the society, anticipation from the family, and anxiety from oneself. Find out how graduating student Lisa demonstrates resilience and determination to find a job in the face of adversity.Be inspired by other Singaporeans who are standing strong in the face of adversity @ www.go.gov.sg/strongertogethersg

Gov.sg 发布于 2020年6月12日周五

在面試的席間,聽說,有不少去年畢業的同學,至今仍未找到工作。

今年,兩屆的畢業生都一起在找工作,加上目前的世界疫情及政治動盪,相信大家要面對的挑戰,將會是難上加難。

我的公司,規模很小,只可以維持在「一圍枱」的人數,沒能力給大家太多希望,但我仍會盡最大努力,希望可以給一部分的同學一個面試機會。

而我想告訴各位同學,即使是一次面試,都是一個難得的經驗、一次認識自己的機會,千萬不要浪費人家和自己的時間,大家要好好珍惜。

所以,我懇請各位,切勿因被拒絕而被打敗,也不要輕易地放棄,能夠獲得面試機會,已經是賺了一次令自己更好的機會。

Photo by Daniel McCullough on Unsplash

我公司有一位同事,第一次來面試,那個時候,我們覺得他不適合,未有把他錄用,但我們卻給了他一些忠實建議。

一年後,他把作品集重新整理,再次來我們公司敲門,他的作品,近乎脫胎換骨,這一次,面試後,他馬上被錄用。

目前,他已經能夠獨當一面,肩負著我們公司一些最重要的項目。

人生的路,很漫長,當中必定有起有跌、有喜有憂。

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無論順流逆流,都一定要繼續游、往前游。

回想我開公司的當初,我的太太再三叮囑我,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成年人,一定要給機會剛畢業的年輕人。

因此,我公司的不成文規定,就是每一年,都起碼要請一個畢業生,或者從其他行業轉過來的廣告新鮮人。

公司成立以来,我一直都履行承諾,每年都聘請過最少一名新鮮人,他們當中,有些還在我們公司,有些已經從我們這家小公司畢業,有著其他的發展。

一年一度招聘廣告新鮮人的時間又來了,以下是其中一個職位,但如果你有其他技能或想法,也不妨前來應徵。

https://gss5.hkdai.hk/display-job/1200/Associate-Art-Director.html?searchId=1593149132.29&page=1

父親的禮物

我的父親,是在50年代,從鄉下番禺逃難到香港的,是那個年代的典型香港新移民。

他沒有受過任何教育,只可勉強寫到自己的名字,他的大半生,都是靠體力勞動的工作維生。

所以,我很難想像,當時的他,是何來這樣的勇氣,一個人擔起照顧我們七兄弟姊妹、再追加我的姨姨、外公和外婆這家庭重擔。

每次想到這裡,如今年紀已逾半百,膝下無兒的我,總是自愧不如。

父親在生時,我沒有和他談過多少句話,聽他說得最多的話,可能就是責罵我時的粗話。

他對子女的關懷,含蓄得近乎隱形,還是到我長大成人,開始出來工作,人開始較成熟一點的時候,我才逐漸體會得到,父親對家庭無私付出的偉大。

家境關係,父親沒有買過什麼玩具給我,生日亦從來沒有禮物。

父親送給我的第一份禮物,是我剛剛出來社會工作,一年未夠的時候。

某一天,我捱完一整晚通宵,然後在日落前「提早」下班(廣告公司的朋友,你最後一次日落前下班是什麼時候?),回家時,遇上剛好下班的父親。

因為每天大清早就開工,父親習慣了黃昏就吃晚飯,出來社會工作後,平日很少回家吃晚飯的我,這一晚,罕有地和他一起共膳。

父親在建築地盤從事機械的工作,因此,手上經常到沾著一陣濃濃的機油味。晚飯席間,他把手上還沾著機油手錶除了下來,遞了給我。

「這隻手錶,剛剛某某送我的,時快時慢,我不要了,你拿去。」父親如是說。

這隻手錶,明明還是「新束束」的,但我的父親,卻隨便找個借口,送了給我。

在洗手間裡,我除下了當時帶著的廉價塑膠Casio手錶,拿著這隻沾著機油的手錶,一邊用舊牙刷和肥皂清洗著,一邊暗地裡在哭。

昨天是父親節,想起了父親的這份禮物,於是,我又把這隻手錶拿出來,戴上手,懷緬一下。

我保存了這隻手錶20多年,錶面上難免帶點風霜,所以我近年已比較少戴,但每隔幾年,我會拿去它去維修一次。

這手錶報時,依然準繩。

這可能是我父親送給我的第一份禮物,但其實,他送給我的禮物,早在我出生前,我已經默默地收到。

工作的意義是什麼?

對於你來說,除了一份收入,工作的意義是什麼?

「這是什麼時勢?你還要和我講工作的意義?」

是的,無論你的工作崗位是什麼,你都一定會找到你的意義,問題是,你有沒有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去看你面前的工作。

「世界這麼壞,我為什麼還要努力工作?」

正正因為世界未必可以變好,但你卻可以哦。

即使是同一個工作崗位,無論你覺得是多麼的卑微,你都一定可以找到你屬於你個人的意義,同時,讓你自己變得更好。

當這個世界,每一個人的小意義,組合起來的時候,就能夠構成我們心目中的那一個世界了。

我不是在販賣希望,說句老實話,有關這世界的未來,我其實也是不敢過份地樂觀。

只是,當我見到有一代接一代的年輕人,還在努力奮鬥中,我覺得,我沒資格把腳步停下來。

「工作就是工作,為什麼要有意義?」

就是為了要走更遙遠的路。

我每天都在想,我的人生,其實每天都在倒數。

假使我能夠活到70歲,我不打算退休,一直做下去的話,我其實只是剩下不到6000天的日子,試問,我怎可以讓自己過著沒意義的一天?

「那你覺得,什麼的工作,才有意義?」

可以讓我感覺踏實地,經歷每一天,能夠為我身邊的人,帶來不同的生活意義,我覺得,這就是我的工作意義了。

尋找你的Jobs That Matter

冇錯,返工從來都係為錢,縱使換來嘅係滿腔苦水、無奈同妥協,但總覺得只要搵多啲錢,生活就會變得更好。不過今時今日,社會同前景充滿變數,大家會迷茫、會徬徨,亦會懷疑,返工究竟仲有咩意義?可能呢個時候更加需要思考呢個問題。每一份工作對唔同人有唔同嘅意義:有人追求自我認同、有人想令家人生活安心,亦有人想為其他人嘅枯燥日子送上一點甜。無論你喺職場上係咩角色,都有屬於自己嘅獨特意義同價值。當你嘗試用唔同角度睇事物,目光可能會更闊;重拾工作初衷,方向或者會更明確。為工作多添一啲意義同色彩,可以令你喺呢個困難時刻捱落去,路,先可以走得更遠。真心想講嘅係:無論你選擇離開或留低,我哋都希望你能夠有一份Matters to you嘅工作。擺明廣告:我哋最近亦轉換全新形象、推出「AI好工推介」同全新手機App等,希望你能感受到JobsDB帶俾你嘅多一分色彩。立即尋找你嘅 : https://bit.ly/尋找JobsThatMatter#JobsThatMatter

JobsDB Hong Kong 发布于 2020年6月8日周一

這是我公司新鮮出爐的作品,在限聚令期間,經歷種種制肘下完成。

廣告的故事中,出現了身處不同工作崗位的朋友,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心聲。

對於他/她們來說,每一份工作,都有著不同的意義。

事實上,除了我公司的同事,協助拍攝的製作團隊,大部分都很年青,拍攝時,全部都很認真、很賣力。

市道欠佳,有人會感到很氣餒,但也有很多人,仍然會很努力,而且願意多行一步。

因為,除了一份收入,我相信,他/她們也尋求一份成就感。

真的,香港地,其實有很多年輕人,大家都還在努力地,活好每一天。

有點抱歉,拍攝期間,我沒機會向他們逐一致謝,現在,我希望透過這個機會,向他們說一聲多謝。

雖然不是什麼大製作,但我卻是衷心地,想透過我這個客戶給我的機會,在這個陰霾籠罩下的大時代,給還在努力中的你,說一聲多謝。

以下這篇文案,第一稿寫好,我被同事否決了好幾次(是的,我們公司的規矩,同事可以否決上司的作品),然後,呈給客戶,又被客戶修改不知多少次。

最後,客戶收貨了,我卻自己來翻案,在錄音前一刻,再修改。

是的,做了28年廣告,今時今日,我除了是公司的財務採購換水等雜務的負責人,我還是做著文案小工的工作,和我28年前做一行時,沒什麼不一樣。

總是覺得,我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一點點,也許,這就是我的工作意義吧。

「同一份工,換個角度,可以有唔同體會。

揾工,你同時會想揾到一份認同;

求工作安穩,你更想令家人生活安心;

炮製美味,你亦想添加多一點人情味;

你熱愛科技世界,你更追求以人為本嘅境界;

除咗係一份工,更加係一份使命感;

用對方嘅視覺,你搵到截然不同嘅視野;

同一份工,對每一個人嘅意義,都可以好唔同。

尋找多一重嘅意義,路就可以走得更遠。」

#JobsThatMatter

對地球友善一點,來自瑞典的美味燕麥奶OATLY。

燕麥奶Flat White,一試難忘。

好幾年前,和太太到北歐旅遊,途經瑞典。

第一個早上,例行公事,先到附近的咖啡小店,買杯咖啡吃個麵包。

話說我已經戒飲牛奶多年,平日叫咖啡,例牌都是Soy Milk Flat White,平日早餐吃麥片或煮麥皮,老早已經轉用Non-dairy Milk。

(戒喝或者說是盡量避免飲牛奶,純粹個人理由,主要是出於腸胃健康的考慮)

但那個早上,咖啡小店的Barista問我,想不想試試Oat Milk(燕麥奶),我望望咖啡的自助角落,有一盒Oatly,任由自行添飲。

我問Barista:「是這款?要加錢嗎?」

Barista說:「當然不用。」(平時香港一般咖啡店要加錢哦)

Non-dairy Milk產品的興起

對Oatly這品牌略有所聞,我也試過細盒裝的飲品,但這款專為Barista而設的,當時較少見到,我後知後覺,之後才知道,原來Oatly已賣得成行成市。

香港其實一直有水貨進口,但價錢偏貴,但我也有間中在網店訂貨,給同事在公司喝咖啡用。

說回產品本身,其實,過去幾年,除了Soy Milk,我也嘗試了坊間其他不同的代替品,Almond Milk、Rice Milk、Coconut Milk。

味道以外,因為這是我每天的日常必需品,除了喝咖啡,每天早上,我煮麥片時,都需要用,因此,價格也是我其中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

後來有一天,給我遇上了Oatly,雖然比起我平時買的豆奶略貴,但價格還算是適中。

重點是,因為我一直都有吃燕麥片的習慣,所以早已習慣了燕麥的味道,個人認為,用Oatly來煮麥片,味道比我平時用的豆奶好,口感亦更厚滑。

配咖啡,更是不得了,試過在歐洲旅行的時候,幾乎每天都喝,回香港後,發覺回頭太難。

後來,上網做了點功課,我才赫然發現,這家公司,原來已經有超過26年歷史。

OATLY興起,品牌營銷是關鍵。

Oatly最初由一班大學科學家創辦,研究奶類代替品初衷,一則是為了環保,二則是為某些對乳製品敏感的朋友而設。

但推出後,一直受到財雄勢大乳品機構的不友善對待,加上初推出時口味一般,消費者對非乳製品的奶類亦欠缺認知,經營20年,發展停滯不前。

再加上,Oatly當初只全力打內銷,沒什麼品牌可言,包裝亦一如一般普通的乳製品,產品滯銷,面臨倒閉危機。

2012年,當新任CEO Toni Petersson上任,除了改良產品,更重新包裝整個品牌形象,致力把Oatly從一個平庸的家用消費產品,建立充滿時尚朝氣的國際品牌。

不用養牛牛,一樣有奶喝。

Toni Petersson上任後,做了很多宣傳動作,為品牌重新定調。

其中包括在影視廣告中粉墨登場,鬼馬地大唱WOW NO COW,揚言「唔使養牛牛,一樣有奶飲」。

同時間,Oatly亦被換上了一個風格更跳脫的Graphic Logo,全新的包裝,亦轉為全英文,方便外銷。

此外,Toni Petersson亦把Oatly定位成一個對地球友善的產品,比起傳統乳製品,有營養之餘,更能大大減低生產時的排碳消耗,為此,他進行不少推廣教育的工作。

精品咖啡店的寵兒

天時地利人和,第三浪咖啡熱潮下,精品咖啡店開始上位,Oatly為針對這些小店,推出了專為咖啡而設的Oatly Barista Edition。

幾年間,Toni Petersson證明了品牌營銷的力量,Oatly成為了歐洲各國的新寵兒,美國市場對其需求甚殷,成為了潮流精品咖啡店的必需品,因此長期缺貨。

一趟北歐之旅,亦令我亦成為了Oatly粉絲,喝咖啡無Oatly不歡,平日煮麥皮也愛用普通版的Oatly。

品牌效應以外,重點是,Oatly產品本身的質素和對地球友善的本質,亦成為了令我更熱愛這個品牌。

近年在環保及健康之大趨勢下,除了Plant-based的食品,就連Plant-based飲品如Oatly等等都流行起來,Oatly亦成為了這個勢頭下的成功例子之一。

Oatly的品牌故事告訴我們,即使有了好的產品概念,也要在配合時機的情況下,悉心營造品牌,把你的品牌故事,用有趣的手法分享給消費者,才能夠打動他/她們,成為你的粉絲。

去年CNBC的Make It環節,其中有一集便介紹了Oatly這個品牌興起的故事。

香港有很多獨立品牌的經營者,Oatly的成功故事,絕對值得大家借鏡。

很多朋友以為,做品牌、搞營銷,就代表要做廣告推廣,其實不一定。

除了努力經營產品,創造口碑,之後,如何好好把品牌的價值提升,把你的品牌故事在用家之間轉開去,比起單純做廣告,當中其實有更多值得參考的學問。

不務正業的手機

Samsung Galaxy S20 Ultra 5G兩個月初體驗

!這到底是我的新手機、還是新相機?

是的,這就是我平時拿手機的主要姿勢。

拜這個年頭的手機,愈來愈不務正業所賜,手機主要功能,都不是用來打電話的。

不是嗎?近年看到的手機廣告,幾乎都沒有一個鏡頭,會見到有人在講電話、甚至是打短訊的。

大部分手機廣告的賣點,不外乎告訴你螢幕有多漂亮、看影片打手遊有多流暢;鏡頭像素又有多強,一部手機內又有多少枚鏡頭;核心配置運算速度有多強勁,儼如一部可放在手掌上的電腦。

其實,我自己用電話的習慣,也改變了不少,因為我喜歡拍照,於是,我幾乎可以肯定,我每次更換一部新手機,我最緊張的,就是手機的鏡頭。

譬如這一次,當我收到Samsung送給我試用的Galaxy S20 Ultra,我其實連SIM卡也未插,舊機的data還未過,第一時間,我就是興高采烈地,先把手機的相機打開,試拍幾張。

期間,又剛好遇上午飯時間,於是,我就興高采烈地,馬上拿著此機在街坊四圍拍拍拍拍。

試用兩個月後,我每次啟動相機,隨時有一半或以上的時間,我不是在拍照,就是在瀏覽我拍過的照片般。

由於可供自行設定的模式,選擇太多,一時間,我發覺這部新手機,比起從前的型號,可能真的要花多一點時間,才可以摸清底蘊。

由於總是顧著玩相機,兩個月後,我已經弄不清,這到底是我的新手機還是新相機。

Samsung不是牙膏廠

眾所周知,某個著名相機品牌,經常被用家和粉絲詬病是牙膏廠,每逢新機登場,總是留有一手。

顯然地,Samsung這名字,卻就是牙膏廠的相反詞。

我覺得,每一代的Galaxy S旗艦型號,都好像從來不會留有一手,不用等下一代,總之是推出時下,最新最高標準的硬件配套,可以放進去的話,都一口氣放進去。

當初接觸Galaxy S20 Ultra這台手機,一拿上手,最令我留意的,當然就是背後那個收藏著四枚鏡頭,長方圓角的鏡頭housing。

還沒配上手機殼的時候,看到她突出來的厚度,和一枚一元硬幣差不多,實在有點兒突兀。

我的手掌較細,拿著的時候,更有點上重下輕的感覺, 事實上,220g的重量,相信大部份朋友,尤其是女士們,都可能會覺得太有份量。

配上手機殼後,機殼的厚度,剛好抵銷了這個長方鏡頭槽的高度,再拿上手,感覺截然不同,安全感大增。

事實上,兩個月前,坊間能夠找到的Galaxy S20 Ultra手機殼,選擇實在少之又少。

最後,我還是選擇了防護性較強的OtterBox,這個品牌的手機殼出名笨重,但勝在夠穩陣。

但我老實告訴你,我買了這個OtterBox Symmetry機殼回家後,其實是有點兒後悔的,原因是,這部手機本身的體積,對我來說,本身已經是略為偏大,現在配上這個機殼,更加是大得有點像塊磚頭。

但很快地,我又已經轉移視線了。

3200 x 1440高清,一定會寵壞你的眼睛。

6.9吋的AMOLED全螢幕,邊框與弧形邊緣,緊貼得幾乎無可再貼,個人認為,三星的手機螢幕,依然是整個手機市場中,對眼睛最友善的。

Infinity-O技術打孔的前置鏡頭,極貼邊的全螢幕設計,已經是由上一代S10開始,Samsung手機的一大特色。

今次Galaxy S20 Ultra更獲HDR10 +認證,播片的時候,畫面能夠伸展至螢幕的每一個角落,大大提升感觀的享受。

螢幕中下方,依舊採用聲波指紋識別,相比起上一代的S10+,流暢度和辨識速度,都有顯著的改善。

在這個口罩時代,你會份外覺得,這個開啟手機的方式,霎時間變得比人面識別,來得更實用、方便。

當把播放影片的App,手動設定為全螢幕,畫面就能夠填滿螢幕的每一個角落。

預設解析度的FHD+ 為2400 x1080,在這預設的解析度下,螢幕更新率可調高至120Hz(預設是60Hz)。

把解析度調高至WQHD+ 的3200 x 1440像素,雖然螢幕會自動強制降回60Hz的螢幕更新率,但欣賞4K HDR影片時,光位輪廓更銳利,暗位質感更實淨,6.9吋的全螢幕,予人一種驚艷瑰麗的感覺。

先後試看了Netflix及YouTube的高清影片,在後者平台看4K HDR電影Trailer,畫質明顯更為出眾,當然,這又會與不同源頭質素的影片檔案有關。

但純個人觀感,平時看Netflix的話,我認為耗電量較低的FHD+2400 x1080,已經相當清晰流暢,夠用就好,沒必要刻意追求1440像素。

120Hz高螢幕更新率,令感觀更流暢。

再加上,當調節至1080解像度後,你便可以把螢幕更新率,直接調高至120Hz。

Galaxy S20 Ultra的這片AMOLED螢幕,平日在手機上閱讀文字內容,快速瀏覽不同的版面,眼睛感覺,亦比較60Hz來得舒服。

據說,120Hz高螢幕更新率的另一賣點,就是當使用5G網絡時,在路途上播放影片或打手遊的時候,更能發揮畫面的流暢度。

可惜我尚未上台用5G,這方面的優勝之處,未能證實。

到底平日應否啟動耗電量較高的120Hz?基本上,平時習慣了60Hz,用手機上網看片你未必會感受到有什麼問題。

可是,你的眼睛是會被寵壞的,當你比較過120Hz的流暢,以及對眼睛的友善後,你就會情願把手機長期調高至120Hz。

大你1億800萬像素,再大你100倍ZOOM。 

打著「1億800萬像素」,以及標誌在左下方底部的SPACE ZOOM 100X「100倍變焦」,兩組驚人的數字,令人不禁回問,究竟Samsung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藥?

事實上,Galaxy S20 Ultra由三枚定焦鏡,以及一枚可提供AR及淺景深效果的ToF鏡頭組成。

廠方沒有提供等效焦距數據,但根據視角換算,大致上,三組定焦鏡的規格如下:

  • 《主鏡》1億800萬像素 | 79 度視角(相當於全幅等效焦距27mm) | 光圈 F1.8
  • 《超廣角鏡》1,200萬像素 | 120 度視角(相當於全幅等效焦距13mm) | 光圈 F2.2
  • 《遠攝鏡》4,800萬像素 | 24 度視角(相當於全幅等效焦距100mm) | 光圈 F3.5

主鏡108MP最高像素的利與弊

這支27mm F1.8光圈的定焦主鏡,理所當然地,成為了我日常的主打鏡頭。

由於大光圈關係,平日不難拍攝到前後感較佳的散景效果,但正正亦因為大光圈,有些時候,要成功地對焦到想拍攝的主體,間中可能需要手動輔助。

自動對焦間歇性失誤,成為了不少用家詬病的死穴,但相信軟件更新後,可以修復這方面的問題。

(執筆之時,2020年5月25日,推出短短數月,三星已經進行了第三次的軟體更新,對焦呆滯這問題,已改善了不少)

如果想拍攝最高規格的「1億800萬像素」,就要預先啟動只有3:4剪裁的模式,用這個模式拍攝時,當然亦只可以使用這支27mm F1.8的定焦鏡。

感覺上,啟動了108MP後,自動對焦和拍攝速度,略嫌有少許遲緩,如若想目標物對焦更準繩,建議還是最好輕觸手動輔助,似乎比較方便。

當然,拍攝如上圖般的風景相,就沒什麼難度可言了。

日常拍攝,我一般不會長開108MP,但若果想記錄一些珍貴的時刻,希望能拍攝到更多細節,譬如人多勢眾的旅行大合照,我覺得108MP才大派用場。

再說,27mm的焦距,用來拍攝風景,建築物,或者是團體照,又似乎剛剛好。

如果打算拍攝後,還會在電腦上加工的話,建議可使用Pro mode拍攝,同時預設選擇RAW檔記存。

100倍變焦的SPACE ZOOM是個偽命題

日常拍攝,我還是要方便先決,一切以自動為主,再說,Galaxy S20 Ultra可隨意切換三組定焦鏡頭,實在非常實用。

平時,用主鏡和超廣角鏡拍攝風景,或者是透過遠攝鏡離遠捕捉人物,作為社交網絡分享,相片質素已經可以應付得綽綽有餘。

位於左下方的遠攝鏡,構造明顯與其他兩組鏡頭不同,是採用了潛望式設計,難怪,每次啟動這支鏡頭時,都感到微微的機械活動。

這支100mm F3.5的遠攝定焦鏡,標誌著SPACE ZOOM 100X,玩的其實是數位變焦,以及採用AI 運算的數位剪裁,老老實實,是綽頭多於實際。

在日光充沛的環境下,啟動這個100倍變焦,可以拍攝到遙遠他方的影像,我只會用「可以見到」去形容,距離「可用」質素,實際上還有一段很大的距離。

事實上,Zoom到最盡的,我認為30倍變焦,已經非常勉強。

三組定焦鏡交替使用,日常拍攝最方便。

反觀,可快速切換的三組定焦鏡的焦距,實在為日常拍攝提供的很大的便利。

我尤其喜歡使用Galaxy S20 Ultra的變焦按鈕,以主鏡的1.0x為基準,其餘的變焦倍率,則分別為0.5、1.0x、2.0x、4.0x、10x、30x、100x。

基本上,一如先前所說,一般情況下,我較常用的是5.0x「變焦」倍率,10x或以上,我只會視之為「可視而不可用」,純粹當望遠鏡玩玩就算了。

同一部手機,三組具相當質素的定焦鏡,交替使用,我覺得這才是Galaxy S20 Ultra拍攝上的最大強項。

你可以輕鬆地切換0.5x、1.0x到5.0x三個不同累進比率的攝影距離,鏡頭與鏡頭之間的切換,爽快、無縫、流暢。

100mm遠攝鏡最合適遙遠捕捉獵物

雖然光圈只有 F3.5,Galaxy S20 Ultra的遠攝鏡,水準卻是令我感到驚訝。

進行街拍,為了盡量不打擾到被拍攝的對象,並且捕捉到對方最真實的一面,一般情況下,我便會啟動這枚100mm遠攝鏡。

尤其是,如果想捕捉街頭人物,或者是街角上的小動物時,這是一個相當實用的遠攝距離。

平時出外旅行,身邊如果沒有相機,以手機代勞的話,光學變焦,往往就是手機拍攝最弱的一環。

為此,有一段日子,相信很多手機拍友都和我一樣,會為手機配上外掛鏡頭。

但如今有了Galaxy S20 Ultra的這枚100mm遠攝鏡,便可以彌補平日以手機代替傻瓜機時,遠攝上的不足。

可是,由於光圈的限制,一般我還是較少會在低光的情況下,使用這枚遠攝鏡拍攝。

無論是廣角鏡以至遠攝鏡,Galaxy S20 Ultra可以讓你透過幾組鏡頭交替拍攝,基本上,已經可以滿足我從前用一部傻瓜機時的需要。

黑夜場景,愈拍愈好景。

夜攝向來是一眾大品牌Android手機的兵家必爭之地,如果單靠AI智能自動選取拍攝模式,Galaxy S20 Ultra的狀態,有時要望天打卦。

但當手動轉至Night Mode拍攝,夜間拍攝的成功率便大大提升。

官方資料顯示,原因是在這個模式設定拍攝下,Galaxy S20 Ultra的相機系統,會同步拍攝多張照片,然後合併成為一張照片,用以減低雜訊及鬼影。

這個Night Mode模式,雖然靠的是硬件與軟件的運算配搭,但卻是相當實用,令夜間拍攝的成功率大增。

當然,在手持的狀態下,不可能期望可將行動中的人或物,拍攝得清晰銳利。

但大致上,入夜後,無論是在街拍燈火欄柵處的街角,或者在天橋上高居臨下,追逐在夜裡飛馳中的公路汽車,拍攝都可說是得心應手。

8K高清拍片,兼備運動相機的防手震功能。

雖然我平時很少用手機拍片,但為了想測試這部手機的能耐,我也破例了一下吧。

Galaxy S20 Ultra最大賣點,是可拍攝每秒30格的8K高清影片,用家可以從影片中,直接匯出3,300萬像素的相片截圖(但要留意有2x Crop Factor),真的是每一秒都不會錯過。

我對這8K高清拍片其實不以為然,反而,此手機配備技術類似Action Camera的AI防手震功能,以光學技術,減低活動時拍攝的搖晃畫面,令畫面穩定流暢。

我嘗試一手拖住我家的唐狗仔,一手拿著手機,邊跑步邊拍攝,發覺這手機內設有的感應器與防傾穩定器,居然有不俗的效果,以一部手機拍攝影片來說,實用性相當高。

此外,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有在拍攝影片時,可以在三組定焦距離,0.5x、1.0x到5.0x之間Zoom前Zoom後,幾乎無縫地切換焦距。

結語:目前最豪華的Android手機

我是由S9+開始,連續重度使用了三代的Galaxy S系旗艦機的。

可能是市場競爭愈來愈激烈關係,感覺上,Galaxy S系中最高規格的型號,是一代比一代,刻意走向更豪華的高端定位。

來到5G時代,這部Galaxy S20 Ultra,甚至是在定價上告訴大家,這就是Android機王。

當然,在硬件上的用料和做工,再加上Samsung的One UI,稱這部旗艦機為Android機王,又實在是當之無愧的。

但因為要及時推出市場,軟體與硬體上的配合,尤其是相機的對焦反應,要來到第三次的軟體更新,才能夠把手機發揮到最佳狀態。

執筆之時,我是在昨天才把剛剛軟體更新的,暫時試拍了幾張照片,發覺相機的反應及靈敏度,的確有脫胎換骨的感覺。

如果兩三個月前,你還在猶疑,未有第一時間入手Galaxy S20 Ultra我見近期部分零售商有價位回落,加上某些電訊商的5G上台零機價回贈,作為Android用家,相信現在就是好時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