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設計、創意、生活一同遇上後的可能。

VERSE雜誌創刊號 Why Taiwan Matters?

在我的每一個人生階段,總有好幾本伴我度過美好時光的好雜誌。

在報攤等每一期新雜誌的出現、到書店或後來的HMV拿新鮮滾熱辣剛從外國運到的新雜誌,閱讀每期的新雜誌,無論在文字、視野、設計、美藝等等方面,都豐富了我的生活養份,還有很重要的生活靈感。

我曾經為如何收藏舊雜誌而苦惱、也經歷過每次把舊雜誌扔掉的痛楚,於是,近十年,我幾乎放棄了購買實體雜誌,轉為買網上版本。

但到最幾年,我已經完全轉了只訂購網上版的報紙,買雜誌這習慣,始終還是戒掉不了。

說到買雜誌,我偏向喜歡購買月刊。

一則是我感到網絡資訊太快、沒機會沉澱就刊登的文字,並非我杯茶。

二則是我欣賞月刊的出版節奏、及時得來,又不會太急,雜誌裡的圖片,亦剛剛好追得上那一刻的潮流。

三則是我感到某些外國雜誌,因為視覺風格別樹一幟,亦吸引了一些臭味相投的精緻廣告,作為廣告專業員,這是一個比起閱讀廣告大獎年鑑更具參考價值的靈感來源。

任誰都知道,紙媒在世界各地都處於捱打狀態,媒體網絡化,暫時亦鮮有成功的例子。

我個人認為,問題癥結主要有兩個。

第一是源於紙媒當道的時代,廣告商的錢相對易賺,到了網絡時代來臨,很多從前能夠賺到的廣告費,數字上,大部分都未能順利過渡。

第二是大部分的高端廣告商,還是未感到網絡世界的廣告力量,更有不少會覺得,網絡廣告亦未能等價交換到在印刷品上刊登廣告所獲得的虛榮與快感。

媒體的出路,我非行內人,所以不宜多加評論,但可以肯定的,就是媒體的商業模式,除了昔日的媒體廣告、植入廣告、收費訂閱,以至後來出現的公關策展等活動,一直都在變。

近年,以眾籌資助的形式出版、原生廣告、推出聯乘產品、自家IP產品、舉辦講座、工作坊、大師班,甚至是推出專業研究報告,媒體的商業模式,再次正處於一個全新的探索階段。

剛剛在網購平台購買到第一期的VERSE雜誌,正好是一個集合了上述眾多新探索的商業模式下催生的新雜誌。

VERSE來自台灣,社長兼執行總編輯是張鐵志先生,張兄在台灣媒體出版及文化界享負盛名,既是學者,亦是文化人及產業經營者,一人分飾多重身份。

他曾經來港出任號外雜誌的總編輯,為這曾經一度是香港中產文化圖騰的經典雜誌,再次注入了一股充滿時代氣息又貼地的新氣象,不再是報攤上另一本消費雜誌。

但張兄來去匆匆,我在TED x Kowloon活動上,以及後來的一個飯聚上和他遇上,之後他很快就回到台灣,我和他都是熱愛搖滾音樂的文字人,卻與他只有兩面之緣,說起來也有點可惜。

說回這本VERSE雜誌,我會以文化、設計、創意、生活等可能成就的產業與商業活動的交匯點來形容。

作為一家廣告公司的經營者,我既要觀察文化潮流、也要留意商機所在,大致上,我對日常所需吸收的資訊的養分,就是這些。

這一期VERSE,感覺有點像是,一口氣把幾期的日本Brutus雜誌合併成一期似的。

第一期的VERSE,以Why Taiwan Matters?為專題,探索台灣在文化、設計、創意、生活等方面可發展的可能性,同時,也以不同產業的角度,作深度探討。

我很欣賞這本雜誌設計上的優雅簡約格調,雜誌內的照片更是尤其漂亮,每一名被訪者都面露令讀者感到「我有話要說,拜託你來聽聽」的誠意,令人很想馬上讀下去。

唯一美中不足,是有一些字體實在太細,排版上間中充滿實驗色彩的顏色與文字配搭,對眼睛不大友善。

第一期的VERSE,有三個不同封面,其實我也不是刻意挑,但我訂購收到的,正正就是唐鳳做封面,聽說,也是最快售罄的一個版本。

第一時間拜讀,既畢,感覺實在是充實,令我更期待第二期VERSE的出現,我更加好奇的是,究竟VERSE還可以爆發出那些可能性?

Why Taiwan Matters? Because VERSE matters.

祝張兄的創業大作一紙風行,為華文雜誌創造更多可能。

Levi’s Batwing 品牌識別

最出色的Logo設計,莫過如那些即使拿走了品牌的字,單憑Graphic或圖案,你就可以一眼認她出來的品牌。

話說Levi’s 這個綽號為Batwing的Logo設計,誕生於1967年,靈感源於經典501牛仔褲後褲袋的縫線,是出自著名設計師Walter Landor的手筆。

是的,Walter Landor就是那家鼎鼎大名,黃色招牌的品牌咨詢公司Landor的創辦人。

我曾經在HKU SPACE的碩士班教品牌管理,那個時候,我就是最喜歡拿Levi’s這個品牌,作為做品牌識別的案例之一。

我會舉例說,想像一下,如果你設計的品牌,單單一個Logo印在Tee Shirt上,消費者也會趨之若鶩來幫襯你的話,某程度上,已可說代表你已成功一半。

想像一下,你目前工作的企業或團隊的品牌識別,可以有把Logo印在Tee Shirt上,而大家又願意穿在身上的能耐嗎?

事實上,Levi’s 的Batwing Logo Tee,設計簡約,卻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變化,每一年,可以賣出數百萬件,是牛仔褲以外,Levi’s生意的一大來源。

而這個Batwing Logo,更可以輕易配合不同的主題、色彩,從而變奏成千變萬化的版本。

因為持之以恆,所以亦能更加歷久彌新,被應用次數愈多、層面愈廣泛,作為品牌識別,就更能夠加深在消費者心目中的記憶點。

並非什麼大道理,但偏偏就是,在這一方面,很多品牌都忽略了,而Levi’s這個百年老字號,反而深諳箇中奧義。

Levi’s持續不懈經營,因而造就了這個競爭對手難以取代的品牌資產(Brand Equity),亦成為流行文化的Icon。

近年,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城市,開始有陸續推出印有城市名字的Batwing Logo Tee,在不同城市再出發,變奏成令一種在地化的品牌識別。

你的衣櫃裡,也有一條Levi’s 501,以及一件Levi’s Batwing logo tee 嗎?

Levi’s Hong Kong Online Store 現已啟動,凡購物滿$500免運費、滿$2,500即享75折、$1,200即享85折。

《Pinkoi・香港嘢》好多好嘢!

Made in Hong Kong這個標誌,會否從此在地球上消失?

在這個時候,推出《Pinkoi・香港嘢》主題月這個企劃,可說是別具時代意義。

首先,Pinkoi與兩個歷史悠久的香港老品牌 --《紅 A》及《雞仔嘜》合作,以《香港嘢》作主題,邀請了設計單位studiowmw,推出聯承產品系列。

誰說紅A就一定要是紅色?《Pinkoi x 紅 A》 合共推出三款產品,包括藍色及灰色各一的可放微波爐膠杯,以及一款卡其色的儲物盒,是好「膠」,但實在型。

《Pinkoi x 雞仔嘜》則推出一款純白短袖襯衣,將雞仔嘜皇牌 Golden Shell 內衣,糅合充滿時代感的graphic設計,令我聯想起電影《難兄難弟》或《功夫》內的街坊小人物,充滿親切感。

此外,Pinkoi團隊亦相當有心,為大家搜羅了超過250個《香港嘢》自家品牌。

其中包括地道美食、草根插畫、衣著穿搭、創意科技及生活選物等,讓我們可以為香港創作人,以及多個獨立單位,一同集集氣。

當香港年輕人都嚮往台灣的文創產品的時候,我卻又驚訝地發現,原來,我們的本地薑,其實也有這麼多具本地文化特色的原創佳作。

正所謂「唔幫襯都埋嚟睇吓」,你可以到這個網址選購:《Pinkoi・香港嘢》主題月

你亦可以在13/8 – 26/9期間,前往南豐紗廠307號舖的Pinkoi SPACE參觀,Pinkoi會員,可即場獲得《阿婆打小人業餘套裝》。

《Pinkoi・香港嘢》主題月

活動日期:13/8 – 26/9 

期間限定:13/8 – 31/8 超過 100 個本地品牌免運中

在家做音樂是件幸福事

盧冠廷的家居音樂習作《HOMEWORK》

我相信,大部人都總會是不安於室的。

畢竟,長時間留在家裡,沒機會到外面逛一逛,吸一口新鮮空氣的話,即使互聯網再發達,我們的生命軌跡,很容易會脫離這世界的現實。

可是,近期的連串事件,令我們又有重新的體會,我們開始嘗試,如何習慣安於蝸居之內,繼續進行如常的工作和生活,甚至乎,在社交距離的規限下,尋找新的生活模式。

我們的生產力,沒有因家居隔離而停下來,我們與外面世界的聯繫,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又展開了另一種模式的作業常態。

譬如,最近我便見到我有一些音樂圈的朋友,開始進行遙距錄音製作,加拿大和香港兩地,不同時區,相隔兩地,音樂卻可同步。

有趣的是,原來,在疫情前的一段日子,礙於社會事件關係,盧冠廷也早已展開了他的居家音樂企劃,把錄音室的器材與樂手,一一搬到自己的家裡。

看製作特輯的片段,見到他和一眾樂手在他家的客廳,穿著拖鞋,一起夾音樂,歌曲全部都是一Take錄音,營造出一種現場演出獨有的氣氛,一股無拘無束的空氣氛圍。

我見到有網友批評他「食老本」,但畢竟盧冠廷算是一名量產型的作曲人,雖然我沒有做過統計,亦不知道盧冠廷出版過的作品,究竟有多少首,但相信數字應該是數以百計,即使翻唱自己的作品,真的要「食老本」的話,亦可以有排食。

我從來不覺得所謂的「食老本」有什麼問題,我反而覺得,一首好歌只演繹一次的話,實在是太可惜。同一首作品,如果由原作者,在不同的人生階段再次演繹,聆聽的感覺又會往往是兩碼子的事。

盧冠廷今年快將踏入70歲,但不要以為,他會只會以一派鉛華盡洗、從容隨意的手法,演繹自己的舊作。

反而,當我拿他80年代的舊錄音作比較,今時今日的他,嗓音反而更具爆炸力、演繹造句時的節奏感,更緊湊更洗練。

他就像是一名閉關練功多年的音樂真人,如今功力更加高深莫測、並且揮灑自如,除了歌唱技巧大躍進,從前我更是真的沒察覺到,他的結他技術,原來也相當狠辣。

《果子》可說是盧冠廷作品的滄海遺珠,葉振棠當年的演繹,今次這個鄉謠曲風版本的編曲,配合上童聲的演唱的counter melody,來得更令人感到如沐清風,雖然並非原key演繹,但最後一段的吟唱,高音域部分嘹亮清澈,歌唱技巧非常洗練。

《逝去的心》是盧冠廷的原唱作品,今次以一隊弦樂四重奏、木結他,以及簡單的人聲和唱重新演繹,編曲及結他都是盧盧一手包辦,情感來得更加細膩動人,有如呷一口辛辣中蘊含芳香醇和的威士忌,這首歌,建議不要只在耳筒聆聽,一定要在揚聲器播放出來,讓歌聲和樂器聲融和在空氣中的感覺,甚是令人陶醉。

《天變地變情不變》是初出道時期的張學友的名曲,當時的戇直青年,有點稚氣,這個2020年的版本,在這個大時代出現,調性忽爾變得陰暗無光,「明日會點?」這個問題唱出來,由弦樂組作出回應,卻有點點的無力感,但當大家都習慣了改變,一切卻又可以來得坦然無懼。

《快樂老實人》本身已是一首神曲,想當年第一次聽到,我已經馬上被chorus的豪邁氣派,打動得毛管直豎,然後那段由黃安源演奏的二胡solo,更是令我百聽不厭。今次的重新編曲,盧冠廷由一名市井小人物,搖身一變,成為了飛奔大漠中、策騎著一匹駿馬的蒙古勇士,二胡亦換來了馬頭琴,歌曲明顯變得更為粗獷豪邁,最後一段的民族風吟唱,更加突破了盧盧的歌唱風格,技巧上亦充滿爆炸力,這個版本的編曲人伍卓賢,實在有應記一功。

《天籟…星河傳說》這個新版本,有種淡淡然的味道,氣場亦顯得收斂了。可能是我先入為主的偏見,我還是覺得編曲上難以超越關正傑的版本,當然,當年Tony A的編曲實在亦是前無古人。

《地老天荒》當年是一首大路的K歌,原曲由關淑怡演唱。盧冠廷今次的重新編曲,鄉謠曲風的提琴、手風琴、木結他,我幻想在某個一望無際的山嶺上,遙望遠方,令人有種令人驀然回首的滄桑感覺,一下子間,你會忘記了那首經常在卡拉OK房被點唱原曲。

《緣盡》是一首劉德華的經典華Dee歌曲,盧冠廷以一把飽歷風霜的嗓音重新演繹,並請略帶少許華Dee腔調,歌曲的編曲亦變成了folk rock,小提琴穿插結他,鄉謠搖滾的曲風,接近Bruce Springsteen的調調,這是專輯中我個人覺得最有驚喜的演繹。

《十四噸空虛》當年收錄在《過路人》專輯內,我第一次聽到廣東歌居然有如此「草根藍調」風格的時候,有點像聽到一個外國人在唱廣東話,實在嚇了一跳,而正所謂Blues愈老愈辣,我覺得這個版本的新瓶舊酒,令這瓶舊酒,變得更辛辣,更令人聽得痛快。

《長伴千世紀》當年是寫給陳百強的作品,原唱的演繹有種純真率直的氣息,有趣的是,由80年代,跨越了數十年,這首歌的那份真摯情感,好像歷久彌新。我好像聽到面帶微笑的陳百強的聲線,隱約埋藏在盧冠廷的歌聲裡,我實在太喜歡那個不徐不疾6/8節奏的旋律,那個副歌是會聽上癮的。

《突破自我》是一首典型的90年代大合唱歌,當年由一眾滾石歌手李宗盛、盧冠廷、黃耀明、辛曉琪、袁鳳瑛合唱,今次找來環球新生代一批歌手,包括陳凱詠(Jace)、涂毓麟(Oscar)、ONE PROMISE主音文廸和Dusty Bottle主音Kerryta,合唱部分感覺充滿陽光溫暖,一下子間,盧冠廷的歌聲也好像回到從前,變得年輕起來。

疫情下,廣告公司參與比稿的迎送生涯。

Photo by Dylan Gillis on Unsplash

*pitch(比稿)是廣告業行內的常用語,亦是工作生涯的一部分。通常,有部份廣告客戶,在物色廣告公司的合作期間,或由於公司政策,或由於話事人的個人喜好,通常都會邀請多過一家廣告公司,提出建議書,並進行提案,最後,由廣告客戶挑選出最合適的合作夥伴。創意是廣告公司最珍貴的無形資產,同時,參與pitch亦要消耗公司大量的人力成本,此活動向來都在業內為人所詬病,亦有廣告公司為客戶應否繳付pitch fee而爭論得喋喋不休。

為何獨立廣告公司較少參與公開比稿?

最近有廣告新鮮人來見工,提起agency日pitch夜pitch這話題,同學問:「平日你們會否接很多pitch?」

我回答說,實情是,我們的公司,同事平時已經很忙,所以很少接受pitch邀請,更不會主動找新客戶做pitch。

於是,很多朋友都誤會,以為我們的生意太好,所以不在乎拿新客戶。

提起pitch,也有江湖傳聞,大部份像我們這類的獨立廣告公司,都不會輕易接受pitch的邀請,要pitch的話,相金先惠。

我不可以代表我的同業說話,站在我們公司的立場,經常不接受新客戶的pitch邀請,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們只是一家小公司,人力物力相當有限,現有資源,我們都會優先放在服務現有的客戶上。

我們的團隊,經常會有新客戶提出合作要求,有趣的是,2020年上半年,疫情期間,我所收到的邀請,竟然要比去年多。

我的慣常做法,是會先要求對方理解一下我們公司的作品及工作特色,然後亦希望對方能先給我們一個brief及預算,最後,才進一步商討,看看有否下一步討論空間。

一切視乎雙方的誠意,以及我們有否足夠資源而決定。

事實上,我們有超過一半以上的客戶,都是沒有經過pitch這過程,從而直接展開合作關係的。

國際廣告公司,參與比稿次數也要交數。

回想從前,我還在國際大公司上班的日子,每季參與pitch的次數,多不勝數,是工作生涯的常規活動。

甚至乎,公司總部或本地管理層,明文規定,每季做pitch的次數,也要上繳中央,要交數。

某天,我和老闆理論,說同事目前要應付現有的客戶已經忙得透不過氣,這一季,可否推掉一些pitch?

尤其是,那些動不動都會邀請過10間公司pitch的政府或公營機構project?

然後,老闆說:「做pitch,對公司平日的運作、成本,不應有太大的影響。反正同事每個月出糧已經是fixed cost,平日太忙的話,叫他們週末OT就可以。」

抗命失敗,於是,我唯有和同事們繼續埋頭苦幹。

後來,我當上了管理層,自己部門的pitch,或多或少較易受到控制,但其他部門「邀請」你參與的pitch,反而很難推卻。

尤其是,有些「邀請」,是總部命令下達,要求全民參與,公司上下,沒有人能夠say no。

又或者,當你經常推卻其他部門的合作邀請,在管理層的小圈子,你很快會被人視為不合作分子,我便曾經被其他部門主管,戲稱為Mr. No。

在大公司,表面上口口聲聲說的團隊合作,但卻經常成為了某些部門主管,把像參與pitch的這類有支出但沒收入的課外活動,轉嫁給其他部門的借口。

當然,如果成功贏了pitch,功勞及利潤的大部分,都是歸於這些率領pitch的部門主管。

疫情下,小公司再忙也參與比稿的原因。

現在輪到我經營自己的公司,我們依然是十pitch九推,我還是那位Mr. No。

可是,最近在心態上,我有點些微的改變。

雖然,我們的公司,雖稱不上風生水起,但托賴,一直還是有點忙,可是,因為疫情關係,我身邊有很多做製作的朋友,都頻頻向我訴苦沒工開。

於是,有關應否接受pitch的邀請,我和我的團隊,最近,開始會持一個較開放的態度。

為什麼呢?

第一,幸運的話,成功拿到新客戶,我們又可以讓經常和我們合作的製作公司,在這段艱難日子,繼續有工開。

第二,做pitch的最大挑戰,就是因為這是新客戶,有關對方的業務或公司的文化等事情,對我們來說,大都一竅不通,因此,事前你要比平時做一個現有客戶的project,需要花更多功夫,這個過程,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當然,對方有沒有給一個完善的brief,也是考慮的首要條件。

第三,以我個人的能力,在猜度客戶想法這方面,其實是我的一大弱項。老實說,做pitch,我的成功率,向來不算特別高。但每次輸了,反而令我察覺自己的不足,而且,又會成為一個令我和我團隊成長的好機會。

小隊操作,小兵領大功。

但說到底,我們公司始終人手有限,平日接受pitch邀請,我還是會精挑細選,只會接受一些較有誠意,而我的團隊亦會較有興趣參與的企劃。

大部分情況下,我都不會讓全公司總動員,可能只會讓其中兩三個同事組隊參與。

我永遠難忘,從前在大公司,每次為了做pitch而廢寢忘餐,全公司齊齊OT,pitch的日子逼近眉睫,有家歸不得的那些年那些歲月。

現在可以自己做決策,每次做pitch,我都會調整進攻策略,盡量精簡人手之餘,亦會嘗試加入一些自己不熟悉的製作領域。

此外,除了主持大局,編寫策略藍圖,我也會擔當小兵的角色,撰寫文案。

小隊操作,現在做pitch,反而令我樂得輕鬆。

做agency的你,有沒有一些過往做pitch時值得分享的故事呢?

亮一盞好燈,多一點好看。

Dyson Lightcycle Morph™體驗報告

我只想找一個安靜的角落,放一張椅、亮一盞燈、放一些歌、讀一本書。

的而且確,正因為我們幾乎每天都被動地,或不自覺去主動地,接觸到太多的噪音。

反而,近期的我,更懂得珍惜能夠獨處的安靜空間和時間。

獨處的片刻可以做什麼?我比較簡單,通常都不外乎「找一個安靜的角落,放一張椅、亮一盞燈、放一些歌、讀一本書」。

一盞閱讀燈的角色

我住在一所離島村屋單位,平日在家,我沒有一個固定閱讀位置,我就是喜歡在不同的時間,找一個角落,翻一本雜誌、或者翻幾頁書,安靜一下。

我的家的幾個牆邊角落,客廳、睡房、書房等等,我都會分別放置一盞可作輔助閱讀用途的座地燈,或者是桌頭燈。

我對閱讀燈的要求,除了要設計簡約,不會在環境中喧賓奪主,還有就是它能否發出足夠的光線亮度、可調校的光線色溫,更重要的,就是能否提供自然色的光源,這都是考慮是否合適作為閱讀燈用的條件。

辦公室中的閱讀角落

至於平日在辦公室,因為整天大部時間都要對著電腦,因此,我間中會需要偷閒片刻,讓自己的眼睛稍為離開電腦屏幕一下。

於是,我同樣會找個角落,找一些設計或廣告相關的雜誌和參考書,翻幾頁,讓自己的腦袋抽離一下。

雖然,我的辦公室桌面,已經有一盞輔助閱讀的LED燈,可是,我還是想稍為離開我的辦公桌,於是,我又會躲在辦公室某個位置上閱讀。

由於沒有像我在家一樣,在每個牆邊角落都有一盞閱讀輔助燈,而我又想盡量在自然光線的條件下閱讀,於是,平日我大多會站立在辦公室的「豬肉枱」(平日廣告公司同樣用檢視印刷打稿,為方便站立閱讀而設的高枱),翻一翻雜誌和參考書,這是我的休息方法。

最近,由於社交距離,平日,我反而多了時間,一個人留在辦公室裡。

獨處的時間多了,反而,令我更自覺地,即使我的Apple Watch還沒提醒我,我也會自動自覺地,每隔一小時左右,便會離開一下辦公桌,在找個閱讀角落,養腦袋休息片刻。

一直想替辦公室物色一盞座地的閱讀輔助燈,我的選擇,同樣偏向簡約的設計。

由於我經營的是一家廣告設計工作室,而我的辦公室室內設計,也是偏向北歐格調的簡約工業風,於是,物色一盞座地閱讀輔助燈時,也希望能夠達到這方面的要求。

簡約工業風設計

說到簡約的工業風設計,很難不聯想起Dyson這英國品牌。

事實上,我的廣告設計工作室成立之初,曾經效力Dyson,擔任香港及台灣地區推出Supersonic風筒的廣告推廣工作,與這個品牌,算是有點緣。

事有湊巧,當我在為辦公室物色一盞座地閱讀輔助燈時,大概兩個月前,Dyson的公關公司聯絡了我,問我有否興趣試用Dyson Lightcycle Morph™ 這一盞照明燈。

很可惜,這款座地燈一直缺貨,加上貨運的延遲,我唯有一等再等。

上星期,終於收到這一盞座地燈,我簡直感到如獲至寶,馬上開箱,在我的辦公室裡,為這盞燈開光。

Dyson Lightcycle Morph™開箱

整個開箱過程沒什麼難度可言,份量較重的坐地部分,駁上電源,然後插入倒掛L形的燈管,最後,上好接駁燈管與座盆部份的一口六角匙,整盞座地燈就已經裝妥。

我所獲得的,是白銀色的版本,設計極之簡約,典型的Dyson工藝,沒有一毫米多餘的設計,初次接觸,基本上,漂亮得無話可說,沒有投訴。

但我這份人,還是有點挑剔,我唯一要投訴的,是設計師可能走漏了眼的火牛,為什麼沒有和整盞座地燈襯色?

我手頭上的是白銀色版本,配上一隻黑色火牛,放在旁邊,看起來便有點突兀了,做一隻白色火牛,真的很難嗎?

智能光學燈頭

回到產品本身,以鋁金屬為主的燈柱及吊臂,配合光面膠質外殼的部分配件,按鈕簡潔,易明易用,不需要說明書。

除了不能作高矮調校,吊臂扭動,變換角度,收放自如,操作相當流暢方便。

我的同事笑說,這支打燈吊臂,操作起來,真有點像牙醫診所的照明裝置。

至於整支Dyson Lightcycle Morph™最聰明的部分,亦是它的核心部分,我認為,就是來自那顆智能光學燈頭。

這燈頭收藏在吊臂的頂端,可作360轉動,於是,你可以分別把它作為閱讀時,向下方照射的照明燈,或者是將光線往上向天花照射、向牆上照射的環境氣氛燈。

第四種打燈方式,就是把燈頭「卡嚓」接駁上用磁力連接的燈柱頂,燈頭的光線,就可以直接打進共有16,740 個透光孔的金屬燈柱,創造出另一種氛圍的環境氣氛燈光。

你不用擔心LED燈會否令燈柱過熱,因為Dyson獨有的熱管技術,能夠持續兼且無耗能地冷卻LED燈頭。

個人認為,基本上人手操作和調節已經夠用,所以我對那個Dyson Link應用程式,反而沒有太大興趣。

但根據官網介紹,這個App可以根據你的個人照明需求、年齡、心情與所在地的日光,智能調節輸出光源,算是有點綽頭。 

亮照60年

Dyson保證,這顆LED燈頭,可以保持照明品質,長達60年之久。

聽起來,實在有點匪夷所思,即是說,除非我可以活過一百歲,否則,相信我有生之年,應該沒機會見證這顆LED燈頭熄滅的一天。

但重點是,這顆LED燈頭能夠提供均勻的照明質素,在調校至最高亮度時,可以實現少於 1% 的低頻閃,對於我們的雙眼,十分溫柔。 

除了可調節不同的亮度,照明亮度非常充沛,這智能光學燈頭,更可調節不同冷暖色溫,呈現出與自然日光最接近的光色。

座檯座地皆智能

除了座地燈,Dyson Lightcycle Morph™還有一個檯燈的版本。

作為工作檯燈,我相信特別合適於精繪、化妝、繪畫或製作手工藝品譬如模型等,份外需要花眼神,進行精密工作的朋友們使用。

對於我來說,放在辦公室內,除了可以視為裝置的一部分,平日,亦可以幫助打燈營造氣氛。

但我的真正用途,還是和我的初衷一樣,這是一盞很優質而實用的閱讀燈,那一顆LED燈頭,對眼睛呵護很重要。

設計漂亮,對眼睛的舒適度,也同樣重要,因為,欣賞也是對眼睛的一種享受。

這兩款好像為設計師們設計的座檯座地燈,定位是高檔產品,座檯燈HK$4,980座地燈$6,580

但數數手指,如果真的是可以使用足60年,這樣計起來,又好像非常化算。

想知道更多有關Dyson Lightcycle Morph™的產品資訊,大家可前往這裡瀏覽,或者進行網絡訂購。

以為已忘記,卻原來未敢忘記。

讀健吾的文字,或者在電台收聽他的903國民教育,我總覺得,自己像回到中大校園,上大學的通識課。

《未敢忘記 2019/20》這一本書,以時序記錄,香港在過去一年所發生的某些事件。

除了在開首的四分一,稍稍感受到作者的情緒(除非你是唐僧吧),到書的後四分三,作者已經回到他的通識老師mode,冷眼分析,如實拆解。

有人說,過去一年,我們好像被奪走了一整年。

現在回帶重看,有部分情節,明明聽過,卻好像根本沒發生過,因為,當事件疊事件,我的腦袋,就好像會自動啟動保護迴路,某些事件,會選擇性忘記。

人的腦袋很奇怪,無論你是選擇性記起、或者是選擇性忘記,每個人的腦袋產生出來的畫面,可以大不同。

但我覺得,面對當前的混沌,只記得美麗的畫面,和只記得齷齪的畫面,同樣危險。

我們應對「正義中毒」的網絡生態,唯一方法,就是全民用力去學習媒體素養(media literacy)作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才會有機會令世界變得正常一點。

健吾

2019-2020年,按時序重新把事件整理一次,美的醜的,一一都記錄在這本書裡,有趣的是,當中,其實沒涉及太多的個人情緒。

這本書,上星期四速遞公司送來了,放了在我的書房兩天,一直不敢打開來看,因為我知道,開始了閱讀,就很難停下來。

終於來到星期六早上,一覺醒來,本來打算只讀兩個章節,但書打開了,卻停不下來,一個週末,一口氣把這本書看完。

健吾先生以很冷靜的文字,從第三者的抽離角度,讓作為讀者的我,可以抱住嘗試去了解、安靜地釋懷的心態,好好地回顧過去一整年,在香港我城所發生的事。

就正如健吾先生在另一篇文章東京眼(326)給「正義中毒」的正義魔人們》中提及到,面對「正義中毒」的網絡生態,作為像我的一個普通人,「唯一的應對方法,就是全民用力去學習媒體素養(media literacy)作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才會有機會令世界變得正常一點」。

多謝 健吾君,你又一次好好地,給我上了一堂很充實的通識課,這個時代,我們需要這種媒體素養教育。

一名特技人的前半生

Apple “Shot on iPhone” 9分鐘直度微電影

Apple是厲害的,先有個動人故事,再用上這個鑽石級數陣容的製作團隊,傾盡人力物力拍攝,成就了這部可以拍片的iPhone 11 Pro獨擔大旗,成為焦點角色。

神乎奇技的,其實不是iPhone 11 Pro,而是整個製作團隊。

導演是何許人?Damien Chazelle這個名字你應該不會陌生,即使你沒看過Whiplash,起碼都看過La La Land

看完主片,你很難忍得住不追看那個Behind-the-scene,我看完不禁問,「真係點到你唔服」?

廣東人有一句話說:「妹仔大過主人婆」,用來形容這個在一部iPhone 11 Pro背後的大製作,實在貼切。

除了講iPhone 11 Pro的拍攝能力,這支廣告片更想告訴大家,直度影片的時代,已經來臨。

這一支9分17秒的廣告片,就來了一個完美示範,試想像一下,如果一套荷里活級數的電影,用直度拍攝和播放,這個「世界」,將會是什麼模樣?

當然,直度影片還是只合適在手機上看,在戲院或大電視屏幕播,都只是開玩笑。

但重點是,喜歡看和拍直度影片的,還有TikTok這一代。

哦,對不起,TikTok可能會被美國總統趕盡殺絕了,但幸好,Instagram於日前已經推出Reels

與其說這是一支廣告片,不如說它其實是一支特技廣告片,技術和技巧都實在厲害,一不留神,很容易會令人誤會,一部iPhone真的可以拍攝出這個級數的影片。

所以,拜託各位廣告客戶或廣告公司,不要看完這支廣告片就問製作公司為什麼iPhone都拍得這麼好,為什麼你還要收我那麼貴的攝影器材租機錢。

廣告拍得這麼好,還是很值得觀看的。

再說,由最初的照片,到後來的影片,然後到現在的直度影片,Shot on iPhone這個創意平台,我覺得只有Apple才會認真地做得這麼持之以恆。

市場上的同類品牌,似乎只有Apple明白,品牌建立,是需要時間累積。

Shot on iPhone,信不信由你,但示範給你看了好幾年,很難不入腦。

Shot on iPhone by Academy Award® Winner Damien Chazelle – Vertical Cinema

Behind-the-scene | Making Vertical Cinema — Shot on iPhone by Academy Award® Winner Damien Chazelle

You Can’t Stop Us | Nike 運動精神,無人可擋。

2020第三季Nike影片廣告

最近,每逢Work From Home,黃昏時分,我都會帶同兩隻小狗,跑上我家後面的山頭。

因為香港政府剛頒布的口罩令的關係,最近戶外運動也不能豁免,為人為己,大家都要遵守戶外戴口罩這規條。

我所住社區的居民,雖然身處山高皇帝遠的離島,但我從沿路,去到山頂,所遇上的朋友們,無論在有在方圓一公里內四面無人的情況下,還是規矩地戴著口罩做運動。

守規以外,重點是,抗疫期間,運動不會停。

今早看到Nike這個新廣告,也是想帶出運動永不止息這精神,字裡行間,亦暗地裡表達了Nike這品牌對近期世界疫情,以及種族平權等問題的關注。

運動除了讓我肉體上得到的鍛鍊,更重要的,就是透過運動,我們學習到生命的起與跌、樂與怒、喜與痛、悅與悲,無論面對任何難關,一息尚存,我們都不會因此而停下來。

每一個人都可以是運動員,每一個人,加在一起,就可以成為一個團隊,一起領略運動精神的真諦。

90秒的影片廣告,先後出現了超過50名Nike贊助的運動員,當中包括LeBron James、Naomi Osaka、Serena Williams、Eliud Kipchoge、Caster Semenya、Cristiano Ronaldo、Giannis Antetokounmpo、Kylian Mbappé和Colin Kaepernick。

故事採用了split screen的分鏡手法,左右兩組畫面同步,來自不同領域的運動員,各自在自己的運動場上努力,運動精神,同出一轍。

娓娓道來一段旁白的,是美國國家足球隊隊長Megan Rapinoe,她是在NFL的黑人運動員以外,首位在球賽開始前唱國歌的期間,自發背向國旗下跪作無聲抗議的白人運動員,同時,她亦是一名活躍的女權份子。

文案實在寫得太動人,於是,我特意把這段旁白抄了下來,作為寫作學習。

特別留意,每一句文案,都有一個”We”,說明了,無論是個人或是團隊,運動精神,始終不是單單一個人的事。

一起堅持,一起逆轉,才讓我們變得更強。

至於標題中的那一個”YOU”代表了什麼?

是目前的逆境?還是指某些人?相信每個人都可能有不同的詮釋。

You Can’t Stop Us

We’re never alone, and that is our strength.

Because when we’re doubted, we’ll play as one.

When we’re held back, we’ll go farther and harder.

If we’re not taken seriously, we’ll prove that wrong. 

If we don’t fit the sport, we’ll change the sport.

We know things won’t always go our way.

But whatever it is, we’ll find a way.

And when things aren’t fair, we’ll come together for change.

And no matter how bad it gets, we’ll always come back stronger.

Because nothing can stop what we can do together.

You can’t stop sport. You can’t stop us.

面對沒希望的未來,還是要以無比的勇氣向前走。

Netflix動畫 《日本沉沒2020》無劇透劇評

70年代名小說《日本沉沒》改編動畫

剛剛看了Netflix的動畫作品《日本沉沒2020》,我沒看過小松左京這70年代的原著小說,也沒看過曾經不止一次被改編的電影和漫畫。

但據相關的報導解說,除了大事件的部分背景外,這基本上是重新編寫的劇情,所以有沒有看過前作,顯然都不重要了。

一季10集,每集不到30分鐘,亦相信只有一季,可以一季就看完,本來,就應該沒什麼懸念了。

有朋友說,因為怕這套劇集會爛尾,所以還是不敢開始看,本來是很感興趣,但暫時還是要考慮考慮。

這不期然令我想起近期的社會狀態,因為對未來的未知的不確定,因此,大家都忽然變得很不願意作出對未來,包括對未來的自己的承諾。

「約你下星期出來見過面好嗎?」暫時不能確定哦,下星期再和你確認吧。

「預購今年及來年樂季的香港管弦樂團套票好嗎?」不肯定哦,開音樂前才看情況吧。

「有興趣簽一份一年的會員合約嗎?」不肯定哦,遲一點才算吧。

可是,我還是沒有理會會否爛尾,也沒有看過任何劇評,我就開始了看這一季10集的Netflix動畫。

片頭曲《a life》| 大貫妙子主唱、坂本龍一鋼琴伴奏

不得不承認,或多或少,我是因為此劇選用了大貫妙子& 坂本龍一的舊作《a life》作主題曲,一開始看了片頭曲,就已經很想看下去了。

有趣的是,此劇明明是一套關於大災難故事,音樂卻來得如此地令人感到安靜,效果幾乎像是鎮靜劑一樣。

大有可能,這其實就是監製湯淺政明的原意吧。

大時代中的平凡家庭武藤家

故事的背景,是2020年東京奧運之後的日本,居於東京都內的武藤家,一個平凡的日本家庭,一家四口,爸爸是日本人,媽媽是菲律賓人,育有一女一子。

相對起一般以日本國為中心的故事,有趣的是,此劇中出現了不少外國人。

日本民族的內向性,包括在遇上天災時所作出的人性決定,都在故事中有含蓄的表達。

故事的進展節奏很快,所有的天災及人禍,要發生就會發生,生命要被奪走的一刻前,沒有任何預告。

相聚一刻是緣份,不要錯過每一刻

從前看過不少報導,講述日本人面對天災時,往往是如何能夠平靜的面對。可是,在這齣動畫中,卻沒有把日本人這民族特性,過份地完美化。

人就是人,面對天災,日本人中,也有敗壞的、自私的、失去理智、喪心病狂的。

因此,我份外喜歡故事主人翁之一的菲律賓裔媽媽,她除了性情樂觀,更非常珍惜每一刻和大家的共處。

即使是萍水相蓬,每次當大家分道揚鑣前的一刻,她總是要拉住人家一起來個合照留念。

有趣的是,這一段段的小情節,為故事的最後,留下了少許伏線。

我們都總是在失去後,才開始懷緬,因此,這故事便提醒了我們,要活在當下,好好珍惜每一段共處的緣份,哪怕那只是相聚一刻。

要抱住活下去的勇氣和決心

我個人認為,整套《日本沉沒2020》所想帶出的中心思想,就是即使要面對多艱難的困境與危難,我們還是要抱住必須跨越這一切的心境而活下去的勇氣和決心。

雖然,這套《日本沉沒2020》的畫工,除了片頭,其實不太完美,更會間中出現繪畫崩壞場面,但這仍然無損我對此動畫的欣賞。

10集看完,句號並非完美,但卻能夠在香港面對政治逆境和生態疫境的這一刻,給我帶來了多少心靈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