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

《h.ear》式低調好聲音

趁天氣還有點點涼,近排出門聽歌,還是經常以on-ear耳機為主。 嫌一般的on-ear耳機太笨重?最近,Sony為大家帶來一個輕便的選擇,說的是Sony《h.ear》這品牌系列的新款耳機,《h.ear》目前有兩款on-ear(有線及無線),以及兩款in-ear型號的耳機,看見它整個系列色彩鮮艷的lineup,設計簡約時尚,有別於其他Hi-Fi友味較濃的Sony耳機,加上相對「平易近人」的售價,定位明顯是鎖定年輕人的便攜音樂市場。 從Sony收到了《h.ear》系列的MDR-100AAP,是一雙炭黑色的on-ear有線耳機,開箱後發覺內裡有個硬盒,包裝很有Hi-End耳機的感覺,耳機拿上手卻很輕盈,雖然是膠製品,但很喜歡這啞色的炭黑,高級得來很低調,以價論貨,大概港幣千五蚊左右的價格,單憑觀感,性價比已相對地提高。 我用來測試的音樂播放工具,除了我的老爺iPod Classic(依然好好聲呢),分別還有Sony的Hi-res Walkman NWZX100,以及Xperia Z5 Premium手機。 音樂檔方面,除了平日在手機常聽的Spotify,採用上最高規格的320 kbit/s制式,其餘一律是Apple Lossless。 我主要聆聽的音樂種類,除了日本流行樂如Mr. Children、MISIA及小田和正,還有我的最愛John Mayer等類似的英美搖滾,爵士樂和古典音樂也少不了。 由於《h.ear》系列標榜是Hi-res Audio ready,所以我也先找來了Diana Krall《Wallflower》的高清檔,在NWZX100上進行煲機。 在MDR-100AAP上播放著的《Carlifornia Dreamn’》,Diana Krall充滿哀愁的歌聲充滿穿透力,聚焦在正中央,鋼琴靜悄悄地擁抱著背後的弦樂組,座落在音樂廳內,堂音渾圓甜美,整隊爵士樂團進入鏡頭,未有太搶鏡,但節奏仍然鏗鏘有勁。 除了「好聲」,選擇一雙耳機時,最重要的條件是什麼?我的第一項要求就是要「舒適」,太重、太侷、太硬的on-ear耳機,就算音質多發燒,我也無福消受。 戴在頭上,這雙《h.ear》on-ear耳機帶來的,是相當舒適的聆聽體驗,我在辦公室連續聽了個多小時,耳朵還未有感到疲累,兩邊耳罩內的海綿,把耳朵包得貼貼服服之餘,隔音效果也相當優秀。 《h.ear》on-ear的阻抗為24 Ω at 1 kHz、靈敏度103 dB/mW、頻率響應5–60000 Hz,用手機推高清的Apple Lossless檔,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內裡的40毫米高清驅動器單元,配合鈦塗層圓拱形振膜,大大抑制了不必要的振動,令音質相當剔透清晰。 近年,「防纏繞導線」彷彿成了不少主攻主流便攜耳機市場耳機的指定動作,《h.ear》on-ear也不例外,鋸齒形設計的導線,除了避免你的耳機和導線扭纏不清,更兼具智能手機線控及咪高峰功能,一個按鍵,便可設定為轉換樂曲或控制聲量的功能,更方便作免提通話之用,雖然這樣說,但戴著這個耳機講電話,總又是有點怪怪似的。 如果你平日出街聽歌,主要都是用手機聽類似Spotify的320 kbit/s串流音樂檔,我的耳朵告訴我,聽某些類型的音樂作品,尤其是爵士樂,這耳機是一個不俗的選擇。 為了考驗耳機對處理普通音檔的能耐,我在Spotify聽日本爵士鋼琴好手HIROMI的新作《SPARK》,她的彈奏有點神經質,間中投入到接近敲打琴鍵的瘋狂狀態,由高潮激昂之處,至低位細膩旋律造句,與另外兩位樂隊成員的對答,爵士低音和爵士鼓的定位皆清晰無論,動態感很強。 轉戰Coldplay的最新專輯《A Head Full of…

鏡頭相機新世紀,可換E Mount鏡之Sony QX1。

因為整組單元的form factor實在破格,在公眾場合拿這部Sony QX1出來使用,注目度很高,相識與不相識的朋友都會問:「這是什麼來的?這東西與一部小相機比較,又怎麼樣?」 與其說這是一台新型號相機,不如說這是一種截然不同的拍攝模式。 若果你硬是要惦念著傻瓜機的快速啟動,無反機的輕巧便利,請容許我斬釘截鐵,QX系未必是你那杯茶。 QX系完全是另一種的拍攝模式,主機就是鏡頭及感光元件,觀景窗熒幕及操作調控則主要交由外置手機,兩者可分可合。 若純以鏡頭作主導,QX系的鏡頭相機,可大大提高鏡頭取景角度的便利性,或甚至是,將攜帶鏡頭拍攝與負責構圖的工作,在有限的距離內,分別交給兩名使用者同步進行。 這已經是Sony QX系的第二代,第一代的QX100我也有借過來試用,雖然攝影質素與RX100接近,但我對器材的態度,是它來遷就我而不是我來遷就它,勉強無幸福,初時有點心動,但最後我還是說服不到自己。 來到第二代了,今次這台QX1在form factor上試圖有更大突破—就是可以換鏡,或者說,貴客請自備鏡頭。   剔走了鏡頭後的QX1,卻完全未有瘦身的跡象,由QX100原先一體連鏡時的179g,增磅至目前的216g。 重量來自那裡? QX1整體的結構,最大的分別,除了內置了一枚GN4閃光燈外,還有一枚NP-FW50 專用鋰電池,即是Sony NEX系或與a5000/a5100系使用的同款電池,續航力當然更持久,可拍攝達440張照片。 沒有內置鏡頭的QX1,最大的亮點是可直接搭配E Mount鏡頭(A Mount需另加接環),內置的一枚2000萬有效像素的APS-C感光元件,感光元件尺寸亦由QX100的13.2 x 8.8 mm,大幅提升至23.2 x 15.4 mm。 感光元件夠大,相機最高感光度亦可達 ISO16000,加上支援P/A/S 拍攝模式,以及可拍攝RAW檔,令QX1更能發揮到媲美一般E Mount鏡頭相機的高畫質影像效果,對於E Mount用家來說,實在是非常吸引。 除了可換鏡頭,使用體驗上的最大不同,是今回配合QX1推出同步更新的PlayMemories 5.0手機app,手機連接單元的速度,明顯地比上一代QX100的時候大幅改善,透過Wi-Fi,大概需要5秒左右,NFC的話,3秒左右便可接通。 此外,操作介面亦經過重新設計,調教光圈 、ISO、EV曝光補償亦輕而易舉,操作一如手機攝影app,整體而言,尚算流暢易用。 除QX1主機外,Sony亦特別給我借來一支1.8/24光圈的蔡司鏡,鏡身頗為墜手,將鏡頭接上主機再夾實手機,因為頭重尾輕的關係,初時要習慣一下如何主要靠單手(左手)握鏡進行拍攝,但長時間單手托住鏡頭,久了會有點累,這方面,大家要有心理準備。 相比起QX100,操控速度流暢度,顯然已經來了個大躍進,但追焦仍偶有失手,咔啪與咔啪之間依然稍有遲緩,所以,不要奢望可連環快拍,又或是追蹤拍攝難以捉摸的小朋友及小動物。 近攝取景靜止物件、刁鑽角度則絕對可得心應手,無痛直接過相往手機,同時間,需要上載往社交網絡的話,更是絕無難度。 使用了好幾天,開始稍稍適應了它的對焦和拍攝速度,基本上,照片的成像質素,與一般NEX級數的無反機分別不大。 你大可當作,平日只需要帶一支E…

Selfie女王Killersoap | Xperia C3

十個女仔,九個認細,十個用Sony手機嘅女仔,九個都話貪影相靚。 其實,通常我都唔好意思問清楚,究竟佢哋係覺得影出嚟啲相靚,抑或係拍得佢哋靚。 總之兩個字講晒,貪靚,講完。 所以,今次這一部打正牌頭是Selfie利器的Xperia C3,我就覺得絕對就是為貪靚的女士而設,可是,作為男士,給我用的話又會不會變得很乸型呢? 還好還好,這部機除了薄荷綠和白色之外,還有我較喜歡的啞光黑。 Xperia C3屬於入門機,價位定在二千多而已,但做工用料毫不馬虎。 首先,最煞食的,就是號稱PROselfie Cam的500萬像前置鏡頭,25mm 廣角,追加前置LED柔光補光燈,配合5.5吋1280 X 720 高解像度大芒,機背的防滑手塑膠物料,伸手玩自拍,無需自拍神棍,一大班朋友迫在一起,依然拍得起。 更厲害的,是那個還原靚靚自拍mode,神不知鬼不覺,幫你自動美圖,你可以堅持自己沒有用美圖秀秀,原原本本,你就是雪完美。 但作為男人老狗,用前就要考慮清楚,我試過連鬚根都唔見埋,頓然覺得自己變了如花,有點難以接受,所以,雖然我都有嘗試自拍,最後還是關了那個自動美圖mode。 至於那些內置的AR照片編輯模式,花樣百出兼極之卡哇伊,神乎其技,超級好玩,可是呢,這些精彩的變萌機會,實在是不屬於我,我還是留給女士們玩吧,我怕會嚇親街坊。 以下是我破天荒的自拍照,除了我一個男人加一條老狗外,我也嘗試將這台Xperia C3手機放了在一些出其不意的地方,然後進行自拍,我發覺此機前置的25mm 廣角鏡,實在好玩又有用。   我實在驚訝(認真mode)這部才二千多的入門手機,鏡頭可以有如此質素。 此機配備Sony自家製的Exmor RS Sensor,除500萬像的前置鏡頭,800萬像的後置鏡頭也交足功課,我是Sony NEX7系的捧場客,這Sony味的色澤,是我那杯茶。 我不用多說,自己看我所拍下的相版,成像相當銳利,全部直出無執相,朋友在Facebook看見,紛紛問我為何又買新相機這麼敗家。   可能因為是入門手機吧,此機只配備1GB RAM和8GB ROM,沒插外置記憶卡的話,你裝多幾個app,就已經肯定爆memory。 尤其是,這是一部自拍手機,你一定會有聊無聊拍拍埋埋大堆照片,所以,我會強烈建議你買一張32GB快讀記憶卡,同時將可以在外置記憶卡上運行的app,以及所有照片檔,全部搬過去,信我,你一定不會後悔。 用了這台Xperia C3接近三個禮拜,感覺上,界面仍相當流暢,因為機身輕薄,單手mode使用,一陽指亦無問題。 2550 mah電池的續航力,還好,一般情況下,我用得很粗(不斷拍照和上最大食的Facebook),也可以捱過一整日,晚上臨睡前一般用剩15%,平日傍身的尿袋,得物無所用。 我最大投訴是這部機的size,5.5 吋芒雖然悅目,拿上手手感亦不錯,但作為天天穿牛仔褲身形又接近哈比人的我,把這手機放在前面褲袋,方方正正的尖角位,就令我行動起來就有點不方便,放在後面褲袋,我又怕它會拗柴。 如果你是Selfie女王(為什麼是女王而不是男神?自己諗),平日又喜歡用手機拍照多過用手機打機,我覺得這台Xperia C3,相信是目前這個價位的最佳選擇之一了,各位Selfie女王,這將會是妳的自拍神器。…

無印良Phone: Sony Xperia S

那管你近年韓風強勢過東瀛風,對於經歷過Walkman洗禮的我的那一代人,對Sony這品牌,總是還有點情意結的。 已經是第三次試玩Xperia手機,但這一次卻份外興奮,事關這是事隔與Ericsson合併多年,第一台再次掛正Sony招牌的手機(印象中最後玩過的那一部,是賣相似足Walkie Talkie的小露寶)。 我覺得SE(Sony Ericsson)變成Sony是件好事,最低限度,從此Sony手機可以更名正言順大賣日系,而日系潮風,始終永遠會有一批捧場客,尤其是造型先決的女性用家們。 再說,雖然明明是大芒機,相比起Arc略厚,但厚度仍只有10.6毫米,重量亦可維持在144 克,女孩子拿上手,感覺也很輕鬆。 此機分別有黑白兩色,但我想也不用想,問Sony借機時,指定要試玩白色。 這個白色塑料機殼,據稱採用了納米防污技術,呈半啞面,設計簡約得近乎有點潔癖,拿上手,感覺實在太「無印」太「深澤直人」了(愛不釋手)。 為這產品拍些blog照時,拍得停不了手,覺得自己實在有點像戀物狂,原因無他,從那個角度看都好,這台Xperia實在好看。 亮點之一,當然是機身底部的那條透明bar,於待機狀態中「喚醒」她時,會見到微微地滲透出來的白光,有心思的設計美感,實在令人感動。 但其實,這不是花瓶的裝飾而已,這條透明bar的內裡乾坤,其實是手機的天線,是有用途的設計,絕對實用。 手頭上這台Xperia S還是運行 Android 2.3.7 ,稍後可升級至 4.0。 介面而言,與我上手試用過的Arc相差無幾,但由於這台機採用的是雙核心處理器(Snapdragon S3),流暢度當然高出幾皮 。 4.3吋的屏幕極之艷麗,機身雖薄,但屏幕做得極貼鏡面,光澤溫暖飽滿,Bravia Engine亦果然名不虛傳,播動感720p 高清片,流暢無窒格。從垂直角度觀看,色澤美艷到不能。 但說到底,現時手機買家最緊張的,除了外型及基本功能,便要數相機質素。 於待機狀態中,只需要1.5秒,便能直接啟動相機拍攝,相信這是目前宇宙最強的了。 對焦速度尚可接受,用屏幕觸控追焦對焦,極之方便,營造前後感景深散景,無難度。 用指尖觸控玩「拉焦」,將焦點拖前拖後,移左移右,十足超級傻瓜機,十分好玩。 指尖落在對準的物件,放手,照片自動拍攝,對焦和拍攝速度極快,有一刻,我幾乎忘記了拿著那一部其實是手機。 Panorama 向來是Sony小DC的強項吧,現在移植了到手機,質素一點也不輸蝕。 但操控很講手勢,由左至右,移動得太慢的話,間中會出現上下的灰bar。 玩票地隨便拍了幾張,縫合得尚好接受,變形不算嚴重,唯有站在船上拍的那一張,因為在航行中,持拍時搖晃不定,水平線變形。 Xperia S擁有1,200 萬像素 Exmor R 背照式相機,不算是同級中規格最高,但始終鬥數字最無謂,有圖有真相。 某個星期日早上,拍攝了以下一些snap shot,當天天色有點灰暗,但圖片拍出來色澤仍相當飽滿。 圖片放了上facebook,朋友紛紛問我用什麼機拍,我笑說那只是部DC仔,那部DC仔叫Xperia…

一個相愛 不相見的故事

從前的老闆總是教我,我們做廣告的,賣的,不是產品,是一個夢。 只不過,不知道從那個時候開始,香港人,連做個美夢,都開始會嫌奢侈。 (樓盤廣告的不算,因為他們賣的,不是夢,是一般普通人負擔不起的海市蜃楼) 今天早上,負責這個廣告的朋友,把這支三分鐘的片子放了上facebook,叫我看看。 看罷,我突然覺得,原來在香港,居然還有廣告客戶會認為,做廣告,還是要給消費者留點空間,遐想一下的。 要知道,在這個凡事講求實際的年頭,賣浪漫,比起那些下下赤裸裸地,要和人家鬥大鬥快鬥強鬥勁的廣告,其實需要更多勇氣。 既然,好歹還算是一個廣告,有產品穿插其中,是理所當然的,但都算適可而止了。 最低限度,你沒有在重要關頭,會見到一個字幕或旁白(還要是黃志淙靚聲演繹的)來告訴你,像什麼千四萬像素呀、雙核心處理器呀、獨有防滑防花機殼等等的賣膏藥內容。 而且,空鏡嘛,還是蠻多的。 如果,你都是看安達充漫畫長大的,這類留白畫面的浪漫,你會份外欣賞。 說回這個廣告,說的,其實是一對處於「冷靜期」的情侶的一個平凡故事,有趣的是,這段「冷靜期」,長達一年。 究竟這段「冷靜期」的數百天當中,會發生什麼事? 這段短片原來只是序幕,還有五集要大家追下去。 哦,幾乎忘記了告訴大家:It’s a Sony。

人生有個Geek友真正好…..極!

去年第一次在Social Media Week當主持,反應不俗,今年自告奮勇,翻叮。 一如所料,大家都說,不如再找些本地Blogger聚首一堂,分享一下吧。 可是呢,我深感大家都覺得Blogger就是Social Media的代名詞,反而令我更想來點突破。 有留意社交媒體的朋友都知道,其實過去一年來,社交媒體圈子愈來愈熱鬧,分享平台愈來愈多元化,各有各精彩,社交媒體達人,已不止於Blogger。 還只談Blogger的話有點落伍,於是我便有了一口氣過,找來品牌、傳統及電子媒體、網絡短片及博客界等等的社交媒體達人,和我們一起分享社交媒體的應用心得。 我把這個活動命名為Geek Chic Gadgets,正因為我覺得但凡玩電子產品的,上網「蒲」社交媒體找「朋友」幫手或分享心得,絕對是指定動作,因此以用這個界作話題,一定不用愁。 在此,先要多謝香港海港城的營銷及公關團隊(Karen、Vicky、Carrie、Ocean、Cindy等等),除了為我提供及安排場地外,更在背後發功,在策劃及宣傳上,全力支持我這次的活動。 活動當日,我先用「大家身邊總有位Geek友」來打開話匣子,然後請來了第一位的嘉賓,來自Sony Mobile的總經理Michelle。 Sony Mobile(前稱Sony Ericsson)是香港最早進駐facebook紛絲頁的品牌,目前坐擁接近七萬五紛絲,是全港手機品牌中最高。 說起搞facebook紛絲頁,很多品牌開始時都顯得投鼠忌器,我問Michelle,當年facebook在香港方興未艾,怎樣說服老闆放手讓她搞? 「唔駛錢(不用給錢)!」 Michelle果然快人快語,細說當初起動Sony Mobile 紛絲頁時,全部自己親力親為,由落筆寫post、回應紛絲、以至第一時間把參加完公司產品發佈會或將活動的內容放上facebook,都是一手一腳,自行包辦。 目前,她整個營銷、公關、及客服團隊,都極之投入經營品牌的粉絲頁。更重要的是,無論線上線下的活動,Sony Mobile 的紛絲頁都扮演著一個相當重要整合位置,絕對是本港社交媒體營銷的典範。 緊接Michelle,是我特別從台灣請來的Vista(在此又要特別鳴謝香港海港城幫我找到機票和酒店的贊助),他除了是台灣社交媒體的活躍份子,正職其實是數位時代的執行編輯。 Vista在數位時代的文章,我經常也有拜讀,與他結緣,卻是由三年前HP在北京舉辦的一場博客活動而起。 席間,我問Vista為何台灣的社交媒體會發展得如此蓬勃,據他分析,除了facebook的確盛行外(台灣坐擁超過一千二百多萬用戶),台灣社會普遍對社交媒體的接受程度亦相當高,很多小商家都會抓緊機會,作出更多嘗試,平民化後的結果,就是更了解,更容易接受就是了。 所以,除了大企業外,你也會見到不少中小企,或甚至是政府部門,都會積極嘗試,使用社交媒體作溝通及宣傳之用。 此外,台灣方面的博客們,一般也較為團結,同一興趣的朋友,經常會有聚會,進行交流。這一方面,香港博客就顯得較為自我。 Vista認為,來年台灣除了在智能手機的應用上會更上一層樓外,平板電腦的普及化更會加劇。 畢竟,台灣有不少靠製造筆記薄電腦起家的廠商(生產量曾經是全球第一呢),具備豐富的生產經驗,在平板電腦這個風潮上,將肩負起帶動的作用。 第三位嘉賓Jansen,除了是香港著名科技博客外,更是我的老友兼同事。他甫一開咪,便二話不說,與我們來個對博客生活愛與恨的真情對話。 話說Jansen平日經常被品牌公關邀請出席活動和飯局,應接不暇之餘,更有時經常被誤以為是不務正業,無需上班,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逃離工作現場,參加在辦公時間舉行的活動。 實質上,博客撰文多數都是為了興趣,當被人家看作參加博客活動是工作的一部份,兼且被視為全職博客般看待時,往往會產生反效果,令博客生厭。 此外,作為持續對話的一部份,品牌找博客試用產品,切忌急於影響對方撰文的內容,不疾不徐,不壓不迫,多溝通多跟進,雖然頗考功夫,卻是最好的方法。 第四位嘉賓石先生,同樣是有雙重身份的朋友,他除了是香港著名科技博客外,他的正職,其實是著名科技網站engadget中文版的高級編輯。 石先生先與大家分享了網站與傳統媒體報導手法的大不同,前者務求要最新最快,同一篇報導,在短時間內,隨時會有多個更新版本。 因為,除了補充追加新資料外,也常有更正內容出現,譬如最近數碼通於短時間內更改其數據計劃服務,他們便要在同一篇報導內,作出更新內容。 另一個觀察,石先生認為內地朋友對科技資訊極之渴求,同時亦更樂於溝通和互相「過料」。 正因如此,他個人及engadget也開了個微博帳戶,自此亦很快便認識一批內地的科技博客界朋友,有些更曾經見面。 最後一位嘉賓,便是近期在YouTube極人氣的司徒夾帶師傅待(原名學鳴)。…

Sony Alpha A65—中低階價錢,中高階體驗。

某天,無意中在Google+我所follow的某幾位攝影師的貼中(搜尋Photographers Lists,你會找到大量可follow的circles),接連發現了他們剛入手了Sony Alpha A65,還post了好些照片出來毒人,一直有興趣體驗一下Sony半透鏡系統的魅力,如是心血來潮,馬上問代理借機試用。 「為什麼不索性借用A77?」代理問。 因為打算借來旅行,不想拿人家一部過萬的機出門了,況且,A77與A65擁同樣規格的一片CMOS,成像質素,不會相差大遠,加上機身亦較輕巧,旅行就更適合了。 在云云中價數碼單反機中(哦,是的是的,數碼單電才對),A65明顯是個較為冷門的選擇,行貨價定位,介乎Canon 60D及Nikon D90之間,但就規格而言,卻已遠超過交足功課的份量。 先看看規格,2,400 萬象APS Exmor CMOS及最高感光度ISO 16,000(與旗艦機A77一樣)、10fps 高速連拍、15 點對焦、GPS、1080PFull HD 錄影,還有個可垂直翻轉的3″ LCD熒幕,淨機造價七千港幣左右,性價比實在高。 焦點之一的10fps 高速連拍,取機時第一時間試過,正如很多評測都說過一樣,拍攝後要呆等10秒左右,對於我來說,作用不大,也不多談了。 雖然是塑膠機身(淨機身重543g,比A77輕110g),但使用起來,手柄grip位手感極佳,完全沒有塑膠機的玩具感覺。 借了機後,馬上起行。我趁過農曆的時候,和太太去了馬來西亞回她家鄉探親,順道也去了郊遊。 除了kit鏡外,代理還給我借來了一支16-80mm的蔡鏡,後來決定,整個旅程,就這樣一鏡走天涯。 可能給先前的4/3機或Sony的NEX系寵壞了,放進背包上路去,行山時到半路我有點後悔,因為,配上蔡鏡後的A65,原來也有點沉重。 我們一行五人去了新古毛(Kuala Kubu Baru)的吉令河瀑布(Sungai Chiling Waterfall),由於沿途要經過迂迴曲折的熱帶雨林,更要涉水走過六條溪澗(其中部份更要浸過半身),不想拖慢大隊進度,所以當抵達目的地時,我才把相機拿出來拍攝。 拍攝時,也沒有玩什麼濾鏡效果了,全程光圈先決,方便至上。 感覺上,A65的操作與我擁有了好幾年的A350接近,也追加了與NEX系有點兒相似的介面,操作極之容易,接近傻瓜機。 對焦速度還可以,但不知是否心裡作用,速感總好像不及較早前試玩過的NEX5N流暢。 抵達吉令河瀑布時,已是正午,面對剛好在頭頂頂的烈日當空,本來有點苦惱,但A65仍給我帶來了很接近當天目光所及的自然色。 雖然避不了烈日下的陰影,但瀑布的淙淙流水拍攝出來,成像仍十分細緻銳利,也沒有艷麗奪目的藍天與綠葉,老老實實,就是這樣。 人物拍攝,膚色自然柔和,一貫的Alpha風格,未必人人也喜歡,卻正好是我那杯茶。 涉水走過溪澗走了個多小時,來到這裡,見面前的瀑布景色如此漂亮,隨便拍了些照片,我已忍不住要收好相機,赤腳下水享受一下大自然這清泉。 年初二,我與太太一家人去了馬六甲,當天也是烈日當空,抵達時也剛巧是正午,太陽猛得有點兇,但既來之則安之。 馬六甲位於馬來西亞半島的西海岸,是該地最早的一個貿易港口,華洋雜處,更曾經先後被葡萄牙、荷蘭及英國等國家殖民統治,所以城中有不少別具特色的建築物。 因為是農曆新年假期,遊客甚多,到處都擠得水洩不通,人頭湧湧,想避過人潮,拍攝有點難度。…

品牌最大公因數

最近頻頻有學生問我什麼是Co-brand,那算不算是Cross-over的朋友?怎樣才為之成功? 我不想在這裡向大家拋書包,我只想用最草根的方法,向大家解釋一下,就當這是生活小百科吧。 每個品牌都有自己的DNA,兩個不同的品牌結合,就會產生奇妙的化學作用,像忌廉溝鮮奶,可樂加萬樂珠,能夠「撞」出一些特殊的品牌效應出來。 當然,兩個品牌交叉感染,都希望一加一不止於二,你稱這形式做Co-brand也好,Cross-over也好,其實都是異曲同功。 但拜託不要隨便用個X字,譬如黎明最近的Leon X U,看起來就有點不雅了。 重點是,一如優生學中強調遠親相交,兩個品牌愈是風馬牛不相及,所能繁殖出的化學作用,爆炸力便愈強。 譬如張敬軒與香港管弦樂團兩個品牌合作,便同時把流行曲與歌手高格調化、古典樂大眾化。 這條方程式由當年的關正傑,以至較近年的張學友或李克勤等也歷久不衰,兩個品牌單位也各取所需,雙贏。 但在大部份的情況下,遠親相交卻經常會出現怪胎,譬如將曾特首與MC Jin這兩個品牌硬生生地配對,便立即洋相大出,貽笑街坊,起錨變嬉錨。 也有些情況,會妹仔大過主人婆,譬如每次任何品牌與Hello Kitty Cross-over,這頭沒咀巴的貓卻永遠會搶盡主人家的鏡,那管你是輩份極高的麥當勞叔叔。 但反正每次都大賣,主人家們通常都不會太介意。 但也有些品牌聯盟,是主人家想借助對方的品牌基因,令自身產品產生Halo effect(光環效應)。消費者電子產品方面就有較多案例,要數最成功的一宗品牌婚事,便莫過於Sony與Ericsson了。 此外,譬如Panasonic及Sony的數碼相機,會分別採用專業的萊卡及蔡司鏡,突顯專業形象;大眾化的消費者電子品牌LG,又會找Prada合作推出時尚高檔的手機。 最近,兩大手機品牌htc及Nokia,都分別找了一個音響耳筒品牌BEATS及Monster(其實都是同一家公司)合作,大打音樂潮牌這張牌。 兩個品牌合作,如何找出最大公因數,難度極高。 箇中究竟是誰靠誰,誰滔對方的光,形式千變萬化,手法五化百門。但萬變不離其宗,假使配搭得宜,愈是遠親相交,遺傳基因愈是優秀。

Steve Jobs的i-戰衣

除了icon這個字,我似乎已不找到一個更貼切的詞彙,來形容剛剛離我們而去的Steve Jobs。 作為一位icon,他的一舉一動當然備受眾人關注,而但凡人都是先看外表的,所以衣著亦往往成為焦點所在。 眾所周知,近期亦備受談論的,就是Steve Jobs自從於1997年回歸那一家由他一手創立,後來又把他踢了出局的Apple Computer時,他開始逐漸樹立起的一套衣著「風格」。 Steve Jobs生前是惡名昭彰的偏執狂,更是簡約主義的忠實信徒,從他的衣著品味,大家亦可見一斑。 一件黑色長袖高翻領(Turtleneck)毛衣、一條Levi’s經典501牛仔褲、一對灰色的New Balance 991球鞋,就成為了Steve Jobs每次站在演講台上,宣佈那些令全世界為之歡喜若狂的蘋果產品時,最iconic的形象。 大家都幾乎可以肯定,這一式一樣的衣著組合,就如蝙蝠俠放在蝙蝠洞裡的戰衣,Steve Jobs應該擁有無數套。 牛仔褲及球鞋的品牌早已揭盅,都是美國貨(但牛仔褲卻不肯定是否美國製造了,那款球鞋卻肯定是),唯獨是那件黑色長袖高翻領毛衣,一直帶點兒神秘感。 最近的一個解說,是來自已經出版的Steve Jobs個人回憶錄(由Walter Isaacson執筆)。話說80年代,Steve Jobs曾一度拜訪Sony創辦人盛田昭夫,席間他對Sony企業內的員工制服,產生了濃厚興趣,而事實上,當時的服裝設計師為三宅一生(Issey Miyake)。 為了加強員工歸屬感,Steve Jobs認為Apple員工也應該有自己一套制服,於是他找來了三宅一生擔綱設計。之不過,此構思後來遭到Apple員工強烈反對(這個當然,那個是崇尚個人主義的美國哦),最後胎死腹中。 雖然如此,Steve Jobs繼續與三宅一生保持密切聯繫,後來更要求大師為他設計屬於其個人風格的「制服」,最後,Steve Jobs選了一件黑色長袖高翻領毛衣作為他的戰衣,三宅一生亦為他一口氣製作了一百件。 三宅一生當年為Steve Jobs量身訂造的一百件毛衣,未必永遠合穿吧,難怪過去多年來,Steve Jobs要找其他代替品。 但到頭來,他還是選了一個美國牌子,這個來自明尼蘇達州的品牌叫St. Croix,據該公司的發言人稱,Steve Jobs平均每年會向他們公司購買兩打同款同色的黑色長袖高翻領毛衣。 最近,St. Croix這個品牌亦因Steve Jobs的離世而人氣高漲,只短短幾天,這款外表平平無奇,賣175美元的毛衣,已經售罄,銷量升幅為100%。 但奉勸大家,這既然是Steve Jobs的個人標誌,除非閣下為了製造搞笑效果,否則還是不要照樣模仿了。 更何況,這並非一個合適的搞笑時候,小心惹來Steve Jobs粉絲咒罵。(放心,我一定會帶頭) 伸延閱讀: Steve…

不簡單的微單—Sony NEX5N

借了兩個星期,已捨不得還給人家。 說的是Sony最近推出的這台NEX5N。事隔一年左右,不算姍姍來遲了,NEX5N其實是NEX 5的後繼機,外觀上的改動近乎零,但功能上卻作了不少的升級。 上一代的NEX 5最為用家咎病的操控問題,來到NEX5N,便企圖以輕觸式的 3 吋 LCD 顯示屏彌補不足,但事實上,一如較早前的Panasonic GF2和Olympus PEN3一樣,觸控式操控似乎已成為了微單的指定動作。 觸控式選擇對焦點並非人人喜歡,認識不少的單反用家中,嗤之以鼻者更大有人在,但作為習慣了用Camera+這類攝影app在iPhone進行對焦的我來說,反而用得輕鬆。 NEX5N的強項,是採用了一片尺寸接近單反相機的1,610 萬像 Exmor APS HD CMOS, ISO由100 至25,600。 對於我這類非專業用家來說,當然這些都只是數字遊戲,狂谷ISO,我更覺得有點兒屈機成份。 親身體驗後,發覺AF 對焦速度理想,在光線微弱的情況下拍攝,ISO3200絕對可用,影像細緻度表現亦理想。以成像質數而言,已肯定超越了我那台用了差不多四年的Sony A350入門單反。 一般旅行外遊,除了較常使用的Canon G12,我也會帶備這台A350,一向不喜歡頻頻換機的我,試用過這台NEX5N後,卻覺得自己是時候認真考慮減輕背相機的負擔了。 由於都是用來旅行拍攝為主,所以想活動較輕鬆自如,更不希望欣賞風景變成忙著拍攝風景,一般情況下,我背包裡帶部G12小DC,其實已經可以滿足到我的主要需要。 但當我把G12放在NEX 5N旁邊,發覺後者居然更輕便,換上餅鏡的話,願意經常放在背包裡的機會便更高。 兩支Kit鏡比較,我偏向較喜歡那支餅鏡,起碼不會像拿Zoom鏡時般頭重尾輕,但只要不把它當作DC般拿,習慣了持機的手勢後,拍攝其實也不難得心應手。 由於時間關係,加上還是想試清楚相機的拍攝質素,加上我對15款的創意濾鏡效果興趣不大,以下是我隨便主要用光圈先決試拍的照片,全部沒有用閃光燈,更沒有任何後期修圖。  入夜後,路過中環的大排檔,淡淡發黃的鎢絲燈泡影照下,四周入鏡的細緻位仍清晰可見。  沿大排檔走進後巷,即使四周光線微弱,出來的效果依然不俗,鎖櫃的鐵皮面質感可見。 在中環ifc mall參加活動,站在面前兩三排的記者後面,什麼也看不到,唯有Zoom盡然後舉手就拍,哈,居然也給我影得頗清楚。 在光線較弱的戶內位置拍攝小狗,把光圈開到最大就拍,毛色十分自然。  拍攝當日陰天,亦不容易叫小狗定下來,有點兒難度,同樣將光圈推到最大,成功捕捉。 總結:因為NEX7即將推出,所以有朋友仍對NEX5N有點保留,認為此乃過度期產品,這點我反而不太認同,事關兩者定位相差太遠(NEX7整機價$1,199美元),NEX7將會是Sony用來打其他品牌DSLR的中價半專業機的武器。NEX5N對象則仍然主要是消費者市場的微單用家,如果你仍未擁有微單,這將可能會和我一樣,正面對Sony NEX5N、Olympus的PEN3、Panasonic G3等三款機型間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