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低調,但係暗藏高傲 | KEF x Porsche Design Gravity One

有些產品,放著看已經很好,能夠發揮實用功能,當然更好。 說的,是我面前的這台藍牙喇叭Gravity One,當英式優雅貴氣的KEF,遇上德式科技美學的Porsche Design,單單放著看,就已經覺得是一件很耐看的家居陳設。 雖然是現代家居潮物,但說起藍牙喇叭,卻總令我想起初中時代,我第一部擁有的三洋手提卡式收音機,我就是喜歡拿著他,行到那裡聽到那裡。 是的,自從家裡出現了藍牙喇叭這東西後,我平時在家裡聽歌、聽Podcast的習慣,也逐漸改變了。 一如大部分香港人,雖然,我家的面積不大,但我又總是喜歡拿著我的藍牙喇叭,在家裡行到那裡聽到那裡,就像少年時代的我,拿著那部手提卡式收音機一樣,那些年,隨身聽,要拿著聽,不是戴著耳筒聽的。 不同之處,是這個年頭的藍牙喇叭,音響質素,已肯定超越當年曾經一度流行的迷你音響組合,就像我擁有的其中一款藍牙喇叭,KEF的MUO,一隻和你單挑,已經能夠發出紮實、動感飽滿的音色。 Gravity One是KEF去年年底推出了另一款藍牙喇叭,是該品牌與Porsche Design聯名推出的一系列「設計系」產品之一,論音響規格,基本上與較早前推出的MUO相同,同樣配備了 KEF 專利的 Uni-Q 同軸共點單元,透過中音高音單體的同軸音源發聲,不用中音高音兩邊走,能夠提供零死角的全方位聆聽體驗。此外,Gravity One同樣提供aptX 藍牙解碼,透過藍牙傳送,能夠發放出接近CD質素的高清音響。 Gravity One比起MUO訂價高出大概700元港幣,除了是Porche Design這賣點,還是要說說它的設計。 MUO的音響單元面向前方微傾往上,而Gravity One卻是90度垂直往上向,得出來的效果,就是聲音的擴散力更佳,空氣質感更強,比對兩者,同樣是平方的時候,Gravity One的聆聽體驗略勝一籌。 但最後,我卻決定把Gravity One留了在公司,但我主要不是為了用來聽歌。 Gravity One的雙翼設計,一體式的鋁金屬打造外殼,加上Porsche Design標誌性鈦金灰色的外殼,造型成熟低調,格調卻暗藏高傲(說起來有點像「佢低調,但係受萬人景仰」嘅食神),造型品味,一如Herman Miller的工業設計品,除了美感,更具其實用性,當我用手提電腦開會,當要播放影片,需要音響效果的時候,Gravity One就份外適合放在會議室內使用,比起當年要駁來駁去的電腦喇叭仔,音質好千倍,瀟灑多一萬倍。…

KEF MUO | 口袋裡的Hi-Fi

近年,愈來愈多高級音響品牌染指藍牙喇叭市場,而且,論音響質素,更是與昔日的電腦喇叭不可同日而語,如果你拿昔日的迷你音響組合來比較,這類新一代的有源喇叭,質素已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KEF是揚聲器(喇叭)界的英國老品牌,主要走高檔路線,但近年開始分拆支線,搶攻消費者市場,先試市場水溫的無線喇叭X300A Wireless,走書架式喇叭路線,主打電腦聽歌一族,將電腦輕易變成Hi-Fi。 緊接而來又有較輕便的EGG,除了mini USB,也可透過藍牙傳送,針對的,除了電腦聽歌一族,更吸引了家庭影院的用家。 終於來到便攜式的藍牙喇叭出馬,音響界的朋友們,相信都聽過MUON這身價接近100萬港元的超級喇叭,亦可能對設計師Ross Lovegrove這名字略有所聞,今次這隻MUO便可謂MUON的超超超迷你版,定價亦不超過三千港元,當然就是為普羅家庭用家而設。 雖然是家用版的藍牙喇叭,KEF也落足功夫,大有高級工業設計味道,放得”Design By Ross Lovegrove”這句話在產品上,當然不能失禮。 初拿上手,0.8kg的重量,已令我感到份量十足,主要是以鋁合金製作的外殼,能有效地減低共振,音色較為紮實,絕非一般塑膠藍牙喇叭可媲美,但如此「份量」,加上亦沒有防水功能,我認為較適合在家中使用。 合共有三個單元,左右護法的一對50mm單元,採用了KEF一脈相承的Uni-Q同軸點音源技術,小小身軀,已能夠發出開揚兼具層次感的聲響,中間配合一隻Auxiliary Bass Radiator,能發出雄渾的低頻。 輸入方面,採用了aptx@codec藍牙4.0技術,配合NFC的話,連接不費吹灰之力,能夠於十米內隔空傳輸低失真的聲響。 我採用iPad作控制台,先透過家中的iTunes音樂庫,傳送以CD直接拷貝的Apple Lossless音樂檔,期間亦使用過Spotify,傳送較常用的320kbps,兩者的音樂感和空間感當然有一定的差距,但鑑於一般家用音樂聽眾,相信也是以聆聽較方便的320kbps MP3音樂檔為主,因此兩者我也作了一個交替比較。 有別於我測試過其他的藍牙喇叭,KEF MUO的音質明顯來得較接近Hi-Fi的味道,性格來得較為溫文爾雅,音樂感很強。 我先用了Apple Lossless音樂檔的《Yo-Yo Ma Plays Ennio Morricone》來給KEF MUO暖身,大提琴悠揚的旋律充滿表情,襯底的管弦樂具史詩式韻味,很有空氣感,堂音甜美,但不浮誇,始終這是KEF的特色吧,含蓄而具詩意。 也想體會一下這具KEF MUO能否容納得下兩台鋼琴,《Mozart:…

KEF旗艦店|Dolby Atmos初體驗

自小在旺角長大,念中學的年代,尤其是在暑假,週末如果沒事忙,與三五同學仔蒲旺角音響店,好比現在的後生仔去卡拉OK,但我們卻不費分文。 那是一個美好的年代,有幾家相熟的音響店的叔叔,都不介意我們這班靚仔來齋聽歌無幫襯,說到底,可能就等同賣白粉一樣,慢慢地毒你,睇死你遲早會連本帶利歸還。 於是,那天我問:現在還有這類任試任玩又不會給你壓力的音響Showroom嗎? 忽發奇想,不如看看有沒有音響Showroom,願意借個場地,給我毒一下我的一班老友,回味一下當年的美好時光,這,就是男人的浪漫。 我很幸運,經知名數位廣告公司Fimmick的老闆K介紹,我認識了KEF的H小姐和E先生,我冒昧向他們借場,居然一口答應。 KEF是我讀中學年代的夢想號喇叭品牌之一,我獨愛她的斯文淡定,人聲傳真,而火爆起來,卻又可以力拔山兮。 這一晚夜,6位住家男人,各自帶著個人珍藏的CD及Blu-ray影碟,各人一杯紅酒在手,試聽這對KEF Blade 2超級喇叭,同場加映Dolby Atmos劇院系統。 排隊試聽期間,各人雀躍之場面,有點像小學雞一人拿著一個大銀(CD及Blu-ray),在機舖排隊打機。 最難忘的,是體驗這套Dolby Atmos系統時,作了AB版比較,發覺我們聽開原本已經不俗的5.1或7.1劇院效果,和Dolby Atmos頂天立地效果相比之下,相形見絀。 除了要再三多謝KEF營銷部的H小姐和E先生,成全小弟美意,並且精心安排豐富美食招待大家,此外,還要衷心感謝KEF Showroom的鍾哥,特別為我們加班至差不多晚上9點,並且即場負責指揮器材。 如果大家都有興趣體驗一下這套Dolby Atmos系統,不妨到這裡預約試機。 KEF Flagship Store地址: 2/F, Cubus, 1 Hoi Ping Road, Causeway Bay

閉上眼,我就像回到中學時代的大會堂音樂廳|KEF The Reference 5

音樂,就是如此玄妙的一件東西,她可以跨越時空,把你帶到很遙遠的地方,同時間,又可以將那很遙遠的地方,帶到你面前。 無可否認,我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雖然在油塘灣徙置區長大,父母目不識丁,但他們卻千辛萬苦,把我送到一家優秀的學校上課,在那裡,我又有機會遇上我的啟蒙音樂老師。 已經忘記了那一年我是小五小六,某個午飯時間,我在為於頂樓的音樂室裡,初次接觸到老師正在播放的澎湃無比的交響樂章(他最愛播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和「火鳥」來炸機),從此,我就開始沉醉於浩瀚無邊的古典音樂世界。 中學時代,家裡仍負擔不起Hi-Fi(其實根本沒有地方放),除了經常躲在老師的音樂室享受音樂之外,下課後我更愛流連於旺角的音響店,或者是某家在地庫專賣古典音樂的唱片店,與賣唱片的那位事頭婆談天說地。 那是一個美好的八十年代,音響店唱片店的叔叔嬸嬸明知我混吉,閒著的時候,就當吹吹水吧,都會招呼我一下的。 還有還有,間中,我也會在窩打老道的圖書館,也會舉辦一場古典音樂欣賞會,我想當年應該是有些音響器材公司贊助,依稀的印象中,當時面前總會有一對和當時的我差不多高的座地大喇叭,高中音三個單元,所發出的聲響,包圍在整個空間內,完美得像身處於大會堂音樂廳,為我們帶來《醉人音樂》的,是陳浩才先生。 古典音樂,不一定只是上流社會附庸風雅的玩意。 期間,我更開始對某幾個牌子的大喇叭,印象分外深刻,其中包括B&W、KEF和Celestion,記得當年旺角音響店叔叔說,這些都是英國喇叭,特色就是一個字—真,所以BBC電台,都指定使用KEF喇叭,作為鑑聽之用。 其實我一生人都未曾擁有過一對接近身高的大喇叭,但我經常有去大會堂和文化中心聽音樂會,印象中,我依稀記得這幾個牌子的大喇叭,音色真的和我坐在音樂廳內聽過的管絃樂團現場演出,相當接近。 如果味覺是很多人的童年記憶,對於我來說,聲音也是另一種印象深刻的記憶。 上個月底,某個下午,我一個人帶著數張CD,獨自去到KEF位於銅鑼灣的陳列室,就是想回味一下我這中學年代的回憶。 音響室内盡是頂級的音響器材,屹立在我面前,就是一對KEF座地大喇叭—The Reference 5。 KEF的朋友向我娓娓道來,有關這品牌及The Reference系列喇叭的歷史,譬如,話說每一對KEF喇叭,都是由同一位工程師,由頭至尾負責組裝的嚴謹過程的心血結晶;創新專利的Uni-Q同軸共點單元,是如何將中高音合而為一,讓人聲更純美;無論聲響多爆棚,音箱頂上那個二元硬幣,仍然是絲毫不動的完美穩定結構。 最後,最令我最難以置信的,是原來這跨越接近半個世紀的英國品牌,老早已經被某本地集團收購,KEF的老闆,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香港音響發燒友。 我把我當年最愛聽的幾套古典交響樂曲的版本,交給這套音響器材播放,同時,也帶了好些我在80年代愛聽的爵士樂和日本流行樂,順帶回味一下。 打頭陣作暖身的,是大貫妙子和山下達郎,隨後我也播放了John Coltrane的經典名作。果然名不虛傳,中音的人聲、色士風聲,立體感很強,聲音沉澱在空氣中,音質很通透,完全沒有一般喇叭的所謂箱聲。 正場上演,我挑選了蘇提及卡拉揚分別領軍下的芝加哥交響樂團及柏林愛樂樂團,白遼士的幻想交響曲、霍爾斯特的行星組曲、威爾第的安魂曲、穆索尔斯基的圖畫展覽會等等。 雖然我未有幸聽過這兩位大師的現場演出,但這些作品,我都曾經分別試過身為音樂廳聽眾,以及樂團演出者的角色參與,所以,我對樂曲的好些細節,算是略懂一二,我的”Reference”,就是我曾經在現場經歷過這些樂曲的一雙耳朵。 當日,我面前的這一對The Reference 5,完全沒有令我失望,音樂廳每件樂器間的距離感,由極細膩以至極爆棚的動態,就連大後方的一件小小的敲擊樂器,音樂表情,七情上面,細節表露無遺。 這個下午,我像坐著時光機,回到從前我坐在香港大會堂及文化中心音樂廳的座位上的一刻,那是我記憶中的完美時光,這一刻,透過聲音,我來了一次時光旅行,音樂,就是如此玄妙的一件東西。

KEF M500,真正的Head-Fi。

有位自稱抽獎遊戲小王子的朋友告訴過我,那些平日在某某品牌facebook page舉辦的有獎遊戲活動,其實中獎易過借火,唔試下就真係走寶。 較早前,見英國音響老字號品牌KEF的香港facebook page,聯同時尚雜誌Bazaar,舉辦了一個徵文比賽。 於是,我也膽粗粗寫了幾十隻字參加,最後,居然有幸地成為勝出者之一,獲得了一台KEF M500。 中學年代,沒能力擁有昂貴的Hi-Fi,我卻差不多隔天在下課後,流連於旺角的音響店舖。 那個時候,開始沉迷古典音樂的我,獨愛音色斯文淡定的英國音響,KEF、TANNOY、B&W、Mission等,都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喇叭品牌。 家中擁有好幾款大耳牛On-ear耳筒,AKG、Bose、Sony、Ultimate Ears等,當然各具特色,但還是覺得,以聲論聲,這類大耳牛耳機,一般音質還是比入耳式優勝。 說回這款新入手的KEF M500,其實是該品牌推出的第一台耳機。 初拿上手,覺得它的銀色鋁合金素材,雖然做工細緻,但有點高科技的冰冷,感覺像部MacBook Pro,佩戴起來,巖巖巉巉,我懷疑會否不舒服。 當然我沒有笨得戴著它去跑步,我只是安坐家中,靜心聆聽。 由於其框架的靈活折疊旋轉設計,戴在頭上,居然十分貼服,我也很快適應,比我先前擁有過的大耳牛On-ear耳筒,佩戴上的舒適度,更高。 事實上,那雙大小適中的仿皮耳墊,柔軟度不俗,亦不會如大部分大耳牛On-ear耳筒般焗耳,之不過,隔音效果,我認為一般。 M500耳機製作落足用料,採用40mm大口徑單元高分析力單元,支援20Hz~20kHz頻率響應,阻抗亦有32±15%ohm,可是,單純用一般智能電話或甚至是iPod Classic推動的話,相信未能發揮得淋漓盡致。 我先用iPhone後用MacBook Pro招呼M500,整體音響質素相當平均,播送古典樂章。 每次試機必用的Arturo Delmoni版Songs My Mother Taught Me,小提琴弦聲細膩,鋼琴作品有甜潤的堂音,斯文淡定,聽後令人意猶未盡,餘音裊裊。 繼續試聽主流搖滾音樂,效果不過不失,有點侷促,未見強勁澎湃。 連接家中的Onkyo 5.1擴音機再試, 播送了U2的360° 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