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式茶餐廳「飛機餐」

小時候,記得有位在啟德機場做餐飲的親戚,印象中她應該是在PAN AM打工,久不久,她便會拿一些「飛機餐」來請我們一家七兄第姊妹吃。

想當年,大概因為家境清貧,對於我們來說,飛機餐肯定是極品,味道媲美一年只會去一次的太平館餐廳。

但長大後,終於有機會搭飛機,我才赫然發現,「飛機餐」已經成為了一個壞名詞。

對於「飛機餐」,我已經愈來愈沒要求的了,但可恨的港龍航空,近來卻接二連三地,請我去試吃他們找五星級大廚炮製的「飛機餐」,企圖把我的嘴巴寵壞。

試過他們與米芝蓮級名店合作炮製的中西菜色,今回港龍的最新力作,居然是打港式茶餐廳這張本地牌。

所針對的,當然是那些長期旅居海外的港人,或對港式美食情有獨鍾的外地朋友。

朋友S去年被公司派了去北京長駐,某個週末回港,約了他去Happy Hour,誰知他居然遲大到,問他何解,原來他甫一下機,就是第一時間飛奔去旺角某某茶餐廳打躉,先來碗魚蛋河,再來個蛋撻奶茶,於是我笑他,他搭的一定不是港龍。

港龍都算體貼,平日早有港式美食座陣,但為了一解像朋友S這類港人的「思鄉」之愁,於是便推出了這港龍港式港之味空中餐膳系列。

我對那些焗豬扒飯煲仔飯興趣一般,印象最深,是那碗牛坑腩麵和炸魚皮魚蛋河,坑腩肉酥而不鬆散,魚蛋彈牙有鮮味,麵底河粉做得相當精緻,水準當然不能與池記相提並論,但已絕非「一般」茶餐廳貨色了。

更要命的,是那杯絲襪奶茶伴上迷你菠蘿油,為什麼是迷你?當然就是想你少吃多滋味,因為後面還有雞尾包和蛋撻。

蛋撻的蛋餡,蛋味濃不太甜,味剛好,但撻皮就不夠鬆化了,皮不夠酥就不能稱得上酥皮蛋撻。

酥皮蛋撻這方面,麻煩港龍一定要改善一下,請不要少看這個小小的蛋撻哦,這可是港人聲譽命脈所在呢,下次王光亞主任再來,一定要做好一點,請他再吃。

 

不用手拿不好吃的Paisano’s巨無霸Pizza

「香港吃到的Pizza,九成垃圾。」

我那位意大裔,說起話來極為神似Everybody loves Raymond內的Robert,來自紐約的美國朋友K,帶點氣憤地說。

「Pizza Express的勉強還可以,但是吃Pizza嘛,用刀刀叉叉怎麼過癮?我還是懷念那些大大塊,餅身鬆厚,芝士香脆,堆滿配料,然後用手拿著吃的New York style Pizza。 」朋友K愈說愈激動。

但後來,朋友K終於找到他懷念多年的家鄉薄餅,那就是坐落在中環SOHO區,Paisano’s的Giant Pizza。

24吋的巨型Pizza,配料落得大方不小家,切一塊給我,已夠飽當一餐飯,想起當年我還在美國讀書的日子,就是經常吃這類街坊式Pizza店的平靚正巨型Pizza醫肚。

最爽的就是,因為還是熱騰騰的,這片Pizza只可以用指尖勉強拿著來吃,真滋味。

令我這位其實也是我鄰居的朋友K更開心的是,最近,Paisano’s居然開到來愉景灣。

昨天本來打算是來個下午茶餐,巧遇Paisano’s後,按捺不住,點了一片Pepperoni Pizza,再來一杯Asahi生啤,坐在懶洋洋的廣場內,就來個提早的晚餐吧。

才下午五點,已覺夕陽醉了。

$300換來的小奢華—-香港美酒佳餚巡禮

實不相瞞,對於品酒,我只是略有經驗,那些品酒術語,什麼丹寧、回味、酒體或辛辣等等一大堆,我都只是知其名不大知其意。

但正所謂「貴有貴派頭、平有平享受」,一杯在手、來點芝士或麵包小吃,再加上三五知己一起把酒言歡,便可謂我的人生一大樂事,這小小的奢華,卻能換來生活上大大的幸福感,何樂而不為?

這已是香港旅遊發展局第二屆主辦的「香港美酒佳餚巡禮」,聽聞上屆於三天內便吸人了過7萬人次入場,更被著名財經雜誌Forbes旗下的旅遊網站Forbes Traveler網站,選為全球十大美酒佳餚節目之一,一出手便揚威海外,果真犀飛利也。

去年我走寶了,今回我在10月28號開幕禮那天晚上便第一時間搶先入場,場地依然是環抱維多利亞海港美景的西九龍海濱長廊,摸著酒杯,面前就是如此美景,酒未醉我,我已陶醉於如此良辰美景。

據悉今年場地面積大了四成,品佳釀嚐美食的攤位多達230個,大場面仿如「賓虛」,各攤位有用美食的「香薰」攻勢,有用珍藏美酒「晒冷」的陣勢,向所有來賓主動展開搶客強攻,甫一進場,我真的不知從那裡開始。

無需入場費,我手上拿著的那個只需付出港幣$300的尊尚品酒證,除了獲贈了Stölzle酒杯一隻外,更可品嘗5杯美酒及5客美食,認真是大件夾抵喝/吃。

場面最墟堪的,可謂引來了不少慕名而來的酒痴的「尊尚名酒專區」,但我反而主攻外圍較冷清而又是由外國人主理的攤位,那裡既不用和人家擠,又隨時有機會與酒莊的話事人閒聊兩句,悠閒一點,才是真享受。

執筆之時,「香港美酒佳餚巡禮」雖然只剩下一天半的時間,但我仍想向大家推介一下,皆因這幾天來香港的天氣微涼爽朗,最適合進行如此戶外活動。

天公如此做美,錯過了是罪過。

品牌故事—Nescafe + Espresso = Nespresso

說起Nestle(雀巢公司),很難你不會聯想起Nescafe(雀巢咖啡),這近乎已成了即溶咖啡代名詞的產品。

還記得多年前我到印度旅行,探望某位當地朋友時,他家裡的管家一見到我,便問我:「先生,要不要來一杯Nescafe?」(受英國文化影響,印度其實是一個以喝茶為主的國家,但見到外賓,這位朋友可能又刻意問我要不要喝杯咖啡)

當我看見他用高貴的銀器塘瓷茶具奉上一杯咖啡,同時又小心奕奕給我的咖啡倒入熱牛奶時,我還以為咖啡在印度真的是泛稱為Nescafe,但當我再問清楚,我才赫然醒悟,哦,原來那是如假包換的Nescafe雀巢即沖咖啡。

後來,在其他東南亞國家,我也有過類似體驗。「要不要來一杯Nescafe?」有點像廣告語,但其實卻真有其事,意思等同「要沖杯(即溶)咖啡給你嗎?」。

可見Nescafe是十分之普及化的產品,所以當大概十年前左右吧,當我聽聞Nescafe打算進佔高品位市場,推出了Nespresso這品牌,初時,我真的有點不以為然。

試想想,向來只有高檔品牌推出平民化的副線產品,擴大市場佔有,試問有多少個平民產品,能一登龍門入大雅之堂兼且走高級的小眾路線?

當然,這只是像我此等世俗人的膚淺看法,反而,高檔品牌出低檔副線,因而削弱自身品牌資產(Brand Equity)者大有人在,反之,不顧一切逆流而上,捨普羅市場走高檔小眾的,反而可能會打開天空,另闢新機。

不說你可能不知道,雀巢公司旗下有6,000多個以走大眾化市場為主的品牌,但這針對高品位小眾市場的Nespresso,卻是目前公司旗下最賺錢的品牌之一。

簡單來說,Nespresso這品牌名字就是Nescafe + Espresso這組合,享用Nespresso,你先要買一台Nespresso咖啡機,一般而言,最小巧的那個入門款式,大概二千多港幣,這其實已足夠一般家庭或辦公室使用。然後,你就可以隨個人口味,從他們16種口味的咖啡囊中,選出最合自己口味的。

基本上,沖泡一杯Nespresso的Espresso,毫無難度,只需加水和放入咖啡囊,按一個掣,半分鐘就弄好,真的是小學生也懂操作。

事實上,這隻懂得生金蛋的金雞,2009年的營業額為28億美元,而那些色彩繽紛的小咖啡囊,去年全球售出超過55億個,我最少也貢獻了300個以上吧。

這說明了什麼道理?小眾圈也有大市場也。

隨波逐流投入所謂兵家必爭之地,在最擠擁的市場爭佔所謂的市場佔有率,你會浪費更多彈藥,除非你是李嘉誠,有充裕資金和人家鬥到最後,成為少數生還者後你便可以一統江湖氣吞天下。

可現實狀況是,大部份品牌的結局,多半只會永遠淪為半紅不黑,甚至於此洪流中遭人淘汰。

在香港,Nespresso最初進入市場時,並未有如大部份品牌般大賣廣告,反而集中主打口碑行銷。專向老外較多的甲級辦公室埋手,搞試飲活動,有興趣者,更可安排免費借機試用一兩個月,但咖啡囊當然要自行購買。

然後,又開始在一些時尚生活店或書店一類的地方,擺其臨時展銷角落,繼續主打試飲。Nespresso那些小巧的咖啡機,設計十分精緻,放在時尚生活店如City’super一類的地方,絕配。

因為產品實在好得無話可說,試飲這招必然湊效。每次遇上,既吝嗇而又一直未拿得定主意的我,一定會試飲(起碼)一杯。

後來,我那位體貼的太太見狀,便在某年的聖誕,買了上面這個型號的一台Nespresso咖啡機給我做禮物。我相信,這也可能是很多朋友購買的小故事。

近年,Nespresso開始進駐一些高檔購物中心,開設所謂的Nespresso Boutique,售賣咖啡機、咖啡囊及其他配件,但依然貴精不貴多,在香港,便只有在ifc2及Elements的兩家。

我平均一至兩個月便會到ifc2那家進貢,補倉入貨他們的咖啡囊,我只需告訴我的電話號碼給Nespresso Boutique的店員,他/她便可以將我從前入貨的紀錄找出來,幫我照單執貨,十分方便。

當然,入貨期間,我通常又會行駛一下作為顧客的福利,「免費」試飲一下某某新口味的咖啡囊。事實上,Nespresso的咖啡囊平均只需$4-5一個(價錢因口味而異),但質素已媲美Cova,實在平宜。

算了,說得太多,人家可能會以為我收了Nespresso的稿費,但其實,我真的是一個每個月也奉上真金白銀,如假包換的忠實顧客哦。

在二萬八千呎長空,品嚐米芝蓮星級中餐盛宴?.

出外旅行,我的心一般都在期待或回味著外國的當地美食,對「飛機餐」我本來沒甚要求,但近年卻給國泰及港龍寵壞,當中又以其中餐為甚。

近年航空服務業競爭得白熱化,除了在價格上的下遊搶客外,也有在服務和產品上的提昇來「留客」。國泰及港龍的其一殺手鐧,是為與香港地道的金牌食府合作炮製的「飛機餐」。

我向來深居簡出,那些像鏞記呀利苑呀這類的米芝蓮星級食府,平日除了傳媒飯局或老闆請客外,絕對少去。

可是,相信和很多朋友一樣,我從前從沒有想過,現在居然在搭飛機的時候,也有機會品嚐得到這類名人飯堂的佳餚。

這一天,我受邀出席了港龍航空與利苑合作推出的空中餐膳試菜會,天時暑熱,我對面前琳瑯滿目的山珍海味,即使見各食評名家都吃得津津有味,但我卻感到有點無福消受,可是,未幾,我卻被面前那個小巧的冬瓜盅燉湯深深吸引。

試想像,在二萬八千呎長空中,能夠有人為你奉上一個冬瓜盅,是多麼感動的一回事,尤其是,當你去完外地公幹,開始懷念著香港的地道餸菜的時候。

兩餸一湯後,再來點甜品又如何?原隻椰子殼的椰子汁杏仁露,立即奉上。

由於經常搭乘港龍穿梭中港台的旅客者眾,據知,為求讓客人能保持新鮮感,這些由利苑精心打造的多款主菜佳餚,更會定期轉換。

能夠如此多花心思,看來港龍有意透過這空中餐飲服務,向旅客推廣香港作為美食天堂的形象。

不知道繼米芝蓮星級食府後,港龍會否夥拍翠華太興之類的平民食肆,推出一些更地道的香港美食?

「唔該整碗餐蛋一丁加熱奶茶!」

晨早星巴你(四)—其貌不揚吉士包Ugly Coffee Dome

試吃過的多款Starbucks早餐中,這款肯定不是我的最愛,但我的口味並不代表大家的口味,與我同行的幾位女士們,就吃得大叫Yummy Yummy My God Auntie。

但我見這款包肯直認我很醜但我很溫柔,卻又令我產生了憐憫之心,明明不喜歡吃甜包的我,也好歹咬了它兩口。

這款包看起來有點像墨西哥包,燶口燶面的樣衰脆面,帶有醒神的咖啡香,內裡夾著蛋味濃郁的custard餡料,吃起來卻沒想像中那麼甜,呷兩口甘香的齋啡,讓甜味在齒頰間中和一下,向來不太嗜甜的我,也覺得口味剛剛好。

當我還在陶醉在咖啡的幽香中,身旁的女士們已經人人再來一件,我近期心廣體胖,還是少吃多滋味。

各位,明天請早。

晨早星巴你(三)—蛋白芝腿星包Egg White Delight Ciabatta

第三個早晨,再來另一款三文治。

口味濃郁的火腿與Cheddar Cheese,被味道清香的蛋白中和,被烘過的Ciabatta義大利拖鞋麵包夾住,每嚼一口,都充滿著微妙的層次感。呷一口黑咖啡,關係更微妙。

呢一款,可填肚之餘又不會太滯口,清淡的蛋白,的確是神來之筆。

晨早星巴你(二)—星巴蛋牛Corned Beef & Egg Pocket

蛋牛治烘底大家在茶餐廳我就食得多, 不過還是第一次吃到用意大利三文治包Panini (我們常見的Ciabatta 義大利拖鞋麵包),內裡夾著鹹牛(Corned Beef)加炒蛋再烘底的做法。

麵包入口表層鬆化,咬一口頓覺鬆軟,即所謂的脆面軟心,口感極佳,鹹牛經淡淡的蛋味中和,不會太鹹。

這種「港」「意」地道風味通婚的特色三文治,實屬香港Starbucks自創,之唔係又係朝朝新鮮出爐,早上十一點限量供應。

試食那天,我忍不住口,吃了三小件。

晨早星巴你(一)—Croque Monsieur 芝腿脆多

賣相有點像茶餐廳的西多士,但卻沒有前者的油淋淋,吃起來亦不覺得那麼熱氣。

厚薄適中的鬆化多士,夾著火腿,再被半融化的cheddar cheese包圍著,味道卻互不搶鏡,來一客半份多士,呷一口黑咖啡,朝早份外醒神。

這款名為Croque Monsieur 芝腿脆多的多士,每朝新鮮出爐,早上十一點前,Starbucks限量推出。

想食免費早餐?星巴你啦!

根據路迪涼梁家目視法的非正式統計,朝早走入Starbucks齋買杯咖啡就馬上掉頭走的顧客,十居其八。

佢地可能會毫不吝嗇地去Starbucks買杯靚咖啡,但係轉個頭就走去求其買個腸仔包或雞尾包,填填肚就算。

點解會咁?有人話,Starbucks根本無適合早餐份量的麵包賣,有的話都頗貴。

聽取了不少顧客意見後,Starbucks一於從善如流,近期推出了平靚正,兼且合乎早餐份量的味美包包及迷你三文治,我今早去了試食,好食到唔停得口,食完連晏晝果餐都慳番。(遲下會另有BLOG文)

不單止這樣,見大家近期被金融海嘯攪到愁雲慘霧,Starbucks便索性請大家食早餐,試食這幾款新出的味美包包及迷你三文治。

明天早上開始,Starbucks會在以下多個中環及金鐘地點(其他地點陸續有來),免費派發早餐換領券,派足一萬份。

嘩,正呀,中環愉景灣碼頭都有得派。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Starbucks 送早餐, 為香港人打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