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s Zimmer的音樂圖畫

因為喜歡看電影,愛屋及烏,欣賞電影之餘,也愛欣賞配樂。 因為喜歡Christopher Nolan的電影,愛屋及烏,欣賞Christopher Nolan電影之餘,也愛欣賞Hans Zimmer的配樂。 電影配樂已經不單單是伴菜這麼簡單,是電影畫面的一部分,對,有些電影配樂,真的有聲有真相,有些電影場面,單憑配樂,便可以營造出比肉眼看到的更震撼、更澎湃、更美不勝收的影像。 Hans Zimmer的電影配樂,尤其是替Christopher Nolan編寫的電影配樂,尤為出色,尤其是構成電影色調氣氛的主要成分之一。 在YouTube看過兩位大師的多個訪問,一如大部份傑出大導演與配樂大師的「拍檔」關係,除了合作無間,二人更有種莫逆之交的感覺,而且,導演在電影配樂上的參與度,也極之高。 而據當事人講,Hans Zimmer在接到每個案子之前,試過不止一次,Christopher Nolan更會故弄玄虛,不給劇本、更遑論電影片段,只會給作曲家說一個概念,連故事的細節都不會事先張揚。 在創作Interstellar旋律的時候,作曲家連這原來是一齣有關太空故事的電影也不知道,導演只解釋了一種微妙的父女情感關係,還有一些超越時空的生與死給作曲家知道,大致上,作曲家只在思考一些概念的情況下,便要開始進行創作。 到作品開始成形,Christopher Nolan才把更多有關這電影的元素,像「擠牙膏」般逐點給Hans Zimmer知道,然後,作曲家會根據這些「新材料」,繼續炮製整齣電影的配樂。 有別於另外一位我極欣賞的電影配樂大師John Williams,Hans Zimmer的作品,在音樂的旋律性上,絕對遠不及前者,尤其是,當拿來放在音樂廳欣賞的時候,他創作的電影配樂,論娛樂性,更未必及得上和電影一起欣賞的時候強。 事實上,除了少部分替迪士尼創作的音樂,他的作品中,很少有什麼令人耳熟能詳、過耳不忘的大旋律,音樂更注重配合畫面的氣氛營造,有些時候更像是音響設計(Sound Design),是真正地為電影服務。 Christopher Nolan作品特色之處,就是每一齣電影,都有一種風格獨特的色調,當然,電影配樂也不例外。Hans Zimmer為Christopher Nolan的電影做音樂,也和導演心有靈犀,音樂的和弦及配器,都像沾上了油彩顏料的畫筆,揮筆與著墨之間,要濃烈的時候,就可以有多濃烈、要飛舞的時候就可以有多飛舞,幻化出來的色彩層次,就像是螢幕前畫面的一部分。 Christopher Nolan近作《Dunkirk》 ,電影分海陸空三個不同的時間軸進行,畫面上,也刻意地調節成不同場面的色調(有網友笑說整齣電影都像VSCO Cam的color…

不是超級英雄

電影世界中的蝙蝠俠,來到Christian Bale這一系列,像個悲劇人物多於超級英雄,但這正是他更為引人入勝的地方。 看過Jack Nicholson演活了Joker這角色,但Heath Ledger卻把Joker的陰暗面提升了另一層次,他有本事能夠喚醒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的那隻鬼(像杜琪峰的神探),讓那隻鬼統治我們這臭皮囊。 我覺得,這比起他瘋瘋癲癲作奸犯科,更令人心寒。 至於Harvey Dent 那Two-Face的角色,上回由Tommy Lee Jones演出時,人物設定極為膚淺,今回Aaron Eckhart的重新演繹,才可以稱得上是講得入肉。 信念(Faith)是這個大時代最薄弱的東西,為什麼一個本來對堅持正義最有信念的人,會從一線之差走上另一極端?Aaron Eckhart的確有極佳的演繹。(除了我稍稍不滿他後來略帶卡通的造型) 至於主角蝙蝠俠,人家說得太多了,我只想說,我極期待繼續看到他的演出。 可是,希望導演Christopher Nolan能夠繼續這種風格,不要像上手導演一樣(Tim Burton除外),把Batman變成了一齣只顧著出玩具的系列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