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何其多,四手天王只此一個?

有人說,請得起劉德華做代言,你的廣告已經成功了一半。

當然,有劉德華做代言,還不足以成為產品賣點,但天王何其多,四手天王只此一個。

上天是不公平的,想像一下,本身已經又靚仔又好人又好演技又勤力的劉德華,如果給他多添一雙手,會變成一個怎樣的世界?

原來,都只不過是天方夜譚,四手天王所指的並非劉德華,而是這張模仿四手齊齊幫你按摩的「天王」按摩椅

配樂參考了Mozart Symphony No.25的第一樂章,然後,變成了劉華版的鋼琴及小提琴四手變奏。

不是什麼偉大創意,但廣告聲音畫面都充滿娛樂性,算是大製作,加上是劉德華,我太太看得份外開心。

一個家庭,購買一張按摩椅,誰是最終決策人?OSIM當然最清楚不過。

OSIM 4手天王 – 4手按摩‧Double享受

【劉德華有4隻手!?👐🏻👐🏻】有多雙手,可以有一個轟動全球嘅音樂會。有多雙手,甚至可以有Double嘅烹飪速度,或者Double嘅舉重力量。🎬立即睇下劉天王點以4手造出創舉🎬同樣造出創舉,仲有4手天王!首創4手按摩技術,俾你Double享受!按摩創舉:https://goo.gl/KG76LG#OSIM #OSIMHK #4手按摩 #Double享受

OSIM HK 发布于 2018年8月20日周一

劉華天王錶

©Raphael Olivier/ NOI Pictures - all rights reserved

近十年八載,可能要多得The World Is Flat這概念,即使是大如中國這市場,國際品牌也愈來愈少為亞洲地區製作廣告了。

大部份國際品牌的廣告,都是來料加工,又或者,正如看電影的朋友們,也愈來愈只喜歡看外國電影了,「親切感」這三個字,未必賣錢是事實。

昨天在看到開始有朋友在facebook上分享這輯新廣告,品牌是國際頂級的luxury brand Cartier,主演的是我們熟悉的面孔劉德華,大家開始七嘴八舌,又說劉德華老套得像鄭少秋,又說這廣告創意不及當年的鐵達時云云。

可能我也快要老得像秋官的年紀了,品味也有點老套,又喜歡聽人生哲理歌如「人善天不欺」,看見這一把年紀的劉德華主演了一輯這個級數的大品牌廣告,我居然覺得有點兒感動。

於是,我心想,是否因為這個廣告正正說穿了我這類60後的心聲?

看完廣告,再看making of,看見除了劉德華及本廣告片導演Baillie Walsh,還有另一位在片中擔綱茄喱啡的大導演杜琪峰,娓娓道來他們各人對「時間」這概念的看法。

聽到今年已經六十歲的杜sir,以足球比賽加時的短短兩三分鐘,比喻人生的最後階段,是應該更積極地踢出最精彩的一仗、還是隨便任由時間過去。有一定人生閱歷的朋友,看到這裡,自然會有不同的體會。

更重要的,是下面這支making of短片,雖然是上載在Cartier的國際官方YouTube,但杜sir及劉德華二人,繼續全程廣東話(當然有英文字幕),請恕我太過大香港,但這份「親切感」,確實令我倍加感動。老老實實,我覺得這輯making of,其實比正片的廣告好看。

繼天王椅,說Tank這款腕錶是天王錶,也相去不遠吧。當然,我相信Cartier的朋友們,未必會喜歡聽到這個暱稱的。

 

《桃姐》世界中的簡單生活

家僕好、馬姐也好,我在想,像電影《桃姐》中桃姐的這個角色,驀然回首,感覺上,好像已是上一個世紀的人物。

我在油塘屋村及土瓜灣唐樓中長大,家裡當然沒有傭人,但小時候在培正上學,身邊總常見到每天接送放學,或帶午飯給書友仔吃的馬姐。

雖然對少爺仔或小姐呵護備致,但我卻發覺大部份的馬姐都總有三分霸氣七分和藹的,刁蠻的少主總不能完全自把自為,她們明明是個僕人,卻更像是個家人。

馬姐更會和其他家長打成一片,間中互相交流賣餸或湊仔心得。我老媽子當年便與其中一位書友仔的馬姐極之投緣,除了互相照應,間中馬姐更會代替老媽子給我帶點午飯或加料(不肯定她的「事頭」知否)。

當書友仔一家移民,她也告老歸田後,老媽子也間中有去過順德鄉下探望她,聽老媽子說,書友仔的一家人,為她買了地蓋了房,把她安置得很好,回來香港時,書友仔家人間中也會順便去鄉下探望她。

如果你問我,我們這個年代的主僕關係,為什麼會和上一代相差得那麼遠?

其實很簡單,只因為社會變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演變成實際或甚至是功利的交易,就像一買一賣,表面上簡單直接了,實質上,反而變得複雜了。

待人接物,已再難來得簡簡單單。猜疑,是保護自己的常識;信任,是種奢侈或甚至被視為愚昧之舉。

「有兩類人,你千萬不要信:賓妹和裝修佬。」剛搬進我所住的大廈,住在我樓上的師奶就這樣對我說。

師奶對我訴苦,告知我她種種的不愉快經歷,我對她雖然深表同情,但對於她所得出的這個結論,從此失去了對所謂的這「兩類人」的信任,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可悲哦。

說了一大堆話,你可能會問:這好像與《桃姐》這部電影風馬牛不相及哦。

每個人看一部電影、讀一本書都會有不同的得著,對於我來說,這部電影就如它的英文片名Simple Life一樣,正好道出了上述我所領略到的一點人生小道理。

也許,在導演許鞍華的眼中,最真實的世界裡,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應該是可以來得如此簡簡單單的。

歲月不留人,是無奈,也是自然規律,《桃姐》這部電影,感覺上,就好像將很多段人生插曲湊合在一起。

每個人看,都可能會見到個人生命中出現過的插曲的影子,但卻都如流水中的落花般,偶遇過後,生活,還是要繼續往前順著流。

看時,我除了想起昔日書友仔的馬姐,當然,也難免憶起當年也是中風入院的老媽子,還有,那段我經常進出醫院又要北上工作的日子。

你,又有否共鳴呢?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 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李商隱《無題詩》

 

幸福的阿貞

怎樣才可找到幸福?

很多年前,拜讀過達賴喇嘛撰寫的《幸福的藝術》(The Art of Happiness),雖找不到完美的答案,卻找到不少啟發,一直銘記在心。

較早前,我和另一位博客朋友老占,在一個與網友一起搞的工作生活分享聚會中,也是環繞在這個主題上,獲益良多。

英語中Happy這個字,按字面可解作「快樂」,但在英語世界,還有「幸福」這層次。而「幸福」與「快樂」其實又是息息相關,能夠不斷找到生活中的幸福感,人,自然會快樂。

當然,我不會像唐司長一樣,叫大家去學李嘉誠先生,因為每個人所行的路都不一樣。

以一個成功人士作榜樣,來勸香港的勞苦大眾不要太多怨氣,這更是填鴨式教育下所謂的winning formula的邏輯,是否事業有成賺多點錢就會開心一點少點怨氣?

幸福,從來就不應單純建立在物質世界之上。

其實,只要多加發掘,你就會留意到,幸福其實一直都在我們身邊,但可是呢,幸福這東西,如果你不去找她,她總又會躲起來,十分佻皮。

蘇樺偉這個名字,即使你不是劉德華的歌迷,相信也可能聽過,但你可知道他母親的名字?這位人稱蘇媽媽的偉大母親,叫阿貞。

她廿六歲那年,把蘇樺偉帶到這個世界來,棉乾絮濕把兒子養育成人,驀然回首,人家眼中她所受的折騰,其實卻充滿幸福感。

當這個年頭的廣告,大都要忙着在數十秒內,說服我們其產品之專利配方如何功效宏大細細粒容易食藥到病除不含副作用麻煩果邊出收銀機俾錢,這則廣告卻旨在與香港人互勉。

當然,廣告最終販賣的,畢竟還是品牌形象,但此舉卻足已令我這等小市民,對幸福醫藥這品牌肅然起敬。

各位特首候選人,我衷心希望你們會看看這廣告。

我相信大部份對目前社會不滿的香港人,他們最渴求的其實都不是那六千元,我們都是像廣告中的阿貞一樣,只希望活得更有尊嚴,更繁榮的社會,不見得會令大家更幸福的,你們聽到嗎?

(原文刊登在筆者於MetroPop週刊的「廣是廣非」專欄,本網誌版稍作修改)

詹瑞文扮劉華演繹 I don’t wanna say xx?

我平時最討厭人家借意講粗口(髒話),可今回這個MV呢,又真的罵(唱)得大快人心。

大家先花一兩分鐘重溫劉德華的原版。

詹瑞文向來最懂借力打力,正所謂borrow interest是也,今回為了宣傳他的最新舞台演出《踢舘》(2011年1月21-22日),於是便借了劉德華近期《Unforgettable 演唱會2010 》的大熱主題曲《I Don’t Wanna Say Goodbye》,這首極有九十年代Stock Aitken Waterman(當年Kylie Minogue和Rick Astley都是靠他們的歌走紅)曲風味道的作品,詹瑞文如今重寫了歌詞,成為了《I don’t wanna say 仆街》,這首可說是為普羅小市民出氣的歌曲,他更誇下海口,聲言他這個演出不僅會Unforgettable,更加會是Unbelievable。

內地朋友,可按此看土豆版。

大家向來都知道詹瑞文扮誰像誰,這回他的「劉華腔」亦真的一絕,看來演藝學院戲劇系真的位位也是唱家班。

雖然這個社會實在有太多事情是惹人怒火,但希望大家發洩過後,笑飽就算,不要太過怨氣沖天,勞氣傷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