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阿童木一起去飛

中學時代的我,課餘讀物,除了金庸倪匡,也沉迷日本漫畫,但卻經常被父母長輩們,視之為不良讀物。

但事實上,年過半百的我,如今回頭看,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於探索個人價值觀、社會認同,甚至是倫理與宗教等領域中,某程度上,我都受到不同漫畫內所透視的世界所影響。

有不止一位朋友說過,絕大部分的日本漫畫,其中所呈現的世界觀,除了某些小眾作品外(雖然也為數不少),都不外乎友情、夢想、勇氣這三大元素。

我所陶醉中的漫畫世界裡,由《阿童木》、《怪醫秦博士》、《叮噹》、《銀河鐵道999》、《龍珠》、、《TOUCH》《男兒當入樽》等等,都與我的個人成長旅程息息相關。

當我成為社會人後,日本漫畫依然是我的精神食糧之一,我目前最欣賞的近代漫畫家是浦澤直樹,一套《20世紀少年》,令我多年來讀得廢寢忘餐,由20世紀追到21世紀。

而我亦發覺,有不少在工作上認識的朋友,即使成長背景與我截然不同,甚至是年紀相差一大截,但每當有關日本漫畫的話匣子打開,彼此又會談得滔滔不絕。

而當中,手塚治虫老師的作品,可能是最能夠跨年代,對好幾代人的成長,都有深遠影響的漫畫家。

手塚老師是一名量產型的漫畫家,作品數之不盡,其中,大家經常為之津津樂道的,就包括了《阿童木》、《怪醫秦博士》、《三眼小子》、《小白獅》、《狗面人》等等。

就我所認識的「我們都是看手塚治虫作品長大」的朋友中,有趣的是,或多或少,他們的性格都有點兒相類似。

他/她們都好像像《阿童木》般,有一顆永遠不會長大的純真的心,是一位名副其實,性格忠實的正氣朋友。

我有幸認識了好幾位現實世界中《阿童木》,其中一位是朋友M。

日間,他是在廣告公司工作的創作總監,在忙碌的廣告生涯裡,他卻經常會偷時間從事漫畫創作,他希望透過漫畫,給小朋友透視成年人的世界,同時亦提供了成年人的一點精神食糧。

除了日本漫畫,朋友M對日本傳統及流行文化的熱愛,亦成為了他近期的創作契機。

MR JAPIN是他的新作,這系列同時亦化身成實體產品,目前先推出了四款磁石金屬胸章,分別是:

1.早安富士山

2.神明的紅色鳥居 

3.咔嚓咔嚓的草莓刨冰

4.天守上的金鯱

看見每個角色的可愛的眼神,我馬上聯想起手塚老師筆下的漫畫角色,看來我這位朋友M,也曾經深受手塚老師的影響。

某一天,我和他閒聊,問他最大的創作志願是什麼?

「我希望能夠做《阿童木》這角色的伸延創作!」

我衷心希望,有一天朋友M真的能夠願望成真,MR JAPIN會推出一個《阿童木》系列。

在這願望成真之前,大家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到最支持獨立設計師、亞洲領先設計商品購物網 — PINKOI去選購MR JAPIN的作品。

你亦可以透過Instagram,給MR JAPIN一點的支持和鼓勵,給他一點力量,繼續創作下去。

我們這個城市,需要更多的《阿童木》。

⭐️Pinkoi店傳送門

http://www.pinkoi.com/MrJapin

⭐️Instagram傳送門

http://www.mrjapin.com

彼思動畫25年

如果說電影是一個夢工場,動畫電影就好比夢工場中的主題公園。

動畫電影帶我們進入的光影世界,夢幻中卻充滿現實世界中的人性,五光十色,令人看得目不暇給,看來看去,你總好像未看過,再看一遍,你又會找到新趣味,一如小朋友再去十次也不會悶的迪士尼樂園,對於我來說,喜歡的動畫電影,百看不厭。

去的那天是星期六,排隊不用半小時,沒投訴了。

除了Studio Ghibli,我最喜愛的動畫工作室就是PIXAR,所以,今回假如不是為了看PIXAR彼思動畫 25年」展覽,相信我也未必會山長水遠,從愉景灣搭船轉地鐵再轉火車到沙田的香港文化博物館。

由中環搭地鐵到大圍再轉的士(後來才發覺可以搭至車公廟站),抵達時已經差不多兩三點,但人龍依然頗長,幸好大家也十分守秩序,不用半小時已能魚貫進場。

入場前,大家會先遇上怪獸公司的這兩位朋友和你打招呼,不知道這是否真實的體積?

幾年前到過Studio Ghibli宮崎駿三鷹美術館(森之博物館),雖然整個場館也不許拍照,所有回憶都存在腦海中,反而令我印象更深刻。

今回的「彼思動畫 25年」,展覽場館內同樣不許拍照,雖然部份人仍一於少理,但整體而言尚算合作了,說真的,其實不許拍照,大家反而能欣賞得更專心,我的心暗地裡叫好。

這張來自UP的故事版原稿,油彩繪畫,筆觸份外有風味,在展覽館外的走廊展出。

為什麼值得我們這麼專心欣賞?因為場館內展出的400多件展品,全部都是PIXAR過去25年來作品背後的心血結晶,由不同的造型草圖、模型、分鏡的故事版等原稿珍藏,也一一網羅其中。

展覽分為兩個場館,除了大批展品外,不可錯過的,當然是那個《反斗奇兵》幻影箱,多個角色的立體塑像,以動畫的原理,以逐格動作的資態,安裝在一個大型轉盤上,然後,當轉盤以每秒一圈的速度轉動,加上光學的閃爍效果,便產生了動畫的錯覺,幻影箱內的立體塑像成為栩栩如生地活動的人物。

我在宮崎駿三鷹美術館內也看過類似裝置,這個規模較小,但也同樣出色,另人看得目定口呆。

不要忘記這幾幅要從場館高處眺望才看到的圖畫哦,有反斗奇兵3內的奸角抱抱熊。

另外,場館內亦有一個名為「藝術風景」的短片播送,內容是將多套PIXAR經典作品的故事版,以動態的形式配合音樂及音響效果展現出來,全長大概十多分鐘吧,會不停重複播放,所以亦不用爭先恐後,最後就是等一節差不多完的時候,才進場找個有利置,當上一節完畢,就不難找到座位了。

這個展覽由即日起至 7月 11日,入場費成人才20元,學生及周三更有半價優惠,不管你是否PIXAR動畫迷,作為週末外遊活動,讚!

伸延閱讀:

the world of pixar

場館資訊

場館外有大量三眼仔外星人兵團,不少朋友也忙於拍照留念,大家記得它們是來自那個星球呢?

離開場館前,緊記要在出口與胡迪及巴斯光年合照留念。

彼思動畫迷不會錯過的,當然還有大量的紀念精品,最抵買的,可能是那本只售$24港元的紀念場刊。

 

Jason Freeny的玩具庖丁解牛學

Jason Freeny是一位美國設計師,大學修讀工業設計,畢業後曾放浪周遊,期間自稱壁畫家和舞台設計,後來去了MTV電視台當Freelance道具設計和插畫師,及後又因為兒子的出生,為求生活較穩定,於是去了一家玩具公司做設計。

雖然這份工他也做得不長,但期間他卻發掘到自己的新興趣,就是創作了大量用電腦繪圖的偽科學玩具解剖圖,後來,覺得單單靠畫不過癮,索性開始動手將玩具解剖,然後自製內裡乾坤。

目前,在日間,Jason在紐約曼克頓當一名介面設計,繼續為口奔馳,到了晚上,當兩個小孩都入睡了,Jason便會開始進行他的玩具解剖創作。

我見過有些中文網站說Jason除了是一名藝術家、插畫師,更是一名整形師,我相信這純粹是一個美麗的誤會,只因為Jason在他的履歷表上自稱為Artist/Illustrator/Plastic Surgeon,實質上,見過Jason如何替塑膠玩具動手術,你會明白,Plastic Surgeon其實是調侃的自稱而已,看來又是Google Translate惹的禍。

Jason示範如何解剖米奇老鼠,然後以立體雕塑其偽科學假想內臟的過程,拍案叫絕。

元老級玩具角色,孖寶兄弟的人體解剖,骨格果然精奇,看看他的手臂,多粗壯。

卡通動畫Finding Nemo內的可愛小丑魚,連魚骨也在笑。

解剖Toy Story的三眼仔外星人,不知道它原來也有牙齒的。

My Little Pony也照宰可也?哎喲,我老婆看見肯定會哭。

經典玩偶角色,當然不會少了Hello Kitty,但這頭小貓還是胎兒,所以沒骨,但卻已長出頭上的蝴蝶結,原來愛美,真的是先天的。

Jason Freeny的精彩作品實在太多,請恕我不能盡錄,如果你有興趣的話,請到他的個人網站瀏覽一下,你更可順便購買他書籍、賀卡和玩具等等產品,幫補一下這位業餘藝術家。

你更可以到他的Facebook粉絲頁,看看他最新的作品製作情況,順便和他打打氣。

從事這尚未能成為生計的副業,Jason Freeny除了要很多的堅持,相信更要大家多多的支持。

由漫畫中的危機意識到現實世界的核災難

亞基拉AKIRA是我那個年代的漫畫迷趨之若鶩的經典作品,記得我還是租厚厚的台灣翻版來看的,1988年推出的電影版,也是朋友千方百計找來的VHS。

當年少不更事,看的時候,只感受到視覺上的震撼,故事情節的科幻奇異,沒有想過其他更深層的文化意識。

譬如,經歷過二次大戰核災難的日本,無時無刻仍埋藏在心底裡的災難夢魘;對科技、對權威一方面的絕對信任,另方面,又恐怕有朝所有事情都會失控,再加上,日本先天性的天災宿命,如此等等所形成的危機意識,都充份反映在這部大友克洋的經典作品之中。

New York Times的名影評人A. O. Scott對亞基拉AKIRA最近作了一個分析,以下的短片,無論你是否動畫迷,都值得一看。

男兒當微笑—井上雄彦為日本災民打氣。

面對天災人禍,我等凡人深感無助之餘,還可以做什麼?呼天搶地?讓愁雲再添慘霧?

311日本東北大地震後,日本漫畫家井上雄彦除了立即在他的Twitter帳戶@inouetake 向粉絲報平安外,更馬上以他一貫著名的水墨手繪,大筆一揮,繪畫了數十張以《Smile》(微笑)為主題的插圖(目前已更新至79張)。

每張人物寫真,都呈現出一個來自不同階層、個個充滿著朝氣的日本人面貌,漫畫大師利用他的專長以激勵人心,為日本災民打氣。

井上雄彦是不少年青人以至是70後們的偶像,相信這批漫畫必定能在不少日本人的心目中,注入點點生氣。

更希望的是,日本國民能夠儘快走過這段艱難的日子,雨過後,天,一定會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