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狂人》時裝系列

喜歡追美劇的朋友,一定對Madmen《廣告狂人》略有所聞,事實上,這套美劇雖然故事圍繞一班廣告人的職場生涯,但《廣告狂人》這名字又實在翻譯得爛透,此劇中的廣告人,生活雖則有點放浪,卻肯定未至於為廣告而狂。

是這樣的,紐約麥迪遜大道 (Madison Avenue),可說是美國廣告業搖籃,但凡所有大公司,總部都一定設於此區。所以,美國對廣告人的暱稱,亦取Madison一字的Mad,從此以Madmen為名。

Madmen這套劇以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美國為背景,那個年代,除了社會以男性為主導,兼且充滿性別及種族歧視外,透過此劇,你亦可留意到,這一班麥迪遜大道的廣告上班族,終日煙不離手,酒不離口,對衣著也極之講究。

劇中男士的西裝一般也修身畢挺,並主要以碳灰色為主要基調,此外,女士們身段則普遍較豐滿,套裝的剪裁,當然也更要突顯其女性線條美。

所謂的時裝潮流,向來都是十年一個輪流轉,廿年一次大回歸,由於此劇大熱,Madmen一劇中的懷舊服裝,頓然成了不少時尚中人的參考對象。

雖然Madmen第五季的播放期再三推遲,卻仍無阻Banana Republic與該劇首席服裝設計師Janie Bryant的合作,這系列因Madmen之名的時裝,合共六十五款單品,於八月剛剛上市。

雖然以走戶外休閒服路線的時裝起家,但過去十多年來,Banana Republic已成功轉營為走中價上班服路線的品牌,定位介乎Ralph Lauren與Zara之間。

近年美國經濟欠佳,一般成衣品牌都變得更為親民,Banana Republic也不例外,目前一件西裝外套,平均也不過兩百美元。

這個Madmen系列也如是,定價算頗平易近人。造型靈感當然亦來自劇中如Don Draper及Betty Draper等主要角色。

雖然名為Madmen系列,但看來其中男士系列的選擇卻較女士們為少,兼且款式亦較為單調,西褲、西裝背心、領帶和紳士帽,色調也是一貫如劇中的碳灰為主。最特別的那件單品,反而可能是那個銀色的鈔票夾。

當然,經典與單調往往都在一線之差。我向來嚮往六十年代初那個百物待興時期的好風光,過多一個月便秋涼漸漸,屆時這類經典紳士套裝便可大派用場,假使你在中環的ifc與我這身六十年代造型擦身而過,不要以為這是時光倒流,我也不是什麼《廣告狂人》,其實我只是一個普通的Madmen。

的。

(原文刊登於Esquire中文網–時尚先生網專欄,本人是上文作者)

可口可樂 x James Jarvis 125週年別注品

可口可樂慶祝125週年大壽,近排動作多多。

秘方125週年不變,要令老牌子有新意思,所以,可口可樂近期頻頻與不同潮流單位推出合作企劃。

早一陣子最有趣的搞作之一,就是找來了電音組合Daft Punk推出別注版,可惜此金銀樽裝DaftCoke,只在法國限定地點出售(其中包括COLETTE SHOP),與香港無緣。

最近香港區可口可樂也不甘後人,找來了CLOT設計師Kevin Poon及廣告公司Communion W聯手,為Classic Coke的經典紅罐添上新裝,並聯手英國插畫達人James Jarvis,操刀設計了六款卡通插圖,各具主題,齊齊宣揚快樂訊息。

James Jarvis曾替品牌SILAS設計鬼馬吉祥物Evil Martin,今回這系列別注版可口可樂汽水罐上的卡通人物,相信正是此造型的變種。

James Jarvis設計的這個卡通造型實在潮得可愛,只用來製作汽水罐包裝,紛絲當然會嫌不夠,因此可口可樂便打造了多件潮物,分別與G-Shock、Subcrew、Head Porter再進行交叉感染,推出限定產品。

雖然只要買滿港幣$40的可口可樂產品,你就可以加錢換購,定價亦算公道(下圖G-Shock才$990),但可惜近期排隊黨猖獗,要換到這些潮物,就真的要下點兒苦工了(其實大部份產品已被掃得一乾二淨,如今只可幫襯炒家了)。

產品換領日期由即日至6月5日止,詳情請看這裡

鬥不過排隊黨的話,像我這類小市民,其實儲齊這套別注汽水罐也不難,最重要還是要開開心心呢。

 

H&M 鬧市施魔法

我認我認,你平日見我十年如一日地牛記笠記,對時裝知識近乎穿久保零。

但我知我知,H&M是近年的街霸潮牌,除了打破了平貨沒好東西這道理之外,更極之懂得搞cross-over那事兒,每一次都會拍中一個「大碼頭」,不是名人名設計師就是矜貴名品牌,那管你出動菲傭印傭先頭部隊再搭家爺仔乸排隊掃貨,當中最後又有多少位消費者能成功搶灘,總之每次出手幾乎都例不虛發,像葉問師傅般中中中,大排人龍後成功見報,省回不少廣告費。

只要名氣夠大,那管那是否人家的貨尾設計,香港消費者都可能會呼之若狂,然後自動排隊獻上銀兩,可是在歐洲呢,由於競爭較劇烈,H&M可能還要再加多兩錢肉緊,搞搞新意思作為招徠。

較早前,便在網上看到這個來自荷蘭阿姆斯特丹H&M新落成的旗艦店,剛剛舉行了一場別開新面的戶外宣傳活動。

H&M今次不和大家玩排隊,卻在入夜後與大家在戶外玩魔術,在這H&M旗艦店大樓外,這座充滿歷史特色的六層高建築物門前,他們以立體的投影手法,將整個外牆幻化成如大衛高柏飛變法般的舞台,一刻將整座建築物變成一個禮物盒,來一條巨型絲帶將它打開,一眨眼間,又把每個窗戶粉飾為小女孩的玩具屋,比愛麗斯夢遊仙境更夢幻,精彩得令人目不暇給。

整個活動演歷時三分半鐘,與其說這是廣告,不如說她是集音樂、音響設計、美術與科技大成的表演藝術,就有點像太陽劇團(Cirque du Soleil)般的演出,不同的是,這次H&M的表演,純粹以立體投影進行。

你可能會問我,如此大陣象,大灑銀兩後只有三分半鐘演出,值得嗎?人家當然沒這麼笨,多得YouTube,這個年頭,但凡任何精彩短片都隨時不止有九條命,現場直播後,大家不單可以上YouTube隨時重溫外,觀眾更可以是無遠弗屆,任你排隊排完頂多見報一兩個星期,這個H&M魔法演出,相信大家起碼會在網上分享及討論一段日子 ,H&M今回有賺。

(原文刊登於本人於MetroPop週刊的「廣是廣非」專欄,本網誌版稍作修改)

I’m dreaming of a SWATCH Christmas

(資料圖片來自這裡

80年代尾90年代初,SWATCH開始在在香港橫行,不,是SWATCH炒家開始在在香港橫行,一隻原本才三數百元的透明膠錶Jellyfish也可炒高至數千元(現在更加是天價),簡直喪心病狂,累得我等用家難以入市,幾乎每次都是只可望門輕嘆。

幸而炒家後來紛紛轉行炒樓,於是我等用家才有機會入市,擁有一隻又一隻,好像買來買去都買不完的SWATCH手錶。

當然,炒樓之風期間在香港又經歷大上大落,禍延至今,至令一眾80後90後買不成樓娶不到老婆,可能都與當年SWATCH炒家大舉轉行炒樓有關。

實話實說,當年我也一度沉迷過SWATCH,但我從來都不是什麼收藏家更枉論炒家,只買不戴是浪費。

我沒這麼奢侈,我擁有過的SWATCH,都是平日配戴居多,尤其喜歡戴來游泳,因此戴爛了很多隻,但後來,買來送給人家作小禮物的,有更多隻。

試問,只需付出數百至千多元,你便能夠買來一件瑞士製造的名牌精品,已算體面,遇上是限定版的,你更可以告訴人家要視為珍藏哦,隨時價值連城,真的一舉兩得呢。

雖然,近年我已經愈來愈少入手買SWATCH自用,但作為物輕情意重的小禮物,這早已成為一個慣性選擇。

送了這麼多年SWATCH給朋友作禮物,今年聖誕老人好像聽到我的禱告,居然跟我玩「回贈」。

剛收到從SWATCH送來的聖誕禮物,是2010聖誕限定的男女套裝手錶,兩個名字頗具詩意,分別為Winter Sun(冬日)及Winter Moon(冬月)。

每年聖誕,我們都會見到五光十色的花樣燈飾,因此這一金一銀,兼且簡約風格的設計,正好又與這個嘻嘻哈哈的熱鬧節日,形成強烈對比,這股優雅態度,有點隱世高人的感覺。

錶帶和錶身,採用一金一銀的磨沙色彩,不落俗套,我份外喜歡銀錶身金錶針的配搭,這類款式,耐看。

聽聽遠方的聖誕鈴聲,聖誕老人已駕著他的雪橇和雪鹿準備起行,是時候將你的這份禮物放進去聖誕襪裡去,還等?

潮熊熊抱Coke Zero

皆因我為人節儉(查實是孤寒),本來,對那些什麼潮牌,我一概沒甚興趣,但某天,當我手上拿起一罐新近的特別版Coke Zero,發覺罐上那隻樣衰衰、幪著眼、抱著另一頭小熊和一支電結他的啤啤熊插圖時,我便按奈不住,開始為此卡通公仔進行網上人肉搜尋大起底。

多得MILK誌帶來的潮流養份,UNDERCOVER這日本裏原宿我沒理由未聽過,其主腦人高橋盾(Jun Takahashi)我也略有所聞,只知道他向來喜愛黑底反白的「潮配」(你睇你睇,佢著衫真係得呢兩隻色),所以,找他來為原本也黑墨墨的Coke Zero設計限量版汽水罐,本來已事半工倍,經我明查暗訪下,發覺除了此罐,原來還有下文。

請得起高橋盾這位潮人設計師,你覺得Coca-Cola會就這樣便宜了他?不叫他起碼交底四五件設計品,根本無可能讓他過關,於是乎,大家就見到以上這一批Coca-Cola Zero® x UNDERCOVER的潮流精品。

本身也酷愛音樂的高橋盾,特別設計了這頭名為Blind Fold Bear的抱抱結他啤啤熊,配合”Zero Makes Noise”這概念,除了限量版Coke Zero罐外,還設計了牛仔褲、iPhone套(不用擔心,有齊iPhone 3G和 4)、Tote Bag和短袖TEE等等精品潮物,當然,設計一律是高橋盾最愛的黑底反白。

有換購了Tote Bag的朋友對其質量讚不絕口,更說絕非東甩潮誌近期那些免費附送的潮流「贈品」可比擬(當然,人家話明免費,還可以要求什麼呢?)。

我第一眼就看中了那件黑TEE,所以實不相瞞,執筆之前,我其實老早已使「橫手」,威逼去了可樂上班的舊同事,特別幫我預留了一件(但其實我個個月已有進貢啦,家中雪櫃最少買定半打Coke Zero),其他朋友若果有興趣的話,就可以參考以下換購方法。

奉勸各位,國慶在即,換購快手!

由即日起至10月17日,只要你在各大超市或便利店,購買Coke Zero產品滿港幣25元,就可以憑收據到UNDERCOVER專門店換購。

Coca-Cola Zero® x UNDERCOVER主題專門店

地址:柴灣嘉業街18號B座地下11號舖

電話:2881 8002

My Memoir With Fashion Maestros — 我的時尚騷靈

自少學習古典音樂,我相信,每件優秀作品裡,都存在著有一顆由藝術家注入的精靈。

一幅油畫如是、一首歌曲如是、一件雕塑如是,一件時裝作品也如是。

因為注入了精靈,令這件作品能得以跨越世代,當落在不同欣賞者的手上時,原作者的大腦電波仍於空氣中繞樑不散,是為不朽。

Janice是我在Yahoo!BLOG認識的網友,我倆素未謀面,但拜讀她以第一身娓娓道來的時裝界故事,令即使本來對時裝興趣近乎零的我,卻也讀得津津有味。

知道Janice即將於今年的書展出書,同時間,又收到她發來的電郵,問我可否為她的新書題名。

我當然不敢怠慢,想了一個晚上。

翌日,回電郵,留拙筆。

Janice為人爽快,很快便回覆,並欣然接納了我建議的名字。

於是,雖然我絕非時尚界中人,卻因此而有機會沾上主人家Janice的光,於昨日出席了她這本堪稱是華文時尚寶典「我的時尚騷靈」的新書發佈會。

這本書,紀載了很多由Janice透過親身對話,並以第一身去記載的時尚故事。

當中包括Christopher Bailey、Dolce & Gabbana、Miuccia Prada、Gianfranco Ferre、John Galliano、Jean Paul Gaultier、Christian Lacroix、Karl Lagerfeld、Alexander McQueen、Tom Ford、Tsumori Chisato & Limi Yamamoto等等,世俗人可能會稱這些是名牌,但Janice筆下的他們,卻都是有血有肉,時尚夢工場中的創造者。

音樂中有所謂的騷靈,我覺得,時尚界中都應該有個騷靈品種。

能夠跨越浮華歲月,打動人的內心深處的,是為騷靈。

任你是那個世代的每位藝術工作者,都需要有此騷靈。Janice的這本新作,我相信也不例外。

evian x Paul Smith Bottle

我擁有過的Paul Smith物品,除了一條領帶,就只有兩件恤衫。當然,那都是Paul Smith的招牌式彩色條紋設計。

第一次對他的設計為之神往,已是十多二十年前的事情,那年到倫敦一遊,去了Paul Smith的專門店,覺得他設計的西裝剪裁瀟灑畢挺,別具現代派紳士風貌,只可惜價錢不菲,當年我初出茅廬,即使見那已是半價產品,我又不是嗜靚衫如命,所以最後還是買不下手。

想不到,昨天與Paul Smith重遇,不再是在時裝店中,而是一支設計得瀟灑如其襯衫的evian玻璃水瓶,透明的樽身上,印上了Paul Smith典型的彩色條紋設計,既隨意又灑脫,充份反影出這位64歲的設計大師永不言老的青春心境。

且聽聽大師親身上陣,告訴我們他的設計意念。

不知是否知道我平日經常在公開場合演講吹水,需要大量補充水份,公關公司居然送了一這瓶evian x Paul Smith的限量版礦泉水給我,作為新年禮物。

事實上,evian每年都會找來不同的設計大師,合作推出限量版的紀念瓶(去年就有Jean-Paul Gaultier)。不經不覺,今年已經踏入第15個年頭。

配合evian去年推出的“Live Young”廣告主題,你會明白,為什麼他們會找來六十多歲人仍鬼鬼馬馬的Paul Smith,作為今回限量版的設計師。

adidas Original的Starwars系列

adidas Original將於2010年1月推出Starwars系列,除了星戰化的經典鞋款外,當然少不了服裝系列,服裝中除了例牌到有點「行」的圖案Tee外,還是以黑武士的那款連帽衛衣較具誠意,之不過,如果真係成套著出街,你都咪話唔Geek。

有興趣知多一點的話,可以到adidas的網上商店睇睇。

我對白兵這款鞋最有興趣,全因印上了白兵圖案的這條鞋舌。

adidas還為這個launch做了一個宣傳網站,用上了Facebook Connect又有段煞有介事的短片,但感覺上頗為混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