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有Google Glass

「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所以,我很討厭Google Glass。 討厭到什麼程度?討厭到我在e-Zone寫了一篇文來力數它如何不是,告訴廣大的讀者,此物害人匪淺。 我更一口咬定,Google Glass的原創意念,是來自鳥山明先生,Sergey Brin的,其實是老翻。 如果你真的擁有一副Google Glass,我祝你好運,行路要小心。 Google Glass不是Google發明的,那是鳥山明先生在八十年代尾九十年代初的構思,原型設計於七龍珠中出現,由撒亞人王子比達所配戴。 由於是「初號機」,印象中,當時那個裝備尚未有聲控功能,要探測對手戰鬥力的話,比達還是要手動按一按,然後資料才會出現在眼罩前的屏幕。 那個年代,除了香港,我肯定美國西岸的矽谷小子們譬如後來創辦了Google的Sergey Brin等,早就中了七龍珠的毒,被鳥山明先生將他偉大的構思,如電影Inception中的橋段般,植入了他們的腦袋裡,待時機成熟,他們就會自動波做事。 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如果有一天Sergey Brin因Google Glass拿諾貝爾獎的話,他將會在台上公開多謝鳥山明先生的悉心栽培。 較早前,Google Glass公開招募首批用家, 但凡你年滿18歲,只要在鬼佬版微博Twitter或Google+上,以#ifihadglass為題,寫一篇50個字的短文,你就有機會,率先以$1,500美元訂購該產品。 這個#ifihadglass活動雖然已經結束,不少網民還在熱烈討論中。 但正所謂「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加上我這份人向來愛唱反調,所以我認為,Google Glass這東西弊多於利,以下是我本應打算以反諫計贏取這活動的八段申請文本,反正我已成功無望(申請人必須是美國公民),姑且就拿出來和大家分享一下。 #ifihadglass 遊行時單眼怒啤阿Sir,被控襲警好平常。 #ifihadglass 戴著上公廁扮型,被維園阿伯一口咬定,我係督伯一名。 #ifihadglass 陪老婆行Victoria Secret扮乖仔,反而被靚女顧客罵我無禮,幹嘛用眼睛幫她度三圍。 #ifihadglass…

復刻「回到未來」夢幻號球鞋

那些年,我們都在旺角波鞋街門口看球鞋,但只看不買。 正所謂「男孩愛球鞋」,畢竟唸書的時代不是每一個人都家境富裕,可以負擔得起為孩子買一雙他們心中夢幻號球鞋。 大品牌當然都深明此理,為了一圓當年小男孩的夢,每隔十多二十年,總有好幾款經典球鞋復刻再現,價價一般由數百至僅僅過千,是負擔得起的小奢華,讓當年望門只可望門輕歎的小男孩,今天終可彌補那個少年時代的小遺憾。 過去這些年來,三葉草adidas就一直令我等當年的窮小子,圓了不知多少個美夢。復刻的經典球鞋,不斷輪迴再世,好像永遠出不完。 另一邊廂,Nike當然也不甘示弱,兼且更懂得借經典搞品牌營銷之道,最近的復刻經典,更絕對是夢幻中的經典,因為,這是一雙從來沒有在現實世界中出現過的球鞋。 1989年推出的電影「回到未來II」,劇中男主角邁克爾.J.福克斯,為了拯救他未來的兒子,乘時光機去到2015年的未來世界。其中經典一幕,就是Michael J. Fox穿上了一雙不用繫鞋帶,只需按一個電子感應鍵,便會自動調節鬆緊的Nike球鞋,這雙球鞋還有閃燈,並用上了像太空衣的物料製作,酷得非比尋常。 想當年,相信不少男孩都在電影院裡看得雙目發光, 並一廂情願地,希冀Nike真的會推出這一雙球鞋。事隔二十二年,這一雙夢幻號球鞋的真身終於出現,但它卻有非常任務在身。 事實上,這位當年在「回到未來」電影系列中硼硼跳跳的傻小子Michael J. Fox,1991年被診斷患上帕金森氏症,由於病情日益嚴重,直至1998年將病情公開後,他開始半退出演藝圈,同時,卻成立了一項資助帕金森氏症治療研究的慈善基金,並且身體力行,到處進行遊說,喚起各界關注。 Nike其實於去年早漏出風聲,已將當年電影內這雙球鞋的設計專利註冊,到了最近,更正式宣佈生產了1,500雙限量版「回到未來II」球鞋,取名為2011 Nike Air Mag,並放了在網站eBay上拍賣發售。所有收入,都會撥入Michael J. Fox的慈善基金,而Google創辦人之一的Sergey Brin,更會按所籌得善款數字,如數捐出同等金額。 據說投標價平均由3,500至10,000美元不等,也有說英國音樂人Tinie Tempah 出價37,500美元入手了一雙。暫時未見有最新善款數字的公佈,但相信Nike此舉已屬雙贏,既可以做慈善,亦有助宣傳品牌。 看過網上有關此球鞋的短片,造型沒錯是完全復刻了電影中的道具的,但電子感應自動索帶的未來科技尚沒有出現,LED閃燈亦只屬聊勝於無的「高科技」裝飾。雖則如此,看見此夢幻號球鞋的誕生,確實已令我輩的大男孩非常興奮,不知山寨版會否在淘寶出現? (原文刊登於Esquire中文網–時尚先生網專欄,本人是上文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