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印公路上的超超超載麵包車

這攝於南印公路上的照片,我不知道有多無敵搞笑,我第一個反應是:唔係丫化咁都得? 事實上,這汽車嚴重超載情景,在印度是隨處可見,而又以這次見到的,最為誇張。 現 場所見,這麵包車內不單已擠滿起碼八九個人,裡面還有一位可能是用軟骨凌空打橫插入的,至於最後的這位仁兄,居然還可以在僅餘只可容納其上半身少部份的空 間中進入,要知道,此情景中的汽車,即使以最低速行駛,也在70km以上,這段公路大大話話要行兩三小時,想像一下,這位仁兄的平衡力和耐力,是多麼的厲害。

巴里島的SPA 及溫泉回憶

今朝晌Messenger遇上剛從泰國旅行回港o既朋友,聽佢講說起她的泰SPA之旅,又順便問問我早排去巴里島果陣有無去SPA咁話。 唉,自問勞碌半生,都好少話識食識嘆,之不過,今次o既巴里島之既然已經有人請,唔應該再刻薄自己,於是便做了我幾十歲人第一次的SPA。 經導遊介紹,去了一個位置相當隱閉的地段,直情有點「尋找隱世SPA術」的感覺。 去到才知道,這條單邊大大話話有二三十間獨立洋房的林蔭小路,原來都是清一色的高級度假屋,即是成間屋包起來住的那種,而那間SPA,就設於其中一所兩層高的度假屋內。 進入去後,都是例牌的選擇和議價,我揀了一個最例牌的4小時套餐,然後又揀了我較喜歡的sandalwood及lavender香薰油,之後那位本來負責接待的便在講「唔該過o黎呢邊」的同時,轉個頭便原來「又是她」負責我的整個SPA療程,真係一腳踢。 先 來全身massage一小時,然後就來一回全身泥漿磨死皮,之後,又有一系列的facial, scrub & body mask,敷mask期間,治療師出了外面打牙較,我就一條死魚咁攤晌處,一面乾o左,反轉,重覆,由於日光白白我o訓唔著,這個部份我覺得勁悶。 之後,就是我覺得有點搵笨的花瓣浴,沖乾淨涼,過隔離房做head massage,做得唔係太耐,然後才知道這環節其實是主力幫我侷油,那個好似我細個果陣見阿媽在上海理髮店所用的巨型頭罩式恤髮器,罩了我成半粒鐘,之後人地幫我梳了一個蛋撻頭,4個鐘頭便玩完。 雖然一o的都唔算貴,只係盛惠$400左近,但下一次,我情願做足四個鐘頭massage,那些姿姿整整的,真係唔係太o岩我呢亭麻甩佬。

夕陽無限好 晚霞色更明

說的好,唱的也好,聽了無數次「夕陽無限好」,還是到了今回,當上星期在巴里島渡假期間,每天黃昏前往海灘看日落,感受才算深刻。 尤其是,當翌日要回港,最後一趟在Kuta海灘看日落,感受更深。 短短半個小時,我看著由蔚藍的天,斜陽西照,瞬間變成一襲夕照金黃,然後又隨意被沾上斑爛多變的色譜,伶仃的光束於晚霞中逐漸消失,這一刻,樂透了。

下午3點飯氣攻心時必聽新碟 — 東京事變「大人」

單看碟名「大人」,便覺得與有著與上回「教育」大碟延續的意味。 幸好,即使換了兩位成員,「東京事變」用音樂向我們證明,他們,還很有「火」。 例牌動作,立即upload上iPod,翌日早上一口氣聽畢全碟,我要強調,是一氣呵成的那隻。 11首歌,刻意在混音上首首緊接,加上氣氛緊湊,即打做了近乎一場mini concert的氣勢。 第一印象,整張的舞台感很強,當中神經兮兮的迷離凄美,加上歌接歌的混音,著實令我有點在看Cirque du Soleil的感覺。 上張碟有搶耳的「遭難」,今次最少還有先作打歌之用的「修羅場」,之前聽過細碟版,今回大碟收錄的版本,cut走了電鼓及一些無甚有謂的電子聲,編曲更簡潔,整隊樂隊的setup反而更具立體感,bass結他和鼓擊「食」得更紮實,樂隊成員musicianship之佳,無話可說。 旋律上,這張「大人」較上回的「教育」來得大路,更接近日式歌謠曲的風格,亦注入了爵士曲風、拉丁、cabaret的風情。 除了椎名林檎的歇斯底里外,你更會覺得「東京事變」整隊樂隊的成員,音樂上的性情都是不謀而合的。你會發覺,音樂編排上,他們很 spontaneous,如果你有夾開band,又真的很多細節可以聽,聽得出,每首歌的很多細節都是Jam出來,而並非由一兩個人編曲編出來的。 這張碟,最適合下午3點飯氣攻心時,拿出來醒醒神!

你用甚麼中文輸入法?

從美國回流香港的同事見我霹靂趴喇在打中文,好奇問我究竟是用甚麼輸入法打中文字,難不難學。我理直氣壯地告訴她:我地廣東人呢o下,用o既當然係廣東話輸入法啦!然後她又問,不是應該學倉頡輸入法,才較正宗嗎?我答,這不過是不同流派而已,揀了一種自己覺得最方便的方法,活學活用便可,目標為本,手段次之。唔通個個人學功夫,都一定要學少林咩,好似李小龍咁學詠春唔得o架? 我在中國大陸的好些朋友,十個有九個都是用拼音輸入的,可見,母語拼音的輸入法,其實是主流。微軟沒有把廣東輸入納入系統預設之內,是商業考慮,因為講廣東話的,遠不及講普通話的多。民國成立之初,本身講廣東話的孫中山先生力排眾議,否決了以粵語為官方語言的動議,箇中原因,與微軟的商業考慮不遑多讓。 說回廣東話輸入法,雖然我本身也學過倉頡,但最後還是覺得廣東話輸入法是最好用的。正所謂我手寫我口,有甚麼比這更方便?更重要的是,我不希望因拆字邏輯的思考過程,而阻亂我行文的思緒。再者,如果你本身打字打得慢,那是甚麼輸入法也幫不到你的,我不會排擠人家用甚麼輸入法,上手得快,達者為先。 到了廣告時間,雖然我沒有錢賺,但我仍然想在這裡向大家推介一套由香港人土法煉鋼而成的廣東話輸入法。 並非甚麼出版商產物,這套輸入法是薛偉傑先生的個人製作,我用了他的廣東話輸入法2000的shareware版本好幾年,最近終於良心發現,買了他的廣東話輸入法2002。我只用了平時一餐午飯左近的五十大元,便做了一件很值得我開心的事,就是支持了這位默默耕耘,為推動廣東話輸入法而努力的香港人。 朋友借過我其他版本老翻的廣東話輸入法,還是到最後,當我用上薛偉傑先生的廣東話輸入法2000時,我才覺得是打得得心應手的。如果你還是中文輸入法的初哥,不用多心了,與其買張更不方便使用又要百幾蚊的手寫板,不如俾$50蚊試試這套廣東話輸入法吧! (引用網站:http://www.cantonime.com)

洋蔥頭等如廣告界的關二哥?

  如果警察局要擺關公,對於我輩做文案出身的廣告人來說,在我們的辦公室內,應該放一個洋蔥頭公仔。 任誰都知道,洋蔥頭其實就是已故偉大廣告人作家填詞家漫畫家林振強先生的化身。 如果林子祥在形象上以有型加虛榮啟發了萬千我等無知少年入行做廣告,林振強先生卻在內涵上以鬼馬感性有味神經刀的橫溢才華,更啟發了不知多少熱愛創意與文字工作的熱血老中青年,繼續捱更抵夜,為理想而奮鬥。 喜歡洋蔥頭,因為欣賞他從作品中流露出的「真」。 當我們愈是成長,這種「真」,在我們的周遭,便愈變得更彌足珍貴。如果你有幸遇上像洋蔥頭這類性格的朋友,你一定要珍而重之,如果他/她做埋你的情人,你一世注定開心無憂。 欣賞洋蔥頭的作品,多不勝數。如果只可擇其一,我會選「當天那真我」的歌詞。這首歌,聽親都想喊,喊完又會舒服晒。 洋蔥頭,想話你知,其實你一直沒有離開過我們,因為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千千萬萬的洋蔥頭,繼續和你一樣:「傻更更、戇居居。」 洋蔥頭同志們,請繼續努力。 「當天那真我」 記起那天 尚很矮小那一天 我家中的那隻鳥兒無聲的死去 我叫嚷著 哭得心都碎 望著籠兒 頭兒垂不捨去 我記起在青春中那一天 有個不知天高的少年隨風衝去 要去獨力改變一切 並罵成年人無聊 諸多不對 星 曾在晚空望我 問 問我淌淚為何 我 我說我甚難過 凡事渴望永久的 卻總要飄過 仿似歌 歲月令許多不滿擱置在旁邊 有太多妥協教夢兒無聲的粉碎 不很清楚當天那真我 在何年和何時偷偷死去 我記起在秋之中有一天 你似風中一片葉兒 曾經飄過…

沒有甘草綠葉,那來大紅大紫?

網上有不少有心人,最近,便收到朋友Send來的幾條Links,題為「無記亞記二打六介紹」,居然,有人有心將這批幕前的無名英雄,上傳於網上逐一介紹。 既然有機會做幕前,那有人不想一嘗做大名星、當一當男女主角的滋味? 我經常想,這類做了這麼多年的甘草演員,他們的心態究竟是怎麼樣,對於他們來說,演員會不會只是一份普通的職業? 正如星爺於「喜劇之王」中話齋:臨時演員都是演員,就算係扮路人甲乙丙丁,都一樣係有生命,有靈魂的。 我覺得,電影界成日話要用創意救市,與其同班大排亞哥亞姐傾,不如一次過請齊這排演技派的甘草演員,開番一部以劇本內容為先的好戲,再搵杜琪峰做導演,一定有諗頭。 無記亞記二打六介紹: http://princessdiane.com/oldies/tv-oldfriends-male90s.html http://princessdiane.com/oldies/tv-oldfriends-male80s.html http://princessdiane.com/oldies/tv-oldfriends-male70s.html http://princessdiane.com/oldies/tv-oldfriends-male60s.html http://princessdiane.com/oldies/tv-oldfriends-female90s.html http://princessdiane.com/oldies/tv-oldfriends-female80s.html http://princessdiane.com/oldies/tv-oldfriends-female70s.html

畢業了

「爸爸媽媽,你們好嗎?」 上個星期四,我終於行完畢業禮,帶上有掛著黃繩的四方帽,正式成為一個碩士畢業生了。 我想,你們從沒有想過,當天那個天天只顧著玩耍,差點連大學也考不上的我,某一天,赫然發奮起來,三十多四十歲人,竟會再次重返校園,認真地念起書來。 的而且確,今天,我真的感到有點自豪,原因並非自己拿了一個甚麼學位,而是,在過去的兩年來,當經歷著每天平均十多個鐘的工作煎熬、面對了你們先後的離世、還有她的捨我而去,在不知多少次想過放棄的情況下,到最後,我還是如期於兩年內,把整個學位課程完成了。 行畢業禮的那天,看見同學們的父母,欣喜地拉著他們拍照留念,驀地裡,我仰天看,並拍下了這張照片,我看到一絲和絢的陽光,一瞬間,我看到你們欣慰的笑意。 也許,你的這個兒子尚未有出人頭地,可是,我卻可以肯定,他,還是可足以令你們感到自豪的。我雖然永遠也不會是家中那個最乖巧的孩子,我卻總會是那個每當看到老人家上車時,會第一時間把座位讓給他們的普通路人。 「爸爸媽媽,你們看到嗎?」

大鄉里出反斗城

前個禮拜去NewYork開工,順道去了Times Square 附近的玩具反斗城,嘩,其實裡面賣貨唔算勁多,之不過樓面勁大,4層高,裡面直情可以放得落一個迷你摩天輪。 入到去真係乜都想買,唔通樓面大就真係會刺激購物慾? 最頂癮的是那隻號稱本店獨家發售的Elmo,除識講你之外,你更可以program一個人名,以後Elmo就會開口埋口叫住呢個名,送俾人,包你到佢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