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2

2013-1207-1207-TEDxJoey_0548

小時候,住在油塘灣的徙置區,除了外婆、媽媽和一個阿姨,我的家裡,還有五個姐姐,作為家中的老么,我的成長歷程,你可以想像,當然都是女權主導。

(差點忘記了,就連伴我成長的小唐狗,都是一頭狗乸。)

所以,自小我早已練成金剛不壞之身,面對家裡姐姐們的七嘴八舌,我懂得選擇性聆聽,更重要的是,習慣久了,除了爸爸以外,平時,我當然是家裡說話最少的成員了。

我從来都不喜歡主動爭取發言,因為,心裡總覺得:「就先聽聽她們怎麼說吧」。

直至到,在爸爸的喪禮前。

「今次就由你來負責致悼念辭吧」,家中的大家姐,將這重任交了給我。

「今次又是你來負責致悼念辭吧」,幾個月後,媽媽的喪禮前,大家姐再次將這重任交了給我。

如果你是近年因工作認識我的話,你可能會很難想象,本來,我其實是一個說話不多的宅男。

可是,搵食艱難,我所幹的又是少說話多做事的話,人家會當你隱形的廣告業,到頭來,很多事情都是為勢所迫。

為要好好磨練,於是,近十年,我除了回到大學教書,我也開始馬不停蹄,四出演講,甚至,當大會司儀。

有些初相識的同事或朋友,見我站在台上口若懸河,總以為我很「吹得」。

但大家有所不知,每一次,其實我都很緊張,更重要的是,在提案會議上,被客戶即場秒殺了建議我又能立即提出個人見解然後立即翻案的能力,其實大部份與口才無關,都是事前做好的功課。

事實上,平時,我是很怕那些口才太好,講話處處佔上風的人的。

我也經常提醒自己,向客戶提建議,千萬不要「吹完先算」,要實話實說,做不來的,不要硬撐。

就連我的下屬也和我說過,她有點詫異,面對客戶,為何我會如此老實,直接告訴他們某些東西我們做不來。

“Well done is better than well said”。

最近,經常在網絡上見到Benjamin Franklin這名句。

有幸去年參加了TEDxKowloon的年會,成為台上演講的其中一位嘉賓。

當日,我嘗試用「當街坊遇上社交媒體」這題目,和大家分享一下Social Media中的社區,其實是怎樣煉成的。

事後有朋友說我講得不錯,但有苦自己知,當日,雖然我已經準備妥當,講稿也老早寫好唸熟,但站了在陌生的台上,加上幻燈片的播放有點混亂,我覺得自己的表現,有點失準。除了超時外,總結前亦有點混亂。

「你剛才好像好緊張哦」,聽了太多客氣的說話,但知我者莫若我老婆,甫一下台,只有她這樣和我說。

表現失準的另一個原因,是我面對當日部份的演講嘉賓,他/她們未必位位比我口齒更伶俐,但他們演說的內容,絕大部分,都是和他們直接所做過的工作成果有關。

而我所講的,只是一個小概念,其實未有足夠的實踐。

可能,我講了一個還算動聽的故事,但有關的概念,除了個人平日盡力而為之外,距離付諸實行,或甚至成為一個影響到更多人的運動,仍然有很大的距離。

聽到部份講者訴說他們已作出的行動,或者是創造出的成果,我甚至有點慚愧。

“Well done is better than well said”。

這句說話,我會繼續用來提醒自己。

除了想分享我當日在TEDxKowloon分享的視頻,我也順便將我當日事先準備好的講稿,分享一下給大家。

準備講稿,不代表是我會站在台上照稿讀,而是我通常會在製作PowerPoint前,先整理一下自己所要演說的主題。

所以,你會發覺,我以下這段文字和我的演講內容,有不少出入。但大致上,主題都是一致的。

希望今後大家不再會以為,我是真的站在台上就可以口若懸河的,事實上,每一次在事前,我所作出的準備工夫,是相當認真的。

【當街坊遇上社交媒體】

今天,我想和大家講一個有關蘇婆婆的故事。

這一張照片,是蘇婆婆人生中最後一次出門,在昂平360觀光時,我在她背後拍下的。

蘇婆婆來自馬來西亞,七十年代,曾經來過香港一次,維港的景色,一直令她印象很深刻,她一直都和家人說,有生之年,一定要再多來香港一趟。

這一年,她再次踏足香港,維港夜景依然漂亮,只是,感覺上,天星小輪過海那一段旅程,一眨眼就坐完。

你以為人生去到晚年就可以放慢腳步,但原來,人生本來就是來去匆匆,這一趟香港之旅亦然。

來了香港一個星期,匆匆忙忙,蘇婆婆吃了很多、也看了很多,回到馬來西亞,幾個月之後,她就腦中風,走得好快,好突然,享年八十歲。

蘇婆婆有五個子女,屬於三代同堂的大家庭。送她最後一程的,除了滿堂的兒孫、親朋戚友,居然,還有她一班的「街坊」。

「街坊」這個名詞,對於我們這一代的香港人來說,極其陌生,每朝早,大家平時有和住在隔壁的陳生講早晨嗎?在街口賣菠蘿包給你的那一位珍姐,個女原來今年入大學,你又知道嗎?

在蘇婆婆喪禮上出現的「街坊」,除了左鄰和右里之外,還有一班婆婆從前經常幫襯的街市檔主。

當中,有劏雞無數的雞佬強、賣菜的高佬泉同埋泉嫂、一定不可以少了他的,當然仲有大粒墨,哦,看清楚,怪不得幾十年都沒老過,原來這個其實是大粒墨的大兒子,近年都是他負責看檔的。

還有很多很多骨格精奇的「街坊」,全部都來送婆婆最後一程。聽說,當日哭得最大聲的,是叉燒丙。

蘇婆婆其實是我太太的外婆,根據我太太的描述,婆婆生前和藹可親,待人接物,彬彬有禮,平時去街市買餸,一定不會討價還價,找多了兩毫子都會還回給人家,所以,這一班「街坊」都會對婆婆份外好,除了過年一定會留兩只靚雞給她之外,後來婆婆行動不便,他們就分文不取,送貨上門。

可能因為「街坊」這個概念,距離我們愈來愈遙遠,所以,第一次聽到蘇婆婆這個故事的時候,我是覺得非常像是在看翡翠台當年的民間傳奇的。

這個年頭,我們經常會聽到大家在討論社區這觀念的重要性,社區代表著一種認同、關懷、存在,因為,隨著都市化愈來愈嚴重,那些所謂的地產版權的肆虐,一步一步將我地上幾代人所建立的社區,逐漸消失於無形。

但其實,我們都要負上部分責任的,因為,我們所謂的社區,是由「街坊」組成的。

你問一下自己,作為一個「街坊」,你有幾關懷你那一個社區?不要說早上見到人家要打個招呼這小事,平時,我們又有多關懷,甚至乎支持我們的社區?

來到互聯網年代,社區這名詞,其實又被賦予了一個新的定義。

在網絡世界,或者是大家經常講的社交媒體的世界,其實亦存在了無數的社區。

社區是什麽?我認為它代表著認同、關懷、默契。

並非一定要去做義工才可以算是關懷社區的,Social Media造就了社區以另一個形式的重生,而這一種社區更加是跨地域的。

從前,像我這類宅男,由於我們的你的一些喜好、信念,是屬於非主流,可能好寂寞。

如今,只要透過facebook又或者其他社交平台,你就可以自行建設,或者參與不同的社區。

但重點是,任何一個可以持續的社區,都離不開「街坊」的存在,而這些「街坊」,都一定要具備了「認同、關懷、慷慨」三個元素。

雖然,這個年頭,那些在社交平台出現的社區,大部分情況下,都是已經變質的。除了純粹為了做生意搞政治而跳出來扮街坊的社區外,更有不少的存在,是為了破壞、挑釁和造謠。

說回我自己,我每日的工作,都是和社交媒體有關,十個廣告客戶中,有九個都會懂得和我說:「我們要好好地在facebook建立community,所謂的社區。」

我的工作,大概就是作為一個街坊委員會會長的身份一樣,平日要同班街坊打吓招呼,間中又要調停下糾紛。

但是最諷刺的就是,我們平時是和社區內的朋友近乎零交流的,他們最關心的,是究竟我那個post有多少人share多少人like,社區的粉絲有沒有增長。

這個還稱得上是社區嗎?假如有一天,大吉利是,不幸地某一天,經營這個所謂社區的品牌關門大吉,大家會不會像蘇婆婆的那一班「街坊」一樣,送她最後一程?

「街坊」這個概念,除了我們可以歸咎於地產霸權之外,其實我們也有責任。

平時去麥記,食飽飽你是否就是起身走人?我見過不少一家人吃麥旋風的,吃完之後那張枱就真的像打完風一樣地混亂,可憐下一手想坐那張枱的,或者是負責幫你執手尾的。

平時搭的士,找個齊頭數,或者畀少少貼士,你願意嗎?

情願不去日日賞日日賺,你會不會願意買貴少許,也會幫襯街坊小店?

所謂的「街坊」概念,狹義的層面上,不是單單在乎對我們平日每天都會碰到的朋友設想,而是,即使是擦身而過的,或甚至是沒機會遇上的,我們也應該撫心自問,我們平日,有沒有盡一個街坊的責任,多為整個社區設想?

希望我們在座的每一位街坊,面對社區,都能夠緊緊記住「認同、關懷、慷慨」這三件事,其實香港政府不用搞什麼社區標語創作比賽,地產霸權亦雖然是一場我們沒可能打得贏的一場硬仗,但我相信,只要有街坊就有社區。

你,願意成為大家的街坊嘛?我是各位的街坊,我是路迪涼。

Apr 06

DSC08145

我雖不愛夜蒲,蘭桂坊也不是我杯茶,但我卻是大愛中環。

中環,對我來說,總是有一份繁華與優雅間的獨特魅力,那份情懷,總令我想起「金枝玉葉」第一集內所呈現出的中環氣氛,總是看不厭。

如果你翻查我的Foursquare打卡記錄,相信我十居其九,都在中環,愛得義無反悔。

DSC08025

中環的核心地段,有四幢華廈,分別是置地廣場中庭、置地歷山、置地遮打、置地太子。

表面上,四幢具標誌性的中環建築物,好像是各據一方,但置身其中,你會發覺四者原來是緊緊相連,華麗風姿,一脈相承。

因為工作關係,這個週末下午有幸參加了置地廣場的美食博客活動,穿梭這四幢華廈內的四家高級餐廳,品嚐了四款以「四幢華廈」作靈感的創意美食及特色雞尾酒,大快朵頤之餘,更有機會親身參與其中,落手製作。

DSC07972 DSC07995 DSC08008

第一站,位於置地廣場中庭的Urban Bakery Works,期間限定的作品,是為4 Buildings 1 Bite Croissandwich牛角三文治,每天限量出爐,必先預留。

四款材料,先以該店招牌的牛角酥為主體,餡料分別有他他醬龍蝦作主打,另配魚子醬、半熟溫泉蛋。

他他醬龍蝦的爽脆口感,被溫泉蛋融化於口腔中,及後魚子醬的濃郁鹹香突襲而來,鮮味一發不可收拾。

實在太好吃,旁邊的朋友忙著在談天說地,我卻在默默地享受,可惜真的是限量製作,真的想再來安哥。

DSC08049 DSC08042 DSC08043 DSC08081

第二站,來到位於置地遮打,我平日很少在白天裏出現的ARMANI/AQUA,我們被安排在貴賓廳,主廚特別炮製了這款LANDMARK CHATER Hawaiian Forest創意沙律。

材料分別有以西瓜做成的啫喱、番茄醬、烤金槍魚、白魚子醬、夏威夷調味醬汁。 主廚親身示範後,大家都躍躍欲試,自行落手炮製屬於個人的這款創意沙律。

席間,大家都對這款本來純作點綴的白魚子醬份外感興趣,向主廚打聽,才知道這是極具法國特色的食材,所謂的白魚子醬,其實是蝸牛卵,鹹得有道理。

DSC08146 DSC08121 DSC08130

緊接第三站,我們回到置地廣場中庭,來到享負盛名的米芝蓮星級店L’Atelier de Joel Robuchon,今次,我們學習如何調製一款集東西方特色的創作雞尾酒。

取名LANDMARK ATRIUM Cocktail,包括了中國桂花黃酒、古巴冧酒、美國紅蘋果汁、再加些食用金箔作點綴,就完成了這款極顏色既華麗優雅,又可讓你味蕾間感受到一陣陣跳躍衝擊的雞尾酒。

只一瞬間,腦袋在轉動了。

DSC08151 DSC08193

第四站,亦是最後一站,我們來到位於置地太子,位處偏幽的英式食店Alfie’s,調酒師特別設計了一款名為LANDMARK PRINCE’S的雞尾酒。

基本材料,分別為帶雜莓香味的V.S.O.P.、干邑橙酒、肉桂等,用雞尾酒調杯調較好後,將晶瑩剔透的美酒,注入香檳杯內。

最後才混入香檳於其中,再以草莓作點綴,望著望著,杯內緩緩升起的氣泡,呷一口,口腔內立即散發出一種蹦蹦跳的感覺。

頃刻間,雖然明明是星期六的下午,我們卻有點像在週五提早Happy Hour的氣氛。

中環週末的下午,氣氛就是如此迷人。

DSC07967

Tagged with:
Apr 05

Screen Shot 2014-04-05 at 10.52.52 am

托賴,也需要經常感恩,近十年來,我的職場仕途,尚算順利。

難怪,與好些朋友,尤其是年輕同事談起,他們總以為,我是那類對事業每一步,都懂得悉心安排的人。

實話實說,我這份人,凡事都是隨遇而安,盡力而為,偶爾即使會「身痕地」冒一些小小的險,做一些份外的事情,但都是憑感覺為興趣的居多,下下計算回報的為少。更何況,我也有跌低過的日子,只是大家沒留意。

但世事往往就是如此,凡事毋須刻意追求,順流來了,順著走,逆流來了,慢慢走,又或者,停下腳步,看看四周風光吧。

昨天無心所插的柳,到頭來,某一天,卻在不知不覺間,發現原來已綠葉成蔭。

朋友見我經常出席活動演講,以為都是揀過算過,間中更會向我抱怨,認為我一定有「大細超」。其實,一般我只是看能否配合時間和地點,機構或報酬我一般也不會太多考慮。

舉個例,很多年前,在大學當老師的同事姐姐叫我去她的學校幫忙,為該校第一屆的副學士準畢業生,主講一場廣告業就業輔導和分享,當時完全沒有考慮過能獲得什麼回報,印象中,活動後,我好像獲贈了一支原子筆作紀念品,我心想,總比又是水晶膠獎座好得多了。

事後,我也不知道當日原來也在場的學院課程總監,問我有否興趣做客席講師,連正式的面試與複雜的評核都不用,我就已經順利成為了該校的老師,原來,那次的分享,某程度,就是我的面試。就是如此,我一教七年,由副學士課程教到碩士課程。雖然,兼職教師的薪酬不多,學校亦從來沒加過人工(雖然我亦不介意他們會隨量加多少),可是,可給我帶來的滿足感,非金錢可衡量。

另一次,也是被邀出席的分享講座,對象是保險從業員,主題是個人品牌管理,我除了事前要求大會不要送我一座水晶膠作紀念品外,當然亦是不計酬勞的。

事後,聽說大家對我好評如潮,我居然獲得了其中某大型保險集團的邀請,再次分享同一題目,這一次,我在演講前一兩天,才意外地獲悉,這場只有三十分鐘的演講,我居然可獲得五位數字的酬勞,試問我何德何能?

繼續說下去,恐怕我會有點像當年上電視新聞的會考九優狀元一樣地討厭,明明是一條呆呆的死書蟲,卻硬要告訴大家,他/她是如何地不著緊讀書考試,平時都是踢下波唱下歌,輕輕鬆鬆,就拿了九科A回來。

但世事真的就是如此,即管盡力而為,回報或多或少,實在難以斤斤計較。

還有,一定要做了就算,不用回頭分析太多,只管繼續往前看,你走的路,自自然然,會更闊、更遠。

年紀愈長,這體會,也愈來愈深刻。

Screen Shot 2014-04-05 at 10.47.21 am

本來老早起了以上的稿,打算趁周末整理一下才分享,可是,今天看到這來自泰國的廣告,再讀一遍上述自己的所謂人生分享,卻馬上令我有點自慚形穢。

廣告故事中的主人翁,是一個平平凡凡的大好人。

每一天,他總會默默無私地,幫過路上的陌生人一把,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有雞髀出雞髀(不是說笑,劇情需要,真的有出雞髀)。

的而且確,出點綿力,微不足道,試問又何足掛齒?做了就算,每天如是。

於是,旁白那位也看不過眼,如是說….

What does he get in return for doing this everyday?

He gets nothing. He won’t be richer. Won’t appear on TV. Still anonymous. And not a bit more famous.

Screen Shot 2014-04-05 at 10.47.56 am

可是,究竟是什麼動力,能驅使他會繼續無私奉獻,只付出,卻不問回報?

相信他自己也沒有答案,他,亦好像沒想得太多。

到某一天,一個接一個的小奇蹟出現,終於讓他領略到,他先前所播下的種籽,在不知不覺間,已逐一開花結果。

快樂的真諦,這個ROI,居然是可以大得如此美麗。

可是,這快樂人生的ROI,卻是一條我們窮一輩子也沒法子算出來的方程式。

想當初,你的付出(投資),目標回報是什麼?這條數,怎樣計?

我們都是凡人,付出過,當然都希望有回報,能夠給更多人知道,備受認同或表揚,當然更好。

但大有可能,那些愈願意不計較地先付出的人,他們所獲得的,其實,不用等,回報馬上已經放在眼前。

那種回報,林夕透過王菲聲演過,叫「你快樂,所以我快樂」。

我們都不用當偉人,當一個快樂老實人,ROI已肯定超高,你和我,都做得到。

Screen Shot 2014-04-05 at 10.49.16 am

What he does receive are emotions. He witnesses happiness.

Reaches a deeper understanding. Feels the love. Receives what money can’t buy.

A world made more beautiful.

And in your life, what is it that you desire most?

Thai Life Insurance. Believe in good.

Tagged with:
Mar 08

100most birthday

在人生的每一個階段,你都會遇上一些影響過你的不同的人、不同的事,還有,不同的雜誌。

每一個星期,或者是每一個月,你都可能會望穿秋水,到報攤期待著它的出現。

遇上外遊的日子,你更可能會託朋友去幫你買定,好讓你不用脫期。

每一本雜誌,都可能是它出現的那一個年代的象徵,反映著那個時代的人與事。而更重要,是它們會成為了當代無數人的精神食糧。

回想我的少年時代,《結他雜誌》、《音樂一周》、《年青人周報》、《TOP音樂誌》、《MUSIC BUS》、《號外》等等,每一期,都讓我讀得廢寢忘餐。

100 most 001

2013年,有一班不知天高地厚的八、九十後年輕人,打著「看得完,剛剛好」的口號,推出了一本叫《100毛》的雜誌。

讀了第一期,承接著前作《黑紙》的幽默中帶點兒見地的風格,覺得他們是一點想法的,可是,我的首個讀後感,還是認為它有點不倫不類,定位未夠清晰,好像要一次過討好很多方面的人,可能因為這樣,內容去得未夠盡。

及後,多看幾期,發覺他們不斷調節,用我們做數位媒體常用的術語,是為優化Optimisation。他們很快地掌握了八、九十後讀者每個星期的熱門話題的脈搏神經,這些熱門話題,當然就大多在社交網絡上展開討論,而在香港,主場是為Facebook臉書。

100 most bob

創造話題性的內容,或者在熱門話題上二次創作的新內容,改圖好、《黑紙》式的金句好、似是而非的infograph也好,正好就是《100毛》的強項,而這類模式的內容,亦非常切合在社交網絡中成長的新生代。

而這班年輕人的編輯部,也很懂得運用Facebook的社群去擴闊讀者群,除了將每一期的封面及撮要精彩內容先放上Facebook,引發社交網絡的分享。平日,他們亦很懂得運用社交網絡,以可能極為無聊但卻往往引來會心微笑或爆笑的朋友式口吻,與他們的粉絲對話,累積更多粉絲的「讚」。

100 most infograph

要留意,大部份傳統媒體的Facebook Page,目的都是把人流帶往媒體網站,但100毛賣的是實體書,在Facebook Page聚集粉絲,製造話題,目的還是希望讀者能夠在下次路過報攤時放下十元,然後帶走一本《100毛》,難度高很多。

有人形容《100毛》是《9GAG》的實體雜誌版,這點我完全不同意,前者雖然含有不少二次創作,但大部份內容依然是原創,反之後者雖然不乏精彩內容,但卻大多是抄襲或甚至是直接盜取,連credit也沒有給回人家的(我在另一家廣告公司工作時,我家的團隊曾經做過的一系列某大型連鎖快餐店的網絡廣告,就被他們直接偷用了,截了圖,卻剛好讓logo看不到,事後,當然亦沒有給回credit)。

漸漸地,每一期的《100毛》,幾乎成為了每一個星期Facebook上的熱門話題回顧。當然,《100毛》依然是會以其一貫嬉笑怒罵的幽默口吻,演繹他們對這些話題的看法,有角度,間中亦有點兒深度。有點像我們的朋友圈中,總有一兩名平日表面上嘻嘻哈哈,談起正經事時卻又可以充滿大智大慧的朋友。

我不知道《100毛》的創辦人會否帶多少社會抱負,如果你問我,我衷心希望除了掌握著潮流脈搏外,更會像「黑紙」一樣,能夠成為年輕一代人的發聲渠道,又或者,記載更多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歷史性聲音,娛樂與反思並重。

雖然,大部份內容都是以廣東話口語撰寫,但其實,《100毛》的編輯和作者的文字功力不俗,或多或少,可能會與其創辦人中的填詞人背景有關,如果以廣告文案的水平而言,有些更是過之而無不及。看看它們極為「屈機」的廣告贊助文,便是寫得充滿趣味,甚爲可讀。

剛過去的星期四,正好是《100毛》的一周年,我亦十分榮幸,作為一名六十後的作者,四個月前開始,可以成為100毛這一班八、九十後年輕人中的其中一條毛(每一期的100毛,每一文章欄目都被稱為其中一條毛,而所謂「毛」者,Most也)。

花無百日紅,我不知道《100毛》究竟可以做多少年,但可以肯定的是,2013年,香港最值得留意的雜誌,除了重新上路的《號外》,《100毛》一定佔著一個相當重要的位置。

(圖片來源:《100毛》Facebook 粉絲頁)

Tagged with:
Mar 01

digital detox

最近,有位朋友和我說:「今個禮拜開始,我打算要連續detox三個週末。」

我好心地回應說:「好事嚟嘅,見你面如死灰又帶點水腫,其實都係時候。」

朋友目露凶光地說:「我呸,沒想到你這麼沒常識,我那來需要排毒美顏佬?此detox不同彼detox,我這療程叫digital detox。」

真的是一百歲唔死都算新聞,原來,除了求其在產品名稱前加上organic這個字就可以賣貴大大話話三十巴仙外,現在digital也成了新貴。這一個,相信你懂的。

的而且確,digital detox是近年歐美各地崇尚靈性生活天人合一之樂活一族的至「潮」活動。最近,我見連矽谷宅誌WIRED也有專文報導,苦口婆心嚷著叫大家要及時進行數碼排毒,洗滌心靈,我終於開始覺得,事態嚴重。

平日,我們「毒」前「毒」後地取笑那些對數碼產品及社交網絡科技瞭如指掌的朋友,同時間,當我們遇上數碼生活上的疑難雜症時,這些「毒」友頃刻又會化身成超級英雄,拯救閣下脫離於危難。如今,大家的數碼生活已經如魚得水了,我們卻反轉豬肚就是「毒」,呼天搶地去鼓吹數碼排毒。

即使是digital detox這個名字,已經被美國一個專門舉辦「數碼排毒營」的公司註冊。參加一個週末療程,平均索價大概是一部32G iPhone5S的價錢,由此可見,這已經發展成一宗大生意。

所謂的「數碼排毒營」,不外乎在營內禁止任何使用數碼電子產品--包括智能電話電腦數碼相機等,進食的每一餐當然又是organic麥皮生果等一類的健康食品。此外,每天重點,就是要強制性地參加多個瑜伽、冥想、團隊交流、人生教練講座,諸如此類等活動。

但正所謂有圖有真相,上他們的網站,你還是會見到不少有關這個「數碼排毒營」的團友照片,當然,去完參加「數碼排毒營」,在臉書上「堅公佈」一下是常識。

較早前,星巴克在內地也發起了一趟「抬頭行動」,鼓勵大家用一杯咖啡的時間,暫且放下手機,不要做個低頭族,十分有意義。我見內地網民也相當踴躍參與,紛紛在微博上發了多張V字手勢照片以表支持,是的,低頭不低頭也好,重點是,大家還是要先做低頭族用智能手機透過社交網絡上向大家「堅公佈」。

你需要數碼排毒嗎?其實我也間中會自行修煉,譬如,久不久我會跌了部iPhone而暫時被逼用回我那部NOKIA 3210啦、上錯一個連屋企都收不到3G4G的電話台啦、電腦只用IE6同BING弄至無心上網啦、齋睇e-Zone卻謝絕灣電旺電等數碼勝地進行柏拉圖式的靈欲分流啦。

還有,我最近開始學人養白鴿,希望有朝一日不用發電郵,改用飛鴿傳書,雖然,我還是找不到如何可同時Cc多人之方法。

像我這樣,久而久之,習慣了後,你就會懂得自然排毒,毋須假手於人。到時,大概又可省回一筆,多買一部iPad mini「毒」一下了。

(原文刊登於e-Zone,我是本文作者,本網誌版略有修改)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Tagged with:
Feb 23

1491327_730479070296748_2023654469_o

除了校際朗誦比賽外,香港的教育基礎中,從來都缺乏提案演說等的技巧培訓,更遑論實習的機會了。

剛剛過去的星期五,我參加了由JCDecaux主辦的Best of the Best Awards「最佳港鐵廣告大獎」年度參賽作品的評審。

每個被挑選出的入圍單位,都要準備五分鐘的演說,以案例形式,說服評審他們的作品是Best of the Best。

有些講者說得繪影繪聲,也有不少是交足戲份的,但十隻手指有長短,其中,也有不少是明顯地欠缺準備,甚者,可能是太緊張吧,有些朋友,連一些基本禮貌也是欠奉的。

就部份表現略遜的講者看來,大有很可能,這些作品都不是他們直接參與創作的,譬如,那是客戶的外國總公司來料加工,又或者,他們只是媒介部的同事,負責媒體採購的,他們只是被老闆迫他們來參賽。

五分鐘捱過了,多謝都不想說一句,快速閃步離場,這是可以理解的。

我不想恃老賣老,但不得不說的是,就我所見,在一般現存的廣告公司架構內,客戶下下都要「打大佬」,年輕一輩有機會擔當提案的機會,比起我廿年前入行時,機會愈來愈買少見少。

所以,各位年輕的同業,其實可以當這是一個難得的練習機會,千萬不要覺得那是折磨。

雖然只有五分鐘,但其實難度是十分高的,所以,不要掉以輕心。

我幻想我是當日其中一位提案的朋友,以下這是我會準備和做的事,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下。

進場時,先向評審點一點頭,有點目光接觸,才開開始演說陳述。

內容結構,不要弄得太複雜,點到即止,如果只有五分鐘,以下會是我使用的結構。

Why?
先點題,告訴大家今天為什麼要來聽你的提案。

Who?
你是誰?你代表的客戶是誰?賣的是什麼產品?針對的目標群又是誰?

What?
你要與消費者陳述的主題及內容是什麼?想達到什麼目的?

How?
你採用了什麼手段、策略和創意向上述作出?

Result?
可以的話,簡述一下成果,順便作總結。

提案結束,離開前,說聲謝謝或向評審點頭微笑,不要因為時間到了,就倉促離開。

此外,也想討論一下製作PowerPoint的基本功。

每張PowerPoint Slide,堅持字體起碼在32 point以上,逼使你在標題上去蕪存菁。

多用圖片或動畫短片說故事。

字款,只用一款。

內文顏色,避免多姿多采,重點是要consistent。

PowerPoint Slide數目,貴精不貴多,反正你也打算skip或覺得不重要的,就不要放進去,五分鐘,頂多12張就夠。

實不相瞞,我本人是十分害羞的,上台演講,提案技巧,也是逼出來。

大部份的時候,我還是對自己的提案表現不甚滿意,之不過,練習愈多,就真的愈流暢了。

希望大家也多點一起來練習,多多揣摩吧。

較早前,我弄了以下這個PowerPoint,歸納了少許提案經驗,有興趣的話,大家也可以作為參考。

Tagged with:
Feb 15

Let The Run Tell You Why

先旨聲明,明天的渣馬,我不會跑。

原因大概就是像是情人節那一天我偏偏不喜歡送花一樣(其實是怕貴),或者,我只是想找個借口而已唔,又或者,參與人浪式的比賽,總有些人喜歡,又有些人會不喜歡就是了。

但跑與不跑,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原因吧。

不如就Let The Run Tell You Why,自己去過跑一趟步,多少就有點兒體會。而對於喜歡跑步的朋友來說,或多或少,跑步就像是聽歌一樣,可以很個人,也可以很合群,每個人的原因都很不一樣。重點是,你能不能夠持之以恆。

這裡有一些跑者,各自分享了屬於他們的故事,作為跑者的你,又有什麼故事呢?

有些時候,其實我也搞不清我是為了跑步而聽歌,還是為聽歌而跑步的。

今年的渣打馬拉松,無論你是跑還是不跑,所為的又是什麼原因,我也想和你分享一下,我剛好在Spotify上精心挑選好的跑步歌曲Playlist,看看這裡有沒有你的心水歌?

直至到你離開這個世界的那一天,人生就是一場沒完沒了的馬拉松,所以,不要停下來。

這個Let The Run Tell You Why的Spotify Playlist,我會定期為大家更新,敬請繼續關注。

Tagged with:
Jan 01

DSC06587

八年前,太太剛從馬來西亞來到香港定居時,常告訴我她那麼地懷念大馬家鄉的大排檔食肆,問我香港那裡有類似的地方。

大部份港式大排檔,其實都已經搬了上政府室內街市頂層的熟食中心,當然也有些水準不俗的,但始終,坐在露天的路旁,看著附近的大廚在拿著大鑊炒菜,風味當然截然不同。

DSC06592

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我開始經常和太太幫襯這家位於中環行人電梯起點橋底的大排檔陳泗記。

那個時候,太太剛剛來香港,人生路不熟,廣東話還講得不太好,每次惠顧,卻總得到四哥四嫂的熱情款待,間中,更會拿出只招待熟客的私伙菜式。

香港租金昂貴,每次到外面吃飯,那管你是高級食肆還是平民食店,總是要吃得匆匆忙忙,氣氛很緊張,吃罷,更隨時會被人趕走。

也是因為這樣吧,我們夫婦二人,高級餐廳不常去,卻反而特別喜歡來陳泗記這邊撐枱腳。

DSC06673

之後,我也不知道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傳統,四哥四嫂的結婚週年大型飯局,以及每年的除夕倒數,除了他倆的親朋戚友,陳泗記大排檔的熟客,居然也會在被邀之列,我們兩公婆也榜上有名。

昨晚,除夕夜,我們在中環路旁燒烤,火光熊熊,遙望對面馬路正在忙碌地維持著秩序的警察先生們,感覺真的有點超現實。

整個晚上,間中也有遊客路過,問:「我們也想坐下來吃燒烤哦,要多少錢?」

似半醒加半醉的四哥,通常會笑住答:「不用錢的,但我們不招呼你。」

DSC06651

在中環中環行人天橋橋底一邊玩「巴別橋」、一邊等除夕倒數,全香港只有極少部分有福份的人,才可以享受得到,真係話之你係特首駕到,一律唔該讓路。

感謝四哥四嫂,再次邀請我們夫婦二人再加一頭小狗,這一晚,讓我們一起拿正牌來吃免費霸王餐,這一晚,的確「無價」。

也感謝四哥四嫂,讓我夫婦二人感受到,已經在香港買少見少的人情味,祝你們兩位2014年繼續天天床頭打交床尾和,日日身體健康笑呵呵。

DSC06741

Tagged with:
Dec 30

DSC06571

在跑步鞋的世界,你可能怎樣數也不會數到Skechers這品牌的,坦白說, 至少我是真的這樣想的。

更何況,第一次見到GOrun2 Night Owl這雙黑底發青光螢光漆膠邊的夜光跑鞋的顏色配搭,以鞋論鞋,以款論款,實在有點不敢恭維。

但,鞋不可以貌相。

DSC06575

未試跑,先試穿行街。鞋身極為輕盈,鞋面及左右兩邊採用的彈性透氣尼龍網面,後踭設計較一般跑鞋略為低筒,鞋底物料充滿遊刃彈性,整雙鞋的構造也相當富彈性,彷如穿上一雙襪。

踏踏步,包圍及承托感卻極之不俗,鞋型貼腳之餘,亦固定得相當穩陣,意想不到地有安全感。

鞋身前半部略寬,讓腳掌有足夠活動空間,落地時甚舒適,長時間穿著,亦不會侷腳。

再在Gym試跑幾公里,感覺上,幾乎不用break in,已經可以上街去跑了。

DSC06577

某個周末黃昏,在家附近的後山試跑一小時,鞋身的螢光物料預先已吸夠了光,天色入黑後兩邊發亮,效果非常突出,終於明白,黑底螢光漆這個配搭,原來「螢」得有道理。

DSC06584

再說,這窩釘狀的浮粒鞋底設計,抓地的性能亦相當好。

先後分別穿過普通厚度及較厚身的短筒跑襪,發覺普通厚度跑襪感覺更佳,鞋底及鞋墊的緩衝性能足夠讓你感到安心,雖然我和你都未必是赤足跑友,但貼地的cushion的感覺有多好,這個你懂的。

DSC06574

戶外試跑20-30公里左右後的戰績,鞋踭有點輕傷,看來要改善一下跑姿。

Skechers GOrun 2 Nite Owl這款跑鞋的設計,原型基本上是GOrun 2,我認真地試著了兩個月後,事後上網到Runners’ World找資料,才發覺在美國地區的跑友,對這元祖款式及其他類似的跑鞋型號如GOrun Ride2(向品牌公關求證,此款式較GOrun2多25% Resalyte™ 物料,援震力較強,更適合作一對訓練鞋),評價甚高。

之不過,平日見Skechers在香港的廣告宣傳,一直都是主打非專業的偶像明星路線,專業折扣減,亦實在很難予人一個較為認真專業的運動品牌形象。

DSC06581

拜讀外國跑友網站的高度評價,才赫然發現Skechers近年一直主打Performance跑鞋及戶外運動鞋,只是自己一直卻是孤陋寡聞,有眼不識泰山。個人親身體驗後,更覺所言非虛。

多謝Skechers的香港代理送了這一雙跑鞋給我試穿,給了我一份意想不到的驚喜,這一雙GOrun 2 Nite Owl,相信將會是我2014年上半年最常穿的跑鞋。

但老老實實,香港適宜跑步的街道,普遍有街燈,路線暗極有限,太暗,你也未必夠膽跑,所以我覺得,選一對色彩夠鮮艷的GOrun 2或GOrun Ride2,其實也可以。

伸延閱讀
Runner’s World Review GOrun Ride 2

The Running Swede Review GOrun Ride 2

Happy Feet Review GOrun Ride 2 Nite Owl

Tagged with:
Nov 10

franz_ferdinand_right_thoughts_right_words_right_action_high_res

Franz Ferdinand: Right Thoughts, Right Words, Right Action

先旨聲明,這張專輯,臨睡前,千萬不要聽,除非,平日你有本事喝完一罐紅牛後,還可以抱著頭呼呼入睡。

主音Alex Kapranos令人亢奮的搖滾嗓子好、洗腦式的狂掃結他riff也好、就連低音結他的旋律,以及瘋狂的鼓樂節奏也懂咆哮似的。Franz Ferdinand這樂隊的音樂,基本就像是興奮劑,每次聽完,腦細胞都會自然變得異常地過度活躍,臨睡前聽的話,祝君好運。

不知為何,興奮劑這名詞,感覺上,我認為那是極之70年代尾80年代頭的,Franz Ferdinand這樂隊,我也覺得,他們好像是滯留於那個年代的時空的。

歷史不斷會重演,2002年出道,距離上一張專輯差不多四年了,專輯第一首主打單曲,我是先在YouTube上聽/看到的,如果你嫌我「回到原點」這說法太老土,當你將他們首張大熱作品Take Me Out與Right Now這兩首歌的MV連歌連畫面side by side去比較,基本上,你就會發現,這其實就是同一系列電視連續劇事隔了幾個劇季後稍作改動的主題曲片頭哦,「回到原點」是肯定的,幸好不是「原地踏步」就是好了。

那麼,Franz Ferdinand的原點是什麽?

一如大部份樂隊的淵源,四位來自蘇格蘭格拉斯哥城(Glasgow)的樂手,AlexKapranos (主音+結他)、Bob Hardy (低音結他)、Nick McCarthy (節奏結他+琴鍵+和音),以及Paul Thomson (鼓+敲擊+和音),本來都是屬於不同樂隊的成員.樂隊主腦Alex Kapranos 在某派對上和Paul Thomson先結緣,二人一拍即合,開始一起寫歌,隨後兩位成員也先後加入。

2002年,Franz Ferdinand正式成軍,開始醞釀專輯,製作了多首歌曲,2003年簽約獨立唱片公司 Domino Records,該公司亦為樂隊發行了首張單曲Darts of Pleasure,唱片封面則由AlexKapranos設計。此曲在英國流行榜上攀升到第43位,翌年亦入圍NME Awards of 2004。

加快步伐,樂隊與曾任Cardigans監製的Tore Johansson合作,一起移師瑞典的Gula Studios,密鑼緊鼓,全力投入專輯製作。2004年1月頭炮推出單曲”Take Me Out”,Franz Ferdinand一鳴驚人,登上英國流行榜第三位,打鐵趁熱,樂隊同名專輯Franz Ferdinand甫一推出,同樣打入三甲。

最重要的是,樂評人對這隊新紮師兄寵愛有加,英國音樂雜誌NME給了這專輯9分(10分是滿分),更一口咬定,認為Franz Ferdinand大有潛質成為Beatles、The Rolling Stones、The Who、Roxy Music、Sex Pistols等殿堂級樂隊的繼承者,是一隊「足可改變你一生的樂隊」。

被捧了上天,Franz Ferdinand的能耐又如何?相對起前輩如Coldplay或Travis等後Brit-pop組合,同樣以搖滾電結他為主菜的四件頭樂隊的Franz Ferdinand,前者的溫文爾雅,顯然易「聽」,與後者的狂躁放縱,截然是兩碼子的另一回事。

基本上,Franz Ferdinand的聲音,更接近於Post-punk Revival及New Wave的獨立搖滾,這種將70年代尾80年代頭的樂隊聲音重塑,並以更為複雜的編曲結構,稍加少許電子樂音的聲音。

Franz Ferdinand的大部份作品中,派對舞曲意味很濃,但所謂的舞曲,其實是更接近在家中或小Live House中舉行的狂野跳舞派對(當然在香港一般家庭是不可能的),氣氛極之狂野放縱。樂隊大部份歌曲的結他riff,基本上就像是為Guitar Hero這電動玩意而設,你一邊聽,真的沒可能可以正襟危坐,你只會無情白事,不自覺地雙手抽搐,然後一個人在客廳彈起空氣結他來。

樂評對Franz Ferdinand第二第三張專輯的評價好壞參半,事隔幾乎四年,看來樂隊銳意要以此專輯”Right Thoughts, right Words, Right Action”進行Reboot。總括而言,這張專輯的確像是樂隊的新曲加精選,每首歌都像集合了樂隊的精華元素,每首歌曲點到即止,可聽性甚高。

franz-ferdinand-right-action-heart-chart

第一首主打歌”Right Now”,索性連MV都似足是”Take Me Out”的續集,當然找回同一導演Jonas Odell的動機也明顯不過。基本上,此曲就是一口氣將樂隊最具獨立流行搖滾爆發力的一面秀出來,低音結他好、節奏結他也好,同樣都有hook位,密不透風,處處讓人琅琅上口。

類似地神經質,同樣會迫你跟著Guitar Hero上身的編曲,緊接而來還有”Evil Eye”和”Love Illumination”,兩者都會讓你不自覺地跟著跳跟著扮玩樂器,副歌部份要幫你洗腦的話,也絕無難度。

當我隨著”Love Illumination”的旋律手舞足蹈間,我一邊在幻想著自己是旁邊horn section中搖著頭吹著低音色士風的成員,轉過頭,我又好像見到Madness樂隊六子在鬼馬地跳著rockabily,中段來的一段老氣橫秋的電子琴間奏(但MV內卻見雙簧管)。

來到”Stand On The Horizon”,開首本是斯文淡定,進入副歌部份才露出真面目,感覺上,大家都好像David Bowie上身了,有點姣有點glam。”Fresh Strawberries”中,斷音(staccato)的電結他旋律甫一開聲,加上副歌部份的甜味和唱,立即覺得有點像向60年代中的Beatles致敬的意味。 全碟最短的一首歌”Bullet”,只有2:44,無影手結他節奏狂野高速,副歌部份迫得你不好意思不舉手搖擺跟著唱,不想生命危險的話,不要聽著來跑步。

派對下半場,情緒略為緩和。”Treason Animals”此曲的鋪排則較難觸摸,是全碟唯一實驗意味較濃的聲音。緊接而來的”The Universe Expanded”用了較多的實驗性電子聲效來作引子,以迷幻的聲音,把你的不安情緒帶到某個地步後,進入副歌卻又來甜美快樂,但最後好景不常,又回到迷幻詭異的奇夢裡。

”Brief Encounters”是一首奇異的中慢板歌,編曲層次多變,前奏先以古老的電子合成器聲效,把你帶到充滿七十年代色彩的太空漫遊,那個是人人帶著一個紅A太空喼便會覺得自己很型的年代,副歌單刀直入,尾聲部份與突與其來的粗獷結他獨奏交接,突然又回到太空浮游,未見高潮已終結。

”Goodbye Lovers & Friends”明顯就是一首閉幕曲,戲劇化的節奏推進,首段有點像唱獨腳戲的主角登場謝幕,在spot light下向大家高歌「歡樂今宵再會」,副歌忍著淚說Goodbye之餘仍有絲絲甜意,最後,舞台紅幕徐徐落下,各位觀眾晚安。

(原文刊登於MR雜誌2013年9月號)

Tagged with:
preload preload p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