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Songs of Experience》| 成人殘酷物語

話說某天我在地鐵站遇上U2新專輯《Songs of Experience》的宣傳海報,那是一張單吊西4-SHEET燈箱廣告牌,但這是一張二合一的廣告牌,廣告的上半截,分了給同一家唱片公司的EMINEM的新專輯。

不要和我說各花有各眼,這張海報的設計,雜亂無章得像一張平時在工廠區街口派發的開倉特賣場傳單 。看到這個二合一炒雜錦的安排,我心裡亦暗想,唱片公司的宣傳人員是否覺得,U2和EMINEM的兩班樂迷,真的可以像食神名句「爭乜嘢吖,溝埋做瀨尿牛丸吖笨」呢?

因為眾目睽睽,我被逼只在心底裡暗暗地爆粗,有機會的話,我其實真的很想告訴唱片公司的宣傳人員,像這樣的廣告,拜託不要再浪費金錢也罷。這是一隊成軍了超過40年,還在出專輯做世界巡迴演出的搖滾班霸啊,你以為他們是二打六嗎?。

基本上,這個年頭,全世界的唱片公司都生意難做,但我更慘不忍睹的是,唱片公司的宣傳也愈做愈不起勁,負責推廣音樂的,可能以為自己在賣洗頭水護髮素,才會做得出這「半張」廣告牌的決定。

我不知道香港還有多少名U2的死忠樂迷,K-Pop當道的這年代,年輕一輩的又會否知道U2的光輝歲月,反正我每張專輯還是會支持就是了,但老老實實,家居空間有限,我老早已經絕少購買實體唱片了,這個年頭,除了上Spotify聽歌,只有絕少數想擁有的新專輯,我才會在iTunes store買。

去年是U2的《Joshua Tree 30th Anniversary》音樂會世界巡迴演出,適逢我也約了幾名中學老死在美國加州reunion,於是我也去一趟,親身目睹老而彌堅的U2現場演出的震撼,不要羨慕我,我認識的幾位外國朋友,更是相約了一班中學老死,專誠去U2的家鄉,愛爾蘭的都柏林朝聖,現場的震撼,至今難忘。

話題轉回新專輯,其實,早在在2015年的《iNNOCENCE + eXPERIENCE Tour》演出期間,U2已經同步籌備下一張專輯,本來作品已寫得七七八八,並打算在2016推出,可是,樂隊卻因期間世界政局發生的重大變遷,當中包括英鎊脫歐、美國總統大選及北韓核武威嚇等,向來關注國際時事的U2,決定把部分作品重寫,並且延遲推出。,

2017年的《Joshua Tree 30th Anniversary》巡迴音樂會既畢,2017年12月1日,U2第14張專輯,《Songs of Experience》終於誕生。專輯封面上當模特兒的兩位年輕人,分別是Bono的兒子,以及The Edge的女兒。

雖然與上一張專輯《Songs of Innocence》好比姊妹作,可是,相比上回高調地在iTunes讓超過5億用戶免費下載,今回《Songs of Experience》的宣傳,便顯得低調得多,但甫一推出,依然不費吹灰之力,順利打上了美國Billboard流行榜冠軍。

如果說《Songs of Innocence》是一張滿載成長印記的「年少多好物語」,《Songs of Experience》則為踏入另一人生階段的「成人殘酷物語」,視野更廣更世故。

音樂風格上,未覺有刻意討好或意圖吸納新一代樂迷,雖然部分歌曲找來了新一代chilled downtempo電音組合Lamb的核心成員Andy Barlow監製,音樂新元素有所欠奉還是真的,幸好,U2還是貫徹了樂隊最擅長在大型體育館演出場地所發揮出的渾身是勁,雖然不再年輕,但說到底,U2始終是一隊在現場演出時能夠產生出最強爆炸力的樂隊,這張專輯的歌曲,亦是充滿現場演出的懾人能量。

1.《Love Is All We Have Left》為專輯展開序幕,這是一首像音樂會開場的序曲,環境音樂的電子聲響籠罩下,Bono娓娓道來一首新詩,chorus出現時,Bono的電音太空聲在背後隱約進出,到了中段重複verse一段”Now you’re at the other end of a telescope”的時候,電音太空聲的Bono,又像被拋到太空的無重狀態,眺望地球上的二三事。

2.《Lights of Home》樂曲以一個低音結他riff展開,粗獷的indie rock節奏打開話題,原來此低音結他riff是取材自三人女子搖滾組合Haim的名曲《MY SONG 5》,事實上,Haim三姊妹也是此曲和音部份的座上客。chorus部分略帶gospel味道,很合適音樂會上的萬人齊唱,尾段的outro更加像是為音樂會帶動觀眾高漲情緒而設。

3.《You’re the Best Thing About Me》顯然是樂隊駕輕就熟的美式流行榜熱播歌曲,就連MV也份外照顧了美國市場,全程以旅遊日誌的方式在紐約拍攝,Bono和The Edge也坦言承認,音樂當中有滲入了Motown快樂基因的意圖,有樂迷批評這是媚「美」之作,但我覺得這是充滿快樂能量的歌曲,作為U2樂迷,很難抗拒這種音樂能量,話說,這原來這是Bono送給太太Ali的快樂情歌。

4.《Get Out of Your Own Way》由電結他音效從遠處漸進,歌曲直接了當由簡簡單單只有一句主旋律重複的chorus展開,是一首反戰反種族歧視反法西斯主義的控訴歌,MV中出現的疑似3K黨及特朗普,讓歌曲的意圖再明顯不過,樂隊的聲音好像回到《All That You Can’t Leave Behind》專輯時代的U2,輕快地搖滾,緊接下一首歌前的outro,只留下The Edge的結他solo,rapper Kendrick Lamar憤怒開腔,鼓動起群眾的情緒。

5.《American Soul》承接上一首歌的高漲情緒,The Edge的結他riff劈頭充滿就來得有點火爆,同樣是一首控訴歌,”Blessed are the bullies, for one day they will have to stand up to themselves;Blessed are the liars, for the truth can be awkward”,是樂隊對從前他們所嚮往的美國自由民主意識型態的質疑,真正的「樂」與「怒」。

6.《Summer of Love》這是一首關於敘利亞北部城市阿勒頗(Aleppo),這個備受戰火洗禮的城市,一名在內戰期間,依然堅守繼續栽種花卉的花農,雖然他最後在某次空襲中被炸死了,但他的無聲抗議,卻感動了很多人,包括了在CNN看到這動人故事的Bono和The Edge。這首歌以簡單重複的電結他riff為主體架構,旋律憂怨動人。不得不留意,背後和音的特別嘉賓,居然是Lady Gaga。

7.《Red Flag Day》是樂隊帶領聽眾思考有關新移民的問題,樂隊rhythm section的緊湊節奏,步步進逼,令人聯想起早期的Police樂隊的聲音,或多或少,歌詞亦一再向聽眾宣示了U2對美國自由民主的嚮往。

8.《The Showman (Little More Better)》開首在輕快的結他strumming襯托下,Bono展開他獨特的歌聲,有點像50年代的樂與怒,旋律亦帶點調侃,一派玩世不恭的意味。

9.《The Little Things That Give You Away》有是另一首U2夫子自道的人生哲理歌,歌曲以靜態的電子鼓和電結他聲效展開,The Edge的密集式迴音電結他節奏,由進入bridge的一段伸延至chorus,歌曲的高潮部分,結他交織Bono的旋律,像溫暖的燦爛陽光,灑落在聽眾的面龐上。

10.《Landlady》是一首很個人的歌曲,是Bono向和他曾經同甘共苦、捱過窮的妻子的情詩,”Every sweet confusion, every grand illusion, I will win and call it losing if the prize is not for you”,旋律及編曲十分簡潔,但情感真摯,樂隊像回到家鄉愛爾蘭的原點,有點愛爾蘭鄉謠氣息。

11.《The Blackout》是首高能量的搖滾歌曲,噪音化的電結他聲效,嗡嗡作響,穿插全曲,歌詞開首便帶點控訴意味,”A dinosaur, wonders why it’s still on the earth”,但樂隊未有過分地憤怒,只是對動蕩世情的不滿,同時向大家發出警號。

12《Love Is Bigger Than Anything in Its Way》環境電音漸進襯托下,歌曲起首已經是充滿陽光能量,這是一首大器的搖滾勵志歌,你可以聯想到歡欣的樂迷,站在在戶外演出場地舉起手在隨著chorus尾聲搖曳的場面。

13.《13 (There Is a Light)》作為專輯的終曲,內容是說及Bono曾經與死亡擦身而過的人生頓悟,chorus部分像是對上張專輯的單曲《Song for Someone》的回應,旋律像溫暖的陽光,只要你朝天仰望,就會感受到這溫柔的光線,此曲的編曲,簡約而充滿力量,我尤其喜歡像穩如泰山的低音結他旋律,沉實地把歌曲的重心,穩妥地掌舵前行。

三十年磨四劍 | U2《Joshua Tree》30週年

個人對於《Joshua Tree》的記憶,印象深刻得有點匪夷所思,還要是有畫面有氣味的。

還清楚記得,在那個還沒有互聯網的時代,除了收音機,唱片店就是我發掘好音樂的地方,我第一次接觸到U2《Joshua Tree》這專輯,是在旺角女人街的一家唱片店內,那是1987年,差不多是我執筆的這一刻的這個連牆壁也彷彿在哭泣的回南天的四月季節。

有關U2,當時我其實還沒有怎麼地情有獨鍾,對這樂隊的認識,我亦只限於《Sunday Bloody Sunday》和《Pride(In The Name Of Love)》兩張7吋細碟,作為一隊樂隊,我只覺得他們有點兒特別,算是有屬於自己的聲音,主音Bono引吭長嘯的粗獷嗓音,像長期在繃緊的狀態,一聽難忘,但他那種唱法,我初時總是想,應該會很傷害聲帶吧,他到底能夠唱多少年?

說回那個回南天的黃昏,我下課後,如常去了逛唱片店,外邊潮濕的天氣與唱片店內的涼快乾燥形成強烈對比,唱片店內的黑膠唱盤,傳來Bono重複地唱著《I Still Haven’t Found What I’m Looking For》這副歌尾句,《Joshua Tree》這黑白帥氣的唱片封套,放了在唱盤附近的當眼位置,我問我熟悉的唱片店售貨員可否拿來一看,我開始仔細地唱片封套,細閱每首歌的名字。

在相信只有幾百呎的唱片店舖空間內,除了Bono每一句都傾盡全力的仰天吶喊,我更聽到The Edge的結他回音聲彷如在教堂的天花頂彈來彈去,Rhythm Section兩位成員,Adam Clayton和Larry Mullen ,卻巧妙地把像風箏般飛來飛去的二人穩定著,我在擠迫的旺角的一個狹小空間,卻聽到空間無限的音樂。

店員把黑膠唱片翻了一遍,Side A換到Side B,我大概在那裡站了半小時過後,才如夢初醒,之後,我乖乖地付上$35,把這張黑膠唱片拿了回家,沿路上,我暗地裡覺得,這將會是我可以聽很久很久的一張唱片。

結果,《Joshua Tree》這專輯,由當年我買了回家便馬上拷貝了卡式帶、可能只播過一兩次的黑膠碟,然後又入手了CD,到今天主要在Spotify翻聽,我一聽,便聽了足足30年。

順便看看Spotify上U2的十大播放率最高的歌單,《Joshua Tree》內的三首名曲,分別佔了一、二和七位,第一位的《With Or Without You》的播放次數,接近1億4千萬次,可見即使時隔多年,依然是樂迷的最愛。

話說昨天週六,我索性把整張專輯放在Spotify跑步歌的清單,雖然,當中大部分歌曲都是介乎BPM 100-130左右的中板歌,未必適合快跑。

每次聽《Joshua Tree》,我就是享受整張專輯的統一聲調,從四方八面包圍著我的Cinematic氣團,每每令我有點元神出竅的快感,當我在閉目幻想,面前總會見到站在天涯海角的我,遙望著灰藍色的天、綠油油的山與地的愛爾蘭優美景緻。

2017年,剛好是《Joshua Tree》面世的30週年,U2為了紀念他們成軍以來最受歡迎最暢銷的這張專輯(迄今全球銷量超過2500萬),樂隊正於北美洲及歐洲進行《Joshua Tree》巡迴音樂會,一票難求(但我已經幸運地買到5月在加州演出的票)。配合造勢,當然還有大批周邊產品,再版再再版的《Joshua Tree》黑膠唱片特別紀念版套裝等等,樂迷依然為之瘋狂。此外,更有樂迷組團前往當年拍攝唱片封面的加州,尋找當年的那棵Joshua Tree,途中無奈大喊”I Still Haven’t Found What I’m Looking For”,事實上,據知,原先的那棵樹,老早於大概2000年的時候枯萎。

《Joshua Tree》成功的因素有很多,除了是樂隊當時已經推出了四張專輯,無論是個人音樂造詣、成員間的磨合、樂隊尋找獨特的標誌性聲音等等各方面,都踏入「引爆點」(Tipping Point)階段,更重要的是,當時樂隊找來了Daniel Lanois和Brian Eno兩位蓋世高手,幫助他們打通任督二脈,為樂隊無論在編曲和混音上,提升更高的層次,音樂做得更仔細。

Daniel Lanois與Brian Eno早已合作無間,前者搖滾樂的底子深厚,後者則以實驗性電子Ambient著稱,既是頂尖樂手,也是金牌監製,二人惺惺相惜,先為U2監製了《The Unforgettable Fire》,小試牛刀,讓樂隊創造了一種較為Cinematic的搖滾聲音,也混入了Brian Eno擅長的Ambient元素,主音結他手The Edge在電結他層層疊疊的效果聲,開始成形為U2的的標誌性聲響。除了繼續對政治的批判和反戰的內容,專輯也有對Martin Luther King Jr.致敬。

事實上,這個時期的U2,開始對美國這充滿理想主義的國度,無論是政治、文化、音樂品味等等,都滿懷憧憬,於是,《Joshua Tree》的整個創作旅程,包括了唱片封套的製作,都受到他們當時對美國嚮往之情的影響。因此,U2亦難免被早期追隨他們的樂迷唾罵,認為他們向美國市場獻媚,而緊接《Joshua Tree》而來,半現場半錄音室作品的雙唱片集《Rattle and Hum》,除了是專輯的巡迴演唱外,更加是樂隊的音樂傳記,與B.B.King同台演出,亦毫不掩飾地對美國音樂根源致敬。

事實上,當時的U2,除了對美式流行及鄉謠搖滾,亦開始對福音音樂(Gospel)和藍調(Blues)等產生濃厚興趣,尤其是前者,難怪,不少樂迷都覺得,《Joshua Tree》這專輯,帶點宗教意味,而且,美國流行樂的色彩甚濃,比起U2早期的作品,旋律更是琅琅上口。歷史告訴我們,幾乎任何音樂歐洲樂隊歌手,即使紅遍歐陸,一日未能攻陷美國市場,一日都未能晉身世界頂尖之列,U2可能是Coldplay之前最成功的例子。

而事實上,來到《Joshua Tree》時代,除了Daniel Lanois與Brian Eno兩位監製發揮了最強力量,將樂隊的四位成員,Bono(主音歌手)、The Edge(結他手)、Adam Clayton(低音結他手)和Larry Mullen Jr.(鼓手),四把絕世好劍,打磨得更鋒利,現場演出,每位成員更能夠展現出獨當一面的強大氣場及獨特光芒。

說《Joshua Tree》是令U2邁進殿堂級樂隊的傑作,主要也是因為四人技術亦剛好踏入巔峰狀態,每個人的崗位都把守得極之紮實,恰到好處。來到這張專輯,Bono唱得下下像聲嘶力竭的歌聲,依然粗獷,但聽得出有明顯的收斂,除了高音域,他也嘗試在《With Or Without You》中,來展現點低音區的磁性魅力,他創作的旋律及歌詞,流行元素更高,亦來得更加擁抱世界大同,更容易接受。除了大熱的《I Still Haven’t Found What I’m Looking For》,《Running to Stand Still》都充滿美國FM Rock般的通俗,同時,仍不失愛爾蘭另類搖滾根源的溫度。

The Edge在Brian Eno的薰陶下,在電子聲效上,作出了更多的實驗,他開始更懂善用密集式的Guitar Riff,配上Delay效果,形成強大氣勢磅礡的氣團,真的是一夫當關。同時,The Edge也是一名簡約主義者,他的Guitar Lick旋律簡單,音符精挑細琢,用得近乎吝嗇,有點像名拿著日本武士刀的高手,每次出鞘都例不虛發,必有迴響,並且與Bono的歌聲合拍得天衣無縫,《Where the Streets Have No Name》可能就是他的炫技曲, 當時還在育成階段的Infinite Guitar,亦因為The Edge在《With Or Without You》內的實驗性演出,而成為一時佳話。

Adam Clayton和Larry Mullen Jr.這個穩如磐石的節奏組合,在反戰歌《Bullet the Blue Sky》這首歌內,基本上就是整首歌曲的骨架,The Edge和Bono的穿插只是點綴,二人在即興互Jam,節奏與旋律。除了《Where the Streets Have No Name》,Larry Mullen在《Red Hill Mining Town》和《Trip Through Your Wires》中,都展現出他備受被步操樂隊訓練的影響,具有戰鼓般的澎湃效果。

30年前推出時的初版,《Joshua Tree》收錄了11首歌,有樂評說,幾乎每一首都可以成為單曲,而其中,悼念亡友的《One Tree Hill》、深受Brucce Springsteen曲風啟發的《Red Hill Mining Town》、The Edge的結他隨時光芒蓋過主音Bono的《In God’s Country》、電子曲風低調沉溺兼富冥想意味的《Mothers of the Disappeared》等等,都是樂迷追捧的滄海遺珠,今天重聽,感覺依然未有過時,對我來說,30年前在唱片店內的畫面和氣味,還是歷歷在目。

U2|Songs Of Innocence 赤子之心 音樂人皆有之

1035x1035-large

平均每次讓樂迷餓足五年,U2每次推出新專輯,都的確有種蓄勢以待,例不虛發的感覺。

當然,或多或少,這亦與樂隊在每次推出新專輯時,都懂得利用傳媒製造話題有關。

今次未推出,先興奮的動作,就是與Apple iTunes的合作,推出之初,但凡任何擁有iTunes軟件的朋友(即是說所有用iPhone、iPod或者是iPad的朋友),整張【Songs Of Innocence】 專輯,推出首五個星期,一律免費下載。

雖然,後來卻惹來點小麻煩,不知是否因Apple內部為了要跑數,所以,把U2 整張新專輯 ,直接自動上載往所有iCloud用戶的雲端帳號,毋須批核,自動送禮。

當然,此舉惹來不少iOS用家的不滿,認為此乃U2音樂霸權(也可稱之為Apple 霸權),不少流行榜亦因為此舉有篤數的嫌疑,對所有iTunes免費下載的數字,一概不認數。

最後,這次「任君下載」的創舉,一個月內,交出了一張8,100萬名聽眾和2,600萬張專輯下載的成績表。當然,這只是Apple的官方數字,可能只是數字遊戲。

另一方面,暫時在數字上看來,免費下載亦影響了實體專輯的銷量,首個星期開賣,只售出了2萬5千張,對於不少樂隊來說,算是不俗,但作為樂壇班霸的U2,成績當然仍有點強差人意。

對於U2今回這免費下載策略,受到不少行家批評,認為這是貶低了音樂價值的大錯行為,但無可否認,面對全球實體唱片的萎縮市場,這種豁出去的營銷手法,卻又可能開創了一個新的音樂商業模式的先河,最重要的是,不用搞什麼大龍鳳,U2已經成功製造話題,獲得媒體廣泛報導。

據聞,這次的專輯大贈送,負責埋單的Apple,大概給了一億美元,U2的新專輯未推出,已經自動止蝕。

但當然,「佢係Bono你唔係」,這樣的如意算盤,合作的單位還要是由Steve Jobs年代已經關係良好的Apple(據聞Bono是和Tim Cook直接講數的),一般樂隊,只可以繼續望著他們,自吃葡萄。

回到音樂本身,我還是覺得,U2最厲害之處,就是作為一隊老牌搖滾樂隊,卻三番四次為樂隊重塑出不類型的音樂風格。

由早期的Post-Punk,以至後來加入受監製Daniel Lanois及Brian Eno影響的另類搖滾聲音,及後又將工業搖滾、電子舞曲、Hip-Hop等不同元素,交替地滲入U2的樂隊聲音之內。

音樂編排的多樣性,但在歌曲旋律上,U2卻從來沒有走向偏鋒,反而愈來愈懂得如何駕馭主流音樂的流行榜,老中青樂迷,一律通殺。

樂隊的靈魂人物Bono,他那引吭長嘯、唱得聲嘶力竭隨時像會不支倒地、遊走於真聲與假音之間的標誌性嗓音,亦成為了樂隊的其中一件厲害的樂器。

主音結他手The Edge,多年來也沉醉於他那配上了層層疊疊電音效果的環迴結他riff,每次一出聲,已是先聲奪人。看過樂隊現場演出的錄像,對於他以一人之力,足可力拔山兮的電子結他音罩,每次看,也不得不拍爛手掌。

相信亦沒有多少位樂隊的低音結他手,可以將Adam Clayton般站到樂隊的更前位置,除了”New Year’s Day”和”With or Without You”兩首名曲內的標誌性低音大旋律,【No Line on the Horizon】整張專輯,更被譽為低音結他作品的示範作。

說到第四名成員,Larry Mullen就有他同樣具標誌性,密集軍鼓式fill-in的鼓擊,早於”Sunday Bloody Sunday”一曲已經展現出雄糾糾的功架,後來,更曾經一度因背傷休息而開始鑽研電子鼓,加上琴鍵的背景,聽得出近年U2在電子樂器的編排上,愈來愈顯得成熟,但說到底,Larry Mullen的實力,還看現場演出。

今次這張專輯【Songs Of Innocence】,整體上的第一印象,雖然予我的驚喜不大,但作為一名30年以上曲齡的U2粉絲來說,每次聽他們的新專輯,我還是能夠感受到這班全部50歲以上的大叔,血液中仍然留著充滿年輕能量搖滾力。

今時今日,我也已經是大叔一名,聽起這新專輯來,當然又會感到另一種年輕樂迷未必有的莫名興奮。

這是一張U2成員(當然又是以主腦人Bono為主),意圖回到少年時代音樂起點的概念作品,內容很多亦與成員少年時代的經歷有關,說到底,U2四子,中學時代已經走在一起,真正friend過打band。

1.“The Miracle (of Joey Ramone)”就是一首直接向影響Bono深遠的Punk樂隊Ramones主音致敬的作品,一開首就來個副歌大合唱,鼓棍敲打拍子,像呼喊叫觀眾站起來,然後粗獷的電結他橫空劈入,充滿搖滾正能量,當天的少年輕狂,完全在這首歌顯露無遺。

2.以恬靜的電結他1/8拍中板節奏展開的”Every Breaking Wave”,典型的U2行板漸進風格,進入副歌的大旋律,雖然沒甚驚喜,卻仍會讓你有種一步到位,Hit中G Spot的高潮感。

3.教堂鐘聲響起,卻從遠處傳來如Beach Boys和音合唱的“California (There Is No End to Love)”,講述的是樂隊於80年代初,初登美國舞台時的加州印象,中快板的節拍,很有現場演奏感的一首歌曲。

4.可能是整張專輯最情深款款的一首歌曲,”Song for Someone”其實是Bono送給青梅竹馬的愛妻Ali的情歌,先以Accoustic Guitar讓大家來個暖身入戲,進入副歌一刻,像射燈燃亮起來,來得直接了當地窩心。

5.”Iris (Hold Me Close)”則來得更加個人,是Bono對他少年時已經逝去的母親的懷念,音樂而略帶悲哀的詠唱展開,密集重複的結他riff,包圍著Bono的平衡八度吟唱的歌聲,進入副歌,引吭高唱的旋律,卻帶出了一點空洞的孤寂感。

6.以低音結他solo及鼓擊這對rhythm sessions好拍檔展開的”Volcano”,聲音有點像數年前的”Vertigo”,首兩段的Verse,將能量醞釀得很好,進入副歌,又來個主音Bono的引吭長嘯,加上了The Edge典型的環迴立體電結他回音riff,整首歌的氣氛馬上就帶了起來,計算得相當精確。

7.有點像拍子機般,滴滴答答地展開歌曲,”Raised by Wolves”是一首充滿政治意味的歌曲,而且暗藏怒憤,Verse 2後電結他的闖入,下下像銳利刀鋒般劈入,下下陷入心靈。

8.”Cedarwood Road”是一首有關少年時代的酸甜苦辣的歌曲,開首的電結他大旋律前奏,充滿Rock Anthem意味,然後再突然來一段重搖滾節奏,但進入第一二段及後副歌,旋律卻反差有點八十年代的懷舊鄉謠味。

9.”Sleep Like a Baby Tonight”的電子合成器前奏及首段,初初聽,你隨時可以以為是早期Depeche Mode的歌曲,聽清楚,其實你就會知道是Zooropa時期的U2借屍還魂,有點電子迷幻色彩。

10.同樣是以電氣化的聲音展開,先來一段結他riff,然後立即進入副歌來以壯聲勢,歌曲漸入佳境,雖然旋律有點如意料中事,”This Is Where You Can Reach Me”還算是一首放在流行榜也不失禮的好歌,The Edge彈奏的電結他副旋律,也實在是太動聽。

11.來為專輯作個總結,”The Troubles”是一首充滿大器,有點史詩式意味的中板歌曲,先由特別客串的女歌手Lykke Li,甫一開首便把副歌直接唱出,verse 1和verse 2交回給Bono,進入副歌後,則再次成為Lykke Li的主打,此曲最近給美劇The Walking Dead拿了作宣傳配樂,相信會帶來多一點的注目。

以上的11首歌曲,是iTunes送禮時可供免費下載的。之後【Songs Of Innocence】正式推出時,又另外追加了一套合共有21首歌曲的Deluxe版本,除了多了兩條Bonus Track外,其餘都是專輯內的unplug或特別混音版,雖然我是U2粉一名,還是覺得這些附加音軌有點畫蛇添足。

U2新專輯iTunes免費下載帶來的啟示

Screen shot 2014-09-11 at 11.53.43 AM

昨天大家都在雀躍地討論Apple的發佈會,熱烈地研究應該入手那一部iPhone6,又或者是明年才登場的AppleWatch。

你就罵我這份人老套吧,坦白説,自老Steve仙遊後,Apple產品雖然仍然維持著一定水準,但產品發佈會已不能同一日而語,從前我當煲劇般收看的MacWorld,到現在我上YouTube找精華片段看的,已經算是賞面。

對於我來說,今次發佈會的兩大亮點,是為U2將整張最新專輯“Songs of Innocence”,放在iTunes任君免費下載兩星期,同時間,Apple亦宣布其Apple Pay以指紋認證的支付平台,即將於10月面世。

新產品年年都有,但一個新的ecosystem的誕生,才是非同小可,而這方面,Apple向來擅長捆綁式營銷,Apple Pay的出現,肯定是可影響到未來網絡生態的大事件。

那麼Apple Pay和U2新專輯又有什麼關係呢?

Apple虎視眈眈的,就是當消費者將來在使用iTunes購物時(那怕你幫襯的只是$0.99美金),要乖乖地將個人的信用卡,綁定在iTunes的帳號,這張U2最新專輯,就算是餌引吧(雖然,下載歌曲之時,你並不需要綁定信用卡)。

Apple的目標消費群,是全球擁有信用卡的U2粉絲及其他樂迷。

Screen shot 2014-09-11 at 11.55.17 AM

U2這隊搖滾老將,已經坐擁了不少成熟樂迷,他們大多擁有資深的樂齡,但尚未必是iTunes這類電子媒體的用戶,他們可能擁有較高的消費力,是iTunes最想羅致的一群。

同時間,U2亦希望透過iTunes這坐擁全球5億用戶的平台,跨越地域界限,接觸到更廣泛更年青的樂迷。反正這個年頭,專輯某程度而言已成為音樂營銷的副產品,開放免費下載兩星期,絕對是除笨有精。

更何況,有關下載的數據,譬如下載數字最高最快的地區或城市,大有可能可成為樂隊分析市場潛力的工具,說不定,U2策劃下一次在那一些城市舉行音樂會時,就會以此作為參考。

那天和一位App Developer朋友談及他的生意,他公司的音樂軟件同時推出了iOS及Android版本,一律免費下載,然後才追加in-app purchase,有趣的是,Android版本明明下載數量佔大多數,但說到付費,卻是iOS用戶遙遙領先,由此可見,作為一個支付平台,Apple Pay的發展潛力,絕對大有可為。

在不久的將來,商家們會愈來愈重視的,就是這透過移動裝置的支付平台,指紋認證,相信比NFC或傳統Bar Code,更有趣更具顛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