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首頁紀念結他之神Les Paul冥壽

 

 

大家昨天為什麼都在電腦面前玩結他?

哦,原來谷歌又來了一個互動首頁,十條結他弦線可奏出不同和弦,弦線發聲時才出現谷歌藍紅黃綠四色,這別出心裁的設計,是為紀念Les Paul冥壽而設。

Les Paul是何許人?他是一位傳奇的結他手兼結他發明家,沒有他,二十世紀的搖滾樂爵士樂的歷史便可能要改寫。

Les Paul除了是一名技巧高超的結他手,更是實心電結他,以及早期多軌錄音技術等等的開發者兼發明家,他在流行音樂的地位,可能就等於高錕之於互聯網,不少樂壇中人都會稱他為「電結他之父」。

Beatles的Paul McCartney便曾經說過,沒有Les Paul就沒有Beatles。以他而命名的Gibson Les Paul電結他,就等同結他手們的指定佩劍,Guns N’ Roses的Slash、Green Day的Billie Joe Armstrong,以及Eric Clapton等等數之不盡的大名,都是Gibson Les Paul的擁躉。

Les Paul於2009年去世,當時New York Times製作了一個特輯,除了紀念大師的一生,更有大師生前的訪問,當時年邁的他,對音樂仍充滿熱誠,每個禮拜還會去酒吧演出,令人肅然起敬。

 

“Why I’m Quitting Tobacco”

\

「我決定戒煙。」

這句說話,假使出自你和我一個普通人口中,實行起來再難,說起來也很易。

但如果這是出自廣告公司的話,就非同少可。

當然,這其實是電視劇的虛構情節。

第四季的Mad Men,說到主角Don Draper本身打工的廣告公司,被英國集團收購後又被賣豬仔,於是幾位昔日拍擋索性自立門戶,公司名為Sterling Cooper Draper Pryce。

公司啟業,第一時間找回合作多年的老客戶Lucky Strike,那個年代煙草商還可以賣廣告,煙草客戶的budget非同少可,成了不少大型廣告公司主要財源。

但所謂成也煙草,敗也煙草,某一天,Lucky Strike的母公司決定,將旗下所有品牌合併交由同一家廣告公司主理(故事中說的是BBDO)。

失了這個煙草大客戶,公司馬上陷入財困,Don Draper和他的同僚都一時不知所措,商議如何能找到另一個像Lucky Strike般的大煙草客戶。

但可是,當時大勢已去,所有大品牌都正進行合併重組,為節省資源,就連旗下採用的廣告公司,也開始進行consolidation,紛紛歸納於同一家旗下。

因此,像Sterling Cooper Draper Pryce這類獨立公司,通常在這些時候,都會輸給所謂的大集團,這個故事背景在60年代,但如此情況,到了今天還是屢見不鮮。

在頭頭碰釘的一刻,Don Draper徹夜難眠,於是寫了這個登了在New York Times的全版廣告,宣告天下:「今天起,敝公司從此不要接煙草客戶」。

“I realized, here was my chance for me to be someone who can sleep at night, because what I’m selling doesn’t kill my customers”.

煙草對人有害,大家都知道,但還要為這些產品賣命地做廣告,荼毒下一代(對不起,各位煙民,所有煙草廣告和贊助都一定是為下一代而做,與你無關),你能夠心安理得嗎?

已幾乎忘記了,當年我也曾經做過煙草廣告,上面這番話我也問過自己很多次。

「沒辦法啦,我們都要開飯」,有人這樣安慰過我。

那個時候剛入行,什麼事情都很被動,但我是一個從小就很有惻隱之心的人,現在回想,從前在做煙草廣告的日子,原來是我最不快樂的日子。

很慶幸,我現在都睡得很好。

Why I’m Quitting Tobacco.

Recently, my advertising agency ended a long relationship with Lucky Strike cigarettes.  And I’m relieved.

For over 25 years we devoted ourselves to peddling a product for which good word is irrelevant, because people can’t stop themselves from buying it.  A product that never improves, causes illness, and makes people unhappy.

But there was money in it.  A lot of money.  In fact, our entire business depended on it.  We knew it wasn’t good for us, but we couldn’t stop.

And then, when Lucky Strike moved their business elsewhere, I realized, here was my chance for me to be someone who can sleep at night, because what I’m selling doesn’t kill my customers.

So as of today, Sterling Cooper Draper Pryce will no longer take tobacco accounts.  We know it’s going to be hard.  If you’re interested in cigarette work, here’s a list of agencies that do it well: BBDO, Leo Burnett, McCann Erickson, Cutler Gleason & Chaough, and Bedman Bowles.

As for us, we welcome all other business because we are certain that our best work is still ahead of us.

Sincerely,

Donald F. Draper
Creative Director
Sterling Cooper Draper Pryce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好波獻給你—–世界盃官方足球進化史

為了替即將舉行的2010世界盃之專欄造勢,New York Times 與著名攝影Jens Heilmann合作,製作了這張平面稿,順帶亦為美國隊打氣加油。

20個官方足球列陣,氣勢不亞於將歷界足球先生並列的陣勢。

我還是最喜歡1970年墨西哥世界盃的那款經典造型,不知道你的心水是那一年?

http://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0/06/06/magazine/20100606-world-cup-ball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