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必有迴響」的「一代宗師」電影配樂

grandmaster

音樂,向來都在電影中扮演著催化劑的角色,除了會找來梅林茂這等與他氣質匹配的作曲家做配樂,一直以來,王家衛更擅用罐頭音樂入戲,當中不乏神來之筆。

甫一開場展開的雨中格鬥,電影「一代宗師」內教我印象最深的一幕,就是故事接近尾聲,葉問(梁朝偉)宮二(章子怡)二人在大南茶室最後一次見面時的一幕對白。

弱不經風的宮二,講話時,彷彿只吐出一縷輕絲,是對葉問的深情告白,但宮所懷緬的一切,如今只活在記憶裡。

「我選擇留在我自己的歲月裡了。」

有些旋律與和弦,總是份外能勾起我們的思念情感,這一幕戲,王家衛沒有用原創,卻採用了大師Ennio Morricone的經典作品,電影”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內的插曲Deborah’s Theme。

「在最好的時間遇到你,是我的運氣。可惜我現在沒有時間了。」

「說人生無悔,那是賭氣的話。人生若無悔,該多無趣啊。」

「我心裡有過你,不怕說出來。喜歡人不犯法,但也只能到喜歡為止了。」

「讓我們的恩怨就像一盤棋那樣留在那裡。」

一幕既畢,餘音裊裊,我一路步出戲院,腦海裡還是上面的這幾句話,深刻如烙印。音樂配畫面,就是有這股攝人魅力。

百般滋味,湧上心頭,對白美指演技再精湛,催化劑,還需靠這音樂。

離場時,也發覺身邊有朋友在議論紛紛,說這個王家衛究竟在拍功夫片還是文藝片,為什麼梁朝偉張震章子怡等人的地獄式武術訓練都不怎麼看得出來,到頭來,又不外乎又是王導典型的「沒有張揚的愛情故事」云云。

我想,正如戲中所講,「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大家還在滔滔不絕談論中,無論覺得那是動人好、矯揉造作也好,最少也証明,電影中的不少情節,還是值得你去再三咀嚼回味。

在重溫以下這段音樂的同時,細閱上述的那段對白,看看是否真的「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後記:老友在facebook上留言,問我此曲為何與Ennio Morricone另一大作Cinema Paradiso極其相似,但他卻又說不出似在那裡。

我嘗試以我粗略的方法回應:「這兩首作品都用了一些能刺激淚腺牽起思念漣漪的和弦進行,結構相近,至於賺人熱淚的大旋律,則以Cinema Paradiso略勝一籌。」

聽聽以下這一段優美樂章,看看又會否感到蕩氣迴腸,百般滋味在心頭?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富士發功,朝偉發電。

不知為何,除了當年,很多很多年前的《數碼通》廣告外,印象中,梁朝偉每次拍廣告,他的造型,尤其是他的髮型(即使那個明明是賣洗頭水的廣告),都總是有點兀突的。

梁朝偉的演技有多好,大家已不用質疑吧,但拍廣告和拍電影始終是兩回事,你要在30秒(日韓電視廣告大多只有10至15秒)內講完一個故事,又要再加上朗誦起碼兩次產品名稱,最後補多兩句「賣飛弗」之類的贊美詞,就算你是大銀幕上的最佳男主角,當起廣告片主角的時候,卻隨時變了另一個人。

(同一道理,很多電影導演以為拍30秒的廣告片易過借火,反之,也有廣告導演以為個人爐火純青的拍攝技巧已可昇華作拍攝長片,可是,原來兩者的說故事技巧迥異,不足為外人道。)

日本可能是全球廣告市場中,最愛用名人代言的國家之一吧,每年更會頒授所謂的「全年藝人廣告代言排行榜」,2010年的廣告天王,便居然不是木村拓哉,而是日本哥爾夫球界的年輕帥哥石川遼,他全年合共接拍過17支電視廣告,憑的不是比木村更好的演技或更迷人的眼神,而是一副親切得可隨時「入屋」的四萬笑容。而重點是,不管是石川也好木村也好,即使人氣再盛,一般而言,他們的廣告演出,都不會過於喧賓奪主。

說回我們的影帝梁朝偉,最近,他也遠赴東洋,為以生產辦公室專業影印機馳名的日本企業Fuji Xerox (富士施樂),拍攝了一輯新廣告,據知,這電視廣告是為宣傳該品牌新推出的家用打印機而製作,主題是環保打印技術,將會在多個國家播放。

論造型,梁朝偉依然是廣告中一貫的靚仔斯文,但不知道是否外國的月亮特別圓,朝偉哥今回算是帥得自然,髮型亦不算兀突。廣告中,我們見梁朝偉在Nat King Cole的名曲L-O-V-E襯托下,手抱着一部打印機,瀟灑地於街中漫遊,沿路上,他施展出其一貫的迷人眼神,「電」完街口的三姑,再「電」在餐廳本來愁眉苦臉的小妹妹,大小通「電」。

忽然間,全世界都因為梁朝偉的「電」眼(不,是Fuji Xerox 的環保打印機才對,有沒有人留意?有沒有人留意?),而變得美好起來,四周都是綠油油。綠色打印,由梁朝偉發電。

(原文刊登於本人於MetroPop週刊的「廣是廣非」專欄,本網誌版稍作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