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怕不夠時間看林二汶白頭

wa008_Hobbies

看着at17兩位青春少艾初出道,那個時候,我已是36歲左右,身邊有位朋友取笑我這位中年大叔,為何這麼喜歡聽這兩位小妹妹的歌。我這位朋友,初時其實以為at17是類似Twins的組合,這個,當然是個美麗的誤會。

這個世界上,可能有兩大類喜歡透過音樂尋回逝去青春的大叔樂迷,第一類是在信和追AKB48最新歌舞演出DVD,尋求視覺官能上的青春;第二類則像我,喜歡聽at17的歌,是為了咀嚼她們歌曲中散發的青春氣息,既勵志,也治癒。

來到這個年頭,兩位前at17成員,一位快到30歲,另一位已30出頭,而我這位樂迷大叔,依然還有留意這兩位「小女生」的歌,我也好像是一個長輩般,終日憂心著她倆的發展,她們的歌,又能否維持當日那一份真摯的赤子之心。

今年較早的時候,知道林二汶正打算踏足中國舞台,參加內地的真人秀音樂節目,近年中港關係緊張,於是,我又在憂心忡忡,心怕她會因此而得失了香港原有的樂迷。

但最後,我這位大叔的憂心,其實都是多餘的。

看「中國好歌曲」這節目,看林二汶踏實的演出,我發覺,這位當年蹦蹦跳的小女生,如今已經是一位收放自如的成熟女子。雖然,在這個真人秀的比賽中,林二汶最終沒有脫穎而出,但卻在台上發亮過,讓更多人認識到她的音樂才華,感動到更多人。

《至死不渝》是昔日at17歌曲《才女》的舊曲新詞版,當年的版本有點電子迷幻,配上了普通話的新歌詞及新編曲後,變成了一首雋永清新的窩心情歌,副歌部分的優美旋律,聽過一遍後就會讓你繾綣在心頭。在「中國好歌曲」這節目上,也出現了一個林二汶和哥哥林一峰合唱的版本。

《只怕不夠時間看你白頭》是在「中國好歌曲」節目的考核賽中,林二汶要在24小時高壓下完成的曲詞包辦作品,當時,考核老師周華健出了「團圓」這個題目,然後要每位參賽成員就這個題目以歌曲回應。

歌曲內容,幾乎是每個要出外闖蕩的子女的心聲,既體會到父母對他/她們的支持與祝福,同時間,亦對自己未能有足夠時間陪伴父母親而感到內疚,一眨眼,驀然回首,父母親的美好年華已悄然逝去,慨嘆要及時把握餘下的日子,好好多見父母一面。

「終於回家,看見你了,卻發現夢想不能換回時間,最好的,錯過了。」的而且確,夢想真的不能換回時間,尤其是和家人共處的時光,來到副歌末段,我聽到已世故了的林二汶,聽到由這位30出頭的女子對我這位大叔的叮嚀,默默地,我又為她奉上一份祝福。

後記:當我知道林二汶會把這兩首歌在musicbee.cc以募資的方式發行,我二話不說就馬上拍下支持了,雖然,由於我不想家中又堆多一張CD,我選擇了購買高清的音樂檔版本,但事後,在臉書上見到相信和林二汶差不多年紀的舊同事,分享了她收到這CD一刻的心情,原來,這位朋友一直都擔心這個企劃能否成功募資,收到簽名CD時,才終於釋懷,看來,經常為這位大街女子憂心的樂迷,不止我這位大叔,還有與她同齡的樂迷。

林家Diva初長成

Eman Lam

大概是十多年前吧,幾乎已忘記了是那些年,聽at17那兩位小妹妹的歌時,我是真心覺得,香港樂壇,其實沒人家說得那麼地青黃不接哦,有歌藝有音樂才華又夠青春無敵,大家還想要什麼?

只可惜,香港樂壇,總是要與娛樂圈掛勾,而偏偏,at17就是做不成紙上明星那一類材料,直至三年前,at17拆夥,娛樂版才終於找到點兒什麼不和的文章可做。

拆夥後,林二汶留守香港,盧凱彤出走到台灣,各自繼續用音樂告訴樂迷:「我們很好,不用擔心。」

一向嗓子得天獨「厚」的林二汶,單挑第一張專輯WANNA BE,夥拍一班合作多年的樂手,稱兄道弟不特止,更要直接以老公相稱,Eman & the HusBand,以樂隊姿態,繼續發聲。

由at17的「變變變」少女,林二汶搖身一變,成為了「逃離鋼筋森林」的大都會新女性,唱的不是卡啦OK的cantopop,而是當年林憶蓮都曾經走過的路線的2013年回歸版—-代表香港時代女性的成熟聲音。

第一張專輯WANNA BE,歌路上,主要是AOR(Adult Oriented Rock),有點Jazzy,亦帶點Funky,都是聽Simply Red和Swing Out Sister那類都市味濃的歐美好聲音長大的話,你會懂的。

暫且與HusBand分手,第二張專輯On The Go由粵語轉向普通話主打,合作的班底,除了依然有敲擊樂好手荒井當監製,還有周耀輝包辦大部分的歌詞外,音樂人才更來自五湖四海。

其中最突出的,是剛於今年第25屆台灣金曲獎中,摘下最佳新人獎的中國唱作人兼結他好手李榮浩,除了與荒井雙龍出海,擔綱編曲,他更參與了專輯內大部分的結他及鍵琴演奏。

整體的音樂風格,則繼續沿著上回歌路,都市感覺韻味依然濃郁,亦滲入了一兩首較為大路的情歌。

Eman_&_Anthony_(4)

1.最後
打頭陣的第一首歌,卻刻意名為最後。直接了當的一句結他Riff劈頭,鋼琴略帶含蓄地伴著,奇特的synth lead寥寥一句來和應,再來一把低音大提琴低吟地搭訕,歌曲初展開,樂器配搭簡而有力,直至第一次進入副歌,full band才正式登場。

旋律略帶點淡淡哀愁的苦澀味,一直抑壓著的感情到最後開到荼靡,愛到再聲嘶力竭也無效,唯有放手。

2.夕陽生活
Funky的低音電結他Riff先聲奪人,切分音節奏的和音進入,鼓擊響起、齊齊進入Verse 1,二汶端出一套Funk天后氣派,冷艷得有點意想不到。

走過Verse 2,進入了Chorus,主音電結他與低音電結兩位師兄弟一同歸位,同一個結他Riff齊奏,其實有點像是Verse 1的變奏。

樂段重複,高低音兩支結他Unison,chok下chok下的horn session加入(這個班底頻頻出現於香港演唱會,亦曾於「我是歌手2」中亮相),令節奏感倍加醒神,樂曲的整體氣氛亦生色不少。除了整體音樂及演繹風格,另一驚喜位,作曲人原來是倫永亮。

3.Do You Love Me
專輯的第一首主打歌,由老拍檔盧凱彤寫歌,有點像是上回”WANNA BE”的延續,同樣是帶點Jazzy的R&B路線。

結他riff穿插於溫暖的電鋼琴中,再來幾句長笛的即興旋律對話,份外喜歡bass line的groovy,與鼓擊節奏chok得天衣無縫。

一開聲,林二汶的聲線忽然變得嬌嗲扭擰起來,可能是心理作用吧,唱腔居然變得有點盧凱彤的影子。

歌詞方面,夾雜了粵語、普通話和英語,是否是為了打開大中華市場而鋪路?

4.危險動作
林二汶親自撰寫旋律,伴著非常直接了當的結他Strumming Pattern,歌曲副歌漸入佳境,演變成英倫輕搖滾的節奏。

中段的電結他solo,將樂曲推進高潮,像過山車般攀上高處然後急速墮下,然後又再上軌,重複副歌醞釀另一輪高潮的氣氛,最後第二副歌的大合唱,很有演唱會尾聲的感覺。

5.出嫁詞
專輯進入下半部,音樂氣氛開始平靜下來。

很有舞台感覺的一首歌曲,我幻想著一個燈光調暗了小舞台,林二汶一人站在鋼琴師旁,被spot light直射著,鋼琴伴奏徐徐響起,和我們講一個待嫁女兒的心情故事。

第二次進入副歌部分,同一旋律,演繹卻變得戲劇化起來,舞台燈光亮起,林二汶表現出她唱功如何在音域伸展上的遊刃有餘,聲嘶卻未見力竭,最後,歌曲回歸平靜,舞台燈光熄滅。

6. 最幸運的人
林二汶以一人獨幕劇的無伴奏姿態開腔,倫永亮大師一貫甜美的大旋律中,卻配上好幾個令人不易捉摸的音程(Interval),旋律線條委婉優美,進入副歌來個轉調,然而卻是柳暗花明,徘徊於小調與大調之間,一如我們的人生,月缺或陰晴,時亦有之,幸運與否,只在乎我們有沒有努力去探索。

一峰哥哥的歌詞,在優美的和弦及旋律襯托下,顯得份外溫暖地窩心,中段的弦樂部分,又像把帶我們進入了宮崎駿動畫中的理想國度。

這首歌不容易唱好,是繼”無忘花”後,二汶唱功的完美示範,同樣地,是一首很富有舞台感的歌曲。

7. 在你身旁
一首簡簡單單的情歌,由藍奕邦操刀,旋律有點流於平鋪直敘,未見突出,幸而具風格的編曲卻挽救了不少,和音部分的編排,亦讓歌曲多了多一個層次的韻味。

8. 漂泊
終於來到監製荒井登場寫曲,先只有電結他一把,同樣又是以獨幕劇的姿態展開,第二次回到Verse 1,編曲突變,變成一派英式輕搖滾。

進入Chorus,帶點狂傲的電結他節奏,令整體氣氛躍動起來,旋律的音程跳躍,展示了二汶的唱功,也同時有搖滾的一面,最後衝上雲霄高處的連串假音,不妨賣弄一下唱功吧。

9. 最初
來到最後一首歌,卻是回到最初。歌曲同樣是由荒井操刀的旋律,表面上是一首Jazzy的Ballad,來到Chorus,卻意想不到地來了點小調味道,二汶不是來和你顯功架,今次純粹和大家玩靚聲,演繹得比任何專輯中任何一首歌曲都要更含蓄。

明明是低音結他高手的Fergus Chow,在這首歌曲中卻擔綱電鋼琴及Organ手,讓歌曲平添一分品味成熟的大都會感覺,這首靚歌,要用大喇叭來品嚐。

(原文刊登於MR雜誌9月號,本網誌版可能略有修改)

音樂給你的勇氣

DSC_0012

「今朝早聽到呢首歌,好開心哦。」

以上是經常出現在我家,我和我太太的對白。

對於你來說,在生活裡,音樂又扮演著什麼角色?

我相信,這晚出現在林二汶音樂會的朋友來說,音樂,就可以是給予心靈的一種力量。

一曲既畢,這種力量,會停留在身體內一段時間,讓你更有勇氣,去面對明日的挑戰,去走一條前景未明的陌生路。

一如林二汶這張新專輯的主題一樣,會讓你繼續On The Go。

這一晚夜,我路過這張音樂會的海報,我低頭合十,不是想搞笑,而是,我真的心存感激,多謝上天讓我有機會學音樂。

於是,無論生命上面對不同的挫折,說我阿Q也好,我依然會覺得,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

正因為,音樂這好朋友,經常給予我勇氣。

不要讓音樂停下來,要永遠On The Go。

與你音樂同路

Screen Shot 2013-11-02 at 6.56.10 pm

近幾年,每當華燈初下,走過尖沙咀、中環、旺角的大街小巷,久不久,你都會見到一些在街頭玩音樂的朋友。

他們當中,有一把年紀的,也有年輕力壯的,有男,亦有女。

他們不是向大家討飯吃,他們只不過是把街頭當作自己的音樂舞台,那裡有聽眾,那裡就是他們的舞台。

除了營營役役匆匆忙忙的生活,原來,香港也有這可愛一面,我暗地裡覺得,這是個值得可喜的現象。

我好歹也是學音樂,食過下夜粥的,雖然,自己最終都沒完成少年時的音樂夢想,但每次當看見這些還在努力中,沒放棄過繼續玩音樂的朋友,每次路過,我都有一份莫名的感動。

今早,無意中在YouTube上看見這個廣告,那一份莫名的感動,再次泛上心頭。

廣告中,出現了那些你和我都可能在街頭見過的朋友,當中,包括了威哥、Circle、Eddie Lin、傻喇士多這些歌者,各自以個別的風格,演繹陳奕迅的舊作「我的快樂時代」。

(民歌搖滾風的「我的快樂時代」的作曲人,是90年代樂隊Black Box的林健華,作品推出時,是為1998年,那個快樂時代,還有華星唱片)

有趣的是,還有飾演路人甲乙丙的歌手名人,他們包括了黃耀明、林二汶、RubberBand、以及陳奐仁。

廣告片外,還有一系列的MOOV與你音樂同路網絡短片,讓每位演出的歌者,各自剖白一下自己的音樂故事。

我份外欣賞這系列的網絡短片,很地道,很有香港情懷,也沒有刻意賣弄創意的小聰明。

其中,尤其是威哥深情演繹的「忘盡心中情」。

事實上呢,每次在旺角路過見到威哥,其實也很想對他講句打氣的說話。

但看過這短片後,我覺得這句話,在這裡講,能發揮的效力,可能更大。

「威哥,你好正!」

如果大家都有同感,拜託也轉發一下他那幾條短片,支持一下威哥。

林二汶【對媽有話兒】

20130510-234723.jpg

笑中有淚這形容,聽起來好像有點行貨。

但這一晚夜,在壽臣劇院的某個陰暗角落,的而且確,我笑得實在很大聲,暗地裡,我又真的流下過幾滴眼淚。

有關於和媽媽相處的那事兒,這晚夜,林二汶和我們分享的,不單止是屬於她個人的,故事中的人物,是她,也是你和我。

二汶一人分飾多角,由媽媽疼愛的孩子、有著眾人影子的老媽子、以至是,那位離鄉背井,放下自己的孩子,來幫忙撫養人家孩子的異幫女子。

人家說,在媽媽的心目中,我們永遠都是沒長大過的孩子。

十月懷胎,眠乾睡濕的日子還不夠,為我們操心,是她的終生職業。

所以,難怪又有人說,唯有當母親離開後,我等男生,才會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媽媽離開了,已經是第八個年頭,我敢不肯定,我是否已經成為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但我只知道,老媽子從前所教過我的,由洗澡、擦牙、綁鞋帶、拿筷子,生活上最基本的二三事,當然,還有搭巴士要讓座給老人家和大肚婆朝早見人要講早晨這事兒。

我的一舉一動,待人接物,其實,都甚有母親的影子。

感謝這晚二汶何秉一把靚聲一台鋼琴的精彩演出,勾起了我對媽媽往事的種種思憶,讓我笑得實在太開心,淚水也流得很痛快。

願,大家母親節快樂。

P.S.林二汶在她的粉絲頁說,江湖規矩,看首場的,不能爆響口說rundown,所以,我這篇網誌,只能分享我看後感受的小小心事了。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