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石讓的電影音樂夢

「電影配樂就是電影的靈魂哦。」

每一次,當我坐在戲院內,電影配樂的悠揚樂韻響起,伴隨著視覺上美不勝收的畫面時,我的腦海內,就會出現這個想法,而不止一次令我有這個感受的,就是久石讓的配樂。

21套宮崎駿動畫經典,Netflix一口氣重溫

最近,Netflix把21套宮崎駿的動畫電影系列上架,一下子間,讓大家重溫了不少老師的名作,當中有經典的,也有些是較為小眾的。

我期望,繼宮崎駿老師的作品之後,Netflix也會把北野武的經典舊作,一口氣上架。

也許你會問,除了大家都是日本名電影製作人,一位動畫界、一位導演及演員界,到底宮崎駿和北野武兩者間的共同點在那裡?

久石讓與北野武 以電影結緣音樂

事實上,兩位大師,與電影配樂作曲家久石讓,都是長期合作夥伴。

提起久石讓,相信大部人只會聯想起宮崎駿,我也一樣。但後來,我看了北野武的《花火》(1997),才赫然發現,久石讓原來並非是宮崎駿的獨家指定配樂人。

很多人認為久石讓與宮崎駿二人的作品,是天作之合,這點我也同意。但如果你認為久石讓只會把自己最好的交給宮崎駿,我覺得,這可能只是大家的一廂情願。

事實上,久石讓的音樂旋律,配在北野武的唯美暴力畫面內,居然又會產生出另一種情緒複雜的化學作用。

翻查紀錄才記起,大概是公元2000年前左右吧,當你以為北野武凡事只會訴諸暴力,他卻冷不防拍了一齣溫情小品《菊次郎之夏》(1999),那首主題曲的優美旋律,既帶點兒歌色彩的天真爛漫,同時又充滿溫馨感,於是,馬上攻陷了不少聽眾的心。

那段日子,打開收音機,DJ們都好像手到拿來,總喜歡把這首主題曲,用作劇場版獨白的配樂。

後來再翻查紀錄,我才知道,原來由《那年夏天,寧靜的海》(1991) 開始,北野武已經和久石讓多次合作。

就連北野武電影工作室的片頭音樂,都是出自久石讓的手筆。

除了上述作品,《北野武奏鳴曲》(1993)、《壞孩子的天空》(1996)、《大佬》(2000)等等,都是二人在電影及配樂交流的經典作。

我曾經擁有過一張《Joe Hisaishi Meets Kitano Films》的專輯,本來長期放在公司享受,可惜某天給某個同事借走了,之後就一去沒回頭了(如果現在正閱這篇文章的你就是這位仁兄,我想告訴你,我記得你是誰哦)。

這是一張很棒的精選專輯,收錄了上述所有北野武和久石讓曾經合作的電影配樂。

幸而,久石讓的作品,經常被反覆地重新演繹及灌錄,包括久石讓本人,純鋼琴、管弦樂、電子音樂配管弦樂等等,形形色色,精選專輯更是不勝枚舉。

今年69歲,過去十年,久石讓醉心於更多的管弦樂團的現場出現,除了擔綱鋼琴師,亦踏上指揮台,個人的作品以外,亦灌錄了全套貝多芬的交響樂,作為一名學習古典音樂出身的音樂人,相信是了自己一個心願吧。

要搜羅久石讓的新曲加精選的作品集,選擇太多,可以是一件很疲憊的事,幸好,他新灌錄的專輯,又好像源源不絕,就像最近推出的雙CD專輯《Dream Songs: The Essential Joe Hisaishi》,肯定是近年最值得收藏的一套。

這套專輯並非一般精選作品集這麼簡單,28首歌曲,有差不多一半,都是經過重新編曲的新版演繹。

第一張CD以鋼琴及大型編製的管弦樂團為主調,參與演出的,除了久石讓本人,還有他和他近年演出頻頻的新日本愛樂World Dream交響樂團,以及曾參與無數古典及電影配樂演出的倫敦交響樂團。

由鋼琴以幾個引人入勝的和弦展開,動畫電影《千與千尋》的主題曲,立即為這套專輯揭開了一個如夢幻般的序幕。

緊接著出場的,就有《魔女宅急便》女主角的主題旋律,大家相信都已經對這首歌曲耳熟能詳,久石讓刻意把原本的旋律略作修飾,加上裝飾音,鋼琴與小提琴的對話,尤其溫馨動人。

弦樂組撥奏把我們從動畫世界,帶到了《菊次郎之夏》的電影銀幕,這是一個很獨特的重新編曲,令人既熟悉,又有一點新鮮感,弦樂組與木管樂組的音樂對答,與鋼琴敲起的旋律伴隨,亦產生了微妙的化學作用。

我個人對《飛天紅豬俠》這齣宮崎駿作品印象一般,但這裡兩個音軌的管弦樂組曲,卻令我對此作產生了想要重看的衝動。此外,同樣是管弦樂交響詩般的大氣作品,《幽靈公主》又是如此地蕩氣迴腸,扣人心弦。

《那年夏天,寧靜的海》這電影配樂聽過無數次,是久石讓近年相對較少的配器曲式,前奏用上了電子音樂,同時亦配上管弦樂的伴奏,以及人聲的和唱。

回味了這麼多首舊作,令我最有感覺的,反而是電影《禮儀師》的配樂組曲。悠揚的大提琴旋律,如電影中對逝去者致敬的告別式,聽時真的令人有鼻子發酸的感覺,歌曲的中段,弦樂的大旋律繼續賺人熱淚,然後又把聽眾的情緒推進,同一個主旋律奏出充滿希望的聲音,幕幕感人的電影場面再次出現,這就是電影配樂的神奇魔法。

久石讓的電影配樂,就是《天空之城》中的魔法石

第二張CD的主角依然是鋼琴,但樂團換來編製相對較小的室樂團。部分歌曲,相信是選輯自其他較早前的電影配樂錄音,其中包括《壞孩子的天空》。

久石讓亦以純鋼琴幻想曲的曲式,重新演繹了《風之谷》、《天空之城》和《花火》等好幾首的經典,一一皆爲感動人心的作品。

而我個人的宮崎駿電影主題曲私房歌,一定要數《哈爾移動城堡》的主題曲,這首充滿浪漫歐陸風情的作品,以鋼琴配弦樂室樂團的演繹,三拍子的小步舞曲節奏,如電影中隨風移動的城堡,單憑聲音,已令人感到歷歷在目。

「電影配樂就是電影的靈魂哦。」

每一次,當我坐在戲院內,電影配樂的悠揚樂韻響起,伴隨著視覺上美不勝收的畫面時,我的腦海內,就會出現這個想法,而不止一次令我有這個感受的,就是久石讓的配樂。

與其說久石讓是一名電影配樂師,不如說他是一名音樂魔法師,他筆下的音符,其實就是《天空之城》內的魔法石,能夠一石激起我們心中情感的無限漣漪,電影未必可以讓你再三回味,但電影音樂卻可以。

久石讓「風起了」管弦樂組曲

風起了

上個週末,終於去了看傳聞是宮崎駿老師告別作的「風起了」。

因為事前都知道,故事中有部分內容是真人真事改編,並且歷史背景是一、二次大戰期間的日本,再加上,任誰都知道,日本人講故事的手法,向來含蓄,所以,在欣賞電影前,我也先做了少許功課。

一如所料,其故事的內容,實在帶點沉重,雖然哀傷之愁未及「再見螢火蟲」,但浸淫其中,看後又令人不得不反覆思量,迴響不絕。

故事節奏亦相當緩慢,也有點兒零零碎碎,是接近「東京故事」的那類,如果你懂得欣賞這類淡淡然又要慢慢咀嚼的日式風情,這類故事結構,你應該不難接受,期待荷里活式的節奏,肯定你是入錯戲院了。

除了一貫優美的視覺震撼外,娛樂性其實近乎零,進場前,於同場戲院中見到有小朋友,已覺不妙,果然不出所料,開場未夠15分鐘已經開始喊悶,真的不明白,那雙父母的腦袋在想什麼,居然以為是卡通就是兒童適宜。

看宮崎駿老師的電影,我最愛看到在蔚藍色的天空上飛翔的情景,當然,還少不了的是,這些的優美畫面,被配上久石讓老師好比天籟的旋律。

「風起了」的主題旋律,幾乎貫穿了整套電影,以不同的樂器及編曲手法,反覆變奏。無論是充滿歐陸浪漫情懷的、離愁別緒的、充滿希冀的,每次出現,都能直嵌你的心房。

久石讓老師向來都對小號這銅管樂器寵愛有加,而作為一名過氣小號演奏者,當我聽到這旋律由小號獨奏時,悠揚的樂韻,更是勾起了我無限的思憶,刺激著我的淚腺,鼻腔也是酸酸的。

現在這一刻,我閉上眼睛,一邊在回味著電影中的蔚藍晴空,一邊在聆聽著這套「風起了」的管弦樂組曲,暗地裡,想起了電影中的這句話。

「即使疾風起,也要努力活下去」。

多謝宮崎駿、也要多謝久石讓,在你們的世界中,生活即使如何不完美,回憶中,也總可以讓人留下絲絲美意。

欣賞完「風起了」,如今即使合上了眼,我也會看到了風、聽到了風。

Out of Sight

據說此動畫短片,除了熱爆台灣,也在日本引起關注。

雖說此動畫中富幻想力的童真韻味,甚有宮崎駿爺爺的影子,但其水彩繪畫配合手繪的筆觸,很是動人,音樂也配合得實在出色,是有靈魂的作品。

對呀,但凡創作都需要有靈魂,先有了靈魂,才能打動別人。

奉勸各位朋友,千萬不要那麼缺德,將結果告知未看的朋友。

也千萬不要看人家的評論(除了我這個以外),看罷整支短片,我保證你的內心會牽起絲絲暖意,或換來一陣會心微笑。

「世界並不完美,但當你總看到人家看不到的美好,人生,也可以活得很完美。」

YouTube高清版

國內朋友可看YouKu版。

久石讓與宮崎駿的25年

與宮崎駿動畫走過的25年

八十年代,廟街的精美唱片,是我幾乎隔天便去打躉的地方。

那個時候,我剛上中學,開始迷戀在黑膠唱片上轉下轉下轉出來的美妙聲音。我甚麼都愛聽,古典、爵士、中外古今的流行音樂,通通都不放過。

精美唱片有位很好人品的大哥哥,他見我幾乎每次來都是在特價碟堆中尋寶,兼且看多於買,九成是窮鬼一名。於是乎,久不久,他便會偷偷地幫我錄幾盒卡帶,醒啲好嘢我聽。

有一次,他問我看過「風之谷」這卡通沒有,我說:「正場戲飛太貴,待我等早場二輪推出時才看吧。」誰知他說:戲可以等,但 Soundtrack卻不能。

於是,他便轉過頭來,靜雞雞給了一盒90分鐘的卡式帶予我,裡面有齊「風之谷」的主要電影配樂。他還頗有心思地,A面B面分類,一面是電子版,另一面是管弦樂版。

那個年代,一般人家裡連電腦都沒有,更不用說什麼上網Google了。所以,當我聽完之後,即使懷著異常興奮的心情,卻久久未能知道這位大師久石讓究竟是何方神聖,為什麼他可以電子及管弦樂皆精。

久石讓的電子配樂,很受一些新浪漫派管弦樂曲配器影響,也有點富田勳的影子。所以,你同時亦不會感到意外,久石讓的管弦樂配器,也會帶點Berlioz或Stravinsky等作曲家的大型管弦樂作品之影子,前衛詭異之處,更深受日本前衛作曲家武滿徹的影響。

但更難能可貴的是,久石讓同時亦是一名天生的旋律大師,他筆下寥寥兩三句的優美旋律,老少咸宜,令人過耳不忘。

即使是最沒有音樂感的朋友,看過任何一齣久石讓做配樂的電影,離場時,你總會哼得出其中一兩句充滿詩意的旋律。

之後,我開始發覺,每齣宮崎駿的卡通,電影配樂都打上了久石讓三個字,如影隨形。

久石讓與宮崎駿

不是聽過這「久石讓在武道館~與宮崎駿動畫走過的25年」音樂會,我才不會猛然發覺,宮崎駿+久石讓這個組合,原來已經有25年。試問,人生有多少個精彩如他們兩位老拍擋的25年?

這場音樂會已出了Blu-Ray,25年的心血結晶,在一個音樂會上,每一套卡通配樂作品都一次過以組曲形式演繹出來,我看過網上有人在電視錄下來的高清版,有多個場面早聽得我毛管直豎,心想,Blu-Ray版一定更震撼,當行貨到達後,我一定會買(後來我真的據為己有了,超開心)。

單是看以下這段800人大合唱的「天空之城」主題曲 ,已值回票價。我第一次聽時,真的感動得眼泛淚光哦。

浪漫與童話之間 — 宮崎駿 三鷹美術館

原先守護著天空之城的機械人,移居在此守候,感覺依然孤獨。

小妹妹是真的,但龍貓當售票員當然是假的,因為本館不設即場售票。

俯瞰場館入口,像棵小盆栽,不壯觀,但很怡人。

與女友的自拍照,這路口遊人眾多,這張是唯一成功沒有把其他人攝入鏡頭內的照片。

多年前,許多許多年前,一齣「風之谷」,令我迷上了宮崎駿的作品,之後的「天空之城」、「幽靈公主」,以至近年的「千與千尋」和「哈爾移動城堡」,都一一成為了我的至愛影片。

宮崎老師的作品,總彌漫著一種帶點童真的浪漫色彩,深處又蘊涵著好些發人深省的哲學性話題,隨年月於不同時候欣賞,感受又可截然不同。

得知宮崎駿的三鷹美術館開幕後,一直也想到此一遊。今趟旅行,雖然來去匆匆,事前又沒有認真地計畫過甚麼行程,唯獨是這宮崎駿美術館,我卻有所準備,做好功課。

前往三鷹美術館,一定要事先預訂門票,你可以選擇先在香港透過JAL購票,或者像我一樣,在日本當地的便利店LAWSON的自動購票機Loppi訂票。

http://www.ghibli-museum.jp/ticket/english_r.html

http://www.lawson.co.jp/lawson_more/ghibli/how_to_buy.html

前往的方法很簡單,乘JR至三鷹駅,從南口出發,步行15-20分鐘左右就可到達。你也可以選擇在三鷹駅乘搭循環專線巴士前往,車程大概5分鐘左右。

「大家一起來做迷路的小孩吧!」,這正是三鷹美術館的口號,不要誤以為這裡是甚麼主題公園,這裡名符其實是一個迷你美術館而已,但只要你是宮崎駿迷,參觀宮崎老師的工作室、看看他的親筆人物設定手稿及Story Board,以及那個運用了光學及立體模型技術來解說動畫原理展館,便足以令你樂透而忘返。至於那套館內限定放送的動畫短片,只可算是錦上添花而已,還是不及場館中的展覽吸引。

同場加影,就是製作Wallace & Gromit Aardman工作室的展覽,Aardman所有的影片,都是用稱之為Claymation的技術製作(即黏土模型加Stop Motion拍攝的Animation),場館內,便展出了好些拍攝Wallace & Gromit時所使用的模型原品。

全館的感動位,在於屹立在美術館天台,原先守護著「天空之城」的機械人Lambda,除了館外範圍,這裡便是唯一可供遊人拍照的地方,由於極受歡迎,要埋機械人身邊拍照,可想言之,真的一點也不容易。

我等了良久,才拍下了這張機械人的獨照,算是償了這趟旅程的小小心願。仰望這孤獨的機械人,屹立於四周翠綠的草叢間,我想,正在努力守護地球生態的鬥士們,又會否像這機械人般地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