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的謊言

20130129-190914.jpg

出來社會工作第十個年頭,我去了美國,回到學校裡念書。

每個週末,我都會打長途電話回家,聽到的,都總是老媽子和老爸說著「沒事沒事,電話費貴,忙就不要打回來」,然後,很快便掛上電話。

每次,都不會講多過一分鐘。

另一邊廂的我,當然知道他們不是真的「沒事」,每次掛上電話後,心裡面總有點難過。

本來打算在美國留下來念MBA的,一年後,心還是放不下來,我最後選擇回到香港工作,同時在香港繼續學業。

兩年半後,爸爸媽媽都先後離開了。

父母就是這樣,辛辛苦苦把我們撫育成人,眠乾睡濕,每天都在為我們操心,到我們長大後,卻又總不想讓我們掛心。

「老爸的謊言,你聽得出來嗎?」這支公益廣告,在內地播放,創意和導演的團隊,卻是來自香港,片中所能觸動到的情感,卻是可放諸四海,每個為人子女的都應該體會到。

此片拍攝十分細膩,有幾個空鏡,有某一個停頓位,看了幾遍,還是令我看得慼慼然。

你,也有類似的體會嗎?趁父母還在,不要只打電話,去多見他們幾面吧。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一公升的光

我經常也會想,我們這些從事所謂創意行業的,除了鼓吹消費外,究竟有否用我們的腦袋,為這個社會或地球貢獻過什麼。

你會告訴我廣告公司也很樂意做公益廣告呢,是的是的,我也衷心希望,假使做一兩則廣告出幾篇公關新聞稿,能夠喚起公眾關注就是最好解決方案的話。

我對名人效應絕無異議,我更是欣賞那些投入公益、身體力行的藝人,但事實上,我覺得大部份主流公益團體,都過度依賴名人救地球,遠高於創意救地球。

創意真的能救地球?最近我就新聞看到一個來自菲律賓的創意個案。

話說在馬尼拉的貧民窟,居民的家,就在那終日密不透光的鐵皮屋內,即使整個社區就在嘈吵的鐵路旁邊,環境如何惡劣,他們大部份時間也情願逗留在室外,因為負擔不起電費,在大白天,家裡也是漆黑一片,伸手見不到五指、意外頻生更不在話下。

一公升的光(A Liter of Light)是一個菲律賓的志願團體,他們參考了巴西於2002年經歷能源危機期間,一些民間自發的環保燈泡土製方法,再經由一群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的學生加以改良,發起了這個讓馬尼拉貧民窟居民重見天日的活動。

這個創意發明很簡單,只要一個我們常見的一公升膠汽水瓶,注入清水和幾茶匙的漂白水,在一小塊鐵皮上開一個洞,把膠汽水瓶固定於中間,然後在鐵皮屋的屋頂上,也開一個尺寸恰好的洞,把這個小裝置陷進去,陽光穿透膠汽水瓶的上半部,另一邊廂,透過光線折射,曝露在家裡天花的瓶樽底部,就自動變成一顆發亮的「太陽能」燈泡。

每一顆「太陽能」燈泡,能發出相等於一顆55-60W燈泡的亮度,並可以持續使用大概10個月。目前,該組織已為大概一萬個家庭免費裝置了這「太陽能」燈泡,他們冀望,在2012年之前,能擴展至讓一百萬戶貧困家庭受惠。

這個活動的成本很低,但推廣至菲律賓全國各地,或甚至是其他有需要的國家,卻需要更多資金、志願工作者,還有最重要的,就是大量循環再用的一公升膠汽水瓶。現在有了無遠弗屆的社交網絡,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想支持他們的話,便更加方便,你可以到他們的facebook頁面(按這裡),又或者,到Twitter關注@aliteroflight

看完這個創意個案,我更相信,原來創意的威力,不僅僅在於創作驕人的宣傳活動,而是以創意解決問題,令有需要的人直接受惠,這遠比任何創意大獎的金牌,更值得令人鼓掌。

(原文刊登在筆者於MetroPop週刊的「廣是廣非」專欄,本網誌版稍作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