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ndtrack

荷里活大電影的解碼遊戲 | Alexandre Desplat’s Imitation Game In Hollywood Movies

在每次欣賞一齣電影時,只要你稍稍留意一下幕後人員中電影配樂的作曲人名單,你就會不難發現,有好些名字,總是經常重覆出現,譬如想當年的John Williams或近年的Hans Zimmer,愈是吃得開的那幾位,出現的次數就愈頻密。 Alexandre Desplat肯定是近年荷里活最炙手可熱的電影配樂作曲人之一,作為今年奧斯卡最佳電影配樂作品”The Grand Budapest Hotel”得主,兼且還有另一套作品”The Imitation Game”同時入圍奧斯卡,再看看2014年他的荷里活電影作品名單,還包括了”Unbroken”、”The Monuments Men”和”Godzilla”,絕對可稱得上是量產型作曲人。 除了產量極高,Alexandre Desplat過去所擔綱過配樂的電影種類,亦相當多元化,由超級商業的”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史詩式荷里活大製作”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 、輕鬆小品”Julie & Julia”、獨立製作”Fantastic Mr. Fox”、以至藝術色彩較濃的外語片”Lust, Caution(色戒)”,琳瑯滿目,就像一家電影配樂的超級市場。 原籍法國,自小被古典音樂薰陶,曾經學習鋼琴、小號及長笛,對法國浪漫派作曲家如Saint-Saëns及印象派Debussy及Ravel等,份外情有獨鍾,同時,他亦很早已經對電影配樂產生濃厚興趣。 1986年開始踏足法國電影圈,為電影”Le Souffleur”創作了第一套配樂,及後,於2003年被荷里活電影圈發掘,為”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這齣電影譜曲,Alexandre Desplat那帶點Art House小品的音樂風格,很快便備受注目,該電影之配樂,亦獲得了那一年的金球獎最佳電影配樂提名。 「工多自然藝熟」,就連Alexandre Desplat本人也不諱言,他是一個譜曲神速的作曲人,幾乎任何時間,他的腦袋也在拼湊音符。為電影當配樂師29年,先後為超過100套不同大小規模的電影創作配樂,平均每年最少創作5套以上的作品,一年365日,他的工作,幾乎是年中無休。 難得的是,即使已經是荷里活電影配樂圈的當紅作曲人,他仍然會為規模較小的電影創作配樂,除了商業電影,還包括不少獨立製作。 據他先前在BBC的訪問中所透露,即使是荷里活的大製作,由毛片交給作曲人以至把配樂錄製的時間,隨時也只有少於一個月的時間,幸而他也是一個作曲編曲的快槍手,所以亦很快融合了這種荷里活式的製作節奏,慢工出細貨好、趕工出正貨都好,一律沒有問題。 的而且確,拍攝一套出色的電影,實在需時(不,今年不是有一齣奧斯卡得獎電影”Whiplash”,人家只用了19天就拍完嗎?),但談到為一套電影配樂,即使在荷里活這電影夢工場,也往往要在極速的時間內(譬如三四個星期)完成,這是行業現實,始終音樂只屬配菜。 當然,Alexandre Desplat在電影夢工場如此吃得開,除了他的專業態度外,說到底,還是要回到音樂本身。 作為一名電影及音樂發燒友,我還是由”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這電影配樂開始才成為Alexandre Desplat的粉絲。 雖然曲風多樣化,但他的作品中,我認為還是受到法國浪漫派作曲家的薰陶,作品常帶有饒富詩意的優美旋律,卻不是容易琅琅上口大旋律,風格略為含蓄,管弦樂的配器,層次豐富而蘊藏暗湧,變化多端而充滿想像力。 一套出色的電影配樂,往往能夠在電影一幕既終,字幕徐徐升起的一刻,帶領著讓觀眾心滿意足地步出電影院,同時在歸家的路途上,繼續回味著電影中的難忘情節。 …

荷里活大電影的解碼遊戲 | Alexandre Desplat’s Imitation Game In Hollywood Movies Read More »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的「一代宗師」電影配樂

音樂,向來都在電影中扮演著催化劑的角色,除了會找來梅林茂這等與他氣質匹配的作曲家做配樂,一直以來,王家衛更擅用罐頭音樂入戲,當中不乏神來之筆。 甫一開場展開的雨中格鬥,電影「一代宗師」內教我印象最深的一幕,就是故事接近尾聲,葉問(梁朝偉)宮二(章子怡)二人在大南茶室最後一次見面時的一幕對白。 弱不經風的宮二,講話時,彷彿只吐出一縷輕絲,是對葉問的深情告白,但宮所懷緬的一切,如今只活在記憶裡。 「我選擇留在我自己的歲月裡了。」 有些旋律與和弦,總是份外能勾起我們的思念情感,這一幕戲,王家衛沒有用原創,卻採用了大師Ennio Morricone的經典作品,電影”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內的插曲Deborah’s Theme。 「在最好的時間遇到你,是我的運氣。可惜我現在沒有時間了。」 「說人生無悔,那是賭氣的話。人生若無悔,該多無趣啊。」 「我心裡有過你,不怕說出來。喜歡人不犯法,但也只能到喜歡為止了。」 「讓我們的恩怨就像一盤棋那樣留在那裡。」 一幕既畢,餘音裊裊,我一路步出戲院,腦海裡還是上面的這幾句話,深刻如烙印。音樂配畫面,就是有這股攝人魅力。 百般滋味,湧上心頭,對白美指演技再精湛,催化劑,還需靠這音樂。 離場時,也發覺身邊有朋友在議論紛紛,說這個王家衛究竟在拍功夫片還是文藝片,為什麼梁朝偉張震章子怡等人的地獄式武術訓練都不怎麼看得出來,到頭來,又不外乎又是王導典型的「沒有張揚的愛情故事」云云。 我想,正如戲中所講,「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大家還在滔滔不絕談論中,無論覺得那是動人好、矯揉造作也好,最少也証明,電影中的不少情節,還是值得你去再三咀嚼回味。 在重溫以下這段音樂的同時,細閱上述的那段對白,看看是否真的「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後記:老友在facebook上留言,問我此曲為何與Ennio Morricone另一大作Cinema Paradiso極其相似,但他卻又說不出似在那裡。 我嘗試以我粗略的方法回應:「這兩首作品都用了一些能刺激淚腺牽起思念漣漪的和弦進行,結構相近,至於賺人熱淚的大旋律,則以Cinema Paradiso略勝一籌。」 聽聽以下這一段優美樂章,看看又會否感到蕩氣迴腸,百般滋味在心頭?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Alexandre Desplat 的電影音符

我最近無意中在Wall Street Journal 讀了一篇有關Alexandre Desplat的訪問,有點驚訝這位今年50歲的法裔電影配樂作曲家,經歷了27年的配樂生涯,迄今已創作過超過100套電影配樂。 其實我還是後知後覺,到了看【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的時候,才開始留意到他的名字,然後再看看其他電影credit,更赫然發現他是位多產作曲家,李安導演的【色戒】,居然也是來自他的手筆。 不知是否是法國人關係,雖然目前已是身居美國的荷里活當紅作曲家,Alexandre Desplat的作品風格,卻帶著濃厚的19世紀法國浪漫樂派作曲家Berlioz的影子,配器結構層次豐富,和弦與旋律的配搭,變化多端而充滿想像力。 每次聽到這位作曲家譜下的旋律(他寫的大部份卻又不算是大旋律),總感覺有股如淙淙流水般的優雅韻味。 電影最後一幕既終,字幕徐徐升起,步出戲院,剛才那段主題旋律,仍繾綣留在你心,你的咀角略帶微笑,百感交雜中,回味著電影故事中的人生甜酸苦辣。 就是這樣,一齣優秀的電影配樂,總能令觀眾對電影的情節,再三回味。 Alexandre Desplat的作品多不勝數,以下是其中我最欣賞的幾段電影配樂,當中有那個電影場面,會令你對他譜過的旋律有多少印象?

音樂鬼才將為香港迪士尼樂園創作音樂

相信和不少人一樣,先因為一套陰間大法師(Beetle Juice),然後再來一套剪刀手愛德華(Edward Scissorhands),我開始迷上了添布頓(Tim Burton)充滿黑色幽默的奇幻世界。 喜歡添布頓(Tim Burton)電影的話,又大概沒可能不知道配樂大師丹尼艾夫曼(Danny Elfman)是何許人,過去廿五年來,兩人除了合作無間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便莫過如他除了包辦了怪誕城之夜(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全片配樂,更曾擔綱其中主角鬼王傑克(Jack Skellington) 的歌聲演出。 今年適逢是二人合作的25周年,為此二人亦合作即將推出一套CD Box Set,全球只會發行一千套。 最近,透過太太的朋友收到風聲,知道丹尼艾夫曼(Danny Elfman)即將來香港,作為大師的小粉絲,得悉後我當然第一時間報名約做訪問,同行的還有我那位也是小粉絲的太太。 想起我做樂評人已經是十多廿年前的事情,多年沒有做過訪問,今回確實有點緊張,幸好我對大師的作品瞭如指掌,所以也不愁沒話題。 事實上,丹尼艾夫曼(Danny Elfman)今次來香港的目的,是因為接受了香港迪士尼樂園的委託,為2014即將推出的一個新主題館「迷離莊園」(Mystic Manor)創作配樂,為了隆重其事,親身感受一下樂園的氣氛,大師這天便特別現身樂園,來進行考察,順道會見傳媒。 原來,丹尼艾夫曼小時候到迪士尼樂園,最喜歡的就是到當中的鬼屋Haunted Mansion,話說他的經理人在某次參與迪士尼樂園的活動時,無意中發現了類似Haunted Mansion的「迷離莊園」這個新計劃,其中那位冒險家主角的古老大宅,收藏了無數來自世界各地的奇珍異品,其設計藍圖居然與丹尼艾夫曼在加州的大屋有幾分相似,於是大家便一拍即合,促成了這次合作。 丹尼艾夫曼亦不諱言,他對此計劃如此有興趣,或多或少是想完自己的一個夢想,希望自己的音樂能夠在一個充滿歡樂的地方365日也不停播放。 他亦談及與添布頓的合作,這位電影鬼才每次在拍攝期間,總要他這位音樂拍檔前往他的拍攝場地,親身感受一下其中氣氛(添布頓出名不喜歡做太多後期製作,大部份都會動用實景拍攝),於是,當他今次接受了香港迪士尼樂園的這個計劃後,亦主動提出要親自來一趟,感受一下亞洲這一邊的迪士尼樂園有何不同,他更說,在製作期間,一定會多來幾趟,可見他做事之認真。 說起亞洲電影,丹尼艾夫曼說他亦有留意,近年印象較深的,哈,居然是星爺的功夫(Kung Fu Hustle),在場的聶安達(Anders Nelsson), 立即鬼馬地遞上一張當年由他做配樂的殭屍先生DVD,笑說大家要多多交流一下中國殭屍和西洋殭屍的心得呢。 真的期待「迷離莊園」能盡快開幕,讓我感受一下丹尼艾夫曼專為香港迪士尼樂園而創作的音樂,可以有多詭異,多鬼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