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沒去遊行,去了昂平行大運。

如題,但請不要問我為什麼沒去遊行了,我近來愈來愈覺得真理不會愈辯愈明,你睇阿陳生單料就知。 Anyway,雖然由愉景灣去昂平其實很方便,但由於我女友堅持這是家庭活動,一定要帶小狗,所以這天早上,我們先要從愉景灣搭船到梅窩,再從梅窩搭百幾蚊的士到昂平市集。 我們先在昂平市集吃個午飯,再在附近的寶蓮寺大佛、茶園、心經簡林及鳳凰徑山腳等地方走個白鴿轉,到大概3點左右,烈日沒那麼當空時,便開始從昂平360纜車下沿途的山徑,由山頂行到落東涌。 當然不可以話行就行,因為帶著小狗,我們除了每人帶足差不多3公升的飲用水外,更要先讓小狗濕身,才可以出發。 搭過好幾次昂平360纜車,還是第一次以雙腿走同一條路,路標說全程3小時,那天我們用最悠閒的步伐,沿途又不時停下來拍照,最後用了2.5小時抵達山腳。 天公做美,這天的天朗氣清,漂亮得簡直有點匪夷所思,所以我都係立定主意,旅行無所謂,移民就咪攪我喇,香港的確是一塊福地。

唔好叫我二手狗!

這頭坐在Sophie旁邊的白色小狗,叫Moochie,大概四至五個月大,被主人領養了剛好一個月,和她行山當日,已經相當懂性,叫佢坐低影相佢就坐,有笑容兼無咋型。 她是甚麼品種的狗?唔…咁靚女,斷估都係混血啦,呢…即係果D唔知咩咩Rosemary或者Maggie Q果類囉。 像Moochie這般可愛的小狗,平均每個月有80多隻被人遺棄,等待領養。經濟下滑,遺棄小動物的情況更日益嚴重。 領養「二手狗」會不會有很多問題? 查實一樣米養百樣狗,和人一樣,每隻狗都有自己的脾性,很難一概而論,給你在寵物店千揀萬揀回來的小狗,與你領養回來的,其實分別不大,你一樣要和它相處一段時間,才能彼此熟習對方的脾氣和生活習慣。 養混種狗好還是純種狗好? 這等同識男仔識女仔一樣,何必定下那麼多的條件框框?一齊就看緣份吧,我唯一可以告訴你的是,一般而言,混種狗一定比純種狗硬淨,病痛亦會較少,理由很簡單,愈是純種的,近親繁殖的機會便愈高。就同人類一樣,愈混得雜的,血統反而更優良,你睇王敏德幾高大靚仔你就知喇。 如果你正打算養狗,不防先到以下的網址看看,說不定,你會遇上另一頭像Moochie這般可愛的小狗,混種的,更筍。 記住,打算養狗前,請先考慮領養,免得過買就不要買。 http://www.hongkongdogrescue.com/public/index.php

何必為未發生的那個未來,放棄已擁有的這個現在。

時間像一陣風,剛剛才來,未及時看清楚,卻已經走了。 今年復活節,已是領養了Sophie的第四個Good Friday,事有湊巧,剛過去的週末,在家的附近,我們遇上了Sophie從前的女主人。 還記得三年前,她告訴我們正打算要和丈夫生小孩,家中又已經有另一頭四歲多的拉布拉多犬,加上快將要搬去另一個地方較小的家,所以才逼不得已地,把養了只一年多的小Sophie,送給別人。 時隔三年,再遇上了她,見她一臉憔悴倦容,和她打個招呼,當遇上還對她熱情有加的Sophie,卻變得開朗起來,但燦爛的笑容背後,仍可見掩不住的神傷。 「我和我的先生分開了。」 「咦,為什麼Sophie好像沒怎麼長大過?」 三年過了,她既沒有成為母親,她當時恐怕會長大得太快,狹小的家居會容納不下的小狗,今天還是一頭小個子。 她邊向我們道別,眼裡邊帶點依依不捨。 我問身邊的小Sophie,你還記得你從前的主人嗎?她說:「Wharf Wharf。」

穿過大潭,再行到深水灣。

平安夜翌日,宿醉可能還纏繞著你,你吊住半條人命臥在床上。 我早已榮升涼伯,Party難醉早不適合我,至於我那早幾年還在吉隆坡,隔晚夜蒲兼長駐各大夜場做DJ打碟的女友,也可能受了我的感染,平安夜只與我到了東涌吃飯兼看電影,第二朝一覺醒來,便諧同她的另一馬來好友,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到了衛奕信徑遠足。 路線不詳,只管有山就拾級而上,大概行了兩三個小時,回程時到了深水灣看著沙灘,嘆番杯冰凍啤酒,比起在喧囂的老蘭酒吧隊啤,如此方式可能較適合我。 我從前有位朋友經常抱怨話香港不及美國,毫無Lifestyle,想接觸下大自然難過登天,我這天從中環碼頭搭了幾十蚊的士便來到這裡,在這山頭居高臨下,成個山都無人,我愈來愈覺得我這位朋友,唔係盲就係痴痴地。

秋高開始氣爽,行山將會更爽。

雖然,每次趕不上船時,我還是會邊媽叉罵邊嚷著要搬回出市區。 但每逢週末,當我和女友Natalie與小狗Sophie一家三口,不用15分鐘「行程」便可以到在家附近的後山享受行山之樂(整個行程大概兩個小時),我又會覺得,住在愉景灣,還是較適合我。 得閒的話,千祈唔好話入嚟探我,多晒。

呢排唔行山等幾時?

近排多了城市島的遊客趁週末入來愉景灣,大部份人相信都是先入來嘆個海景午餐,然後到東涌的Factory Outlet Shopping Shopping 再Shopping。 趁近排的微涼天氣,我建議大家如果入來愉景灣的話,不如早一點,先在12點左近來過Sunday Brunch,然後嘆一輪海景,飲杯咖啡咁話之後,最理想莫過如大概在3點半左近出發,經稔樹灣步行至神樂院,趕及黃昏上山看日落,然後才漫步到銀礦灣,在臨海的鬼佬Pub China Bear叫杯Murphy’s Stout,享受6點鐘左右的日落餘輝,飲飽啤酒,再到鄰近碼頭的海鮮酒家,整番個唔駛三百蚊就可以四個人分的海鮮餐,大概八點左右散Band。 計我話,咁,先為之Very Good。 昨天,我如常作以上所述的行程,途中遇上一對住在九龍城的加拿大+美國情侶,他們說,即使是舟車勞頓,這同樣是他們經常指定的週末行程,一邊和他們閒聊,我一邊用我的Canon G7傻瓜機按下快門,記下我的此刻心情。 如果呢一刻有杯Starbucks Latte俾過我飲,咁,就更加為之Very Good喇。

新一年,登高去。

新一年第一天,過去幾年節目都是睇叱吒,今年拿不到叱吒入場券,於是節目改為 —行山。 我們一家三口,先來個Brunch,到四點本左右開始起行,行上山頂睇黃昏,入黑前,再從山頂緩跑回家,天寒地凍,卻出足一身汗。 新的一年,有個最平凡,但又極之健康的開始。 希望大家的2008年,也是健康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