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韻詩

是有種歌,可以叫你的心安靜。

有些朋友替何韻詩憂心地說:「作為一名藝人,如此地豁了出去,從今以後那一個很大的市場相信都不能再去了,單憑香港這個小島的樂迷,可以養活她嗎?」 「香港地,有手有腳,只要肯做,邊會餓得死人?」 以上這番話,聽過不知多少位長輩講過,其中,包括我那個已經離開了好幾年,生前從事建造業體力勞動工作的老爸。 我覺得,大家其實都想多了,何韻詩這位香港老街坊,只要還有一口氣,願意繼續做她喜歡的音樂,我相信,她應該都不會餓壞的。 上星期,【是有種人】這首歌面世的時候,遇上了百年難得一見的JUNO現象,無可否認,在社交網絡的洗版效應,明顯是稍為遜色的。 當我發覺全港九的主流媒體流行榜上,連JUNO都沒有一首歌上榜的時候,我再看看另一邊廂的iTunes store暢銷排行榜,起碼【是有種人】都一直徘徊在JUNO現象的幾首歌附近的四五六位左右,足以證明,願意真金白銀支持何韻詩的朋友,還有一定的數目。 給你一個Like或YouTube的Hit太容易,要給你十元(GooMusic直銷)或八塊(iTunes Store),這個表面上其實也很微薄的支持,事實上也來得不容易。 以歌論歌,李拾壹寫的旋律不算份外琅琅上口,林夕的詞亦沒有精心策劃的戲中戲話題,至於何韻詩,歌唱風格亦沒有什麼大的突破,但我第一次聽,卻又是被吸引到這個歌曲的漩渦裡面。 這個世界上,就是有這一種歌曲,能夠讓你的心安靜下來,四分鐘裡面,完全的投入歌曲的感動畫面裡。 這是一首中慢板的Rock Ballad,有點像Mr. Children音樂會尾段閉幕歌曲的感覺,歌曲開首,像滴滴答答灑下來小雨點的Verse 1和Verse 2,有點孤身上路的感覺,孤單,但不寂寞。 闖入直路邁步大旋律的Chorus後,Verse 1重複,第二次進入Chorus時,感覺不再孤獨,氣氛逐步推進,旋律像一片一片的白雲,與我們一起飄往蔚藍色的天空,享受著自由的空氣。 高潮過後,歌曲歸於平靜,但戰鼓的聲音,還在輕輕地脈動,餘音裊裊,像在對我們叮嚀,要永遠向前,永不停步。 【是有種人】 主唱:何韻詩 作曲:李拾壹 填詞:林夕 編曲:周國賢/盧凱彤 監製:何秉舜@goomusic/hocc@goomusic/馮翰銘 不只花花世界孕育美夢 沒有天梯也有地上人來耕種 不只一種過去現在未來 須要珍重 不需一把尺去辨別有用 還有一種有價但是無求的勇 來吧為小島 發現 動人出眾 是有種人 純粹熱愛耕耘 有種個性 從未曾被發掘 自自在活過 為活著便已…

何韻詩 酒精和菸

音樂一開聲,我暗地裡就覺得,青山大樂隊是想東京事変上身吧。 看清楚,原來上了身的,是很有霸氣的本地獨立樂隊「觸執毛」。 作為碟首第一軌,似半醒加半醉,元神出竅的何菇,算是夠先聲奪人的,作為音樂會的熱身歌曲,相信就是這首了。 聽說何菇是宅女一名,平日最怕應酬只愛躲在家裡把貓,卻偏偏要在娛樂圈打滾,於是如今唯有慿曲寄意,發少許牢騷吧。 平日乖乖的吳青峰同學,今次卻學人曳曳又酒又煙,但其實他曳得來還有點孩子氣地可愛,一邊在罵小宇宙裡世人的無聊虛偽,一邊還要關心大世界的地球暖化、冰河危機等等問題。 最屈機的還是何菇,明明說是「酒精和菸」,但我覺得可以更加多一些「酒精和菸」的氣氛吧。 如果錄音的時候,能夠達到「煙酒過多睡眠不足喉嚨痛聲音啞」那類境界,可能就更加好了。 現在的演繹,我覺得太靚聲了,還有可以再髒一點的空間,是哦,與髒共存,更好。 【酒精和菸】 作詞:吳青峰 作曲:觸執毛 編:觸執毛 監: 青山大樂隊 hocc@goomusic Alcohol and cigarette 是酒精夾帶一些醉 那糾纏了整個房間 人們交換 尷尬名片 Alcohol and cigarette 是噪音夾帶一些煙 想要離開這個房間 不用交換 話題是非 我人在這 心早飛遠 越來越遠 我看到地球融化 我等到恐龍滅亡 超級火山在爆炸 世界被冰河沖刷 懷疑自己是人嗎 蝴蝶說你真是夠啦 跟隨著音樂聲 叭叭叭…

青春的火花,一個人回家。

2011年底前,份外多老朋友敘舊的活動。 與某個從前跟我一樣很喜歡聽歌的老朋友聊起,問她近來有否聽什麼新歌,她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說:「新不如舊,近年都沒什麼值得聽的。」 到了我這把年紀的,以上是我最常從同輩聽到的話,但其實,當你只顧著念舊,對面前的新事物都不再好奇,或甚至是不肖一顧,我覺得這是很可惜的。 與我的老朋友相反,我覺得自己較幸運,我還會因為發掘到新的聲音而感到雀躍興奮,尤其是,假使那是來自年輕樂手的聲音。 2011年的年底前,我去了聽盧凱彤的「一個人回家」音樂會,舞台的setup很簡單, 好像只是剛好可容納五位成員樂隊似的,台的中央位置,就留給這位抱著一把結他獨唱的小女生。 抱著一把結他的盧凱彤個子小小,卻擁有一顆驚人的爆炸力。今年才廿五歲的她,邊唱歌邊彈起結他riff來,已經功架十足,絕非只掃一兩下chord便扮作是創作歌手的那類型。 盧凱彤的歌,帶有點城市人的抽離的孤獨感,總帶點淡然的哀愁,但卻一點也不哀傷。也許,像習慣了寂寞似的那一份堅強,反而成就了另一種缺憾美。 畢竟只是推出過兩張EP加一張大碟,盧凱彤當晚可讓她演繹的個人首本名曲,仍廖廖可數。 新歌「一個人回家」和「卡嚓 」、首張大碟中的「人造衛星情人」、「等等」、「Hey Boy」、「荒蕪中起舞」等等有點像過眼雲煙,動聽,但尚未能掀起真正高潮。 我這樣說,好像對才剛剛作個人發展的盧凱彤太苛求,但說到底,一首好歌,或多或少,還是需要多少時間反覆被演繹,才能夠好好地沉澱的。這方面,盧凱彤擁有的是青春與才華,所以大家不用太擔心。 當晚盧凱彤也唱了不少帶點致敬意味的別人的歌,「光榮之家」、「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我很快樂」等,都是她對她心目中的那幾位Superwoman的名曲,可能由於大家都耳熟能詳,要「掀起」氣氛,相對難度較低。 當晚,我印象較難忘的,反而是她重新演繹寫給何韻詩的那首「青春祭」。 原曲的demo版名為「蜜蜂」,盧凱彤娓娓道來她寫這首歌時的概念,除了說明了她是一位相當用心寫歌的創作人,更讓我發現,這位小女孩的內心世界,有點兒像一顆洋蔥,原來,有很多個層次。 有別於一般我們在香港常聽到的「演唱會」,這一晚,更像是一個Live House的演出。 樂隊的氣氛很「火」,鼓擊的Stephane和低音結他手Fergus夾得尤其緊湊,樂隊領隊Jason提供了帥透了的「視覺效果」,鋼琴手Anthony及Mike則穿插其中,節奏以外,更不斷爆發了好些毫不留力的火辣樂句。 也許我已看累了被樂迷要求無限安哥、開到茶靡的音樂會,我頓然覺得這晚適可而止的安哥,反而更令人感覺到意猶未盡。 最後一曲,盧凱彤一個人抱著結他引吭高歌「大拇指之歌」,回應了「一個人回家」這主題,讓這個句號,更圓滿。 有點沉溺,也有點為賦新詞強說愁,但不要緊,這,就是青春火花可愛之處。 後記:「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人來到這世上,然後一個人獨自離去。習慣了一個人去面對所有,寂寞,其實一點都不可怕。」 我已忘記了這是從那裡聽過的一番話,這晚音樂會過後,當我一個人回家時,腦裡就浮現起來了。 除了提供娛樂,一個會令人想到很多其他事情的音樂會,我覺得,感覺實在是太棒。

何韻詩的粵曲小調「癡情司」

不是因為家陣幾十歲人才這樣說,但我自少就真的喜歡聽旋律帶有粵曲小調韻味的流行曲。 啼笑姻緣那個年代顧嘉輝先生的翡翠劇場主題曲不用說,到了80年代,除了羅文繼續遊走歐西流行曲與粵曲小調之間外,就算是當年最時髦如陳百強,也唱過一首膾炙人口的粵曲小調偏偏喜歡你,這首歌,久不久我就拿出來聽。 只可惜,近年這類曲風都被人視為老套的等同,再者,因為香港的音樂市場被邊緣化,香港音樂人北上唱普通話已成生活現實,廣東歌已開始式微,更不要說粵曲小調了。 我沒有去看何韻詩的「賈寶玉」舞台劇,但我第一時間買了她的最新廣東大碟Awakening,當中愛透了的一首歌,正好就是粵曲小調「癡情司」。 大家的目光都放在何韻詩,我反而希望大家會留意一下幕後的何秉舜。 誰說粵曲小調就一定等同老套?音樂魔術師何秉舜除了寫得一手不落俗套的好旋律外,編曲更是愈來愈有功架了(鍾肇峰大師後繼有人)。 我從前有位音樂老師說:「每件樂器奏起來,都應該要有個令人動容的表情。」 你不明白這個道理的話,請一邊欣賞歌曲,一邊留心以下這個MV中舒淇毋須對白的純表情演繹吧,你就會明白,這首歌的編曲,也賦予當中出現的每一件樂器的一個憂郁表情,單簧管那段過門,又是神來之筆。 秋風秋雨愁煞人這神韻,舒淇演繹得十分到位,但背後的那班樂師,也同樣到位。 如果有機會,我多麼想親身多謝製作這首好歌的何韻詩及何秉舜哦,當然,還有寫出這手風格凄怨中顯豔麗、文風工整中藏暗湧的好詞的黃偉文,他們讓我能再次懷緬百聽不厭的廣東流行小調。 這個愁煞人的秋天,來得正好。   癡情司 舞台劇【賈寶玉】主題曲 主唱:何韻詩 作曲:何秉舜@goomusic 填詞:黃偉文 編曲:何秉舜@goomusic 監製:何秉舜@goomusic.hocc@goomusic 歌詞 夢還沒有完 大寒尚有蟬 夜來冒風雪 叫喚著雨點 夢還沒有完 斷垣望歸燕 有人情癡得 不怕天地變 夢還沒有完 淚流尚覺甜 別離亦不怕 約誓在耳邊 夢還沒有完 命途若不變 你還能偏執 拖到幾丈遠 其實你我這美夢 氣數早已盡 重來也是無用 情願百世都讚頌 最美的落紅 敢捨棄才是勇 夢還沒有完 恨還沒有填 牽掛像筆債 再聚又再添 夢還沒有完 越還越虧欠 嘆紅樓金釵 醒覺不復見 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 夢太好別相信 其實你我這美夢 氣數早已盡 重來也是無用 情願百世都讚頌 最美的落紅 曾為君栽種…

Google+香港首個小圈子分享活動

正當今晚在熱切期待iPhone5的出現時,我與一眾網界友好,在10月4日公眾假期的前一晚夜,居然自發攪了一個Google+分享聚會。 與老友Jansen其實說了要搞這聚會很多遍,但某天在Google+上經我再三哀求,他終於首肯,加上大佬亞當敲鐘去馬,就連Google香港也俾面,借出場地。 場地面積有限,吹雞也在Google+進行,所以這個成為了一趟名符其實的小圈子活動。 席間各人都是在beta階段已開始試用Google+的,所以先分享了大家的體驗,其中有讚有彈,但無可否認,大家都覺得Google+令facebook這個競爭對手疲於奔命地去「改進」他的介面及功能,對於用家來說,是件好事。 各人也分享了不少對Twitter、Facebook和Google+的看法,基本上,Google+的可單方面關注,其關注者與被關注者(按Google+的語言,應該是圈人者與被圈者)之間的不對等地位,令Google+的屬性較貼近Twitter。 對這個話題有興趣的話,大可參考一下亞當的這個Presentation。 大家也討論了一下Google+的實名制究竟有多認真或是否可行,除了美國好些知名人士外,暫時已見到台灣方面的部份博客朋友已被認証,但香港方面,以他們一貫對本地用家的冷淡態度,個人不甚樂觀。 最後我們集中討論了Hangout這Google+的殺手功能,視像會議不是什麼新東西,但作為一個暫時仍然是免費的產品,大家都認同這大有取締正規商業產品的可能。 亞當更補充,當配合Google+的API,Hangout在商業應用層面上,實在前途無可限量。 最後,Jansen分享了好些以Hangout視像會議進行的好些活動,譬如有跨地域的興趣社群分享會、興趣小組現場音樂會、即場人物素描義賣活動等。 香港方面,科技潮童何韻詩其實也舉行過一次粉絲Hangout,粉絲當然開心到暈,真希望她也可以搞一趟Hangout音樂會,最好更要是在Google舉行啦。 Google+其實已經對外開放,人人可用,有興趣的話,亦不妨過來圈我,順便交流一下。 但一如玩其他社交網絡一樣,大家一定要以禮相待,+1多人不怪呢。

參加Ultimate Remix,贏HOCC至愛Remix大獎。

去年聖誕節,如果你有去伊館聽HOCC Homecoming LIVE 2010,眼利的話,你可能已經發覺,何菇配帶了一對造型極之醒目,印有光明會標誌的耳機。 這其實是瑞士Logitech旗下品牌Ultimate Ears的高階Custom監聽耳機,UE向來以「音樂人為音樂人設計的耳機」作為品牌旗幟,今次為何菇度「耳」訂造了這對耳機,襯絕。 最近,我發現除了我,公司內原來還有不少何菇的粉絲,所以,今次替客戶Logitech製作的這個Ultimate Remix facebook遊戲,難怪同事們都做得份外起勁,因為這個網上混音遊戲,找來了UE代言人何韻詩擔任評判,算是有機會與偶像隔空合作了(這些年輕人真容易滿足,多好哦)。 先申報個人利益,我除了是何菇稀有的中年粉絲,Logitech其實也是我公司的客戶,所以這個遊戲,雖然我覺得我的贏面甚高,但我還是不能參加,所以,這次真的要拜託大家了。 http://apps.facebook.com/logitech-remix/

一個幸福的人

常說,做人才匆匆的幾十年,不能夠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不能夠做自己,多麼可憐。 能夠做到以上兩件事,人生其實已經很美滿,因為這個社會搵食艱難,單單能夠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和能夠做自己,對於不少人來說,已經是種奢侈。 如果一個人能夠做到上面這兩件事,再加上身邊有你的家人和一大班朋友來支持你的話,基本上,你絕對是人上人。 今年的平安夜,我在HOCC Homecoming Live 2010這個音樂會上,和三千多名興奮得近乎有點瘋狂的樂迷,見證了世間上,真的有如此幸福的人。 踏入了樂壇差不多十年,今年的何韻詩首次推出了她的首張國語專輯《無名‧詩》(這名字極有向Mr. Children《無名之詩》致敬的意味),音樂上,她的輕搖滾樂風,予人有點回到起點,重新歸零的感覺。 但愈是基本的音樂,其實愈是難做得好,尤其是,如果樂手/歌手本身缺乏鮮明個性,但幸好,個性這方面,何韻詩可能只嫌太多,不愁沒有。 最初在聽這張專輯時,我一直在期待何韻詩的現場演出,這晚的音樂會,雖然沒有了老拍擋青山大樂隊,換來了同樣心中有團火的樂隊LeeGee大樂隊,依然沒有令我失望。 一向喜歡樂隊感覺味較濃,不需要太多港式音樂會舞台效果的何韻詩,可以專心做音樂,才是作為一位歌手的福氣哦。 彈Bass和電結他的兩位朋友Levin和Ivan除了技術了得外,更是相當「視覺系」的,除了音樂,視覺效果也不俗。 鋼鐵是怎樣練成的?除了自己的堅毅意志外,還需要有很多人很多人的支持,這顆心中的小宇宙,其實凝聚了很多很多人給予的力量。 看見這晚平安夜也來支持你的樂迷,還有在假期加班也加得如此起勁的幕後工作人員,何韻詩,你真是個幸福的人。

何韻詩 x 謝金燕—你是80年代 x 嗶嗶嗶

我一直在想,到底有那位香港歌星會在演唱會內,夠膽翻唱謝金燕的洗腦歌—-「嗶嗶嗶」,邊個唱邊個high硬。 我一直在期望草蜢會唱,誰知撲了個空。 但係我終於等到啦,無錯啦,就係佢,阿何菇已經在演唱會內將「嗶嗶嗶」重新勁爆演繹,仲要同「你是八十年代」進行電音大混戰,再加上全隊樂隊成員都要交足戲齊齊謝金燕上身,人人fing頭,歌精舞勁,OhYeeOhYee…YEAH! 奉政府籲,千祈唔好一路食飯一路睇,我怕大家會噴飯。 今云真係「油膩最好」咯,哈哈哈。 你是八十年年代 x 嗶嗶嗶—青山出冊版 YouKu版,拍攝角度較佳,但音質極「嚓」。 謝金燕「嗶嗶嗶」原曲。

QR菇是怎樣煉成的

QR CODE不是什麼新事物,但一直還沒有在香港流行起來,依我愚見,可能由於從前(一)手機數據服務尚未普遍; (二)很少手機有內置或可供下載的QR Code Reader;(三)iPhone/Android/Symbian/WM等平台的智能手機尚未普及至此斯田地;(四)不想說也要說,未有人排隊買iPhone,一買九成又會申請埋個無限Data Plan; (五)新假期未開始大推嘟嘟碼。 但無所謂,我覺得QR CODE依然是有潛力的,只是要視乎你怎樣用,這方面,我很樂觀。 假期前,我和我們公司的創作總監Eric談得興起,便嘗試做了這個初號碼,過程中,其實有很多令人值得興奮的開心大發現。 這雖然只是個小小的假期習作,但我們希望由它開始,讓我們有一天可以幫客戶們做更多這一類的QR CODE,讓更多普羅大眾接受,而不是只是在廣告頒獎禮出現但卻從沒有在街上見過的那些。 拜託大家,如果你的手機未有QR Code Reader,可以下載一個,iPhone、Android、Symbian或WM等都應該有些免費軟件,用你的手機,對著這個QR Code一「嘟」,它就可能可以帶到你去聽一首我近期最喜歡的歌(當然,你的手機帳號最好已有無限數據傳輸服務,又或者你可以用Wi-Fi上網)。 昨晚在微博發了這個QR菇,多謝@莫乃光先生給了我以下的寶貴意見,我們會好好繼續研究。 @莫乃光:我的分析是,QRCode的時機已過。它只能在「台、機合一」的市場有機會流行,如日韓。QRCode不久將來會被NFC取代。

@何韵诗HOCC 是新浪微博的「好童鞋」

話說我於剛過去的星期一,獲頒新浪微博一周年的活動中,有幸成為了「星级童鞋」之一。 當天獲頒的「星级童鞋」中,不乏娛樂圈中名人,但我覺得我無謂再為人家錦上添花,一一細數了。 可是,在云云的娛樂圈圈名人中,我卻在獲獎名單上沒見到 @何韵诗HOCC 的蹤影 ,反而令我覺得有點詫異。 可能是屬於主流中的非主流關係吧,加上紛絲人數在藝人圈中並非最高(執筆之時為44萬多),不知是否這個關係,@何韵诗HOCC 未有因而獲選為「星级童鞋」,但對於這點,我卻有點保留。 本來,人家新浪微博頒了個獎給我,我不應說三道四的,而且我其實亦不太了解這個「星级童鞋」的殷選準則究竟為何,可是,我還是不吐不快,我覺得如果新浪微博真的要表揚一下對這個平台有所貢獻的用戶,@何韵诗HOCC 絕對應該榜上有名。 不用說在新浪微博尚未在香港流行的之初,@何韵诗HOCC 已仿如扮演著非官方大使般,四出叫和教人家開微博(當然其中又以娛樂圈中人為主),再者,在眾多娛樂圈的微博用戶中,她亦可算是更新得最密集最勤奮的其中一位。 此外,更不得不說,她的「微」影響力亦相當驚人,目前為止,在我發過的微博中,獲得轉發次數最高的的兩條貼(一條過千一條四百多),都是不得不多謝 @何韵诗HOCC 的轉發,才可獲得高度關注的。 一般人玩微博,尤其是藝人,都難免會太自我中心,主要以發佈個人訊息為主。 但就我的觀察,除了個人宣傳外,@何韵诗HOCC 亦會經常和她的大伙兒圈中朋友們,有不少互動的交流,她亦間中會留意草根網民如我等所發的微博,並作出回應或轉發,單是這點,我已經覺得新浪微博已應該頒一個「好童鞋」大獎給她吧。 但不要緊吧,我相信@何韵诗HOCC是不太介意有沒有獲得這個獎的,因為在不少微博用戶的心中,她的確是一個超越星級的「好童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