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的爵士世界 | Joey Alexander

據說,莫札特在5歲的時候,就已經寫了他的第一首作品,那是一首G大調小步舞曲。

其實,每一項優秀的傳統,都需要有新一代的傳承者,他/她們在努力地把傳統傳承下去之餘,亦肩負起讓同輩認識傳統的責任。

但有趣的是,有一些傳承者,他/她們的天賦就好像是與生俱來,年紀輕輕,命運就委託他/她,擔綱係守護傳統的使命。

除了莫札特,我想所說的是,本文要介紹的Joey Alexander。

Joey Alexander是當今國際爵士樂壇一個閃亮亮的名字,但8歲初出道,9歲登上國際舞台,今年才只有16歲,卻已經推出了6張個人專輯,他演奏的,主要是新派的古典爵士樂。

更有趣的是,他並非來自爵士音樂發源地的西方國度,他是土生土長,來自峇里島的一個印尼家庭。 

幸運是,他有位爵士音樂發燒友的爸爸,從小就給他聆聽非靡靡之音的hardcore傳統爵士樂。

Thelonious Monk、John Coltrane、Bill Evans和Herbie Hancock等等的音樂,才6歲的Joey Alexander就已經聽得滾瓜爛熟,聽得雀躍之餘,他便開始在爸爸送給他的一台迷你電子琴鍵上,單憑耳朵牢記,便可以模仿彈奏出Thelonious Monk經典名作《Well, You Needn’t》的旋律。

老爸知道此子絕非池中物,於是馬上給他好好培養。為了他的音樂教育,Joey Alexander的爸爸決定舉家由峇里島,搬到印尼首都雅加達,讓他有機會接觸到更多優秀的爵士音樂人。

大家可能有所不知,印尼雅加達是國際爵士音樂的重要城市之一,每年都有多個大小型的世界級爵士音樂節在這舉行。

同時,正好因為這個原因,因緣際會,8歲那一年,Joey Alexander便有幸在雅加達某音樂節中,遇上了一代爵士琴鍵大師Herbie Hancock,並受到他的鼓勵,決意投入成為全職爵士音樂人。  

只有9歲,Joey Alexander已參加Master-Jam Festival,在台上與來自17個國家的43名頂尖爵士樂手,互相切磋較量,最後,他獲得了當年的Grand Prix全場大獎。

一年後,為了讓兒子成材,Joey Alexander舉家再次搬遷,但今次這一站,是美國紐約,那一年,他才只是10歲。

少年時代同樣是音樂神童,如今已是爵士音樂大師的Wynton Marsalis,無意中在YouTube發現了Joey Alexander的演奏,同時間,Marsalis又得悉他已經人在紐約,於是,便馬上邀請他出席Jazz at Lincoln Center的音樂會。

Marsalis是Jazz at Lincoln Center的話事人,同時亦是致力推廣和捍衛傳統爵士音樂的文化對手。因此,Joey Alexander這個在美國初試啼聲的演出,可說是為他打開了國際爵士樂壇的康莊大道。

音樂會上,Joey Alexander以細膩的技巧,糅合了既古典、亦有現代即興旋律與和弦變化的觸感,演繹了他「兒時」偶像Thelonious Monk的經典名作《Round Midnight》,馬上技驚四座。

他除了獲得報章如The New York Times,爵士雜誌Down Beat等刊物中,有名奄尖的樂評人們一致盛讚,就連前美國總統Bill Clinton,以及荷里活名嘴兼名演員Billy Crystal,都一一對他公開讚揚,並揚言自己是這位音樂神童的粉絲。

在Jazz at Lincoln Center一鳴驚人後,Joey Alexander參加了更多的演出,音樂名校Juilliard亦給他助學金,支持他繼續旅居紐約。

演出以外,Joey Alexander亦成為了傳媒的焦點,亮相NBC,TED Talk,或甚至是後來的CNN等,美國是一個愛才若渴的國家,未幾,已特別為他簽發專為具備特殊才能的海外人士的O-1B visa,讓他可以長期留在美國發展。

《My Favorite Things》是他的首張個人專輯,Joey Alexander以一個爵士三重奏的音樂格式,演繹了多首較為傳統的爵士名曲,其中包括John Coltrane的《Giant Steps》,這首歌曲,和弦變化與速度都甚難掌握,堪稱是爵士樂手的成人禮,能夠克服這首歌曲,幾乎就代表你已經畢業了。

平地一聲雷後,亦因為這張專輯的口碑,12歲的Joey Alexander,成為了格林美音樂頒獎典禮上,史上最年輕的被提名樂手兼演出嘉賓。

期間,他更獲邀到白宮,聯同傳奇色士風手Wayne Shorter,以及格林美得主的新進爵士低音提琴好手Esperanza Spalding,三人行同台演出。

雖然年紀輕輕就名成利就,每次被接受公開訪問、備受主持人讚美的時候,Joey Alexander總仍是一臉靦腆,每每自言一切都是多得上天及父母的眷顧和恩賜。

明明還是一名小孩,他的英語表達能力卻相當不俗,更難得的是,即使備受成年人們的吹捧,言談間,他從來沒半點傲氣。

同時,他亦不習慣被冠以神童的稱號,他說過很多次,只希望大家會視他為一名出色鋼琴手。但說到底,他的神童身份的確是一個賣點,於是,他還是經常被不同的爵士音樂活動主辦單位招徠,希望他能兼負起向年輕人推廣爵士音樂這重任。

依然帶著他那天真爛漫的笑容,繼續以一個爵士樂三重奏的傳統模式,16歲的Joey Alexander,今年剛剛推出了他的第6張個人專輯《Warna》,亦是首張在傳統大爵士Label Verve出版的專輯。

與其繼續驚訝他是一名音樂神童,不少樂評人,都開始只會視他為一名天才橫溢的爵士鋼琴手,對他的評價,更多集中在他的演奏造詣和作曲天份上。

今次這張的專輯,12首歌曲,他原創了10首。雖然鋼琴技巧相當成熟,Joey Alexander的作品中,無論是和弦及即興旋律的造句,所採用的音樂語言毫不艱澀,亦不會刻意炫技,剛柔並蓄,並且亦相當容易聆聽。

他的風格,可說是跨越了由50年代,由Thelonious Monk和Bill Evans等人開拓的post-bop、cool jazz、modal jazz等風格的基礎,及後被McCoy Tyner、Herbie Hancock和Chick Corea等人發揚光大的新派爵士樂風的總和。

《Warna》是印尼語顏色的意思,亦是此專輯的主題作品,在爵士三重奏的音樂框架以外,亦加入了進擊的敲擊節奏,每個音樂段落都緊緊相連,節奏相當緊湊,同時亦展現出Joey Alexander在即興旋律造句上的想像力和伸延性。

《Mosaic (Of Beauty)》就連低音提琴的旋律,也突顯出優美的歌唱性,和弦飽滿而溫暖,令耳朵像無重的狀態,浸淫在漫無邊際的海洋中,三番四次,Joey Alexander發揮出他對傳統爵士樂的致敬式演奏。

重新演繹Sting的流行大旋律《Fragile》,是一首用來打動普羅大眾樂迷的輕爵士作品,即興段落甜美中仍充滿想像力,和弦結構有點Bill Evans作品的韻味。

此外,挑戰色士風大師Joe Henderson原作的soul jazz曲《Inner Urge》,亦顯示出Joey Alexander在能夠做到雅俗共賞的同時,仍勇於在風格上尋求創新前衛。

建議大家,上YouTube找Joey Alexander的演出片段來看之前,盡量不要先入為主,不妨先用耳朵欣賞他的能耐,然後才透過影片片段,驚嘆這位音樂少年,在音樂上的成熟風度,與他的實際年齡,到底有多大的距離。

《尋找John Coltrane | Chasing Trane》

一位傑出的樂手,總離不開兩個藝術生命的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先以超群的技巧和情感演繹,征服聽眾的耳朵。

第二個階段,當演奏技巧昇華至爐火純青,他/她更有能耐透過音樂,與聽眾作出更高層次的心靈、甚至是宗教性的思想交流。

這個世界上,出色的樂手多得好像天上繁星,但上天是不公平的,能夠達到第二個階段那個境界的樂手,仿如鳳毛麟角,爵士樂壇的殿堂級人物,色士風天才演奏家John Coltrane,就是其中一位。

2017年是John Coltrane逝世的50週年,他的生命很短暫,藝術生命邁向巔峰的時候,他卻因肝癌而猝然病逝,離開的時候,才40歲,遺下了45張錄音室作品,現場錄音,官方版本的經典有10張,盜版的,當然不計其數。

《Chasing Trane》是由John Coltrane家屬授權,並且有份參與製作的紀錄片,講述了這位音樂奇才的一生,同時亦為紀念他逝世50週年而製作,我早已略有所聞,但一直卻苦無門路找到來看,還是來到最近,赫然發現在Netflix的節目清單上(因為我的觀看習慣,Netflix會自動為我推介節目),當然要先睹為快。

紀錄片中,除了不少與John Coltrane合作過,而還又健在的知名爵士樂手,包括McCoy Tyner、Sonny Rollins及Jimmy Heath外,還有其他星光熠熠的樂手如Carlos Santana和John Densmore,亦有從爵士音樂歷史角度進行分析的Wynton Marsalis,另外,以爵士樂小粉絲特別現身的前美國總統Bill Clinton(大家還記得當年在他就職派對上他有大玩色士風嗎?),擔任聲演John Coltrane本人的,居然是Denzel Washington。

此紀錄片中最感動我的,是話說1966年,John Coltrane離世前一年,到了日本進行巡迴演出的一段小插曲。他逗留17天,卻先後演出了16場音樂會,直至筋疲力盡,翌年因病猝逝。難怪有日本爵士樂迷認為,John Coltrane是為他們近乎豁出生命般去演奏的,加上他演出期間,以《Peace On Earth》一曲,他表達了個人對廣島及長崎原爆死難者的憐憫,加上巡迴演出期間公開的反戰言論,令日本爵士樂迷都對他寵愛有加,演出反應熱烈。

但不得不留意,John Coltrane後期的音樂,風格已經走向偏鋒的Free Jazz/Avant Garde(自由派/前衛派爵士樂),即使是現今角度,一般樂迷,根本極難消化,更遑論懂得欣賞和接受。由此可見,60年代日本樂迷欣賞爵士音樂的水平甚高,早已遠超一般大眾口味的靡靡之音。

John Coltrane逝世50週年,世界各地的爵士樂迷都有不同形式的紀念儀式,音樂會當然不再話下,來到亞洲,我在網絡見台灣及大陸都有樂評人撰文悼念,台灣更有舉行音樂會,日本當然不在話下,香港方面,反應則較為冷清。

雖然本人是一名宗教熱愛者,但John Coltrane的宗教宇宙卻是廣義的,雖然出生於基督教家庭,但卻同時對回教、印度教等有所研究,他追求世界大同,同時又相信冥冥中有神的存在。所以,他成熟時期的作品,大多都帶著濃厚的宗教意味,像是宗教儀式般的冥想,亦像是對上天的禮讚,音樂語言,超然脫俗。

John Coltrane的音樂風格,寬度甚廣,一如所有偉大的樂手,都擔綱著承先啟後的角色,由最傳統的Big Band Swing、Bebop、Hard Bop,以至後期開創先河的Modal Jazz及Free Jazz等。

此外,在色士風這樂器的演奏方式上,也作出很多譬如「雙音」吹奏及獨特指法運用等等的實驗,更有學者從他後期作品中及手稿中發現,當中蘊含結構複雜的數學邏輯元素,事實上,John Coltrane在世時亦公開討論過,他希望能夠應用如Albert Einstein般的物理學,應用於音樂之上。

Charlie Parker對John Coltrane的影響至深,是他在音樂上的啟蒙,但同時,兩者亦同樣走上過吸食海洛英的歧途。Charlie Parker在34歲便因過量毒品而英年早逝,John Coltrane 本來在1955年代中加入當時得令的Miles Davis領軍的樂隊,事業剛剛平步青雲,參與錄製的專輯《Round Midnight》,至今仍然是經典中的經典,可惜他卻不久卻因為沉迷毒海,被Miles Davis在1957年憤然辭退。

但相信連John Coltrane本人也會同意,他的音樂人生的轉捩點,就是在這人生低潮中開始。戒毒期間,他向另一爵士傳奇人物Thelonious Monk求教,在音樂和弦結構的理論上,給了他不少啟發。

成功戒毒,很快便重新上路後的John Coltrane,再次走進錄音室,灌錄了首張以個人名義製作的專輯《Coltrane》,Miles Davis亦摒棄前嫌,召喚John Coltrane重新歸隊,二人擦出的火花,非同小可,《Milestones》和《Kind of Blue》兩張由Miles Davis領軍的專輯,像平地一聲雷,震撼了整個爵士樂壇,開啟了新的聲音,是爵士音樂史的里程碑。

期間,《Kind of Blue》推出僅僅兩個星期,John Coltrane亦推出了他首張極具有前瞻性的個人專輯《Giant Steps》,在音樂和弦結構上,開創了Modal Jazz的先河,在兩首重要的名曲《Giant Steps》和《Countdown》中,實踐了他標誌性的「Coltrane Changes」,一組大三度分割五度圈的和弦進行,一如嚴肅音樂,把爵士樂推向一個當時無人能及的高難度巔峰。

當時John Coltrane亦已超越了當一名色士風手的境界,試過有不止一次,在與Miles Davis樂隊一起演出時,即興獨奏一發不可收拾,欲罷不能,甚至觸怒了Miles Davis,令他憤然離場,但John Coltrane卻一於少理,繼續瘋狂即興,1960年的歐洲巡迴演出後,一山不能藏二虎,二人亦因此而分道揚鑣。

雖然都是開展了Modal Jazz的新方向,但有別於Miles Davis的冷酷異境,John Coltrane的音樂卻經常充滿火熱動感的咆哮聲音,他創作的和弦進行更像是迷宮一樣,令聽眾捲入漩渦後,往往在一時半刻間,難以自拔。

《Giant Steps》取得的商業成就及好評,增強了John Coltrane的自信,同時間,他亦籌組自己的新樂隊,鍵琴手McCoy Tyner成為他的好拍檔,1961年推出的《My Favorite Things》,平時聽慣他吹奏的都是Tenor Saxophone,這一次,他卻拿起了Soprano Saxophone,把原本只有兩分多鐘的荷里活電影音樂小品,來自《Sound Of Music》的這首家傳戶曉的名曲,無限伸延即興,演奏了一個接近14分鐘的版本。這首歌曲在電台播放率極高,同時亦是他被要求演出次數最高的歌曲,去到現場演出時,他的即興演奏更好像是不懂煞停,隨時長達半個小時,我在Spotify找到的一個日本演出版本,全長超過57分鐘。

把John Coltrane推向另一個巔峰的,應該是1965年的《A Love Supreme》專輯,這是一套近乎是爵士樂的奏鳴曲般的作品,作品由四個樂章組成,音樂充滿宗教意味,是John Coltrane對上天恩典的禮讚,有點天人合一的冥想意味。有趣的是,這張經典專輯內的作品,卻只經歷過一次公開演出。

人生步入最後階段的John Coltrane,不斷把音樂推向偏鋒,主力都是Free Jazz及Avant Garde的風格,吹奏技巧除近乎要把號嘴吹至爆裂的咆哮聲外,還實驗了不少如Multiphonics或Overtones的前衛音樂演奏技巧,挑戰樂迷的耳朵之餘,更被不少樂評人曲解,甚至有人批評他是Anti-Jazz(反爵士音樂)。

John Coltrane短暫的音樂人生,卻啟發了好幾代的音樂人,影響深遠。但不得不提醒你,他的音樂,尤其是後期的作品,有些時候實在是太沉重,不容易消化,未必合適作怡情養性的輕鬆聆聽,但假使能放開世俗懷抱,忘我地讓他的音樂融化在空氣中的話,不用太在意追逐他的旋律,欣賞他純意念上的音樂構圖,又會是另一番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