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最大公因數

最近頻頻有學生問我什麼是Co-brand,那算不算是Cross-over的朋友?怎樣才為之成功?

我不想在這裡向大家拋書包,我只想用最草根的方法,向大家解釋一下,就當這是生活小百科吧。

每個品牌都有自己的DNA,兩個不同的品牌結合,就會產生奇妙的化學作用,像忌廉溝鮮奶,可樂加萬樂珠,能夠「撞」出一些特殊的品牌效應出來。

當然,兩個品牌交叉感染,都希望一加一不止於二,你稱這形式做Co-brand也好,Cross-over也好,其實都是異曲同功。

但拜託不要隨便用個X字,譬如黎明最近的Leon X U,看起來就有點不雅了。

重點是,一如優生學中強調遠親相交,兩個品牌愈是風馬牛不相及,所能繁殖出的化學作用,爆炸力便愈強。

譬如張敬軒與香港管弦樂團兩個品牌合作,便同時把流行曲與歌手高格調化、古典樂大眾化。

這條方程式由當年的關正傑,以至較近年的張學友或李克勤等也歷久不衰,兩個品牌單位也各取所需,雙贏。

但在大部份的情況下,遠親相交卻經常會出現怪胎,譬如將曾特首與MC Jin這兩個品牌硬生生地配對,便立即洋相大出,貽笑街坊,起錨變嬉錨。

也有些情況,會妹仔大過主人婆,譬如每次任何品牌與Hello Kitty Cross-over,這頭沒咀巴的貓卻永遠會搶盡主人家的鏡,那管你是輩份極高的麥當勞叔叔。

但反正每次都大賣,主人家們通常都不會太介意。

但也有些品牌聯盟,是主人家想借助對方的品牌基因,令自身產品產生Halo effect(光環效應)。消費者電子產品方面就有較多案例,要數最成功的一宗品牌婚事,便莫過於Sony與Ericsson了。

此外,譬如Panasonic及Sony的數碼相機,會分別採用專業的萊卡及蔡司鏡,突顯專業形象;大眾化的消費者電子品牌LG,又會找Prada合作推出時尚高檔的手機。

最近,兩大手機品牌htc及Nokia,都分別找了一個音響耳筒品牌BEATS及Monster(其實都是同一家公司)合作,大打音樂潮牌這張牌。

兩個品牌合作,如何找出最大公因數,難度極高。

箇中究竟是誰靠誰,誰滔對方的光,形式千變萬化,手法五化百門。但萬變不離其宗,假使配搭得宜,愈是遠親相交,遺傳基因愈是優秀。

Jason Freeny的玩具庖丁解牛學

Jason Freeny是一位美國設計師,大學修讀工業設計,畢業後曾放浪周遊,期間自稱壁畫家和舞台設計,後來去了MTV電視台當Freelance道具設計和插畫師,及後又因為兒子的出生,為求生活較穩定,於是去了一家玩具公司做設計。

雖然這份工他也做得不長,但期間他卻發掘到自己的新興趣,就是創作了大量用電腦繪圖的偽科學玩具解剖圖,後來,覺得單單靠畫不過癮,索性開始動手將玩具解剖,然後自製內裡乾坤。

目前,在日間,Jason在紐約曼克頓當一名介面設計,繼續為口奔馳,到了晚上,當兩個小孩都入睡了,Jason便會開始進行他的玩具解剖創作。

我見過有些中文網站說Jason除了是一名藝術家、插畫師,更是一名整形師,我相信這純粹是一個美麗的誤會,只因為Jason在他的履歷表上自稱為Artist/Illustrator/Plastic Surgeon,實質上,見過Jason如何替塑膠玩具動手術,你會明白,Plastic Surgeon其實是調侃的自稱而已,看來又是Google Translate惹的禍。

Jason示範如何解剖米奇老鼠,然後以立體雕塑其偽科學假想內臟的過程,拍案叫絕。

元老級玩具角色,孖寶兄弟的人體解剖,骨格果然精奇,看看他的手臂,多粗壯。

卡通動畫Finding Nemo內的可愛小丑魚,連魚骨也在笑。

解剖Toy Story的三眼仔外星人,不知道它原來也有牙齒的。

My Little Pony也照宰可也?哎喲,我老婆看見肯定會哭。

經典玩偶角色,當然不會少了Hello Kitty,但這頭小貓還是胎兒,所以沒骨,但卻已長出頭上的蝴蝶結,原來愛美,真的是先天的。

Jason Freeny的精彩作品實在太多,請恕我不能盡錄,如果你有興趣的話,請到他的個人網站瀏覽一下,你更可順便購買他書籍、賀卡和玩具等等產品,幫補一下這位業餘藝術家。

你更可以到他的Facebook粉絲頁,看看他最新的作品製作情況,順便和他打打氣。

從事這尚未能成為生計的副業,Jason Freeny除了要很多的堅持,相信更要大家多多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