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有誰共鳴,但求有格有型。

「從東涌到柴灣站地鐵路程中,忘我地讀着剛出爐的e-Zone,驀然地,發覺旁邊有一個在偷看我書的八公。」

「身心皆疲累,但仍要堅持做Gym去。」

「零時十分,瑟縮街角牆外暗燈,在等那個遲大到的衰神。」

「老婆走佬,在吉野家孤身走我路,一人一鍋打邊爐。」

先多得MSN,然後又有了Facebook、Twitter與Foursquare,最近再新增來自內地成員新浪微博和街旁,不知由那個時候開始,我們都喜歡忽爾化身成王家衛的電影、林夕黃偉文的歌詞,或者是村上春樹小說中等等的角色,透過寥寥數十字,將我們某時某刻於某地的心情故事,公告天下,不求有誰共鳴,但求有格有型。

我們會因私隱被剝奪被販賣而怒火中燒,但另一方面,社交網絡卻給了我一個平台,可以將我們內心深處的一些想法、一些所見、一些所聞,幻化成游走於半潛意識的狀態文字或甚至是圖片,無意中將我們所謂的私隱,以另一個形式赤裸裸地、無條件地發放出去。

「我就是不想讓人家知道我這麼多事情,更何況,誰會有興趣知道我在做什麼?」

聽過很多這樣說的朋友,即使明明在Facebook add了我們一班朋友,卻永遠不會更新他們的狀態,就連profile picture也沒有一張。但有一天,當她/他成為人母/父,卻會開始「喪」發自己小朋友的照片甚至是影片,你自己怕被人「點相」,卻反過來好像以為每一張小朋友的臉都是一樣,私隱不私隱,可暫時拋諸腦後。因為,對於每個父母來說,子女總是他們最會毫不害羞地去炫耀的心血結晶。

到頭來,我們發現,原來人類始終是群體動物,在心底裡,我們都渴望被注意或被認同。在埋藏於某個潛意識的角落中,我們或多或少,都想擁有過15 Minutes of Fame,而這個小小的慾望,因為社交網絡,任你是名人還是草根,現在都有機會實現。

「寫完e-Zone稿,心情大大好,拿拿臨約班friend一齊去醫肚。」

我一口氣用手機在Facebook、Twitter與新浪微博發了同一條貼,公告天下如是說。

(原文刊於e-Zone,本人為該文作者)

姍姍來遲 facebook Places

今早同事們赫然發現,iPhone facebook app上的Places按鍵,終於在香港啟動了!除了Check-in,你更可以在地標tag你在facebook的朋友。

同事們都十分興奮,中午午飯時間,紛紛在公司「打卡」,一下子間,差不多全公司的同事都中了毒,可見facebook真的魅力非凡。

有同事大喊,好了好了,以後不用foursquare街旁四圍走,一次搞定。

但其實,Places和其他LBS(Location-based Services)平台的介面很不一樣。首先,你不能儲徽章,亦不能隨便看看附近地點的路人甲留言。

其次,從營銷角度而言,foursquare街旁的用家,能透過平台發掘周遭的「熱點」,看看附近「熱點」多不多人簽到,多不多人留言。此外,徽章亦有助營銷活動更能具象化,有助推廣。

但當然,以上所說的功能,以facebook目前的財力實力,相信可以輕而易舉照搬過來。加上目前香港坐擁超過300萬用戶,面向全球6億2千萬用戶,facebook若要贏LBS這仗,易如反掌。

可是,facebook在亞洲市場,還有一個大到不得了的死點—–中國。

試問香港有那個商戶不想接觸國內的消費者?所以,在華文市場,即使在香港,街旁「暫時」仍然有一個特殊的空間。

除非有天,中國突然同facebook講:「歡迎光臨。」

街旁Jiepang這隻蟹,能否在港橫行?

朋友都罵我約我出來難過登天, 有時連打電話也找不到,可每次打開Facebook或Twitter或微博,卻又見我無處不在,可能這是社交網絡過度活躍症所致吧。

最近朋友發覺,我又有一個在虛擬世界常到的新地步,是為街旁Jiepang

「這不是Foursqaure 的老翻嗎?」奉Twitter為玄門正宗,對國產微博也嗤之以鼻的朋友K說。

哈哈,想當年,還在用Friendster的老套的我也曾經大口氣地說,Facebook這笨東西怎會Hit得起?(當然,後來我很快就知衰了)

話說回來,我開始玩街旁Jiepang,是源於數星期前曾到北京一遊,除了因緣際會,有機會聽到其創辦人劉大衛的精彩演說外,更發現周遭的內地朋友,都已經在玩街旁Jiepang

2010年即將離我們而去,除蘇師傅麥大姐外,世界各地的營銷達人也開始在預測未來,十居其九,都會說智能電話持續大熱,電訊公司亦大推數據服務,從而衍生出適地性服務LBS(Location-based Service)的興起。

街旁Jiepang這類專為智能手機而設的LBS服務,因此亦應運而生。

街旁Jiepang概念基本上十分簡單,下載了這個App到你的智能手機(除iPhone及Android App外,亦支援Symbian、Windows Mobile及Java等作業平台),配合你手機內置的GPS定位,你就能夠找到附近已被標籤的地點,看看附近曾經到此一遊的朋友,有沒有什麼有趣的推介。

然後,你亦可以馬上在指定的地標「簽到」(Check-in),你所「簽到」的位置,又可以透過不同的社交網絡平台(包括Facebook、Twitter、新浪微博和噗浪Plurk),同步和其他朋友分享。

根據你的「簽到」次數,以及有否發表對該地點發表的功略多寡,你將會獲得不同點數,獲發徽章,並且有機會成為該點的「地主」。

的而且確,街旁Jiepang是百分百的foursquare之華文山寨版,基本上是照抄可也,暫時我未看到有任何獨特過人之處。

但問題是,社交網絡始終是一種十分地域主義的東西,本地化極之重要,在香港,foursquare仍然是洋人,或者是少數數碼達人如我老友Jansen之輩的天下,想爭贏他們成為地主,已難過登天。

街旁Jiepang的出現,正好又讓這遊戲重新洗牌再來,街旁Jiepang要在這個華文社區另闢蹊徑殺出新血路的話,其實仍大有可能。

更重要的是,看來街旁Jiepang在推出前已作了不俗的部署,首先主攻飲食,不少大路或小眾的餐飲食肆早已被「地標化」,不用自己重新輸入,標籤位置一目了然,相比起foursquare而言,其在餐飲食肆方面的本地的確做得不俗。

由於遲遲未能在香港本地化,foursquare活動暫時仍止於簽到、鬥地主和儲徽章方面,但要持續下去,沒有一些地標性的獎勵的話,的確有點難度。

相反,街旁Jiepang卻在一開始便擺出積極與企業合作的姿態,這個聖誕便已有海洋公園和3HK霸了頭位,到3HK的分店「簽到」,便可同時獲得兩家公司的徽章,然後當然又是憑徽章而大送優惠。

此外,我更欣賞街旁Jiepang在文案上所花的心思,我得到「凌波微步」這徽章的時候,真的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覺得,在不久的將來,如果能與一些大品牌或旅遊協會等進行跨境宣傳活動的話,街旁Jiepang相信能更加發揮華文社區的優勢,這股華文社交新勢力,實在不容忽視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