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狂人》時裝系列

喜歡追美劇的朋友,一定對Madmen《廣告狂人》略有所聞,事實上,這套美劇雖然故事圍繞一班廣告人的職場生涯,但《廣告狂人》這名字又實在翻譯得爛透,此劇中的廣告人,生活雖則有點放浪,卻肯定未至於為廣告而狂。

是這樣的,紐約麥迪遜大道 (Madison Avenue),可說是美國廣告業搖籃,但凡所有大公司,總部都一定設於此區。所以,美國對廣告人的暱稱,亦取Madison一字的Mad,從此以Madmen為名。

Madmen這套劇以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美國為背景,那個年代,除了社會以男性為主導,兼且充滿性別及種族歧視外,透過此劇,你亦可留意到,這一班麥迪遜大道的廣告上班族,終日煙不離手,酒不離口,對衣著也極之講究。

劇中男士的西裝一般也修身畢挺,並主要以碳灰色為主要基調,此外,女士們身段則普遍較豐滿,套裝的剪裁,當然也更要突顯其女性線條美。

所謂的時裝潮流,向來都是十年一個輪流轉,廿年一次大回歸,由於此劇大熱,Madmen一劇中的懷舊服裝,頓然成了不少時尚中人的參考對象。

雖然Madmen第五季的播放期再三推遲,卻仍無阻Banana Republic與該劇首席服裝設計師Janie Bryant的合作,這系列因Madmen之名的時裝,合共六十五款單品,於八月剛剛上市。

雖然以走戶外休閒服路線的時裝起家,但過去十多年來,Banana Republic已成功轉營為走中價上班服路線的品牌,定位介乎Ralph Lauren與Zara之間。

近年美國經濟欠佳,一般成衣品牌都變得更為親民,Banana Republic也不例外,目前一件西裝外套,平均也不過兩百美元。

這個Madmen系列也如是,定價算頗平易近人。造型靈感當然亦來自劇中如Don Draper及Betty Draper等主要角色。

雖然名為Madmen系列,但看來其中男士系列的選擇卻較女士們為少,兼且款式亦較為單調,西褲、西裝背心、領帶和紳士帽,色調也是一貫如劇中的碳灰為主。最特別的那件單品,反而可能是那個銀色的鈔票夾。

當然,經典與單調往往都在一線之差。我向來嚮往六十年代初那個百物待興時期的好風光,過多一個月便秋涼漸漸,屆時這類經典紳士套裝便可大派用場,假使你在中環的ifc與我這身六十年代造型擦身而過,不要以為這是時光倒流,我也不是什麼《廣告狂人》,其實我只是一個普通的Madmen。

的。

(原文刊登於Esquire中文網–時尚先生網專欄,本人是上文作者)

“Why I’m Quitting Tobacco”

\

「我決定戒煙。」

這句說話,假使出自你和我一個普通人口中,實行起來再難,說起來也很易。

但如果這是出自廣告公司的話,就非同少可。

當然,這其實是電視劇的虛構情節。

第四季的Mad Men,說到主角Don Draper本身打工的廣告公司,被英國集團收購後又被賣豬仔,於是幾位昔日拍擋索性自立門戶,公司名為Sterling Cooper Draper Pryce。

公司啟業,第一時間找回合作多年的老客戶Lucky Strike,那個年代煙草商還可以賣廣告,煙草客戶的budget非同少可,成了不少大型廣告公司主要財源。

但所謂成也煙草,敗也煙草,某一天,Lucky Strike的母公司決定,將旗下所有品牌合併交由同一家廣告公司主理(故事中說的是BBDO)。

失了這個煙草大客戶,公司馬上陷入財困,Don Draper和他的同僚都一時不知所措,商議如何能找到另一個像Lucky Strike般的大煙草客戶。

但可是,當時大勢已去,所有大品牌都正進行合併重組,為節省資源,就連旗下採用的廣告公司,也開始進行consolidation,紛紛歸納於同一家旗下。

因此,像Sterling Cooper Draper Pryce這類獨立公司,通常在這些時候,都會輸給所謂的大集團,這個故事背景在60年代,但如此情況,到了今天還是屢見不鮮。

在頭頭碰釘的一刻,Don Draper徹夜難眠,於是寫了這個登了在New York Times的全版廣告,宣告天下:「今天起,敝公司從此不要接煙草客戶」。

“I realized, here was my chance for me to be someone who can sleep at night, because what I’m selling doesn’t kill my customers”.

煙草對人有害,大家都知道,但還要為這些產品賣命地做廣告,荼毒下一代(對不起,各位煙民,所有煙草廣告和贊助都一定是為下一代而做,與你無關),你能夠心安理得嗎?

已幾乎忘記了,當年我也曾經做過煙草廣告,上面這番話我也問過自己很多次。

「沒辦法啦,我們都要開飯」,有人這樣安慰過我。

那個時候剛入行,什麼事情都很被動,但我是一個從小就很有惻隱之心的人,現在回想,從前在做煙草廣告的日子,原來是我最不快樂的日子。

很慶幸,我現在都睡得很好。

Why I’m Quitting Tobacco.

Recently, my advertising agency ended a long relationship with Lucky Strike cigarettes.  And I’m relieved.

For over 25 years we devoted ourselves to peddling a product for which good word is irrelevant, because people can’t stop themselves from buying it.  A product that never improves, causes illness, and makes people unhappy.

But there was money in it.  A lot of money.  In fact, our entire business depended on it.  We knew it wasn’t good for us, but we couldn’t stop.

And then, when Lucky Strike moved their business elsewhere, I realized, here was my chance for me to be someone who can sleep at night, because what I’m selling doesn’t kill my customers.

So as of today, Sterling Cooper Draper Pryce will no longer take tobacco accounts.  We know it’s going to be hard.  If you’re interested in cigarette work, here’s a list of agencies that do it well: BBDO, Leo Burnett, McCann Erickson, Cutler Gleason & Chaough, and Bedman Bowles.

As for us, we welcome all other business because we are certain that our best work is still ahead of us.

Sincerely,

Donald F. Draper
Creative Director
Sterling Cooper Draper Pryce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