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樂2018-2019樂季個人心水推介

霎眼間,港樂(香港管弦樂團)已經踏入第四十五個樂季了,今屆樂季開鑼,一連兩個星期,首兩場開幕音樂會,我都有進場欣賞,坐在文化中心內,聽到樂韻飄揚,悠然勾起了我的美好回憶。

說港樂是伴我成長的一個重要部分,其實一點也不過份。

那個時候,我剛成為中學生,可以自己一個人由九龍坐天星小輪過「大海」(我印象中當年的維港真的是大海哦),去到那個對於我來說像是聖殿般的香港大會堂,拿著儲零用錢買的學生票,一個人進場去聽港樂演出,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已經是一個大人。

還清楚記得,那是董麟老師領軍的時代,之後又來到施明漢的大時代。作為一名中學生的我,到大會堂聽港樂,已經是我能力可負擔最昂貴的娛樂。

雖然,我可以透過唱片中聽到來自世界各地一流樂團的精彩演出,但也總也不及聽到整隊樂團現場的澎湃聲響般震撼。更何況,港樂當時給我的印象,就是一隊很國際化的樂團,來自五湖四海的每位成員,都具備鬼斧神工的能耐。

當然,港樂也經歷過高山低谷,水準有時會強差人意,但近年,自從梵志登上任音樂總監後,港樂在他的嚴厲「鞭策」下,團員都顯然發揮到各自的小宇宙,經常都保持著巔峰狀態,就連曾一度被抱怨令人聽得提心吊膽的銅管樂器組,演奏力拔山兮的馬勒交響曲時,都依然能夠穩如泰山。

事實上,梵志登尤其拿手演繹大型編製的浪漫派樂章,他的指揮棒一揚起,港樂的成員都紛紛像被啟動起馬力強勁的引擎,全力以赴,毫無保留地發出表情豐富、充滿凝聚力、兼且鏗鏘有勁的聲音,作為座上客,很難以不為之動容。

香港黃牛黨肆虐,除了四大天王及棟篤笑王子,令人意想不到,去年港樂一場久石讓的音樂會居然也曾經遭殃。但相信這個只是個例外,老老實實,香港實在還是文化沙漠,平日,港樂的音樂會雖未至於場場爆滿,但只要早點入手,即使是世界一給獨奏家客席演出的音樂會,撲飛都絕對不難,一般情況下,大家都不用幫襯黃牛黨。

今年樂季第二場音樂會,入場前,湊巧給我遇上我的MBA同學,他已是某大上市公司的CFO,但再忙也要抽時間,在週末和太太一起聽音樂會。話說他本來對古典音樂毫無興趣,但卻因為十年前一齣日劇交響情人夢,開始迷上古典音樂,之後成為了港樂的常客。為了不想錯過任何精彩節目,他和太太會先預訂整年樂季的套票,我問他今年的心水是那幾場,他說:「凡是梵志登大師操刀的,他都會必定奉陪到底。」

雖然我未至於如我這位同學般,是梵志登大師的粉絲,但當我翻閱今年樂季的演出目錄,想做定功課訂飛時,也發覺不少心水節目,都是由大師操刀。

綜觀今個樂季的音樂會,選曲上都下足功夫,一場音樂會,上下半場都有相當份量的曲目,作為樂迷,覺得簡直是可大快朵頤的音樂盛宴。當然,各人有各人的口味,建議大家還是要自己做好功課,同時提早上網訂票。

本文刊登之時,可能已經接近9月尾聲,我會直接向大家推薦10月打後,七場我個人一定不會錯過的演出。

《梵志登 | 布拉姆斯與柴可夫斯基 | 2018年10月19-20日》
港樂的樂團首席王敬,將會擔綱演出《布拉姆斯 | D大调小提琴協奏曲》的獨奏,這首百聽不厭的四大小提琴協奏曲之一的名曲,肯定聽出耳油。同場還有《柴可夫斯基 | 第四交響曲》,梵志登曾經與達拉斯交響樂團於2012年現場灌錄此曲的演出,對這類「能量型」的交響樂作品,應該駕輕就熟,實在期待第四樂章,港樂臨場時的爆棚效果。

《馬勒 $200 | 第七交響曲 | 2018年11月16-17日》
《馬勒 $200 | 第九交響曲 | 2019年4月26-27日》
《馬勒第二交響曲 「復活」 | 2019年5月17-18日》
為了把港樂成員操練至頂峰狀態,今年樂季馬勒交響曲依然是重點曲目,三套交響曲各有精彩之處,任何一場都值得聽。但今年有趣的是,港樂在票務上作出了特別安排,其中兩場的票價,一律為$200,此舉無疑讓平日較少機會因票價而未有在心儀的「皇帝席」上欣賞音樂會的樂迷,可以感受音樂廳不同位置的聆聽體驗。如果真的要我只揀一場,我的心水選擇,還是壓軸的第二交響曲 「復活」。此外,我也實在期待,能夠聽到第九交響曲第四樂章,弦樂組如何在慢板樂章中,緩緩地散發出悠揚而悲愴的氣息。

《風格配樂大師 | 馬克斯 . 李希特 Max Richter | 2018年11月30日 | 12月1日》
即使你未必知道馬克斯 . 李希特是何許人,但你也可能有機會透過電影或電視配樂,聽過他的大作,我總覺得,他的作品有點像用傳統管弦樂器演奏電子音樂,反過來,又會用電子樂器演奏傳統古典音樂。他是目前最備受推崇的新古典樂派作曲家之一,今次與港樂合作,當然少不了他的首本名曲自,重譜韋華第的《四季協奏曲》,此外,演出作品還會包括他的另一名作《記憶之屋》,相信這場音樂會,必定會吸引到一些非古典音樂的樂迷進場。

《祈辛的李斯特 | 2018年12月5日》
堪稱當代最傑出鋼琴家之一的祈辛,向來被視為俄羅斯鋼琴學派的繼承者,他的演奏以聲音飽滿宏大見稱,同時亦是名技巧型樂手,因此,《李斯特 | 第一鋼琴協奏曲》絕對是他那杯茶。這場音樂會,同場還有兩套交響詩作品,《李斯特 | 前奏曲》及《史特勞斯 |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後者是一首家傳戶曉的大型管弦樂作品,序曲中開首的一段銅管樂鼓號曲,除了後來成為《2001太空漫游》的經典配樂,更幾乎是古典音樂入門必聽的樂曲之一。

《奧斯卡配樂大師 | 亞歷山大 . 達士勒 Alexandre Desplat | 2019年1月4-5日》
達士勒是近年荷里活炙手可熱的電影配樂作曲家之一,作品超過170套配樂。他的音樂充滿浪漫的歐陸情懷,風格與其他主流的荷里活作曲家截然不同,《布達佩斯大酒店》、《奇幻逆緣》、《色戒》、《解碼遊戲》以至較近期的《忘形水》等等,都充分反映出他筆下令人聽得靈魂出竅的動人旋律,他的配器功力也實在深厚,有趣的是,受古典音樂訓練的他,同時也是一名指揮家,今次這場音樂會,將會由他本人親自當指揮演出。

《沙涵的德伏札克 | Gil Shaham | 2019年6月21-22日》
這場音樂可能很容易會被人走漏眼,沙涵是當代最優秀的小提琴演奏家之一,出道時在DGG旗下推出的幾張專輯,都給我留下良好印象,事實上,他也是香港音樂廳的常客。沙涵的琴音甜美如絲般幼滑,技巧精湛卻不賣弄,但可能成名太早,近年卻似乎被大家遺忘。德伏札克的小提琴協奏曲,與當年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一樣,都是獻給匈牙小提琴演奏家姚阿幸的,但當時際遇卻大不同,未能獲得大師的青睞,時至今日,終於守得雲開,成為世上最備受歡迎的演出曲目之一,個人認為,德伏札克這首佳作,氣質亦很匹配沙涵,現場演出,很令人期待。

《艾德敦 | 行星組曲 | 2019年6月7-8日》
我大一那一年,曾經幸運地,與港樂及香港青年交響樂團有過一次難忘的《行星組曲》演出經驗,那個時候的指揮,還是葉詠詩女士(現任香港小交響樂團音樂總監)。總覺得,這首大型管弦樂組曲,旋律細膩、編曲豐富而色彩變化多樣,就是百聽不厭。是次演出,由前港樂音樂總監艾德敦再次回老家執棒演出,肯定又是百感交集,加上目前狀態的港樂,演繹「火星」和「木星」兩段曲目都肯定會爆炸力滿瀉,喜歡這類大型作品的樂迷,不應錯過。

品牌最大公因數

最近頻頻有學生問我什麼是Co-brand,那算不算是Cross-over的朋友?怎樣才為之成功?

我不想在這裡向大家拋書包,我只想用最草根的方法,向大家解釋一下,就當這是生活小百科吧。

每個品牌都有自己的DNA,兩個不同的品牌結合,就會產生奇妙的化學作用,像忌廉溝鮮奶,可樂加萬樂珠,能夠「撞」出一些特殊的品牌效應出來。

當然,兩個品牌交叉感染,都希望一加一不止於二,你稱這形式做Co-brand也好,Cross-over也好,其實都是異曲同功。

但拜託不要隨便用個X字,譬如黎明最近的Leon X U,看起來就有點不雅了。

重點是,一如優生學中強調遠親相交,兩個品牌愈是風馬牛不相及,所能繁殖出的化學作用,爆炸力便愈強。

譬如張敬軒與香港管弦樂團兩個品牌合作,便同時把流行曲與歌手高格調化、古典樂大眾化。

這條方程式由當年的關正傑,以至較近年的張學友或李克勤等也歷久不衰,兩個品牌單位也各取所需,雙贏。

但在大部份的情況下,遠親相交卻經常會出現怪胎,譬如將曾特首與MC Jin這兩個品牌硬生生地配對,便立即洋相大出,貽笑街坊,起錨變嬉錨。

也有些情況,會妹仔大過主人婆,譬如每次任何品牌與Hello Kitty Cross-over,這頭沒咀巴的貓卻永遠會搶盡主人家的鏡,那管你是輩份極高的麥當勞叔叔。

但反正每次都大賣,主人家們通常都不會太介意。

但也有些品牌聯盟,是主人家想借助對方的品牌基因,令自身產品產生Halo effect(光環效應)。消費者電子產品方面就有較多案例,要數最成功的一宗品牌婚事,便莫過於Sony與Ericsson了。

此外,譬如Panasonic及Sony的數碼相機,會分別採用專業的萊卡及蔡司鏡,突顯專業形象;大眾化的消費者電子品牌LG,又會找Prada合作推出時尚高檔的手機。

最近,兩大手機品牌htc及Nokia,都分別找了一個音響耳筒品牌BEATS及Monster(其實都是同一家公司)合作,大打音樂潮牌這張牌。

兩個品牌合作,如何找出最大公因數,難度極高。

箇中究竟是誰靠誰,誰滔對方的光,形式千變萬化,手法五化百門。但萬變不離其宗,假使配搭得宜,愈是遠親相交,遺傳基因愈是優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