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 Swift 給我所愛過的男孩們

「想心情持續美好,就要多接觸那些終日都充滿陽光感的人。」

所以,實不相瞞,在我的私房Energy Boost Spotify Playlist上,永遠都有幾首Taylor Swift的歌。

但拜託,請不要笑我這位大叔,為何幾十歲人還會喜歡聽Taylor Swift這類的Bubblegum Pop,其實,對於我來說,正所謂好音樂就是好音樂,為何偏要有年輕或老餅、另類或主流之分?

“We don’t stop listening to new songs because we grow old; we grow old because we stop listening to new songs”。

我不怕老,但我卻很怕因為自己老了,而開始拒絕聽新歌新樂手新樂隊這心境。

當然,我知我知,Taylor Swift距離新人這身份,好像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兒。

14歲出道,今年過後才滿29歲,雖然已經不再是小妹妹,但在音樂的世界裡,她依然展現出一副活力充沛的氣息,青春,還是無敵得可以。

表面上,她是徹頭徹尾的一名金髮甜姐兒,但不要以為Taylor Swift的音樂世界只有糖衣包裝的歌曲,她的音樂世界中,其實也經常有話要說,而且直話直說,包括叫她的舊愛「唔該過主」、支持LGBT,甚至是政治議題。

我最欣賞她的,還是歌曲中經常貫注著極高的能量值。從鄉謠歌手轉型後發表她的第5張個人專輯《1989》,她的作品的流行值亦同步倍增,全球售出1000萬張銷量,在這個唱片市道,證明了好歌有市。

《1989》推出的3年後,她發表第6張專輯《reputation》,一反甜姐兒的形象,歌曲來得更反叛、甚至帶點陰暗面及咄咄逼人。專輯依然暢銷,第一個星期便售出了超過120萬張,成為美國第一名擁有4張首週百萬銷量的專輯的歌手,《reputation》雖然整體銷量不及《1989》,但卻已進一步奠定了Taylor Swift在流行樂壇的一姐地位。

今年尚未生日,執筆之時她還是28歲,Taylor Swift推出了她的第7張專輯《Lover》,依然是繼續走主流的Synth Pop及Pop Rock路線,音樂充滿她一貫的躍動能量。

見到專輯主題《Lover》,已可顧名思義,再加上封面照片如粉紅色棉花糖的雲層及大藍天,相信大家已可猜到這專輯,不會再走《reputation》的沉鬱路向,今次是再次貫注正能量。

《Lover》這專輯破了Taylor Swift的個人紀錄,創作力澎湃,一口氣帶來了18首新歌。部分歌曲內容,依然不失青春少艾的情情愛愛,但花開花謝本無常,男友多如天上繁星,Taylor Swift透過這張專輯,對她精彩的愛情路,來一次更豁達的自白。

為專輯打開序幕的,《I Forgot That You Existed》是一首像是受到Ed Sheeran流行電子搖滾曲風影響,節奏輕快跳脫,歌詞亦一派輕鬆自若的調侃態度。

《Lover》專輯中的主力音樂製作人是Jack Antonoff,他和Taylor Swift聯合監製了11首歌曲。事實上,Jack Antonoff本人是來自獨立搖滾樂隊Bleachers和Fun,除了Taylor Swift,也寫過歌給Lorde、St. Vincent、Lana Del Rey,另類得來,卻又可以登大雅之堂。

《Cruel Summer》是聯同原名Annie Clark的St. Vincent合寫的歌曲,電子低音滾動氣氛的流行搖滾風格,令人聯想起《1989》內的作品,副歌旋律更是令人琅琅上口。

專輯主題曲《Lover》是一首Country Ballad曲風的作品,6/8節拍,以結他為中心的編曲和混音,都帶點懷舊風格,可能是整張專輯中最接近她早期鄉謠風格的作品。

《The Archer》是一首中板的synth-pop作品,旋律及歌曲結構相當簡約,亦帶點迷幻沉鬱。

《Paper Rings》是一首充滿青春氣息天真情歌,卻配上Punk Rock的節奏,感覺相當生猛。

《Soon You’ll Get Better》是專輯中較接近她早期鄉謠風格的另一首歌曲,由鄉謠女團Dixie Chicks當伴奏和合唱,歌曲旋律及歌詞感人,是她向罹患癌症的媽媽,憑歌寄意的佳作。

《False God》是首R&B曲風的慢歌,副歌伴奏的色士風,令歌曲增添了多少憂鬱的味道,但聽眾們的著眼點,大都落在猜測歌詞中,Taylor Swift究竟是在暗示她的那一位舊愛?

專輯中另一位值得留意的音樂人,是來自新西蘭Joel Little,他的成名作之一,就是全球大熱的Lorde的《Royals》,他的作品中,既有令人過耳不忘的悅耳旋律,卻又不失俗套兼具備菱角的個人風格。

《The Man》是一首電音節奏的synth-pop歌曲,節拍令人蠢蠢欲動,歌詞是對性別歧視的控訴,Taylor Swift更是理直氣壯地,直接與大眾媒體對質:「如果我是男性,你又會如何對待我?」。

《Miss Americana & The Heartbreak Prince》是一首既是情歌亦是對政治控訴的歌曲。

《You Need to Calm Down》是一首支持LGBTQ的打氣歌,進擊中的電子低音,令節奏不斷推進,Verse旋律的節奏密集音符,帶點說唱風格,Chorus是一個旋律簡易得可以的大合唱。我推薦大家一定要上YouTube找此曲的MV來看看,影片內客串的大星,多不勝數,耀目得得刺眼,就連Taylor Swift死對頭Katy Perry,居然也和她來個大和解,粉墨登場,歌曲好聽,更是好看。

至於與樂團《Panic! at the Disco》的Brendon Urie合唱的《ME!》, 似乎搶了整張專輯的風頭,是一首義無反悔,旋律要流行,就流行到盡的Bubblegum Pop,副歌聽一次已經會懂得跟著唱,不要期待有甚麼深度,但正能量卻是充沛得很的。

總結

可能受她太精彩的緋聞盛名所累,再加上嗓音甜美嬌嗲,因此Taylor Swift的歌曲大多被人認為是缺乏深度。

但事實上,一如她的甜姐兒外貌,糖衣包裝裡面,她的歌曲其實還有很多值得咀嚼的地方。

《Lover》這張專輯,內容極之華麗豐富,18首歌曲,琳瑯滿目得像流行音樂的超級市場,應有盡有。

但我覺得在音樂水平以及個人風格方面,還是很難超越《1989》,但作為一張流行榜上的作品,可聽性還是很高的。

(原文刊載於MR雜誌2019年10月號,我是本文作者)

《Ryan Adams | 當1989遇上1989》

RyanAdams1989-1200-1-916x916

1989這個年份,實在是太敏感,在某些國度,更加會是被消失了的那些年。

可是,美國流行鄉謠音樂界甜姐兒Taylor Swift,卻對這個年份念念不忘,難怪必有迴響。

1989,不單單是Taylor Swift的出生年份,這張於去年推出的《1989》專輯,亦是她個人音樂旅程的里程碑,是她想公告天下,本小姐再並非大家心目中那個鄉謠音樂界的金髮娃娃,她的音樂,也有流行搖滾元素,拜託停止標籤。

音樂路上脫胎換骨後的Taylor Swift,先後高調地向Spotify及Apple Music「說不」,除了贏得不少樂壇行家的掌聲,也贏了專輯的銷量,在美國開賣,首周發行即創下128.7萬張的成績,執筆之時,截至2015年7月,全球銷量已過860萬。

都說過念念不忘,當然繼續必有迴響,2015年9月,《1989》又再掀起大家注目,當然,不是什麼新曲加精選這低級伎倆,而是居然有人把整張《1989》的歌曲重新灌錄,一曲不漏,一首歌也不能少。

此君果真藝高人膽大,說的是素來特立獨行,音樂充滿另類鄉謠搖滾風的創作人Ryan Adams,天啊,大家也摸不著頭腦,為什麼這位40歲的大叔,會翻唱這位25歲小妹的歌曲?而且,更不是單單翻唱一首,而是整張專輯的cover version?是否純粹為搞綽頭?「抽水」博人氣?

你可以說這是網絡世代的PR Stunt,專輯推出前個多月,Ryan Adams先在他的個人社交網絡帳號Instagram及Twitter上發貼,事先張揚他正在進行新專輯的錄音,並且將會以The Smiths般的曲風,演繹整張《1989》,此言既出,馬上已經惹來粉絲們的注視,有人以為他純粹「吹水」。

為證明所言非虛,他繼續發功,在Instagram繼續發放了好幾張錄音室內拍攝的照片,見在譜架上,居然出現了好幾首Taylor Swift《1989》內的作品的曲詞。

粉絲們開始在雀躍地尖叫,瘋狂回應,但最意想不到的是,當中,居然包括了Taylor Swift本人。

她居然用個人的官方帳號,開始與Ryan Adams搭訕,並直接向對方確認,是否真的在重新翻唱她的整張《1989》專輯?

當得到對方的再三確認,Taylor Swift馬上興奮得像個小粉絲:“Cool I’m not gonna be able to sleep tonight or ever again and I’m going to celebrate today every year as a holiday. I’M CALM.”

大家繼續閒話家常,個多月後,Ryan Adams版本的《1989》,坊間口碑甚佳,推出一周,即登入Billboard十大,買了5萬6千張,始終不是主流歌手,所以銷量已算極之不錯。

事實上,我覺得這可能是最不像Ryan Adams的專輯,我更覺得他不是在向Taylor Swift致敬,反而,整張專輯,是彌漫著The Smiths、Bruce Springsteen、Tom Petty、The Cure或甚至是U2的樂隊聲音。
我把整張專輯慢火細熬了兩個星期,開始寫稿時,一邊在寫,一邊上網做功課,期間,讀到音樂雜誌NME的一篇訪問。

Ryan Adams直言:「我嘗試在另一個國度,重新構思這些歌曲,我個人版本的《1989》、我心中的聲音藍圖,,應該是介乎Springsteen的”Darkness On The Edge Of Town”,以及The Smiths的”Meat Is Murder”之間,我想把她(Taylor Swift)原有的彩色畫面,重新繪畫成一個只有黑與白的世界。」

作為聽眾,我刻意製作了一個Playlist,歌對歌歌接歌,交替播放Taylor Swift和Ryan Adams的《1989》中的13首歌曲,兩者的聲音,實在迥然不同,聆聽之時,我像徘徊於平行宇宙的兩個世界,聽了一輪之後,我開始在質疑,究竟是誰在cover誰的歌。

的而且確,即使是同一首歌曲,旋律和歌詞去到不同歌手的手裡,卻隨時可變成截然不同的歌曲,Taylor Swift世界裡的《1989》,色彩鮮豔絢麗,流行色彩很濃,每首歌都像有一層糖衣包裝;另一邊廂,Ryan Adams的《1989》,卻是如黑與白般的單調,編曲變化不大,但有趣的是,後者充滿現場錄音的感覺,反而給我一種莫明的溫暖,以及更實實在在的城市感。

Ryan Adams亦似乎豁了出去,以充滿不同樂手影子的聲音,詮釋每首歌曲,由專輯首發的“Welcome to New York”開始,他便已經是Bruce Springsteen上身,管弦樂加上海鷗的環境聲的y引子,粗獷低調的「藍領」式工業搖滾,馬上把整張專輯定調。

原版的“Blank Space”,可說是Taylor Swift專輯中最受歡迎的一首歌,旋律琅琅上口,一聽就知道是上榜歌曲的材料。交到Ryan Adams手上,卻像是一個落寞的搖滾詩人,站在紐約地鐵的行人通道,抱著結他自彈自唱,finger-picking的結他聲,能勾起聽眾的無盡思憶。

保持了“Style”原有的funky節奏結他的中版拍子,1/16重複結他節奏襯底,卻只出現在前奏及過門,搖滾味道更濃厚,而這個版本的副歌部分,更是比原作來得具力量,氣氛更澎湃。

”Shake It Off”本來是一首讓人聽到便會手舞足蹈的bubblegum pop歌曲,来到Ryan Adams的版本,卻是熱鬧不再,而且更顯得有點沉鬱。副歌本來會重複唱著的”Cause the players gonna play, play, play, play, play”,如今卻變成了簡單一句”Cause the players gonna play”,好像一錘定音,來得爽快決絕,卻是餘音裊裊。

整張專輯我最喜歡的,是Ryan Adams突然Bono上身的“All You Had to Do Was Stay”,沉實的低音電結他彈著重複的1/8節奏,那是With Or Without You時期的U2聲音,明明是對舊情人的控訴歌,這個搖滾版本卻充滿了正面的生命力,很有前進感。

“Out of the Woods”是另一個驚喜,比起原来的中版電子舞曲,感覺上卻是一首抒情的浪子心聲,說唱人更把原来只有三分鐘多的歌曲,伸延至成為一首超過六分鐘的6/8拍子歌曲,這個版本很有去年Ryan Adams推出的現場錄音的味道,純音樂部分,也實在精彩叫絕。

Ryan Adams版本的《1989》雖然未必會成為流行榜大賣之作,卻肯定是近期話題之作,再玩大一點,更隨時可發展成他的翻唱專輯系列,實行長賣長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