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出亞洲的馬來唱作女歌手|Zee Avi & Yuna

zeeavi2

單憑一把Ukulele自彈自唱,Zee Avi已可征服世界各地無數樂迷,圖片來自這裡

這個年頭的樂壇,是最壞的時代,也可以是最好的時代。

多得互聯網的發達,曾經一度風行的MySpace,除了造就了不少獨立音樂人備受賞識,也有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人,趁機衝出本土,邁進國際市場,繼而闖出名堂。

雖然MySpace已經式微,唯獨是大眾音樂電台如YouTube、Spotify或Last.fm,以至是iTunes及Amazon等一類的音樂售賣平台,繼續擔綱著世界音樂平台這角色。

很難想像,如果在十年前,可以將Zee Avi及Yuna這一類來自馬來西亞的本土歌手,放進英美音樂市場,並打進主流及獨立音樂流行榜,純粹以實力證明,音樂真的是無疆界。

沒聽過這兩位女歌手的名字?我建議你讀完我這一篇,馬上到YouTube找他們的MV或現場演出來聽聽,又或者,到HMV好、iTunes store也好,買她們的唱片來細心欣賞。

第一次聽到Zee Avi的聲音,是我旅遊馬来西亞的旅途上,已忘記了是在吉隆坡哪一家的小咖啡店,本來氣氛已經是懶洋洋的炎熱下午,揚聲器傳來了電台DJ的廣播,一把甜美中帶點沙啞層次的磁性嗓音,在輕鬆簡單的結他及爵士鼓伴奏下,我第一次聽到了”Bitter Heart”這首據稱已打入英美流行榜的歌曲,問問店員甲唱歌的是誰,她馬上自豪地說:「Zee Avi from Malaysia!」

就像她的歌聲般地隨意及任性而發,Zee Avi入行經歷也是如此地無心插柳。完全未有受過任何正統音樂訓練,結他唱歌都是自學,在大學主修設計的她,2007年,因為一名好友錯過了她的一趟業餘小演出,被好友再三要求下,於是她便將她的第一首自彈自唱的作品”Poppy”上載了往YouTube,由於備受網友好評,她開始陸續把自己對著WebCam錄製,抱住木結他或Ukulele自彈自唱的歌唱表演,放上YouTube。

至於令Zee Avi一夜成名的,是她在22歲生日前放上網的”No Christmas For Me”,一覺醒來,除了收到各方網友的激讚留言及超過3,000封電郵外,她這段製作粗糙的黑白短片,更迅速成為了YouTube精選推介短片,當然,任誰也猜到,馬上已有唱片公司向她打主意。

最後,Brushfire Records成功地將Zee Avi羅致旗下,該唱片公司其中的一位老闆Jack Johnson,同樣是走輕搖滾民謠曲風路線,難怪亦與Zee Avi一拍即合。隨後,Zee Avi亦曾經擔任Jack Johnson演唱會的特別嘉賓,很快便獲得美國當地樂迷注目。

聽Zee Avi的歌聲,實在有點像在炎炎夏日呷一口錫蘭冰茶的感覺,她的嗓音,甘甜中略帶苦澀,聽後猶有餘韻。咬字吐音帶有古典爵士老歌的韻味,旋律音階往上游走時,又像一陣輕煙,絲毫不費吹灰之力。

有樂評稱讚Zee Avi的嗓音,可媲美一代爵士歌后Billie Holiday(我覺得是演繹發音形神上的似,而並非聲音上的似),年紀輕輕的她,卻裹著一股「老靈魂」(Old Soul)在內心深處,聽到她的歌聲,時間就像被靜止下來。

分別在2009及2001年推出過兩張專輯,最高紀錄,曾經打入過Billboard Heatseekers榜的冠軍、Billboard Alternative Albums的第20位、Billboard Rock Albums的第32位。先不要說她是一名新人,作為一位來自亞洲國家的歌手,更加是難能可貴。

更有趣的是,Zee Avi早期的自拍音樂短片中,居然包括了她抱著Ukulele自彈自唱,以普通話演繹了鄧麗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我就會以「月亮融化了我的心」來形容她的演繹,不相信?大家不妨上YouTube聽聽。

yuna-music-band-artist

堅守宗教傳統戴著Hijab包頭巾,已成為Yuna的造型特色。圖片來自這裡

相對於走純樸民謠風的Zee Avi的鄰家少女,另一位衝出亞洲的馬來西亞歌手Yuna,所走的路線,卻是充滿大都會感覺的民族風情。

流著馬來人的血統,更是一名虔誠的回教徒, 身為女兒身,她亦堅守宗教傳統,出外必然會戴上Hijab包頭巾。即使身為流行樂壇寵兒,更已晉身美國市場,她依然毫不忌諱她的回教背景,衣著方面,還是是保持著具民族特色的低調簡樸(雖然,Yuna本人正主理了一個專為回教女性設計的時尚服裝品牌)。

自小酷愛音樂,14歲開始創作音樂,尤其喜歡抱著結他自彈自唱,在大學主修法律,畢業後,卻全情投入她的音樂人生。

2011年,在馬來西亞樂壇闖出道五年,闖出多少名堂後,隨即被來自紐約的獨立音樂Label FADER發掘,邀請她赴美推出了首張個人EP “Decorate”。

2012年,於美國市場出道不久,立即備受Pharrell Williams賞識,為她監製”Live Your Life”這首熱播單曲,首張個人同名專輯雖然未至大賣,卻成功打上iTunes銷售流行榜的第23位,同時亦榮登Billboard Heatseekers榜的第23位。

更重要的是,由Billboard、New York Times以至National Geographic等不同範疇的報章雜誌,都有專欄主筆對Yuna的歌藝作擊節讚賞,首次於美國電視亮相,就已經在人氣名嘴Conan O’Brien的節目中當演出嘉賓,並且一鳴驚人。

2013年,轉投以爵士音樂起家的Verve,推出第二張專輯Nocturnal,民族曲風元素感覺更濃,但流行元素沒減,被殿堂級製作人David Foster公開點名力撐,認為她是全年最值得留意的聲音。

事實上,單憑她的外貌造型,你可能已想像到Yuna曲風中會略帶World Music的元素,但切勿誤會,她的唱腔其實是甚為西化,她的「騷」味,又讓我聯想起Corinne Bailey Rae。

聽她近期的大熱作品”Rescue”,民族風中瀰漫著多少R&B流行元素的氣氛,嗓音略帶磁性,歌曲節奏一起一伏間,正能量滿載,更是令人聞歌起舞。

”Falling”一曲開首的木琴前奏,民族風的意味又是明顯不過,但歌曲展開後,卻是略帶Indie-pop的另類特色,進入副歌,卻是愈來愈「騷」,陽光的氣息中,卻又有磁性的性感魅力。

“Someone Who Can” 首段先以木結他伴奏,甜美的民歌風格,及後卻由電子鼓的中板舞曲節奏逐漸推進,弦樂加入令音樂色彩更豐富,歌曲起伏未有激起千尺浪,卻像沙灘邊輕輕地一來一回的小浪花,令人聽得舒服。純樸民歌風格與時尚電子舞曲的對比,正好也反映出Yuna的個人風格。

Nocturnal這張專輯,將Yuna那東西合璧的個人特色,更加融會貫通,整體性亦較先前的專輯更強,大部份歌曲都彌漫著很Chill、都市感覺很濃烈的氣氛。在這個乍暖還寒的四月,想像著過一個懶洋洋的星期六下午,在露天咖啡店享受一下溫柔的陽光,就是這一份Yuna帶來的音樂感覺。

原文刊登於MR雜誌2014年4月號,本網誌版本略經修改。

要威,就要戴頭盔。

image001

要威,就要戴頭盔。

講得出做得到,法國Progressive Dance 電子組合Daft Punk,威足十幾年,頭盔也戴足十幾年。

最近,找來不老潮童Pharrell Williams主唱,再搭上60歲的結他神Nile Rodgers,聯手炮製了今年首張單曲Get Lucky

甫一推出,旋即成為多個流行榜冠軍,一個月內賣出超過606,000張,大有機會問鼎2013全年單曲之冠。

先不得不提Nile Rodgers,年輕樂迷未必知道他是何方神聖,他老哥除了是一代結他funk神外,他更是一名超級監製兼作曲人,1978年領軍樂隊CHIC憑一首Le Freak,全首歌幾乎靠副歌一句Freak Out!,便開創了當年的士夠格先河。

之後,Nile Rodger更炮製了Madonna的Like A Virgin、David Bowie的Let’s Dance,以及Duran Duran的Reflex等超級勁歌金曲,由七十年代紅到九十年代。

飛越時空,來到2013年,Nile Rodger攜手Daft Punk這對電子音樂怪傑創作了Get Lucky,果然是一副七十年代的Jazz-Funk-Disco模樣,除了中段的招牌Vocoder機械人歌聲,其實全曲也不太電子,MV中,見兩個機械人一個彈Bass一個打鼓,其餘大部份都是真樂器打真軍。

回歸的士夠格,當然要多得Nile Rodgers,這首歌的世界裡,絕對是他的主場,當這位老人家一柄Fender Stratocaster在手,即如退隱高手重執絕世好劍,密集Groovy的結他riff飛來飛去,例不虛發。

可是,曲風卻依然貫徹Daft Punk這對機械人寶貝的特色,旋律動聽琅琅上口,跳躍節奏,叫人一聽馬上坐立不定,心情雀躍。閉起雙眼睛,你也不難會幻想到士高內Mirror Ball正閃爍不停,光影打在躍動中人潮的衣香鬓影上,那是一個快樂無憂的年代。

Get Lucky其實已在我的Playlist快樂地狂Loop了無數次,Random Access Memories新碟剛上架,我居然整天在Spotify聽足了兩次半(有半次是繼續loop Get Lucky的)。

全張大碟,大部份歌曲都以真人樂器演奏主打,有真鼓有真電結他,鋼琴以至是管弦樂。

電子樂器聲響當然仍不絶於耳,但卻大多只成為了樂手彈奏樂器的其中一種,而並非配以大量的電腦程序,以及sampling的聲音剪貼。

除了Get Lucky,全張碟最能抓住我聽覺神經的,就是與老牌作曲人Paul Williams(此君曾寫下的經典金曲無數,最多人熟悉的,便包括了Carpenters的We’ve Only Just Begun和Rainy Days and Mondays),一起炮製的Touch一曲。

這是一首極具野心,長達八多分鐘的作品,歌曲分為多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段落。

先由具實驗色彩的電子音效打開序幕,Paul Williams弱不禁風的老人嗓子,與孤獨感的電子琴音伴奏徐徐漸進,頃刻間,弦樂推進又漸漸跳入了中板的的士高舞池,小號伸縮號單簧管繼而起舞,上山下海,倒帶音效把你捲入漩渦,急轉直上,到達高潮部份,節奏回復慢版,由Vocoder合唱重複唱出”if love is the answer, you’re home”時,我已覺得我已是魂游九霄之外,懸浮在外太空中,眺望著蔚藍色的地球的同時,合唱團加入繼續重複詠唱,高潮過後,萬籟俱寂,只餘下Paul Williams的孤獨歌聲。

大碟中,還使用了不少中古電子音樂元素,你會聯想到,那些像電話接線生機台般,左一串右一串電線東穿西插的七十年代Analog Modular Synthesizer

在樂隊的背後,這龐然巨物發出了一些如武林高手發功時發出的電音聲波、上落音階的琶音(Arpeggio),以及像心臟脈搏儀般響起的嘀嗒節奏。

碟中向電子大師致勁的作品Giorgio By Moroder,正好就是這類示範作品,有趣的是,大師傅Giorgio Moroder居然沒有直接參與此曲製作,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出了有關他的電子音樂旅程,然後Daft Punk才在他的談話錄音上配以音樂圖畫。

回到從前,找到未來。可以見得,整張大碟的向樂壇前輩們致敬的意味很濃,但Daft Punk厲害之處,就是他們無論拿出多Old School 的音樂元素,都有本事可以妙手回春,飛甩老套。

音樂部份的現場演奏感十分強,說到底,所謂的科技電子樂音,最終還是以人為本。

(原文刊登於MR雜誌2013年6月號)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