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的爵士世界 | Joey Alexander

據說,莫札特在5歲的時候,就已經寫了他的第一首作品,那是一首G大調小步舞曲。

其實,每一項優秀的傳統,都需要有新一代的傳承者,他/她們在努力地把傳統傳承下去之餘,亦肩負起讓同輩認識傳統的責任。

但有趣的是,有一些傳承者,他/她們的天賦就好像是與生俱來,年紀輕輕,命運就委託他/她,擔綱係守護傳統的使命。

除了莫札特,我想所說的是,本文要介紹的Joey Alexander。

Joey Alexander是當今國際爵士樂壇一個閃亮亮的名字,但8歲初出道,9歲登上國際舞台,今年才只有16歲,卻已經推出了6張個人專輯,他演奏的,主要是新派的古典爵士樂。

更有趣的是,他並非來自爵士音樂發源地的西方國度,他是土生土長,來自峇里島的一個印尼家庭。 

幸運是,他有位爵士音樂發燒友的爸爸,從小就給他聆聽非靡靡之音的hardcore傳統爵士樂。

Thelonious Monk、John Coltrane、Bill Evans和Herbie Hancock等等的音樂,才6歲的Joey Alexander就已經聽得滾瓜爛熟,聽得雀躍之餘,他便開始在爸爸送給他的一台迷你電子琴鍵上,單憑耳朵牢記,便可以模仿彈奏出Thelonious Monk經典名作《Well, You Needn’t》的旋律。

老爸知道此子絕非池中物,於是馬上給他好好培養。為了他的音樂教育,Joey Alexander的爸爸決定舉家由峇里島,搬到印尼首都雅加達,讓他有機會接觸到更多優秀的爵士音樂人。

大家可能有所不知,印尼雅加達是國際爵士音樂的重要城市之一,每年都有多個大小型的世界級爵士音樂節在這舉行。

同時,正好因為這個原因,因緣際會,8歲那一年,Joey Alexander便有幸在雅加達某音樂節中,遇上了一代爵士琴鍵大師Herbie Hancock,並受到他的鼓勵,決意投入成為全職爵士音樂人。  

只有9歲,Joey Alexander已參加Master-Jam Festival,在台上與來自17個國家的43名頂尖爵士樂手,互相切磋較量,最後,他獲得了當年的Grand Prix全場大獎。

一年後,為了讓兒子成材,Joey Alexander舉家再次搬遷,但今次這一站,是美國紐約,那一年,他才只是10歲。

少年時代同樣是音樂神童,如今已是爵士音樂大師的Wynton Marsalis,無意中在YouTube發現了Joey Alexander的演奏,同時間,Marsalis又得悉他已經人在紐約,於是,便馬上邀請他出席Jazz at Lincoln Center的音樂會。

Marsalis是Jazz at Lincoln Center的話事人,同時亦是致力推廣和捍衛傳統爵士音樂的文化對手。因此,Joey Alexander這個在美國初試啼聲的演出,可說是為他打開了國際爵士樂壇的康莊大道。

音樂會上,Joey Alexander以細膩的技巧,糅合了既古典、亦有現代即興旋律與和弦變化的觸感,演繹了他「兒時」偶像Thelonious Monk的經典名作《Round Midnight》,馬上技驚四座。

他除了獲得報章如The New York Times,爵士雜誌Down Beat等刊物中,有名奄尖的樂評人們一致盛讚,就連前美國總統Bill Clinton,以及荷里活名嘴兼名演員Billy Crystal,都一一對他公開讚揚,並揚言自己是這位音樂神童的粉絲。

在Jazz at Lincoln Center一鳴驚人後,Joey Alexander參加了更多的演出,音樂名校Juilliard亦給他助學金,支持他繼續旅居紐約。

演出以外,Joey Alexander亦成為了傳媒的焦點,亮相NBC,TED Talk,或甚至是後來的CNN等,美國是一個愛才若渴的國家,未幾,已特別為他簽發專為具備特殊才能的海外人士的O-1B visa,讓他可以長期留在美國發展。

《My Favorite Things》是他的首張個人專輯,Joey Alexander以一個爵士三重奏的音樂格式,演繹了多首較為傳統的爵士名曲,其中包括John Coltrane的《Giant Steps》,這首歌曲,和弦變化與速度都甚難掌握,堪稱是爵士樂手的成人禮,能夠克服這首歌曲,幾乎就代表你已經畢業了。

平地一聲雷後,亦因為這張專輯的口碑,12歲的Joey Alexander,成為了格林美音樂頒獎典禮上,史上最年輕的被提名樂手兼演出嘉賓。

期間,他更獲邀到白宮,聯同傳奇色士風手Wayne Shorter,以及格林美得主的新進爵士低音提琴好手Esperanza Spalding,三人行同台演出。

雖然年紀輕輕就名成利就,每次被接受公開訪問、備受主持人讚美的時候,Joey Alexander總仍是一臉靦腆,每每自言一切都是多得上天及父母的眷顧和恩賜。

明明還是一名小孩,他的英語表達能力卻相當不俗,更難得的是,即使備受成年人們的吹捧,言談間,他從來沒半點傲氣。

同時,他亦不習慣被冠以神童的稱號,他說過很多次,只希望大家會視他為一名出色鋼琴手。但說到底,他的神童身份的確是一個賣點,於是,他還是經常被不同的爵士音樂活動主辦單位招徠,希望他能兼負起向年輕人推廣爵士音樂這重任。

依然帶著他那天真爛漫的笑容,繼續以一個爵士樂三重奏的傳統模式,16歲的Joey Alexander,今年剛剛推出了他的第6張個人專輯《Warna》,亦是首張在傳統大爵士Label Verve出版的專輯。

與其繼續驚訝他是一名音樂神童,不少樂評人,都開始只會視他為一名天才橫溢的爵士鋼琴手,對他的評價,更多集中在他的演奏造詣和作曲天份上。

今次這張的專輯,12首歌曲,他原創了10首。雖然鋼琴技巧相當成熟,Joey Alexander的作品中,無論是和弦及即興旋律的造句,所採用的音樂語言毫不艱澀,亦不會刻意炫技,剛柔並蓄,並且亦相當容易聆聽。

他的風格,可說是跨越了由50年代,由Thelonious Monk和Bill Evans等人開拓的post-bop、cool jazz、modal jazz等風格的基礎,及後被McCoy Tyner、Herbie Hancock和Chick Corea等人發揚光大的新派爵士樂風的總和。

《Warna》是印尼語顏色的意思,亦是此專輯的主題作品,在爵士三重奏的音樂框架以外,亦加入了進擊的敲擊節奏,每個音樂段落都緊緊相連,節奏相當緊湊,同時亦展現出Joey Alexander在即興旋律造句上的想像力和伸延性。

《Mosaic (Of Beauty)》就連低音提琴的旋律,也突顯出優美的歌唱性,和弦飽滿而溫暖,令耳朵像無重的狀態,浸淫在漫無邊際的海洋中,三番四次,Joey Alexander發揮出他對傳統爵士樂的致敬式演奏。

重新演繹Sting的流行大旋律《Fragile》,是一首用來打動普羅大眾樂迷的輕爵士作品,即興段落甜美中仍充滿想像力,和弦結構有點Bill Evans作品的韻味。

此外,挑戰色士風大師Joe Henderson原作的soul jazz曲《Inner Urge》,亦顯示出Joey Alexander在能夠做到雅俗共賞的同時,仍勇於在風格上尋求創新前衛。

建議大家,上YouTube找Joey Alexander的演出片段來看之前,盡量不要先入為主,不妨先用耳朵欣賞他的能耐,然後才透過影片片段,驚嘆這位音樂少年,在音樂上的成熟風度,與他的實際年齡,到底有多大的距離。

Kamasi Washington 新世紀福音爵士

(原文刊載於MR雜誌2019年8月號,我是本文作者)

不是說舊不如新,可是,我發覺我身邊喜歡聽爵士樂的朋友,這麼多年來,似乎來來去去都是聽著20-30年前他們喜歡的Miles Davis和John Coltrane,稍為新的,已經是在各大Hi-Fi音樂展或試機場合聽到我覺得耳朵膩的Diana Krall和Norah Jones。

爵士樂壇真的後繼無人嗎?當然不是哦。雖然我沒有像從前般,會追讀每一期的DownBeat,但我還是有跟進Spotify和Tidal的最新爵士樂專輯,發覺很厲害而我又沒聽過名字的樂手,依然是絡繹不絕地,排著隊登場。

雖然無可否認的是,畢竟世界不同了,這年頭,娛樂選擇太多競爭太大,即使是一線的爵士樂手,都的確像沒有像從前般的大明星級數了,這是現實。

之不過,近年卻有一位樂手令我眼前一亮的,他就是80後爵士樂手Kamasi Washington。

這位身形龐大而帶點霸氣,一身民族裝束打扮的Tenor Saxophone樂手,看見他的造型,你會覺得他絕對可以出現在Marvel的Black Panther電影系列中,當Wakanda族人的長老。說穿了,演藝事業,除了實力,造型也要食力。

不要以為他是街頭音樂人,Kamasi Washington出身於音樂世家,父母都是音樂教育工作者,他於1981年在Los Angeles出生,高中入讀鼓吹多元種族文化的名校Alexander Hamilton旗下的音樂學院,順理成章地,當他大學入讀U.C.L.A.時,主修的亦正好是民族音樂學。

大學期間,他開始有機會和一眾「殿堂級」的駐校音樂導師切磋,經常與Kenny Burrell、Billy Higgins及Gerald Wilson等人同台演出。

2004年Kamasi Washington於《Young Jazz Giants》中漸露頭角,馬上備受注視,及後被多方不同的音樂人邀請合作,由「神級」的Wayne Shorter和Herbie Hancock,以致R&B和Hip-hop的大哥大姐大大Chaka Khan、Lauryn Hill和Snoop Dogg等等。2005年他加入了Gerald Wilson Orchestra作Big Band Jazz的嘗試,這些年來,他所涉獵的音樂種類,既寬且深,相信這是他的探索期。

正所謂十年磨一劍,經歷十年時間的醞釀後,Kamasi Washington不甘只當人家樂團裡的一名樂手,因為他實在有太多話要說,2015年終於發表了他第一張的個人專輯《The Epic》、兩年後亦發表了一張EP專輯《Harmony of Difference》,單看第二張專輯的名字,大概可以猜到他對崇尚種族包容的初心,兩張專輯都走Hard Bop和Fusion路線,樂隊的編製陣容很華麗,音樂很熱鬧。

2018年推出的《Heaven and Earth》,旋即令Kamasi Washington邁進另一個層次的境界,亦令大家看得出他宏大的音樂大同理想。

整張專輯分為《Earth》和《Heaven》兩大部分,各有8首作品,專輯才發表一星期,立即備受好評,權威爵士音樂雜誌Down Beat給了4粒半星(5粒星為之滿分),於是隨即追加了一張附加EP《The Choice》,於是,整張專輯就由3個部分21首歌曲組成。

較早前,我於歐洲旅行期間,在逛唱片店時遇上這套《Heaven and Earth》的黑膠唱片套裝,三張唱片,拿上手已經覺得重磅。

畢竟,在這個音樂串流盛行的年代,當人人都嚷著說:成功方程式就是要把歌曲控制在3分鐘之內頭5秒就要先聲奪人,Kamasi Washington卻一口氣推出如此份量的作品,一如首套個人專輯《The Epic》,這一次,三張唱片,當中有不少歌曲也同樣是超過10分鐘,動員超過50-60人的樂隊陣容,當中包括弦樂隊合唱團,投資這麼大,這實在已經是一件史詩式的創舉了。

難怪,《Heaven and Earth》甫一推出,好些爵士樂迷便紛紛叫嚷:「爵士樂壇有救」。

事實上,Kamasi Washington對此作品主題的個人詮釋,同樣帶點哲理性的意味。

《Heaven and Earth》兩個部分,第一個,是「我所看到的世界,即是我肉身所屬的世界」,另一個,是「我內心所看到的世界,即是那個有我存在的一部分的烏托邦」。

「兩個領域(Heaven and Earth),當中包合互相制衡的鬥爭、愛與救贖….,音樂上的展現出的狂野及重複,有些時候,可能會超越大家的可接受程度。由一個個人的不斷演變出發,昇華至宏觀的世界,當中主題包括對正義,團結和大愛的探討。」

老實告訴你,Kamasi Washington的《Heaven and Earth》這專輯,風格有點像一套史詩式的電影配樂,編曲豐富而多變,音樂風格涵蓋了post-bop、funk、jazz fusion、funk、electric jazz、free jazz、afro jazz或甚至是folk,音樂材料多不勝數,像是70年代Miles Davis和Herbie Hancock總和的進化版,音樂就是像個大熔爐,不容易一下子全部消化,我還是分開兩、三次才聽得完。

但大家先不要被我嚇跑,為這套專輯展開序幕的《Fists Of Fury》,便是一首不難討好耳朵的作品。

是的,這個曲名,你並沒有看錯,的而且確是我們偉大的武術家李小龍先生的「精武門」電影主題曲(原本名字是Fist Of Fury,少了一個”s”),當年在外國上畫,顧嘉煇先生作曲黃霑填詞的這作品,其實還有這個英語版本。

《Fists Of Fury》的前奏像首進行曲,一開首便霸氣外露,密集式的部落敲擊節奏襯托下,主題曲的大旋律展開,一男一女的合唱,隨即接上一段篇幅頗長,帶點瘋狂,鋼琴手Cameron Graves的即興獨奏,好像呼吸一口氣也不用,隨後Kamasi Washington的Tenor Saxophone進場了,像在樂隊中央,燃點起一把火炬,舞動起來像名功夫高手,中段重複一段朗讀的歌詞 ”Our time as victims is over. We will no longer ask for justice. Instead we will take our retribution”,由這班黑人樂手以Gospel和Jazz的手法演繹,又別具另一種深層意義。

專輯的最後一首歌曲《Will You Sing》,音樂形式和格局上,似是對開首的《Fists Of Fury》回應,音樂同樣是Gospel合唱團展開,但隨後的伸延,卻是有點像Electric Jazz時期的Miles Davis,只是樂手即興獨奏的造句,來得更狂野,合唱團唱出的歌詞“If our song will change the world … will you sing?”,Kamasi Washington明顯地在向世人宣揚,他個人對種族包容、世界大同的價值觀。

《Street Fighter Mas》同樣是帶著類似格局的作品,節奏則是Electric Funk及Hip-hop的融合,合唱團展現出懷舊電影般的戲劇性格局。Trombone手Ryan Porter和Trumpet手Dontae Winslow二人,即興針鋒相對,是兩位相當厲害的對手。

《Vi Lua Vi Sol》用上了Vocoder,旋即把聽眾帶到外太空,在滾動多變的節奏中,太空漂浮期間,再次遇上Trombone手Ryan Porter,熾熱的即興造句,與緊接出場的Kamasi Washington,不斷與鼓手Ronald Bruner Jr.駁火,各有各火爆後,大家又再次回到太空漫遊。

在云云多首令人聽得透不過氣來的歌曲中,也有旋律較具R&B流行元素風格的一首《Testify》,稱得上是整張差不多兩個半小時的專輯的甜品了,但不要期望Kamasi Washington會變成Kenny G,他的獨奏部分,依然懷著一團熊熊熱火。

整體而言,這套《Heaven and Earth》專輯,絕對是值得你花少許耐性,好好地細心欣賞,我實在已經很久沒聽過這麼令人熱血沸騰的爵士樂新作品了,尤其是,這些作品的聲音,並非重複一些懷舊傳統的靡靡之音,而是一些能象徵著這個時代,甚至是未來的聲音。

(原文刊載於MR雜誌2019年8月號,我是本文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