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音樂同路

Screen Shot 2013-11-02 at 6.56.10 pm

近幾年,每當華燈初下,走過尖沙咀、中環、旺角的大街小巷,久不久,你都會見到一些在街頭玩音樂的朋友。

他們當中,有一把年紀的,也有年輕力壯的,有男,亦有女。

他們不是向大家討飯吃,他們只不過是把街頭當作自己的音樂舞台,那裡有聽眾,那裡就是他們的舞台。

除了營營役役匆匆忙忙的生活,原來,香港也有這可愛一面,我暗地裡覺得,這是個值得可喜的現象。

我好歹也是學音樂,食過下夜粥的,雖然,自己最終都沒完成少年時的音樂夢想,但每次當看見這些還在努力中,沒放棄過繼續玩音樂的朋友,每次路過,我都有一份莫名的感動。

今早,無意中在YouTube上看見這個廣告,那一份莫名的感動,再次泛上心頭。

廣告中,出現了那些你和我都可能在街頭見過的朋友,當中,包括了威哥、Circle、Eddie Lin、傻喇士多這些歌者,各自以個別的風格,演繹陳奕迅的舊作「我的快樂時代」。

(民歌搖滾風的「我的快樂時代」的作曲人,是90年代樂隊Black Box的林健華,作品推出時,是為1998年,那個快樂時代,還有華星唱片)

有趣的是,還有飾演路人甲乙丙的歌手名人,他們包括了黃耀明、林二汶、RubberBand、以及陳奐仁。

廣告片外,還有一系列的MOOV與你音樂同路網絡短片,讓每位演出的歌者,各自剖白一下自己的音樂故事。

我份外欣賞這系列的網絡短片,很地道,很有香港情懷,也沒有刻意賣弄創意的小聰明。

其中,尤其是威哥深情演繹的「忘盡心中情」。

事實上呢,每次在旺角路過見到威哥,其實也很想對他講句打氣的說話。

但看過這短片後,我覺得這句話,在這裡講,能發揮的效力,可能更大。

「威哥,你好正!」

如果大家都有同感,拜託也轉發一下他那幾條短片,支持一下威哥。

固執得漂亮—風見志郎

我得承認,我還是到了Ten Days In The Madhouse 才開始認真去聽何韻詩的歌的。

常覺得,這個社會,說話的太多,說完會做的太少。

何韻詩是我們這個社會中少數說完會做的人,更難得的,她是一個歌手,固執之餘唔煩到人又會身體力行的,這類人我最欣賞。

我不知道在這晚音樂會中忘我地尖叫著「阿詩你好型阿菇你好靚」的粉絲們,當中有多少會認真理解她歌中的意義,但我心諗:「有人同佢講點都好過無啦」。

「風見志郎」是Ten Days In The Madhouse全碟中我最欣賞的一首歌,亦是這晚音樂會中,我最有感覺的一刻。

風見志郎是誰?和我差不多老餅的大男孩,當然會知道他就是同時擁有幪面超人一、二號的能力,腰帶上有兩個風車仔的V3,他「像奇異生物,任世間指點,怪一點點,寧願孤身在戰」。

日本特撮英雄的方程式是這樣的,那位超級英雄永遠會在人類有需要的時候變身出現,可是,雖然英雄與變身前的主角二人同體,但由於沒人見過英雄變身,即使二人永遠擁有同時不在同一現場出現的證據,這世上永遠無人知道他們是同一人,英雄真身無論為人類犧牲了多少,永遠都沒有人知道,更要久不久給人臭罵無膽匪類,次次出事才玩失蹤。

唯一知道這秘密,對他抱以無限崇敬的,只有坐在電視面前的我的這觀眾。說起來有點弔詭,但現實世界,我常覺得這類無名英雄其實無處不在。

努力呀,風見志郎,堅持落去呀,何韻詩,地球需要你。

風見志郎

主唱:何韻詩
作曲:陳奐仁for the invisible men.何秉舜@goomusic
填詞:林若寧
編曲:陳奐仁for the invisible men.何秉舜@goomusic
監製:陳奐仁for the invisible men.何秉舜@goomusic.hocc@goomusic

歌詞

沒名字的臉 夕照的剪影 因山水抗戰
像奇異生物 任世間指點 怪一點點
寧願孤身在戰
被困這溫室甲蟲也感染
用渺小的觸角力抗這偏見

沙粒也顫抖 一粒一粒一粒拯救
伸張非一般的正義得一對手
可能他的身軀好比妖獸
一天一天稀釋價值得他甘心去守

默然稻草田 被瞬間剪短 將磚片搭建
但幪面青年 入世雖短淺
都死守流失的海岸線
像最小的甲蟲也苦戰
用最蠢的方法但勇敢依然

冰川也顫抖 一些一些一些拯救
得出多悲哀的結局他都不甘脫勾
就算昆蟲 他都珍惜牠的罕有
不肯棲息摩天塔下一心退休

人間風景 沒法一幅一幅出手拯救
他忠於的一些價值鋪於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