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YO 岑寧兒 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音樂流浪者之歌

大概在三、四年前,開始留意這一位來自香港的小女孩,她的歌聲,零零星星地在YouTube上出現:有些是她在音樂會上的和唱演出、有些是她和清唱組合「張山」的現場現出、有些是她的個人小Live Gig、還有電影插曲、廣告歌、個人作品MV等等,當中,有官方的,但有更多是非官方的。 可是,在唱片店裡,還是很難找到她的唱片,向音樂圈的朋友打聽,據說,大部分的時間,YOYO都留在台灣,更大部分的時間,她不是正在演出,就是在前往演出的旅途上。 YOYO的歌聲,有一種很獨特的率性魅力,她不是那種典型的甜美女嗓音,但她一開腔,你卻又很難不放慢腳步,停下來用心細聽。作為一名歌者,她就是會讓你覺得,你就是她面前唯一的一名聽眾,再寂寞的你,也不會感到孤單。把所有伴奏的音軌關掉,即使是清唱,單憑一把聲音,她就已經能夠把你征服。 和身邊的80、90後朋友閒聊,他/她們總可以對其實只推出了兩張EP:【4-6pm】和【2/2】的YOYO的作品,如數家珍。此外,相信你亦不會感到詫異,這些年輕樂迷中,同時也不乏是陳綺貞、張懸、林二汶、盧凱彤等等獨立女聲的歌迷。 我不知道,應不應該將「獨立女聲」歸類為一種音樂類型,作為一名60後MR大叔,我嘗試去了解,我的結論是,大家都愛「獨立女聲」,就是因為她們都象徵著一份堅毅與倔強的態度,同時間,又有一份能撫慰心靈的溫柔,老土點講句,正所謂的剛柔並濟,這方面,我們MR是注定輸蝕的。 我亦大致上可以肯定,在兩、三年前,YOYO在香港及台灣或甚至是大陸,其實已累積了足夠的樂迷支持,推出專輯,應該沒什麼問題。可是,這個年頭,音樂圈的商業模式,推出專輯,老早只成為了音樂人宣傳的一部分,隨時是一項「支出」,多於真正的收入來源,這也難怪,對於推出專輯,YOYO似乎也不太著急。 較早前,我在另一本雜誌的音樂專欄,透過電郵訪問了YOYO,問她的專輯【Here】為何會姍姍來遲,據她所說,箇中原因,就是因為要兼顧香港及台灣兩個工作地點,同時又要平衡音樂會和音和個人演出的工作,要雙軌同步進行,因此而走得慢了,再說,她實在相信,每一首歌的製作,都需要時間和空間的醞釀,不是刻意要讓樂迷久等,而是真的需要點時間。 YOYO 岑寧兒 【Here】 1.明天開始 為整張專輯定調的第一首歌,YOYO以懶洋洋的歌聲,躺在沙發上輕描淡寫地,抱著結他開口就唱,副歌就連略帶沙啞的喉嚨音也收錄進去,第二次進入Verse,其他樂器加入了,YOYO還是一副漫不經心,到了Chorus重複,才開始略為精神抖擻,輕爵士節奏配上Horn Section溫柔的襯托,如午後溫暖的陽光,進入音樂過門,Trombone、鋼線結他、低音結他、Drum Set 逐一站到台前來一趟Solo,Chorus後半部,讓我想起當年黃韻玲的”關不掉的收音機”,當然還少不了Michael Franks的靈感。 2.Glow 輕輕如薄紗的Synth Pad,襯托著魚絲結他展開前奏,Verse 1像透過窗簾滲入的和絢陽光,Chorus後進入Bridge的一段和音合唱,有點非洲民族曲風的詠唱意味。雖然歌聲毫不相似,但此曲中的YOYO,卻讓我聯想起Julia Fordham,有種不吃人間煙火的優秀氣質。 3.哪裡 歌曲由鋼琴以一個Major 7 Broken Chord展開,電子鼓節奏推進,逐步加上其他和弦樂器,Verse 2啟動,整個Rhythm Section響起,馬上叫人投入一股清新的輕爵士氣團,像在乍暖還寒的春日午後,樹影婆娑,在沙灘旁邊的渡假屋,呷一口冰凍的啤酒,Chorus後半段的電結他Solo,配合如醇酒般豐厚的和音,如果要在這張專輯選主題曲,大概就是這一首。 4.Interlude…

MusChat|V記(李端嫻) x Rudi Leung

因為已經老早超過了20年,所以,近年我已經不會再告訴人家,我到底認識了V記有多久。 平日,我和她,各有各忙,甚少見面。 但老友就是這樣,每次見面,大家還是談得滔滔不絕,不愁沒話題。 我們只會愁,見面的時間不夠,又或者,當聊得興之所至,令人煩厭的餐廳侍應,又會不通氣地過來提提你,吃完飯的話,兩位麻煩可否埋單交枱。 很多年前,我還是一名活躍於各大音樂專欄的樂評人的日子,V記還未正式入行做音樂,又或者,她才剛剛開始在錄音室做小工。 現在,她已經是一位知名音樂監製兼演唱會樂手,我才猛然醒起,原來,我一直都沒機會以樂評人的身份,和她好好聊過一次。 在Wagazine開了這個MusChat音樂專欄以來,一直是一個愉快的經驗,因為,我除了可以重操故業,寫寫和音樂有關的事宜,更開心的,是我可以和一些熱愛音樂的朋友聊天,分享他/她們的故事。 既然大家都說,香港只有娛樂圈,沒有樂壇,所以,我希望我的這個專欄,能夠以純音樂的角度出發,只談音樂,其餘免談。 V記是在MusChat專欄第二位接受我訪問的香港音樂人,希望大家會喜歡。 李端嫻(行內人稱V記)--可能是全港首位女混音師,前人山人海成員,音樂監製、編曲高手,當年以古典樂風將「友情歲月」重新解構,並由黃耀明演繹,被喻為「踩場」之作。近年轉戰廣告及電影配樂,作品包括《富士相機|浪攝流》、《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及近期新作《極光之愛》等。 V:V記 R:Rudi R:發覺你近年主力參與電影和廣告配樂的製作,有沒有什麼特別原因? V:大概是不安於室吧。一直以來,我花了太多時間躲在錄音室了,於是開始想接觸一些音樂圈以外的人和事,尤其是我對視覺配合音樂的創作愈來愈有興趣。既然機會來了,就好好把握吧。 R:就你的經驗而言,流行、廣告、電影三類音樂製作,最大的共通點和分別在那裡? V:任何音樂製作,共通點都是源於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我不會視【廣告配樂】為音樂,它其實是一些功能性的音符,而每一顆音符,都是要一針見血,不得浪費;【電影音樂】最重要的,就是可以靠音符帶動畫面中看不到的言外之音;【流行歌曲】重點就是要感動人,要率性自然。 R:手風琴好像已經成為了你的標誌性樂器,你覺得這樂器最迷倒你的地方在哪裡? V:一個字,「靚」。 R:你平時錄音最常用的手風琴,是什麼牌子?什麼型號? V:在錄音室内,我的最愛是一台捷克牌子Delicia白銀色的風琴,喜歡她就是因為她琴靚聲甜,至於出show,我主要用一部Roland的MIDI手風琴FR-3。 R:有沒有一位手風琴大師是你的啟蒙老師? V:想當年Björk來港演出時,她的手風琴師Coba的演出,實在令我印象難忘,此外,當然還有一代宗師Astor Piazzola啦。 當年主修古典音樂,所學到的音樂知識,現在會否應用得到? V:對於我來說,音樂是一門手藝,因此一定要透過專業訓練去浸淫。古典音樂訓練最大得著之一,主要在配器編曲方面,譬如我懂得編管弦樂,就是拜當年學習「樂曲分析」所賜。此外,一些和弦理論基礎,如要避免parallel 5th、inversion和弦結構,在編曲時我都會份外注意。 R:你覺得這個年頭,音樂在香港人的生活中,最明顯的變化是什麼? V:最明顯的變化,就是CD的死亡,聽音樂的途徑和選擇都愈來愈多。 R:你經常遊走於香港與台灣音樂圈之間,你覺得兩地的製作人,區別在哪裡? V:香港人比較講求效率,工作以搞定為先。台灣朋友則較注重溝通過程,工作需要更人性化。…

MusChat|李拾壹 x Rudi Leung

80年代水尾,我第一份拿到稿費的文章,就是馮禮慈老師主理的TOP音樂雜誌(Size和號外一樣的超霸氣音樂雜誌) ,馮老師找我負責了的一個樂手訪問,當時的被訪者,是已故著名爵士樂手James Moody。 之後,我以一個音樂學院學生的身份,走訪過不少音樂人和樂手,由流行到古典、由古典到爵士,由Tori Amos、Wynton Marsalis、Lorin Maazel、Janos Starker、Dip In The Pool、Tuck & Patti、西村由紀江、倫永亮、區丁玉等等,要數起來的話,有排數。 總覺得和音樂人及樂手的對談,是一個十分愉快的經驗,2015年,我又重拾這習作。 WagazineHK是一本新雜誌,針對的相信都是90後的年輕人,我這位大叔有幸在這裡有個新專欄,專門做音樂人專訪,是的,大致上我都應該不會訪問薛凱琪或者是周柏豪。 第一個被我接受訪問的,是李拾壹,他可能是目前香港最火爆的新進音樂人,我個人更覺得,他是香港樂壇的新希望。 李拾壹--90後新晉本土Alternative Rock音樂人,曾參與《春嬌與志明》、《低俗喜劇》及《飛虎出征》等電影主題曲及插曲演出,成名作有為林宥嘉譜寫的《自然醒》,最近剛推出首張個人專輯《大膽小鬼》。 L:李拾壹 R:Rudi R:你幾歲拿起第一件樂器? L:如果不包括小學人人都有一支的無敵牧童笛,就要數小學五年級爸爸買給我的木結他了。老爸當年自己沒機會學樂器,於是就希望讓我來繼承衣缽,木結他可以拿到那裡都自彈自唱啊,既方便又環保。 R:你一共懂得玩多少種樂器? L:主打都是結他、bass、鼓和琴,牧童笛算唔算?其實都是為了方便編曲吧。 R:你與結他形影不離,你的最愛又是誰? L:我對Gibson情有獨鍾,目前手頭上的J45木結他和Firebird電結他就是我的最愛,我喜歡它們什麼?三個字:厚、肥、有character。 R:你的Guitar Hero是誰? L:一定是MUSE樂隊的Matthew Bellamy。基本上,他就是我的結他老師,我從他身上學曉的,就是如何運用結他及電子音效,去創作不同的聲響,更厲害的,是有些時候,結他到了他手上,可以隨時變成一件敲擊樂器。…

小塵埃的大世界 Lil Ashes|Be Little

  小,就是美。 雷軍(正是,就是那位人稱中國喬布斯並挑戰劉德華參加冰桶挑戰的雷軍),他曾經創立過的其中幾款軟件產品,一款叫金山詞霸、另外兩款叫金山毒霸和金山影霸。 可是,現在他一手創辦,紅透半邊天的那一家公司,叫小米。 從當初開口埋口的霸霸聲,到現在卻來得謙遜,當一顆米還不夠小,更要指明是小的米。 不要以為我把話題扯遠了,正正就是因為這來自「強」國的「小」米告訴我們,這個年頭,小,才是美。 不是嗎?「小塵埃」這名字,驟耳聽起來,就總比起那些類似BIG什麼的組合,來得更令人想和他們親近就是了。 多得認真推廣好聲音的iTunes Store(是啊,這平台近年真的在認真地推廣獨立音樂),讓我無意中發現了我初時只知道稱為Lil’ Ashes的”Don’t Think Too Much”,這首歌,在iTunes store上給推介了,是Single Of The Week,重點是,那個禮拜,這首歌免費下載。 就是這樣,我試聽了「小塵埃」的這首歌。見照片明明是亞洲人,唱的卻是字正腔圓的英語,加上iTunes Store上的標籤也是英語,下意識裡,我就以為他倆應該是來自新加坡或馬來西亞。 實不相瞞,我老早已是過了每個星期追一期潮流雜誌的那個年紀了,所以不要怪我有點後知後覺,小塵埃這名字,當其時,我還沒聽過,更莫論Lil’ Ashes。 第一印象,Lil’ Ashes(那時我還未知道什麼是「小塵埃」)讓我想起想當年的Tuck & Patti這對一把靚聲一支結他的情侶歌唱拍檔,雖然,後者相比起來,爵士及騷靈的味道較濃。 但同樣地,Lil’ Ashes的結他手,彈奏的手法都是Fingerstyle Guitar,即是說,結他手主要是以指彈的方式演奏,以手指撥、勾、掃、彈、拍、打,以至是敲打泛音等花式,在鋼線木結他上,演奏出豐富而宏亮的結他和弦。現場聽過有些像Tuck Andress這樣的高手,一人一結他,卻彈出了低音、節奏、和主旋律三個聲部同時進行的音樂,令我嘆為觀止。 表面上,Lil’…

林家Diva初長成

大概是十多年前吧,幾乎已忘記了是那些年,聽at17那兩位小妹妹的歌時,我是真心覺得,香港樂壇,其實沒人家說得那麼地青黃不接哦,有歌藝有音樂才華又夠青春無敵,大家還想要什麼? 只可惜,香港樂壇,總是要與娛樂圈掛勾,而偏偏,at17就是做不成紙上明星那一類材料,直至三年前,at17拆夥,娛樂版才終於找到點兒什麼不和的文章可做。 拆夥後,林二汶留守香港,盧凱彤出走到台灣,各自繼續用音樂告訴樂迷:「我們很好,不用擔心。」 一向嗓子得天獨「厚」的林二汶,單挑第一張專輯WANNA BE,夥拍一班合作多年的樂手,稱兄道弟不特止,更要直接以老公相稱,Eman & the HusBand,以樂隊姿態,繼續發聲。 由at17的「變變變」少女,林二汶搖身一變,成為了「逃離鋼筋森林」的大都會新女性,唱的不是卡啦OK的cantopop,而是當年林憶蓮都曾經走過的路線的2013年回歸版—-代表香港時代女性的成熟聲音。 第一張專輯WANNA BE,歌路上,主要是AOR(Adult Oriented Rock),有點Jazzy,亦帶點Funky,都是聽Simply Red和Swing Out Sister那類都市味濃的歐美好聲音長大的話,你會懂的。 暫且與HusBand分手,第二張專輯On The Go由粵語轉向普通話主打,合作的班底,除了依然有敲擊樂好手荒井當監製,還有周耀輝包辦大部分的歌詞外,音樂人才更來自五湖四海。 其中最突出的,是剛於今年第25屆台灣金曲獎中,摘下最佳新人獎的中國唱作人兼結他好手李榮浩,除了與荒井雙龍出海,擔綱編曲,他更參與了專輯內大部分的結他及鍵琴演奏。 整體的音樂風格,則繼續沿著上回歌路,都市感覺韻味依然濃郁,亦滲入了一兩首較為大路的情歌。 1.最後 打頭陣的第一首歌,卻刻意名為最後。直接了當的一句結他Riff劈頭,鋼琴略帶含蓄地伴著,奇特的synth lead寥寥一句來和應,再來一把低音大提琴低吟地搭訕,歌曲初展開,樂器配搭簡而有力,直至第一次進入副歌,full band才正式登場。 旋律略帶點淡淡哀愁的苦澀味,一直抑壓著的感情到最後開到荼靡,愛到再聲嘶力竭也無效,唯有放手。 2.夕陽生活 Funky的低音電結他Riff先聲奪人,切分音節奏的和音進入,鼓擊響起、齊齊進入Verse 1,二汶端出一套Funk天后氣派,冷艷得有點意想不到。 走過Verse…

音樂給你的勇氣

「今朝早聽到呢首歌,好開心哦。」 以上是經常出現在我家,我和我太太的對白。 對於你來說,在生活裡,音樂又扮演著什麼角色? 我相信,這晚出現在林二汶音樂會的朋友來說,音樂,就可以是給予心靈的一種力量。 一曲既畢,這種力量,會停留在身體內一段時間,讓你更有勇氣,去面對明日的挑戰,去走一條前景未明的陌生路。 一如林二汶這張新專輯的主題一樣,會讓你繼續On The Go。 這一晚夜,我路過這張音樂會的海報,我低頭合十,不是想搞笑,而是,我真的心存感激,多謝上天讓我有機會學音樂。 於是,無論生命上面對不同的挫折,說我阿Q也好,我依然會覺得,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 正因為,音樂這好朋友,經常給予我勇氣。 不要讓音樂停下來,要永遠On The Go。

世界哪兒有著農夫在插秧?

多得unwire.hk的作者天恩,寫了「19 年前的《哪兒》一首「兒歌」暗藏控訴,是寫給大人看」這篇文章,那天從朋友的臉書分享上讀到,讓我樂透了大半天。 是這樣的,我還未看「狂舞派」,不知道原來葉蘊儀最近低調復出,該文章作者翻開了一件陳年往事,就是我在差不多二十年前,因為參加了TVB的兒歌創作比賽,我負責作曲編曲,僥倖地拿了個亞軍,那首歌叫「哪兒」,主唱者,就正好是葉蘊儀小姐,後來,更僥倖地,該曲成為了1994年的十大兒歌金曲之一。 我與葉小姐只有在頒獎禮上的一面之緣,連合照都沒有,我與她唯一的對白,只係「恭喜你啊,首歌好好聽啊。」然後我就只有傻笑並重複講了很多次多謝多謝,本來想和她多聊兩句,但一轉眼間,葉小姐已經被記者包圍,我只可遙望著她的背影,看著她甜美地回眸一笑和我說聲bye bye。 說回該文,作者說「哪兒」這首歌暗藏控訴,雖然說得有點誇張了,但的而且確,當年我與填詞人林瑞峰在構思此曲主題時,是有意將「理想中的美好與現實不符」這概念加進去的,是的,這首歌表面是一首兒歌,但我們更希望,成年人聽到會有另一番得著。 小時候,我們在書本上所認識的這個美好世界,其實與現實世界相差甚遠,尤其是,我輩成長於都市化的社會的一代,幼稚園小學時課本教授的內容,什麽農夫插秧呀、晚間滿天星斗呀,其實都已經變成了一種生活上的奢侈或甚至乎是歷史文物。 或多或少,都市化的繁榮與方便,的確令我們這代人,失去了像我們父母那一代更接近大自然的簡樸生活。 我是宮崎駿老師的粉絲,有關「哪兒」這首歌的主題,當時也曾被他的作品「風之谷」、「天空之城」、「龍貓」等作品中的深邃寓意所影響。 究竟,我們想為下一代留下一個怎麼樣的地球?答案不言而喻。 再次多謝unwire.hk的作者天恩寫了這篇文章,事隔差不多二十年後,來為「哪兒」解碼,終於讓我知道,當年的小朋友中,其實也有人會聽得明曲中含意,我真的老懷安慰了。 國語堂讓我知鳥兒歌唱 喜報天亮 數學堂又說星數目難知道 我每夜望但見空蕩 美術堂又說天 雨後虹彩會跨過天上 我便求下雨天雨後常張望 我看不到我只找到隔壁窗 書本中有農場 抬頭只得操場 世界哪兒有著農夫在插秧 天空不見月亮月亮躲於高牆 也許羞愧再比不上晚燈光 哪兒讓我聽鳥兒歌唱 充滿早上 哪兒望見星每夜來閃照 數著入睡到天亮 哪兒若有天雨後虹彩降 可給我張望 哪兒讓我找老樹來依傍 那麼空矌那麼廣闊那麼清朗

林二汶【對媽有話兒】

笑中有淚這形容,聽起來好像有點行貨。 但這一晚夜,在壽臣劇院的某個陰暗角落,的而且確,我笑得實在很大聲,暗地裡,我又真的流下過幾滴眼淚。 有關於和媽媽相處的那事兒,這晚夜,林二汶和我們分享的,不單止是屬於她個人的,故事中的人物,是她,也是你和我。 二汶一人分飾多角,由媽媽疼愛的孩子、有著眾人影子的老媽子、以至是,那位離鄉背井,放下自己的孩子,來幫忙撫養人家孩子的異幫女子。 人家說,在媽媽的心目中,我們永遠都是沒長大過的孩子。 十月懷胎,眠乾睡濕的日子還不夠,為我們操心,是她的終生職業。 所以,難怪又有人說,唯有當母親離開後,我等男生,才會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媽媽離開了,已經是第八個年頭,我敢不肯定,我是否已經成為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但我只知道,老媽子從前所教過我的,由洗澡、擦牙、綁鞋帶、拿筷子,生活上最基本的二三事,當然,還有搭巴士要讓座給老人家和大肚婆朝早見人要講早晨這事兒。 我的一舉一動,待人接物,其實,都甚有母親的影子。 感謝這晚二汶何秉一把靚聲一台鋼琴的精彩演出,勾起了我對媽媽往事的種種思憶,讓我笑得實在太開心,淚水也流得很痛快。 願,大家母親節快樂。 P.S.林二汶在她的粉絲頁說,江湖規矩,看首場的,不能爆響口說rundown,所以,我這篇網誌,只能分享我看後感受的小小心事了。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何韻詩 酒精和菸

音樂一開聲,我暗地裡就覺得,青山大樂隊是想東京事変上身吧。 看清楚,原來上了身的,是很有霸氣的本地獨立樂隊「觸執毛」。 作為碟首第一軌,似半醒加半醉,元神出竅的何菇,算是夠先聲奪人的,作為音樂會的熱身歌曲,相信就是這首了。 聽說何菇是宅女一名,平日最怕應酬只愛躲在家裡把貓,卻偏偏要在娛樂圈打滾,於是如今唯有慿曲寄意,發少許牢騷吧。 平日乖乖的吳青峰同學,今次卻學人曳曳又酒又煙,但其實他曳得來還有點孩子氣地可愛,一邊在罵小宇宙裡世人的無聊虛偽,一邊還要關心大世界的地球暖化、冰河危機等等問題。 最屈機的還是何菇,明明說是「酒精和菸」,但我覺得可以更加多一些「酒精和菸」的氣氛吧。 如果錄音的時候,能夠達到「煙酒過多睡眠不足喉嚨痛聲音啞」那類境界,可能就更加好了。 現在的演繹,我覺得太靚聲了,還有可以再髒一點的空間,是哦,與髒共存,更好。 【酒精和菸】 作詞:吳青峰 作曲:觸執毛 編:觸執毛 監: 青山大樂隊 hocc@goomusic Alcohol and cigarette 是酒精夾帶一些醉 那糾纏了整個房間 人們交換 尷尬名片 Alcohol and cigarette 是噪音夾帶一些煙 想要離開這個房間 不用交換 話題是非 我人在這…

KOLOR—賭博默示錄

不要說香港的流行曲不再諷刺時弊,只懂風花雪月。 KOLOR和填詞人梁柏堅這個組合,堅持每個月14號都有一首新歌,這一首,香港人,你們沒可能沒共鳴吧!!   曲: Sammy So 詞:梁栢堅 編: KOLOR 監: KOLOR/Candy Lo/Ben Lam 誰知道   耀眼金色路途 鞋踏破  才知道  是個圈套 輸家已欽點   但誰料到 黑手滿佈   對賭都有異數 刺激裡亂步    貪與罰一世效勞 問  誰能預告  蓋掩的點數 小與大  就似擲毫 鉛球亂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