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 Swift 給我所愛過的男孩們

「想心情持續美好,就要多接觸那些終日都充滿陽光感的人。」

所以,實不相瞞,在我的私房Energy Boost Spotify Playlist上,永遠都有幾首Taylor Swift的歌。

但拜託,請不要笑我這位大叔,為何幾十歲人還會喜歡聽Taylor Swift這類的Bubblegum Pop,其實,對於我來說,正所謂好音樂就是好音樂,為何偏要有年輕或老餅、另類或主流之分?

“We don’t stop listening to new songs because we grow old; we grow old because we stop listening to new songs”。

我不怕老,但我卻很怕因為自己老了,而開始拒絕聽新歌新樂手新樂隊這心境。

當然,我知我知,Taylor Swift距離新人這身份,好像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兒。

14歲出道,今年過後才滿29歲,雖然已經不再是小妹妹,但在音樂的世界裡,她依然展現出一副活力充沛的氣息,青春,還是無敵得可以。

表面上,她是徹頭徹尾的一名金髮甜姐兒,但不要以為Taylor Swift的音樂世界只有糖衣包裝的歌曲,她的音樂世界中,其實也經常有話要說,而且直話直說,包括叫她的舊愛「唔該過主」、支持LGBT,甚至是政治議題。

我最欣賞她的,還是歌曲中經常貫注著極高的能量值。從鄉謠歌手轉型後發表她的第5張個人專輯《1989》,她的作品的流行值亦同步倍增,全球售出1000萬張銷量,在這個唱片市道,證明了好歌有市。

《1989》推出的3年後,她發表第6張專輯《reputation》,一反甜姐兒的形象,歌曲來得更反叛、甚至帶點陰暗面及咄咄逼人。專輯依然暢銷,第一個星期便售出了超過120萬張,成為美國第一名擁有4張首週百萬銷量的專輯的歌手,《reputation》雖然整體銷量不及《1989》,但卻已進一步奠定了Taylor Swift在流行樂壇的一姐地位。

今年尚未生日,執筆之時她還是28歲,Taylor Swift推出了她的第7張專輯《Lover》,依然是繼續走主流的Synth Pop及Pop Rock路線,音樂充滿她一貫的躍動能量。

見到專輯主題《Lover》,已可顧名思義,再加上封面照片如粉紅色棉花糖的雲層及大藍天,相信大家已可猜到這專輯,不會再走《reputation》的沉鬱路向,今次是再次貫注正能量。

《Lover》這專輯破了Taylor Swift的個人紀錄,創作力澎湃,一口氣帶來了18首新歌。部分歌曲內容,依然不失青春少艾的情情愛愛,但花開花謝本無常,男友多如天上繁星,Taylor Swift透過這張專輯,對她精彩的愛情路,來一次更豁達的自白。

為專輯打開序幕的,《I Forgot That You Existed》是一首像是受到Ed Sheeran流行電子搖滾曲風影響,節奏輕快跳脫,歌詞亦一派輕鬆自若的調侃態度。

《Lover》專輯中的主力音樂製作人是Jack Antonoff,他和Taylor Swift聯合監製了11首歌曲。事實上,Jack Antonoff本人是來自獨立搖滾樂隊Bleachers和Fun,除了Taylor Swift,也寫過歌給Lorde、St. Vincent、Lana Del Rey,另類得來,卻又可以登大雅之堂。

《Cruel Summer》是聯同原名Annie Clark的St. Vincent合寫的歌曲,電子低音滾動氣氛的流行搖滾風格,令人聯想起《1989》內的作品,副歌旋律更是令人琅琅上口。

專輯主題曲《Lover》是一首Country Ballad曲風的作品,6/8節拍,以結他為中心的編曲和混音,都帶點懷舊風格,可能是整張專輯中最接近她早期鄉謠風格的作品。

《The Archer》是一首中板的synth-pop作品,旋律及歌曲結構相當簡約,亦帶點迷幻沉鬱。

《Paper Rings》是一首充滿青春氣息天真情歌,卻配上Punk Rock的節奏,感覺相當生猛。

《Soon You’ll Get Better》是專輯中較接近她早期鄉謠風格的另一首歌曲,由鄉謠女團Dixie Chicks當伴奏和合唱,歌曲旋律及歌詞感人,是她向罹患癌症的媽媽,憑歌寄意的佳作。

《False God》是首R&B曲風的慢歌,副歌伴奏的色士風,令歌曲增添了多少憂鬱的味道,但聽眾們的著眼點,大都落在猜測歌詞中,Taylor Swift究竟是在暗示她的那一位舊愛?

專輯中另一位值得留意的音樂人,是來自新西蘭Joel Little,他的成名作之一,就是全球大熱的Lorde的《Royals》,他的作品中,既有令人過耳不忘的悅耳旋律,卻又不失俗套兼具備菱角的個人風格。

《The Man》是一首電音節奏的synth-pop歌曲,節拍令人蠢蠢欲動,歌詞是對性別歧視的控訴,Taylor Swift更是理直氣壯地,直接與大眾媒體對質:「如果我是男性,你又會如何對待我?」。

《Miss Americana & The Heartbreak Prince》是一首既是情歌亦是對政治控訴的歌曲。

《You Need to Calm Down》是一首支持LGBTQ的打氣歌,進擊中的電子低音,令節奏不斷推進,Verse旋律的節奏密集音符,帶點說唱風格,Chorus是一個旋律簡易得可以的大合唱。我推薦大家一定要上YouTube找此曲的MV來看看,影片內客串的大星,多不勝數,耀目得得刺眼,就連Taylor Swift死對頭Katy Perry,居然也和她來個大和解,粉墨登場,歌曲好聽,更是好看。

至於與樂團《Panic! at the Disco》的Brendon Urie合唱的《ME!》, 似乎搶了整張專輯的風頭,是一首義無反悔,旋律要流行,就流行到盡的Bubblegum Pop,副歌聽一次已經會懂得跟著唱,不要期待有甚麼深度,但正能量卻是充沛得很的。

總結

可能受她太精彩的緋聞盛名所累,再加上嗓音甜美嬌嗲,因此Taylor Swift的歌曲大多被人認為是缺乏深度。

但事實上,一如她的甜姐兒外貌,糖衣包裝裡面,她的歌曲其實還有很多值得咀嚼的地方。

《Lover》這張專輯,內容極之華麗豐富,18首歌曲,琳瑯滿目得像流行音樂的超級市場,應有盡有。

但我覺得在音樂水平以及個人風格方面,還是很難超越《1989》,但作為一張流行榜上的作品,可聽性還是很高的。

(原文刊載於MR雜誌2019年10月號,我是本文作者)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One thought on “Taylor Swift 給我所愛過的男孩們”

  1. We don’t stop listening to new songs because we grow old; we grow old because we stop listening to new song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