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P CEO的2011數位媒體預告

說起廣告、公關、媒體及營銷業,相信無人沒聽過WPP這全球最龐大的集團,業界內好些響噹噹的名字如Ogilvy & MatherJWT Young & RubicamGroupMBurson-MarstellerLandorWunderman等等,都早已被收歸旗下,我目前打工的數位廣告公司AGENDA,亦是其中之一。

自1986年開始任集團CEO的Martin Sorrell,每次見報我都會份外留意,並非因為我是集團內云云打工仔的其中一名關係,是因為我向來覺得Martin Sorrell每次發言都甚有見地。

再者,他的確是一名極之出色的生意人,除了對業界的一舉一動瞭若指掌,更重要的是,他對商業社會營運的大趨勢,更別具前瞻性的目光。

這個年代,懂做廣告而不懂做生意的,想有運行的話,機會極微。

剛剛在Bloomberg看到這個訪問,我才赫然發現,原來於WPP集團內,目前最龐大的數位廣告公司網絡,依次是Wunderman(10億美元)、Ogilvy One(8.5億美元),以及VML(1億美元),總營收佔了整個集團去年的28%。

以上皆為目前WPP集團內最龐大的跨地域客戶。

來年,Martin Sorrell繼續看重數位媒體的發展前景,無論是透過個人電腦或手機上接觸的網絡媒體及內容,以至是新興的社交媒體等等,都將會是重點之一。

而廣告客戶對廣告公司網絡能否提供跨地域性服務,需求亦相當殷切,數位媒體,已不再是單單的潮流而已。因此,他認為有必要將WPP旗下遍佈不同市場的多家數位媒體公司,加快速度進行整合,以配合跨國性企業的需求。

展望2011年,WPP將會把數位媒體佔企業營收目標訂於三分一或更高。而最有潛力的目標廣告市場,將會是BRICs金磚四國,當中,Martin Sorrell尤其看好印度和中國的移動媒體發展,更認為移動媒體目前雖然市場營收尚小,卻又潛力無限。此外,他亦認為mobile app將會是另一頭黑馬。

「佢係Martin Sorrell你唔係,佢講嘢你真係要聽」。各位行家,是時候作好準備了。

How Starbucks Saved My Life (台譯:星巴克救了我一命)

How Starbucks Saved My Life

聽過不少中外網誌推介這本書(包括網友老占),某天路過三聯,見有八折,即買。

這是一個真人真事的日記式故事,話說,年邁六十有兩的Michael Gill即作者本人,本來在全球數一數二的4As廣告公司JWT位高權重,由小文案爬至創作總監然後攀升成副總裁(咦,咪同我一樣?)。

後來,全球最大廣告公司收買佬WPP把JWT買下,新人事新作風,未幾,Michael Gill給自己一手提拔的下屬,請了吃無情雞,只拿著一個星期的薪水,便唔該走人。

那個年代的廣告人雖然高薪厚職,但不少都像Michael Gill一樣,都是個大花筒,洗腳唔抹腳,離開JWT後,嘗試自立門戶,但後來又因種種原因,加上經歷中年危機的大忌–外遇,一下子間,他不單止事業、就連家庭、朋友、財產等等也一舖輸清。

雖然山窮水盡,但間唔中到Starbucks買杯Latte打躉,已成為他的唯一心靈慰藉。某天,當人家正在店內搞招聘會時,Michael Gill無意中和Starbucks的分店經理Crystal 搭訕,於是便無心插柳地填了份工作申請表,Michael Gill晚年的故事,便重新改寫。

這是一本很窩心動人的故事書,說的不是作者的千般慘痛經歷,而是他如何透過一份相比起他從前在大廣告公司上班時卑微百倍,在Starbucks由洗廁所撿垃圾開始的小工作,反而重拾個人自信,更重要的是—他重新得到子女們的認同。

對個人的「尊重」,是這本書清晰不過的主題。但試問,在職場中,我們平日又有多懂得尊重別人,又或者獲得被同事被客戶的應有尊重?當然,你要求人家尊重你時,你更要學懂得尊重自己。

故事的另一個訊息,是Michael Gill以自己這個人版告訴大家,搵食還搵食,但永遠不要將工作放得比家人更前的位置,失去工作,可以再找,失去和家人共處的寶貴時光,多多錢也買不回來。

據知,這本書已被Tom Hanks看中,並已經開拍,無錯,Tom Hanks將會演繹Michael Gill一角,真的令人期待。

後記:見到這本書的中文譯名,你就明白為什麼你不應該讀中文版。老友,這本書的作者是廣告文案出身,英文寫得很淺白(我用了個半星期的搭船搭車時間睇完),睇唔明的話,請慢慢查字典睇,不會太艱難。

以下是Michael Gill在Authors@Google的演講,很有啟發性:

另外還有作者本人的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