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那麼多香港樂迷都錯過了恭碩良?

今早在上班的路上一直在聽iPod內的恭碩良Playlist,驀然驚覺,原來恭碩良這第一張大碟已是十年前的事情。

1999年可說是唱片業踏入衰退大家又唔知點好的黑暗時期,吃了多年大茶飯無憂米的唱片公司高層,一口咬定都係翻版累事,但誰知MP3一出,大鑊才正式臨頭,萬劫不復一鑊熟。

恭碩良在那個時候入行,都可謂生不逢時,你看這支唱片公司為他製作的Karoke片,同飛圖之類的老套製作,肉酸程度絕對有得揮,完全係求其有條片可以放落那些寶麗金卡拉OK33018超級至尊精選雷射影碟就算的製作水平。

基本上看以得出,當年,唱片公司根本不懂得捧恭碩良這類講音樂講實力的可造之材,佢今時今日仲未因為玩音樂而餓死,應該係前世積福。

這首歌的歌詞,是林夕當年多產下間唔屎出現的超級爛作,但音樂而言,無論旋律和編曲,今天聽來也仍不過時,是首佳作。當年我在電台聽到居然中文流行曲會有段這麼型仔的Harmon Mute Trumpet Solo,再加上我以為係Johnny Boy打的鼓 (Johnny Boy係當年香港樂壇最有名的爵士樂鼓手),隔日就自己掏何包買了一張CD支持。(當年我還在寫樂評,CD九成有人送。)

iTunes store的九毫九一首歌、Radiohead的隨便你開價下載,都已經告訴了大家愛變才會贏這道理,香港唱片業,如何才能找出一個可讓更多像恭碩良這類音樂人生存的商業模式呢?

我沒有答案,只好繼續聽歌。

Hong Kong Jazz Quartet feat Jun Kung & Eugene Pao

我不知道上個星期五晚到藝穗會聽這場Jazz音樂會中,有多少人是因為近期側田人氣的關係,間接令其三叔Ted Lo也人氣急升,以至這晚令藝穗會擠得水洩不通的,居然多了一批年輕聽眾。

我這個不知所謂地自以為得我自己才有如此有品味的,細問旁邊的青春女Fans:「咦…,乜你…都鍾意jazz o架?」女Fans馬上回應說:「咩呀?我梗係o黎捧亞Jun場啦!」

我不知當晚有多少年輕聽眾,是和這位青春女Fans一黨的,我只知道,多得阿Jun恭碩良,香港的Jazz樂壇,居然多了一批年輕的捧場客。

說回當晚,阿Jun恭碩良和Bass手Peter Scherr的音樂對答表面上充滿幽默感,實質卻營造了多個高手過招的超難度場面。Ted Lo於滋柔淡定間,出手起來,卻又是毫不讓步,即興對話句句辛辣。

可是,說實在的,如果你是這類音樂會的常客,你的注意力,自然又會集中在包以正的身上。

很明顯,這一晚,相信他是這個Jazz Quartet的Band Leader,所以,即使其餘三名樂手都有超水平表現,論鋒芒,都很難不被包以正的出色演出蓋過去。無論是彈奏連珠砲發的hard bop、旋律娓娓動人的jazz fusion、以至是不溫不火的Country Rock,論彈功,包以正的造詣基本上已經是國際水平,一個字 — 強!

如果你連這晚的演出也錯過了,請不要再抱怨香港沒有優秀的Jazz音樂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