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的爵士世界 | Joey Alexander

據說,莫札特在5歲的時候,就已經寫了他的第一首作品,那是一首G大調小步舞曲。

其實,每一項優秀的傳統,都需要有新一代的傳承者,他/她們在努力地把傳統傳承下去之餘,亦肩負起讓同輩認識傳統的責任。

但有趣的是,有一些傳承者,他/她們的天賦就好像是與生俱來,年紀輕輕,命運就委託他/她,擔綱係守護傳統的使命。

除了莫札特,我想所說的是,本文要介紹的Joey Alexander。

Joey Alexander是當今國際爵士樂壇一個閃亮亮的名字,但8歲初出道,9歲登上國際舞台,今年才只有16歲,卻已經推出了6張個人專輯,他演奏的,主要是新派的古典爵士樂。

更有趣的是,他並非來自爵士音樂發源地的西方國度,他是土生土長,來自峇里島的一個印尼家庭。 

幸運是,他有位爵士音樂發燒友的爸爸,從小就給他聆聽非靡靡之音的hardcore傳統爵士樂。

Thelonious Monk、John Coltrane、Bill Evans和Herbie Hancock等等的音樂,才6歲的Joey Alexander就已經聽得滾瓜爛熟,聽得雀躍之餘,他便開始在爸爸送給他的一台迷你電子琴鍵上,單憑耳朵牢記,便可以模仿彈奏出Thelonious Monk經典名作《Well, You Needn’t》的旋律。

老爸知道此子絕非池中物,於是馬上給他好好培養。為了他的音樂教育,Joey Alexander的爸爸決定舉家由峇里島,搬到印尼首都雅加達,讓他有機會接觸到更多優秀的爵士音樂人。

大家可能有所不知,印尼雅加達是國際爵士音樂的重要城市之一,每年都有多個大小型的世界級爵士音樂節在這舉行。

同時,正好因為這個原因,因緣際會,8歲那一年,Joey Alexander便有幸在雅加達某音樂節中,遇上了一代爵士琴鍵大師Herbie Hancock,並受到他的鼓勵,決意投入成為全職爵士音樂人。  

只有9歲,Joey Alexander已參加Master-Jam Festival,在台上與來自17個國家的43名頂尖爵士樂手,互相切磋較量,最後,他獲得了當年的Grand Prix全場大獎。

一年後,為了讓兒子成材,Joey Alexander舉家再次搬遷,但今次這一站,是美國紐約,那一年,他才只是10歲。

少年時代同樣是音樂神童,如今已是爵士音樂大師的Wynton Marsalis,無意中在YouTube發現了Joey Alexander的演奏,同時間,Marsalis又得悉他已經人在紐約,於是,便馬上邀請他出席Jazz at Lincoln Center的音樂會。

Marsalis是Jazz at Lincoln Center的話事人,同時亦是致力推廣和捍衛傳統爵士音樂的文化對手。因此,Joey Alexander這個在美國初試啼聲的演出,可說是為他打開了國際爵士樂壇的康莊大道。

音樂會上,Joey Alexander以細膩的技巧,糅合了既古典、亦有現代即興旋律與和弦變化的觸感,演繹了他「兒時」偶像Thelonious Monk的經典名作《Round Midnight》,馬上技驚四座。

他除了獲得報章如The New York Times,爵士雜誌Down Beat等刊物中,有名奄尖的樂評人們一致盛讚,就連前美國總統Bill Clinton,以及荷里活名嘴兼名演員Billy Crystal,都一一對他公開讚揚,並揚言自己是這位音樂神童的粉絲。

在Jazz at Lincoln Center一鳴驚人後,Joey Alexander參加了更多的演出,音樂名校Juilliard亦給他助學金,支持他繼續旅居紐約。

演出以外,Joey Alexander亦成為了傳媒的焦點,亮相NBC,TED Talk,或甚至是後來的CNN等,美國是一個愛才若渴的國家,未幾,已特別為他簽發專為具備特殊才能的海外人士的O-1B visa,讓他可以長期留在美國發展。

《My Favorite Things》是他的首張個人專輯,Joey Alexander以一個爵士三重奏的音樂格式,演繹了多首較為傳統的爵士名曲,其中包括John Coltrane的《Giant Steps》,這首歌曲,和弦變化與速度都甚難掌握,堪稱是爵士樂手的成人禮,能夠克服這首歌曲,幾乎就代表你已經畢業了。

平地一聲雷後,亦因為這張專輯的口碑,12歲的Joey Alexander,成為了格林美音樂頒獎典禮上,史上最年輕的被提名樂手兼演出嘉賓。

期間,他更獲邀到白宮,聯同傳奇色士風手Wayne Shorter,以及格林美得主的新進爵士低音提琴好手Esperanza Spalding,三人行同台演出。

雖然年紀輕輕就名成利就,每次被接受公開訪問、備受主持人讚美的時候,Joey Alexander總仍是一臉靦腆,每每自言一切都是多得上天及父母的眷顧和恩賜。

明明還是一名小孩,他的英語表達能力卻相當不俗,更難得的是,即使備受成年人們的吹捧,言談間,他從來沒半點傲氣。

同時,他亦不習慣被冠以神童的稱號,他說過很多次,只希望大家會視他為一名出色鋼琴手。但說到底,他的神童身份的確是一個賣點,於是,他還是經常被不同的爵士音樂活動主辦單位招徠,希望他能兼負起向年輕人推廣爵士音樂這重任。

依然帶著他那天真爛漫的笑容,繼續以一個爵士樂三重奏的傳統模式,16歲的Joey Alexander,今年剛剛推出了他的第6張個人專輯《Warna》,亦是首張在傳統大爵士Label Verve出版的專輯。

與其繼續驚訝他是一名音樂神童,不少樂評人,都開始只會視他為一名天才橫溢的爵士鋼琴手,對他的評價,更多集中在他的演奏造詣和作曲天份上。

今次這張的專輯,12首歌曲,他原創了10首。雖然鋼琴技巧相當成熟,Joey Alexander的作品中,無論是和弦及即興旋律的造句,所採用的音樂語言毫不艱澀,亦不會刻意炫技,剛柔並蓄,並且亦相當容易聆聽。

他的風格,可說是跨越了由50年代,由Thelonious Monk和Bill Evans等人開拓的post-bop、cool jazz、modal jazz等風格的基礎,及後被McCoy Tyner、Herbie Hancock和Chick Corea等人發揚光大的新派爵士樂風的總和。

《Warna》是印尼語顏色的意思,亦是此專輯的主題作品,在爵士三重奏的音樂框架以外,亦加入了進擊的敲擊節奏,每個音樂段落都緊緊相連,節奏相當緊湊,同時亦展現出Joey Alexander在即興旋律造句上的想像力和伸延性。

《Mosaic (Of Beauty)》就連低音提琴的旋律,也突顯出優美的歌唱性,和弦飽滿而溫暖,令耳朵像無重的狀態,浸淫在漫無邊際的海洋中,三番四次,Joey Alexander發揮出他對傳統爵士樂的致敬式演奏。

重新演繹Sting的流行大旋律《Fragile》,是一首用來打動普羅大眾樂迷的輕爵士作品,即興段落甜美中仍充滿想像力,和弦結構有點Bill Evans作品的韻味。

此外,挑戰色士風大師Joe Henderson原作的soul jazz曲《Inner Urge》,亦顯示出Joey Alexander在能夠做到雅俗共賞的同時,仍勇於在風格上尋求創新前衛。

建議大家,上YouTube找Joey Alexander的演出片段來看之前,盡量不要先入為主,不妨先用耳朵欣賞他的能耐,然後才透過影片片段,驚嘆這位音樂少年,在音樂上的成熟風度,與他的實際年齡,到底有多大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