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O Watchmen 2019,和我們這麼近又那麼遠。

一連七個星期,在HBO台看了七集的Watchmen,看得甚是投入,腦袋不斷被當中的內容挑戰,害得我每集看後,幾乎都要上YouTube尋找相關彩蛋和線索的內容解讀。

而我,卻一直不敢向朋友推薦此劇。

原因很簡單,如今世界正處於多事之秋,壞消息多過好消息,而這套劇集,正正就是把我們目前面對的一連串社會問題的陰暗面,赤裸裸地呈現出來。

HBO Watchmen此劇敘述的2019年,既近且遠,地球上有些科技,停留了在80年代,但有些醫療技術,卻又是未來世界的天方夜譚。

故事設定在Watchmen電影(2009)原作的30年後的今天,承接上回的平行時空,美國贏了越戰,但社會比起30年前,似乎來得更撕裂。

期間,社會上亦出現了幾幫互相對抗的人物。

包括極端的白人優越主義者、優生學主義者、認為要以暴易暴「私了」壞人的幪面人(像Batman那類的超級英雄)、在建制內協助警隊凌駕於一般法律的幪面人、曾經因被報復大屠殺後而被逼要幪面執勤的警隊、也有一些從Watchmen電影前朝遺留下來的一些神秘角色,包括要狙擊任何「私了」幪面人的政府人員。

看這套劇的時候,無論你是偏向政治光譜哪一方,相信很多朋友,尤其是香港的朋友,也可能會感同身受,從中獲得不同的解讀。

「仇恨」是此劇的其一主題,由於讓「仇恨」在身體內滋長,劇中某些角色,都變得不能自拔,不僅連累了自己的人生,亦禍及了幾代人。

說來有點沉重,但的而且確,相比起Netflix,HBO近年的神劇,都明顯地,嘗試走較小眾較實驗的路向,絕非娛樂至上。對觀眾腦袋的要求,亦相對較高。

坦白說,看第一集的時候,初時我覺得自己是難以入戲的,亦覺得此劇似乎過份刻意故弄玄虛。

但第一集接近尾聲的時候,卻又來了一招令我覺得WTF的結局,逼使我欲罷不能,乖乖地在一個星期後繼續追看。

今季此劇集來到接近尾聲了,暫時還是一集比一集引人入勝,不疾不徐地,把觀眾帶入故事中人物角色的世界。

相信一定會有第二季。

*每次和朋友聊起HBO的美劇,朋友都問我在那裡可以看到,香港區的朋友,目前我會推薦訂閱較有彈性的NowE(綜合娛樂組合每月港幣$78)。先在此利申,我個人是有超過15年的NowTV付費用戶,純粹因為經常有朋友問,我才分享一下而已。

新聞主場如戰場 The Newsroom

終於有時間看完第一季的The Newsroom(題外話,真希望NOW的自選台會播放更多這類有水準的劇集)。

這實在是很有水準的一套電視劇,故事講述一個虛構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台,當中的製作人如何在新聞專業與商業之間,尋求到最大的公因數,為保飯碗要保持收視,更重要的是,要緊守新聞工作從業員的崗位,為國民發聲,並追求公義。

劇中穿插了不少真實的新聞事件,譬如日本核輻射洩漏、美國茶黨政治、刺殺拉登、共和黨選人電視辯論等等,當中也加插了不少人物角色的感情線,算是照顧到不同觀眾層面的需要。

因此,故事內容在現實與戲劇化之間,產生了不少張力,對白快兼且狠和準,初看時,真的不容易消化,但習慣其節奏後,你就不難會隨箇中人物的情緒波動而看得血脈沸騰。

劇中的新聞主播Will McAvoy,本身是一名共和黨的支持者,更是名政治理想主義者,但暗地裡,他其實對當今美國的政治氣候及商業化的新聞報導大感不滿。

本來已是超級主播,只要盡量避免表明任何立場,保持所謂的中立,發表騷不到癢處的言論,便能自保。

因緣際會,在某次出席大學的論壇,Will McAvoy因一名學生的愚昧提問而大動肝火,事後被老闆發現,於是為他刻意安排,重燃戰火,整頓新聞工作室的編輯方向,為的,是希望新聞工作室不會被廣告商牽著鼻子走,因而變得過度綜藝和商業化。

我不知道,在現實世界中,還有多少名新聞工作者,會像劇中人般,為新聞專業這理想而戰鬥。

但我覺得,無論你做那個行業都好,心中缺少了一團火,其實每天上班的日子都很難過,信不信由你。

劇中再三點題,對人好,對事好,只求「誠實」二字,做人才可心安理得。

環觀現實狀況,「誠實」愈來愈顯珍貴,問題是,你會情願被現實同化,還是甘願被視為食古不化?

Tom Hanks和你上歷史課—HBO The Pacific

本來打算待The Pacific出DVD後才一次過看的,但較早前看過以下這個頗具爭議性的訪問,當HBO台一開始播,我就按捺不住,逐集開始追,唔追尤是可,一追十集,上個週末,終大功告成。

是這樣的,今年3月號的TIME Magazine,就當時即將播放的HBO 迷你連續劇 The Pacific,訪問了其執行監製Tom Hanks

訪問中部份內容,可能由於正中了美國人的死穴—種族歧視,再加上內容中將二次大戰與目前的中東戰事混為一談,訪問內容被人將前文後理刪去,斷章取義後,結果Tom Hanks惹來了鷹派中人的口誅筆伐。

以下是給人斷章取義得最多的一段訪問節錄,欲看全文,請按這裡

“Back in World War II, we viewed the Japanese as ‘yellow, slant-eyed dogs’ that believed in different gods. They were out to kill us because our way of living was different. We, in turn, wanted to annihilate them because they were different. Does that sound familiar, by any chance, to what’s going on today?”

我沒多大興趣討論政治,但我對Tom Hanks擔任監製的幾套電視迷你連續劇都極為欣賞,由早期由Apollo 13(1995)伸延出來的From the Earth to the Moon(1998),到後來由Saving Private Ryan(1998)再下一城的Band of Brothers(2001),以至近期純單元式的John Adams(2008),都一一顯示出,Tom Hanks近年替HBO電視台拍美國歷史故事拍上癮,以及他積極打做自己成荷里活版Ken Burns的野心(據知,下一個Project,將會是以The Assassination of President John F. Kennedy此書為藍本的大製作)。

由於Band of Brothers的大熱,不少人對剛剛在上個週末於HBO播完的The Pacific都難免有所期望,但事實上,如果你抱著看Band of Brothers的心態,你未必會同樣欣賞The Pacific

首先,The Pacific全片講述的,都是有關二次大戰期間發生於太平洋群島上的戰爭故事,相比起戰線牽連甚廣的浩瀚歐洲戰場,太平洋小島上的戰事,大多為悶戰,場面當然難以比擬。

其次,由於並非主要戰場,以太平洋戰爭為題的電影電視製作亦屬冷門題材,觀眾欣賞時,投入感可能亦因而稍遜。

幸而,看過Clint Eastwood執導的Letters from Iwo Jima (2006)Flags of Our Fathers (2006),兩齣電影同樣以太平洋戰役中的硫磺島一役為題,我對這段歷史多少也加深了少許印象,看起來,投入感就自然較強了。

以下是本片的預告片。

在10集的The Pacific中,故事的主線,主要落在三名真有其人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大兵身上,他們分別是Eugene SledgeRobert LeckieJohn Basilone,除了他們,劇中的不少配角,同樣真有其人,証明編劇在處理劇本時,曾下過不少功夫,以下是三位主角的描述。

雖然沒有很多大規模的戰爭場面,The Pacific卻較側重人物角色的心路歷程,刻劃相當細膩。我更欣賞的,是片中沒有刻意為美國大兵這所謂的正義之師涂脂抹粉,反而將戰爭如何令人類的良知扭曲,赤裸裸地的描述出來。

置身於戰場中,人類難免會因戰火的煎熬,不自覺地產生對敵方種族的仇恨,從而演化成某程度的種族歧視,人性,就是如此被蹂躪。

當中,說明了一個簡單道理,就是在戰爭中,勝負兩方都是輸家。

我最欣賞每集開首由Tom Hanks 旁述,與該集相關的歷史背景指引,同時並加插上當年曾參與該戰役的老兵訪問,不說不知,他們都是劇中人之人,到了最後一集的片尾,自有分曉。

10集故事中,雖沒有很多場面轟烈的史詩式戰爭大製作,但The Pacific卻獨具人民色彩,值得令觀眾細嚼。

True Blood係咪即係成人版Twilight?

繼Mad Men之後,True Blood是我近期最愛看的電視連續劇。

有人話True Blood是Twilight的成人版,這個我只同意一半。

True Blood的大橋是這樣的,在某個現代時空的假設世界內的路易斯安那州中某某小鎮內,吸血殭屍的存在已成了一個人類公開的事實,做了這麼多年世仇,要人類與吸血殭屍和平相處,當然唔係話咁易。

一人行一步,吸血殭屍社群先讓步,決定集體食長齋,不再吸人類的血,而是飲7仔都有售的樽裝ABC型血。但部份陰險的人類卻發現了飲吸血殭屍的血原來仲High過食海洛英,殭屍血有市場,所以又開始暗地裡密謀綁架殭屍取其血液。

True Blood這套劇,集怪誕、暴力與情色於一身,當中又涉及對人類的陰暗面、宗教狂熱者的偽善等話題,小朋友唔睇得,衛道之士更千祈咪睇。

True Blood已做完兩個Seasons,但千祈千祈千祈不要看電視播的版本,因為一定剪到支離破碎,要睇,就要睇原裝版,DVD在HMV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