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萬八千呎長空,品嚐米芝蓮星級中餐盛宴?.

出外旅行,我的心一般都在期待或回味著外國的當地美食,對「飛機餐」我本來沒甚要求,但近年卻給國泰及港龍寵壞,當中又以其中餐為甚。

近年航空服務業競爭得白熱化,除了在價格上的下遊搶客外,也有在服務和產品上的提昇來「留客」。國泰及港龍的其一殺手鐧,是為與香港地道的金牌食府合作炮製的「飛機餐」。

我向來深居簡出,那些像鏞記呀利苑呀這類的米芝蓮星級食府,平日除了傳媒飯局或老闆請客外,絕對少去。

可是,相信和很多朋友一樣,我從前從沒有想過,現在居然在搭飛機的時候,也有機會品嚐得到這類名人飯堂的佳餚。

這一天,我受邀出席了港龍航空與利苑合作推出的空中餐膳試菜會,天時暑熱,我對面前琳瑯滿目的山珍海味,即使見各食評名家都吃得津津有味,但我卻感到有點無福消受,可是,未幾,我卻被面前那個小巧的冬瓜盅燉湯深深吸引。

試想像,在二萬八千呎長空中,能夠有人為你奉上一個冬瓜盅,是多麼感動的一回事,尤其是,當你去完外地公幹,開始懷念著香港的地道餸菜的時候。

兩餸一湯後,再來點甜品又如何?原隻椰子殼的椰子汁杏仁露,立即奉上。

由於經常搭乘港龍穿梭中港台的旅客者眾,據知,為求讓客人能保持新鮮感,這些由利苑精心打造的多款主菜佳餚,更會定期轉換。

能夠如此多花心思,看來港龍有意透過這空中餐飲服務,向旅客推廣香港作為美食天堂的形象。

不知道繼米芝蓮星級食府後,港龍會否夥拍翠華太興之類的平民食肆,推出一些更地道的香港美食?

「唔該整碗餐蛋一丁加熱奶茶!」

此港龍不同彼飛龍

站在標誌設計的角度而言,港龍不及飛龍。

但若站在品牌的角度來看,港龍就高出飛龍幾皮。因為,建立品牌不能憑空虛構大空,只有口號標誌沒實際行動更沒口碑,一切也是徒然。

說回港龍。我92年入行做廣告,當年我選擇了同期大部份大學畢業生還是不太看得起亦不太願意做的中國大陸市場入行,肥田太擠,所以我喜歡找瘦田來耕,一做,便差不多四年。

當時,我幾乎每個月都要遊走北京、上海或廣州平均一至兩次,雖然說的只是廿年前左右,但那個年代大上大陸工作,絕對不能和今天相提並論,旅途刻苦得多呢。

我自問絕非嬌生慣養,所以每次老闆要我臨危受命,叫我上大陸西跑東奔時,我都一定會義不容遲,說去馬上就去,但唯一一件事情,我還會是有所要求的。

「飛大陸,我一定要搭港龍。」

不是說笑,有次出發前,我發覺做admin的那位同事可能為了省那一千幾百錢,沒有幫我訂港龍機,我幾乎和她反面,罵她冷血無情,完全不顧及我家有高堂,尚未娶妻,大好青年一名。

請原諒我這樣說,想當年,搭港龍機上大陸,我才會覺得有安全感,更何況,我要犧牲我的私人時間遠行去工作而不是去遊玩,這是我唯一的小小要求,公司無理如此待薄員工。

就是如此這般,多年來,每次上大陸工作,我都是搭港龍機,搭不到的話,我九成扯火。

這個星期二,適逢港龍二十五周年銀禧紀念,我「無端端」被朋友請了去參加他們剛剛和JW Mariott精心泡製的新菜色的試菜會,算是和港龍結緣差不多廿年以來,第一次近距離接觸。

但話說回來,搭了這麼多次港龍機,一直也沒多注意他們的餐飲水平(我只留意他們的空姐一般都較年輕),加上近年我也很少去大陸公幹,我只覺得國泰的飛機餐水準肯定過得去,卻不知道原來港龍的餐飲,早已委託由JW Mariott統籌,屬五星級大廚級數。

事發當日,除了旅遊記者,主要都是食評家和專欄作家,我居然被安排了坐主家席,坐在我左邊是陶傑,對面是鄧達智,右邊是JW Mariott總廚Hector,身邊還有港龍CEO James 同周融,感覺上,真的有少許覺得自己是路人甲。

當曰我試足前菜加主菜共九道,想否認自己有食神的話,實在有點兒那個。主菜的羊架及牛柳,肉質鮮嫩口感一流,但我總懷疑,上到飛機翻熱後還會否是那回事,所以,我較為欣賞的,是相信上了機也不會差太遠的冷盤及前菜,那碟芒果牛油果大蝦,嚼下去爽口無比,鮮味跳脫,此刻想起還是回味無窮。

最後,我要特別感謝邀請我出席如此盛會的港龍Ivan,我不是食神蔡瀾更不是才子陶傑你居然也夠膽請我來,希望沒有累你給老闆照肺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