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凱彤

Rock N Mui Forever

Rockmui盧凱彤是近年香港樂壇難得一見的全能音樂人,除了曲、詞、演唱皆紮實,更難得的,是她造詣了得的結他技巧。 離開at17,與林二汶分道揚鑣,走單飛後的她,已馬上可成為站在第一線的音樂會Session Musician。無論是站在紅館、抑或是站在再小的Live House舞台上,只要她提起她那支常用的Fender Telecaster電結他,手起Pick落,立即可爆發出萬丈光芒。 同時間,年紀輕輕的她,在編曲技巧上也在急速成長,推出過的三張個人專輯,以及零星的幾張EP,都以縱橫交錯的電結他或木結他為主軸的編曲,未幾已蛻變成她自成一派的Rockmui風格。 能夠擁有天賦的編曲才華,這是實在樂壇中相當罕見的,近年,我可以說得出來的,就可能只有已經淡出樂壇的方大同。雖然,還會在意一首歌曲背後是誰負責編曲的樂迷,同樣是罕有。 除了流行歌曲,Rockmui也參與紀錄片、電影、舞台劇等等的創作,事實上,在她的專輯內,間中也會出現純音樂作品。 可能彼邦更重視創作類歌手,於是,她的單飛歌手生涯,選擇了在台灣起步。 2010年在第一張發行的EP中,自己明明是一位創作人,卻選擇重新演繹了王菲的舊作《Summer of love》,原曲是一首大路的Pop Rock 愛情K歌,盧凱彤卻把這首歌曲拆骨煎皮,轉chord轉到面目全非,變成了一首狂野粗獷的Indie Rock,現場演出,尤其充滿爆炸力。 2011年第一張專輯《掀起》,Rockmui已經為自己的風格定調,其中三首歌,馬上確立了鮮明獨特的Rockmui曲風和獨特的音樂氣場。 《Hey Boy》一曲的結他Riff一響起,Groovy的蹦跳感,便好像已經與她的歌聲混為一體,電子節奏往前推進,混雜穿插和應的結他Licks,結他的編曲上,花了很多心思,Rockmui似是鄭重向大家宣布:「我是結他歌手。 」 《雀斑》則豎立了Rockmui一副大都會知性女生的形象,歌曲先以電氣化的弦樂器展開,然後魚絲結他伴奏下,歌聲飄逸如清風,風格脫俗,後半部由電子鼓輕輕伴著,令節奏蕩漾於她的歌聲之中。 《大拇指之歌》現場演出時,就是Rockmui的古典結他功架的炫技曲,音樂中有一種像為寂寞的都市人撫慰心靈的力量,空靈氣質,美得令人無法自拔。 期間,Rockmui又不斷為其他歌手譜曲。出現在2011年何韻詩的《Awakening》專輯中的《青春祭》,是一首滄海遺珠,雖然未有收錄在Rockmui的個人專輯內,但卻聽過她親自重新演繹。AABABCCDDC段落的鋪排,歌曲牽引起的情緒蕩漾起伏跌宕,充滿層次感,不易演繹。「窮一世,流過的淚,還給我吧到底有沒有上帝」,歌詞道出了對宿命的質疑,歌曲中亦有一種對生命淡淡然的無力感。 到了2012年第二張專輯《你安安靜靜地躲起來》,Rockmui的型格開始更加突出,音樂風格來得更義無反顧,結他功架亦更成熟,所寫的旋律,亦多增添了一點棱角。 《誰》先以一段甚具型格、旋律具標誌意味的電結他Solo前奏展開,令你很快聯想到Rockmui正在彈Solo時帥氣模樣,電結他有好幾個聲部的左右重疊交錯,十分緊湊,每次聽還是有新鮮感。 《你根本不是我的誰》的電子氣氛前奏,相信是習染自人山人海一眾電子音樂隱世高手的DNA,而我亦相信Rockmui應該是喝Radiohead奶水大的,於是,歌曲也逐步混入有點噪音有點頹廢美的聲音。 《活該活該》先以簡潔的電結他節奏作主力伴唱,是一名抱住結他的歌者,孤獨地詠唱的音樂場面。每段歌曲重唱,都逐步加入了不同的樂器作修飾,主旋律副旋律皆優美。 出現在2012年一張EP的《一個人回家》,是一首很合適音樂會告別式演出的歌曲,歌曲以《Jingle Bell》的旋律變奏作素材,貫穿全曲,「動不動就自己鎖上,幻想一個人去流浪,空話一說再說,不講了」,突顯出城市人的孤寂,起首只以木結他及電子鼓帶動,後半段樂隊加入後,音樂熱鬧了,但寂寞感未有減少,「喃喃自語的我想著,該去哪兒」。 雖然合作的班底和先前接近,但Ellen & The Ripples Band正式成軍,還是由2013年《Riding On Faith》這張EP開始,新歌只有三首,全部都是粵語歌,其餘一律為與這個樂隊班底的現場演出錄音。在這個過渡階段,Rockmui的個人風格更加成型,與樂隊成員更有默契,歌曲亦更能夠發揮她在台上的搖滾女將本色。 《囂張》是由周耀輝填詞,Rockmui少有的粵語主打歌,「大城沒耳朵,未能像我聽到音樂在奏,盛世太少味蕾,你伸脷尖舔銅銹」,據聞歌曲原本打算命名為《選獸》,取其諧音,其實是在描述兩岸三地電視台大熱的選秀節目,同時也在為社會上小眾聲音的「珍禽異獸」說話。雖然還是以電結他為主軸,但編曲上的每件樂器間的對話相當緊湊,單是前奏,就可以聽得出,沒有一個樂隊可以HEA著彈,我特別喜歡Verse節奏上難以捉摸,進入Chorus又給你一個昂首Chok步的1/8 Beat Groove,然後chorus既終,樂隊來個Unison尾句,瀟瀟灑灑,一錘定音。 《燈下黑》「陰影出走了,擺脫軀殼後,誰料被那光放大了」,相信是林夕為那個人生階段的她/他的文字記錄,6/8 節拍的歌曲中,很多鼓手與低音結他的即興性對話,是罕有聽到的歌曲編排,營造出來的音樂氣場亦剛好描繪出一幅亦暗亦晴的構圖,「我雖瞑目眉頭仍熱燙,黑中有光,那陰暗面如荼蘼盛放,終於見光」,可能這就是歌者的心情吧。…

我有(很多)話要說 | 盧凱彤新專輯《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

  我有(很多)話要說 -盧凱彤新專輯《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 大家不用數了,盧凱彤這張新專輯的名字,長達十八個字。 的而且確,盧凱彤實在有很多話要說,她還要一口氣用十首歌喋喋不休來跟你講,當中涉及很多私密對話和社會議題,核電、污染、城市人抽離、青少年自殺、同性婚姻、抑鬱症等等,要有多個人有多個人,要有多社會性有多社會性。 又和我們一樣,盧凱彤像是一個充滿無力感的旁觀者,我們都找不到答案,很無奈,只是默默地繼續在憂心忡忡,間中也帶有一點兒惶恐。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在默默地自我安慰,告訴自已,事情始終會過去,人成熟了,就會懂得怎麼樣去面對。 因為都是要說自己想說的話,整張專輯的歌詞,都是由盧凱彤一個人包辦。歌曲方面,除了方大同和林宥嘉客串的兩首,幾乎大部分都是由她曲詞編唱奏包辦。 官方資料告訴我,原來這張新專輯是盧凱彤成立個人唱片品牌Rockmui Ltd的創業作,難怪事事親力親為,個人的參與度極高,除了曲詞編唱奏,有些歌曲更幾乎是她一個人的獨腳戲。聯合監製及琴鍵手,是亦師亦友的長期拍檔蔡德才,電子樂團Pixel Toy的何山也有客串合力監製。其餘參與的樂手,主要都是The Ripples Band的成員,打鼓的阿勳、觸執毛的結他手MikeOrange、低音結他手Fergus等等。 先一口氣把整張專輯聽完,可以聽得出,除了編曲,在錄音和混音上,尤其花了頗多心思,有很多特別的音響效果,盧凱彤的聲線色彩,也有很多不同的演繹層次。 翻查資料, 我才猛然醒起,盧凱彤上一張專輯《你安安靜靜地躲起來》,已經是2012年的事,雖然,我的Playlist上還是播著《誰》和《囂張》(又話說這其實是她在2014年以Ellen & The Ripples Band推出的EP內的單曲),有趣的是,盧凱彤的歌曲,卻好像沒有太大的時間性。 1.《還不夠遠》是承接著上述《誰》和《囂張》那類一貫盧凱彤風格的Indie Rock樂隊作品,前奏先來幾下像還在試音狀態般的電結他Chord,鋒利地劈下來,然後樂隊一齊起動,由兩個重複的電結他Major 7 Arpeggio牽動著,像在公路上準備出發一起向前衝,Verse 1完結後,盧凱彤馬上奏起她充滿標誌性的Guitar Solo,這段反而更像是此曲的Chorus,來到Bridge「我們看見的宇宙是個平面」的一段,樂隊像進入另一個層次的高潮,鼓花四濺,樂隊繼續在高速公路全速進發,「只管去冒險,看我越走越遠」後,以像啟動起直升機引擎般的重複電子節奏作回應。高潮過後,稍為靜了一下,前奏的Major 7 Arpeggio再次響起,低音結他、琴鍵逐一加入,然後成員逐一離場,只留下鼓手一人。 2.《我們的皇冠》是緊接上首歌的中快板Pop Rock,前奏的Guitar Solo是先來給大家暖身,讓大家入戲後,Verse 1的歌詞「鏡頭一,我不再說從前;鏡頭二,我不再哭紅眼」就很有畫面感,進入Bridge「我,雖然虛渡了百天」時又忽然來個變調,這段的音準不易掌握,鏡頭轉到另一個場景,來到Chorus「任那風不再動雲不飄」,歌曲又回到原點主調,背後隱藏著低調又搶耳的Guitar Riffs。音樂的間奏,進擊中的鼓手以戰鼓節奏襯托著Guitar Solo,來去匆匆的,把歌曲直接帶到「恐懼就像一朵花」這尾段,響起著Delay效果的Guitar Riffs,推進歌曲再次進入Chorus的高潮,Guitar Solo的Outro把歌曲帶到另一個聲音邊緣,然後用讓人震耳欲聾的結他聲效,畫上句號。 3.《賣空氣的人》風格上立即來個大變身,帶點藍調風格的Shuffle節奏,木結他前奏一開首已經帶點控訴意味,盧凱彤一邊分身主音和唱,一邊彈著木結他一邊彈拍著手一邊同時又踏著手鼓,像個一人樂隊,「用利益,換斃命」明顯就是向文明社會對空氣污染視若無睹的控訴,歌曲重複時,低音部分加入了很多電子合成聲效的節奏,加強了歌曲的繃緊氣氛。 4.《無核》充分展示了盧凱彤的古典結他功架,編曲只有木結他、拍手、以及和音,也有點台灣民謠風的韻味,同樣是一首控訴歌,「花朵長得不像花朵,落葉像骨骸,我目不暇接,卻怎麼有點感慨?」對大自然被肆意破壞的憤怒,對核輻射後對地球帶來的傷害,訴說著她所感到的無力感。 5.《卡帶》是一首治癒系的失戀獨白,沒看MV,我已經可以幻想看到一頭瑟縮在家中角落正在舐傷口的小貓咪。溫柔的鋼琴節奏徐徐響起,零星出現的高音音符,像在琴鍵上輕輕泛起點點的淚光,著墨不多,恰到好處,盧凱彤亦展示出她在唱腔上較成熟的一面。編曲純粹得帶點驚艷,只有鋼琴和一些在第一次Chorus後出現的混音聲效,有點像是混入了鋼琴倒帶聲效的電子聲音,濛濛的感覺,像充著雙眼的淚水,但未有流於煽情,整體感覺,就是剛剛好。 6.《留一秒》是林宥嘉的曲,配上了盧凱彤的詞,是一首充滿黑暗感的作品,編曲同樣十分簡樸,素材主要就是古典吉他,以及一些電子合成器襯托著的聲效,但值得留意的是,在混音上,盧凱彤的歌聲像被先後轉移到不同的空間,Chorus後段的唱腔,她亦作出了不同階段性的變化,旋律音域上,比她平時的歌曲為廣,最後還要來得有點歇斯底里,由「站在大樓邊緣,想著什麼」與「留一秒給疑惑」到「至少有一雙臂,是我,還有我。」之間,她的聲線作出了好幾次的變化。 7.《Honesty》是一首三拍子的Folk…

青春的火花,一個人回家。

2011年底前,份外多老朋友敘舊的活動。 與某個從前跟我一樣很喜歡聽歌的老朋友聊起,問她近來有否聽什麼新歌,她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說:「新不如舊,近年都沒什麼值得聽的。」 到了我這把年紀的,以上是我最常從同輩聽到的話,但其實,當你只顧著念舊,對面前的新事物都不再好奇,或甚至是不肖一顧,我覺得這是很可惜的。 與我的老朋友相反,我覺得自己較幸運,我還會因為發掘到新的聲音而感到雀躍興奮,尤其是,假使那是來自年輕樂手的聲音。 2011年的年底前,我去了聽盧凱彤的「一個人回家」音樂會,舞台的setup很簡單, 好像只是剛好可容納五位成員樂隊似的,台的中央位置,就留給這位抱著一把結他獨唱的小女生。 抱著一把結他的盧凱彤個子小小,卻擁有一顆驚人的爆炸力。今年才廿五歲的她,邊唱歌邊彈起結他riff來,已經功架十足,絕非只掃一兩下chord便扮作是創作歌手的那類型。 盧凱彤的歌,帶有點城市人的抽離的孤獨感,總帶點淡然的哀愁,但卻一點也不哀傷。也許,像習慣了寂寞似的那一份堅強,反而成就了另一種缺憾美。 畢竟只是推出過兩張EP加一張大碟,盧凱彤當晚可讓她演繹的個人首本名曲,仍廖廖可數。 新歌「一個人回家」和「卡嚓 」、首張大碟中的「人造衛星情人」、「等等」、「Hey Boy」、「荒蕪中起舞」等等有點像過眼雲煙,動聽,但尚未能掀起真正高潮。 我這樣說,好像對才剛剛作個人發展的盧凱彤太苛求,但說到底,一首好歌,或多或少,還是需要多少時間反覆被演繹,才能夠好好地沉澱的。這方面,盧凱彤擁有的是青春與才華,所以大家不用太擔心。 當晚盧凱彤也唱了不少帶點致敬意味的別人的歌,「光榮之家」、「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我很快樂」等,都是她對她心目中的那幾位Superwoman的名曲,可能由於大家都耳熟能詳,要「掀起」氣氛,相對難度較低。 當晚,我印象較難忘的,反而是她重新演繹寫給何韻詩的那首「青春祭」。 原曲的demo版名為「蜜蜂」,盧凱彤娓娓道來她寫這首歌時的概念,除了說明了她是一位相當用心寫歌的創作人,更讓我發現,這位小女孩的內心世界,有點兒像一顆洋蔥,原來,有很多個層次。 有別於一般我們在香港常聽到的「演唱會」,這一晚,更像是一個Live House的演出。 樂隊的氣氛很「火」,鼓擊的Stephane和低音結他手Fergus夾得尤其緊湊,樂隊領隊Jason提供了帥透了的「視覺效果」,鋼琴手Anthony及Mike則穿插其中,節奏以外,更不斷爆發了好些毫不留力的火辣樂句。 也許我已看累了被樂迷要求無限安哥、開到茶靡的音樂會,我頓然覺得這晚適可而止的安哥,反而更令人感覺到意猶未盡。 最後一曲,盧凱彤一個人抱著結他引吭高歌「大拇指之歌」,回應了「一個人回家」這主題,讓這個句號,更圓滿。 有點沉溺,也有點為賦新詞強說愁,但不要緊,這,就是青春火花可愛之處。 後記:「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人來到這世上,然後一個人獨自離去。習慣了一個人去面對所有,寂寞,其實一點都不可怕。」   我已忘記了這是從那裡聽過的一番話,這晚音樂會過後,當我一個人回家時,腦裡就浮現起來了。   除了提供娛樂,一個會令人想到很多其他事情的音樂會,我覺得,感覺實在是太棒。 Photo credit: Rudi Leung

天時暑熱要Handsfree(二)

話說我每晚臨睡前都用iPhone App Burn-in通宵煲這對UE600vi,如是者,連續煲了個多星期,期間,每天我也開始使用這對耳機作平日聽歌聽電話用。 尚未正式開聲,聽歌未能作準,但發覺UE600vi的隔音效果,比我原先的那對UE700為佳。 基本上,倘若在靜止狀態下,即並非在交通工具內的話,附近就算有人在講話,都會近乎完全被音樂蓋過。 用這耳機通電話的話,即使你在吵嚷的地鐵車廂內,對方和個人的話音也相當清晰,在隔音水平方面,我近乎沒有可投訴的地方。 有專家說一對新耳機最少要煲足300小時,但盡信專家不如無專家,如果你用這類煲耳機的App,煲足50小時左右,其實已漸入佳境了,但建議還是要煲100小時以上。 覺得這對UE600vi已經開聲,我先用一些流行曲來測試。平時聽歌,我會把CD轉換成320kps的AAC格式,但每次測試新耳機,我會使用Apple Lossless或WAV的格式檔案,這次也不例外。 揀了 rockmui Ellen盧凱彤的新碟「掀起」來測聽,本身是一名出色的結他手,這張處女大碟中,盧凱彤亦包辦了當中九成的木結他和電結他演奏(也有大頭佛的結他手H),先用第一軌充滿陽光感的「不脫知女生」試聽,木結他很有質感,snare drum敲打的聲音每一下也清脆俐落,平衡感不俗,但低音結他部份卻未見份外突出。 再試另一軌「等等」,幾條音軌的木結他弦線聲交織得甜美動人,樂器間的距離感通透得讓人如沐春風,唯double bass的牛筋味還未出得到來,看來還要繼續煲機,打通UE600vi的低音了。 「Hey Boy」這首歌曲整體較為Groovy,開首的木結他riff來得灑脫爽快,蹦跳感較強,很適合用來試聽耳機對音樂的靈敏度,這首歌,UE600vi算是順利過關。 木結他加上電音效果的第七軌「完整」,人聲上的錄音處理加入了較多聲效,黃耀明加入的副歌部份,與盧凱彤多條聲軌的歌聲混合起來,產生了奇妙的化學作用,播放這類採用較多電子聲效的歌曲,UE600vi似乎較為得心應手。 整體而言,作為一對有話音功能的入耳式耳機,如果你考慮的是一千元以下的價位,我會向你推薦UE600vi。 雖然,以音樂細緻度而言,單一電樞式喇叭的600系與雙電樞式喇叭的700系比較起來,的確仍有點距離,若果你喜歡低音澎湃的耳機,UE600vi更未必是你那杯茶。 但從務實性及音樂感方面考慮,我對UE的耳機還是頗有好感的,作為日常使用的handsfree耳機,這個夏天,我還是會鎖定這對UE600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