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浪漫」之四:白波鞋

白飯魚     

從前有首歌,有句歌詞唱住「最難忘你嗰套白衫白褲」,每次聽到,我都會覺得這不知是攞景抑或贈慶的,又或者是,這句歌詞其實有骨。

大佬呀,除了讀中學的男生或做醫護人員的阿Sir外,我真的無見過多少位風度翩翩的男士,會以這副白馬王子裝束行走江湖的。

但凡一個成年男人,白衫白褲,其實是極之不方便的,你知道嗎,我們平時又大汗又喜歡行旺角波鞋街,很容易弄髒哦,除非你打算天天拿你的衣服去乾洗吧。

可是呢,男人又實在是相當自相矛盾的動物,一方面會笑人家白衫白褲太Kai,另方面,明明穿在腳上是更易弄髒的,不少男士,卻偏偏又會對白波鞋情有獨鍾,有時更近乎執著。

過去十多年,我已作過無數次抽樣調查,先後問過無數60後至90後的男性朋友,當中,十居其九都告訴我,他們家裡擁有過最少一對白波鞋,部份朋友,更喜歡重覆買同一款白波鞋,時間可以橫跨半個世紀,直到永遠,多浪漫哦。

穿著白波鞋的奧義,是一定要將波鞋保持得白白淨淨,其中,更可能包括鞋底。

為了保持白波鞋的完美雪白,即使平時最不修篇幅的男士,都突然會有股歇斯底里般的潔癖,每次穿著過後,當然都會把鞋抹得乾乾淨淨,不會假手於人。

此外,他們間中更會出動到沙膠(強力擦紙膠),來清潔鞋底的膠邊,比中學時做功課更整齊。

有段日子,我更曾經試過,家中常備一支白色的大龍染皮水,用來修補鞋面上那些輕微的傷痕。

男人對白波鞋這癖好,相信應該是由白飯魚開始的,白飯魚之後,白波鞋首選,就視乎鞋主所屬年代。

stan smith

不要和我爭論,60、70後的大男孩,白波鞋之選,一定是三葉的Stan Smith,無得傾。

Stan Smith這款網球鞋,主要分有人頭版和Logo版,如果穿後者版本的,一般會被前者藐視。

什麼是人頭版?之唔係就係好似龍發製藥咁,有老闆個大頭嘜印著。但同樣是大頭嘜,人家放了在波鞋的鞋舌上,卻又是有型得多。

之不過,其實,除了自己穿鞋時會看見這個大頭嘜,一般情況下,人家是不會見到的。

經典的三葉Stan Smith,60、70年代的時候,本來是法國製造,多高貴多浪漫,到後來,當然都是來自強國。

見全白Stan Smith長賣長有,到了90年代,三葉更索性連本來白底黑間的另一經典款式SuperStar,照版煮碗,推出了純白顏色,同樣大受好評。

adidas-Originals-Superstar-II-Triple-White

Wimbledon

除了三葉,我那個年代的年輕人熱切追捧的,當然少不了飆馬啦,究竟,飆馬有那款經典白波鞋?

印象最深刻的,都應該是Wimbledon這一款,雖然較為冷門,但我親眼見過發哥著過,作為當年的潮流指標,我身邊也有幾個有錢仔同學跟風入貨。

除了三葉及飆馬兩兄弟,其實還有其他小眾選擇,K-Swiss這一款,相信你都可能見過劉華著過。

k-swiss-classic-low

converse-star

Pro-Keds-Royal-CVO-in-Canvas-Re-Released-01

此外,Band仔之選,又點少得Converse的帆布鞋呢?但這款白波鞋,要持續美白的話,難度就可能是最高了。

講起帆布鞋,其實還有Pro-Keds這款高級白飯魚,同樣地,若果不慎於下雨天著了出街,九成水洗都唔清。

AIR FORCE 1

最後,數到80、90後的白波鞋首選,其實皇者已是呼之欲出的,勝出的,當然就是低筒AIR FORCE 1。

第一款AIR FORCE 1於1982年面世,但真正哄動起來,我想還要到2007年,適逢AIR FORCE 1 25周年的時候。

Nike一口氣推出了大量不同顏色的復刻版AIR FORCE 1,而其中,又以全白的那一款最受歡迎,幾乎每十個大男孩,就至少有4-5個有一對看門口。

我聽聞,為了保留最完美的純白,有部份的AIR FORCE 1迷會索性永夠保存一對作珍藏,另一對,或其後買的更多對,才是用來著的,實在比女士儲手袋的更誇張哦。

一口氣說了一大堆白波鞋波鞋經,不知道有沒有漏網之魚呢?以上這幾款,你有沒有儲齊?

「男人的浪漫」之三:一起DUB帶的日子

卡式帶 

(圖片轉載自這裡)

我那個年代的中學生麻甩仔,絕大部份,都經歷過自製卡式帶新曲+精選的青蔥歲月。

無論是用作個人珍藏、討好異性朋友,或者是展示自己個人音樂收藏之豐富或品味之高也好,躲在家裡DUB帶,幾乎成了我等小毒男的指定課餘活動。

DUB帶途徑有很多種方法,最高檔的,當然是黑膠唱片過卡式帶,其次,就有當年曾經紅極一時的Double Cassette,可以帶過帶的錄音機。

我中二升中三的那一年暑假,不知為何學校頒了一份什麼音樂服務獎獎學金給我,於是我就全數拿去買了台中古Technics唱盤和Akai錄音機,再加上我的中學音樂老師把他的「山水」舊擴音機送了給我,然後我配一對鴨寮街喇叭,我的DUB帶天堂,就這樣大功告成。

我先不談DUB帶技術上的學問,單單說由選曲、排序、以至抄歌名等,這些步驟,其實可以十分講究,當中已可以看得出DUB帶者的個人修養、周密心思,以至是品味堅持。

用什麼牌子,什麼級數(普通磁帶、鉻帶、鐵帶)的卡式帶來招呼朋友,某程度,反映了對對方的重視,相互間的友情。

如何善用60分鐘或90分鐘的卡式帶,用盡每一分鐘,並有計劃地,好好分配Side A與Side B兩面,各自不同的選曲方向。

現代年輕人流行的交換珍藏音樂方法,由最初的「燒隻畀你啦」(啋!講到好似燒衣紙咁),到近年「畀隻手指(USB)抄畀你喇」,又或者「掉落dropbox自己抄啦」。

我平日最憎人以老賣老,但每次講到DUB帶,我又真的忍不住講句:「嗨,家陣啲後生,邊會明?」。

作為一名學生哥,加上那是個唱片還是要用錢買的年代,我當年固然沒可能坐擁無數音樂珍藏,除了去朋友的家DUB帶,或者是互相交換黑膠碟翻錄外,最流行的方法,就是到旺角信和地庫的唱片店,託那些小唱片店的店主幫我錄,逐首歌買。

那是一個很有趣的音樂旅程,想當年,全港大部份樂迷都在一起盜版,但我們這些喜歡在家裡自製盜版的音樂愛好者,卻同時又是唱片公司的好客仔,因為我們即使節衣縮食,也會拿真金白銀買唱片。

所以,那個年代的唱片公司,據聞每年隨時出18個月糧。那個年代的樂壇,沒有被盜版弄跨。

其實,我是不太留戀黑膠唱片或CD的,我反而更懷念,是那個一起DUB帶的日子。

2000千嬉年那一年,有部叫High Fidelity的電影,香港片商譯了一個像新藝城電影的中文名,叫什麼「失戀排行榜」。

這部電影的男主角 Rob Gordon (由John Cusack飾演),和我那個年代的毒男一樣,有鋪DUB帶癮,更重要的,是他有一間二手唱片舖,坐擁無數黑膠唱片,天天人在碟海。

因為失戀無限次,每次都會將失戀故事DUB帶,串成個人精選,繼續沉淪。

如果你讀完我這篇文,有興趣的話,不妨找這部電影來看看,看完後,你未必會明白,為什麼HMV從前做得住現在卻不行,但你最少可以領略一下,DUB帶的浪漫。

因為這好歹也是Nick Hornby原著故事,所以電影內不乏十分到肉的抵死對白。

“A good compilation tape, like breaking up, is hard to do and takes ages longer than it might seem. You’ve got to kick off with a killer, to grab the attention. Then you’ve got to take it up a notch, or cool it off a notch…oh, there are a lot of rules.”

“People worry about kids playing with guns, and teenagers watching violent videos; we are scared that some sort of culture of violence will take them over. Nobody worries about kids listening to thousands – literally thousands – of songs about broken hearts and rejection and pain and misery and loss.”

“Sentimental music has this great way of taking you back somewhere at the same time that it takes you forward, so you feel nostagic and hopeful all at the same time.”

“It’s not what you like but what you are like that’s important.”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男人的浪漫」之二:我們都是嘰嘰奴

IMG_000835 (1)

所謂「男人的浪漫」,依我認為,總會帶著少許面對生活壓抑中的無力感,唏噓之餘,堂堂男子卻總懂得如何苦中作樂,努力尋找生命真諦。

戰鬥員,俗稱嘰嘰(Geek Geek),日本經典特撮卡咩拉打(幪面超人)內的量產型蛋散角色。

嘰嘰一般不會單獨行動,每次出場,總是一班嘰嘰同仇敵愾,嘰嘰怪叫聲,此起彼落,以壯聲威,即使打不贏你,最少,也可以煩死你。

但誰不知,嘰嘰只是狐假虎威,他們的職場人生,兩個字:「坎坷」。

每一集,他們都會被迫先出來做爛頭卒,向老弱婦孺蝦蝦霸霸,享受不足一分鐘的霸氣,接下來,拉打出場,他們的工作,就係「郁親手就聽打」。

被一腳伸落山坑、一拳打到爆炸,人家連絕招風雷電也不用出,一成功力,就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身首異處。

更可憐的,是那位明明是傷殘人士的怪金剛卡咩拉打四號,「半臂」都可以隨時讓兩三隻嘰嘰收皮。

究其原因,是根據不成文規定,拉打打嘰嘰,嘰嘰不單不可還手,更要經常放水,就好角度,以血肉之軀,迎接拉打的連環腿及鐵拳鎚。

嘰嘰的工作,基本是給拉打熱身,好讓打大佬的高潮位,可以拖拖拉拉到中段播廣告後的下半部。

嘰嘰的一生,有OT,無補水;有難,一定要幫大佬擋;升職?卻永遠無望。

每個有血有肉的男子漢,少年時看到嘰嘰的慘澹生涯時,少不免會感懷身世,望著日落的一刻,概嘆人生的無奈。

驀地裡,我們在想,但願有天出來社會做事,我們要與一起做嘰嘰的哥們兒,同舟共濟,你擋腳,我擋拳,你無力擋,我幫你擋,甘苦與共。

我們一班嘰嘰兄弟,更希望不用做嘰嘰做足一世,有朝一日,必定上位,當上大佬之位時,一定會好好善待其他兄弟。

之不過,原來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嘰嘰上了位,也只不過是上了另一層的嘰嘰奴隸,上面總還有一位,繼續當你係契弟,要你繼續畀人任打、任砌。

帶著傷痕累累的身軀,我們一眾繼續嘰嘰奴遙望西下中的斜陽,西下西下,暗地裡感到;斜陽裡氣魄更壯,斜陽落下心中不必驚慌,知道聽朝天邊一光新的希望。

嗨,一眾嘰嘰好兄弟,我們有今生,無來世,卡咩拉打,你即管放馬來砌,避你的話正契弟,Geeeeeeeeeeeeeeeeeeeeeeek!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

「男人的浪漫」之一:儲高達多過砌高達

小時候,見到百貨公司門口廣告寫著類似「高達七折優惠」幾個大字,試過興奮得拖著媽媽的手,嚷著要她進去買我以為是大減價中的高達模型,當然,這純粹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不要以為這是爛gag一則,事實上,我聽個不止一個朋友,七十後八十後九十後都有,也告訴過我他有以上類似經歷,全部真人真事。

的而且確,男人大丈夫,當聽到全憑那勇氣、全憑那正氣的「高達」這兩個字,實在是像急急如律令地中了魔咒般,不能自拔。

中學階段,時間多的是的我,暑期最佳節目,除了打波游水,當然就是砌高達。

受到Hobby Japan及環球模型的啟發,當年我第一次砌的,雖然只是最低階最便宜的1/144高達,但我卻為了它廢寢忘餐,改手改頸改腳,又打磨又噴油又舊化,一盒不用三十塊錢的模型,前後足足砌了一個多月,箇中享受,無價。

暑假中,無數個「漫長漫長路間,我伴我閒談」的夜晚,陪伴著我獨自一人的,除了walkman中播放著的「三人行」,就是那個被我悉心地製作中的1/144高達,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體會到成年人所謂的浪漫。

原來男人的浪漫,不一定要有美同行,獨個兒,也可以。當然,一定要有高達。

年紀稍長,課外活動愈來愈多(當然功課也是,但對我的影響不大),我也愈來愈少時間砌高達,但每儲到少許錢,見到新推出的高達模型,總還是忍不住手,買一盒回家。

漸漸地,我發覺自已儲高達多過砌高達。家中某個舖滿蜘蛛網的牆角,層層疊疊了不知多少盒高達模型,它們,最後都變成了來來曱甴屋。

但久不久,我還是會把這些老朋友翻出來,打開盒看看,抹一抹塵。然後,再讓他們封印,繼續留在那個荒廢角落。

(你可以想像,當年我在看Toy Story 2的時候,我是多麼地感到自責哦。為何好端端的玩具,不是用來玩,卻是用來儲的?)

然後有一天,老媽子在大掃除的時候,一口氣把我這些珍藏(天呀,當中還包括我全套的日本版七龍珠),不知是送了給收買佬還是真的丟了去垃圾房,一舖清袋。

「放了在那裡這麼多年都沒碰過,我以為是沒用的了。」這就是我老媽子的邏輯,雖然,她不是沒有她道理的,塵世間的身外物,其實,就真的只是身外物。

我哭哭啼啼了大半天,突然想通了,從此,我覺得自己,真的長大了,我,成為了一個真的漢子。

現在,我已經沒有再儲高達,雖然,我家裡還有一盒1/144 RX-78-2的RG版,但我卻發下過毒誓,一天未砌完這一盒,今生今世,我都不會出手買第二盒的。

當然,間中我還是喜歡到模型店流連,看看最新出品的不知第幾多十代的高達模型的。

可是,儲高達,已成了我將記憶暫存在雲端硬盤裡的嗜好,塵世間的高達,就留給那些模型店,或其他還有精力與時間砌高達的年輕朋友吧。

後記:

我在facebook分享了這篇文,朋友們立即反應熱烈,以下是部份節錄。

朋友T:「我朋友的志願,就是等女兒長大後,教她砌高達的樂趣,他講的時候,不似講笑。」

朋友A:「阿媽無幫我大掃除,不過我第一次搬屋時因新居無位放,將大量模型同超合金掉了。。。後悔莫及。近年唯一買咗盒G戰機模型,未砌。」

朋友S:「童年最美好回憶,就是某次爸爸到日本公幹,回家時打開旅行包,內裡居然有很多很多盒高達模型;人生中最大傷痕,就是去外國讀書時,媽媽一口氣把我的數十盒珍藏高達送了給人,」

朋友M:「我細佬小時候就發現有一個從未面世的高達型號叫”節省高達”。」

以我認為,但凡任何浪漫事件,都無法避免地經歷過渴望、擁有、失去,思念這四個階段。

有趣的是,以上回應,都一一包含其中,看來我這篇文,的確勾起了不少男士的浪漫回憶。

這,就是男人的浪漫吧。

 

想追蹤更多我所分享的廣告情報?歡迎點擊這裡加入我的facebook紛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