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的小人物|李拾壹《小人物語》

SUBYUB-little-little-man-cd-cover

去年李拾壹發表第一張個人專輯《大膽小鬼》時,剛巧遇上佔中事件,回想那一段日子,相信大家的腦袋都份外忙,臉書好、新聞也好,話題都都集中了在同一個地方。

過去一年,在不少零零碎碎的音樂活動中,都見到李拾壹的蹤影,作為一名音樂創作人,相信,抱著結他的現場音樂演出,才是他發表音樂的最佳模式。

除了現場演出,我見李拾壹也很努力地在社交網絡經營著他的小社群,間中也會和大家玩玩點歌遊戲。最近,臉書推出了視頻直播功能,他也馬上進行了他的超迷你演唱會,很追得上潮流的說。

說穿了,這個大時代,歌手反正不用再上勁歌金曲,又或者,靠逢迎大台去爭取所謂的大眾曝光,隨時遠不及花更多時間,直接與支持自己的樂迷接觸。

課餘習作,李拾壹也為何韻詩譜曲《是有種人》,同時亦參與她走入社區的《18種香港》一連串活動,算是在音樂以外,走入社群的另一嘗試。

說回《是有種人》這首歌,不太像李平時的歌曲,旋律未有太多的棱角,有點兒台灣的文藝氣息,讓人聽得心境平靜,同時,又有一種靜靜地起革命的莫言感動。

事隔一年,李拾壹終於發表了他的第二張專輯《小人物語》,雖然,聽說前後籌備製作的時間只有5個月,但樂迷就是如此刁難的,看看曲目名單,只有7首歌,老老實實,有點不上不落啊,我心想:「李拾壹,你是不是這麼快便沒貨賣?」

去年,我第一次接觸李拾壹的歌,是《死等》和《少年圍揼的煩惱》,都是些甚有爆炸力、跳出了廣東歌框框的歌曲,同時,也聽得出,這位新生代的香港音樂人,是喝Radiohead、MUSE、Kula Shaker、Arctic Monkeys等一類樂隊的奶水長大,然後再「溝溝埋埋」Bombay Bicycle Club、Two Door Cinema Club、Vampire Weekend等等新生代搖滾樂團的元素,集各家之大成。

這一次,整張專輯,都好像與過去一年香港所發生的大小二三事有關。

劈頭出閘的《小李》,有點像是《死等》的延續,曲詞都是觸及到近年的所謂廢青文化,而《小李》則是要反映出網絡的haters,又或者是「什麼都要鬧一餐」的風氣,事實上,喜歡好、不喜歡也好,這現象已經成為了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音樂上,《小李》秉承了李拾壹受Post-Punk樂隊影響的風格,節奏狂野、急躁,帶怒火,幾把電結他,像鋒利的電鋸,這種能量,在香港樂壇,很缺乏,我真的希望愈多愈好。

反而,歌詞上就顯得太溫文,套用台灣人常說的一句:「不夠屌哦!」如果我是李拾壹,我一定會出一個家長指引版本,「小」得更暢快,李拾壹,不如下一次索性找「怒人」樂隊合作吧。

《十個放火的少年》當然就是講佔中現場後期發生的現象,是向當年達明的《十個救火的少年》致敬,達明玩的是加勒比海風情的輕快舞曲,但此新曲除了在歌名上作致敬,我覺得在音樂上,其實可以致敬得徹底一點哦,達哥的出現,幾句維園阿伯式對白、副歌合唱和二胡獨奏,感覺上卻覺得只是「搭枱」,實在有點浪費,這個題目,本來可以做時代的見證,可以去得更盡。

順帶一定要一提,我見到有些網絡樂評稱《十個放火的少年》的曲風,是承襲自《十個救火的少年》的雷鬼(Reggae),這是大錯特錯的哦,兩者都並非雷鬼呀,天呀,想知道什麼是雷鬼音樂,麻煩上YouTube找找來聽吧。

《波多野結衣》是一首毒男(正確稱呼應該是毒L)自白,編曲可能是整張專輯中最骨子的,弦樂和魚絲結他為主的襯底,後來也加入了鋼片琴。旋律整體有很多兜兜轉轉的真假音交替,李唱得揮灑自如,副歌一句的跳八度假音,令歌曲充滿「那個少男不懷春」的詩情畫意,立即活靈活現,據我估計,這首歌的副歌一句「波多野結衣」,九成是曲詞一起來作的。

雖然,我不肯定李是否真的是波多野結衣的影迷,但這首歌以李的身份唱出來,卻似乎相當有說服力,試想一下,如果這首歌由音域差不多的假音王古巨基唱出來,相信就會變得尷尷尬尬了。

看到《下剋上》這個特別的歌名,於是上網翻查,才赫然發現這原來是來自日本戰國時代的一個術語,是指位於低位的人物,透過政治或軍事手段,奪取主家的大權。

這首充滿搖滾火藥味的歌曲,合作單位是樂隊Killersoap的Rocky,二人的音域其實很像,唯後者的聲線在高音部分的爆炸力更強,都是講以下犯上,小人物上位的主題,我也不懂如何為這首歌分類。前奏結他Riff馬上變成與Verse 1 unison的開始,然後,很快便衝入Bridge的直路,進入Chorus後,奇怪哦,竟然好像變成另一個人寫的歌,整體風格,有點像Franz Ferdinand與MUSE的總和。

可能是受到Bombay Bicycle Club一類樂隊風格薰陶的《Something I want you to know》,歌曲的旋律及編曲,糅合了Post-Punk、電子舞曲、Indie Rock等等的元素,音樂的世界,可以很大,硬要把這歌分類的話,有點難度。

三拍子的《難查字》,是一首風格清新的小情歌,音樂過門的部分,電結他Solo及小鼓的編曲十分精緻,回到Verse 1的重唱,編曲上滲入了少許Ambient Synth Pad聲效的暗湧,很花心思,重複的Chorus旋律,推到高潮後,忽然靜了下來,燈光都已熄滅,只剩下一人一結他自彈自唱,像只留下一個人在台上,射燈照著歌者,燈火闌珊處,很富舞台感。

緊接的《自信一小事》,像是上首歌《難查字》舞台演出時的設計延續,是歌者夫子自道的自白,兩分鐘不夠的一首歌,一人一結他開首,重複的Chorus旋律,最後出現了和音團,表面上看來的一樁小事,原來背後也有知音人。

我覺得,作為上一張專輯的延續,今回的李拾壹,只算是平穩過度,似乎還未有把他的小宇宙發揮到淋漓盡致,間中更有點不慍不火,期待下一回,李拾壹,拜託你不要留力,去盡多一些。

是有種歌,可以叫你的心安靜。

是有種人

有些朋友替何韻詩憂心地說:「作為一名藝人,如此地豁了出去,從今以後那一個很大的市場相信都不能再去了,單憑香港這個小島的樂迷,可以養活她嗎?」

「香港地,有手有腳,只要肯做,邊會餓得死人?」

以上這番話,聽過不知多少位長輩講過,其中,包括我那個已經離開了好幾年,生前從事建造業體力勞動工作的老爸。

我覺得,大家其實都想多了,何韻詩這位香港老街坊,只要還有一口氣,願意繼續做她喜歡的音樂,我相信,她應該都不會餓壞的。

上星期,【是有種人】這首歌面世的時候,遇上了百年難得一見的JUNO現象,無可否認,在社交網絡的洗版效應,明顯是稍為遜色的。

當我發覺全港九的主流媒體流行榜上,連JUNO都沒有一首歌上榜的時候,我再看看另一邊廂的iTunes store暢銷排行榜,起碼【是有種人】都一直徘徊在JUNO現象的幾首歌附近的四五六位左右,足以證明,願意真金白銀支持何韻詩的朋友,還有一定的數目。

給你一個Like或YouTube的Hit太容易,要給你十元(GooMusic直銷)或八塊(iTunes Store),這個表面上其實也很微薄的支持,事實上也來得不容易。

以歌論歌,李拾壹寫的旋律不算份外琅琅上口,林夕的詞亦沒有精心策劃的戲中戲話題,至於何韻詩,歌唱風格亦沒有什麼大的突破,但我第一次聽,卻又是被吸引到這個歌曲的漩渦裡面。

這個世界上,就是有這一種歌曲,能夠讓你的心安靜下來,四分鐘裡面,完全的投入歌曲的感動畫面裡。

這是一首中慢板的Rock Ballad,有點像Mr. Children音樂會尾段閉幕歌曲的感覺,歌曲開首,像滴滴答答灑下來小雨點的Verse 1和Verse 2,有點孤身上路的感覺,孤單,但不寂寞。

闖入直路邁步大旋律的Chorus後,Verse 1重複,第二次進入Chorus時,感覺不再孤獨,氣氛逐步推進,旋律像一片一片的白雲,與我們一起飄往蔚藍色的天空,享受著自由的空氣。

高潮過後,歌曲歸於平靜,但戰鼓的聲音,還在輕輕地脈動,餘音裊裊,像在對我們叮嚀,要永遠向前,永不停步。

【是有種人】
主唱:何韻詩
作曲:李拾壹
填詞:林夕
編曲:周國賢/盧凱彤
監製:何秉舜@goomusic/hocc@goomusic/馮翰銘

不只花花世界孕育美夢
沒有天梯也有地上人來耕種
不只一種過去現在未來 須要珍重
不需一把尺去辨別有用
還有一種有價但是無求的勇
來吧為小島 發現 動人出眾
是有種人 純粹熱愛耕耘
有種個性 從未曾被發掘
自自在活過 為活著便已 興奮
不必長於這裡就是這樣
何妨天生了卻未在乎由天養
誰人讓煙花燦爛 換來花香
是有種人 純粹熱愛耕耘
有種個性 從未曾被發掘
自自在活過 為活著便已 興奮
是有種人 自創無數可能
哪管這叫 娛樂還是責任
獨自做自我 令寂寞路更 吸引
是有種人 令這兒有風景
有種個性 從未曾被鑑定
別睡在夢裡 站著造夢更 起勁

MusChat|李拾壹 x Rudi Leung

80年代水尾,我第一份拿到稿費的文章,就是馮禮慈老師主理的TOP音樂雜誌(Size和號外一樣的超霸氣音樂雜誌) ,馮老師找我負責了的一個樂手訪問,當時的被訪者,是已故著名爵士樂手James Moody。

之後,我以一個音樂學院學生的身份,走訪過不少音樂人和樂手,由流行到古典、由古典到爵士,由Tori Amos、Wynton Marsalis、Lorin Maazel、Janos Starker、Dip In The Pool、Tuck & Patti、西村由紀江、倫永亮、區丁玉等等,要數起來的話,有排數。

總覺得和音樂人及樂手的對談,是一個十分愉快的經驗,2015年,我又重拾這習作。

WagazineHK是一本新雜誌,針對的相信都是90後的年輕人,我這位大叔有幸在這裡有個新專欄,專門做音樂人專訪,是的,大致上我都應該不會訪問薛凱琪或者是周柏豪。

第一個被我接受訪問的,是李拾壹,他可能是目前香港最火爆的新進音樂人,我個人更覺得,他是香港樂壇的新希望。

Subyub - A Brave Coward - CD Cover

李拾壹--90後新晉本土Alternative Rock音樂人,曾參與《春嬌與志明》、《低俗喜劇》及《飛虎出征》等電影主題曲及插曲演出,成名作有為林宥嘉譜寫的《自然醒》,最近剛推出首張個人專輯《大膽小鬼》。

L:李拾壹 R:Rudi

R:你幾歲拿起第一件樂器?
L:如果不包括小學人人都有一支的無敵牧童笛,就要數小學五年級爸爸買給我的木結他了。老爸當年自己沒機會學樂器,於是就希望讓我來繼承衣缽,木結他可以拿到那裡都自彈自唱啊,既方便又環保。

R:你一共懂得玩多少種樂器?
L:主打都是結他、bass、鼓和琴,牧童笛算唔算?其實都是為了方便編曲吧。

R:你與結他形影不離,你的最愛又是誰?
L:我對Gibson情有獨鍾,目前手頭上的J45木結他和Firebird電結他就是我的最愛,我喜歡它們什麼?三個字:厚、肥、有character。

R:你的Guitar Hero是誰?
L:一定是MUSE樂隊的Matthew Bellamy。基本上,他就是我的結他老師,我從他身上學曉的,就是如何運用結他及電子音效,去創作不同的聲響,更厲害的,是有些時候,結他到了他手上,可以隨時變成一件敲擊樂器。

R:你有否以某隊樂隊的音樂為榜樣?
L:MUSE(技術)、Radiohead(精神)、Arctic Monkeys(能量),都是對我目前所做的音樂,影響最深遠的榜樣。

R:你口口聲聲說你是英倫樂迷,但我覺得你的音樂裡有一陣日系indie搖滾味,你又有沒有哪一隊心水日本樂隊?
L:東京事變當然是宇宙最強啦。另外我也頗欣賞來自仙台的兄弟樂隊Monkey Majik,既有日本主流流行味,又有少許歐美indie風格,音樂平衡得很有趣。

R:作曲編曲填詞唱歌彈結他,如果有一日上天只留給你其中一種能力,你會選那一項?
L:可不可以是作曲加編曲呢?對我來說,寫歌不是單純的旋律,而是一個接一個的段落,而這些方塊,是旋律配合編曲而成的。

R:第一張專輯《大膽小鬼》,你期待能夠帶給大家一個怎麼樣的訊息?你會不會有一些特別的主題想講?
L:我會視這張EP為我的個人名片,而這張名片正代表新生代的香港聲音,香港音樂,會不會有另一個可能性

R:你音樂中有股很獨特的energy,那是否一種情緒上的宣泄?
L:作為一名師承自MUSE的音樂人,我大概會歸類自己為「躁鬱搖滾」系,音樂中難免會有點對生活不滿的宣洩,或者是觀察到的東西的展示,但我卻總會把情緒宣洩於編曲上,而不一定在歌詞或旋律上。